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 大庭广众被抱着,骗人?/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快,直升机就降落了,只是降落的地点并不是预备部队的后山的飞机坪,而是部队医院专门建造的飞机坪。

那是紧急通道,是专门供给那些万分紧急的伤患士兵的。

但他就这么堂而皇之的降了下来。

霍珩从驾驶舱内走了过来,将她再次一把横抱了起来,直接跨步走了下去。

“我自己能走。”聂然窝在他怀里,皱着眉头提醒道。

霍珩目光笔直地落在前方,声音里带着一丝清冷,“这是最后一次了。”等走出这个医院以后,他们两个就要彻底分道扬镳了。

聂然听着他话里的意思,不由得想起他去而复返的事情。

想来这次他应该是挤出时间特意回来找自己把话说清楚的,等结束之后他大概就彻底补回来了吧。

看到他这么坚持,聂然也不好说什么,总不能在部队医院门口给他一拳吧。

所以也难得安分的窝在霍珩的怀里,其实最重要的是看这人的架势也不会让自己下来,索性她也不去挣扎了,以免扯到伤口。

可飞机外头的医生在看到军用直升机时,以为是重症伤患,立刻全副武装的带着担架跑了过来。

“伤者怎么样,是中弹了还是刀伤?伤口在哪里?”所有人紧急万分,神色严肃。

“肩膀上,被地雷的碎片伤到。”

霍珩说归说,但就是紧紧的抱着她,不肯放手,那几名医生和护士看他不肯放手,还以为是太过紧张,刚想上前把人从他怀里接过来时,却被他给避开了。

那几个医生眉头紧皱,很是着急地说道:“这位教官你快点把伤员放下来,延误病情可是会死人的!”

说着就要去抢霍珩怀里的人。

可今天霍珩就像是魔怔了一样,抱着就是不肯撒手。

怀里的聂然看到这一副场景,恨不得扶额。

早知道下飞机会变成这样,她宁死也不从啊!

看着这两边的人僵持不下,聂然这下也装不了死了,只能微微仰起头笑道:“那个……我伤口已经做过手术了,今天是来复诊的。”

“什么?复诊?”为首的医生看到怀里的那个女孩子眉眼弯弯的样子,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是的,复诊,不好意思啊。”聂然笑着抱歉道。

霍珩这时感觉到飞机坪上一阵冷风吹过,生怕聂然会感冒,将她搂紧后径直朝着医院里面走去。

留下了那一群医护人员面面相觑的在冷风里吹着。

排队挂号,除了看诊的时候需要医生检查,其他时候聂然几乎被一直被霍珩抱在怀里,没沾一下地面。

可就是这样也引来了那些病人和护士的围观,甚至路过急诊室的时候被急诊的医生误会成了生命垂危的对象。

这让她十分的不爽,频频瞪着眼前的男人。

霍珩看到她那鼓着腮帮子气愤的模样,明明离别之际,却不知为何嘴角轻轻地勾起了一个弧度。

好不容易等拿完药,听完医生的嘱咐,再次上了直升机。

聂然看他并没有要放下自己的意思后,第一时间就从他的怀里挣脱了下来。

刚才在部队医院那么多人看着,简直丢人到家了!

她要是真晕过去也就算了,可问题她身体好好的,既没受伤也没残废的,就这么像个婴儿似的抱来抱去的,实在是没脸见人。

反倒是这男人一点自觉性都没有,死死抱着就是不撒手,脸皮后的堪比城墙一样。

而站在那里的霍珩感觉到自己怀里一空后,心底深处好像也有什么东西同时空了下来。

他握了握已经空了的手,慢慢放了下来。

“你好好休息吧,马上就能回基地了。”霍珩垂着眸,说完后也没返回驾驶舱,而是转身随意地找了个地方一坐。

直升机伴随着轰隆隆的螺旋桨声音从部队医院的空旷草坪上渐渐上升,聂然也找了地方坐了下来。

尴尬的气氛就这么蔓延开来。

聂然索性闭目养神地靠在那边休息了起来。

但敏锐的感官告诉她,对面这个男人一直在盯着自己。

聂然觉得今天的霍珩实在是反常的很,特别刚才自己答应要离开的事情后。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感觉不对劲。

难不成,他只是试探自己?

并不是真的要放自己走?

她在这边闭眼暗暗思考着,并没有发现对面的霍珩沉冷的目光中带着些许缱绻望着她。

终于,当飞机降落在了部队飞机坪上时,天色早已经黑了下来。

等到飞机舱门一打开,聂然率先第一个跑了出去。

刚在部队医院已经很丢人了,可不能再被部队里人看到了。

好在霍珩也没有强求,落在她身后一步,两个一前一后的就这么往基地里头走去。

“你自己好好注意身体。”就在聂然拐进宿舍楼时,和她擦身而过之际霍珩低声地吩咐了一句,随后头也不回地笔直地朝着前面走去。

聂然特意停了下来,站在路灯下想要看看他要去哪里。

结果没想到,他竟然一路走进了行政大楼里。

现在整个行政大楼里除了营长的办公室还亮着灯,其他地方都是黑的。

看来,刚刚在飞机上她是想多了,这男人是真的要放自己走。

想到要离开这里,她莫名地深吸了口气,接着径直往宿舍楼走去。

刚推开寝室的房门,就看到一个黑影从屋里扑了上来,聂然下意识地想要踢腿踹上去,结果就听到了何佳玉的大喊:“然姐!你怎么才回来!我等你好久了!”

聂然这才放松了下来。

只是再她扑过来时,还是轻松一闪,避让了开来,让何佳玉扑了个空。

“然姐,你又躲我!”没有抱上偶像的何佳玉表示很气恼,并且不服地再次扑了上去。

聂然对于这种亲人的举动向来不喜欢,正当她还想要躲闪时,施倩很贴心的阻止了何佳玉的举动,“你消停点吧,你家然姐还有伤呢!你这么一抱蹭到她伤口,怎么办?”

何佳玉一听,立刻紧急刹车,距离聂然一米远,生怕会弄伤自己的偶像。

“哦哦,对不起对不起,我给忘记了。”

“你等我干什么。”聂然坐在自己的床上,问道。

何佳玉被他这么一提醒,又重新激动了起来,“然姐你是不知道啊,刚才你被指导员抗走的时候,那群人惊得直接掉下巴了!特别是严怀宇,那小醋缸直接化身成醋海了都!哈哈哈……那样子太好笑了!”

何佳玉独自一个人在那边吐沫横飞的说着,特别是在描述严怀宇的时候简直把各种损词儿全都用上了一边,要多顺溜就有多顺溜。

这时,古琳走了过来,关心地问道:“聂然,指导员把你送去哪儿了,怎么那么晚才回来。”

“去部队医院做检查了。”聂然举了举自己手上拿的药。

宿舍的几个人听到聂然是去医院,一个个都关注了起来,就连讲得最欢乐的何佳玉都停了下来。

也不能怪她们这么紧张,主要是她当时虽然有医生在尽力救治,但毕竟只是在个破小岛上的木屋里救治的,设备药品都不太齐全,怎么样都不如医院。

所以难免还是会有些担心。

“怎么样,还好吗?”古琳担忧地问道。

聂然笑了笑,“没什么大问题,只要多休息就好。”

众人听到这番答复后,这才松了口气。

古琳点了点头,说道:“哦哦,那你到时候去医务室请个请假条,这样就可以再多休息几天了。”

“只是纯休息哪儿够啊,这样吧然姐,要不然咱们去和炊事班打个招呼,给你做点病号饭吧。”何佳玉提议道。

施倩点头赞同道:“这个可以有啊,本来聂然在岛上一直都是清淡为主的,现在是该给她好好补补了。”

“行了行了,这事儿你们别操心了,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训练,都赶紧休息吧。”

聂然刚听何佳玉说了那么多关于霍珩抱着自己离开后的事情,难保不会说着说着想起问关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为此她率先开口直接先将她们给打发了。

“对哦,这几天一直在海岛上,我都忘训练这回事了。”何佳玉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回到了部队基地里,日复一日的体能训练又要重新开始了。

不过想想,总比没日没夜的挖地雷强,至少不会死啊。

想到这里,她也就平衡了,乖乖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聂然见她已经安静了下来,这才松了口气。

最八卦的已经打发了,其他的也就不怕了。

只不过,听何佳玉刚才描述的那群人震惊的样子,她觉得接下来好一阵子部队里都会流传着她的“英勇事迹”了。

现在她不得不庆幸自己身负重伤,加上马上要离开部队,不需要在那些人面前露面太多,不然肯定要被人行注目礼不可。

她可不想在和今天一样在医院里被人当猩猩似的观看,太丢人了。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聂然就去医务室开了个请假单,真巧那名替她开请假单还是上次那位军医。

那名军医自从在小岛上被她小小的威胁了一把后,态度可恭敬了,要什么给什么,甚至还贴心的将原本一个星期的病假延长了十天。

美名曰: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既然受了重伤,还是要好好休息才行。

聂然觉得自己也要马上离开这里,休多少天都无所谓,也就随便他填了。

等他写完好,聂然又带着请假条去了季正虎的办公室,把情况和原因都说明了一遍。

其实季正虎早在昨天就听已经从安远道那里听到了聂然的事情了,昨天安远道一回来什么都没干,就把聂然的事情从头到尾的在办公室里说了一遍。

办公室里的那几个教官听得咋舌不已。

徒手排雷,诱敌上钩,挖鸿沟埋诡雷,这一切的一切听得就好像是小说似的。

这哪里是六班的士兵,就是一班的人估计都没这个胆气。

说到最后的时候,安远道还跑到季正虎的面前和他说,等明年年初的考核一结束,就要把人招进一班来。

季正虎这下破天荒的不同意了起来,这每年考核结束好的兵都往他安远道的班里去,总是留下最差的分到自己手里。

这回好不容易有个这么优秀,堪比一班还要优秀的,他实在是舍不得!

说不定聂然的出现是一个契机,可以让六班崛起的契机。

再者说了,一班全是优秀的,他安运道一个人训三十个人,哪里训的过来,万一到时候把聂然给埋没了怎么办,还不如留在六班,自己还可以重点培养聂然。

结果两个人争来争去,季正虎就是不松口,气得安远道直跳脚,嚷嚷着说是到时候要找营长评理。

评理?

评理就评理!

这根独苗,反正天王老子来他也不给!

想到这里,他禁不住对聂然多少了几句,只是那语气嘛还是那么的公式化,“等你休息完了,到时候把这些天落下的训练课程全部补上来。”

“是。”聂然点了点头应答了下来。

她觉得自己要走这件事营长还没找她谈,说了也没用,还不如先应答下来。

反正开个空头支票也不犯法。

季正虎见她态度良好,这才放聂然离开。

接下来整整五天,聂然都呆在宿舍里等着,等着李宗勇的召唤,可等来等去等到也没等到消息,这让她不禁有些疑惑起来,是不是霍珩压根就没和李宗勇提及这件事,故意耍自己一把。

看着已经黑下来的天空,宿舍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接着就听到何佳玉开门扑了进来,直接倒在了自己的床上,嘟囔地道:“累死我了!这个混蛋教官简直没人性,竟然说我们半个月没训练,所以罚我们以后每天的训练延后一小时?好歹咱们也是有功之人啊,救了一百来号人呢!”

“可不是,简直泯灭人性,我这一天给训得都快直接趴地上了。”施倩也同样躺在自己的床上,四仰八叉的,毫无形象可言。

“然姐你就幸福了,天天待在宿舍里好幸福啊!”何佳玉有气无力地羡慕着。

而被羡慕的聂然坐在那里心思还沉浸在霍珩答应自己的那件事里,压根没听到她们的话。

同样被训练得也有些脸色苍白的古琳,劝慰地说道:“也不是啊,教官也没有说错,我们的确是落下了很多。”

“我的班长大人啊,你敢不敢有点脾气啊。”对于古琳这样的好脾气,何佳玉真是无语了。

怎么这世界上会有这么好脾气的人,连背后说人坏话都肯。

古琳略有局促地道:“为什么要有脾气啊,大、大家一起和和睦睦的听教官训练不是挺好的。”

鉴于自家班长是实在是太过善良,何佳玉决定要好好的教教她才行。

何佳玉一骨碌地翻身从床上爬了起来,对古琳一番教育道:“你没发现季正虎是在故意针对我们吗?我们这次立了这么一个大功,结果你看他一点都没有夸奖咱们,没特殊待遇就算了,还惩罚我们!分明就是看不起咱们六班!看不起你懂不懂。”

她对古琳不断的煽风点火,可这时李骁却拿着换洗衣服从她们两个人之间路过,冷冷地丢下了一句,“这就是特殊待遇。”

因为看重,所以越发的狠狠的操练,这种待遇是别人想求都求不来的。

被打断了的何佳玉一脸茫然地啊了一声,显然是没听懂李骁刚才那莫名其妙的一句。

刚想问,结果李骁已经转身走出了宿舍,去浴室洗澡了。

“骁姐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啊?”何佳玉只能呆呆地问古琳。

可惜古琳也不懂。

她又问了一边床上的施倩,但施倩累得已经半梦半醒之际了,这会儿被她弄醒后,睡眼惺忪地道:“什么什么意思,我不和你们说了,我累得快要死了,我先去洗澡,然后睡觉了,今天实在是太累了。”

她从床上爬了下来,拖着疲惫的身躯往外头走去。

就这么一打岔,何佳玉也忘记了对古琳的教育,拿了衣服就跟了上去,“我也去,等等我!”

这下,屋内就只剩下聂然和古琳两个人了。

古琳看聂然一直坐在那里不吭声,以为她是这几天一个人待在宿舍无聊,和大家无法融入,这才不吭声。

于是好心的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份笔记递了过去。

“聂然,这是我做的笔记,我给你也做了一份,马上就要考试了,你这几天好好复习吧。”

聂然被她的话拉回了思绪,看到古琳手里的那份笔记后,又看了看古琳那神情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聂然并不想解释,伸手手下了那一份资料,道了一声,“谢谢。”

古琳看她神色平静,好像并没有负面情绪,这才放下心来,“这没什么的,我也去洗澡了。”

直到古琳离开后,聂然依然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里那份资料。

那上面的字迹很干净,重点的地方还用尺子划了下来,看得出很用心。

可这在聂然眼底却格外的滑稽,她觉得古琳和自己一起排过雷,应该知道自己的实力才对,怎么回到基地后还是不停地给她资料呢。

要知道那些书她倒着背都可以。

她嘴角含着一缕玩味的笑意,指尖不停地翻转着那一张薄薄的纸张。

以至于等李骁洗澡完回来后,便看到了聂然坐在那里看着一张纸发笑。

那张纸似乎是古琳笔记本上的纸,顿时了然了过来。

只是……前几次聂然拿到那些资料都是趁着别人不注意直接丢进了废纸篓,这次怎么不仅不扔,还发笑呢?

聂然发觉她皱眉盯着自己手里的那一张纸,不由得笑瞥了她一眼,问道:“有什么问题么。”

“你没扔掉这让我觉得得奇怪。”李骁擦着头发径直坐在了自己位置上。

聂然当然知道自己那些小动作不会躲过李骁的双眼,这下她笑眯眯地道:“我被她的执着打动了,不行吗?”

被打动?

李骁摇了摇头,这不可能,这聂然看似能和所有人打成一片,但心肠比谁都冷,从当初在岛上就可以看出来,那时候她一醒来发现要打海盗时,她第一个反应就是和他们划清界限。

怎么可能现在因为几张资料就被打动了。

这分明是在糊弄自己。

她懒得和聂然说这种话无意义的废话,只是问了一句,“你还要休多久。”

这时,聂然嘴角的笑一僵,随即微微收了起来。

“是啊,我也想知道自己到底要休多久啊。”

五天了,还没消息。

霍珩,希望你不是在骗我!她在心里暗暗说道。

聂然眼神有些发沉了起来。

哈哈哈,各位妹砸猜猜看,然哥到底离开没离开预备部队呢?猜对有奖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