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等救援?那我早死了!/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克里一点点,一点点地挪开了脚。

一秒……两秒……三秒……时间滴答、滴答地过去。

随着克里的脚渐渐地离开,所有人的手不自觉的紧握了起来。

他们一瞬不瞬地死盯着那颗埋在土里的地雷。

这时候紧张的情绪几乎已经到达了顶点。

终于,脚掌完全脱离地雷了。

那一刹那几乎所有人都停止了呼吸。

只见那颗地雷依旧埋在那里一动不动,没有爆炸的迹象。

“没爆……那地雷没爆!”,站在人群里的柯鲁看到这一幕后,立刻激动地呼喊了起来。

众人们顿时劫后余生地松下了一口气,随即也满是兴奋了起来。

“安全了,安全了!”

依安德第一个冲了过去,将克里浑身上下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然后心有余悸地道:“你个臭小子,知不知道吓死族长了!”

克里这绞着手指,呐呐地道:“对不起,族长……”

一旁的古琳也微笑着对克里告诫道:“小弟弟,以后千万别在乱闯这种危险的地方了,听到没?你看着多危险啊。”

“就是,再乱闯我就打你屁股!”何佳玉威吓似的补了一句。

克里乖巧地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

那群人高兴地围着克里,唯独只有聂然一个人站在包围圈外,神色冷然。

排个雷而已那必要开心成那个样子吗?

到现在雷才排了那么点,装备、布局什么都没做,生死问题也没解决,一个个先热泪盈眶个什么劲啊!

聂然对此真是完全不理解。

就在她很是无语的时候,站在人群里的克里却走了过来,站在了她的面前,黑白分明的眼睛满是灵动,“谢谢英雄姐姐救我。”

对于他如此诚恳的道谢,聂然只是偏过头去,冷冷地对依安德说道:“把他送走,别妨碍接下来的排雷工作!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了。”

在场的人听到她的话后,瞬间心里那股兴奋之情全部被浇灭了。

是啊,他们现在有什么时间去高兴,三天后海盗就要回来了,可他们现在什么东西都还没准备。

悬崖上顿时陷入了一片安静。

依安德这下也清醒了过来,立刻点头让伊舍把克里带走。

遭到聂然冷遇的克里似乎已经习惯了她的冷脸,反而在临走前还乖顺地叮嘱道:“姐姐,你也要小心哦。”

然后就跟着伊舍走了。

他因为长时间的站姿脚早已酸麻,所以走路的样子有些踉跄。

聂然目光幽远地看着那小小只的背影。

“既然担心,为什么不给那孩子一个好脸?”身后的乔维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对她低声说道。

刚才她用这么激进的方法震慑了所有人,不就是怕这孩子会坚持不住,会被炸死么?

怎么现在好不容易把人给救回来了,怎么却连句话安慰都不给呢?

此时,聂然收回了目光,淡淡地道:“你错了,我担心的是这一片地雷。”

这片悬崖的地雷布得非常密集,无论是诡雷也好,普通地雷也好,只要炸了一个,其他的雷都会受到震动,有的直接炸开,有的则保险栓震松,变得更加危险。

就是想要排除也会耗费大量的心血,甚至存在着死亡的危险。

可如果丢了,那他们就会少了很多地雷。

要知道,本来她就是要靠这些地雷来来和海盗抗争,能能多不能少。

“你真的完全只是完全为了雷?”乔维双手插在口袋里,似有深意地侧目望向她。

聂然冰冷的神色未变,但在眼底最深处却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怔愣。

“那个……现在可以放了我吗?”蹲在旁边的那名海盗突然小声的问了一句,立刻拽回了聂然的思绪。

她满是戾气地瞟了脚边的海盗一眼,只一眼却让那海盗几乎瞬间冰冻,心里默默流泪,让自己嘴贱,没事说什么话,!

可没想到就在那海盗恨不得扇自己几个大嘴巴的时候,却看到聂然那紧抿的唇角缓缓扬了起来。

“放了你?你可是我们的大功臣,放了你岂不是可惜。”

那海盗见她这样夸赞自己,那紧绷的心顿时一松,“不不不,不可惜不可惜,我就知道那么一点点,其他的我什么都不懂,还是放了我吧。”

聂然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不行不行,就这么放了你,我岂不是少了个得力的帮手。”

话才说完,她也不等那海盗拒绝,急忙对站在外围的岛民们吩咐道:“来,给我找把椅子,把他给我绑在这里。你呢急替我做监督,看看谁的雷没排好,你好提醒提醒。”

在场的人听着聂然的这番话后,不禁愣住了。

让海盗帮忙做监督,这合适吗?!

而站在一旁的李骁和乔维听了她的话后,不禁轻皱起了眉头。

他们自然不会认为聂然会真的要求海盗帮忙做监督了,不过,她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而那位海盗一听她不仅不放人,而且还把自己绑在雷区里,这下心头大惊了起来,“什么?不,不要,会爆的,会爆的!”

他面露惊恐地挣扎。

聂然抓住了绑着他手的绳子,浅笑着道:“放心,他们的手艺这两天见涨,这些雷他们都能处理了,除了……诡雷。”

她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那海盗倏地瞳孔紧缩了起来。

“不,不!我……我……”

“放心吧,这里环境不错,特别是天亮的时候,天空特别好看。”

聂然看到他惊恐的神色后,嘴角的笑越发的邪魅了起来,只是眼底却依然一片冰冷。

“不……不,不!”那海盗努力的想要挣脱开,额头上竟已经冒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水。

他这么激烈挣扎的举动在旁人眼里不过是害怕这群岛民会在排雷时将地雷引爆而已,但在李骁和乔维的眼里,却神色冷峻。

因为他们刚才分明看见,聂然在说诡雷时,这人的反应非常的大。

“快点把椅子拿过来,让他坐着看天亮!”

有了刚才聂然在小院里的那一番严刑逼供后,那些岛民对她早已不敢有任何意见了,于是一路小跑着回到村内拿了把椅子,又急速跑了回来。

聂然特意将椅子放在了悬崖最突出的边缘处,然后一把将他按在了椅子内,亲自替他绑好了一切。

“你呢就好好的看看这天空,也算是我对你的感激。”聂然拍了拍他的肩膀,接着对周围的人说道:“你们抓紧时间排雷!”

说着,转身就要带着其他人离开。

那海盗见自己坐在悬崖的边缘处,漆黑的夜色里什么都看不清,只听得到呼啸而又凛冽的大风,以及阵阵汹涌的海浪声,这让他心里的恐惧感渐渐增大了起来。

前有绝壁悬崖,后又有地雷禁区。

无论是跳下去,还是留在这里,都是个死。

死,不死?

说,不说?

巨大的矛盾将他恨不得给逼疯了。

眼看着那群人要离开了,那海盗咬了咬牙,最终冲着聂然嘶喊了一声,“有——!”

背对着他的聂然嘴角扬起了一个冷笑,再慢慢转过身,装作不知的模样问道:“有什么?”

那海盗看着她的神色,惊慌地咽了口口水,“有诡雷,还……有诡雷!”

那群正要排雷的人听到他这一句话后,整个人顿时僵住了,连动都不敢动。

什么,还有诡雷?!

居然还有诡雷!

如果刚才有人盲目的排雷,说不定就……

天,这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站在那里的聂然徐徐而笑,“你刚不是说没有吗?。”

“我……我……我骗……骗你的……”那海盗看见她那抹冰冷的笑容,心里渗得整个人都颤栗了起来。

“那现在为什么不骗了呢?”

她一步步地走进,让那海盗看的心里直打鼓,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因为,因为……”

那海盗正想用什么说辞来搪塞,但没想到聂然手里不知何时多了把刀,并且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因为你知道自己要被炸死了,对不对?”

那海盗猛地睁大了眼睛。

她知道,原来她早就知道了!

看着聂然几近残酷而又森冷的笑,以及那把锋利的刀刃已经贴近了他的脖子,那海盗终于崩溃了,“对……对不起,我错了,我不应该隐瞒的……对不起,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

聂然将刀在他的脖子上轻轻比划了起来,“你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骗我,我该怎么惩罚你比较好呢?”

“不,不要,我真的知道错了,真的!”那海盗感觉到那把带着寒气的刀在自己的皮肤上划动,吓得抖抖索索地保证道。

“你刚第一次骗我的时候,好像也是这么说的吧。”聂然似乎很不以为意,目光在他身上一点点的打量着,最终定格在了他的双腿之间。

那海盗顺着她的眼神看去后,吓得唰一下的失了脸色,“不,不,不,我这次肯定不骗你,一定不骗你!再骗你的话,我就……就去死!”

他咬牙诅咒的发誓,终于将聂然的目光重新移了回来。

“就只是保证?是不是缺点诚意啊?”她将刀轻拍在了那海盗的脸上,泛着幽冷光线的刀让人心里发寒。

那海盗畏惧地将瑟缩了一下,然后说道:“我……我……我一个个指给你看,然后帮你排雷。”

“好,如果你漏说一个,我就……”聂然微笑着,忽然举起了手中的刀用极快的速度扎了下去。

那海盗见此,吓得一双眼睛恨不得突了出来,连尖叫都梗在喉咙口发不出来。

身后的那群男的看到此处,也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嘶——!

手起刀落间,“喀”的一声,刀死死地扎进了那海盗两腿之间的……凳子上!

那群人这才送松了口气。

“这还只是第一步,你知道我有很多种意想不到的方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是,我知……知道……”

劫后余生的海盗这回再也没什么力气说各种保证的话了,直接瘫软在了椅背上,后背已经全部湿透了。

刚才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心脏一个漏拍,差点被直接吓死了。

得到了满意答复后聂然这才用力地将那把刀从凳子上拔了起来。

严怀宇他们几个男的看到聂然这么彪悍的手法,下意识地捂了捂自己腿间。

这可真是够致命的地方。

几个男生接下去看聂然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了起来,就连一直小然子长小然子短的严怀宇这回也不敢靠了上去。

就怕聂然手里的刀一个手起刀落,他就彻底成太监了。

反倒是另外几个女生对此并没有什么感觉,特别是何佳玉对于刚才她那一刀捅下去的那个距离,简直是崇拜极了。

“然姐,你怎么能扎的那么准啊?有什么秘诀吗?我要学!”她等聂然走回来后,立刻抓住了她的手问道。

然姐刚才分明一点都没有看,竟然可以那么丝毫不差地扎在了距离裤子那么几厘米的地方,真是帅呆了!

她要学,她一定要学!

以后也拿这招去耍耍帅!

但是,聂然对此只是很冷静地回答;“随便扎的。”

何佳玉那满心满眼的狂热瞬间就好像被兜头浇了盆凉水,“啊?随……随便扎的?”

就连身后那几个男生也错愕地看着她。

随便扎的?

回想到刚才那果敢而又狠厉的一刀下去,这几个男生马上身躯一震,自动地退后了三步,远离聂然以及聂然手里的刀。

谁知道等会儿她会不会又无意那么一刀,到时候连哭都没地方哭去。

“没什么技巧吗?”不死心的何佳玉又问了一句。

聂然摇头,“没技巧,反正又不是自己的身体,扎死扎坏了疼的又不是自己。”

何佳玉被她这么一说,也止不住地点了点头,赞成地道:“说的也对哦!”

不过,不愧是她的然姐,就是厉害!随便扎都能扎的那么准!

聂然看她那副傻笑不已的样子,默默地将自己的手从她手里抽了出来。

这姑娘学什么不好,居然要学怎么捅男的两腿之间,这什么怪毛病。

正当她打算回亭子继续把地雷给改装下去,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要交给族长去办,这时却发现李骁正在问依安德,“族长,你们村里有什么地方是海盗最经常去的。”

依安德想了想,皱着眉摇头,“没有吧,他们经常来这里抢女孩子玩乐,玩乐之后他们就走了,不留在这里。”

聂然听到她的问题后,就知道李骁想做什么了,于是她走了过去说径直说道:“就算留在村里,也不能埋雷,这样整片村子就全毁了,你让这群人住哪儿。”

李骁想了片刻,转而继续对依安德说道:“那给我一份你们这里简易的地形图。”

依安德依然摇头,“我们这儿也没有地形图。”

没有固定的藏匿点,也没有地形图,那要怎么找适合埋雷的地点?!李骁暗自皱眉。

“不用什么地形图,我决定把雷埋那条河边不远处的树林那里。”这时聂然淡淡地说道。

她那天逛了大半天的雷区时,顺便又去了那条把他们冲到这里的河,无意间看到了旁边那片小树林,那边很空旷,泥土松软,适合埋雷。

李骁回想了一下后,说道:“那边很偏僻,海盗不一定进。”

聂然挑了挑眉,没想到她竟然还有印象。

她若有似无地扬起一抹深意地笑,“那就诱他们进去。”

诱?李骁瞠了瞠目。

还不等问,就听到她对依安德说道:“你再找二十个力气大点的人。”

依安德什么也不问,直接点头,“好!”

反正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姑娘不是一般人,反正听她的准没错!

随后,依安德麻溜儿的就跑去村里找人去了。

“诱他们,怎么诱?”距离聂然最近的古琳不禁轻声地问道。

聂然向来不喜欢提前将计划全部暴出来,所以言简意赅地说了两个字:“我们。”

“我们?”何佳玉不自觉地咬着手指甲沉思了起来,随后忽的瞪大眼跳了起来,“然姐,你不会让我们色诱吧?”

她那极大的反应让聂然,包括周围的几个人一愣。

严怀宇第一个回过神,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很嫌弃地道:“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小然子怎么可能会让你色诱!”

何佳玉听了以为这话里的意思是说聂然舍不得把她当成诱饵一样拿出去,结果还没来得及笑,就听到……

“小然子又不瞎,找你这种,能诱个鬼啊!”

顿时,她嘴角的笑凝固了。

“你找死啊,信不信我把你丢进地雷区!”何佳玉暴怒着一把抓起了严怀宇的领子。

“好啊,要死一起死。”严怀宇一点都不害怕,反而还拉着她往雷区走。

何佳玉这下有些慌了,立刻松开了他,“谁要和你一起死,滚!”

两个人又在一旁斗嘴闹腾了起来。

施倩乔维他们四个人自动屏蔽了那两个人的打闹。

李骁沉默了几秒后,马上就领悟了,“你想让这里的岛民向海盗揭发我们?”

紧跟其后的是乔维,他颇为赞成地点头,“这招不错。”

班长古琳这时也明白聂然打什么算盘,但出于安全考虑,她还是出声提醒了一句,“可很危险,我们在地雷的包围圈内,容易伤到自身。”

站在旁边的马翔点头附和着。

“所以要找人挖一条鸿沟出来。”聂然见他们全都明白过来,倒是有些小小的惊讶。

这些人倒是挺快能跟上自己的思维的。

就说了两个字,这些人就一个个慢慢的都琢磨出来了。

“漂亮,一招致命。”乔维这时候不得不赞叹了一声。

“不是不是,我没怎么听懂,为什么要让岛民们揭发我们?这样的话不是自我暴露了吗?那还怎么打海盗?”已经吵完的严怀宇又挤进了人群里,不解地问道。

“就是啊,还有为什么要挖鸿沟啊,是要和他们正大光明的枪战,所以要挖战壕吗?”何佳玉也同样不明白地发问。

施倩实在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怪不得你们两个人能吵得起来,原来脑回路在同一水平线啊。”

“喂,你又损我!”

眼看着何佳玉又要开吵,古琳连忙按捺住她,慢慢解释道:“不是的,聂然的意思是让我们几个装作俘虏,然后诱海盗前来查探,接着引爆地雷把他们全部炸了,我们乘此机会跳入鸿沟内躲避。”

古琳简单的解释了一遍后,何佳玉这才恍然大悟了过来,“哦,原来是这样啊。”但紧接着又一想,觉得不对劲。

“那前面的人中招后,后面的不进雷区了,那怎么办?”

聂然淡淡地道:“跳雷可以单独布放,也可以串联布放,这点你们教官没教过?”

何佳玉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估计教过吧,但问题她可能那时候睡着了,压根没听见。

原来还有串联的啊,好神奇。

“你早就已经全部想好了。”

所以才会那么无所谓他们的救援。

李骁冷傲的眼眸里多了一层比探究更深的东西。

“不然呢,等救援?那我估计早死了。”聂然笑了笑,转身朝着亭子里走去。

她聂然从来不需要别人的救援,她只自救,不求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