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 放你自由/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这什么情况?”被这一场景给震惊地差点掉眼珠子的安远道忍不住呆愣地问道。

李宗勇看着霍珩的背影,又气又恼地恨恨道:“这臭小子,终究还是疯了。”

明明都已经走了,竟然为了这个聂然,不顾自己被曝光的可能性,竟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过来。

他这么频繁的来往于军区,当霍家那边当家人是瞎的吗?!

这次为了聂然留在军区那么久,顾及不到A市那边的状况,搞得现在那边很多人都已经对他不满了,这家伙还敢回来,简直不要命!

“营长……”安远道看着营长那不好的脸色,刚想询问的话立刻给咽了回去,转而小声地提醒了一句。

李宗勇回过神来,看到周围所有人那震惊的神色后,这才打起了圆场,“那个,我想应该是指导员担心聂然的伤势,毕竟聂然受伤太过严重,所以就先带她回去了。没关系,我想接我们的直升机很快就要到了。”

那群士兵明显不相信他的话,可鉴于他是营长,所以众人也就一副‘对,没错’的表情来附和着他。

单纯的岛民倒是信了,毕竟当时聂然半身血的送进来,又躺了那么多天,所以依安德连连点头着,“哦哦,那……那要不然你们进村吧,这里海风挺大的。”

被霍珩这么坑了一把差点丢了老脸的李宗勇这时候只能应答了下来,“好好,那谢谢啊。”

安远道立刻一声命令,所有人马上返回村内。

往村里走时,何佳玉还没从刚才那一幕里醒过神来,失神地抓着施倩的手问道:“然姐这是什么情况啊,这怎么就直接被指导员给抱走了呢。”

施倩这时候也隐隐激动了起来,“我敢保证,指导员和聂然肯定有一腿,瞧瞧刚才指导员那一个横抱,简直男友力爆表好不好,太帅了!我的天啊!少女心都要炸裂了好吗!”

身后的乔维这时候双手插裤袋走到了施倩的身边,痞坏一笑地问:“你喜欢?”

那促狭的笑意让施倩一愣,心里头莫名地发虚了起来,“谁,谁喜欢了!”

“我只是随便说说,你慌什么。”乔维笑着故意凑到她面仔细看了看,“咦,脸怎么还红了。”

施倩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脸,有些慌忙地道:“我,我哪里脸红了,你走开!”

受不了他那奇怪眼神的施倩一把推开他后,径直往村里跑去。

那仓皇而逃的样子引得身后的乔维笑了起来,那低低的笑声让施倩更加羞恼了起来。

她使劲的往前跑,跑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想让自己冷静一回,好让脸上的温度退下去一些后再回村里。

但没想到这时候,伊舍却走了过来。

施倩从一开始就并不怎么喜欢这个女孩儿,所以看到她后,施倩自动自发地直接绕过她打算回村里。

“我们能聊聊吗?”伊舍连忙走了过去,阻止她的离开。

施倩冷漠地说道:“我们很熟吗?你好像应该找古琳聊吧。”

话才说完就要绕开她继续往外面走去。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伊舍急忙跟了上去,她一副我很懂你的样子,凑上前去小声地道:“因为你把我当成情敌了,对不对?”

施倩脚下一滞,眼神顿时惊慌了起来,“你,你说什么?什,什么情敌?我听不懂,我要回去了。”

她的步履有些匆忙地继续往外赶去。

身后被留在原地的伊舍以为施倩真的听不懂,冲着她喊:“你喜欢乔维。”

施倩急忙刹车,立刻返回一把捂住了伊舍的嘴,“你胡说什么,别瞎嚷嚷!”

伊舍看她这么着急忙慌,心虚的模样,笑眯眯地含糊不清地道:“别否认了,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你喜欢他,这很正常,乔维那么好,的确应该值得被人喜欢。”

“他好?”施倩哼了一声,松开了捂着伊舍的手,“那是你没见过他不好的时候,别看他总是痞坏痞坏的笑着,不露声色的样子,一到关键时刻,最能兴风作浪的就是他!而且从来不借自己的手,都是利用别人。这家伙简直阴损!”

说起乔维的时候,施倩自己可能都没发现她自己那样子是如何的眉飞色舞。

即使说的不是好话,可嘴角那不自觉扬起的微笑是怎么也骗不了人的。

伊舍看在眼底,心里微微发酸,但更多还是替乔维高兴。

她记得那时候乔维单独找自己说话时,提起施倩时他脸上的神色也和现在的施倩一样。

“是吗?可我怎么一点都看不到你讨厌的样子,而且从你的话语里听起来,你好像一直很关注他。”伊舍笑着打趣着。

施倩猛地回过神,也发觉了自己的不对劲,重新板下脸说道:“哪有!”

伊舍微笑着,但并不继续逼问,反而自顾自地说道:“我很喜欢他,他很厉害,那天你们所有人都那么慌张,只有他敢和我阿爸谈条件!还说的头头是道,完全没有任何的破绽,把我阿爸说的哑口无言,我从来没见过这么能说会道的男子。”

施倩被她这么一说,也时不时地点头。

的确,他们这几个人里面要说嘴皮子,真没有任何一个人比得上他。

李骁话少,不会劝,何佳玉和严怀宇两个人又是直爽的性子,几句话不合可能就直接开干了,只有他,和那群人辩得是有理有据,最后连哄带骗这才让依安德松口答应给他们疗伤。

“我想,你一定也是因此喜欢他的吧。”伊舍说到这里的时候,眼底闪烁着光亮。

施倩先是沉浸在伊舍的话语里,等她突然话锋一转后,她连忙缓过神,故作严肃地道:“你……你不要乱说,这会引起很大误会的!”

伊舍一副旁观者清的样子,“我才没有误会呢,因为我发觉他每次看你的眼神,和我看他的眼神一模一样。”

“真的吗?”作为女孩子,这种小心求证的心思让她忍不住多嘴地问了一句。

伊舍笑着连连点头道:“嗯嗯,真的!”

施倩看到她脸上洋溢地笑容,怎么看都觉得像是调侃,尴尬地轻咳了几声,“你别胡说了,这是不可能的,再说了你喜欢他,怎么可能给他当说客啊。”

伊舍不解地歪着头问道:“为什么不能?我喜欢他,所以我希望他能幸福,咳现在看来这份幸福好像只有你能给他,我当然会竭尽全力的希望你们两个能在一起啊。”

施倩皱着眉头。

话当然谁都可以说的那么漂亮,但是真的落在自己的身上,要把自己喜欢的拱手送人,这实在是……

“你不生气?不……吃醋?”施倩一脸怀疑地看着她。

“吃醋?不不不,阿妈曾经和我说过,喜欢并不是独自占有,就像花朵一样,你喜欢它的美丽,就应该让它继续生长,而不是将它采摘下来,这样只会让它枯萎。”

伊舍说的很认真,施倩看着她神情,是那么的真挚。

或许应该是她生活在海岛上的关系,让她的想法变得简单很多。

是啊,喜欢不是占有,不应该把喜欢变成一种累赘,甚至转化成负面的情绪,因为喜欢是一件很美好,很心动的事情。

施倩想到这几天自己那冷漠的样子,真是又懊恼又惭愧,“抱歉啊,是我太狭隘了,这几天对你都……”

“没关系没关系,乔维说这样反而让他看清楚了一些东西。不过我到现在都没明白,他看清楚什么了?他眼睛不好吗?以前都看不清吗?”伊舍很是好奇地问道。

施倩一听,顿时笑喷了,“噗——哈哈哈,对,他视力很差,看不清东西,所以你要尽快放弃他才行,以你这么漂亮找个瞎子太亏了。”

“啊?瞎子?这么严重?我阿妈医术很好的,我……我趁着他没走,我让阿妈给他瞧瞧去。”伊舍先是一惊,随即就匆忙的往外头跑去。

“啊?喂!”

施倩本来是开玩笑的,没想到这姑娘竟然当了真,也赶忙追了上去,以防她到时候做出点什么贻笑大方的事情。

……

而在村口的严怀宇此时还属于极度的不平衡中,他听着身后那群一班女兵犯着花痴的话语后,愤愤道:“帅什么啊,我也能抱啊!肤浅!”

落了单的何佳玉听到他这酸话,凉凉地说道:“你倒是想,问题然姐不肯给你这个机会啊。”

严怀宇被她这么一激,梗着脖子反驳道:“什,什么叫不肯啊,小然子坚强,不愿意拖累别人,我这是尊重她!谁像指导员啊,一句话不说直接抱,一点都不尊重人!”

对于严怀宇这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何佳玉表示十分的不屑,“是是是,你总是有道理的,但问题是,你这么绅士还不是抱不到美人归。”

严怀宇气急,“你你你,你思想龌龊!”

“哟!您高贵,您纯洁,您比那纯净水纯牛奶都纯,行了吧!”

严怀宇怒声道:“喂,你这分明就是嘲笑我!”

“呵呵,看来还不笨啊。”何佳玉很是欠扁地回答完后,直接往前面走去。

严怀宇看到往前走去,马上追了上去,“喂!何佳玉,你站住!你别拐着玩儿的骂人,你前几天咬我一口那账咱两还没算呢!”

“是你先招惹我的,要不是你扑过来捂我嘴,我能咬你嘛!”

“是你乱说先!”

“我乱说话?我说的是实话好不好,不相信你让大伙听听,评评理!”何佳玉说着转身就要冲着其他士兵们嚷嚷了起来。

严怀宇一看她还真要往外说,下意识地又想要伸手去捂她的嘴。

结果,没成想何佳玉那是故意的,趁着他冲过来时,她利落的一个闪身顺势绊了他一脚,严怀宇没了防备,立刻摔了个狗吃屎。

“噗嗤——哈哈哈,严怀宇你摔跤的样子也太丑了吧!”何佳玉看着他那狼狈的模样,捂着肚子哈哈笑了起来。

“何佳玉你个臭丫头,看我怎么收拾你!”气急的严怀宇从地上爬了起来,快速地朝着何佳玉重新扑了过去。

“呀,我好怕啊,来呀来呀!”

两个人你来我往,你追我赶吵吵闹闹了一路直接回到了村内。

“营长,这怎么回事啊?”而在队伍最前面的安远道则忍不住地对身旁的营长问道。

李宗勇现在也心里头也很是不爽,于是没好气地说道:“不就是你眼前看到的那回事。”

说着就双手负背的往前面继续走去。

一边走,心里还一边暗暗地腹诽着,这臭小子,在这群新兵面前一点指导员的样子都没有!

谈恋爱就谈恋爱,搞这出干什么,不知道他刚才很尴尬吗?!

而且还这样不顾自己的人身安全,贸然行动,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揍他一顿才行!

一群人就这样浩浩荡荡的从村里头走出去,然后又浩浩荡荡的回到了村里头。

……

与此同时,被抱着上了飞机的聂然,也不挣扎,只是目光微冷地看着眼前的人,“放我下来。”

刚才霍珩当着大庭广众之下对她这么一个横抱,要不是苦于肩膀上有伤,怕刚结痂的伤口因为挣扎而崩开,这才无奈之下认命的被他抱着上了飞机。

如果是以前,早就一手刀过去直接砍晕他了!

“我有话和你说。”霍珩垂眸定定地看着她,眼中如同一潭没有波动的死水,寂冷无声。

“放我下来。”聂然再一次地强调道。

两个人一个锐利寒凉,一个内敛沉冷,一个来回之后,霍珩的眼眸里突然酝酿起了别样的情绪。

聂然对于如此陌生的眼神忽的心头一紧,还未来得及反应,身子就已稳稳地落地。

只是,落体的同时,她只觉得腰间一紧,就已被他拥入怀中。

聂然下意识地将要挣脱开,结果腰间的那只手越发的收紧了起来,最终只能被迫靠在他的胸膛上。

“你到底要干什么!”这回聂然的声音不由得冷下了几分。

“别动,我有话和你说。”霍珩抱着她,五官的线条绷得紧紧的。

聂然听到他声音里竟带着一丝嘶哑,这让她不由得停顿了一下。

然而这时候霍珩却自顾自地说了起来,“这几天你在昏迷的时候我想了很多,回想着从得知你身份那一刻后对你所做的每一件事。”

回想?

只有对死去的故人才会追忆吧!

她又没死,有什么好回想的!

“那时候我不停的调查你,我知道你在新兵连期间考核并不高,可偏偏被派出来做这种危险的事情,所以我对你身份存疑,想要各种试探你,不过还好后来你没让我失望,甚至还超额完成了我对你的考核。”

聂然冷哼了一声,嘲弄地道:“你倒是很自豪。”

霍珩将头都埋在她的颈窝处,笑起来的声音有些发闷,那低而轻的笑声在直升飞机的轰鸣声中显得格外的渺小,“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女孩儿,这么的……不怕死,就像这次,连地雷都敢徒手挖。”

聂然感受到他胸膛轻微地震动,冷声道:“挖了我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不挖我就真的要死了。”

霍珩对于她这种冷静理智到几乎机械的分析,眉头不禁又再次拧紧了几分。

其实他真的很矛盾。

他既希望这妮子能日渐强大,可又有时候希望她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能够依靠自己,哪怕只是小小的依靠那么一下下。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遇到事情就拿命去博。

他真怕哪一天自己迟了一步,她就这样把自己给搏没了。

霍珩的手勒得紧了又紧,“从你进预备部队开始,我就看出你对部队的不喜欢,但我以为那只是你在生气,生气我对你的那些擅自做主,可后来我发现你是真不喜欢,甚至是讨厌,你对那些战友的漠视,对教官的反抗都在告诉我,你不喜欢这里。”

“可我偏偏不想放弃你,我觉得你天生就应该是个军人,你那么的聪明,又能够轻松应对那么多危机的事情,除了比较自我,你所有的要素都十分适合军人这个职业,所以我一意孤行的要把你禁锢在里面,甚至想要把你改变,我想要你融入这个集体。”

“看出来了。”聂然语气冰冷,带着些许的嘲讽。

停顿了两三秒后,霍珩的声音再次响起了起来,却比刚才有沉甸了几分,“对不起……”

聂然无声地扬了扬眉。

对不起?

霍珩居然向她低头?!

“我不应该自以为是的认为对你好,所以就去操控你,害得你受了这么的苦。我不应该以爱的名义,把你捆绑在身边,让你过着枪林弹雨的日子,更何况,你并不喜欢这样的生活……”

那几天他真的想了很多,也想了很久,他一门心思的希望这个女孩儿能够日益变得强大,强大到能够足以与他并肩,可是他忘记了,在这强大的背后所付出多少的汗水和鲜血,他也忘记了,他自己身负着一个极具危险的工作,随时下一秒就会死亡。

他又有什么资格去要求聂然的并肩,他其实根本无法给她一个安稳的人生。

他已经做了‘霍珩’带了十几年,甚至还需要十几年,而这十几年里有着无数的未知和变数,他自己都没有办法保证接下来会变成什么样,根本没有任何的资格将她拽入这无望的苦海之中。

“然后呢?说了这么多,你的结论是什么。”聂然十分平静地问道。

“我回去之后会和营长说,如果你现在还想要离开的话……”霍珩说到这里顿了顿,继续道:“我尊重你的决定,放你……自由。”

最后两个字他说的格外的艰难,但他必须要说。

这是欠她的,他必须要还。

时间突然像是被无限的延长了,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如此的煎熬。

聂然没想到霍珩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离开?

她可以离开预备部队了?

一想到离开,不知为何她竟然想到了刚才了克里的那个约定。

那个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的约定。

约定?!

一号,你在想什么,为什么要去想那个该死的约定,这个约定和你根本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不可以被这些无关紧要的琐事和陌生人而摇摆了你的想法。

你要离开这里,必须马上,你不能继续留在这里,那样会将你所有的坚持全部打破,甚至打碎!

上辈子杀手的生活你已经过够了,现在该回到正常人的生活才对,你应该要过没有枪声,没有暗杀,没有危险,只是安静、平和、日复一日的重复的生活。

聂然在心里来回的对着自己不停反复地说着。

最后,她握了握手,用力地点头,“好。”

聂然不知道是,在她重新努力地坚定自己目标的同时,也彻底将霍珩内心最深处的那抹名为期望的火苗呼的一下灭了。

他,又再次的重新回到了无望的黑暗中,只有鲜血枪声日复一日得陪伴着他,那么的孤独、寂寞而又血腥。

“那你休息,马上到部队医院了,我去催他们快点……”

催他们快点?

他当是在开车吗?

聂然看他混乱话语以及近乎狼狈逃离的样子,眉头微微紧皱了起来。

哈哈,前面一直有人说霍珩作死的关然哥小黑屋,还要把她改变,现在报应来了,各位爽不?

PS:推荐一妹子的文《玲珑嫡女之谋嫁太子妃》很不错的古文,大家闲着没事可以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