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危险重重,救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冷冽的夜风中不知道坐了多久,这时严怀宇举着火把从村口的方向跑了过来。

他一看到李骁和聂然两个人坐在路边,紧张的脸色这才稍微缓和了一下,“你们两个果然在这里。”

“有事?”李骁拧了拧眉头。

觉得这时候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才对。

“没事,聚会散了找不到你们,所以就出来看看。”他嘟嘟囔囔地挠了挠鼻子,刚才乔维和他说的时候他还不觉得乔维说的不对,哪有人大晚上的不坐在火堆旁取暖,跑路上吹风冷的。

所以他觉得小然子和李骁肯定是回去休息了,毕竟小然子刚退烧,身体虚弱,李骁也向来不喜欢这种热闹环境,就提前离开了。

可没想到乔维借此机会和他打了个赌,赌约是输的人洗五天衣服。

像他这种直脾气,哪里是乔维的对手,一下子就上了钩,应答了下来。

结果现在……

严怀宇看着那两个人在夜色里寂静无声地坐在那里,颇有些幽怨地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回去睡觉啊?”

李骁看眼远处黑沉沉的天,站了起来。

反倒是聂然依然还坐在那里,嘴角挂着漫不经心地笑,“你们回去吧,我下午睡的太抱,暂时还睡不着。”

严怀宇和李骁不禁同时皱了皱眉。

“不行,夜风那么大,你又刚退了烧,还是回去比较好。”严怀宇劝说着道。

可聂然却还是没有起身要走的意思,一直把玩着那个酒袋子。

李骁看她那么坚持,也就明白了聂然这样做的意图,于是冷声地道:“让她去吧,你把她带回去,等会儿她还是会偷摸溜出来的。”

“真懂我啊。”聂然扬了扬眉,兴味地笑着。

“不过明天你如果发着高烧,我不会同意让你做狙击手的。”

李骁的面色还是冷淡的很,可话语里却已经没有了前些日子的那种有意无意的防备和试探。

聂然轻轻一笑,转过头去看着道路两旁山石,“知道了。”

站在那里的严怀宇看了看坐在那里垂眸不动的小然子,又瞧了瞧李骁那张神色淡漠的冷傲脸庞,只觉得奇怪的很。

一路上他跟着李骁回来后,何佳玉施倩那群人正在院子里说话,看到他一脸垂头丧气的样子,乔维得意地走了过去,“怎么样,五天的衣服别忘了。”

严怀宇嗯嗯的敷衍地点头,但眼神却一直落在李骁的背影上。

乔维发觉他的不对劲后,顺势推了他一把,“你怎么了?”

回神后的严怀宇啊了一声后,然后说道:“没什么,就是我刚去的时候我看到她们两个竟然坐在一起喝酒,而且最后李骁竟然帮小然子说话,你说稀奇不稀奇。按理说她们两个好像没有熟到可以一起喝酒聊天的地步吧。”

这几天她们两个虽然一起做事,但看得出来不到必要时候根本互不理睬,怎么今天晚上却又坐在一起喝酒聊天起来?!

乔维一听,笑了起来。

李骁和聂然本来同属一路人,只是两者性格大为不同,一个做事沉稳,一个喜欢兵行险招,所以互相看不顺眼。

可现在现实逼得她们不得不一起想办法解决,磨合之下发现对方的优点,从而油生出一种知己之感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有什么好稀奇的,难道你还希望她们两个水火不容?”

严怀宇摇了摇头,“那倒不是。”

他怎么可能希望聂然李骁两个人水火不容呢,他巴不得这两个人能相安无事呢。

前几天她们两个在安排埋雷的时候,两个人因意见不同搞得剑拔弩张的很,就怕这两位姑奶奶一言不合就打起来。

要知道李骁是一班的种子兵,小然子更是敢杀人的主,这万一闹起来。

说真的,用火星撞气球这几个字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站在身侧的乔维看他时而摇头时而皱眉的样子,拍了拍肩膀说道:“行了,你想这种事情还不如多想想明天那一场硬仗吧。”

严怀宇惊讶地扭过头看向他,“雷不是都埋好了吗?”

准备工作都做好了,明天就等着海盗头子一踩,不就完事大吉了吗?

但这时乔维却紧抿着唇,摇头,“不,没那么简单,你没看到只有李骁一个人回来吗。”

原先聂然的计划只是埋雷,将那些人引入雷区,可现在她明明在看到地雷已经妥善埋好,还是留在那里,除了她不放心他们的埋雷的位置需要亲自去检查之外,相信她应该还有别的行动。

“我看到了,但这有什么?”严怀宇一点也不明白乔维话里的意思。

刚才小然子说睡得太多,想一个人静静,所以李骁才一个人回来的,这能代表什么?又怎么变的不简单了?

严怀宇这时候已经被乔维那似有深意的话弄得一头雾水。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严怀宇在训练这一块不错,但是对这种耍计谋暗算人方面却不如乔维。

所以听不明白,也实属正常。

“反正,我们静观其变吧。”乔维看他迷茫的样子,笑笑后转身进了自己的屋子里。

夜风凉如冰寒。

聂然坐在路边坐了许久,等到身上的暖意彻底被吹凉了之后,她才起身看着眼前那一条埋着无数地雷的路。

这条路上两边都是斜斜的土坡,因为常年没有人去打理,一片杂草丛生。

忽地,她脚尖一点,整个人顺势踩着斜坡借力往上攀去,耳边风声呼呼而过。

她一手抓着嵌在土坡里的石块,猛地一用力,翻身而上,稳稳地落在了上面。

聂然缓缓的一一扫过眼前的景象,最终落在了某一个点上。

眼前视线宽阔,又极其的隐秘,应该是个绝佳的狙击点。

她快步走到了那一处,半趴了下来,模拟着持枪的样子,果然所有的境况全部收入眼中。

只是这样,做还不够。

她翻下斜坡,回到了原地,紧接着便开始重新忙碌了起来……

隔天一早,聂然从自己的院子里走出来,正巧碰上了正同样站在院子里的李骁。

李骁看到她的脸色可算不上好看,但也没阻止她做狙击手。

一群人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人手一杆子枪,除了马翔,但他手里抓着史子。

聂然走了过去,笑着亲自替史子解了绳子。

这让众人不由得小小惊讶了一下。

“记住了,今天这一场不光是为我们,也为了你自己。该怎么做,不需要我多说了吧。”

史子同样在看到聂然那笑容后,面色更加仓皇了,一直不停地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会乖乖的听你们的话。”

聂然并不说什么,只是一群人朝着村门外走去。

只是沿途早有岛民站在一边等待着。

“你们一定要小心啊。”依安德这时候跑了过来,强压着心头的激动,细细地叮嘱着。

站在不远处的克里这时候也冲着聂然大喊了一声,“姐姐加油!”

“你们……一定要平安回来啊。”伊舍站在依安德的身后,话看上去是对着所有人在说,可眼睛却一瞬不瞬的盯着乔维。

乔维旁边的施倩看到后,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站到了前面去,阻了伊舍的视线。

伊舍发觉后,只是苦涩一笑的将目光收了回来。

而施倩身后的乔维看到她近乎孩子气的举动后,嘴角微微上扬了起来。

“放心吧族长,你就等我们凯旋而归吧!”严怀宇将枪很是利落的背在身上。

“是啊,族长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我们肯定会把海盗打得屁股尿流的。”何佳玉拍了拍胸脯,很是自信地保证。

依安德皱着眉头,用力地点了点头,“嗯,我相信你们!”

“不要以为在村子里就安全,这次你们自己都做好准备等在村口,我不能完全保证一个海盗都不会进来。”聂然丢下这句话后,抓着史子自顾自地往前走去。

身后那群人一看,也顾不得再和族长说什么了,连忙跟了上去。

一行人快步走到了那条埋藏着无数地雷的路上,这是通往村子里的唯一通道。

此时这条路看上去一片肃杀之气。

聂然格外的和颜悦色,特意将那一条埋着无数地雷的路指给史子看,“记得把他们引到这里,到时候这里的地雷就会爆炸,你自己千万小心,那边没有地雷,到时候你可以向那边跑去。明白吗?”

史子看她这样仔细叮嘱,心里越发的慌了起来,一时间竟猜不透她到底要干什么。

只能连连点头道:“是,我明白,我肯定会把他们引到这里来的,你……你放心……”

聂然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总之我已经给你指了一条明路,走不走就看你自己了。”

每拍一下,史子整个人就抖上三抖,一直不停地点头。

今天,这个女孩真是太诡异了,诡异得让人害怕,总感觉有种阴谋的气息。

史子心里纠结得直打鼓。

最终还是乖乖地跟着马翔绕过了山坡,绕了个大圈走到了守门的地方,等待着弗雷的到来。

“小然子你干嘛和他说那么多,还告诉他我们埋雷的地方,他毕竟是海盗。”严怀宇对于她的做法很不认同,觉得她这么坦诚实在是太过危险。

何佳玉也拧着眉点头道:“是啊然姐,万一他半路改主意了怎么办。”

聂然笑了笑,摇头,笃定地道:“不会的,彻底的自由这个诱惑太大了,他不会轻易改变的。”

可李骁听到她的话后,冷凝的眉眼微皱了起来。

严怀宇气哼哼地道:“就算不改主意,我也觉得像他这种海盗,就算出去了也是做坏事,还不如死在这里算了,也算是给这里的岛民出出气了。”

聂然瞅了他一眼,“他死了,我们还怎么出海。”

“出海?我们为什么要出海?”严怀宇一脸的不解。

乔维这时候好像有点明白了什么,勾着严怀宇地肩说道:“不出海,怎么回去。难道你打算一辈子都住在这里?”

“可是,叶慧文她们不是已经去找救援了吗?”古琳按捺不住地问道。

“对啊,都已经去找救援了,我们何必还要出海。”何佳玉也同样问了一句。

聂然淡淡地说道:“那到时候我先走,你们慢慢的等好了。”

严怀宇立刻摇头,“那怎么行,咱们一起来的,当然要一起走才对啊。”

聂然懒得继续和他们闲扯,一一地开始叮嘱起了他们,“还是老规矩,你们拿着枪在入口处埋伏,如果有漏网之鱼逃出来的,就给我杀。”然后又紧接着对刚回来的马翔和古琳说道:“你们去村口,万一有人冲进去,你们至少比那群岛民有经验多了。”

“聂然,你放心,我一定会保全那群岛民的。”古琳很是谨慎认真地一字一句的向她做保证。

聂然看她那么慎重的样子,也没好意思拆穿。

她做了三个计划,那群海盗能进村的可能性真的是微乎其微,之所以让他们回村,第一马翔不能拿枪,第二古琳比起何佳玉和施倩来说,真的只能说书本知识过关,真刀实枪上场,还差那么点。

她实在不怎么想去地雷区救人,一点都不。

于是乎,赶他们回村更为保险。

“好,你们赶紧回去吧,记得安抚住那群村民。”聂然哄骗似的将他们两个给赶了回去。

其余人则各自分散隐藏在至关重要的地方,只等着海盗们的到来。

海风呼呼大作,时间在一点一滴的过去。

终于,在一个小时后,海平面上隐约看到了一艘船只在慢慢地靠近。

史子按照聂然吩咐的要求,在确定是自家的船只后,装作很高兴的样子欢呼大喊为号,让大家好立刻进入准备状态。

那一艘船慢慢的靠拢了过来。

史子一副高兴的不得了的样子跑了过去迎接。

“大哥,你可算回来了。”

弗雷从船上一瘸一拐地走了下来,笑着问道:“臭小子,怎么就你一个,你二哥他们呢?”

史子一看,惊讶地地问道:“大哥你脚怎么了?”

弗雷很不在意地道:“小伤,没什么。你二哥呢?”

史子眼珠子滴溜儿一转,随手找了个借口,“哦,昨个儿就回来了,说是憋得慌,就去乐呵乐呵的,这不现在还在里面睡大觉呢,我也不敢去打扰。”

“嘿!这老二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我回来了,他还不出来!去,把他叫出来!”弗雷双手叉腰地催他道。

史子听到后,心头一惊。

他没想到弗雷竟然站在这里等莫力来。

这……这可怎么办,莫力可在昨天下午就被那女孩子一刀杀了,他上哪里去找个一模一样的回来啊。

“大哥,我哪里敢叫二哥出来啊。”史子这回真是面露苦色了起来。

弗雷双眼怒瞪,“我让你去的,他敢不听?!”

“二哥他昨晚开心了一整晚,估计腿都软了,我估计得爬过来了。”史子和他不停地打着哈哈。

“噗嗤——”果然,众人听到后,禁不住一个个都笑了起来。

其中弗雷笑得最大声,“哈哈哈,真的假的?”

“我哪里敢骗大哥啊。”史子勉强地呵呵干笑着。

“行吧,看在这次他干的不错的份上,我就不让他爬过来了。”弗雷一挥手,冲着身后的海盗们说道:“兄弟们,走!咱也进去乐呵乐呵。”

身后那群海盗顿时举着枪,齐声高呼了起来。

五六十个海盗就这样浩浩荡荡的朝着村里头走去。

可才走到那那条路的路口,刚还哈哈大笑的弗雷这时忽然停下了脚步。

史子看到他站在原地不动了,心里一个咯噔,可脸上却不敢露出丝毫,“大哥,怎么了?”

弗雷看着前方的路,奇怪地说道:“不对劲啊,这村子里怎么那么安静啊?”

“以前也没不热闹啊。”史子呵呵地又笑了两声。

但弗雷还是没被忽悠过去,摇了摇头道:“不对,总感觉不对。”

多年的海盗经验告诉他,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哪儿不对啊?”史子的心紧张得都快要跳出来了。

弗雷静静地站在路口沉思了半响就是不能挪动一步。

哪里有问题他也不知道,但第六感告诉他,就是有问题!

小路的风声呼呼吹响,树叶微微晃动着,气氛顿时变得沉重肃然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候,山坡上某一处不起眼眼的地方,一杆黑洞洞的枪口却在杂草内若隐若现。

突然,“砰——”一声枪响在寂静的小路上响起,惊得所有人浑身一震。

……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座岛屿之上,叶慧文他们一行人已经在岛内待了几天几夜了,但却一步没有挪动过

因为除了叶慧文之外,那些刚从海盗的虎口中逃离下来,惊魂未定之下又在冰冷的海水里游了几个小时,冻得他们一个个受寒高烧不退,没有水没有食物没有药,在这种如此严峻的生存环境之下,别说替聂然他们找救援了,他们自己个儿都快高烧烧死在这里了。

叶慧文看着那些已经倒在地上没办法爬起来的士兵们,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一阵的眩晕。

她感觉自己也撑不下去了,可嘴里依旧对着那群人说道:“你们再撑一下,很快……会有人来救援了。”

这话她在这几天里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那些人早就已经麻木了。

他们一个个倒在地上,哀嚎不已。

叶慧文见他们怎么也不肯走,又无法丢下他们,无奈之下只能强撑着一口气再去找些树枝,索性加大了火,乞求着搜救人员能看到他们这里的火光。

然而,她等了又等,木柴添了又添,最终还是在篝火旁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似乎隐约听到了直升机的轰鸣声。

直升机,是直升机!

叶慧文强迫自己努力的睁开眼睛,可浑身上下已没有一丝力气的她只能静静地躺在那里,听着那轰鸣声渐渐远去。

完了,这回彻底完了!

叶慧文心里的最后一丝希望就这样沉了下去。

这些人看来都要死在这里了……

没被海盗给打死,结果被活活冻死,说出去可真丢人啊!

可就在她想要自嘲一笑的时候,她清楚听到又是一阵清晰的直升机的轰鸣声响起,并且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近了,她甚至能感觉到风声吹在自己的身上。

救援,是救援来了!

巨大的惊喜让她成功地睁开了眼睛,看着那一道道绿色迷彩从直升机上跳了下来。

她想要抬头看,可实在是没有力气,只能在朦胧中看着那一双黑色的靴子朝着自己走了过来,随后一把自己给抓了起来。

她被迫抬头,微茫中她看见一双充斥着血丝的寒厉眼神。

指……指导员?!

只看到霍珩狠狠地抓着她的肩膀,冷声地质问道:“聂然在哪里?!快说!”

她努力张嘴,强忍着喉咙里干涩的疼痛,断断续续地道:“在……岛上……海……快,快去……”

话还没说完,就彻底的晕了过去。

“海?什么海?”霍珩见她没了话,立刻摇晃起她的肩膀质问道。

后面赶过来的李宗勇这时候见霍珩这般激动,立刻制止道:“她已经晕了,你摇也没用。不如等她们醒了,自然就全都知道了,先回去吧。聂然的能力比她们都要强,她们既然能活着,她就更没有问题了。”

最后那一句话总算让霍珩的情绪缓和了些许。

李宗勇看到后,生怕他临时变卦,马上对着其他士兵说道:“把人全部搬上去,所有人全部返回待命。”

很快,几架直升机都陆陆续续的已经慢慢地升了上去。

恭喜选C的妹子们哦,二少粗来啦!~哈哈哈

不过新问题来了,二少会返回吗?

A:会B:不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