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海盗归来,计划不如变化/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和那海盗说完之后,聂然从屋内走了出来,却看到了站在门外看上去已经站了一些时间的李骁。

只见她眉眼冷冽地站在那里,沉默地看着自己。

两个人以一种隐隐对峙的架势互相望着对方。

聂然随后跨步往外走去,就在和李骁擦肩而过时,听到她低冷的声音传来,“你不用族长,用海盗,这太冒险。”

聂然这几天和李骁在一起改装地雷,研究地形,相处的这几天里,她发现李骁有很多的想法和自己想的差不多。

不过相比起自己的剑走偏锋,李骁却更偏向稳当保守,耗时比较长的方法。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的每个方法都是在想尽一切办法保护好众人前提之下,然后才集中火力的去攻打海盗。

这一点让聂然很是不屑。

若是一味的护着所有人,那还打什么,怕死怎么能成事。

成事,就是要不怕死才对!

当然,除去这一点之外,聂然觉得,就单纯的看李骁这个人,的确在当兵的这群同龄人里算是不错。

要能力有能力,要想法也有想法,所以就凭着她和自己这份不谋而合的想法上,聂然也勉强会缓和一些脸色。

“可你觉得依安德适合吗?就凭他那副急不可耐的要仇杀的样子。”她转过头去,神色淡然地看向了李骁。

李骁神色微变。

的确,她是发现依安德情绪有些失控,但他的可靠性远比起这个海盗来得强啊!

这海盗从一开始就一直在不停的欺骗所有人,妄图逃离。

明个儿所有的海盗一回来,他怎么可能还会听命于聂然!肯定第一时间就告诉那群海盗,那到时候……

“可是,族长至少不会背叛我们!”李骁紧锁着眉,分明还想要替依安德在争取一把。

聂然轻笑了起来,眼底却冰冷的没有丝毫温度,“可他会害了我们。”

背叛?呵,她从来没有信任过任何一个人,又何来的背叛这两个字。

至于那海盗再次倒戈……

她笃定这人不会那样做。

或许背叛大哥这件事让他不足为惧,但那服药却成了他心里最大的恐惧。

又加上这海盗小心思不少,这第一碗第二碗之间真真假假让他越发肯定自己肯定是中招了。

所以只会更加尽力的去把自己吩咐的事情办好。

而依安德不行,他现在本身情绪就有些失控,如果明天在看到海盗的时候情绪不对劲,被海盗发现,那么这些地雷就全都白埋了。

没有地雷,他们这几个人凭着那几杆子从那十几个海盗手里抢来的破枪根本没办法抵抗,到时候就真的等死了。

涉及到自己生死问题,她是绝对不会含糊过去的。

聂然见她不说话,继续冷声道:“如果你不怕你的战友们、岛民们都死在他手里,那你明天大可以让他继续出面。”

这一句话比其他任何一句争执都好上千万倍。

李骁是正统的部队出身,从小甚至就长在军区,战友情、集体荣誉、以及牺牲小我完成大我这种精神是从小就被灌输到大的,所以她一定会为了严怀宇他们,还有那些无辜的岛民们妥协。

果不其然,李骁面色渐渐凝重了起来。

良久后,才开口说道:“你确定那个海盗一定比族长可靠?”

聂然很有把握地点头,“当然,除非他不想要自己的命。”

李骁又思索了一番,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

这人几次三番威逼之下,为了自己的小命立刻倒戈,足以可见他是个非常惜命的人。

“希望你的决定不是错误的。”最终,李骁说了这么一句话后,然后转身离开了。

聂然知道,李骁这是默认了。

其实她相信,以李骁的能力,肯定也觉得依安德不是特别合适,只是苦于找不到适合的人,这才勉强了下来。

后来听到要撤换,便以为找到了更何时的人选,所以才不发声。

不然也不会到现在看到了自己找的是海盗后,才开口为依安德争取。

很明显,李骁觉得,依安德虽然情绪不对劲,但比起海盗来说,还是他更为安全保险。

可惜啊,有时候看上去安全,不代表不会给自己带来危害。

反而倒是看上去危险的,可能还会出现一线希望。

……

隔天一早,村里面的人按照聂然的吩咐按往常一样忙碌着。

而聂然他们一群人则带着那个海盗来到了大门处的瞭望台上,那里是专门用来勘察海上状况的。

严怀宇他们几个人从早上就一直盯着海平面,可直到中午,足足四五个小时过去了。海上一片风平浪静,没有任何船只过往的影子。

原本预计早上会回来的船只,竟然到了中午还没到达,严怀宇不禁怀疑他们是不是被这个海盗给耍了!

“喂,你个混蛋是不是骗我们啊!说好早上,现在都中午了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说着,就一把揪住了那海盗。

那海盗被他这么大力气的抓着,害怕得急忙想要找寻聂然的帮助。

可转头一看却发现聂然面无表情地看着海平面,像是完全没有要插手的意思,那海盗生怕被严怀宇直接从瞭望台丢下海去,急忙摇头证明道:“不,不是的……我没有骗人,大哥那天是说今天到的……我真的……没……没骗人!”

“那为什么人还没到!”严怀宇恶声地质问道。

“还和他费什么话,先让他和我打一架再说!看老娘不把他打得六亲不认。”何佳玉说着就撸起了袖子。

“我……我是真的不……不知道啊……可能……可能耽误了吧……”那海盗看到后,立刻就急了,说到最后话语里感觉像是要哭了一样,眼神频频朝着聂然望去。

这在海面上本来就有各种未知意外的,说是今天可以到,那也只是可能啊,万一出现什么大风大浪的,迟个两天也是很正常的啊。

要知道飞机都有可能晚点,更何况还是在海里航行的船。

聂然也知道这一点,于是淡淡地瞥了眼乔维,示意让严怀宇放手。

乔维收到聂然的眼神后,走到了严怀宇身边,握住了他那只抓着海盗的手,笑着道:“你就别迁怒他了。我们最多就是白等而已,可他身中剧毒,只怕这时候比我们还急。”

严怀宇听到后,哼哼了两声,这才松开了手。

可那海盗一听,心里的那根弦儿再次绷紧了起来。

心里越发的着急起来了。

又是两个小时过去了。

终于,平静的海面上一艘船渐渐的驶了过来。

聂然第一个发现,连忙让海盗上前去查看是不是他们的人。

海盗对于聂然的手段那是怕的要死,一听到她的吩咐后,急忙跑上前去,可看了又看,

他很是奇怪地咦了一声,喃喃自语道:“不对劲啊。”

旁边的何佳玉连忙问道:“怎么了?”

那海盗一脸莫名地道:“按理说大哥回来的话,应该两艘船一起回来,怎么今个儿只有一艘船?”

一艘?!

聂然快步走过去,抢下他手中的望远镜朝着远处看去。

果真只有一艘。

“那怎么办,这两批人分别进来的话,那地雷还怎么引爆?”严怀宇这下急了。

他们好不容易把雷都埋好了,等得就是一网打尽,可现在竟然只有一艘船,人也没齐全啊。

这要是引爆了炸药,剩下的那些海盗怎么办?!

“就是啊,这地雷也不能分段制爆炸啊!”何佳玉皱着眉头,只觉得事情好像变糟了。

“那要不然咱们先躲着,等人都到了再进行计划?”向来不怎么说话的马翔这时候提了一个无比糟糕的意见,明显也是慌乱了。

要知道,还有十几个海盗还在村里面关着呢,如果其他海盗问起来,交出去他们会告密,不交出去会让海盗起疑。

所以这个提议根本不可能成立。

不过这也怪不了他们,毕竟这群人没有实战经验,即使都已经空手挖雷了,但和海盗这么面对面的来上这么一场,还是会紧张。

更别提现在计划出现了问题,那就更加心慌了起来。

倒乔维在一旁还算镇定,“你们先别慌了阵脚,先看看再说。”

说着,就把目光转移到了一直没有说过话的聂然身上。

只见她神色平静地站在那里,一直看着远处海平面上的船只,情绪不泄露一丝一毫。

在这种紧要关头还能如此不慌不乱,乔维真是不得不佩服她。

而站在聂然旁边的海盗听到他们说的这些话后,心里头开始活泛了起来。

他们这是没把握杀掉自家的大哥了呀?

既然他们没把握,那自己为什么还要帮他们呢,到时候只要反咬他们一口,把他们全杀了,就不怕伊舍不交出另外一半的药来!

“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突然间,一个声音淡漠地在他耳边响起,让他忍不住浑身打了个激灵。

他扭头看去,却看见聂然嘴唇划出一道薄而冷厉的笑意,“你可以试试看,只要你敢拿你的命来赌一把。”

那海盗一看到聂然笑就感觉心里发毛,背脊骨蹿起了一股寒气,想了想前几天那两具被爆了头,还有一具被逼供后惨死的样子……

又看了看聂然那副淡定不已的模样。

难道她有另外的计划?

于是,他骤然变了脸色,立刻丢了那一闪而过的想法,连连摇头的表明自己的忠心,“我……我没想什么,我什么都没想,我一定会帮你们的,一定!”

“你下去接应,该问的都替我问出来,不然……”后半句话聂然并没有说完,但那话里的意思显然已经再清楚不过了。

那海盗小鸡啄米似地点头,“我明白,我明白!”

然后就忙不迭的往楼下跑去接应其他的海盗了。

聂然他们一群人也随即下了楼,躲在了不远处的角落里静静地等待着这群海盗的归来。

不一会儿,人的脚步声从远处慢慢地响了起来。

那海盗一看到人后,急忙跑上前去,喊道:“二哥,你总算回来了!”

那名被称呼为二哥的海盗头子名叫莫力,此时脸色并不是特别好,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嗯。”

“怎么了二哥,心情好像不怎么好啊,是不是这票没干成?”那海盗见自家二哥心情不好,以为是没劫成功货,这才拉长着脸。

“史子,我看你脑袋里装的都是屎吧!”原来那名海盗名叫史子,当场就被莫力身后的一名海盗给踹了一脚,“咱二哥出马,怎么可能会没干成!”

史子摸着自己被踹疼的屁股,很是奇怪地问道:“那二哥怎么一点都不高兴啊?”

“咱们回来的时候遇到了好几艘军用船,还好咱二哥机灵立刻掉头,不然差点就被扣了。”

史子一听,连忙用一种崇拜的语气夸奖道:“咱二哥就是厉害。”

被这么夸奖了一番后,莫力的脸色稍稍好了一些,忍不住就得意了起来,“那是!我好歹也在这海上混了这么多年。”

“可不是,咱二哥什么没经历过啊。”

“没错,这几艘小船二哥压根就不放在心上。”

身后一群海盗连番的夸奖,气氛这才活跃了起来。

“不过……大哥呢?”史子往后头瞧了瞧,问道。

莫力毫不在意地道:“他啊,他向来小心谨慎的很,所以和我们分开行动,估计得晚一天到。”

在角落里听到这番对话的古琳也急了起来,“怎么办,他们真的分开了,另外一批要明天才回来。”

“要不然我们等明天?”何佳玉不确定地看着李骁和聂然。

“不,我们也分开行动。”李骁沉着地回答。

严怀宇疑惑地问道:“怎么分开行动啊?”

李骁径直说道:“聂然还留着一批地雷,分批解决。”

聂然不由得侧目看向李骁,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

她明明将那批地雷藏得很隐秘,这人是怎么发现的?!

“然姐,你还留了一批?你什么时候留的,我们怎么不知道?”

“就是说啊,你什么时候留的?我们怎么都没看到。”

身后的那几个人惊讶地一个个低声问了起来。

聂然沉声思索了一番后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将事情仔细交代了起来,“你们几个都在外围候着,凡是漏网之鱼直接我拿枪扫,一个不留,听明白了没!”

“你要单枪匹马的去?”乔维听出了她的言下之意。

“嗯。”

你染始终觉得这些人跟在自己身边是累赘,当初李骁的设想并没有错,那个鸿沟的距离对于他们来说太吃力,如果跑慢了很容易被炸飞。

到时候只会殃及到自己。

“不行,这太危险了!”严怀宇一口拒绝,毫无商量。

“就是啊,然姐,我也要跟你一起去。”何佳玉也缠住了聂然的手,不让她离开。

“我不想被你们拖累。”聂然冷冷地甩开了何佳玉的手,猫着腰就往外头走去。

谁知,这时候李骁却跟了上来。

聂然皱了皱眉,无声却又冰寒地看了她一眼。

刚才那笔账自己还没来得及和她算呢,她自己跑过来干什么。

“我不想出现意外。”李骁看出了她眼底的不悦,冷傲地回了一句。

意外?

她觉得自己会失手?

聂然挑了挑眉,看着李骁疾步朝着小树林走去的背影,最后也快步跟了上去。

而另外一边,史子还在和莫力他们在聊着天,心里一直顾念着角落里的人,偶尔眼睛会在不经意间望上那么几眼。

就在这时候,莫力却开口问了一句,“对了,其他人呢?这都多久了,其他那几个臭小子怎么还没跑下来。”

史子一听,心里头一跳,勉强笑着道:“他们啊,说是大哥二哥要回来,一大早就去村里面抓人帮忙干活,说是要准备顿好吃的给大哥二哥接风洗尘。”

莫力听到后很是满意地点头笑了起来,“这几个臭小子还算有良心。走,咱们也进村去,这大半个月待在船上,老子都快成和尚了,必须得乐呵乐呵下!”

史子看他要进村,马上上前阻了他的路,“那个二哥……有件事我得向你报告。”

他刚才看见那个角落里的人影已经不见了。

知道这是计划要实施开始了。

“什么了不起的大事,等我乐呵完了再说。”莫力被这样他这样扰了自己兴致,皱着眉头很是不耐烦地皱眉说道。

史子摇了摇头,很是严肃认真地说:“不是的,有外人进咱们岛了。”

莫力听到后,神色立马就变了,“外人?!谁?!”

他们这里多少年没进来过外人了,怎么这会儿突然有外人出现了?!

这让他不由得警觉了起来。

史子感觉到莫力身上的气息有了起伏,赶忙说道:“二哥你别急,我问过了他们了,说是来野营的,结果山体滑坡被水冲了过来,都是年轻的小姑娘。”

莫力将眉头锁成一个川字:“你确定?”

这里这么隐秘,还能有外人进来,必须要小心才行。

史子用力地点头,“嗯,检查过她们的行李包,里面就一手电筒,还有一张已经湿烂的地图,其他都被河水冲走了。我想了想,大哥二哥都不在,我也不好瞎做决定,就绑在了那个小树林那边,没让他们进村。”

“绑那儿干什么,直接枪杀了不就完了。”

大哥当初明明说过,任何外人进岛一律直接枪杀,怎么这群人是没带脑子吗?!莫力恼怒地看着眼前的史子。

史子搓了搓,讪笑地道:“我本来也这样想的,可看到那几个年轻小姑娘水灵灵的,这不……想着留给大哥二哥尝尝鲜嘛,这村里的毕竟都尝过了,不得劲啊。”

小姑娘,水灵灵的?

这两个词一冒出来,莫力眼睛里就发亮了起来,“哼!你这臭小子倒是想的仔细啊,走!去看看那几个姑娘,要是不好看,我非踹死你。”

说完后,就急不可耐地催催了起来。

“是,是!二哥,这边走!”史子引着这四五十个人往小树林那边走去。

水灵灵的小姑娘,嘿嘿……

光是想想莫力就心里头发痒。

要知道他在船上憋了大半个月了,就是因为大哥说什么船上带女人晦气,不让女人上船。

也不知道大哥哪儿来的这种迷信,害得他只能这样硬生生憋着。

不过没想到啊,这会儿回来居然还有新鲜货可以尝,简直天上掉馅儿饼了,这下可以好好发泄一场了。

越想他脸上的笑容就越发的扩大了起来。

反正不管这几个外人到底是谁,到时候爽过了再杀也一样啊,几个姑娘而已,不足为据。

于是,一群人就这样浩浩荡荡的朝着小树林进去了。

海盗总算来了,有没有一种苦尽甘来的感觉?反正我有!~嗷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