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被送医院,被欺负?/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歪着头,故作不解地说道:“我去看看呀,怎么阿姨这么激动。”

一提到聂熠,叶珍立刻就失控了起来,她双手撑在桌沿上,低吼了起来。“你别动他!”

聂然这时候微微一笑地道:“我总要给你找点事做,才能让你少开口,不是吗?”

她推开了那碗粥,靠在了椅背上,气度悠然的很。

而叶珍则因为愤怒胸口上下不停地起伏着,全然没有了富贵太太的模样。

两个人就这样一个站着,一个坐着,气氛变得尤为紧张。

正在客厅和厨房里忙碌的佣人们虽然听不清她们在说什么,但是多少也能感觉到夫人和大小姐之前的别样气氛,所以一个个都躲开,以防被波及到。

突然,楼上的书房响起了一个轻微地开门锁的声音。

原本正怒气叶珍听到后,神情微微一变,嘲讽地一笑重新坐了下来,“你别得意的太早,等你爸爸下来,还不知道你能不能安然无恙地留在聂家呢。”

他们两个人到底是多少年的夫妻了,叶珍一眼就看出聂诚胜刚才是找借口,什么发邮件,根本就是打电话求证去了。

而她也绝对不相信会有部队申调这种事情。

要知道聂然在新兵连的成绩她全部都有看过,次次都是垫底,要不是后来因为那个任务,让她瞎猫碰到死老鼠,踩了狗屎运,不然哪儿轮得到她进预备部队!

预备部队啊,新兵连最好的兵才有资格进的地方,聂然怎么可能跟得上那里的进度。

所以她可以百分百的确定聂然这次回来是被预备部队给赶出来的!

聂然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心里想的,对此勾唇笑了起来,“哦,那你最好希望我不要安然无恙,不然的话你儿子可能就要倒大霉了。”

她明明是淡笑悠然的样子,可话吃来的语却是明晃晃的威胁,让叶珍不禁心里有些迟疑了起来。

聂然这么淡定,难不成真的是申调?

在她犹豫不确定的时候,楼上的聂诚胜已经走了下来。

他神色一时间难以辨明,只是一下楼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别吃了。”

这三个字瞬间让叶珍心头一喜,她觉得自己是猜对了!

可这份欢喜还没过三秒,就又听到聂诚胜继续道:“这些早餐营养不够,叶珍你赶紧去给她熬骨头汤,以后每天给她熬一锅,既然受了伤,就要好好补补才行。”

什么?熬骨头汤?

这什么情况?!

叶珍刚绽开的笑僵在了嘴角,眼睛则因为惊讶瞪得格外的大,整个表情看上去格外的滑稽可笑。

聂然坐在位置上欣赏着她逗趣的模样,无声地冲她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快去啊!”聂诚胜走到了餐桌边,看叶珍呆滞地站在原地不动弹,不由得皱眉催促了起来。

心里对叶珍的意见也越发的大了起来。

这女人是怎么回事,怎么总要自己重复两边,看上去这么呆头呆脑的,这以后聚会还怎么带出去,这不是给自己丢人么!

叶珍被他这么一喊,立刻思绪被拉了回来,“我……我的意思是,我们家没骨头啊。”

这下聂诚胜真的不悦了起来,“没骨头你不会让佣人去买吗?!”

叶珍急忙点头道:“哦,好,我现在就去……”

说着就匆匆忙忙的进了厨房吩咐了起来。

“爸,这每天都是骨头汤,会不会太麻烦叶姨了。”聂然特意朝着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声音不轻不重,却正好字字都落入叶珍的耳朵里。

让叶珍听的不禁咬牙切齿的很。

这个该死的贱丫头,分明就是故意说这种话给自己听的!

正在被叶珍嘱咐去买骨头汤的佣人看到叶珍那一瞬间的狰狞面色,吓得急忙低下头去。

餐厅里的聂诚胜哪里会知道女人心里哪些小心思,很果断地说道:“不会,家里有佣人给你煮,她麻烦什么。”

聂然听到后,简直心里快要笑翻了。

真不知道叶珍听到聂诚胜说这种话,会不会气傻过去。

“那真是谢谢阿姨了。”聂然很好心地冲着厨房说了一句

她就是要逼得叶珍明明气得心里吐血,偏偏还要装笑脸。

果然,从厨房走出来叶珍脸上挂着扭曲的慈母微笑,“这有什么好谢的,你爸爸说的对,你受伤就应该要好好补补才行。”

聂诚胜这次倒觉得叶珍说的不错,点了点头说道:“没错。这次回来你就好好休息吧,回预备部队的事情不急。”

反正有李宗勇这个营长的保证,他很是放心。

而且刚才还听李宗勇说,聂然这次的野外生存完成的非常棒,这让他很意外也很得意。

这几个月来,他一直很关注聂熠在童子军校的表现,可谁知还不等他打电话过去,那边的电话就频频打过来,并且每次说的话都一模一样,说聂熠表现的如何如何的不好,如何如何的糟糕。

弄得他一直在那些教官面前抬不起头来,导致最后他都已经不想接那边的电话了。

这回聂然倒是给自己扬眉吐气了一回。

“你这次受伤严重吗?”聂诚胜心情不错,难得关心了两句。

“已经好很多了,爸你别担心。”聂然笑眯眯地回答。

聂诚胜拧着眉头,严肃地道:“爸,怎么能不担心,你那几天都不接电话,爸几乎整夜整夜的没办法安睡。”

这个点是最好能够修补父女之间关系裂痕的时机,聂诚胜当然不会放过了。

完全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担心女儿担心的好食不知味夜不能寝的好父亲的模样。

“就差直接去预备部队找你去了,你知不知道。”

“是吗?”聂然笑了笑,眼底却极快的闪过一抹讥讽。

几乎整夜不睡?

当她是傻子吗?!

一个一遇到事情就要断绝父女关系的人,怎么可能会担心的整夜整夜不睡,真是一点撒谎的技术含量都没有。

聂诚胜并没有发现她眼里的异样,以为她只是单纯的反问一句,连连点头地道:“当然了,你都不知道那几天爸爸工作都没有心情做了……”

这无耻程度聂然也是服了,看他一脸“情真意切”的模样,聂然感觉自己刚吃的那半碗粥都要吐出来了。

她急忙开口打断道:“我手机坏了,然后又遇上野外生存的训练,结果受伤昏迷了很久。不过现在没事了,放心吧爸,我是你女儿,都说虎父无犬女,我不会有问题的。”

聂诚胜看她似乎真的没有在意那件事,这才彻底放下心来,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有志气,不愧是我女儿。行,那你在家好好休息,等年后你要差不多就和我一起去2区吧,到时候教教那些2区的兵。”

呵呵,就说嘛他怎么没事对自己浪费那么多的口水,原来是在这儿等着自己。

聂然心里满是不屑,但脸上却一丝一毫,淡笑着应答了下来,“好啊。”

到时候她进了2区,一定不负聂诚胜所望的。

但在此之前,还有件事要做。

“对了,爸爸,马上就要过年了,我想聂熠的童子军校马上也要放假了,过两天我想去接他。”聂然提议道。

站在一边被无视了很久的叶珍听到聂然这个提议,就知道她不安好心,于是急忙反对道:“不,不要,我觉得聂然既然受伤还是在家休息吧,不要跑来跑去了,这样太累了。”

“没关系的,阿姨你上次病这么重,不宜出门。爸爸还要顾部队的事情,家里就我一个大闲人,应该我去的。”聂然冲她甜甜一笑。

可只有叶珍知道,她这笑里充满着挑衅和不怀好意。

她心里着急,却又不能在聂诚胜面前表露出来,倒时候惹到他不快,只能牵强地笑着,“不用不用,家里司机那么多,到时候让他们去接一样的。”

“这怎么行呢,聂熠第一次离家那么久,当然要自家人去接才行啊,爸爸你说是不是?”聂然转头看向了身边的聂诚胜。

“嗯,也好,那你去接吧。”

聂诚胜想到那些天自己在电话里被那群比自己级别小了不知多少的教官训斥,实在是丢不起那人,打算找个司机去把人接过来就好,没想到自己的女儿自动把这活儿给揽上身,当然是求之不得了。

“那你自己到时候小心点,爸爸先去上班了。”随口嘱咐完了一句后,聂诚胜拿着自己的军帽走出了大门。

此时,站在餐桌旁的叶珍怒瞪着她,那怨毒的眼神恨不得能在聂然的身上戳上几个窟窿眼。

她生怕外头的聂诚胜还没走远,刻意压低了声音,整个人因为怒火而颤抖地道:“你有什么冲我来就好!他是你爸爸的命根子,你怎么敢动!”

聂然施施然地站了起来,唇角划出一个笑,“就是因为他是爸爸的命根子,所以我才要好好保护啊。这么好的人质在手上,我为什么还要冲你来。”

她说完后直接转身上了楼,昨天一夜没睡,现在也该补补了。

叶珍死死地盯着聂然离开的背影,那一腔怒火不断地往上涌去,突然她眉头紧皱起,手不由自主地捂着胸口。

糟糕,又复发了!

叶珍揪着衣服,想要喊救命,谁知一个单音还没发出来,就两眼一黑地倒了下去。

厨房间里的佣人听到外头的响动,出来一看,这下都吓傻了,赶紧上前呼喊,“夫人,夫人!夫人晕倒了快打电话给老爷,快!”

站在自己房门口正打算开门的聂然听到楼下那群佣人惊慌失措的喊叫声后,不由得冷笑了一声,“真是弱啊,一点都不好玩。”

说着,她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关上了房门,隔绝了楼下那喧闹的声音。

洗了个澡,拉上窗帘,在昏暗的光线下她埋头就睡了起来,完全不管叶珍的死活。

而同样不管叶珍死活的,是刚坐在车里没多久的聂诚胜。

叶珍倒下的第一时间,佣人们就给聂诚胜打电话。

那时候聂诚胜正因为一通紧急会议的电话快速地往部队赶去,家里的佣人说了这件事后,聂诚胜心里烦躁不已。

觉得这女人实在是太烦了,刚明明自己离开的时候她还活蹦乱跳的,怎么才离开不到十分钟这又突然晕倒了呢!

电话里头佣人们不断地催促他赶紧回来,烦躁之下他愤怒地冲着电话里训斥道:“我又不是医生,回来有什么用,实在不行就送医院!”

说完后,他就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电话那头的佣人们听到自家老爷这样近乎冷酷无情的话,又看了看身旁已经昏厥过去的夫人后,最终只能打电话叫救护车将人抬走。

于是,等到聂然一觉睡过来后就发现整个房子一片漆黑和空荡,所有佣人竟然都去医院陪着叶珍,连个做饭的人都没给自己留下。

聂然简直无语。

这回别说骨头汤了,就是一顿饱饭都没有。

她自己进厨房熬了一些大米粥,顺便放了一把青菜进去,接着又从冰箱里找到了一盒速冻饺子煎了一下。

一碗菜粥,加一碟金黄灿灿的煎饺,一顿晚餐吃的也算是饱足。

可这种食物聂然以为一顿也就结束了,第二天那群佣人们总该结束了吧,但没想到是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那群佣人依然没有回来。

碰巧聂诚胜遇到了部队演习也不能回来,整个房子就剩她一个人。

无聊之下的她只能找了家里的司机开车前往聂熠的童子军校,但没想到的事,司机告诉她聂熠的学校在A市,路程比较远。

A市?!

她没听错吧!

虽然当初让聂熠去童子军校的这个提议是她提出来的,但是聂诚胜选的是哪个学校她并不知道。

这算不算造化弄人?

A市,她竟然又回到了A市!

她还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再来A市了呢。

经过了六个小时的车程后,聂然坐在车里看着窗外一点点变得熟悉起来的景物,心里不由得感叹。

这个城市是她成为聂然后待的时间最长的一个城市,也是记忆最为深刻的一个地方。

聂熠的军校地处比较偏僻的地方,并不在热闹的闹市区,所以车里穿过了闹市区下了高速后,两边的景物变得越来越的荒凉了起来。

又不知过了多久,聂然总算看到了不远处的一栋建筑物。

不得不说,聂诚胜还真是挺舍得给聂熠花钱,一看这大门的气派,以及停车场里那些轿车,啧啧啧……显然是属于贵族学校。

聂然下了车直接走进了学校里头,训练场上好多小屁孩穿着迷彩服站在那里正接受着训练。

她看了一会儿,感觉那些小屁孩儿还挺有模有样的,站军姿也好抬步也好,都非常的整齐划一。

看得出,这里的教育模式近乎和部队差不多,只是可能在训练的负荷上会酌情减量额而已。

聂然根据司机所指示的班级号,她走了教学大楼里,正在走廊寻找班级号时前面不远处一个穿着迷彩服的男人走了过来,她上前问道:“不好意思,我找二班的聂熠,请问你知道二班怎么走吗?”

“你是哪位?”那个男人面色严肃地看着她。

聂然自报家门地说道:“我是聂熠的姐姐,来接他回家。”

那男人面无表情地拒绝道:“他正在面壁受罚,请你你两个小时后再来。”

受罚?

聂然挑了挑眉。

看来,这位小皇帝看样子在学校里过的并不太愉快啊。

“好吧。”聂然也不问原因,转身直接就往外头走去。

这倒是让那个男人微微一愣。

他本来都已经打算做好了被这个女孩子纠缠一会儿的打算了。

结果这姑娘竟然就这么干脆利落的走掉了。

他还是第一回看到有人不问缘由的直接走掉的。

要知道每次来这里的父母在听到孩子被学校惩罚后,第一个反应都是求着希望能去看看或者是了解下情况。

哪像这位,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后,掉头就往外头走。

“等一下。”他赶忙出声叫住了已经走出两三米远的聂然,“你不想问一下你弟弟为什么会受罚吗?”

聂然笑着转头说道:“那是你们军校的事,既然把人托付给了你们,我放一百二十个心。”

呃……话的确是这么说没错。

但哪有人真的能彻底放心,不多问几句的。

这女孩儿的心也太大了吧。

那男的在心里头暗暗嘀咕着。

殊不知聂然其实一早就算准了这男人的心思。

刚才如果自己缠着他问东问西的,肯定会遭冷眼,并且被他直接驱逐出去。

索性自己不问,憋着他,等他自己按捺不住的时候,自然而然喊住自己。

果然,那男人自动自发地走了过来,主动问道:“你现在有空吗?我想和你谈一下关于你弟弟的问题,因为你的弟弟在学校的表现不是很好,这次还因为出手打人而被罚站了。”

“打人?赢了还是输了?”聂然好奇地问道。

那男人怔愣了一下,然后回答道:“输了。”

但很快他就醒过神来,这是重点吗?!

他说的明明是聂熠在学校打人好不好!

那男人沉着脸色,很是严肃地说道:“他在学校里的表现非常的糟糕,不会自己动手整理内务,也不合群。”

其实何止是不整理内务,不合群那么简单,简直是有十分严重的少爷病!

在进军校不过一个多月,关于聂熠违规记过的事情屡屡发生,什么受不了训练的大哭,饭菜不好吃砸碗等等一系列的事情,搞得校方领导很是头痛。

聂然听到他这么隐晦的说,也知道聂家小皇帝在这里有多么的格格不入了。

“嗯,没错,所以我们才会把他送进军校,希望你们能帮他改正。”

那男人继续说道:“可他十分的倔,做错了事也不承认,为此学校真的非常的头痛。”

聂然想了想,问道:“我能现在去看看他吗?放心,我就站在窗外看看,不打扰他受罚。”

她实在太想看到那位小皇帝被罚站时候的狼狈模样,那一定很好玩儿。

要知道,那小子被聂诚胜从小宠惯了的,哪里受得了这里的军事化管理。

刚还听这个教官说,他和人打架打输了,啧啧啧……

也不知道叶珍知道这些事情,会不会心疼得又再次晕过去呢。

那男人听到她的要求后,思索了片刻才应答了下来,“可以。”

随后引着她往走廊的尽头的一个小杂物间走去。

然而,才走到尽头,就听到杂物间里传来了一声愤怒地大喊,“滚开!”

那尖锐的声音不由得让还没走到门口的两个人停了停。

我已经被我家楼下那家装修给彻底弄抑郁了……今天一整天,早上九点开始就没消停过!我吐艳装修那动静,难道以后就不能发明一个装修的时候把那房子给真空隔绝吗?好吧,我知道我在做梦~嘤嘤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