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诱敌深入,一举歼灭/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才一进小树林的入口,莫力就看到不远处两个身影被绑在了树干上。

莫力朝着那两个身影指了指,问道:“就两个?”

史子一看,聂然被绑在那里,心里突突了两下,只觉得这下莫力是死定了。

于是越发的殷勤了起来,忙不迭地一阵点头,“对,就是这两个。”

莫力觉得远处看看不出什么玩意儿来,立刻就快步走了过去,顺便随口问道:“来了几天了?”

史子跟在他身边,心里粗略的估算了一下,“应该有四五天了。”

莫力一听,刚要走到跟前的脚立刻停了下来。

史子见他突然停了下来,心头猛地一个骤停,神情也变得紧张了起来,但为了怕被发现,只能强压着那股慌张,问道:“怎……怎么了?”

而另外一边站在那里低垂着头的聂然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看似是被绑了好几天而没有力气的样子,实则她却身体绷紧着,等待着最后那一击。

但谁料,走了一半的路,那些海盗却忽然停下了脚步。

聂然眉头轻皱了起来,隐藏在树后的手悄悄地将袖子里的军刀慢慢地拔了出来。

她听不清史子对着那群海盗说什么,但如果他真敢背叛,第一刀杀得就是他!

就在聂然将刀握在手里之时,却听到不远处的史子哎哟的叫了一声。

她不经意间抬头看了一眼,只看见莫力猛地一脚踹在了史子的屁股上,骂骂咧咧地道:“四五天了这么绑着,还水灵灵个屁啊!”

聂然一听,这才放松了些许。

同样松了口气的还有史子,他还以为自家二哥是发现了什么。

还好不是。

劫后余生的他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尴尬地一笑,“我……我这不是……这不是听大哥二哥的话,不许放外人进来么。”

莫力当下又踹了他一脚,恨铁不成钢地道:“我他妈是让你不许放那些可疑的、具有危险性的人,就这两个女的,手无寸铁,哪儿来的危险?!”

他最喜欢玩儿的就是那些女人在床上不停的求饶,挣扎,那才引得起他的兴趣啊。

可这两个都被绑了四五天,哪儿还有力气了,到时候躺在床上就像是个死人一样,那还玩儿什么!

想到这臭小子这么辣手摧花,搞得他兴趣全无,气得又是一脚上去。

史子连忙求饶地道:“是,是……二哥说的是……我是不对……但看在我也是为了岛上安全的份上,还请二哥别在踹我了……”

莫力听他说的也不算错,毕竟岛上的安全比起区区几个女人来说,重要的何止一点点。

他这样谨慎处理,其实也不算错。

只是他一心想要个水灵灵的姑娘,这会儿变成了饿了四五天,连精气神都没有的姑娘后,这巨大的落差才让他气恼不已。

莫力冷哼了一声,这才放过了他。

快步走到了过去,左看看右瞧瞧地挑选了好久,装作很是为难地道:“不过,就两个女的,也不够咱兄弟们尝啊。”

然后就朝着自己身后那群兄弟们看了看。

史子哪里不懂他话里的意思,急忙笑着道:“哪儿啊,大哥既然不在,那当然是二哥先尝了。咱们做小弟的,这点道理还是明白的。”

身后几个海盗也点头称是。

莫力顿时大笑了起来,一把揽着史子的肩膀,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哈哈,这话我爱听,爱听!你个臭小子,还真会拣好听的说啊。”

史子讪笑着道:“我这是说真心话呢。”

莫力一脸高兴地应承了下来,“行吧,留一个给大哥尝鲜儿,剩下那个嘛,嘿嘿嘿……”

他搓着手,脸上的横肉因为笑而格外的狰狞,两只眼睛露出了邪浪的目光。

莫力那视线在聂然和李骁之间徘徊了很久,像是在挑选物件似的,最终指着其中一个道:“这姑娘我喜欢,娇小玲珑的,声音一定销魂。”

“啊?!”史子顺着他的手看过去,在看到他指向的是聂然的时候,心彻底地沉了下去,就凭那姑娘对待其他几个海盗那残忍的手段,这回二哥是彻底死透了,天王老子也救不回来了。

他暗暗摇头,面上却装作替莫力高兴的样子,“二哥真有眼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屁话,你二哥阅女无数,哪个有料我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莫力笑眯眯地说完后,就朝着聂然的方向走了过去,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道:“来来来,小美人儿,我给你松绑,哥哥带你去个好玩儿的地方。”

聂然一直低垂着头,看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近,那一双鞋已经出现在自己眼前时,她倏地抬头,邪魅一笑地道:“不好吧,我觉得捆绑着玩儿更给劲儿。”

莫力顿时一愣。

可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聂然已经松开了绳子,扑身过去一把扣住了莫力的肩膀,随即一把泛着阴冷光线的军刀已贴在了他的喉管上。

那带着丝丝寒气的刀刃让莫力终回过了神,怒斥道:“你!你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他的一声大喊,让站在不远处的其他海盗们也纷纷回过神来,举起了手中的枪支。

聂然眯着眼将莫力死死扣在自己的身前,对着那群人喊道:“都不许动!往后退,不然我立刻杀了他!”

说着那把刀就再次贴紧了三分,锋利的刀刃很快将莫力的脖子划出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刺眼的红色从皮肤里渗了出来。

疼痛让莫力变得惊恐了起来,他感觉这个女孩子不只是单纯的威胁而已,“快,快,快往后退!”

那群海盗们听到莫力的命令后,面面相觑了起来。

莫力看他们不动,恶声恶气地怒吼了起来,“都聋了吗,快点往后退!”

这一番训斥之下,那群海盗这才往后退了一些。

“继续往后退!”

那群人不甘心地又退了一些距离。

聂然半眯着冷眸,手上的动作又用力了几分。“我看你们是不想要他的命了!”

那加倍的痛楚让莫力身嘶力竭了起来,“退,再退,都赶紧往后退!”

这次所有人往后整整退了几米,都已经离开了雷区,聂然这才满意地松了松手上的刀子。

可这让一旁的李骁微微皱起了眉头。

她显然不明白,聂然为什么要将他们退出雷区。

这样子的话,等会儿启动机关的时候,炸得可是一片空地了。

李骁沉默地看着聂然,最终还是决定相信她一次。

怎么看,她都不会像是干蠢事的人。

一时间,气氛陷入了紧张之中。

聂然扣着莫力,手里握着一把军刀,而空地前却是五十个海盗举着枪支一一排开,光在人数上和气势上,聂然这一边就感觉输了很多。

可偏偏聂然神色淡定,甚至还嘴角漾起一抹笑,对着不远处的史子说道:“谢了。”

史子心头“咯噔”了一下,暗自叫糟。

果然,莫力被聂然这么一提醒后,这才醒过神来,冲着史子就暴怒道:“你竟然敢骗我!”

史子哆嗦了一下,颤颤巍巍地道:“我……我……二哥,我也不想的,她……她威胁我。她……她还杀了我们三个兄弟,他们……他们死的好惨……”

他想到那些惨无人道的手段后,只觉得浑身战栗。

莫力脸色顿时难看极了!

怪不得刚才其他那几个人都不出现,原来都被抓了起来!

“你们到底是哪条道上的!”莫力相信,就凭这两个人肯定不能把十几个兄弟一起抓起来,她们身后肯定还有人!

聂然冷笑了一声,“这个问题留到黄泉路上再问吧。”

话音才落,手上用力一划,一道鲜艳的血色瞬间从莫力的脖子间蓬勃而出。

莫力显然没有料想到她会这么狠绝的杀了自己,整张脸上满是震惊之色,瞪着眼便倒在了地上。

已被割断的喉管鲜血潺潺的流了出来。

众人也因为她这么暴戾的一刀呆滞了两三秒。

而就是这两三秒,聂然却猛地转身往小树林里跑去。

她这一动,身后那群海盗这才醒过神来,见自家的二哥已经断了喉管倒在地上,彻底断了气,这下所有人冲着聂然的和李骁的方向一顿扫射。

“砰砰砰——”

子弹在她的耳边擦过,带着浓浓的硝烟味道。

聂然一个利落的翻滚,堪堪躲过了身后那几颗子弹。

然而,就在她想要重新站起来去开启机关时,忽然只觉得眼前发晕。

该死的!

这具身体不会在这种紧要关头给她拖后腿吧?!

昨天在和库里说话的时候她的确是感觉到发热不舒服,可这对于她这种经常在生死线上走的人来说,根本可有可无,所以她也就没放在心上。

可没想到这身体那么弱,竟然在这种关键时刻出现问题!

她死死地握着军刀,奋力地朝着前跑去。

为了防止被海盗头子看出来,她特意将地雷的引线拉长了很多。

但原本的顾虑此时变成了她最大的障碍,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因为连日来的不眠不休,又加上一开始就身子就没有痊愈,现在跑步变得有些力不从心了起来。

一直紧跟在她身后的李骁第一时间就感觉到她的不对劲,恰逢这时候身后一颗子弹笔直地从后面飞射而来。

李骁心头一惊,见聂然并没有避闪开来,急忙飞身扑了过去,“小心!”

聂然刚想要躲闪,只觉得一个黑影冲了过来,将她压在了地上。

两个人顿时滚做了一团的朝着鸿沟的方向快速地滚了过去。

眼看着就要和地雷引线失之交臂,聂然正要推开李骁伸手要去斩断引线,却被李骁抢了手中的军刀,只听到她冷声到:“我来!”

手起刀落间,引线被割断。

伴随着不远处“轰隆——”一声巨响,聂然和李骁两个人滚落进了鸿沟之中。

那巨大的震动让这片土地犹如地震似的不停的晃动着,鸿沟上方的泥土也扑簌簌的全部掉落了下来,险些将她们两个埋在了其中。

耳边震耳欲聋的地雷爆炸声接连不断的响起,带着一道道爆破后疾劲的强风,以及那些海盗哀嚎的叫声。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她们花了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地雷却在短短的三分钟后,结束了。

当然,对于那群海盗来说,却是地狱般的三分钟。

忽然之间,一个人影从头顶飞过,直直地掉落在了聂然和李骁的面前。

那被爆破的强风而扫过来扫懵了的海盗在抬头看到这两个人后,诧异地指着她们两个,“你,你们……”

然而还没等那名海盗的话说完,“喀”的一声,一把幽冷的军刀已经钉在了他的咽喉上,立刻断了气。

李骁下意识地看向了身边的聂然,只见她刚把刀飞射出去的手收了回来。

“咱们两清了。”聂然这时候的脸色并不好看,说话间有些喘,可眼底却冰寒一片。

李骁明白过来,她这是在说刚才自己救她一命的事。

倏地,她眼神凌然,语气里森冷无比,“他们来了!”

肯定是因为自己刚才迟了那么几秒的时间才引爆了地雷,导致最前面的人逃过了这一劫。

聂然紧紧地握着手里的军刀,垂眸思索了片刻,最终只是看了眼不远处那片平地,随后起身打算冲出去和接着来的那些人展开一场殊死搏斗。

但就在这时候,李骁却抓住了她的手,冷冷地说了一句,“别动。”

然后转身将身边的一根绳索使劲的拽了下来。

聂然看到她这个动作后,不由得锁紧了眉头。

这是要干什么?

就在她不理解李骁的这番举动时,鸿沟上头忽然传来了一阵阵哀嚎和尖叫声,“啊——!”

接着就是一个个重物落地的声音。

聂然挑了挑眉头,这个李骁竟然还设计了陷阱?!

这倒是她小瞧了。

李骁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摇了摇头,解释了一句,“是他们连夜设计的。”

他们?!

严怀宇他们?!

聂然这下倒是小小地惊讶了一下。

她是知道这群家伙们有背着自己偷偷做小动作,不然也不会昨天那几个人非要自己离开,原本她想着有李骁在,这些人也不敢拿地雷来偷玩儿,结果没想到他们竟然是在偷摸着做陷阱。

看得出陷阱效果还不错。

真倒霉,好不容易还清了,这下又欠他们几个一个人情了。

地雷的爆炸声和海盗的惨叫声已经彻底消失了,空旷的树林前只闻得到一片焦土味。

没过一会儿,严怀宇他们几个人就穿过雷区往小树林这边跑了过去。

“小然子。”

“骁姐!”

他们几个人声音焦急,在看到鸿沟下的聂然和李骁两个人完好无损后,这才齐齐地松了口气。

几个人连番跳了下来,问道:“你们两个没事吧?”

古琳站在聂然旁边,一眼就看到了她手臂正在一小股一小股地有血留下来,忍不住惊呼了一声,“聂然你流血了!”

聂然看了眼自己的手臂,浑不在意地道:“小伤,不碍事。”

“你是不是人不舒服。”李骁可没忘记刚才聂然在跑向鸿沟时突然的减速以及连子弹都忘记躲避的事情。

“我没问题。”聂然摇了摇头,将话题给转移了过去,“那群人解决了没?”

严怀宇点头地道:“当然了,那爆炸力度那么强,一个个都血肉模糊的。”

“那就好。”

聂然站了起来,强忍着晕眩感,踉跄着从鸿沟里爬了出来,然后朝着外面走去。

地雷爆炸之处,一片焦黑,空气中滚滚的黑烟随风飘散,这一切的一切只能用满目疮痍四个字来形容。

李骁也随后爬了上来,看到了眼前的场景后,这才明白了过来,刚才为什么聂然要让他们退出雷区。

如果这群人不退去雷区,当她们两个人往树林里跑的时候,身后那群人肯定有大部分人会直接穿过雷区,追了上来。

等到那时,她在开启地雷,只能炸掉一小部分的人。

而她刚才让他们退出去,然后再让他们冲进雷区,这一个时间差内,正巧聂然可以算准时间,等他们所有人全部进入雷区,然后在将他们一举歼灭。

不得不说,真是好谋算。

李骁看着已经走出小树林的聂然,眼底闪过一丝异样。

当聂然走出小树林时,看到原本自己所站的那块地方处赫然出现一条鸿沟,里面躺着十几个海盗,一个个都被尖利的竹子刺穿了身体,已经没了气息。

“没想到咱们的陷阱还真起作用了。”何佳玉看着鸿沟底下那十几个人,很是高兴地道。

施倩点了点头,赞同地道:“可不是,我还以为没什么用呢。”

严怀宇也在旁边拍了拍乔维的肩膀,“这还要多亏他,这家伙总是爱想些损招出来。”

谁来施倩听了却不乐意了,“什么损招,能解决办法的就是好招。”

“哟哟哟,瞧你家妞儿护犊的心,真是一句都说不得啊。”严怀宇笑着挪揄道。

乔维站在边上,嘴角含着一缕笑,沉默地看着施倩。

施倩被他看得心头发虚,似恼怒地道:“什么他家的,严怀宇你胡说什么。”

就在这群人笑着打闹之际,聂然只觉得自己的头越发的沉重了起来,脚下一软,幸好被旁边的李骁眼明手快地搀了一把。

严怀宇看到后,急忙跑了过来,“小然子,你真的没事吗?要不然让村里的大夫给你看看?你的脸色好难看啊。”

“我没事……”聂然苍白着脸色,摆了摆手。

但还为来得及走几步,整个人就直直地倒了下去。

蠢夏携然哥和小珩珩一起,祝大家五一节快乐哦!

PS:趁着五一做个小活动,大家猜猜看,还有几章咱们家男主就要出现了?

A:一章

B:两章

C:三章

D:四章以后

猜对有奖哦!~仅供正版读者参与哦~!男主出现时就是妹砸们的开奖日哦~!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