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车技彪悍,车内异常/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身后的警车似乎是感觉到聂然要加速了,也用力地踩下了油门,紧咬着不放。

在一道轰鸣的引擎声中,只看到那三辆车刷刷刷的从眼前闪过,惊得路人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

郊区的马路上车子并不算多,两辆警车和一辆轿车就这样在大街上一前一后的急速飞驰着。

聂然本来是想找个闹市区的地方将那群人甩掉,可显然这个地方实在有够偏僻,别说闹市区了,就是车子也没有特别的多。

她再次看了眼后视镜,眉角微微挑了挑,带着身后那两辆车在宽阔的路上逛起了花园。

没过一会儿,身后的两辆警车似乎是发现了聂然的目的,以两边包抄的形式赶了上去,想要迫使她停下。

“蹲下去!”聂然冷呵了一声,紧接着将衣服的领子高高竖起,将左右两边的脸全部挡住,脚下的油门依然不减速度。

霍珩知道她不希望自己露脸而导致被警察叫去警察局喝茶,于是立刻倒在了车椅下。

三辆车就这样并排的疾驰在道路上。

就在两辆车快要左右将聂然的车包抄时,聂然突然松开了油门,一脚踩住了刹车,马路上瞬间出现两条黑色的车轮碾压痕迹。

而那措不及防的急刹车也随之让车里的警察一愣。

聂然被压低的帽檐下,只看到她一抹红唇冷冷勾起。

“轰——轰——”引擎声一阵阵地响起。

倏地,她油门大力踩下,车子发出了“吱——”的一声尖锐声响后,整辆车不进反退,以一条笔直的线条快速的往后退去,并且轻松的在正常行驶的车辆内来回的闪躲。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那些警察还以为眼前这一幕是被倒带了。

这怎么可能!

倒车也就算了,竟然倒着车在大街上快速的“逆行”,而且这不仅是车辆在路上逆行那么简单,他们连车头车尾都是反方向。

这可是彻头彻尾的逆行啊!

得有多好的车技才能做到这种地步!

那群警察彻底傻眼,眼睁睁的看着那辆车以逆行的方式彻底隐匿在了车海里头,直到彻底看不见。

而坐在驾驶座上的聂然料定那群警察不会也像自己一样逆行追上来,所以车子在路上逆行了一段路后,她方向盘一打从另外一个岔路上行驶而去。

霍珩坐在了后座上凝视着聂然的背影,他这可是第一次坐这妮子的车,真是让他印象深刻啊。

刚才这妮子油门踩得那么猛,就敢猛地一个急刹,他是真怕这辆已经被机枪打得满是疮痍的车直接承受不住给翻了车。

不过随后仔细想想,无论是刚才的急刹车也好,还是趁着自己和人枪战钻入驾驶座里开车也好,其实都比不上她在海岛上徒手排雷来的惊心动魄。

只是当初她排雷时自己不在身边,所以这会儿看到这妮子但凡不顾及到自己的安全,他才会这么的愤怒。

开着车的聂然似乎是感觉到了身后那道视线,她抬眸看了眼后视镜,“怎么样,需不需要送你去医院。”

这家伙中枪时间那么久,失血过多又加上刚才自己为了甩开警车那么来回的急刹车和逆行,她还真怕这家伙会直接晕死过去。

“我没事,你在路边停一会儿吧。”霍珩靠在后座里,他身上的黑色西装将血迹都隐藏了起来,但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唇色有些发白。

“你确定?到时候死了可别怪我。”聂然冷声说完后,将车子停靠在了一个街角的不起眼处。

随后,聂然直接下了车。

霍珩听着那一声关车门的声音,以为聂然在帮完自己后下车走了,他不禁微微侧身靠在车椅上,刚才在面对聂然时的强装镇定的模样全然不见。

“既然伤的那么重,为什么不去医院。”突然,聂然声音从车门外响起。

霍珩还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听,睁开眼却发现,的确是聂然正站在车门外,他惊诧地道:“你怎么回来了?”

去而复返的聂然举起手里的袋子,“去给你买了点绷带和止血药。”

说着她拉开了后车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霍珩坐在旁边,见她低头忙碌着,暮色中最后一缕微弱的光线透过破碎的车窗照在她的侧脸上,逆光下看不清她的眉眼,可霍珩心中却欢喜不已。

她,没有丢下自己。

在已解除危机之下,她还没有离开自己,这也算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一个小小进步。

而坐在那里的聂然并不知霍珩此时心中所想,只是问了一句,“为什么不去医院。”

刚才她走过来的时候分明看到霍珩拧着眉头,满是隐忍之色。

很显然他肩上的伤很严重。

但他却就这样宁愿忍着。

霍珩靠在椅背上,垂眸,“这次幕后策划的就是霍褚,我去霍氏的私家医院不就自投罗网了。”

“霍褚?”聂然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看了他一眼。

霍珩虚弱一笑,“就是霍启朗的义子,他在一个月前从国外紧急回来,现任霍氏副总。”

一个月前紧急召回的话,推算一下就可以知道那时候霍珩正在预备部队里,公司没有人掌权,无奈之下找自己的义子来紧急帮忙倒也说得过去。

但问题是,那个人是霍启朗的话,这其中的味道就有些变了。

她感觉这更像是霍启朗预谋的好的,没有了霍旻,所以重新找个人来牵制霍珩。

聂然嘴角微扬,略有些嘲笑的意味,“走了个霍旻,来了个霍褚,你可真够坎坷的。”

“谁说不是呢。”霍珩对此倒是坦然的接受,自嘲地笑了起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他的这一声感叹不由得让聂然想到了李宗勇的那句话,他扮演霍珩这个角色扮演了十多年,而现在还没有结束。

到底是怎么样的心性才能如此熬过这漫长的十几年,甚至以后还要继续熬下去,不知年月。

又到底需要熬上多久,他才能够堂堂正正的以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不需要带着面具。

聂然不知道,当然她也不需要知道。

她和这个男人终究是两条路上的人,他有他的信念,而她自己则有自己的想法。

聂然将目光停在了霍珩的肩上,问道:“那你这子弹怎么办?”

“回去让阿虎帮我取出来就好了。”霍珩也顺着她的视线看了眼自己的肩头。

取出来就好?

聂然知道他是故意说得轻松,其实真要做起来哪里那么简单。

当初地雷的碎片飞射到自己的时候,虽然后来是自己把碎片取了出来,可那碎片半截还露在外头,直接拔出来消毒就好。

但他不是,子弹已经全部没入了肩膀,必须要用刀割开已经烧焦的肉,再将子弹取出来。

而刚才那么近距离的一枪,也不知道子弹在他肩头的哪个部位。

聂然手里拿着纱布,命令着,“把衣服脱了,就算不去医院,也要让血止住才行,不然还没等回去你先失血过多休克了。”

霍珩一愣,随后故作痛苦的样子,黑如星子的深邃眼睛在镜片下显得格外的无辜,“我受伤了,没办法脱。”

他的神情如同一个孩子,哪里有半点在部队里冷面教官的模样。

得寸进尺!

这个家伙!

聂然眉梢微挑。

“你确定要我来帮你脱?”她语气里带着一丝丝的威胁。

霍珩倒在车椅上,耍起了无赖,“我这可是为了你受的伤。”

他知道,聂然不喜欢欠人情,只要欠下了,她无论怎么样也要还。

所以吃定她不会对自己做什么事。

聂然冷哼了一声,“要不是我,你现在已经不是肩膀受伤那么简单了。”

话虽这么说,但到底还是放下了手里的纱布,去脱霍珩的西装。

霍珩对此笑了笑。

那可不一定。

就算聂然不出现来救自己,他也已经做了挽救措施,刚刚在离开的时候他分明看到了押钞车已经在后巷的巷尾处停好。

到时候只要等警察把霍褚派出来的杀手全部消灭干净后,他到时候只需要进警察局说明最近公司需要一笔资金来,因为钱财的数额比较大,所以要求银行方面用押钞车来押送,没想到半路在酒店休息的时候遇上那些劫持的人,为此不得已才反抗。

反正到时候不管那群人活着还是死了,他们作为杀手都不会将暗杀这件事交代出来的。

所以最后这件事还不是他霍珩说了算。

更何况,押钞车的确停在巷子里,想来警察也没办法对自己怎么样。

最多就是在警察局关上了几天,再被放出来而已。

不过,他还是挺高兴聂然回来救自己,至少这妮子放不下自己,不是吗?

如果没有她来救自己,自己也不会有机会替她挡这一枪。

天知道他有多么的庆幸,庆幸自己能够有机会在她身边保护着她。

霍珩声音带着一丝笑,低喃了一句,“还好。”

还好,这次来得及我在你身边。

谁知,聂然抬头,眉眼冰冷,“好个屁,你伤这么重,必须要马上手术。”

她刚一脱下这人的西装,里面白色的衬衫上大片暗红色的血迹让人触目惊心,而且肩头的伤口处还有新鲜的血液正顺着那片暗红色不停地蜿蜒而下。

霍珩这时转了话题,“你怎么会来A市?”

聂然皱着眉看了他一眼,他的眸子深处如夜晚里最平静的海面,深沉而又冷峻,聂然明白了过来,并不继续纠缠送他去医院的话题,转而顺着他的话无奈地回答道:“来接我弟弟。”

霍珩一听,挑眉,神色似是惊讶。

聂然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不是早就把我调查的一清二楚了,现在装什么惊讶。”

霍珩闷闷地笑了起来,轻轻地摇头,“就是因为调查清楚了才惊讶,我的资料上显示你和你的继母以及弟弟并不融洽,怎么会想到接他呢?”

“谁说的,你的资料一点也不准,我和他们可是非常融洽的。”聂然说到这里,笑容在嘴角绽开。

霍珩一看到她那不怀好意的笑就知道,这妮子肯定又做了什么坏事。

但他就是喜欢她做坏事后那狡黠的笑,怎么看怎么欢喜。

可随后又想到自己带着卧底的身份,心里头又是一阵苦涩。

他强压下心头的失落,继续说道:“是吗?气得你继母进医院,把你弟弟送去军校,这是融洽的表现?”

聂然耸了耸肩,无谓地道:“她进医院是自己身体承受力不好,和我有什么关系,至于送聂熠进军校,是因为我希望他能够成材,继承聂家,我这可是一番苦心。”

“被你这么一番苦心,他也挺可怜的。”

霍珩由衷地感叹了一声,却没想到身边的聂然却阴测测地问:“你说什么?”

紧接着霍珩之觉得自己的肩头一疼,“嘶——”

顿时倒吸了口凉气。

他虚弱的眼睛立刻睁大,求饶地道:“我的意思是,能被你这么一番苦心的,真是太荣幸了。”

听到满意的答案后,聂然这才将按着纱布的力道放缓了些许。

霍珩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般的孩子气的得意样子,自己个儿也不自觉地扯了个笑,只希望能够时间停止在这一刻,“我听老师说,你申请去2区了。”

聂然听到部队的事情后,笑容收敛了几分,“嗯。”

“是不是……做完自己心里想做的事情后,你就打算离开了?”霍珩有些艰难地问出了口,明知道不该问,但压抑了这么久,在看到她后,还是没有忍住。

其实这个问题在那天在接到李宗勇的电话后,他就想问了。

只是最后只是握紧了手机,却不敢有半点动作。

是的,不敢,此时此刻他才能确定当时他那复杂而又汹涌的情绪名为害怕。

即使在飞机上说要放她离开,那么的成全,那么的大度,可在得知她真的要离开时,他的心还是小小的疼了一下。

“喀——”

突然,一个细小到几乎可以忽略的声音将他混乱的思绪给拉了回来,眉角变得冷冽了起来,镜片下那双眼睛如结了薄冰的刀锋。

而聂然这时也同样停了下手中的动作,眼眸危险的眯了眯。

很显然,他们两个并没有忽略着机械齿轮的声音。

两个人一个对视后,霍珩冷静地说道:“在我座位下面。”

即使已经失了那么多血,但到这种危险时刻,他的眼神依旧清明冷厉。

聂然弯下腰朝着他座椅下看去,一个黑色的匣子正安静的躺在那里,那是一个炸弹!

而且最重要的是刚才那一声轻微的声音是来自一个计时器,此时此刻它已经完全的启动了。

聂然看到那个定时炸弹时似笑非笑地抬头,“看来你的手下也不全是忠心耿耿的。”

怪不得刚才只有警察追上来,那群暗杀的人却没有追过来,原来是在这辆车里留了后手。

霍珩强忍着眩晕感,努力地坐直了身体,话语里故意带着一抹历经生死和背叛后的淡然,“很正常。”

聂然听到后,点了点头,“也对。”

“……”噎得霍珩的肺部有些隐隐做疼。

正常人听到自己这句话后不应该会无限感慨和心疼吗?!

为什么这妮子反而风轻云淡地点头?

他本来想这妮子和自己一样做过卧底,肯定能明白自己这句话里的含义,然后勾起这小妮子哪怕一点点的小小同情,结果……失败!

果然不能对她抱有期望。

正半蹲在座椅边上的聂然正专心致志的将捆绑在车座上的炸弹盒子给拆卸下来,但其中一根似乎牵扯到了车椅的底盘,聂然知道这一根线断了肯定炸弹会立刻爆炸,所以她只能拖着这一根长长的线,然后递给了霍珩。

“既然正常,那说明你经常拆弹了,来吧。”

霍珩伸手接了过去,修长的手指在那几根导线上轻轻拨弄着,过了几秒后他转过头看了眼身边的聂然,“你还坐在这里干什么,不怕死?还是……想跟着我一起同生共死?”

最后那一句话他略带着调侃之意。

聂然冷冷地道:“我怎么知道一旦出了这个车门,会不会有狙击手一枪爆了我脑袋。”

借口!

还是很烂的借口!

霍珩嘴角小小地扯起了一个弧度。

下车买药的时候她都没怕狙击手,现在怕什么狙击手。

更何况又有哪个白痴在明知道车上有炸弹,还跑过来找死的。

但是霍珩并没有戳穿,反而道:“你怕狙击手,却不怕炸弹爆炸?”

“你不会让炸弹爆炸的。”

聂然笃定而又平静地陈述,却让霍珩心头微动,只是在不经意间眉头却紧紧地拧着。

他拿起用来剪纱布的剪刀将其中的一根白线剪了下来。

“滴——”定时器突然发出了一声声响。

但随即那显示器上的数字变化速度快了起来。

聂然一愣,向来算计在握的她也被这一下给打懵了。

怎么可能呢!

在她的心里,霍珩虽不至于强悍到可以打败全宇宙,但是拆弹的能力她相信这家伙肯定是有的!

这时,霍珩依然淡然,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聂然,“看来,这回你失算了。不过,你还有跑的机会。”

聂然顿时暴怒了起来,“靠!霍珩你是在玩儿我吗?!”

霍珩看她坐在自己的面前,没有想要跑的意思,脸上有些绷住了,语气有些急促她喊了一声,“快走!”

聂然看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焦急,瞬间恍然,“你刚是故意的?!”

霍珩见她已经看穿,这下也不再故作淡然了,毕竟时间在流逝,她必须走!

“快离开!”

“那你呢?”聂然看到他不顾自己肩头的伤,用力把自己往车门旁推,皱眉问道。

霍珩摇头,“这炸弹有重力感应系统,车内少于一个人肯定立刻就爆。你快走!”

他仔细看过这炸弹的线路,那根拖着长长的线是连接着车椅的重力,一旦人离开座椅,重量有了变化,这炸弹就会立刻爆炸。

刚才聂然下过车,但炸弹却没有爆炸,可见这炸弹是针对他一个人的。

“快走啊!炸弹一旦爆炸,到时候谁逃不掉!”

“那你呢,你不打算逃了吗?”聂然冷声地问道。

“这个任务是我在执行,不是你,你不应该陪着我去死!”霍珩再次着急的催促起了她。

聂然看着那时间不停地变化,手下意识地也抓住了车门想要往外推,但却在无意间的一瞥时,看到了他刚才因为推着自己,肩头再次崩裂了开来,鲜血重新顺着暗红的血迹淌了下来,那刺眼的红色让她握着车门的手紧了又紧。

今天是520~所以蠢夏在这里群么一个啦~!

霍珩:为什么要在这种日子写这种情节!就不能写点愉快的甜蜜的温馨的吗?!

蠢夏:同生共死不好吗?看到然哥没有第一时间走人,难道你心里没暗爽?!

霍珩:你觉得我应该要爽吗?命都快没了!

蠢夏:额……这个……这个……我还是去喝点水休息休息……古德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