040 中招了,去而复返/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听到那人的话后,心头一跳,只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放下手里的地雷,立刻跑了出去,伊舍和那个来报信人也紧随其后。

三个人一路狂奔冲向了雷区。

她脑海里不停地回想起昨晚那名海盗的话,心里头越发的沉重。

难不成那人真的话里有话?!

这片地雷区里有别的东西?

聂然狂跑了过去,却看到一群人站得远远的正窃窃私语着,气氛紧张而又凝重。

在人群里最先看到聂然的依安德立刻快步走了过来,焦急地道:“你总算来了,克里踩中了地雷,现在正站在那里。”

聂然一听,紧绷的神经才稍稍的放松了下来,原来是小孩子无意间踩中的,她还以为那雷区里真埋着什么别的东西。

“我不是说过不让其他人进进雷区的吗!”聂然眉眼沉冷地看着他们。

虽然说克里中招比起雷区里埋着其他不为所知的东西的严重性小一些,但这件事也是不容小觑的。

如果一着不慎,克里就被这些炸药炸个粉碎,而且其他没有挖出来的地雷也都毁了。

跟在依安德身后的柯鲁自知有错,低声地解释道:“我们都只顾着挖,没发现他进来。”

聂然听到后,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一个大活人走进去都没发现,这群人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她狠狠地瞪了柯鲁一眼后,快步朝着雷区走去,周围的群众看到聂然走过来,所到之处所有人自动分开一条道路。

站在雷区的克里原本看到所有人都跑得远远的,还让他站在那里一动不要动,不禁有些莫名其妙的很。

这下看到大英雄姐姐一步步朝着自己走过来时,他高兴的连忙挥手致意。

“大英雄姐姐!”

聂然见他因为挥手而摆动的身体,立刻停下脚步,皱眉呵斥道:“你别动!”

克里被她这么神色冰冷的一呵,笑脸瞬间僵在了脸上,被训得犹如小狗似的乖乖站在那里,耷拉着脑袋。

聂然见他不再动弹后,这才继续往他身边走去。

才一走进,她就看到克里的脚正踩在地雷上,并且已经触发了里面的机关,一旦离开就会马上引爆。

依安德看聂然站在离克里几米远的距离后就不动了,不由得问道:“怎么样,这个雷能解决吗?”

聂然盯着那颗被克里踩在脚下的地雷,脸色冰冷而又肃杀,“撞针已经撞击到了弹簧,一旦他的脚离开这颗地雷,就会引爆,其范围在14米。”

她不带感情的分析让人听得心头发紧。

“那……那怎么办?”依安德听到她的话,惊得脸色都发白了起来。

“一选择牺牲他,二把这颗雷排除。”

柯鲁马上接话道:“二,二,必须选二!”

聂然转头看向他,嘴角微勾起,“好啊,那你来排。”

说着就把军刀递给了柯鲁。

柯鲁看着那把刀,气恼道:“我要是会,还找你干什么!”

聂然的脸色骤然一变,冷声道:“那你有什么资格做选择。”

这话尖锐之极。

活了三十多岁的柯鲁被一小姑娘这样打脸,气急败坏之下怒声道:“这……这当然选二啊,你会排雷,为什么要选一!”

“我会,但不代表我就能成功。”

她的这一句话让柯鲁愤怒的神色一滞。

不成功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所有人也都清楚。

炸毁,整个雷区会被炸的焦土黑烟一片。

不仅克里会死,她也会,并且会被炸地支离破碎。

夜色的风吹动着这一片空旷之地,发出了一阵阵嘶吼声。

“可……可你不是兵吗?你……你好歹也要试试吧……”柯鲁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头发虚。

这件事追其本身也是他们自己没注意,才导致了克里踩中了地雷,和聂然本身并无任何的关系。

更何况,早在一开始聂然就有提醒过他们,让他们一定要小心,千万别踩雷。

现在这样,的确是有些牵强。

聂然对他这番话倒是没表现出什么愤怒的神情,只是点了点头应答了下来,“好啊。”柯鲁一听,还未来得及笑着感谢,就听到她又补了一句,“不过如果我死的话,谁来替你们打海盗呢?”

“……”

那笑容僵在脸上,滑稽又可笑。

聂然看在眼里,嘴角绽开了一个讥笑,“怎么办,还要选二吗?”

波及到了自身的利益,她就不相信柯鲁会改变主意。

敢逼她?!

这回,也让他们试试这其中的滋味。

要知道,他们现在已经得罪了海盗,开弓没有回头箭,他们已经来不及撤退了。

果然,柯鲁抿着唇,眉头皱得死死的,一言不发。

倒是站在那里的克里一脸无忧地问道:“姐姐,什么叫牺牲啊?”

“就是不救你,看着你去死。”聂然说话直白的让身边的那两个人一惊,抬手将要去捂她的嘴。

这姑娘是不是缺心眼啊,哪有这么说话的!

这不是增加克里的心理负担嘛!

“哦。”克里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随后咧嘴一笑地对着依安德问道:“那族长,我死了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去见把我的阿爸阿妈了?”

那眼神中不是害怕,恐惧,而是惊喜和期盼。

依安德听了他的话,像是被触及了什么,眼眶瞪大,情绪有些激动了起来,“不行不行,他不能死!我当初对他死去的父母保证过,一定要让他活下去!你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他……父母双亡?”聂然眉头轻拧,望着克里那张单纯的笑脸,心头微不可见地轻颤了一下。

说到克里的父母,依安德的心情明显低落了下来,“嗯,在他刚满月的时候,就被海盗给打死了。”

聂然握了握拳,沉默了片刻,对身边的依安德和柯鲁说道:“你们把所有人拦在二十米的范围外,以免误伤。”

依安德先是一愣,这是愿意救了?

他生怕自己听错了,不敢确定地又问了一遍,“你……肯救?”

“如果一旦出现问题,我会自保,放弃他。”聂然冷冷地丢下这句话后就往里头走去。

“不会的不会的,你肯出手相助一定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相信你!”

依安德那惊喜不已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

相信?

嘁,她看起来有那么可信任可依靠么,就随便相信。

聂然不屑地轻哼了一声,往克里身边走去。

“大英雄姐姐。”克里仰着小脑袋看着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的聂然,眨巴着眼睛,身体却一动不动,很明显还牢记着她刚才说的话。

聂然扫了眼地上那颗地雷,然后问了一句,“怕死吗?”

克里摇了摇头,“不怕。”

这倒是让正蹲下的聂然不由挑了挑眉梢,“为什么?”

“因为这样就可以见我的阿爸阿妈了,我好想他们啊。”克里那双晶亮的眼眸里充满了渴望。

聂然手握的军刀滞了滞,头也不抬地说:“可他们不会想你。”

“为什么?”克里疑惑地歪着头问道。

伊舍姐姐每次都会和他说,阿爸阿妈也很想念他,怎么大英雄姐姐却说不想呢?

“你不乖,你没好好的活下去,所以他们不想你。”聂然低着头,仔细观察着地上这颗被踩着只露出四分之一的地雷,心里盘算着该怎么下手。

却没想到克里却因为她的话,似乎是急了,小脸皱巴地道:“我有乖,我有乖,我一直都很乖的!”

聂然生怕他一动,触动地雷,急忙呵止道:“不许动!”

克里那小小的身体一僵,马上重新又安静了下来。

“你擅自闯入雷区,哪里乖了?”

聂然的一句话,立刻让克里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他绞着自己的衣角,弱弱地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知道错了……”

他原本是看柯鲁叔叔他们在忙,又想着他们在雷区里这么走都没事,以为也不会有事,所以想为了给他们节约时间就直接把晚餐端过去,谁知道一不小心就踩着了。

聂然看他耷拉着小脑袋,可怜兮兮地模样,语气勉强软了几分,“真知道错的话,那等会儿我做事的时候,你的脚就给我钉在这里,一动都不要动,听到没!”

克里自知做错事,连连点头道:“嗯,我一定不动。”

聂然深呼吸了口气,面色凝重地盯着那颗地雷,触发的地雷和未触发的地雷完全不同,危险性更高。

又加上这小子踩的也真是够巧的,一脚将整个地雷全部重合,拆卸的难度也加高了许多。

克里似乎是感觉到她的凝重,竟出言安慰道:“姐姐,没关系的,别紧张,我相信你。”

聂然心思正沉,听到他那句软软糯糯的话,心头又不禁一颤。

她烦透了这种被情绪的波动,不禁冷声喝了一句,“别说话!”

相信相信相信,她看上去很可靠吗?一个个都相信她!

“哦。”克里被她训了一声后,真的就立刻捂着嘴,不再言语。

彻底安静下来的聂然冷着眉眼拿着军刀轻轻地将地雷周边的泥土扒开,她的手法和速度比起刚才再教那群人排雷的时候更慢了许多。

足足半个小时后,她也只是刚挖了地雷的周围一圈,连地雷的外壳边缘都没有碰到。

随着她的越发靠近,动手的动作就越发的轻柔和小心。

“小然子!”

突然,一个声音顺着海浪和风声从远处传了过来,让她的手一顿。

“大英雄姐姐,是不是有人在喊啊?”克里透过手指的隙缝,小声地对身边的聂然问道。

“然姐!”不远处又传来了一声叫喊声。

那声音大的就连远处的依安德和柯鲁他们都听见了。

柯鲁按捺不住,连忙穿过那条已经排干净的地雷小路,低头朝着悬崖下方看去,浓重的黑夜中,只有模糊的几个影子,并没有看清楚。

“喂,快放绳索,我们要冻死了!”

那清晰可见的声音从下面传来,柯鲁当下激动了起来,冲着依安德他们喊道:“是他们……他们回来了!”

柯鲁没想到,这群当兵的居然去而复返,真是太好了!

“什么?!”依安德听到后,先是一惊,随即对着身后的几个人说道:“快,快放绳索!”

一行人匆忙的穿过雷区,将绳索重新放了下去。

“已经固定好了,快上来吧!”柯鲁冲着底下的人喊了一句后,又让人在周围又添加了几个火把。

整个悬崖处,亮如白昼。

那头正抓紧时间把人救上来,而这头的聂然则没有任何反应的继续着自己的活儿。

直到将第二道工序给结束后,把那颗雷周围的泥土全部清理赶紧后,又叮嘱了一番克里。

“你别动,乖乖的,听到没有!这是你答应我的!”

克里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很是认真地道:“我肯定不会动的,姐姐你放心!”

“我很快就会回来。”

“好,我等姐姐!”

看着克里那乖宝宝的模样后,聂然这才站了起来,往悬崖边缘走去。

那边,最后一个乔维已经爬了上来。

严怀宇、何佳玉他们几个人浑身湿漉漉地站在空地上,头发湿得一缕缕贴在脸上,脸冻得发青,一个个看上去好不狼狈。

聂然站在那里,皱着眉问道:“你们回来干什么?”

好不容易把他们都弄走了,这群人又不要命的跑回来干什么!

严怀宇双手抱着肩,牙齿打颤着却还理直气壮地道:“回来帮你啊。”

“那其他人呢?”聂然看着他们七个人,问道。

“去找救援了。”何佳玉这时候也冷的不行,不停地哈着气搓着双手。

一旁的严怀宇点头,“对,我们在海里面想了很久,觉得还是不能把你一个人留下来,所以按照你的方法照葫芦画瓢,也来一次兵分两路,我们先把他们送到陆地后让叶慧文带队去找救援,然后决定返回帮你。”

让叶慧文带队?

聂然立刻想起那个把自己推下悬崖的女兵。

这女兵她不熟,不过好像在训练的时候基本上没有被罚过,而且昨天在和海盗对峙的时候,她表现出来的样子也是荣辱不惊,沉稳有加,应该来说不会太糟糕。

只是……

“他们如果迷了路,出现危险怎么办?”

按照他们一个来回的时间,应该是登陆正确了,可前提是有李骁和严怀宇他们这些一班种子兵在,所以才这么顺利。

现在没有了这几个骨干人员,那岛上时不时又有大雾和滑坡,就靠叶慧文一个人不一定能应付的过来。

严怀宇无谓地摆了摆手,“不会的,这些人好歹也曾经是新兵里的尖子,如果一个简单的荒野求生都不行,那预备部队还是迟早解散算了。”

这话说出来倒是没错,那岛毕竟没有海盗,还有预备部队的搜救,迟早他们会发现,可问题是他们身上都多多少少有伤,加上那个岛屿很大,在没有食物淡水地图,更重要的是没有信号弹,无法求救的一系列情况下,他们真的可以吗?

聂然对此表示十分的怀疑。

“小然子,你就别担心他们了,来,咱们还是担心担心这次怎么打海盗吧!”严怀宇将话题给转移了。

担心他们?

她有担心么?

她明明是觉得这群人太思虑不周了好不好,把一群伤病的人丢在荒野里,又经过低温的长时间浸泡,并且没有食物和水,这让他们去死有什么差别。

“就是啊,咱们想想这次怎么打海盗吧。”何佳玉在一旁帮腔。

聂然回过神后,声音清冷地问道:“你们敢杀人么。”

几个人连开枪都迟疑,还想打海盗,简直痴人说梦话。

严怀宇拍了拍胸脯道:“当然了,面对这种惨无人道泯灭人性的海盗,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一双我杀一双!”

说着就举起手,做出去了狙杀的姿势。

“没错,趁着这次然姐你再教我几招吧,我好用来打海盗啊!”何佳玉一说话就漏出了自己那些个小心思。

反正她经过上次张一艾那一架算是尝到甜头了,昨天又看到她那一枪爆头的本事后,现在恨不得天天24小时粘着聂然。

她觉得自己都赤手空拳的排地雷了,这世界上应该不会有别的更危险的东西了。

再者说了,然姐那么厉害的人,跟在她身后,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

聂然看他们这么执拗,颇有些头痛地道:“会死人的。这一仗我虽然可以确定能赢,但我不能保证你们都活。”

这不是遇到滑坡时,她可以跑过去帮他们一把。

这是地雷,拥有着十几米的巨大爆炸性杀伤范围,万一地雷炸开了,万一他们来不及跑,她就是想帮忙也也帮不了。

只能眼看着他们去死。

对此严怀宇倒是很无谓,“摸雷我都没死,怎么可能死在那群孙子手里!我坚信,正义永远会战胜邪恶的一方!”

“……”好吧,她就不应该把希望寄托在这家伙身上。

这家伙的脑回路和情商本身就和别人不太一样。

“你也同意他们这么做,李骁?”聂然调转方向,将矛头指向了李骁。

只看到李骁站在风里,即使浑身湿透,还是保持着她冷傲的模样,平静地回答道:“我们是一个班的。”

意思再清楚不过了,就是同为一个班的战友,同进退。

“对,咱们是一个班的!然姐,反正我们挺你到底啦!大家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何佳玉有了李骁的支持后,底气更加足了。

“我对大雾很头痛,于其饿着肚子在那里绕圈子,不如来这里扔地雷。”施倩耸了耸肩应和了一句。

“聂然,你就让我们留下吧。”古琳看她一直不说话,很是恳切地说道。

聂然看他们一个个站在悬崖边上,一脸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样子,最终也不强求了。

“行,你们一个个都不怕死是吧,那里有个中招的,你们去救吧。”

反正她该说的都说了,人情呢也早在他们跳海的那一刻全都还了,从此两不相欠了。

严怀宇看了一眼不远处正望着他们的克里,惊道:“那孩子踩……到了?”

聂然点了点头,“对,踩到了,只要他轻轻一挪动脚,整个雷区就会全部爆炸。”

严怀宇他们几个人的神情顿时严肃了起来,聂然见他们一个个肃然的模样,眉头挑高,以为事情有了转机。

但随后就听到严怀宇说道:“走,我们去看看。”

“行!”

其他人点了点头,就往克里的方向走去。

“你们……”

聂然诧异地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一个个越过自己。

只有最后一个乔维在和她擦肩而过之时停了下来,微笑着道:“当兵的怕死,那就不配当兵了,这是你教我们的,铭记在心。”

他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后,紧接着也跟了上去。

聂然站定在原地。

她教的/

好多妹砸都说更新时间太晚,唔……蠢夏决定试试看,看看能不能抓紧时间尽量提前点~【蠢夏努力哈,给我点时间调整调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