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别想试探我,棋差一招/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群人听着聂然的话,一时怔愣在了那里。

这是根本没有将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的意思吗?

觉得他们不一定会找到救援,所以才会这样日夜不分的拼命改造地雷,给自己拼出一条活路。

当这个想法在脑海中形成后,严怀宇他们几个人的脸色有些垮了下来,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可在仔细想想,这并不能怪聂然。

自从野外生存开始,无论大雾也好,泥石流也好,甚至是海盗,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依靠着聂然。

而且越靠,是越变得理所当然起来。

以至于聂然只能自己一个人苦苦支撑着,从未将希望放在救援的身上。

想到这里,严怀宇他们几个人又愧疚又痛恨自己的无用。

他们几个大男人要靠一个小姑娘,也太他妈窝囊了!

“咱们不能再给小然子拖后腿了!”严怀宇握拳,神色认真地道。

身后那群人沉着脸色,齐齐地用力点头道:“嗯!”

站在那里的柯鲁见他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要钉在这方天地之中,凛冽的寒风吹起,可他们的眼底却似乎在有什么东西燃烧了起来。

“那个,你们要不然先去换衣服吧。”柯鲁也知道自己这时候打搅好像不太好,可看他们大有一种站到天荒地老的感觉后,还是忍不住小声地提醒了一句。

严怀宇他们几个人猛地回过神,低头一看,这才恍然发觉黏在自己身上那沉重而又冰冷的湿衣服。

刚才他们的注意力全在那颗地雷上,又加上看到聂然那暴戾狠绝的手段,早就忘记了湿衣服这回事了。

现在这么一提起,还真感觉到冷了。

“我靠,我说怎么那么冷,赶紧的换衣服去!”严怀宇第一个跳了起来。

“可不是,我说我训练了那么久的耐寒训练怎么还这么耐不住,原来还穿着这身湿衣服。”何佳玉也立刻回归原来的本色,不停地搓着手臂。

这会儿施倩禁不住扶额哀叹了一声,“原来白痴真的会传染!”

她竟然跟着这两个低情商的家伙站在寒风里那么久,不仅如此,还被他们的话有所感染。

真是太侮辱智商了!

站在施倩身后的乔维倒是比较淡定,“你再站下去,被传染的就不是他们的白痴了,而是感冒。快走吧。”

施倩被他这么一催促,皱眉道:“你可以自己直接走啊,干嘛非要我跟在我后面。”

乔维双手插在裤袋里,耸了耸肩,理所当然地道:“替你挡风啊,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站后面。”

施倩听到后怔了怔,许久才干瘪瘪地道了一声,“……哦。”

乔维见她神色稍有些扭捏之色,嘴角扬起了一个微不可见的小弧度。

“我也替你挡挡吧。”这时候马翔也有样学样的跑到了古琳的身后,替她遮风去了。

只有何佳玉和严怀宇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地看了对方一样。

严怀宇马上往后退了一步,说道:“我不会给你遮风挡雨的,你死心吧。”

“拜托,谁要你替我遮风挡雨,恶心死了!”何佳玉很是嫌弃地白了他一眼,接着就转身就冲着走了没多远的李骁说道:“骁姐,等等我!”

遭到嫌弃的严怀宇还没来得及怒声反驳,就看到何佳玉转身跑了,留给了他一个后脑勺。

没反击的他憋了一肚子的火,一个人孤零零地看着自家的两个兄弟替女兵们挡着风,索性冒着寒风快步朝着村里面走去。

而另一边,聂然坐在亭子里忙着剩下的地雷改装。

一天已经过去了,还剩下三天,这三天内她必须要将地雷全部改完,并且全部埋好才行,不然的话根本没办法打这一仗。

正当她忙碌之际,这时候已经换好衣服的李骁却走了过来。

“你干什么?”聂然抬头,挑眉问了一句。

李骁走到她身边,冷冷地道:“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会改装地雷。”

说着,就开始拆卸起了另外一批刚送过来的地雷。

聂然见她手法也算得上纯熟,看得出在预备部队她肯定每天给自己加餐了。

两个人就这样坐在那里拆卸,重组,改装,不停地重复。

“你这么知道他在说谎。”突然,李骁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让人听不懂的话。

但坐在那里的聂然却明白她说的是那名海盗。

“你觉得呢。”她不问反答地道。

“他有破绽?”李骁不确定地问。

从头到尾她一直站在那里看那个海盗的神情,并没有发现其他不妥的地方。

要说那根黑线她倒是发现了异常。

毕竟诡雷这种东西主要还是心理战术,那根黑线,分明就是迷惑排雷者的,在那种生死一线的情况下,就算隐藏再深的肯定也会被排雷者发现,从而导致了排雷者的慌乱,剪错了导线,引发爆炸。

不过倒是后续竟然还有其他诡雷,这点她还真是没想到。

那海盗看上去那么贪生怕死的,她以为既然肯招了,按理来说是不会再出什么问题了,可偏偏没想到那海盗还留了后手!

这样一来,那海盗既博得了他们的信任,勉强留下一条小命,又能安全离开雷区,等着其余的诡雷爆炸,然后脱身。

一箭双雕,不得不说真是小瞧了他。

“我从来不相信任何人。”聂然头也不抬地小心翼翼地拆卸着,语气极为平淡地说道。

因为不相信,所以无谓身边是否有战友。

因为不相信,所以不希望任何人成为绊脚石。

因为不相信,所以不想欠下人情债,让感情控制自己。

她,只信自己!

“所以,你才要让我们离开。”李骁神色冷然。

她一直以为聂然让他们走,一是还人情,二是认为他们这群人是包袱。

可现在才明白了过来,还有三。

她不相信任何人,因为不相信,所以任何人在她身边都会被她视为包袱,这不是能力的问题,而是打从心里就否定了他们,排斥他们,拒绝他们。

“还有就是还了你们为了救我,而差点被他们砍死的那份情了。”聂然平静地述说。

“如果没有那份情呢?”

其实这种愚蠢的问题在以前李骁肯定不会去问,因为这个答案太明显了,但不知为何今天她却问了。

聂然听到她的问题后,慢慢抬起头,眼底分明闪烁着几缕冷芒。“我会抛下你们,直接走。”

即使知道这个答案,李骁还是不免皱起了眉头,转而又道:“你不打算还这些岛民救治你的情分了。”

聂然冷嘲地一笑,“互相利用而已,算不上什么情分。”

他们救治了自己本身就是存在着目的,当时如果自己是清醒的,没有答应打海盗的话,他们应该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给丢在一旁。

当然,她知道这群人见死不救的理由,但这依然掩盖不掉他们对于自己的目的。

更何况,当初他们有过要暗杀自己的行动,一笔抵一笔,她并不欠这群岛民。

“那个孩子呢?”

李骁的眼神紧紧地盯着聂然,像是要从她的脸上看出点什么。

虽然刚才她和乔维的对话自己也听到了些许,可如果真的只是单纯的保护这一片地雷,她觉得聂然一定有别的办法,不一定非要用这么激烈的手段去弄死那个海盗。

要知道,私下动用这种刑罚,作为当兵的,有心人要是真报上去……

虽说特殊时期特殊处理,但处罚记过这两样肯定是逃不过的。

感觉到李骁那凌冽的眼神后,聂然神色依旧未变。

“找好了,找好了!”还没等聂然开口说话,依安德就带着那二十个岛民匆匆跑了过来。

聂然本来还想模糊了话题问她什么时候变得话这么多了,没想到这时依安德替自己解了围,索性她也就借坡下驴的转移了视线。

“就这几个?”

依安德自然是不知道聂然心里的想法,这会儿听到聂然这么说,以为不行,不安地道:“这些人不成吗?”

“可以,你们几个人跟我去小树林。”聂然直接从亭子里走了出去,带着这二十个人往小树林走去。

这时候天空已经微微开始泛白了。

聂然看着眼前那片被薄薄雾气围绕着的小树林,旁边是那条把他们冲到这片小岛上的急流,此时水流依旧湍急的很。

她看了一眼那条河流后,转身走进了那片小树林。

说是小树林,其实就是几棵树,后面是一个土坡,前面则是一片空旷的草地。

聂然绕过那几棵树,走到了那个土坡的边缘,然后干脆利落的轻轻一跃,平稳的落在了那土坡下。

其他身强力壮的人见她跳了下去,也纷纷跳下了土坡,只有依安德这位中年大叔,看着那有些倾斜的角度后,最后只能很是勉强的滑下了山坡。

聂然看到所有人都下来后,随后拿起了一根木棍,指着他们所在的位置,粗粗划出了几条线。

“从这里到那里给我挖出一条鸿沟出来,要能够藏人。”

她刚才目测过距离,只有这个距离比较安全,不容易被那群海盗一眼就发现。

“不,你们利用这个坡度凿出一个弧度,尽量掏空,然后在挖沟。”不知何时跟过来的李骁此时正站在土坡上,说道。

聂然听到后,立刻皱起了眉头。

掏空的话,海岛上泥土湿度高,万一下雨,容易塌陷,到时候这么大个坑就会全部暴露在外头,显然这并不是个好主意。

李骁看出了她的不赞同,但还是说道:“对于你来说这个距离没问题,但是对于何佳玉他们可能会有些吃力。”

聂然仰着头,嘴角挂着一抹笑,“当初在新兵连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贴心。”

那时候聂然还只是聂然,被冯英英她们那么欺负,也没见她出手。

“那时候不会死。”而现在,眼前那一片即将会埋入无数个地雷,他们必须要在爆炸的那一瞬间立刻跳进鸿沟之中才可以,不然就会被地雷的碎片射穿。

李骁从土坡的上方轻松一跃而下,稳稳当当地站立在了聂然的身边。

不用死吗?聂然冷笑着。

不,已经死了,那个叫聂然的人已经被溺死在了新兵连后山的那条河里,而现在的聂然早已不是那个懦弱的丫头片子了。

聂然眼眸闪过一丝寒意,复而微笑着道:“果然骁姐不是白叫的。”

李骁转过头,立刻道:“那你的那声然姐呢,白叫了吗?”

聂然侧目,看着她微笑着道:“别有意无意的来试探我。”随后催促着那群人道:“都快点挖,抓紧点时间。”

嘱咐完后,就抓着一根枯藤爬了上去。

李骁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眉头不自觉地轻皱了皱。

……

两个人重新折返回了亭子,这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远处刚搬着雷朝亭子里走去的何佳玉正巧看到李骁和聂然一同回来,急忙道:“骁姐,然姐,这是最后一批了!接下来我们打算去大门那边排。”

聂然点了点头,不在意地道:“随便你们。”

悬崖这一块是这几片地雷区里最难的地方,守门那边有枪和海盗,加上自身也怕被地雷给殃及到,所以地雷埋的并不密集。

安全系数相对来说,要高很多。

何佳玉一听聂然应下来了,抓着那名海盗笑嘻嘻地道:“行!大功臣,咱们走吧!”

聂然无意间一瞥,看那海盗脸上好像有淤青,对何佳玉的态度也十分的害怕,不用说也知道了,这姑娘肯定手痒,找海盗打了一架。

不得不说这个何佳玉可真是不怕死,万一海盗耍诈,一刀捅过去,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她。

聂然看他手上的绳子已经被解了下来,应该是何佳玉觉得这海盗打架不行,没什么威胁力,所以才放下心,将他的绳子给解了。

倏地,聂然眸子危险的半眯了起来。

在何佳玉抓着海盗要离开的时候,她忽然出声叫停了那两个人,“等一下!”

何佳玉停下了脚步,疑惑不解地转过身问道:“然姐,还有什么吩咐吗?”

聂然站在台阶上,微微俯视着那位海盗,似笑非笑地道:“咱们的大功臣劳累了这么久,不如赏点什么吧。”

有了刚才坐在地雷区里的赏赐后,那海盗吓得连连摆手,说话都有些颤抖着,“我……我没耍什么诡计,我真的,我把雷都给你们排干净了,我发誓,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别这样……”

聂然也不说什么,只是对一名一起跟着何佳玉过来的岛民低声吩咐了一句,那岛民立即点了点头,就往村里走去。

那海盗看到那岛民跑的飞快,也知道到底迎接他的又是什么,吓得脸色苍白一片。

眼底飞快的闪过一丝犹豫之色,但最终还是咬牙硬撑着,等着那最后一刻。

很快,伊舍带着一个小饭盒跑了过来。

“给,这是你要的东西。”她跑的很快,说话间也有些微喘。

聂然接过那小饭盒,走到了那名海盗身边,“不要奖赏?”

那海盗连连摇头,“不,不要!”

有了前车之鉴,他怎么可能还会再点头。

聂然听到他如此肯定的回答后,像是惋惜地打开了饭盒,里面一碗温热的泥土腥味极重的褐色汤汁。

“既然这解药你不喝的呼,那好吧,我也不强求……”她装模作样的将饭盒合上。

那海盗一听,是解药?!

原本他有想过这个女孩子是不是吓唬他们,所以故意说什么毒药。

但现在见她这么一脸正经的样子,他真的是彻底搞不懂了。

不过反正是解药,吃下去也没什么,于是立刻马上就伸手去抢,“我喝,我喝!”

“咕咚”“咕咚”两三口喝完了那药后,那海盗的眉头皱得死紧。

好难喝的药,怎么比刚才那碗毒药还难喝!

聂然笑眯眯地将碗从他手里拿了回来,说道:“不过这药性只有一半,你乖乖排雷呢,另一半奉上。若是不乖呢,这只解了一半的毒,会死的比别人慢,当然这其中的滋味也比别人更难受。”

那海盗本来还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想着和何佳玉打完一架后降低他们的防备心,四肢没有了束缚,可以趁机逃跑,又加上现在毒也解了。

但没想到,这个女孩儿现在和他说什么?

解一半的毒?!

怎么还有解一半毒的道理?!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聂然,却在看到她鬼魅笑容后,心头一跳,刚才她也是用这种笑容看着自己的。

完了完了,自己的小心思肯定是被发现了。

这女孩儿既然能看穿自己第一次和第二次,怎么可能看不穿第三次!

唉……又是棋差一招!

不管他现在喝下去到底是解药还是真正毒药,反正就是被彻底套住,跑不掉了。

他垂丧着脸,保证道:“我……我明白,我一定乖乖排雷,一定!”

接着就被何佳玉给重新带走了。

随后走来的严怀宇听到刚才的话后,禁不住好奇地闻了闻那药碗,恶臭的很,忍不住捂着鼻子退了几步。

“怎么会有这么臭的毒药。”

“哪儿啊,这只是普通的活血化瘀草药,然后我又加了点别的东西,才会这么臭。”伊舍贼贼一笑着解释道。

严怀宇很好奇地问道:“什么东西啊?”

伊舍开怀地笑着,“臭草,专门长在茅坑旁的,常年吸收茅厕里的那些作为养分,所以特别的臭。”

严怀宇光听她说的这番话后,眉头都紧锁了起来,“伊舍真亏你想得出。”

其他的几个人也同样皱着眉头,显然是被那个臭草给恶心到了。

只有聂然,很是平淡地瞟了她一眼,“我以为你会直接丢粪便。”

结果,遭到了集体的呕吐声。

“呕!小然子你也太恶心了吧!”严怀宇捂着嘴,自动脑补了刚才那碗加了……的中药被海盗喝下去的画面。

天,简直不忍直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