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有诈,残忍手段/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弟弟,你这雷踩的也太恰到好处了吧。”

几个人走到了克里的身边仔细一看后,严怀宇不禁哀叹了一声。

整个脚全部踩在了地雷上,让露出一个面的地雷又重新给陷进了泥土里。

克里忽闪着那双眼,一脸天真地问道:“什么叫恰到好处啊?我踩到地雷有好处吗?好处是什么啊?”

“……”众人一阵沉默。

这种危急时刻,真的不适合搞笑好吗!

严怀宇努力的忽视他的话,低头看着那颗地雷,“用相同石块来代替吧?这样会比较安全些。”

“不行的吧,这整个面全部被他踩中,受力面积这么大,石块应该无法平衡。”向来站在人群里不出声的古琳这时候却难得小声的反驳了严怀宇。

何佳玉蹲在一旁,哇唔了一声,“不错啊,懂得还挺多。”

“没……没有啦,上课的时候教官都讲过的,说石块只能用于范围比较的地方。”古琳连忙摆了摆手,羞涩地道。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何佳玉挠了挠头。

她怎么从来没听到过教官说什么石块的范围啊?

施倩很嫌弃地白了她一眼,“你这种一到上课时间就睡觉的人怎么可能知道。”

“喂!”被自己的好友这么拆穿,显然何佳玉的面子上有些过不去,抗议了一声。

眼看着两个人也要斗上了,李骁冷冷地说了一句,“别吵。”

何佳玉立刻就熄了火。

这时,一旁的乔维看着那颗地雷也赞同了古琳的话,“的确,他踩的位置太微妙,着重力几乎覆盖整个面,如果用石块来代替他脚下的压力,重量一旦不均匀很容易会炸。”

一时间,所有人都陷入了僵局之中。

“怎么样,想出什么高招了吗?”聂然站在远处看他们没有动手就知道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了,所以走了过来,凉凉地问了一句。

“拆引信。”李骁短小精简地回答。

“可是很危险。”施倩忍不住说道。

这颗已经触发的地雷和其他地雷的危险程度是不可比拟的,拆卸的方式也很复杂,一不留神,就会全军覆没。

“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李骁说完,就从不远处的一颗地雷旁拿了一把小刀。

这把小刀是刚才克里中招后,那几个排雷的岛民匆忙逃离时丢下的。

“你们都往后退。”

她半蹲在那里,正打算要拆卸时,小刀却被严怀宇给一把抢了过去,“我来,你们退后才对!让女孩子冲前面这种事我做不出。”

接着就低偷开始轻缓的拆卸起地雷的外壳装置。

李骁见他已经动手,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能说话让他分心,只能站在在旁边一起仔细盯着,防止到时候他在拆卸的时候出现错误。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过去,严怀宇紧抿着唇,干脆利落的将地雷上的零件一个个拆卸了下来。

他沉稳的手法聂然看在眼中。

每一步都是严格按照书上的步骤,一丝不差。

不愧曾经是一班的兵。

然而就在这时候,严怀宇手下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抬头,面色凝重地看向克里。

“你怎么了?”

原本集中注意力盯着那颗地雷的众人,听到严怀宇这样说后,这才将视线转移到了克里的身上。

只见他小脸皱着,一副坚忍的模样,委委屈屈地道:“我……脚酸……”

因为长时间的站立,加上一只脚踩在地雷上,半个身体微微有些倾斜,使得他更加容易累。

聂然冷声地道:“脚酸总比死强,不许动。”

克里被她这一训斥,立刻身体就紧绷了起来,但毕竟站立的时间太长,身体还是小幅度的在微微颤抖。

“这样吧,你靠着我,靠着我就不累了。”向来心软的古琳连忙起身走过去。

结果被聂然一把拽了回来。

古琳诧异地看着她,还不等开口问,就听聂然说道:“你把他的力道卸了一半,弹簧就会起跳,到时候所有人都会死。”

“那……”

古琳看着克里小小的身体在风中颤巍巍的样子,心有不忍。

“站在那里不准动,这是你向我保证的。”聂然眼底一片清冷,面无表情地命令。

克里看到大英雄姐姐似乎是不高兴的样子,连忙稳了稳身体,将脚绷的直直的,不动分毫。

古琳看他那乖顺而又隐忍的模样,心疼的不行。

在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压力下,他还能坚持这么长的时间,其实已经很了不起了。

毕竟他只是个小孩子而已。

古琳在旁边轻声的安慰,“乖,再坚持一会儿,很快就好了。”

“嗯,我会坚持的,这是我向大英雄姐姐保证的!”克里咬紧了牙关,勉强冲着聂然露出了一抹笑。

聂然偏开头,故意装作没有看到。

时间继续慢慢地流逝,天色越发的浓重了起来,可此时此刻根本没有人想睡觉。

所有人都站在那里,紧紧的盯着那片雷区的一举一动。

寒风呼啸而过,刮得人心头沉甸甸的。

许久过后,终于地雷的引信装置已经拆卸到了内部,雷管里的导线已经全部暴露了出来。

严怀宇高兴的对着克里说道:“看!只要哥哥把这两根线里的一根剪掉,你就自由啦!”

克里听到自己总算可以不用被罚站后,也露出了笑容,“嗯嗯!但是不是两根,是三根哦,哥哥数错了。”

但没想到,他的话却让众人的脸色齐齐一变。

“三根?”严怀宇急忙低头去看,显然是不相信克里的话。

“是啊,你看那里还有一根黑色的。”克里指了指雷管中一根几乎贴在雷管壁上的黑色导线。

因为夜色以及角度的关系,严怀宇这个角度使得他们看得并不清楚,而恰巧克里这一面正对不远处的火光,所以黑色的导线正好反射了出来,被克里给发现了。

那几个人仔细地一看,果然真的还有一根黑色的导线在里面。

“怎么会三根,这种装置应该是两根才对啊。”何佳玉看着那雷管里的导线,奇怪地嘀咕着。

她刚才在排其他雷的时候,明明雷管里只有两根啊,怎么这个雷里面会有三根呢?!

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动弹的聂然看着那雷管理的导线,脑海中骤然想到了那个海盗最后那一句话。

——你们可别后悔。

这一刻她总算明白过来了。

看来还真不能小看了这些个海盗,这地雷里头竟然还有机关。

“是诡雷。”

“是诡雷!”

聂然和李骁异口同声地道。

随即又看了对方一眼。

在场的几个人听到诡雷两个字后,脸上的神色一惊,然后便越发的沉了下去。

“竟然真是诡雷,那不就被小然子说中了。”严怀宇看着那根黑色的导线,眉头紧紧地拧成了一个川字。

对面的何佳玉也满是感叹地道:“哇,然姐你竟然未卜先知,太厉害了吧。”

聂然嘴角微抽,他们真的是在夸自己吗?她怎么有种被损的感觉。

“那怎么办,是要放弃他吗?”古琳很是不忍地看着眼前的克里。

乔维摇了摇头,面色沉重地道:“这已经不是放弃他那么简单了,有了一个,就可能会有第二个,甚至这一个诡雷连接着剩下的这些普通地雷,一旦轻举妄动,这里会被炸的一点都不剩。”

正当所有人都沉默时,聂然却唰的一下转身往村里头走去。

那个海盗既然敢说那种话,肯定是知道这里所有的情况了。

“小然子你去哪儿?”身后的严怀宇见她忽然离开,立刻提高了声音问道。

紧接着何佳玉的声音也随之响了起来,“骁姐你又去哪儿?”

聂然脚下微停,转头看了眼跟过来的李骁。

“你干什么。”

“那几个海盗一定知道其他诡雷的埋藏点。”李骁脚步未停的一路直接朝着人群外走去。

夜色中,她脚步很快。

聂然看了看她的背影,然后也跟了上去。

“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安全了?”依安德看到她们两个跑了过来,急忙上前问道。

可两个人恍若未闻一样,直接穿过他,往村子里面走去。

得不到消息的依安德整颗心慌张不已,却又不知道如何是好。

身边同样焦急等待了很久的柯鲁也憋不住了,他看雷区里还有几个人蹲守在那里,于是急忙跑了过去。

可还没来得及凑近,就听到严怀宇他们几个人低着头在研究着什么,隐隐约约间他还听到,什么诡雷,情况很糟,等等一系列的话。

那一个个负面词语让柯鲁立刻转身回到了依安德的身边。

“不好了不好了,我听那几个人说,情况很糟糕!

依安德一听震惊得整个人都懵了,”什么?!“

怎么会糟糕呢?

那个叫做聂然的女孩儿明明答应要试试的,难不成她越弄越糟了?!

依安德想到这里后,赶忙一路追了过去。

身后那群岛民见自家族长往村子里跑,也呼啦啦的一大帮人跟了过去。

……

”砰“李骁将门用力推开,一把抓起了那个海盗。

”说,那颗诡雷和多少普通地雷连接在一起!“她眼神冷冽地揪着那个海盗的领口,质问着。

那海盗一看到她进来后,那张脸上就露出了笑,”哈哈哈,是不是炸了?是不是炸了?!“

聂然比她慢了一步进来,听到她这种质问,忍不住扶额。

这种问话能问出东西来,才有鬼呢!

聂然斜靠在门框上,双手抱肩,”我好像没把你的耳朵给大聋吧,炸没炸你听不见?“

那海盗的笑骤然而止,对啊,真要炸了的话他应该听得到才对。

所以说……他们没挖,没触动到那个机关?!

就在这时候,门外的依安德却毫无预兆地冲了进来,撞开了李骁,紧紧地抓着那海盗,悲愤地道:”你快说,你快说到底要怎么解开那个地雷,我不能让克里死,绝不!“

聂然原本漫不经心的神情在依安德的那句话后一下子就变了。

该死的!这老混蛋怎么就跟了过来!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聂然快步走了过去,扣住了他的手腕,五指用力。

可这时候的依安德却像是没了痛觉神经一样,长时间的紧张等待换来的是更加糟糕的消息,那就好比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他的精神彻底崩溃了。

”你告诉我,你快说!“依安德此时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猛烈的摇晃着那名海盗。

聂然对此,只能一手刀砍在了依安德的脖子上,瞬间依安德身体轻震了一下,然后便倒在了地上。

”拖出去。“她冷声的对着门外的岛民们命令道。

众人本来被族长的失控吓得呆愣了,但紧接着看到聂然那一手刀后,彻底给吓蒙了。

一群人面面相觑了一番,却不敢随意动弹。

”是不是要我说第二遍!“她的语气十分的不耐烦,那冷厉的眼神让人不禁打了个激灵,连忙跑了进来将自己的族长给拖走了。

虽然依安德被拖走了,但话里已经露出了破绽。

这回她们失了主导权了。

果不其然,那海盗听到依安德的话后,顿时得意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原来还是出事了啊!行啊,想知道就把解药给我们。“

说着就挺直了腰板,怡怡然的坐在了那里。

”你和我谈条件?“聂然眼底泛着冷意,走到了他的面前。

”你不给也行,反正要死一起死!再说了,你们也不一定能撑到我们药性发作。“

反客为主的海盗们这下群起而为之。

”就是,一起死好了!那雷一炸,就全完了。“

”没错,不给解药就一起死好了。“

那些海盗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看的真是让人牙痒,偏偏又奈何不了他们。

”是吗?“聂然的嘴角倏地勾起了一抹阴鸷地笑,枪已经从腰间拔了出来。

”砰——“的一声枪响,吓得周围的海盗心头一颤。

他们只看到自家的一名兄弟已经倒在了地上,瞪大了眼睛,额头上赫然出现了一个血淋淋的洞。

死了……当场就死了……

聂然吹了吹枪口上还冒着的几缕黑烟,笑得极其的残忍,”那就别等药性发作了,现在就一个个解决吧,如何?“

她一步步地走近,那脚步声就像是踩在了每个人的心尖上一样,渗人的很。

那海盗看到自己的兄弟已经被枪杀了,心里头一跳。

”你……你杀吧,反正是死,早死晚死都一样!“那海盗强压着自己心头的恐惧,嘴硬地道。

聂然收了自己的枪支,唇角的笑越发的扩大了起来,散发着一股嗜血的气息,”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硬骨头。“

她轻柔的语气听上去让人心里头发毛,那海盗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说道:”你……你要干什么!“

”我想看看你的骨头到底有多硬!“她邪气的一笑,随即猛的一把揪住了海盗的头发,往外头走去。

门口的那些人看到她森冷的气息,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身后那群岛民不知道她到底要干什么,害怕之下更多的是好奇,一群人只是围在那里,也不肯散去。

而刚被砍晕过去的依安德在也这时醒了过来,看到聂然抓着一海盗走了出来,屋子里还躺着一个尸体,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着情势也知道不对劲,站在一旁没有再出声了。

聂然将他带到了院子外的一个水缸旁后,松开了手。

那海盗看到那满满一缸的水,不屑地冷哼着,”想溺我?别闹了,我们海盗从小就在海水里泡大的,憋气是拿手好戏!“

”不,这些是让你喝的。“她话音刚落,就扭头对着那些岛民说道:”按住他。“

三四个大汉走了过去,将他死死的按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紧接着又从自己腰间拿出了一根细长的管子,这是在守门口那边拿来的,应该是船体内部用剩下的一些废料。

她将那根细长的管子交给了柯鲁,命令道:”插进他的鼻子里。“

”啊?“柯鲁惊得愣在原地。

他没听错吧,插……鼻子里?

不是让他喝的吗?

怎么着也应该插嘴里啊。

聂然看他愣在那里不动,半眯着眼,”不想救人了?“

站在人群里的依安德看他不动弹,急得马上冲了上去,拿了柯鲁手中的软管,说道:”你不做,我做!“

”不,不要……松开我,放开我!“

心存怨恨的他手下的更外的狠,他带着这几十年的积怨,用力的将软管塞了进去。

没有麻痹性药物阻断中枢神经的海盗,这时候只觉得鼻咽处疼得要命,没有润滑剂,每塞一点,都让他浑身颤抖,没多久就开始挣扎了起来。

但却被那七八个大汉压制得一点都无法动弹。

他发出了一阵阵的嘶吼,听得屋里的海盗们一个个背后冒着冷汗,腿肚子发抖。

大约十分钟后,那嘶吼声渐渐弱了下来,但挣扎的动作却从未停止过。

又过五分钟后,总算管子插了进去,依安德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

他这辈子还从来没做过这种事情,要不是被逼急了,他还真下不去手。

”然后呢?“依安德看了眼躺在地上的海盗,问道。

聂然看着那个不断用嘴在喘息的海盗,那样子真像是脱水的鱼。

她将手中的稻草揉成一团,然后塞进了那海盗的嘴里。

”然后就把他的嘴给用木板和绳子封住,记住,越紧越好。“聂然从院子旁找了一块木板和一根长绳,丢了过去。

其实真正的步骤应该是封了嘴再插鼻管,为的就是不想听那恐怖的声音。

但是她现在要做的就是震慑到屋子里那剩下的几个海盗,所以才故意没塞东西。

柯鲁和依安德两个人手脚麻利的就把木板牢牢的贴在了海盗的嘴上,为了能勒紧一些,这两个人真的是卯足了劲。

那海盗的脸颊都勒出了一道痕迹。

聂然眼看着差不多了,就将水壶递了过去,”往管子里灌水。“

那群人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看着她。

这平常人喝水呛到鼻子里都已经难受的不行,现在还往鼻子里灌水,这……想想都觉得嗓子眼疼。

依安德犹豫了三四秒后,就把水壶接了过来。

如果这群人不招,死的就是克里。

在这群人受罪,和克里死之间,他选择前者!

依安德咬牙,盛满了一壶茶水就往管子里倒去。

没有了嘴巴呼吸,只能依靠鼻子,然而就在这来回呼吸之间,那水一点点的就被灌入了他的胃里。”

“唔……唔……唔!”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四肢不停地挣扎,喉咙间发出了模糊不清的惨嚎。

那痛苦的惨状,让在场的人不禁皱着眉,扭过头去。

然哥僧气了,然哥不高兴了,敢和然哥谈条件,捉死啊~

SO别以为只是灌水哦,呵呵哒~后续还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