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受重伤,被包围了/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旁边的乔维生怕她是被高压气流给震晕过去,连忙掐着聂然的人中,想要将她弄醒。

两个人就这样一个边摇边喊,一个使劲儿的掐着人口。

站在路口的施倩和何佳玉看到他们这里的情况后,趁着地雷继续在接连不断的爆炸时,猫着腰快速跑了过来。

“怎么了,怎么了?然姐怎么了?”何佳玉一看到倒在李骁怀里的紧闭着眼睛的聂然,顿时傻了。

严怀宇和乔维手上的动作还是不断,可丝毫不见效果。

“你们有没有摸她的鼻息?”站在那里的施倩看着他们两个人不停的动作,最终还是忍不住地说了一句。

瞬间,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眼神全都齐齐看向了施倩。

施倩被这么一看,紧皱了下眉,还没来得及说话。

何佳玉被她的话整个人一颤,然后不管不顾地就扑了过去,“然姐,你别吓我啊,然姐!然姐你醒醒!”

这么多天以来何佳玉早就把聂然当成偶像中的偶像,她是那么冷厉,霸道,绝对性的存在着。

她怎么能倒呢!

她是绝对不会倒的!

“然姐,你别死,你不能死啊!”

何佳玉嚎叫的越发让人心酸。

李骁看着紧抿着唇线,躺在那里的聂然,眉头死死地拧紧。

本来该躺在地上的人是她,而不是聂然。

如果不是刚才她推了自己一把,慢了那么几秒,也不会倒下。

想到这一切全都是因为自己,心里一瞬间滋味难辨。

“闭嘴!”突然,一个虚弱的声音在何佳玉的嚎叫声中响起。

那声音在何佳玉的嚎叫和地雷爆炸的声音里几乎小到听不见,但还是被=他们几个人给捕捉到了。

所有人顿时一愣,随即神情激动了起来,“醒了,醒了!太好了,总算是醒过来了!”

可怜的聂然其实并不是晕了过去,她只是在努力缓冲着那三个碎片的强烈高温,结果被他们几个人一阵的虐。

肩膀上的疼痛感已经让她疼得大汗淋漓说不出话来,结果这群人又掐人中,又晃身体,弄得她恨不能一人给他们一脚。

“然姐,你吓死我了!”何佳玉见高兴的一把将她死死抱住。

聂然被她这么一撞,不禁又闷哼了一声。

李骁看到她眉头紧锁,脸色苍白,急忙制止了何佳玉的大动作,“她有伤。”

而且看她的样子,应该伤的不轻。

聂然是多么无谓伤痛的人,昨天她甚至能自己把碎片从伤口拔出来,并且毫不变色,其坚韧的程度让人咋舌。

可今天她却紧皱着眉头,而且气息不稳的样子,伤的一定非常重。

也不知道地雷的碎片伤到她哪里,她们刚才离地雷区域的距离不算远,那爆炸的力道肯定非常的猛烈。

希望没有伤到她的脏器才好!

“哦哦哦,对对,然姐,你怎么样,你没事吧?”正死死抱着聂然的何佳玉被她这么一提醒后,这才想到了受伤这个问题。

此时,聂然睁开眼睛,紧皱着眉宇,对着李骁艰难地启唇轻吐出一句,“我还你了。”

旁边几个人一听,有些不明白聂然话里的含义。

可李骁却听明白了她的意思,这是在还她刚才那一枪的情分。

一时间,她心中的情绪难明,竟难得点头,“嗯。”

这让严怀宇他们更奇怪了,这李骁和聂然到底是什么情况。

聂然还什么了?

怎么一点都听不懂呢。

这两个人在打什么哑谜啊?

“聂然,你的肩膀!”突然,施倩失声惊呼了一句,震惊得指着聂然的肩膀。

众人回过神,眼神齐齐地落在了聂然肩上,只看到她的肩膀上被插的三个黑色的碎片,因为距离比较近,所以还隐约闻到了那股肉被烤焦的气味。

“小然子!”

“然姐!”

严怀宇和何佳玉骇然地瞪大了眼睛。

聂然这时候已经缓冲过来了,咬着牙看了眼自己的肩头,淡淡地说道:“死不了,只是被碎片给扎到了而已。”

说着,就要站起身来。

但李骁却并不认同她的话,刚才爆炸的力度但凡中招的,肯定伤的很严重,而且她的肩膀上的肉都焦黑了,血液也因此凝固,足以可见受伤很重。

李骁连忙对着严怀宇他们几个人说道:“快,把她送回村里。”

严怀宇看聂然肩头那可怖的样子,也知道这事儿刻不容缓,马上点头道:“好!”

乔维和严怀宇两个男生也不由分说地就把聂然给架了起来,就要往村里头走去。

但聂然却挣扎了起来,说道:“不行,他们还……”

然而她话还未说完,就听到不远处一声大喊:“想跑?!没门!”

严怀宇他们几个人一看,顿时大惊。

怎么会……他们怎么会没死?!

只看见岔路的路口处涌出了一群人,为首的正是唐兴!

他冲着身手的人一挥手,吼着:“兄弟们,给我上!为大哥报仇!”

一群人从黑色弥漫的硝烟中冲了出来。

“果然这群人没进去。”聂然皱着皱眉头,哀嚎了一声。

“怎么会这样,他们没死,他们竟然没被炸死!”施倩用一种格外惊恐的眼神看着那群冲向她们的海盗。

聂然扶额。

当然不会死,她提醒的那么及时,又生怕李骁听不见,喊得那么大声,只要耳朵没问题的肯定都听见了。

真是可惜了,只死了十几个人,那么多地雷都白搭进去了。

浪费啊!

何佳玉没有意识的抓着聂然的衣角,急迫地问道:“怎么办,怎么办,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

“等死吧。”聂然收回了被严怀宇和乔维抓着的手,站立在那里,冷淡地道。

“什么?”

那四个人哗的一下,将眼神聚集在了聂然苍白的小脸上。

等死?

不会吧!

自从进了岛内后,聂然给他们的感觉一直都是游刃有余的很,哪怕是诡雷在前,她也只是嘴角微扬的姿意一笑,他们还从来没听到聂然会有这么消极的说法。

是不是……在骗他们啊?

聂然看他们不相信,忍着肩膀上焦灼的痛楚,继续道:“你们埋的地雷昨晚全都被我挪过去了,我们手上没砝码了。”

严怀宇一听,顿时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我说嘛,怎么那边爆炸了,原来是你昨晚上把雷全给挪……”

可说到最后,他却猛地住了嘴。

他没听错吧,那么一批地雷,全部挖出来,再挪到岔路上,一晚上?

只用了一晚上?!

这得是什么见了鬼的速度才能完成!

周围的人也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盯着她看,显然也是很惊讶她一夜之间就把那些地雷给换了地方的事情。

但这一切对于聂然来说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前世她为了能逃出去的时候就一直钻研地雷这一块,后来更是为了出任务,为了活命,不停地进行着各种残酷严峻的排雷训练。

要知道,当生命受到了威胁,人的极限总是能不断的开发出来。

就像这些人以前听到赤手空拳不做任何防护措施的排雷肯定觉得这是天方夜谭,但现在呢,不也亲身实践熬过来了。

所以她一夜之间把这些雷挖出来,并没有什么太过奇怪的地方。

“砰——砰——”

就在那四个人震惊地站在原地时,身后立即传来了几道枪声,将他们全部惊醒了过来。

原来那群人已经在不知不觉的离他们越来越近了,而他们现在正站在路中间。一点遮蔽的地方都没有,一颗颗子弹就这样从他们身边擦过。

“快,快走!”聂然面色一沉,也顾不得肩上的伤口,冲着他们喊道。

严怀宇和乔维作为这里面的男生,很自然的冲在了最前面。

在这种生命受到威胁之下,他们两个并没有犹豫,举着枪就和对面那群海盗厮杀,并且一边往后退一边对着身后的那几个女生喊道:“你们先走,我们两个来断后。”

这回施倩却比何佳玉先开口,“不行,他们最起码二十多个人,就靠你们两个,肯定撑不下去的!”

说着,一起并肩站在了乔维的身边,对着远处的海盗一阵扫射。

“你在这里也只是浪费子弹,赶紧走!”在弹雨中,乔维扭过头对着身边的施倩吼道。

施倩听到他这样说,心里倍感委屈。

她本来是好心,觉得留下他们两个,根本抵抗不住这二十多个海盗,这才决定要留下来帮忙。

可他非但不接受,还说自己是浪费子弹!

这……这人……施倩皱着眉瞪他。

谁料,这时乔维突然出声,“小心!”随即就向施倩扑了过去。

众人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了一跳,马上就把视线给转移到了乔维和施倩的身上。

却看到随着乔维带着施倩利落的一个翻滚时,一颗子弹恰好打在了施倩所站的位置。

“怎么样,你没事吧?”施倩看到那颗子弹的位置后,满是不安地上下看着乔维,以防他为了救自己而受伤。

但这时候哪有什么时间说这种有没有事的话,乔维将她一把拽到身后,对着何佳玉说道“快走,带着施倩和其他人快走!”

可别说施倩不肯了,男孩子属性的何佳玉也同样不肯,非要并肩作战不可。

海盗们离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了,一行人只能一边开枪一边不停地往后退去。

终于,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豁口,几个人藏在其中,这才勉强抵挡住了外面的弹雨。

“我们手上两弹夹,一共二十发,我们掩护你们!”严怀宇催促着他们,转而又对着外面的海盗开了三枪。

“这怎么行,说好的一起来一起走!”何佳玉拒绝道。

严怀宇这回面色凝重的很,没有了以往和她吵架时的那种样子,“你别无理取闹了,这种时候能走一个是一个!”

何佳玉怒声道:“我才不是无理取闹!”

她再笨也看得出来这时候的情况,留下乔维和严怀宇,那分明就是送他们去死!

那怎么可以!

虽然严怀宇和她经常吵架,有时候还打上几架,可这战友的身份是怎么也磨灭不掉的。

她们怎么可以看着自己的战友去死!

“别吵了!”聂然皱着眉头,呵了一声。

她刚才一直没有出声,观察着海盗的人数。

不得不说,不愧是一班出来的人,严怀宇和乔维两个人的枪不错,至少子弹大多是都没有浪费,这样也从而变相的震慑到了海盗。

本来他们只有二十多个人,在乔维和严怀宇的扫射下,竟死了大半。

另外一边的唐兴看到自家的兄弟们在不断的倒下,而那群人却毫发无损,于是为了能保存实力,他们也找了个可以隐蔽的地方,时不时的对着严怀宇他们的方向开上几枪。

瞬间,两方人马胶着了起来。

这一条小路上,枪声接连不断,地雷爆炸后的黑色硝烟随着寒风飘散在空中,看上去战况很是激烈。

“你们赶紧撤回,我留下来。”一直没有出过声的李骁这时候冷冷地开了口。

其他的几个人马上接连反对道:“那怎么行!”

“就是啊骁姐!留他们两个,我们都不答应,留你一个,就更不答应了!”

“李骁你当我们两个男的是废物吗?!赶快走!”严怀宇毫不客气地说了一句后,将枪镗里已经空了的弹夹给丢了出来,重新把腰间的新弹夹快速地装了回去,打算对着那群海盗又是新的一轮扫射时,却被李骁一把按住了肩膀。

严怀宇很是莫名地转头看了她一眼。

李骁将他手中的枪支拿走,然后站在了他们所有人的前面,“这是我的错,我来弥补!你们走吧,我掩护。”

“什么你的错,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何佳玉对于她这种把责任往身上揽的做法,表示极大的不赞同。

“快走。”向来话少不愿意解释的李骁对此只是一记寒厉的眼神刮去,激得何佳玉心头微颤。

从认识骁姐开始,她还没见过骁姐会有这种眼神。

好冷!

何佳玉消停后,李骁的视线又再一次的转移到了聂然的身上,“抱歉。”

抱歉?

那几个人听着又是一脸莫名其妙,怎么今天李骁和聂然说话那么奇怪,一句都没听懂!

他们看了看聂然,发现她自嘲一笑。

“抱什么歉,是我的问题。”

要不是她暴露在先,被弗雷发现,也不至于需要李骁那一枪。

还有那些地雷,刚才如果提前对李骁他们说出计划,也不至于最后变得那么被动。

抱歉?她道哪门子的歉。

“你们都先别急着一个个去送死,再等等。”聂然看了眼对面同样藏在路的豁口处的那十几个海盗,心里在不停地盘算着。

严怀宇他们手里一共还有十几发子弹,除非一枪一个,甚至一枪两个,不然根本没办法消灭掉那十几个人。

除非引那些人出来,不然这样打下去他们肯定输定了。

“这样等不是办法,不如我冲出去引他们出来。”乔维似乎是看穿了聂然心里的想法,主动提了出来。

可惜,聂然摇了摇头,“你一旦冲出去就是个死。”

海盗不是傻子,他们不一定上钩,说不定只是躲在那里,一连十几发的将乔维射成马蜂窝。

这是存在巨大危险性在里面的。

诱饵一旦放出去,肯定是死了,不管海盗出不出现,他的存活率都不会太大。

“不行,你不能出去!”施倩听到乔维会死,下意识地抓住了他的袖子。

乔维咬牙,甩开了她的手,“死我一个,总比全军覆没来的强。”

说着就拿着枪打算往外冲去。

“再等等。”聂然眼明手快地抓住了他的手。

何佳玉听到她总是说等等,不禁问道:“然姐,你到底在等什么?!”

难道然姐还有后招?

想到这里,何佳玉立刻眼睛就亮了起来。

她就知道,然姐肯定是有办法的,不会就这样坐以待毙的等死。

刚才那句等死估计就是吓唬他们的。

“然姐,你让我们等,是不是这路上你还埋了地雷,或者手雷之类的等他们上钩?”何佳玉激动万分地问道。

她这一问,其他人也不禁惊讶地看向了聂然。

一个个眼底分明燃起了希望的火光。

聂然摇头,“不,地雷彻底用完了,我手上已经没有任何的砝码了。”

众人听到她的话后,那张脸上写满了失望。

何佳玉皱起了脸,问道:“那你让我们等什么?”

聂然朝天看去,那黑色的硝烟随着风不断的往上腾升着,几乎将这一片天空全部笼罩了起来。

她冷声地说了三个字:“等救援。”

“小然子,你在开玩笑吗?!”严怀宇皱着眉,用一种不可思议地眼神看着她。

他们在这里都待了那么久都没救援,怎么可能这几分钟里面就能等到救援!

这不是天方夜谭嘛!

严怀宇觉得聂然根本就是在开玩笑!而且还是个很不好笑的玩笑!

“砰砰——”

枪声从海盗那边再次响起。

严怀宇他们几个立刻还击了起来!

虽然海盗的人数在不断的减少,可同样,他们的子弹也在不断的减少,没一会儿,他们的枪支里已经没有了弹药。

“糟糕,我没子弹了。”严怀宇对着何佳玉和施倩问道:“你们谁的枪里有子弹,快!”

“我有,我有!”何佳玉马上把自己枪支递了过去。

严怀宇急忙拿起枪,冲着那边连发了三枪,然而到了第四枪后,何佳玉的枪也歇了菜。

“妈蛋,只有三发,不够啊!”他带着怒气的把枪丢在了地上。

这下只有乔维一个人在坚持着,他没有严怀宇那么快的速度,他只能一枪瞄准一个,努力将子弹发挥到极致。

可再极致也有子弹耗完的时候,面对着一把空枪,他也变得无可奈何了起来。

“怎么办,没子弹了。”他没有像严怀宇那样,直接把枪给丢了,而是握在手中。

不远处的唐兴看他们一个个拿着枪却不在举起时,他基本已经猜到了。

这下,他高兴地呼喊了起来,“哈哈,兄弟们,他们没子弹了!赶紧冲啊!”

话音刚落,身后你十几个海盗应声跟着唐兴哗啦啦的从豁口里跑了出来。

何佳玉们几个人看到后,这下真急了起来。

“怎么办,他们冲过来了!”

“都是你们,让你们刚才走,你们不走,现在想走都走不了了!”严怀宇恼怒地怒斥着身后的几个女生。

刚才好歹还有几颗子弹能拖延点时间可以保命,现在连子弹都没有了,只能束手就擒的份了。

他们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那群海盗一边挥舞着手里的枪支,一边嘴里欢快地喊着,急速地冲着他们的方向跑了过来,心里头急躁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