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 绝处逢生,他来了!/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不然,咱们拼了吧!”被逼到了急处后,严怀宇也不管不顾了起来。

他想着反正都要死,不如拉几个海盗一起下去陪葬也算是死得其所。

记得年初的时候老头子还说让他从部队里头出来以后入仕途,那时候为了能在部队里再躲个两年,就一直策划怎么能从一班退出来,可好不容易退出来,还没玩儿够呢,就要死在海盗手上了。

算了算了,那老头子当了半辈子的官也没落得儿子半点好处,这回给他一个烈士家属称号应该也不给他丢脸,说不定到时候还能在升上一级。

只不过靠着儿子是烈士的头衔往上涨,不知道这老头子会不会不愿意。

如果不愿意那可就糟了,他这不是白死了嘛。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感慨地叹一口气,强压着心尖的酸涩,故作轻松地道:“大不了就是一死呗。”

“不会死的。”聂然这时突然开口说道:“他们的子弹应该也没有了。”

何佳玉惊讶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聂然吃力地抬了抬下巴,示意那群海盗手里的枪,“你看他们手上的枪,明明都被炸得破损了,可他们还拿着,说明他们本身也没有多少把完整的枪支,不过是装腔作势而已。”

这也是她为什么没有阻止严怀宇开枪。

只有及早的消耗掉海盗手里的那些子弹,她们才有机会反击,不然就只能一直躲在这里。

相信那个海盗头子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才一直挑衅着开枪想故意引诱严怀宇他们。

“没有了子弹,我们就在同一水平线上了。”聂然盯着那群人,唇角虚弱地勾起一个弯弯的弧度。

那些人顺着她所指的方向仔细观察了一番,还真是!

一个个手里拿着的枪支不是没了枪把的,就是没了半截枪管的,但他们依然拿在手里冲了过来。

本来那样子看上去还挺让人心惊的,可被聂然说破后,在看那群人,就跟看跳梁小丑似的,分外有喜感。

没了死亡的威胁,严怀宇这下来来劲儿了,咬牙切齿地立刻撸起了袖子,“好啊,敢诈我们,看小爷我不打得他们一个个屁股尿流!”

身后的何佳玉也同样活动手腕和脚腕,“没错,让他们看看姐们儿的断子绝孙连环踢!”

她这话一说完,严怀宇身形一震。

这让他不由得想起上次在格斗课上他不就是逗了何佳玉几下,结果何佳玉被逼急了,最后就对他使出了这一招,那时候幸好他闪得快,不然不死也残啊。

而且前几天,小然子也是用这一招威胁那海盗的!

怎么这些女兵都喜欢用这一招啊!

不知道男的这个地方是无比脆弱的吗?!

严怀宇慎重地瞅了身边的何佳玉一眼后,马上往旁边挪了几步,生怕到时候被误伤,那就不划算了。

那十几个海盗举着残破的枪支一个个冲了过来。

“哼,几个毛头小子,竟敢来这里,找死!今天,我要为大哥二哥报仇!”灰头土脸的唐兴看到聂然他们站在那里,很是不屑地冷笑了起来。

“笑个屁啊笑,一个个手上的枪都烂成这幅鬼德行了,根本不能开枪,还装什么打尾巴狼。”严怀宇一口打断了唐兴的笑声。

被拆穿了的唐兴笑意骤然僵在了嘴角,怒声地道:“他们没枪,我有枪,怎么样,是不是想尝尝子弹的滋味!”

什么?!

严怀宇他们几个人心头一跳。

聂然不是说他们没子弹了吗?!

怎么会……

气氛瞬间凝固了起来。

唐兴看到了他们眼底惊慌失措的神色后,冷哼了一声,“知道怕了吧!知道怕也没用了,敢杀了我大哥和二哥,还有那五十名兄弟,今天老子要你们血债血偿!”

聂然因为肩上受伤,所以一直被他们围在中间的位置,形成一个保护圈。

就在她看见唐兴举枪时,耳朵微动,眼底闪过一丝异样。

“不如一局定胜负,如何?”她在人群里,突然开口提议道。

唐兴眉头紧皱,“一局定胜负?什么意思?”

“我和你单打独斗。”聂然拨开身前的严怀宇,走出了包围圈。

严怀宇他们一听,拧着眉头刚要开口反对,结果就听到站在对面的唐兴阴冷的哼笑了一声,“我凭什么和你打?我有枪!一枪崩了你,简单方便的很!”

他故作为何的用枪口指着聂然,惊得身后的严怀宇乔维两个人心头一跳,急忙冲到她的身前。

但当事人却淡然地站在那里,即使现在她看上去狼狈不堪,脸色苍白,但那份气度悠然的很,嘴角那微挑的弧度带着丝丝嘲讽的意味。

“是啊,你的枪膛里还有剩下一颗子弹,的确可以用来杀我,或者是这里的任何一个人。但是你这样胜之不武,以后还怎么做老大,你这十几个小弟还怎么信服你啊?哦,或者说,你打算把他们全杀了,在重新找一批吗?”

身后那十几个人听到后不由得心头一寒。

的确,处于道义来说,唐兴的做法胜之不武的很,但他们是海盗,要什么道义,只要有命活着,有肉有酒喝着,还有女人和钱可以用,其他的什么道义道德的关他们什么事情。

可问题是,他们不是唐兴,如果唐兴觉得丢脸,暗暗想要杀他们的话,那怎么办?

要知道人心隔肚皮啊,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他们这些小喽喽这么拼死拼活的为别人,到时候如果别人还不领情,恶意想要杀掉自己,那他们岂不是亏大了!

于其这样,还不如自己个儿开船跑了,去别的地方混。

顿时,那十几个人看唐兴的眼神变得有些不一样了起来。

唐兴看到自家小弟们那怪异的眼神后,暗自叫糟!

这个女孩子真是好心计啊,大哥二哥死了,他现在是理所当然的成为他们的老大,可偏偏这个女孩儿这么一搅和,他还没来得及树立起大哥的形象,就已经已经遭到了这群兄弟们的质疑,接下来无论他说什么,只怕那群人都会想到坏处去。

于是,他急忙表明自己的态度道:“你少给我挑拨离间!这些都是和我有过命交情的兄弟,我怎么可能会杀了他们!”

聂然见自己的目的达到,只是冷冷一笑,“好,就算你们兄弟齐心的很,那我现在下战帖,和你单挑,怎么样,你敢不敢接呢?”

唐兴冷哼了一声,“你少激我!谁知道你是不是又要耍什么阴谋诡计!”

“我连子弹都没了,拿什么来耍,而且我好身负重伤,能耍出什么诡计来?”说到这里,聂然还故意地侧了侧身,给所有人看到自己背部的伤口。

但唐兴瞥了一眼后,依旧不为所动。

聂然对此故作了然地啊了一声,惊讶地道:“你不会是怕我一个小女孩儿吧!啧啧,你这样没能力,这群小弟可是不会服你的哦。”

她嘴角挂着一抹苍白的笑,语气散漫的很,可偏偏言语之间却让唐兴神情立刻就变了又变。

“怕你?开什么玩笑!单打独斗就单打独斗,老子还不相信了,打不过你个丫头片子。”说着就朝着自己的手上呸了两口口水,摩拳擦掌了起来。

“不行!小然子身负重伤,我来替她打。”严怀宇这时挡在了聂然的前面。

而聂然还没来得及开口呵斥他退下时,李骁也来横插了一脚,神色冷然地道:“这件事应该我来解决。”

“嘿!你们到底有完没完,我就和她打!”唐兴凶神恶煞地指着聂然。

“你要不要脸啊,和一个身负重伤的女孩子打,你个大老爷们有本事和我打啊!”严怀宇怒声鄙夷地道。

唐兴这会儿已经不耐烦了起来,恶声恶气地道:“反正谁提出来的,我和谁打。”

他就是看准了这死丫头片子身负重伤,怎么样,他们能耐自己何?!

现在枪在谁手上,谁就是王道。

要知道他本来可是连这场单打独斗都不会答应的!

“你们要是不想打,我现在就先送你们其中一个上路!”唐兴掂量着自己手里的枪。

“好,我和你打。”聂然微笑着点了点头,接着拍了拍严怀宇示意他往后退。

站在身侧的李骁紧锁着眉头看向她,问道:“你确定?”

“当然。”聂然目光笔直地望着李骁,很是肯定地回答道后,又补了一句,“我只是伤了肩,又不是腰。”

李骁刹那间气息微变,一个对视后,这才无声地往后退去。

“来吧,咱们一局定胜负。”即使身负重伤,聂然还是含笑站在那里,只是周身的气息倏然一变。

那释放出的气场,让唐兴眼神微颤。

这死丫头,看上去像是有两把刷子的样子。

不行,不行,他不输,身后还有十几个小弟看着自己呢!

这要是输了,哪里还有脸提做这个大哥。

“你可要小心了!”站在对面的聂然这时身形一闪已经朝着唐兴逼近了。

唐兴眼底闪过一丝错愕,都已经伤的那么重了,竟然还能以这种速度冲过来!

看来这死丫头是真的有这个自信赢这一场了!

不行,绝对不可以!

想要赢他?!做梦吧!

唐兴心头一发狠,顺势拔出插在腰间的枪支,“小丫头片子,我怎么可能会相信你!去死吧!”

他一抬手,只看见眼前的聂然忽然往右侧偏移。

哼,想躲?!

唐兴扯出了一抹奸冷的笑意,可还未来得及叩响扳机,就听到“砰——”的一声枪响。

众人被那一枪声响惊得还未来得及缓过神,就瞧见唐兴瞪大着眼睛,额头上赫然露出了一个血洞。

最终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三哥!”

“三哥!”

“三哥!”

几个人在看到唐兴倒下去后,这才反应了过来,纷纷跑上前去。

“时间刚刚好,还算默契。”聂然转身冲着身后的李骁看去,只见她手里一把短小的手枪,枪口还冒着一缕黑色的烟火。

很显然是刚才聂然故意转移了唐兴视线时,李骁抬手给了唐兴一枪。

这把枪昨晚上聂然在看她的脚时,无意间从她的鼓鼓的腰间看出来的,昨天下午的时候还没有,可晚上喝酒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把手枪应该是从海盗的船舱里找来的,当时她也没戳破,没想到今天却帮了一个大忙。

还好刚才她话里的含义,李骁听懂了,不然的话她这条命就算交代在这儿了。

“不过,你为什么盗用我的手法。”聂然看了眼唐兴脑袋上那凹陷下去的血洞。

她可记得李骁喜欢打人的身体,刚才弗雷那一枪打得也是心脏,不是脑袋。

怎么这回就打人脑袋了。

李骁放下了手里的枪支,语气冰冷地道:“只有一颗,必须一枪毙命。”

脑袋的范围小,但是一旦中招,必死无疑。

不像身上的脏器,偶尔有了偏差,可能只会重伤,不会死亡。

那边的十几个兄弟看到唐兴死了之后,一下子激起了愤怒之色,“敢杀我们三哥,我们和你们拼了!”

严怀宇他们几个看到聂然和李骁通力合作一下子杀死了唐兴,还没来及拍手叫好,就看到那群海盗一个个丢掉了手里那些枪支,从腰间拔出锋利的匕首冲了过来。

众人看到后,也立刻摆出了架势直扑而去。

只要不是抢,其他刀剑棍棒他们一个都不怕!

然而,还没等他们来得及开打,就看到眼前那几个刚冲过来的海盗立刻倒地了。

“砰——”

“砰砰——”

严怀宇他们惊讶得顺着子弹的方向抬头一看,霍地引爆了他们激动了心情。

“直升机,是直升机!救援,我们的救援来了,救援来了!”

“看啊,是救援,是我们的人来了!”

“太好了,总算来了,总算救援来了!”

在还未消散的黑烟里,何佳玉和施倩隐约看到那熟悉的绿色迷彩服高兴的几乎快要哭了。

这连日来的不安和随时在死亡边缘徘徊的紧张感在看到战友来临的一瞬间,终于消散了。

聂然站在那里,并没有他们那么激动,嘀咕了一句,“居然现在才来。”

话语里虽然充满着抱怨,可脸上的神情却松动了不少。

乔维和严怀宇两个人看到救援来了之后,兴奋之极,特别是严怀宇撸着袖子就冲向了那群正被子弹打得抱头鼠窜的海盗群里。

“哈哈哈,刚不是还要报仇吗!来呀来呀,看小爷怎么揍死你丫的!哪里跑!”

有了严怀宇混在其中,又加上黑烟还未散去,枪声停了下来。

直升飞机上的士兵们一个个井然有序的从绳索上快速下滑到了地面。

那些海盗看到当兵的来了,为了活命,竟发了疯似的反咬起他们。

借此想要抓一个人质来以此作为威胁。

但可惜的是,没了枪做威胁,这些人根本不是严怀宇和乔维的对手,于是又调转了方向一股脑的想要抓何佳玉施倩这些女兵。

结果还没抓成呢,就被何佳玉这个打架好手给一顿暴打。

那群海盗这下真是急了,不管不顾的和他们死缠在了一起。

聂然看着眼前那一场混战,才放松下来,只觉得受伤的肩膀又开始剧烈的疼痛了起来,一定是刚才跑太猛,双臂挥动导致肌肉挤压到了伤口。

她眉头紧皱,脸色苍白,几乎吸一口气都会引得伤口发疼。

然而就在这时候,严怀宇一脚将一个海盗踢到了聂然的身边,那海盗看见聂然满头冷汗地靠在那里不动弹,以为机会来了!

急忙冲想去想要去抓聂然。

“小心!”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个男人嘶哑的厉喊声。

聂然此时唰的睁开眼睛,尽管因为疼痛而让她变得有些虚弱,但那道锐利的眼神依旧让那海盗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可就是那么一瞬的时间,“砰——”一声枪响,那海盗整个身体立刻停在了原地,但还保持着张牙舞爪的姿势,眼睛已经被子弹给贯穿,并且很快就往后倒去。

聂然紧绷的神经一松懈下来,脑袋一阵眩晕,最终脚下一软,也倒了下去。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她眼前一道黑影闪过,还不等她来得及分辨,自己直接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和紧抱着她不断颤抖的双臂,不知为何让她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

聂然抬头,便撞进了一双满是血丝的深邃眼眸里,似笑非笑地勾唇,“你来的可真是时候……”

说完,她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霍珩看到她就这样晕倒在自己的怀里,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心再次跌入了谷底,他紧紧抱着她,不断地呼喊着:“聂然,聂然!”

“快,军医!”李宗勇他们一行人刚指挥完一班的那群人将那些海盗全部抓了起来后,便看到了倒在霍珩怀里的聂然,于是急忙冲着身后的军医大喊。

那三四个军医立刻一路狂奔而去,粗略地检查了一番后,说道:“必须要找个赶紧的地方做手术,要越快越好,必须要把她肩膀上的碎片取出来!时间拖太久,会有生命危险。”

严怀宇他们几个人听到聂然有生命危险,刚才的激动心情顿时被浇灭了,急得连话都有些结巴地提议道:“那……那要不然回村吧!村里有床,可以躺。”

这下,霍珩直接抱着聂然往村里跑去。

村里那些人在听到爆炸后便以为成功了,可没想到的是最后等到了一大批的军人从远处跑了过来。

为首的面色寒戾,抱着那个女孩儿直接踹门进了一间屋子,身后一群拿着药箱的军医随后赶了进去。

这期间的气氛凝重到了极点,让他们只能默默地站在院门口。

历经了三个小时的手术后,总算聂然肩膀上的碎片全部都取了出来。

这其中的每一秒对于霍珩来说都格外的难熬,如同度过了一个世纪一般。

军医刚一出门,霍珩就快步走了上去,“怎么样?”

“现在就看她自己能不能醒过来了。”军医摘下口罩后,脸色沉重地说道。

霍珩听到后面目阴森地质问道:“什么叫看她自己能不能醒过来?!”

军医也很是愁人,但还是耐心解释着:“她身体本来就已经很虚弱了,看上去还大病过一场,背后也有很重的撞伤,在这种情况下,能不能醒过来真的只能靠她自己了。”

能够以这种身体素质去冲锋陷阵全凭这女兵那股异于常人的意志力,现在倒下来,完全就是生死一线之间的事情。

他作为医生也只能说自己尽力了。

可这话在霍珩耳朵里却变了味道,他猛的一把揪住了军医的领子,眼眸冰寒如刀,“靠她自己?你一个医生,让病人靠自己,那还要你来干什么!”

他越说,手捏的越紧,那军医被他这一动作吓得立刻挣扎了起来。

站在旁边的李宗勇看到后,上前格开了他的手,怒声训斥道:“你冷静点!既然前几次她都能熬过来,这一次肯定也可以的,你要相信她!”

最后那三个字让霍珩身体轻颤了一下。

最终他松开了抓着军医衣领的手,以一种渗人的平静问道:“那些海盗呢?”

“都暂时关在另外一个园子,还有一个在现场被炸晕过去的海盗刚做完急救措施。”身边一个士兵中规中矩的报告着。

“你要干什么?”李宗勇感觉自己的徒弟神色不对劲,立刻问道。

只是霍珩并没有回答,而是转身快步朝着外面走去。

那浓烈的杀气紧紧地包裹着他。

我知道,我再不放男主出来,要被丢臭鸡蛋了,所以……咳咳咳……他来了,各位请闭眼~哈哈哈哈,我都放人了,你们快来夸奖我安慰我虎摸我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