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同生共死,不欠人情/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霍珩看到她彻底消失在了窗台边上时,这才放下心来,至少聂然这回不用再陷入危险之中,只是不知为何在心里的某个小小角却落里闪过一丝小小的空荡感。

“砰——砰——”门外的枪声越发的临近。

那扇木门上满目疮痍,看样子是坚持不久了。

“霍总,我们怎么办?”身后那名推着轮椅的手下看着屋里的一个个都跳了下去,心里也很是着急,明明一扇求生门就在眼前,结果却不能进,这实在是让人眼馋不已。

霍珩也不回答,只是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过了几秒后他简短地对着电话那头的人命令道:“弄一辆押钞车过来,马上。”

身后的手下听到后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现在这种情况运钞车有什么用!

难不成枪战的时候撒钱,别人就能停止射击了?

还是说老板打算用钱来赎自己?

就在他用不切实际的胡乱想象时,外面的手下满是伤痕累累地冲了进来,虚弱而又焦急地道:“不好了霍总,外面条子已经来了,我们的人被堵在门外进不来,无法帮忙。”

霍珩抬手看了看时间,“我知道了,再撑十分钟。”

“是!”那名手下点头应答完后,再一次地离开了包厢,投入了战斗之中。

整个酒店大堂内一片混乱喧闹的枪击声,屋内所有的设施全部已经被子弹给击得一塌糊涂。

酒店后巷口逃出来的聂然听着酒店内部传来的闷闷枪击声时正巧看到一辆辆警车行驶了过来,胡乱地停在了酒店的门口。

所有警察穿着防弹服跑了下来,并且合力的将被反锁的酒店大门用力的踹开。

条子居然这么快就来了?

聂然停下来脚步,立刻闪身躲在了某个角落里,面色严肃地看着那群警察正在合力踹门。

霍珩这回要是进警察局,可没有以前那么好对付过去了,他持枪激战这一点所有警察都可以作证,那可是会判刑的。

到时候为了自保,如果不得已之下暴出卧底的身份,那么他这辛辛苦苦十几年也就全部泡汤了。

这一次,怎么看霍珩都处在了劣势。

聂然皱了皱眉头,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突然,她无意间眼角的余光瞟到了对面拐角处有一个身影偷偷摸摸的躲在那里。

聂然仔细观察,发现那人在看到那群警察后神色匆忙的转身就跑。

他那么惊慌失措的跑什么?

就算是普通人遇到枪战害怕,可他和酒店的距离隔着一条马路的距离,也不至于吓到转身就跑的地步吧。

聂然半眯着眸子,视线紧紧锁在了那个逃跑的人身上。

这个人肯定有问题!

最终她决定跟上去看看。

聂然特意绕开酒店大门,随手拿了一顶摆放在路边卖的黑色棒球帽快速地扣在了自己的头上,她的脸没有化过妆,不易露出真面目。

刻意地压低了帽檐,又将衣服的领子高高的竖起挡住了半张脸。

还好现在是冬天,要是夏天穿着T恤短袖哪儿来的领子给自己挡着。

她一路快步地跟上了那位行迹可疑的人,终于在街边的一个拐角处发现了两辆面包车,只见那人在第一时间内就上了其中的一辆车子。

在开车门之际,她隐约看见坐在车里坐着一名阿虎的手下。

顿时,聂然想起刚才霍珩对刘辉的话,他的人全部被挡在了外面,想来应该就是这两辆车里的人吧!

他们肯定是听到了警车的声音,生怕自己被里面的对手和警察两面夹攻,所以快速撤退,找人在暗中伺机观察等待时机再做营救。

好吧,反正也正愁着欠霍珩那份情该怎么还,这下总算有机会可以和他划清界限了。

聂然又再次压低了帽檐,朝着那两辆车走去。

她的身份不易和这些混黑的人打交道,必须小心谨慎才可以。

趁着四周没有人,她一路小跑冲了过去,并且猛地一把拉开了车门,直接跳上了车,随手再关上车门。

期间只用了几秒的时间。

车内的人原本正在商讨怎么营救霍珩,结果这时候门突然被打开,还有个人直接冲了上来。

那群人顿时愣住了。

“你是谁?”阿虎的那名手下第一个反应过来,警戒地看向她。

在这种危险时刻,那群人回过神后的立刻就是把手都摸向了自己的腰间。

可聂然就像是没看到没听到一样,自顾自地找了个靠车门的位置坐了下来,说道:“霍珩在208号房间,你们开车绕道后巷子里去,快!”

听到霍珩两个字后,车里的那十几个人更加警觉了起来,甚至已经有人拔出了枪支,“你到底是谁!”

聂然继续吩咐着,恍若不知这车里紧张到几乎要窒息的氛围,“还有,对面的三楼左边第二个第三个窗口有狙击手,你们找人去干掉!”

车里的那群人听到这个人在替他们解决方法营救霍珩,心里禁不住疑惑起来。

这个压低帽檐,甚至看不清脸的神秘女孩到底是谁?

她为什么要来帮忙营救霍总?

还是说,这是一个陷阱?

阿虎的手下很是警惕地问道:“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你们可以不相信我,但是我必须提醒你们条子已经来了。你们还有有三分钟的时间,迟一秒到时候他可能就死在里面,或者幸运点被条子带走。”

聂然语气平淡地陈述着,可每一字却都能让车内的人脸色几变。

阿虎的那名手下是这车里做决定的人,他听着聂然的话,眉头紧紧地皱起。

现在这种情况的确不宜在拖下去,可这个人的身份实在是太可疑了。

到底能不能相信呢?

那个人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之中,他很怕这个人有问题故意诈他们,设了个圈套,但又怕真的没时间去营救。

“还有两分四十秒。”这时,聂然淡淡地提醒一句。

那人被她这么一提醒,心里更加慌张了起来,最终发了发狠,很是苍白无力地问道:“你确定不是在骗我?”

聂然不答,再次冷声道:“两分二十秒。”

“……”

她的一次次的提醒终于击溃那人心里最后一根防线,他无奈之下,转身对着车内的几个人说道:“你们四个人去解决对面的狙击手,剩下的人全部跟我一起去后巷。”

搞定了这群人后,聂然拉开车门就想下车,结果被那人眼明手快的扣了下来,“你想去哪儿?”

“我要下车。”聂然并不抬头地冷冷说道。

那男人静静地抓着她的肩头,冷哼道:“你既然都上了这条船了,现在想走,已经晚了。”

刚命令完他们,然后自己个儿走了,当他是蠢货吗?!

就算到时候真的出现问题,他也要带着这个女孩儿,好歹也能做个人质。

聂然轻轻的将手一挥,挥掉了那人的钳制,“我需要下车进去救霍珩。”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要逃跑?”那人这回怎么也不可能放聂然下车,这事关两车的兄弟以及楼上霍总的性命,他实在不能不小心。

“你们清楚酒店内部的环境吗?你们知道霍珩现在所在方位吗?你们知道逃生口在哪里吗?”

聂然一连说了三个问题,立刻说的那群人哑口无言。

“而这些我都知道,所以除了我之外,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了。”聂然一锤定音,让他们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于是,那个男人就这样黑着脸色眼睁睁地看着聂然下了车。

“记住了,你们在后巷随时做接应”她在临走前丢下了这么一句话,随即将车门直接关上,那声音震得车内的人心头一惊。

两辆车子很快的和她擦身而过,从酒店的外围绕到后巷口。

聂然看着那群人已经行动起来后,自己也加紧了步伐走到了酒店的大门口。

这时,她看见警察已经成功将酒店的大门成功破开,所有人已经一窝蜂地冲了进去,聂然趁着乱之际从警车的后备箱里随手拿了两个催泪弹,然后用极快的速度准确无误地投射了进去。

两股白烟很快的在酒店的大门口四散了开来。

大厅内原本激烈打斗的枪声被这突如其来的催泪弹弄得措手不及,已经被打碎了灯的酒店黑漆漆的一片,现在又加上催泪弹的烟雾充斥着整个大厅内部,一时间大厅里乱成一团。

“谁丢的催泪弹?!咳咳咳……”刚冲进去的警察们最先受到了催泪弹的袭击,才一开口强烈的气味呛得人止不住的咳嗽。

“不知道啊,可能是哪个菜鸟吧!”

那群警察像是无头的苍蝇还没来得及开枪救人,就先被自己个儿的催泪弹给折腾的手忙脚乱,趴在地上流眼泪的流眼泪,咳嗽的咳嗽。

聂然听着酒店里的枪械声小了一些后,连忙憋了一口气快步冲了进去。

因为她知道自己丢的方向和力度,所以她在进酒店大厅后快速的在地上滚了几圈,成功避开了重灾区。

随即起身往楼上飞快的跑去。

而另外一边霍珩的手下在遭受到了催泪弹的袭击后,连忙连咳带喘得冲进了包厢内说道:“霍总,外头警察丢了催泪弹!我们要不要趁着这个机会逃走。”

“当然要逃,不逃的话我的心血不就白费了!”霍珩还未来得及开口,聂然就从门外就跑了进来,她一开口多少还是吸进了一些烟雾,忍不住轻咳了几下。

霍珩看清来人后,眼前一亮,但随后就怒了起来,“你又回来干什么?!”

聂然并不搭理他,而是对着一名手下命令道:“外面烟雾很浓,你们趁现在马上带着霍珩从员工通道离开!我来掩护!”

“这里不需要你,你快点离开!”霍珩见她不理睬自己,黑着脸呵斥道。

在这种枪林弹雨里竟然敢直接从门外跑进来,简直就是拿自己的生命在开玩笑!

这个小妮子怎么就不知悔改呢!

“要是不想死就快点带他走!”聂然强忍着催泪弹那辛辣的气味,连连催促着,手上是一把刚从地上捡起的枪支。

那两个人本来还在犹豫到底应该要听谁的,可随后听到聂然的那句话后马上架起了霍珩往门外走去。

他们觉得能够指挥霍总而没被霍总一枪打死的人肯定地位不一般,所以将赌注押在了这个神秘人的身上。

那两个手下趁着大厅内全被烟雾所笼罩后,架着霍珩就往员工通道里走去,而聂然一个人留在后面掩护着。

霍珩虽然被架着,但他依旧半眯着眼警觉地环顾着四周。

聂然丢进了两个催泪弹,使得他们的火力减少,但同时大厅内的能见度也大大降低,乱枪扫射起来比瞄准射击更为可怕。

他很怕哪个角落里有人会对着聂然放冷枪。

走廊上,子弹依旧急速从身边擦过。

但庆幸的是,他们离员工通道很近,不过短短几秒后霍珩他们一行人就已经安全的进入了员工通道。

聂然在跟着他们下来时,看到霍珩的腿几乎是不发力的被一路拖了下来。

一阶阶的楼梯将他的小腿骨狠狠砸向了水泥石的边缘,要真是残废那当然没有问题,因为下半身没有知觉,可他明明腿部没有任何问题,却硬生生的承受着,并且还要装作毫无知觉的模样,这样实在痛苦。

更何况人有自我保护的下意识,可他在如此危险的时候还不愿意从轮椅上站起来,足以可见他身边的那群人基本都不可信。

而他竟然这样单枪匹马在生存了十几年,不得不说这男人的心性有多坚韧。

聂然的眉头紧紧拧着。

后巷一早就在等候的人看到霍珩出现后,匆匆的将他送上了车。

酒店里的那些人在浓重的烟雾里隐约看到包厢的房门半开着,马上大吼着道:“人跑了,快追!”

聂然听到了员工通道上有一连串的脚步声响起,立刻转身抬手就对着那群还未下楼的人就是一枪。

冲在最前面的人当场一枪毙命!

身后的人顿了顿后,再次跑了下来。

聂然就是趁着那几秒钻进了车厢内,谁知楼梯上的一个人看见聂然的后背露出一大片的空门,抬手对准了她的背后就是一枪。

“砰——”

伴随着枪声的响起,坐在车内的霍珩这时候恰巧看见,立即大喝了一声,“小心!”

随即一把将聂然拽进了自己的怀中,抱着她一起往车椅下滚去,但期间还是慢了半拍,一枪直接钉入了他肩膀。

他身体一震,忍不住在聂然的耳边闷哼了一声。

被护在怀里的聂然知道霍珩为了保护自己中枪了!

于是,抬手对着楼梯口的那人开了一枪,顿时那人的脑袋被爆开了血花,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车外那些霍珩的手下们快速的将其余的十几个人也解决了干净。

“你伤在哪里?”聂然一边问一边上下其手的在他的背部摸索着,如果是脏器的话必须马上进医院才行。

“肩膀,放心,我没事。”霍珩看她如此关心自己,低着头冲她一笑,那眼眸中流转着别样的光芒。

聂然的手在他的肩膀处轻轻一抚,果然湿漉漉的液体沾染了一手。

确定了他的伤处并不是重要的地方后,聂然想要起身。

然而,就在所有人想要上车离开时,巷子口突然出现了一辆银色面包车,它以倒车的行驶急速开了进来,并且后车厢的门正缓缓开启,只见一把黑色的机枪露了出来。

“别动!”霍珩目光一沉,顿时将刚要站起来的聂然重新压回了自己的身下。

下一秒,一连串的机枪扫射声响起,车子的大灯和挡风玻璃碎了一地。

聂然被霍珩压在身下,只感觉无数的碎片从脸上刮过。

“我去引开他们。”

在一片弹雨中,聂然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被霍珩死死地按压住,他冷声地道:“我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只需要躲在我身后,不需要去涉险!”

他的话是如此的霸道,霸道的让聂然不禁怔愣了几秒。

霍珩平躺在了聂然的身边静静地等待着,他握紧了手里的枪支,看着从他们眼前擦过的一颗颗子弹的方向。

他默默地计算着机枪来回扫射的时间。

一秒……两秒……三秒……

就是现在!

霍珩从车椅下弹起,手一抬,精准无比的将子弹飞射进了那名持枪人的眉心,一枪毙命!

聂然趁着那一秒,直接翻身跃进了驾驶座上。

坐在后车厢里的人看到聂然自投罗网,接过了那人的机枪就要对着聂然一通扫射。

聂然坐在驾驶座上并没有惊慌,反而一脚油门大力地踩了下去,车子飞速往前开去,直接撞向了那辆车的车尾。

前面那辆车子被这突然的一撞,后车厢里的另外一个人还没来得及开枪,就被直接撞到了椅背上。

聂然随即快速地将车倒了回去,接着又是一脚踩下了油门,引擎的轰鸣声听的人心头发紧。

紧接着,那辆车子以更大的力度狠狠地撞上了前面那辆。

“哐当——”一声巨响过后。

前面那辆车就这样被直接撞开了!

聂然的车子在撞开了那辆面包车后,飞快地离开的巷子口,扬长而去。

刚从酒店大门出来警察们看到聂然那辆车子疾驰而去后,低咒了一声,“该死的,给我追!”

两辆警车立刻出发跟了上去。

坐在车内的聂然驾驶着车辆疾驰在大马路上,抽空顺势还问了身后的人一句,“你还好吗,需不需要送你去医院。”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霍珩黑着脸,眼底满是愤怒之色。

刚才她竟然就这样直接一跃到了座驾上,他甚至都来不及反应过来,她就已经冲了上去!

要知道那把机枪就那样放在那里,万一她在跃进驾驶座的时被扫射到,自己就是想冲过去挡都来不及!

“你上次在办公室外面救我一次,这次我还你了。”聂然并不理解为什么霍珩愤怒的点在哪里。

刚才那一场她也算是配合的完美了,不高兴一把也就算了,还对着自己吼,这人有没有搞错啊!

反正道不同不相为谋,这次还了以后两不相欠了。

霍珩在听到她这一番话后,更是怒不可遏了起来,合着她这么拼命的救自己,连命都敢舍出去,目的就是和自己划清界限?!

“你一定要和我算那么清楚吗?!”他的脸色阴得发沉。

“当然,我不喜欢欠人人情。”坐在车内的聂然说完后从后视镜里看到车后面有警察追赶上来,她眉头紧锁地道:“坐稳,我要加速了!”

说完,她脚下的油门一脚踩到了底!

我感觉我的问题好简单哦,下次问个难点的!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