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 俘虏?没有俘虏/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宗勇看他问了海盗的去向后,就抬步往外走,还带着煞气,暗觉不妙。

只能仓促地和军医打了个招呼,“这一切就拜托军医了。”

然后就赶紧追了上去。

“你要干什么!”李宗勇快步跑到了隔壁那间小院的门口,就看到霍珩推门开院门,正打算走进去。

于是,他急忙跑过去,阻了霍珩的动作。

霍珩此时的样子,要多阴戾就有多阴戾,那原本在面对霍氏那群老家伙时的翩然的温润君子模样已经全然不见了,就连在那些士兵面前的沉冷的指导员样子也早在聂然失踪的那一刻起不复存在了。

“我要杀了他们!”他的眼眸里已经酝酿起一场巨大的风暴,薄唇抿成刀子,那滔天的怒火这时候已经隐隐有些压制不住了。

李宗勇生怕霍珩在愤怒之下做错事,扣住了他的肩膀,说道:“不可以,他们已经是俘虏了,应该交给法庭审判!”

贸贸然的杀掉俘虏这件事要是被有心人查出来,并且说出去,那对他的军途是有妨碍的。

这小子在霍家当了十几年的卧底,比他当年做卧底的时间都长,想当年他不过熬了三四年的光景,可那段日子让他终身难以忘怀。

那日日夜夜手里时刻握着枪,即使是在睡觉时都不能松手,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他是这样,这小子呢?

他身处在那种环境之下,内忧外患,被人暗杀那更是家常便饭,可以说每天在生死之间徘徊。

在这十几年里他从一个岁月青葱的少年慢慢变成了如今这般翩然俊朗的男人,期间熬过了不知道多少的危险,那是旁人不能意会的心酸和痛楚。

所以李宗勇觉得,绝对不可以让他这样一时的气愤而毁了接下来他宽阔平坦的军途。

“你冷静点好不好。”

他不断的劝说着霍珩希望他能冷静下来。

只是看他那阴沉的快要滴出水的脸色,李宗勇倍感头痛,这臭小子向来沉稳内敛的,怎么一遇到那丫头就各种不淡定,哪里还有霍氏总裁对着那群大佬们时谈笑风生的样子。

“如果昨天不是我拒绝上飞机回去,她现在已经死了。”霍珩的语气寒冷异常,眼底一片阴翳。

昨天李宗勇让他上飞机返回的时候,他一口就拒绝了。

本来没看到人影的时候他就24小时不断的命人搜寻,更何况现在找到了人以及线索,他就更不可能回去了。

当时他问叶慧文聂然在哪里的时候,她说在岛上,那也就是说人还活着。

但是后面那个海字是什么意思?

那时候他真恨不得把叶慧文给直接打醒了,然而就在无意间他看到叶慧文手指甲里那黑色的粉末,而且五个手指甲里都存在这些黑色粉末。

他取出了一点捻在手指尖,仔细一辨认,就发现了是黑火药!

这次他让六班的人出去,只带了最基本的野外生存的东西,根本不可能有火药。

所以他觉得,火药这东西肯定是聂然搞出来的鬼。

这妮子向来剑走偏锋,凡是她所到之处,就是原本平静无波的湖面都会荡漾起层层涟漪。

于是,他立刻用无线电通知基地人员将岛屿周围所有任何一个异常都不要放过,特别是地质出现波动和异常。

火药这种东西,爆炸起来不是一点点,她一定是想用爆炸来吸引自己的注意。

当时他越想越激动,直接就忽略了李宗勇的话,将刚转道想要返航的直升机一个个重新派了出去。

火药,海……

这已经很明显了不是吗!

能够在这种荒无人烟你的岛屿上出现火药,分明这里有海盗!

随即,他用立刻调动所有搜寻的军船将周围二十海里的来往的船全部扣押检查,一个不能放过!

还好今早凌晨的时候有人想起了前几天特意避开他们的一艘奇怪船只,并且顺着他们的航海方向,判断出他们大约的锁在范围。

这下,霍珩命人立刻前往。

结果在内海附近重新看到了那辆船只,只是还未来得及靠近,结果“砰”的一声,船只就自爆了。

霍珩这下彻底可以确定,这是聂然的提醒!

她肯定估算到这时候叶慧文他们已经得到获救,可弹药不够,为了能够引起海上的军船的注意,所以才想到了这个将船开出来后顶点自爆求救的办法。

当霍珩看到她竟然会主动求救,那一刻心里五味杂陈。

她是多么自我的人,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这样做。

足以可见她现在的处境有多么的危险!

那时候霍珩立刻马上下令出动所有的飞机和船只往那个方向赶去。

还好,还好在最后那一刻,他赶到了!

不然,他真的无法想象自己错过了这最重要的那一刻,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站在他对面的李宗勇听到他的话,知道他这是在怪罪自己昨天返航的决策,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现在情绪不对,但是你冷静点,枪杀俘虏……”

霍珩充满血丝的眼眸很是淡漠地看了李宗勇一眼,语气发寒地道:“什么俘虏,根本就没有俘虏。”

接着头也不回的就往院子里头走去。

只留下李宗勇一个人留在那里。

当他听到霍珩的那句话后,面色一变。

他……他这是要把那十几个人给全灭的意思?

天,这臭小子疯了!

这么多人都看到的事情,他难不成想只手遮天的给掩盖了?!

想到这里,他就气恼不已地马上追了上去。

可不能让他这么发疯下去!

这个小院里一班的那些人正打算将这里的海盗全部绑好后押解上直升机打算送到基地去在做处置。

结果却看到六班的指导员就这么直接闯了进来,还不等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就看到指导员手里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把枪顶在了那个被包裹像只粽子的海盗脑袋上。

那个被纱布全身包裹的不是别人,就是史子!

当时他一个人跑进去的时候并没有什么问题,平安无事的很,倒是后面那些人跟进来的时候结果却爆炸了!

还好,那时候唐兴对自己心里头存疑,让他一路从头跑到尾,然后才踏了进来。

结果就听到那个女孩儿的呼喊,他以为那句快走是在和自己说,这下也顾不得其他了,就连滚带爬的狂跑了出去,可毕竟没有遮蔽物挡着,他还是被波及到了。

不过还好,小命算是抱住了,受了点伤而已。

在包扎的时候,他心里又后怕又幸运,后怕着刚才要是那女孩子晚说那么一句,他肯定就被炸的粉身碎骨了,幸运的是还好那女孩儿说话算话,没有把他丢在那里任由炸死。

但其实聂然那句话压根不是在对他说,从一开始聂然就已经放弃这颗棋子了。

她那时候对李骁严怀宇他们说的那些话都只是造成整个假象,为了让史子消除对自己的不相信而已。

呵,像她这种眦睚必报的人,敢骗她,死一万次都不够,又怎么可能会放过他。

这时候的史子看着霍珩那寒厉的眼神,以及那把抵在自己脑袋上的枪,心里暗暗叫苦。

怎么每次都是他被人抵着枪,明明旁边还有十几个海盗啊!

他到底是招谁惹谁的,还是流年不利啊!

“你……你要干什么……我……我们……已经投降了……你……你不能杀我……”他眼神惊恐,结巴巴地说道。

霍珩压根就不理他的话,自顾自地说道:“你们敢用地雷炸她,嗯?”他目光杀伐,阴郁的脸色里带着死亡的气息,让史子整个人不自觉的开始发抖了起来。

如果说那女孩儿的狠辣的手段让人恐惧,那么此时这个男人的眼神让人畏惧。

他这下也顾不得浑身的疼痛了,急忙摇头否定道:“不,不是的,是他们挖的,他们把我们埋在……埋在悬崖上的地雷给全挖出来的……”

史子一看到随后赶过来的严怀宇和何佳玉,立刻指着他们说道。

严怀宇和何佳玉看到指导员那么怒气冲冲,以为出什么事,就打算过来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结果就看到霍珩那霸气侧漏的用枪抵着那海盗的脑袋,手已经搭在了扳机上,很明显是打算要了这人的命了。

而作为此次救援行动之一的安远道听到他的话后,忍不住怒斥道:“胡说八道!那些地雷徒手挖,怎么可能!”

在正常人的思维里,没有防护服和专业工具,有哪个人敢这样空手去挖!

那简直就是不要命的做法!

史子面色焦急地道:“我没撒谎,他们真的徒手挖!不信你问他们!”

这下,小院子里的那些人眼神都纷纷落在了严怀宇和何佳玉的身上。

严怀宇在面对那么多质疑的目光时,很是平淡地点了点头道:“嗯,是我们挖的。”

“轰”的一下,在场的所有人都哗然了。

安远道第一个冲了出来,指着严怀宇怒骂道:“你们要疯啊,这地雷是随便这么能挖的吗?!”

严怀宇耸了耸肩,“不挖怎么办,不挖我们拿什么打海盗。”

“……”安远道这下被他给问住了。

没错,这次严怀宇他们是出来野外生存考核的,身上根本没有多少东西,连枪支都没有,怎么和那群人拼。

要不是有些地雷,这群人估计在来这里的第一天就被海盗给灭了,哪里还能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任由他训骂。

一旁的何佳玉也同样帮腔地道:“就是啊,要不是然姐聪明急中生智那些原本禁锢岛民的地雷来打海盗,我们这几个早就死透了。”

安远道一听,冷哼了一声,“急中生智?那根本就是自寻死路!你们现在有排雷的能力吗?连防护衣都不穿,是要找死吗?!”

“有然姐教我们啊,我们不就会排雷了。”何佳玉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安远道怒声道:“她教你们?她来部队才多久,能教你们什么!”

“当然能教了,排雷就是她手把手教的,然姐可厉害了!”

提起自己心中偶像,何佳玉话语里满是崇拜的语气。

安远道听到后,完全就不相信,这太扯了!

徒手排雷,还顺便上教育课?

他不屑地嗤笑着,“她厉害?行啊,她厉害怎么还躺在那里啊!”

何佳玉“那是因为这一切都是她在做啊,排完雷之后,她还要马不停蹄不眠不休的改装地雷,研究地形挖鸿沟,做诱饵暗杀海盗。”

“还改装地雷?”

何佳玉用力地点头,“是啊,然姐说海盗的地雷已经淘汰了,爆炸范围太小,需要改改。”

安远道越听越扯淡,拧着眉头质问道:“你们有那本事挖雷改地雷的,那干什么不直接跑出去求救!”

严怀宇听到他的话后,惊讶地反问道:“叶慧文他们不是出去求救了吗?难道你们没找到叶慧文他们?不可能啊!李骁和我们明明把他们全部安全送到那个小岛后,再返回的。”

“返回?你们还返回到这里干什么?!”

安远道听他这话里的意思是他们明明都从这个岛屿里逃出去了,结果又自己个儿作死的给跑了回来打海盗!

这群人到底长没长脑子!

知不知道什么叫危险!

“返回的原因当然是要跟着然姐打海盗啦,没道理留下她一个人。”何佳玉抢先一步地回答道。

安远道不解地问道:“为什么要留下她?你们为什么不一起走?”

那丫头有胆子挖地雷打海盗,难不成没胆子跳海游泳?

要知道,跳海远可比挖雷打海盗安全的很多!

何佳玉和严怀宇两个人沉默地看了眼同样跟在他们身后跑过来的依安德和柯鲁,就是不说话。

“说啊,怎么哑巴了!”依安德以为他们是理亏,怒瞪着他们训斥道:“一个个的成天不知天高地厚的,就知道胡闹!等回到部队有你们好受的,必须给你们记大过处分!”

站在院门口的依安德听到严怀宇他们要被处罚,这下急了,连忙跑到了安远道的面前说道:“是我不好,是我不相信他们会替我们找救援,所以扣下了那个姑娘替我们打海盗。”

“什么?!”

这句话让众人脸色一变。

扣下聂然打海盗?

那不就是威胁吗?!

这下那群当兵的人原本对岛民的同情之下瞬间消散了,反而眼底带着愤怒之色。

扣下一个姑娘给他们打海盗,这群老爷们怎么也好意思这样做!

真是够自私的!

只是这句话却引起了霍珩的注意,这群人扣下了聂然?!

他眉宇间一股薄薄的戾气萦绕着。

安远道瞪视着眼前的依安德,指着他的鼻子怒声道:“她一个人给你们打?那和去送死有什么差别!”

“我……我们也没办法啊……而且她……她说不打无把握之仗,肯定会赢的。”依安德的声音越说越小,越说越没底气。

“没错,她是赢了,可你看看她,她都快死了,知不知道?!”

只是安远道的话说完,就得到了霍珩一个锐利无比的眼神。

他不禁被那摄人的眼神给愣住了。

怎么了,他又没说错,那臭丫头的确是倒下了,而且整个背血染一片,不死也重伤啊!

瞪什么瞪!

依安德听到那姑娘要死了,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满是愧疚,“对不起……对不起……”

“不关族长的事情!”突然,柯鲁大喊了一声,并且站到了族长的面前,以保护者的姿态保护着族长,倔强的仰着下巴道:“是我们要求扣下她的,不扣下人,我们怎么知道他们是不是骗人!”

依安德听到后,忍不住低斥道:“你不要胡说。”

“族长,我哪里胡说了!我们这些年受的苦难道还少吗?!当年我们救了一个男的,结果呢,他说好帮忙到外面传递消息,我们费了多大的劲才把他送出去,结果倒好,人送出去了,可救我们的人一个没出现,反倒是最后我们还被海盗发现,死了八个人,其中三个可是你的儿子啊!你忘记了吗!”柯鲁说到最后,眼眶都红了起来。

中年丧子的依安德想起那三个可爱的儿子后,不由得蹲下了身子,失声痛哭了起来,“别说了……别说了!”

柯鲁强忍着眼眶里的湿漉,梗着脖子看着那群人说道:“不,我要说!不然这群还以为我们是怎么逼死他们的兵了。”

他几番哽咽,眼眶通红地继续道:“你们可以去看看咱们村的样子,我们都被海盗逼迫成什么样子了!那些可怜的女孩子被一次次的糟蹋,其他刚刚年满十五岁的男孩子就被那群没人性的海盗给拉上船去为他们做事,死的死,伤的伤!你以为我们愿意扣下她吗!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我们也不会这样做!”

“……”

在场的人听到了柯鲁的话语后,又看着老族长那老泪纵横的样子,心里也倍感难受。

他们能说什么呢,他们还有什么资格来责怪这些人的行为。

如果不是被逼到了绝境,这些岛民也不会用这么过激的手段。

此时的他们只是后悔,深深的后悔,为什么没有及早发现这里的情况,前来救援!

听着族长那低低的哭泣声,众人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只有霍珩,他的枪还顶在史子的额头上,语气只剩下一片冰冷,“你们还有多少人。”

而史子听到柯鲁的那些话后,只觉得心惊胆颤的很,完了!所有的事情都被暴露出来了。

现在听到霍珩这么质问,连忙说道:“没……没有了,昨天我二哥带着五十个兄弟回来,结果被那个姑娘都杀的杀,炸的炸了……今天这最后一批……”

“砰——”

史子的话才说完,霍珩就已经扣动的扳机。

他的枪支比起聂然那些淘汰货自然威慑力要大很多,血花从他脑后飞溅出一片。

那枪声震得所有人心口一颤。

李宗勇离他最近,那一声枪响让他悚然一惊,他没想到这小子真敢开枪!

还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开枪!

霍珩看着眼前的海盗软软地倒在地上后,这才收起了枪支,转身离开了。

在临走前,他在李宗勇的面前停了停,冷声道:“这次没有俘虏,一个不留。”

李宗勇无声地瞪大了眼睛望着自己学生沉黑无波的眼眸,那种死寂没有波动的情绪比起刚才的还要可怕。

他突然感觉到,眼前的霍珩早已不是当年从部队里走出去时的那个少年了。

看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李宗勇无奈叹了口气,对着安远道:“把这里的海盗就地处置了吧。”

说完,他就往院子外头走去。

“啊?!”安远道这下还没从霍珩那一枪里醒过神来,听到李宗勇的这道命令后彻底傻了眼了。

这……这刚不是说好要带走的吗,怎么又变成就地处置了?!

还有,那个六班的指导员凭什么对营长下命令?

更奇怪的是,营长居然还同意了!

这人到底是谁啊!

和营长之间是什么关系啊?

今天早点更新啦,哈哈哈~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