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 惨死,敢和她耍诈!/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快,一壶水就全部灌进了那海盗的胃里。

依安德用眼神请示着聂然。

只听到聂然面无表情地冷声道:“继续灌。”

依安德连忙又重新盛了一壶,水“咕咚咕咚”地顺着那软管又一次的灌了下去。

好不容易刚安静下来的海盗因为水的冲击,整个人又再次的抽搐和挣扎了起来,四肢不停的想要乱挥乱蹬,但却苦于被压着,只能颤抖着。

随着聂然的一次次命令下去,那海盗的脸色从涨得通红渐渐的开始发白。

而另外一边严怀宇他们见岛民们全随着聂然和李骁他们跑了,又长时间的得不到消息,于是决定留下古琳和马翔两个人陪着克里,剩下的也跟着去看看。

谁知刚一跑进村子,就看到一群人围在那里,他们几个人用力的挤了进来,结果就看到几个人压着一个海盗往鼻子里灌水。

那场景让何佳玉和施倩两个女孩子忍不住倒吸了口气。

“这……这是在干什么?”何佳玉骇然地走到了李骁的身边,低声问道。

“严刑逼供。”李骁紧眉眼沉冷如冰。

“严刑逼供?”何佳玉惊骇地睁大了眼,望着那个被正在灌水的海盗。

只见他的胃随着水一点点的灌下去,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涨大了起来。

她这是要活生生的胀死这名海盗?!

李骁沉沉地看了一眼正站在那里神色淡然的聂然。

可又她总觉得,好像没那么简单的样子。

周围几个胆大的人看到这一场景后,纷纷小声讨论了起来。

“天!这胃都要鼓出来了,是要胀死他吗?”

“估计是吧。”

“这小姑娘看上去年龄不大,倒是挺下得去手的,是不是当兵的都这样啊,”

另外一个男的听后,立刻训斥道:“胡说什么,人家这么做全是为了咱们岛,别不识好人心!警告你啊,你可别同情海盗啊!”

“我当然不会同情海盗了,只是有点惊吓而已。”

那个被训斥了一番的岛民摸了摸鼻子,有些讪讪地望着那个出气比进气多的海盗。

又是新一轮的灌水,水缸里的水已经被生生灌下去了一半。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聂然会把他活生生的给胀死的时候,聂然却忽然喊停了。

“可以了。”

在场的人听到她的话后,下意识地呼了一口气。

只见聂然慢悠悠地走到了那名海盗面前,嘴角含着一缕极淡的笑,声音温柔的如同的几乎溢出水一般,“怎么样,水好喝吗?”

“唔!”那海盗坐在地上,四肢和头都被按住,但他却还是在强烈的扭动和挣扎,眼里的滔天的怒意就像是一支支淬了毒的箭,恨不得能扎死聂然。

“把管子拔出来。”聂然又是一声吩咐。

在场的人有些闹不明白了。

从鼻子里灌水,然后就没了?

这算什么刑罚啊?

依安德也有是懵里懵懂地看了看聂然,发现她不是在开玩笑后,就把那根软管抽了出来。

看着那一根细长的软管从他的鼻子里一点点的抽了出来,还带着水从他鼻子里流出来,众人只觉得一阵恶心犯呕。

这时候聂然的一只脚抬了起来,在那海盗的胃上轻踩了几下,“嗯,喝了不少啊,沉甸甸的。”

那海盗见软管已经从鼻腔里抽了出来,以为自己是熬过去了,强忍着鼻腔的疼痛,虚弱地正想要冷哼了一声。

倒是一旁的李骁看到她的举动后,眉间顿时拧了起来。

“那就真是太好了。”聂然像是很满意的样子,点了点头。

太好了?

好什么?

那海盗还没明白过来,突然之间肚子上一个剧烈的撞击,瞬间他整个面部骤然狰狞了起来。

“唔!”他因为被封着嘴,根本没办法说话。

那海盗白着脸色,整个身体都弓了起来,用一种不可思议地抬头看着聂然。

聂然疑惑地道:“怎么,是不是嫌我力道小了,那我再用点力?”

说着,就又朝着他的胃部一脚狠狠地踹了上去。

那海盗整个人直接被飞了出去,撞在了院子的木门上,发出了“砰”的一声巨响,然后滚落在了地上。

周围的人随着刚才那一声的撞击,吓得心头一跳。

“唔……唔!”

聂然走了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那正在地上强烈挣扎的海盗,故作懊恼地道:“还不行?别急,我现在才用五成力,一会儿我再加把劲,包你满意。”

夜色下,那抹笑容几乎森冷的犹如一把锋利的匕首,直插人们的心头。

她微微抬脚,又是一次飞踹。

那名海盗再一次的被撞上了木门,发出了响亮的声音。

聂然的脚上力道看上去并不大,但实则脚尖紧绷,所有的力道都只集中在一个点上,

以锥形的力道向他的胃部撞击。

伴随着她迅猛而又干脆的力度,一下又一下。

很快就让那海盗从原本的挣扎狰狞慢慢的开始无力了起来,直到最后,就好像是个破沙袋一样,躺在那里任聂然踢踹。

在场的人们都已忘记了讨论,一个个呆若木鸡地眼前的场景。

“砰——”

“砰——”

“砰——”

整个小院里,一片死寂,只听到那一声声压抑的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撞击声。

聂然双手插在口袋上,嘴角那抹狠厉的笑容越发的深了起来,似乎她脚下踢的不是人,而是一个皮球那抹简单。

如此简单、粗暴的画面,极大的震撼着在场每一个人,让人不敢随意的发出呼吸声。

有些胆小的人甚至已经不敢再看下去,捂着耳朵扭过脸去。

刚才那几个抓着海盗四肢的岛民们以及依安德和柯鲁看到这一场景,也禁不住吞了口口水,脸色有些发白。

“血,是血!他吐血了!”突然之间,人群里有人低低的惊呼了一声。

众人的视线不由得全部聚集在了那个海盗的嘴上。

他的嘴虽然被木板封住了,但是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震动后,胃里的水还是呕了上来,浸透了嘴里的稻草后,顺着木板的缝隙一点点的滴落了下来。

而现在,此时此刻从木板隙缝里滴落下来的分明是混着红色血液的水。

“然姐……”

“聂然……”

何佳玉和施倩忍不住喊出了声。

可惜,聂然恍若未闻。

站在他们身后的乔维皱着眉头,面色凝重地道:“胃部破裂,没救了。”

周围的人听到后,心里一个咯噔。

没救了……死……死了?!

活生生的就这么踹死了?!

当这个认知传递到每个人的大脑里时,他们背脊骨不知为何有些发凉。

这个女孩儿,先是用枪击毙两个海盗,然后又用这么严酷而又残忍的手段杀了一个。

她不害怕吗?

这种场面连成年男子都不一定能承受,可她竟然如此淡定。

站在包围圈内的聂然看着脚下的那名已经彻底昏死过去,嘴角还有血水不停地流出来的海盗,最后终于停了下来。

她对着柯鲁命令道:“把他们全部拉出来,一个个灌!不是都嘴硬的很么,我倒要看看是他们的嘴硬还是胃硬。”

李骁和乔维两个人听到她的话后,虽然对于她刚才的做法有些皱眉,但心里明白这是最好的手段。

如果不震慑住他们,死的就是这里所有的岛民。

于是当机立断之下,马上快步走进去,将里面剩下的那些海盗全部一个个带了出来。

那些一直在屋内听着屋外动静的海盗们早在自家兄弟那凄厉嚎叫时就已经腿肚子打颤了,随后又听到那一阵阵重物撞击的声音后,各自缩成一团。

现在被李骁和乔维带了出来后,看到那名海盗双手双脚被捆绑着躺在地上,肚子涨得像个球一样,用来被封住嘴的木板上血水正一滴滴地淌了下来。

整个人却已经昏迷不醒,像是死了一样。

那群人到这番凄惨景象后,脚下蹿起阵阵寒意。

聂然站在那里,冲着他们冷冷一笑,“放心,今天咱们一个个来,每人都有份。”

她的脸一半被火光照耀着,还有一半的脸隐匿在浓重的夜色之下,让那群人看上去就好像是来索命的恶鬼。

那几个海盗急忙摇头,惶恐不安地道:“不,不,不用了!”

聂然用脚尖踢了踢那名已经不知是死是活的海盗,语气冷然,“不用?这怎么行,既然我撬不开你们的嘴,怎么样也要撬开你们身上其他一个零件吧。”

最后那几个字让那些海盗浑身一震。

“说,说,说!我说!”其中一个海盗实在是扛不住了,这女孩子一个人就弄死了三个,真真正正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谁知道会不会真把他们全部弄死了。

更何况,他们刚还喝了那什么见鬼的药,反正怎么样都是死,还不如招了,说不定有一线生机。

“哦?”聂然微笑了起来,走到了那人的面前,“那你说说看。”

“那三根引信剪……黑的那一根。”那海盗颤着声音,瑟缩地说道。

“黑的?”聂然若有所医地看了他一眼。

那人一个劲儿的猛点头,“对,黑的。”

聂然故意扫了一眼其他海盗,所到之处所有人都纷纷地开始点起了头。

“是……是黑的……”

“没,没错……黑的……”

“那一共埋了多少个这样的诡雷?”

那群人看她好像是相信的样子,心里头顿时松了口气,然后说道“就这一个,没了。”

聂然笑而不语,只是对着柯鲁说道:“把他一起带过去。”

“啊?别……我们就不用去了吧……”那海盗顿时惊慌失措了起来。

站在一边的柯鲁听到聂然的话后,禁不住小声地投反对意见,“那个,他去会不会到时候借此机会做点什么小动作威胁我们啊?”

那边都是地雷,万一他过去了之后用地雷来做威胁怎么办?!

聂然笑了笑,“不会的,我相信他,而且我打算让他亲自排这颗雷。”

那海盗一听,心头顿时一跳,“我……我……我不会的……我一害怕,手一抖,大家就……就完了……”

他不停地寻找着借口和理由,但聂然都浑不在意。

“没关系,我相信你不会拿你自己的命开玩笑的。不过……”聂然顿了一顿,继续道:“如果你剪得不是黑色的线,而且也没有爆的话,这个人就是你的下场。”

那个海盗顺着聂然的视线瞥了眼躺在血泊之中的自家兄弟,在火把的光亮下,那死相委实可怖。

他浑身一颤,又看了眼站在身旁的那个看上去毫无战斗力,却手段极其残忍的女孩儿。

她知道,她肯定都知道了!

那海盗从她那双幽静如深潭一般的眼眸里感觉到,她看穿自己那些小把戏了。

“扑通——”那海盗脚下一软,直接跪了下去。

“不是的,不是的,我记错了,我记错了,是白色,白色!”

柯鲁听到后,微微一愣,接着就明白了过来。

好啊,怪不得不想去,原来这小子刚才是在骗他们!

“你他妈还敢不老实,是不是想尝尝喝饱水的滋味啊!”被欺骗后的柯鲁愤怒地一脚踹在了那海盗的身上。

幸好刚才这丫头非要带着他走,等等!

难不成,她早就看出这海盗在骗人?!

柯鲁瞧了一眼聂然的神色,没有愤怒,果然是早就已经知道了!

“怎么又变成白色了?”只见她眉梢微扬,面上挂着阴嗜的笑。

那海盗在火光的照耀下,看着聂然的笑容,脸色变得越发的白了起来,“我……我记错了,是白色,真的!这次千真万确!”

他恨不得举手发誓,以此证明。

“好吧,那我就再信你一回。”

聂然突然的宽容,倒是让那海盗吃了一惊。

这女孩子有那么好心?

“不过,还是你来剪,我比较放心。”说完后,聂然重新往外面走去。

那海盗这回倒是没再挣扎了。

因为这次他的确说的是真话,所以也就不必担心自己的性命了。

“小然子,你刚才那手段……哪儿学来的?”走在路上,严怀宇走到聂然身边,小声地问道。

他们是当兵的,无论是新兵连也好预备部队也好,学的是擒拿格斗射击等等一系列,但没有学过怎么严刑逼供。

她……到底是哪里学来这么些毒辣招数的?!

“你不知道有种东西叫电脑吗?”聂然淡淡对他说道。

电脑?严怀宇一愣,随后恍然大悟了过来。

对啊,电脑!

现在是信息时代,电脑上什么没有啊,更别提几个小小刑罚了。

他怎么那么笨啊!

但事实是,这些刑罚聂然不仅学过,而且还尝过。

当年她被长官训练他们时用蛇管灌水,然后狠命地踢着腹部,她幸运,三十个人里面只有她和另外一个女孩熬了过来。

“不想让你们的人死,就给我加快脚步!”走在最前面的聂然想到了前世的那些人和事,心情莫名的烦躁不安,突然冲着身后的人吼了一声。

有了她的呵斥后,一群人立刻加快了脚步,几乎小跑着一路奔向了悬崖。

一直站在雷区看着克里的古琳和马翔两个人先是听到一阵纷乱的脚步声,接着就看到一片黑影快步冲了过来。

古琳连忙对着身边的克里说道,“来了,来了,他们来了!你加油,一定要坚持住,知道吗?!”

“嗯,我知道。这是我向大英雄姐姐保证的,我是小男子汉,我一点会做到的。”此时的克里皱着眉头,咬着牙笑得格外勉强。

长时间的保持一个姿势,使得他已经有些坚持不住了。

从远处跑来的聂然看到他那小小的身体还凛冽的寒风中轻微地有些摇晃,立刻冲着他一声大喝,“不许乱动!”

她好不容易把这群海盗的嘴撬开,这臭小子竟然在这种最关键的时刻乱动,找死!

那边的克里听到了大英雄姐姐的怒喝后,顿时身体再一次的绷直,死死地咬着牙关不敢乱动了。

聂然见他重新站好后,抓着那名海盗就疾步走了过去。

她先是用刀割开了那名手上的绳子,随后将刀递了过去,“来吧。”

那海盗接过军刀,正要握紧,捅出去时,这时候却看到聂然将腰间的手枪拔了出来。

那看似在随意把玩的样子,实则是在无声的警告和威胁。

他的那只手滞了滞,这才乖乖地蹲在了地上。

克里看着大英雄姐姐他们都没有离开,歪着头问道:“但是姐姐你们不走吗?”

不是说地雷爆炸会炸死好多好多人的吗?

为什么他们不像刚才其他挖雷的叔叔们一样,直接跑?

“因为有这位叔叔在,我们大家都不会有事啊。”聂然用枪拍了拍那位正打算割导线的海盗。

那海盗看到肩膀上那黑洞洞的枪口后,身体一震。

事关自己的性命,他努力平复了下自己的情绪和呼吸,接着小心翼翼的将里面白色的线挑了出来。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心都随着那名海盗的一举一动而变得越发紧张了。

时间就好像是被拉长了一样,每一秒都变得格外的缓慢而又漫长。

在场的众人屏息凝神地看着他手上的每一个动作。

直到那根白色的导管在锋利的刀刃中慢慢地、慢慢地一点点割断。

“咔——”塑料管断裂的声音响起后,瞬间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小剧场】

霍珩:鉴于蠢夏很久没把我放出来,生怕大家把我忘记了,所以我要强势入镜。

蠢夏【耸肩】:没办法,你家媳妇儿太强大,以至于群里的妹子都拜倒在她脚下了。

霍珩:呜呜……给我个机会,让我在我媳妇儿面前耍个帅吧。

蠢夏:唔……好吧,我看看有没有妹子愿意看你耍帅啊。

【有人愿意看霍珩耍帅的吗?有的快冒泡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