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翻脸毁交易,逃走/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男人心头一惊,可半个身体已经暴露在了外面,根本来不及躲避。

就在他准备随手扯过自己身边的一个手下来挡子弹的时候,包厢的门在这时候被用力地关上。

两颗子弹“砰砰”两下,狠狠地钉在了那厚厚的木门上。

从里面看,甚至还能看见那木门上微微凸起。

那男人看到那木门上的两道子弹痕迹,心里不由得后怕这门那么后都不能阻挡这其中的力道,如果刚才是用人来挡,他肯定也会受到波及。

他心有余悸的对着刚才及时关门的霍珩说道:“兄弟,谢了!我辉子欠你一次命。”

“碰巧而已。”刚才霍珩所在的位置正巧就在门口,所以他在听到枪声时的第一反应就是用力地摔上门,这才挽救了刘辉一条命。

“砰——砰——”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外面的枪声越发的响亮了起来,门上子弹的痕迹越来越多。

刘辉焦躁不安地站在门口,手里握着枪支,咒骂了起来,“操,外面全部被包围了,怎么办?!难不成躲在这里等死?!”

“你也可以冲出去,只要你有种。”聂然坐在那里继续吃着桌上的菜肴。

刘辉看到聂然在这种时候还那副荣辱不惊的样子,立刻就怒骂了起来,“操!这里轮得到你说话嘛!信不信老子一枪毙了你。”

妈的,这女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处于什么环境里吗?

外面的枪声是听不到吗?

不害怕到尖叫也就算了,竟然还坐在这里吃东西讽刺自己!

他一抬手,就用枪指着聂然。

一旁的霍珩看到后,连忙阻止道:“你别乱来!”

“我乱来?是这女人不知天高地厚的挑衅我!”刘辉拿枪指着聂然,愤怒地说道。

霍珩坐在那里,神色冰冷,“刘老大,你和一个女人计较,会不会太有失身份了!况且,现在这种情况下少浪费一颗子弹就多一分活命的机会。”

刘辉觉得霍珩说的没错,现在他们的人全都被挡在外面进不来,就那么十几个人在外面厮杀,时间一久根本就不是外面人的对手,在这种情况的确能少浪费一颗子弹就少浪费一颗。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我听你的!”刘辉收回了手里的枪,皱着眉一脸烦躁的模样。

他是一个大老粗,让他开枪杀人冲出去没问题,可如果让他想办法就不行了。

“如果刘老大不想冲出去吃子弹的话,就只能等。”霍珩微微抬头,镜片后那双深邃眼眸显得格外的冷静。

刘辉只一眼便不自觉的愣住了,可还没等他静下来,子弹射在门上的声音就再次响起,他暴躁不安地指着木门说道:“你听听,你听听,这能等多久,万一那群人冲进来了,那咱们不就全死在这里了。”

坐在那里的聂然听到后不禁冷笑了一声。

这个人真是一点都沉不住气,外面那群人还没冲上来就在这里像个蚂蚱似的乱蹦跶,她很好奇老大的位子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聂然坐在那边暗自勾唇冷嘲,却正好被刘辉瞧见,这下彻底点燃了刘辉心头的不爽,“你笑个屁啊!”

这个女人简直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他刘辉这辈子还没有哪个女人敢这样正大光明的嘲讽自己的。

刚才要不是看在霍珩救了自己一命的份上,他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就饶过这个女人。

就算不用子弹,他也可以有一千种方法让这个女人死在这里!

“信不信我真杀了你!”

当刘辉说完这句话后,霍珩眼中倏地一抹冷光乍现。

虽然这笔交易很重要,对于霍氏底下生意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伙伴,但如果真要危急到聂然,他宁愿放弃这笔交易,哪怕惹来霍启朗的不悦。

霍珩手里的枪支慢慢握紧,眼神一瞬不瞬地看着身前的刘辉,脸上罩着一层薄薄的寒意。

“你杀我也解决不了问题。”聂然坐在那里,淡定无比,甚至还为自己倒了一杯红茶。

“我看你不见棺材不掉泪!”

说完,刘辉彻底被惹毛了,愤怒地举起了手中的枪支,直接拉开了保险对准聂然。

聂然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缓缓地勾起一抹笑容,“我不喜欢别人拿枪对着我脑袋,一般来说敢对着我脑袋的人,最后的结局都不怎么样。”

还坐在那里的霍珩听到聂然这番话后,眉头轻轻地皱了皱。

这妮子看上去好像是在故意激刘辉,可是……为什么呢?

刘辉这个大老粗果然被她的几句话给彻底被激怒了,他快步走到了聂然的面前,冷笑着道:“哈!你这小妞儿死到临头还敢嚣张!行啊,我倒要看看我的结局如何?!”

他话音才落,就看到眼前的聂然突然身形一晃,躲到了墙角。

刘辉顿时冷笑了起来,这个女人还真是蠢,以为只要躲开就没事,她以为这是刀剑吗?

躲过一次就可以了。

这可是枪啊,只要人在这个包厢里面,无论躲到哪里他都能一枪毙了这个蠢女人!

然而,就在他得意地想要扣动扳机的时候,却倏地听到“砰——”

一声清脆的枪响从包厢内响起。

只是倒的人不是聂然,是刘辉!

他随身带着的两个手下看到自己的老大到底后,立刻跑上前去,“老大!”

“老大!”

两个人急忙将刘辉搀扶了起来。

“现在这个结局满意吗?”聂然斜斜地靠在墙面上,双手抱肩地扫了一眼被子弹击破而碎了一地的玻璃。

此时,冷风呼呼地倒灌了进来,风声听上去很是狰狞。

刚才她在听到刘辉问霍珩狙击手的时候,她就回想起自己吃饭时窗外那一闪即逝的白光,为了验证自己心里所想的,于是她故意激怒刘辉,诱他到窗前做小白鼠实验一下。

没想到,果不其然!

除了他们房间对面有狙击手,就连自己这里也有。

看来这群人今天是非要让霍珩他们一伙人死在这里不可了。

倒在地上的刘辉无比艰难地被人搀扶了起来,那颗子弹直接钉入了他的右手的肩胛骨,这个地方对于模枪拿刀的人来说,轻易是不能伤的。

要是将来伤养不好,这条胳膊以后就基本废了。

不过这对于聂然来说,没有直接让他一枪死在狙击手里,已经是自己难得的好心了。

刘辉脸色苍白,面露愤怒中夹杂着惊恐的神色,“你,你和他们是一伙的?!快,给我射杀她!”

他连忙对着身后的两个手下吩咐道。

那两个一听,顿时举起枪来。

此时,霍珩冷声暴喝道:“谁敢!”

他这一声沉冷无比,小小的包厢内所有人顿时都愣住了。

就连刘辉也被他给震住了。

沉寂下来的包厢使得门外激烈的枪声在这一刻显得无比的清晰。

刘辉愣了愣后,气急败坏地道:“霍珩你他妈到底怎么回事,这女人有问题,必须要杀掉!”

霍珩抬眸,冷冷地道:“她是我的人。”

“什么?!”刘辉以为自己被开了一枪后失血过多出现了幻觉。

可霍珩却再次强调,“她是我的人,不准开枪!”

刘辉这下怒了起来,“你他妈在和我开玩笑吧!这女人怎么可能是你的人!”

这太扯了!

他不相信,他绝对不相信!

谁不知道霍珩身边从来不用女人做事,这女人怎么可能会是他的人!

“如果她不是我的人,那她刚才早就送你上西天了,而不是和你站在这里废话。”霍珩一字一句地说道。

刘辉稍稍冷静了下来。

的确,这个女人要是来杀自己的话,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应该开枪了。

不对!

她虽然没有亲手开枪杀自己,但是刚才她却故意引诱自己去窗边!

这和她亲手杀自己有什么区别!

聂然像是看穿了他心里头的想法,毫不客气地说道:“是你刚才一而再再而三的拿枪指着我的脑袋,我才这么做的。所以别再拿枪指我,不然下一次我会把你全部暴露在狙击手的目标下,然后一枪爆了你的头。”

她靠在墙边,做出了一个手枪的姿势对着刘辉的脑袋比划着。

刘辉见她如此嚣张,恨不得咬碎了一口牙齿,怒声道:“你敢威胁我!”

他这辈子还从来没有谁敢威胁自己!

聂然随手将一把椅子拖到了自己的身边,然后施施然地坐了下来,“我有什么不敢的吗?你们坏了我吃饭的心情不说,还拿枪对着我,我不该给你点教训吗?”

刘辉听到她的话后,简直怒不可遏,转身对着身边的霍珩说道:“霍珩,我可是诚心想要和你合作的!你现在让人杀我,这是什么意思!”

聂然不等霍珩开口,率先说道:“第一,霍总没让我杀你。第二,我也没有杀你,如果真要杀你,你以为你现在还能这么活蹦乱跳的吗?”

“我活蹦乱跳?我这个样子是活蹦乱跳吗?!”刘辉指着自己肩膀上已经快要凝固的血液,“还有,刚才我那是被你算计,现在只要我不靠近窗口,我一枪就能崩了你!”

刘辉将右手的枪支换到了左手,并且再一次的举起了枪支。

“刘老大,她是我的人,你最好考虑清楚后果。”霍珩镜片下那双眸子闪过一丝冷厉。

“后果?霍珩,你不会为了个女人打算和我反目吧?!这次的生意有多重要你应该比我清楚才对,这次的任务可是你家老爷子亲自下达的!”刘辉的枪支依然顶着聂然,脸却已经转向了霍珩。

霍珩坐在轮椅上,神色如常,“那又如何,生意失败也很正常。”

“正常?!哈哈,我听别人说你这次离开公司那么久,那群叔父们早就有意见了,你还不靠这一把来翻盘?”刘辉冷然一笑,眼神中带着些许的嘲弄。

他早在和霍珩接触的时候就已经打听清楚了,这次霍珩之所以亲自洽谈就是因为那群叔父们对他心生不满,为此他急需做几单漂亮的生意来挽回在那群叔父们心里的形象。

而在一旁的聂然听这刘辉和霍珩的对话后,更加证实了当初的猜测。

那天在海岛上自己才刚刚醒过来他就离开,果然是因为A市这里出了问题。

不过按理说就算霍珩离开A市太久,可公司的所有操作还是会正常运作啊,加上那次霍珩敲山震虎地杀了一个叔父辈的人,没道理那群人会这么快卷土重来。

“我听说,你家老爷子把他的干儿子给拽了回来。这次你还不好好表现?”刘辉咧嘴一笑,可又扯到了肩头的伤口,立刻龇牙咧嘴了起来。

坐在那里的聂然微微一愣。

什么?

干儿子?

霍启朗趁着霍珩不在的期间,把干儿子给弄回来,这是什么意思?

好不容易霍珩把霍旻给解决了,怎么又出现了个干儿子了?!

这个卧底得做到何年马月啊!

“谢谢刘老大的提醒,但就算我想要表现,也不一定非要你刘老大不可。”霍珩唇角微微扬起,手上的枪也举了起来,“你敢动我的人,那就是在打我霍珩的脸,这笔生意不做也无所谓。”

刘辉看霍珩说翻脸就翻脸,手里的枪立刻转移到了他的身上,语气里充满着不可思议,“霍珩你疯了吧,为了个女人你真要这样毁了这笔买卖?!”

这还是那个不近女色的霍珩吗?

这笔买卖他其中花费的心血自己全部看在眼里,现在却为了个女人说翻脸就翻脸,竟然把所有的一切全部推翻。

霍珩神色平静,语气淡然地说道:“是你毁了这笔生意,不是我。”

刘辉摇了摇头,他指着霍珩身后那个推轮椅的手下,不相信地说道:“你不可能会开枪的,你身边只有一个人,我可有两个!”

这时,坐在那里一直没有发过声的聂然刷了一次存在感,提醒道:“我不是人吗?”

“你有枪吗?你就在这里瞎嚷嚷。”刘辉很是不屑地冷嘲道。

聂然将袖口里的一把西餐的餐刀抽了出来,面带微笑,“我没有枪,但是有刀啊。”

刘辉冷冷地嗤笑了一横,“你就一把破刀有个屁用!”

最重要的是,这是一把餐刀,没有刀刃的,那玩意儿就是割到自己的手都不一定会破皮见血,基本上没有任何作用。

“是吗?”聂然话音刚落,那把在手里把玩着的餐刀就这样被她手腕一挥,以一道强劲的力道飞射而出,直接“喀”的一下钉在了门上。

刘辉看到那门上餐刀后,这下傻了眼。

这……这怎么可能呢!

同样也被震撼到的是坐在那里的霍珩,这小妮子竟然还有这一招,他怎么不知道?!

这个力道可不小啊!

“你说,你的脑袋会不会比这门还硬?”此时此刻,聂然手上不知何时又多了一把军刀,那锋利冷锐的刀刃看上去让人心头发寒。

这要是戳到脑袋上,必死无疑!

刘辉面露难色,对霍珩说话的语气也变软了几分,“你非要在这个时候搞得大家两败俱伤吗?”

“你不动她,一切好谈。”霍珩手上的枪依旧对准着刘辉,没有任何放下的意思。

刘辉感觉自己这辈子的憋屈全聚在了今天,先是被一女的威胁和算计,现在又被霍珩用枪指着脑袋。

“好,好,好!我不动她这总行了吧!”他无奈的妥协,先将枪支放了下来。

要不是自己身上带伤,以及现在这种情况下实在不宜和霍珩起冲突,他才不会那么轻易罢休。

可霍珩和聂然恰恰就是抓住了这一点,所以才敢这么破罐破摔,和他毁约。

因为他们知道,刘辉是不可能在这时候起冲突的。

只要他想活下去,他就一定会妥协。

这么久以来,霍珩在聂然身上学到了一点,那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只要他露出一副大不了大家同归于尽的想法,对方反而会迟疑犹豫,最终妥协。

当然这种方法只有在迫不得已的时候才会用,他并不希望聂然一直拿命去搏,这样实在太危险了,难保不会有一次出现意外。

“可现在这个情况,我们到底要怎么办才能离开!”刘辉感觉到自己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似乎是要坚持不住了。

聂然知道他是不行了,她刚才那么配合着霍珩也是不希望这笔买卖真的因为自己给断送了。

要不是自己给这个刘老大放了这么一记冷枪,霍珩也不会为自己打乱全盘计划和他翻脸。

她不想欠霍珩这一份人情。

于是,她立刻说道:“我对面只有一名狙击手,从你们那里跑到我这里,应该需要十分钟,所以趁你们那边的狙击手还没过来援助,你们从二楼直接跳下去。有谁不怕死的,给你们老大挡枪眼去,他是K5A7的狙击枪,刚射了一发,现在枪里只能两发子弹。”

她刚才靠在墙边,亲眼看见那一发子弹破窗射入刘辉的肩胛骨里,那款式的子弹她不会看错的。

虽然只是那么一瞬间。

“你确定?”刘辉显然质疑她的能力。

聂然把玩着手里的军刀,冷然一笑,“我不确定你也要跳,不然你就失血过多直接死在这里。”

她的话让刘辉一噎。

没错,他的伤赢不容自己在这里多做片刻的停留。

刘辉沉了沉心绪,咬牙决定赌一把!

“希望你没骗我!”他眼神如炬地看了一眼聂然,随后转身对着霍珩说道:“兄弟,我还是那句话,我如果活着,这笔生意我一定交给你。”

聂然哪里会不知道他这话里的含义,无非是想故意用生意来试探自己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刘辉见聂然没有出声后,这才对着身后两个手下说道:“你们两个先把衣服和我换了,然后分别跳下去。”

“是!”那两人齐齐点头,三个人快速的互换了衣服,接着这两个人打开窗户就往下面跳去。

人才刚跳下窗户,就听到“砰砰——”两道枪声立刻响了起来。

不用看也知道,人已经死了。

乘此机会,刘辉也急忙跳了下去。

原先他还担心会不会有第三道枪声响起,所幸的是这份担心并没有出现。

这让他松了口气。

他在后巷里快步穿梭着,用最快的速度冲出了巷子口。

还好,混乱的枪战这时候还并没有波及到酒店的外面,所以他很快的上了自己的车,安全的撤了出去。

“另一边还在包厢里霍珩这时催促道:“你也赶紧走!”

聂然挑了挑眉,“那你呢?”

霍珩握紧了扶手,笑了笑,“我跑不掉的。”

聂然的视线移动到了他坐的那个轮椅上,这才想起来,“霍珩”是个残废,他不能站起来,更别谈什么跳楼了。

可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也要继续装残废吗?

聂然拧了拧眉头。

霍珩看她不动,连声催促了起来,“我没问题的,你赶紧走,不然狙击手来了你想走也走不掉了!”

聂然迟疑了一秒,最终只留下了一句,“你……小心!”

接着跨上了窗台,一跃而下。

小问题又来了,你们觉得聂然跳下去后还会回来吗?

A会B不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