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她没有亲人,倒戈/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的时间内,每个岛民全身心的投入对抗海盗的准备之中。

柯鲁带领的那七八个人和严怀宇何佳玉他们几个人埋头排雷,而依安德则带着另外二十个人则夜以继日的不停挖沟。

聂然和李骁更是不眠不夜的改装地雷,勘察地形,并且模拟各种意外,力求不出一点错误。

毕竟,来的是一百多号的海盗,以及一百多条枪,而他们只有几个人,和这些地雷。

如果不能一次炸毁这群人,他们一定会被剩下的那些海盗用枪扫成马蜂窝。

终于,在海盗回来的前一天的傍晚时分,所有的一切全都基本妥当了,除了小树林前最后的那一点点埋雷的收尾阶段。

严怀宇他们几个觉得明天这里是最重要的地方,务必要小心小心再小心,所以一个个动作慢的赛乌龟。

聂然见他们磨磨蹭蹭的,想上自己解决了,谁知严怀宇以她大病未愈做借口,让她好好坐在一边好好休息,等弄完之后再来检查就好。

被推到一边的聂然想着有李骁在旁边,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又想到自己的确这几天不间断的熬夜,没有好好休息,又有发热的现象,索性踱步走到了不远处的河边,找了块干净的地方,闭目养神。

但闭上眼还没多久,就听到一个小小的脚步声由远到近的走了过来。

聂然猛地睁开眼睛,唰的一下眼神凌厉地望了过去,看见是克里站在不远处后,她这才松懈了下来,重新闭上了眼。

不远处的克里在看到她的眼神后忍不住小小地瑟缩了一下,踌躇了几秒后见聂然没什么太大反应,才继续走到了她的身边,坐了下来。

聂然感觉到身边有个小小的热源靠近自己,不得已睁开了眼。

只瞧见那小小的人儿坐在自己的身边,正抬头默默地眨巴眼看着自己。

自己冷脸给他那么多次了,这小子还跑自己这儿来干什么?

克里看到英雄姐姐盯着自己看,不再睡觉后,小声地问道:“姐姐,族长说明天你们就要替我们赶跑那些大坏蛋了,是真的吗?”

聂然眉梢微扬,大坏蛋?

转而一想,她才明白了过来这小子嘴里的大坏蛋是谁。

大坏蛋……

呵,到底是小孩子,就是说那些残酷无人性的海盗都用这么可爱的形容词。

她简单明了的“嗯”了一声。

何止是赶跑那些大坏蛋,她还要炸死那群大坏蛋呢。

“那你现在紧张吗?”克里消瘦的脸庞上显得那双眼睛大而明亮。

紧张?

聂然眼神复杂地看着他,很明显是不明白他的意思。

杀海盗而已,她为什么要紧张?

虽然说那些海盗人数很多,但她手上有这么多地雷,只要运用得当,这场仗她是赢定了。

克里自顾自地继续说道:“我很紧张,我好怕有人死掉。”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情绪变得低落了起来,垂着头,小脸垮着。

聂然斜睨了她一眼,平静地道:“和你有血缘的人都死了,其他人死不死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既然是无关的人,那又什么好紧张的,保全了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吧。

谁知,克里却摇了摇头,反驳道:“不会啊,即使没有血缘,他们一样也是我的亲人。因为我和他们有感情啊。”

感情?

聂然听到这两个字后,嘴角正要扬起了一抹嘲弄地笑,却听到他欢快地说道:“就像英雄姐姐和其他的哥哥姐姐一样,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那笑容瞬间凝在了嘴角。

可克里并没有发现,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这句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话他还是从伊舍姐姐那里听来的。

当时他不懂为什么那群哥哥姐姐明明离开了,结果却又回来了。

后来伊舍姐姐告诉他,这些哥哥姐姐们他们之间有着比亲人还要亲密的感情,所以才会奋不顾身的回来。

而那种情意叫做战友情。

好吧,虽然他还并不明白什么叫做战友情,但是他懂比亲人还要亲的感觉,就像族长、伊舍姐姐、柯鲁叔叔对他一样。

聂然看着身边那小子单纯向往的美好笑容,冷冷道:“我和她们不是亲人。”

那几个人怎么可能是她的亲人,他们那几个人连朋友都算不上,怎么配说是亲人两个字。

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她都没有亲人,所以也不会有人能够配得上这两个字。

可克里哪里知道她话里的含义,反而用力地点了点头,扬着大大地笑容,“对啊,所以才说胜似亲人嘛。”

显然他还沉浸在自己思维里的样子。

“……”聂然抽了抽嘴角,然后就默了。

不在一个频道上,多说什么都没用。

一时间气氛又安静了下来。

克里见她没有再说话,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焦急,他想了大半天,又重新起了个话头。

“姐姐,你为什么要当兵啊?”

聂然冷淡地回答:“因为一次意外。”

而且是一次说出去都没人相信的意外。

克里瞪大了眼睛,惊讶地道:“意外?”

伊舍姐姐不是说,当兵是因为有一颗保卫国家的心吗?

怎么到英雄姐姐这里,就变成意外了?

聂然淡淡地“嗯”一声,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话题就这样又被终止了。

克里这下皱巴着小脸,一副很苦恼的样子。

到底还是小孩子,心里藏不住事,最终还是憋不住地绞着衣角,很是为难地道:“那个……族长人很好……明天打海盗很危险,英雄姐姐能不能……”

“不能。”还不等克里说完,聂然就一口拒绝了。

“你知道我要说什么?”这回克里不止是惊讶地瞪大了眼珠子了,连小嘴都微张开来。

他根本连话都没有说完啊!

但聂然怎么可能不知道,从他坐在自己身边各种没话找话的时候她就发现不对劲了。

这几天克里一直远远的等在她身后,也不说话,就安静地跟着,但是只要一靠近雷区,他就会乖乖地站在外围等着,只有吃饭的时候才跑到自己身边来。

今天他却从雷区那边走了过来,足以可见他是有事要对自己说。

所以,她一直等着。

没想到这小子原来是想给依安德求情。

明天他们诱敌深入,依安德是族长,把这件事告诉海盗们听的同时也会把他们带进地雷区,这个举动的确是带着巨大危险的,一旦爆炸时他逃跑不见,粉身碎骨也是极有可能的。

但问题是,她刚才在路过小树林走到河边的时无意间听到了依安德和柯鲁起了争执,话语里依安德分明就是抱着和那些海盗同归于尽的想法。

想来这小子大概也是听到了,生怕依安德真的会死掉,所以赶紧跑过来想要找自己帮忙。

对此,聂然只是语气冷淡地道:“真正想要活命的人无论在任何时候都会在完成任务后,拼尽全力的保全自己,但如果他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我就算造个防爆屋把他关在里面,也没用。”

做任何事,决心是至关重要的,但这份决心会把你带向胜利还是灭亡,完全取决于自己,别人是帮不了的。

更何况,她也没那么好心,会去帮一个想死的人。

对于想死的人,她基本上只会“好心”的帮他去死。

而很明显,克里爱沉浸在她那一大段话里没有缓过神来。

这是英雄姐姐第一次对他说那么长的话,感觉好深奥啊。

为什么造个防爆屋还会没用呢?

是不是没造好啊?

当他的小脑袋里胡思乱想之际,古琳却从小树林那边走了过来。

“聂然,小树林前的地雷全部埋好了,李骁让你去看一下。”

聂然轻轻地点头,从地上站了起来,往小树林那边走去。

只是才走了几步,发现身后那个身影没有跟上来时,不禁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看去。

“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克里默默地站了起来,但不肯离开,眼底盛满了恳求之色,呐呐地道:“族长人真的很好。”

他虽然没有完全听懂英雄姐姐的那句话,但他听懂了那句拒绝,他年纪小不知道如何请求,只能干瘪的重复着依安德人很好这一句话。

“族长真的、真的很好。”

聂然看出了他眼底的期盼,但最终她并没有说些什么,反而冷漠地转身往前走去。

克里见她就这样走掉,急忙冲着那抹身影喊了一声,“英雄姐姐!”

可惜,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那张小脸上顿时写满了失望和悲伤。

……

古琳跟在聂然身后,她并不知道克里和聂然说了什么,但很明显,聂然再一次的没有给克里好脸色。

上次克里踩地雷时,她也是冷冰冰的,所以古琳觉得大概聂然是不喜欢小孩的吧。

不过,小孩子那么可爱,为什么聂然不喜欢呢?

特别是克里,乖巧聪明,连李骁这么个冷傲的人对他也会说上几句话,怎么到聂然这儿就一点作用都没有了呢。

两个人就这样安静地走回到了小树林前。

严怀宇看到聂然出现后,不知为何格外高兴地走到她面前,指着那一片地雷说道:“小然子,你看!还不错吧!”

他们用的都是绊发式的,所以只要不启动最后那个开关,踩在雷区里就和踩在平地上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但是只要启动了那个开关,所有的地雷会在开启后齐齐从土里弹起来,然后爆炸,想四面八放喷射,几乎没有杀伤死角。

聂然仔细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破绽,每一颗都在泥土下隐藏的非常好。

“不过我觉得,那里应该再埋两颗,就更完美了。”严怀宇开玩笑的指着那两处死角说道。

有谁会在海盗不会走动的地方埋雷的!

一群人知道他闹着玩儿,都不搭理他,但只有已经惊弓之鸟依安德却着急忙慌地说:“那要不要再埋几个?”

聂然看他眼底慌乱,神色焦灼不安,明显是紧张到了极致。

她漠然地看了依安德一眼,冷淡地说:“明天不用你来做这件事。”

依安德一听,顿时跳了起来,“为什么?!”

就连在场的另外几个人也面露诧异。

这怎么说换人……就换人了?

一点征兆都没有!

李骁眉头皱起,看上去并不同意聂然这样反复无常的做法。

“这里没有比族长身份更大的人了。”她冷声提醒了一句。

想要把他们引过来,肯定是族长来做告密者最合适,他代表的是整个岛上所有的岛民,再者说了,他和海盗头子还有一层亲戚关系,由他来做,海盗头子会更相信才对。

“是啊,是啊,这里没有比我更合适的人了!”依安德连忙点头。

这些年这群海盗如此肆无忌惮的欺压这里的岛民,这一次,他是绝对不会放过这群人的,哪怕拼上自己这条老命!

聂然一双眼眸里带着三分的冷厉,“你前几天盲目冲到海盗面前,害的我花了那么多精力才撬开他们的嘴,这件事你以为我会和你就此算了吗?像你这种易冲动的人,我可不敢用。”

一旁的柯鲁听到后,立刻点头应和,“对对对,族长人老了,行动也不方便,反而会坏事,不如我来做!”

他本来还在犯愁,怎么和聂然说把诱饵的人选给换下来,没行到聂然竟然主动要求换人。

这实在是太好了!

刚才他还在苦心劝说着族长不要犯傻,可谁知道族长就像是魔怔了一样,怎么劝都不停。

但其实这也怪不了他,这么多年的耻辱、怨恨终于要全部结束了,那种埋藏多年的情绪一下子喷发出来,人肯定会变得有些失常和神经质的。

又加上,他作为族长的压力,以及伊舍被抢去做海盗夫人这种作为父亲的无能为力,那种多样情绪的糅杂在一起,失控、钻牛角尖是一定的。

依安德听到了聂然的之后后,他心里头发虚了起来。

他以为过了几天了,聂然不会再找他算账了,没想到原来她一直记在心里。

“不是的,我……我那天是……是冲昏了头,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明天一定不会出问题的,我保证。”他满是诚恳地发誓说道。

聂然冷然一笑,“用死来保证吗?”

依安德心头一震,随即有些恼了的样子,“反,反正,我肯定能做好这件事的,你相信我!”

死又怎么了,只要能打退这些泯灭人性的东西,死他一个也不算亏!

“我连活人都不信,更何况是一个打算去死的死人。”聂然冷冷地说完后,偏过头去往村子里面走去。

可依安德还是不死心,追了过去道:“可是我发誓,我真的……”

但他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聂然转过头来,那双眼眸在傍晚的暮色下异常的锐利,“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那双极具气势的森冷目光让他心头悚然一惊,最终还是没有再说下去。

聂然见他没了声音后,这才继续往村里头走去。

夜色已经慢慢开始降临,聂然穿过几个小院后,径直来到了另外一间小屋门前。

门外头有两个岛民尽责地站在那里把守着。

他们一看到聂然来,点了点头。

聂然直接将门推开,里面赫然蹲着的是那位替他们尽心尽力排雷的那名海盗。

因为他得到了聂然的关照被单独的僻在了一间小屋子里,一天一顿稀粥,以聂然的话来说就是,反正饿不死他就成。

“休息的还好吗?”聂然反手将门关上后,坐到了那海盗的对面,随手将旁边的油灯给点了起来。

原本黑漆漆的小屋总算是亮了起来。

那海盗看见是聂然正好整以暇的坐在自己对面,微笑着望着自己,他心里头就一阵发寒,胆颤地道:“还……还好……”

“还有什么想要玩儿的吗?”聂然靠在椅背上,看他没明白自己的意思后,她嘴角突然轻扬起,似有深意地道:“比如说,逃跑之类的。”

那名海盗心头一个“咯噔”,看吧,看吧,他就知道,他就知道自己那些心思全都被这个女孩儿看穿了!

他像是摇拨浪鼓似的,一阵猛摇头,“不不不,不玩儿,我……我不玩儿了……”

聂然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也对,明天你大哥就要回来了,当然不用逃了,他会替你撑腰的。”

那海盗听到她那抹诡异地笑意后,心头一跳。

的确,他是抱着这个想法。

想尽力拖延到大哥回来后,有了大哥和其他兄弟们做靠山,又加上这些地雷他基本上清楚埋的地方,到时候完全可以把他们全部抓获。

但……现在她能这样说,是不是代表着,她又一次的把自己给看穿了,然后打算灭口?

“你,你,你要干什么?你是不是要杀……杀我?”他抖着嗓音颤巍巍地道。

“杀你?”聂然惊讶地道:“我为什么要杀你,你是咱们的大功臣,我怎么可能会杀大功臣呢。”

那海盗听到这话后,顿时松了口气。

“不过就是不知道,你大哥如果知道自己的小弟贪生怕死的把这里所有雷区的地雷和诡雷全都替敌人排干净后,他会不会杀你。”聂然眯着眼微微一笑,犹如一只狡黠的狐狸。

那海盗才呼出的半口气又重新给吸了回来。

这是威胁,明晃晃的威胁!

“也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手段来杀你呢?其实我还蛮好奇的。”

聂然的话音刚落,那海盗“扑通”一下,再次跪倒在地,“不,不……不要说,我会死的,我一定会死的!你放我一条生路好不好,大姐,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了。”

虽然大哥的手段比不上这个女孩儿,但是被砍断四肢丢进大海里肯定是逃不掉的!

“哎呀呀,这是干什么。你年龄比我大,我可承受不起啊。”聂然话是这么说,但人却动也不动地坐在那里,居高临下地冷眼看着他,“我呢肯定不会杀你,但是他呢就一定会杀你,所以你打算如何?”

这话里的意思分明是在告诉他,如果不想死,只能投靠她!

投靠她,那不就是变相的……倒戈?!

那海盗一脸震惊,“你……你要我背叛……”

聂然嘴角的笑意冒着丝丝的寒气,浓黑如夜的眼眸里满是讥讽,“背叛?你不早在诡雷这个消息告诉我的时候,就已经背叛了么?”

那海盗脸色惨白地坐在地上,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眼睛里充满了犹豫和迟疑。

聂然见此,毫不犹豫地又下了一记猛药。

她作势站起来往外走去,“其实我也不一定非要你不可,毕竟还有其他人在那边等着,所以你如果不答应的话,我绝不强求,就是你的毒……”

那海盗听到后,心头一急,脱口就道:“我答应!我答应了!”

小命都保不住了,还管什么倒戈不倒戈!

再说了,回到大哥那边他也不一定活着,还不如就此赌一把。

聂然站在门口,听到他的回答后颇为满意地一笑,“好,既然你答应了,那就别给我耍花招,听到没有。”

海盗忙不迭地点头,“听到了,听到了……”

窗外的夜色越发的深重了,所有的一切都在这黑暗中蓄势待发,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推荐一妹子的文文《隐婚秘爱之盛宠影妻》,正在PK中,需要大家的支持啊!~快去瞧一瞧看一看啊!~么么哒~

——

PS:你们真的不打算冒个泡和蠢夏一起愉快玩耍了吗?!海盗明天就要来了,小珩珩还远吗~还远吗~远吗~吗~【无限回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