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危机!/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那一枪后,小路上瞬间杀气四伏了起来。

“哼,雕虫小技也敢在老子面前班门弄斧!”弗雷冷冷地哼了一声,望着草丛的某一个方向,手里的枪口还冒着一缕黑色的硝烟。

很明显刚才那一枪是他开的!

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枪,聂然急忙一个利落的翻滚后,这才堪堪躲过了那一枪。

随即看了眼刚从厚厚云层里冒出的太阳,不禁恼怒地低咒了一声。

该死的!

昨天趴在这里大半天,把所有的可能性都算计了,结果偏偏忘记了天气。

她看着自己手里这把从海盗那里抢来的狙击枪。

这把枪因为用时太久,那瞄准镜上的一层黑色涂料已经有些剥落了,所以只要光线一照,心细的人立刻就会发现!

真是气死人了!

这个破太阳,早不出现晚不出现,非要在这种关键时刻出现,害得自己被暴露了出来!

“有人敢偷袭大哥,兄弟们给我打!”弗雷身后的一男人在听到自家大哥的嘲讽之后,立刻大声呼喊了一句。

众人顿时响应了起来,一个个都朝着草丛方向举枪。

聂然眉头微皱。

她所找的地方虽然隐秘性好,但是除了这一堆杂草之外,并没有什么石块只来的遮蔽物,如果那群人真的一起开枪,她还真躲不过去。

快速地扫视了一圈,看见不远处有了一个石块伫立在那里。

可这距离……以那群人的扫射速度的话,实在是太过危险。

聂然趴在地上,眼神冰寒。

算了,反正留在这里也是个死,还不如拼上一把!

正当她蓄力打算冲过去时,却突然又听到路面上“砰——”的一声枪响,紧接着就听到一个重物砸地上的闷声。

有人中枪了!

聂然霍地回过头去,只看到站在最前面的弗雷已经倒在了地上。

在场的人心头一惊。

“老大?”

“大哥!”

身后的海盗们跑了上来,将弗雷的身体一翻,正面朝上,却看到鲜红的血液顺着他的胸口慢慢蜿蜒而下。

死了,竟然就这么死了!

所有人不禁倒吸了口凉气,立刻往后退了几步。

聂然看着地上那个已经死透了的弗雷,眉梢微扬。

李骁,一定是李骁干的!

只有她知道自己要狙击。

按照弗雷倒地的方向,聂然朝着对面的斜坡看去,但同样杂草丛生的环境下,她根本找不到李骁的身影。

这个李骁,原本还以为她真的会乖乖的在村口伏击呢,没想到居然偷摸地爬到斜坡上偷袭。

学坏了她!

聂然仔细地看着对面那一片杂草丛生的斜坡,嘴角勾了勾。

而在小路上的那群海盗看见弗雷已经断了气后,人群渐渐开始骚动不安了起来。

他们刚刚举枪的时候可没看见左边斜坡上的人开枪,这很明显是另外个人开的枪!

这草丛堆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甚至是两个,三个……越想他们越觉得害怕起来。

“老大死了,怎么办,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人群里,一个海盗有些心惊胆颤地问道。

所谓的群龙无首说的就是他们!

刚刚弗雷还在的时候,一个个耀武扬威的举着枪,可现在一看到弗雷倒地死了,那群人立刻就开始心慌了起来。

“别慌!”那个刚在弗雷身后的男人低呵了一声。

他是弗雷的弟弟,现在大哥死了,二哥估摸着也完了,整个队伍里只剩下他这一个主事的了,所以绝对不能露出惊慌的神情,不然还没和敌人打呢,自己先弱下来了。

唐兴站在那里不停地观察着斜坡的两边,现在他们在明,敌人在暗,很被动。

而且从刚才那一枪直接击毙了自家,足以可见是个神枪手。

不行,他们不能继续暴露在这里。

于是他马上对着身后的那群海盗们说道:“撤,赶紧往回撤!”

瞬间,所有人呼啦啦地朝着原路返回。

蹲在草丛里的聂然看他们一群人往后退去,眼眸中那趣味的笑意更深了几分。

想跑?

没那么容易!

她一早就和严怀宇他们吩咐过,只要那群海盗想要冲出去,就毫不留情地扫。

狙击她虽然失败了,但是其他的,可不会再失算了!

果然,那群海盗他们刚一有往后退的趋势,村口埋伏的严怀宇他们几个就马上用步枪扫射。

唐兴没想到他们居然会用关门打狗这一招。

大哥死了,二哥和另外五十多个兄弟也丧生了,唐兴觉得这次肯定来了一大帮的人,不然不会那么轻易的就结果了那五十多个兄弟。

思索再三后,他决定还是别贸然冲出去比较好,万一人数上和人无法抵抗,全军覆没就全完了!

他连忙对着那群海盗说道:“快,回去!”

可说完之后,唐兴就纠结了起来。

这前面有人狙击偷袭,后面又有枪扫射,这可犯了难了!

结果他们一群人只能躲在了道路的一个凹陷的口子里,勉强躲着两方的袭击。

“三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是啊三哥,你快拿个主意吧,不然我们这群人可就都完了!”

“三哥你倒是出个声啊!”

一群人被逼在这狭小的地方,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这路口有人埋伏着,路上还有人狙杀,这摆明就是有备而来的。

不过,这群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来杀他们呢?

唐兴被他们逼得也不知如何是好,以前有大哥二哥在,他向来不怎么做主,只管跟着大哥二哥走就是了,这冷不丁的一下子要做主,还在这种节骨眼上……

又急又怒的他无意间一瞟,瞟到了躲在人群最角落颤颤发抖的史子。

他惊怒之下推开前面的人,一把揪住了史子的衣领子,将他提了出来。

“臭小子,你敢找人来杀大哥!信不信我立刻毙了你!”唐兴将手里的枪支抵在了史子的额头上,怒声大喝道。

史子一看到那枪口,吓得肝颤不已,扑通一下就跪倒在了地上,“不,不是的,我是被逼的,我也是被逼的……三哥,我也是不得已啊……”

唐兴怒色地道:“说,他们有多少人!”

史子看着自己额头的那把枪,现在保命要紧,哪里还管什么聂然的叮嘱,连忙说道:“七……七八个人。”

“什么?七八个人?”唐兴听到后错愕之极!

就连身后那群海盗也纷纷露出了惊讶的眼神。

七八个人?!

他们没听错吧?

七八个人就把他们的二哥给杀了?

这怎么可能!

他们二哥是比不上大哥有脑子,但要说和七八个人一起打的话,那胜算还是有的!

跪在地上的史子急忙点头道:“是,他们七八人杀了二哥,然后还逼我……”

唐兴懒得听他自己那一部分,一挥手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问道:“那其他的人呢?”

就算二哥死了,可二哥带回来的那五十个兄弟呢,总不可能被那七八个人给杀光了吧?!

正当他想要否定了自己那个想法的时候,却听到史子说道:“都……都死了……”

“二哥带了五十多个人全是死了?!”因为太过震惊,唐兴的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八度。

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七八个人杀了五十多个?

怎么杀?

他们难不成有三头六臂?!

史子看他们一点都不相信,有些发急了,生怕他们会觉得自己是在骗人,然后一枪毙了自己。

“是真的!他们……他们手上有地雷,就是咱们埋在那里的雷,他们全给徒手挖出来了!还埋在了那条路上,现在那条路上全是雷!”

徒手把雷给挖出来了?

还重新给埋在那条路上?

这弄不好可是要炸的,那群人是疯了吗?!

他们埋在那里都有好几年了,就是他们自己个儿都不敢随意去触碰那些地雷,他们怎么敢这样做!

唐兴觉得那群人敢这样搏命,一定是和他们有着深仇大恨的那种。

但……到底是谁呢?

他们在海上杀人放火抢劫的也不少,要真说起仇人的话,那实在是太多了,多得根本数不清。

唐兴死死的抓着史子的领子,恶狠狠地道:“那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我们认识吗?”

史子看他那凶狠的样子,心里直发憷,哭丧着脸说道:“他们是当兵的,就是来灭咱们的。”

一听到当兵的三个字,唐兴那群人彻底傻了眼。

当兵的,怎么会有当兵的过来?

这些年他们藏在这里,藏的那么深,没道理会被发现啊!

而且更蹊跷的是,就算是当兵的来围剿他们,也不会只找七八个人来吧,更何况他没听岔的话,他们好像连枪支设备都没有,用的还是他们埋了好几年的地雷。

“你他妈不会是在糊弄我吧!”

唐兴想了大半天,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

七八个人,还徒手挖雷,当兵的,这每一个消息听上去实在是不可思议的很,最终唐兴觉得这臭小子一定是在骗人,说不定这些消息就是那群人让他这样说的!

想到这儿,他一下子就拉开了枪支的保险条。

史子一看顶在自己脑门上的枪已经拉开了保险,急得都快哭出来了,不停地哀求地道:“我真没骗你啊三哥,我真的没有,我……我要是说假话……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啊!三哥,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信我一次吧!那个女孩子不是人啊……她杀起人来比男的都利落,而且还严刑逼供我们……三哥你是不知道啊,她……她竟然用那种特别残酷的刑罚来逼我们……牙子被她灌了水不说,还踹肚子……活生生的就这样给弄死了,我是真的怕啊,三哥!我被她快折磨死了,我真的生不如死啊……”

说到最后就扑到了唐兴的脚边,抱着他的腿哭嚎了起来。

这几天他亲眼看着聂然杀人,折磨人,内心的承受力早已到达了极限,现在又要被唐兴指着枪,这下子犹如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就让他崩溃了。

灌水踹肚子?

活生生给弄死了?

唐兴看着自家的小弟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显然是已经被逼到了极限。

可唐兴依然冷哼了一声,将他一脚踹在了地上,“就算是这样,也不能抹杀你替那几个人杀了自己的大哥二哥以及那五十多个兄弟!”

更重要的是把他们这几十号人给困在了这里,面临着死亡的危机!

鼻涕眼泪横流的史子看他不为所动,又重新爬了回去,抓着唐兴的脚说道:“可是……可是我也没办法啊……我……不如三哥,你给我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吧!我知道怎么离开这里,我可以带你们离开!”

他突然想到刚才聂然给自己指的那条路。

生死一线之间,他也顾不得和聂然的约定了,反正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吧!

“你知道?”原本还在苦恼怎么逃脱这个困局,却不料这小子竟然知道,这倒是让他很惊讶,也很警惕。

一个俘虏,怎么会知道哪里是逃生路?

“你怎么会知道?”他皱着眉头,问道。

史子怕他怀疑是陷阱,不相信自己,所以换了个说法,“刚才他们在计划的时候,我在旁边偷听到的。”

唐兴眯了眯眼,冷声问道:“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

史子很是诚恳地道:“不骗……肯定不骗,你们要是不相信,那我走在前面,行吗?”

到了这种时候,反正踩地雷是死,被三哥杀也是死,那还不如拼上一把!

唐兴思考了几秒后,对他说道:“你要是敢糊弄我,老子今天为了大哥,二哥,还有那五十多名兄弟,拼死也要毙了你。”

他觉得与其困在这里逃不出去,不如死马当活马医!

“是……是……”史子小鸡啄米似地用力点头。

路上除了刚才那一片枪声过后,再次沉寂了下来。

安静的道路上只听得到呼呼的大风,但所有人都知道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

史子看准了时机,猫着腰一路紧贴着土坡朝着聂然刚才所指的那条路狂跑而去。

那条路在右侧,是一条岔路,并不通往村里。

趴在左侧土坡上的聂然看着他们一个个朝着自己所指向的那条路走去后,眼眸中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神色!

鱼儿要上钩了!

“悉悉索索——”

突然,聂然发现对面杂草丛生的土坡上有些异动。

她眉头拧了拧,仔细地看着对面的动静。

可惜,风太大,杂草被吹得来回摆动,根本分不清是人为的还是风吹的,一时间竟辨认不出李骁在哪里。

这个李骁要干什么?

就在她疑惑不解的时候,只听到一记扣人心弦的枪响声骤然响起。

“砰——”

聂然眉间一颤。

只看到那些正往岔路上走的海盗们忽然之间都停了下来。

聂然暗自叫糟。

李骁肯定是匍匐前进到了岔路那边去了!

该死的,那边是绝对不能靠近的!

她这是在破坏自己的计划!

“砰砰——”又是两道响亮的枪声。

聂然觉得这群人肯定会因为枪声而全部退出来的时候,没想到海盗的动作加快了很多,似乎是打算冒着弹雨往里头跑了!

这样的反作用倒是让聂然没想到。

她看着那些人一个个的往那个方向跑去,心里却变得焦急了起来。

那边她可是埋了无数个地雷的,李骁现在所处的位置正好在爆炸范围,一个海盗跑进去没事,但如果所有海盗全都跑进去,就会触发地雷的机关,发生全面爆炸!

怎么办!

她该不该提醒李骁!

聂然听着那边的枪声接连不断的响起,转而摇头否决。

不,不行,不能提醒,那群海盗现在还没走进雷区,她这么一吼,不仅会提醒李骁,也会提醒海盗。

那她的整个计划就功亏一篑了!

而且,李骁不是向来都以当兵为荣么,还有着牺牲的大无畏精神,想来应该也是愿意死在这场战役里的,为了她的战友们,还有这里受苦受难的岛民。

对!她肯定愿意。

听着岔路上那一道道的枪声,聂然依旧一动不动地趴在原地,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起了昨天晚上两个人喝酒的情形,以及刚才及时的一枪。

——你是我的战友。

——我希望今天没有救错人,也希望将来我们不要站在对立面。

——好,我信你。

我信你……信你……你……

最后那一句话和她那执着的眼神就像是魔咒一样不停地缠绕在脑海中,怎么挥都挥不去。

每在耳畔响起一次,她的手就不自觉的握紧,心里的那种感觉就越发的强烈,也让她变得更加的纠结。

直到最后一个人影已经彻底进入了岔路后,她那股感觉彻底将理智给压住了。

“快走!”她冲着对面那个斜坡大吼了一声,随即整个人从草丛里一跃而起,直接跳下了斜坡,一路冲上了对面的斜坡。

她爆发起的速度极为迅猛,好在斜坡本身就不高,她一冲就冲了上去,却恰好和刚要从斜坡上跳下来的李骁打了个正面。

“你!”李骁被她刚才那一提醒已经是惊骇到了,聂然这个人向来自我主义很强,为了自己的目标牺牲他人对她来说,是一件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她没想到的是,这次聂然不仅没有想要牺牲自己,还来救自己?

她来救自己!?

这一举动,让向来冷傲到几乎没有其他表情的李骁错愕地呆愣了一下。

“快跳!”聂然站在了土坡上,看到了岔路上第二个人已经踩在了雷区后,一把将了李骁直接往坡下推去。

伴随着她们的跳跃,“轰——”的一声,巨大的爆炸声骤然响起。

震得人耳膜都快要碎裂了。

那爆炸产生的碎片随着高温和强烈的高压瞬间四散开来,聂然比李骁慢了半秒,没能躲过去,三个碎片直接插进了她的肩头。

她闷哼了一声后,被地雷的气体推下了土坡。

两个人滚到了路中间后,李骁马上从地上爬了起来,跌跌撞撞地跑到了聂然的身边,问道:“你怎么样?”

聂然半眯着眼,高温的碎片扎进肉里,那一股肉烤焦的味道让她疼得额头有些冒汗。

可还没来得及缓过来,聂然就看到岔路口有人影冲了出来,她一惊,失声喊道:“小心!”

“砰、砰——”

李骁才刚转身想要开枪,结果就听到两声枪响过后,那两个人影就直直地倒在了地上,在他们身后出现的是乔维和严怀宇两个人。

李骁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他们两个人匆忙跑了过来,担忧地问道:“你们怎么样,还好吗?”

李骁摇头道:“我没事,但聂然好像不对劲。”

严怀宇看聂然这时候闭着眼睛,像是不省人事的样子,不由得焦急地喊道:“小然子,小然子!醒醒!”

这一章写的挺卡,特别是开头,昨天那一张停在了那一声枪响,然后今天在连接起来,这其中我改了好多遍~么么哒~希望你们会喜欢~!

好多人都说霍霍会去找然哥~哈哈哈,你们如此自信,我该说什么好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