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糟糕,被老板发现了!/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压低帽檐,拿着一个袋子往楼下走去。

那的袋子里是染了血的纱布和绷带,这些东西还是要尽早处理才行,不然到时候被发现了肯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聂然快步地下了楼,在路过柜面的时候站在柜面上的老板冲着她调侃了一句,“哟,结束了呀,这么快?”

聂然故作自然地点头,算是应了一下。

然而,在她转头打算离开的时候,却发现那老板的神色似乎有一瞬……看上去……好像……有些古怪。

古怪?

她联想到那老板刚才的调侃,觉得自己可能是太过警惕了吧。

估计他那眼神只是单纯的想入非非而已。

聂然快步往走出了宾馆。

她将那些带血的纱布丢进了路口的垃圾桶内,然后找了辆出租车直接往聂熠的军校赶去。

坐在出租车内,聂然拿出口袋里的电话发现上面有三十多个未接电话。

她不喜欢手机发出声音,这样很容易吸引别人的注意力,所以手机一直都是被设置成静音模式。

聂然拨了一个号过去,才嘟——嘟——了两声后,电话那头就响起了司机李叔的焦急诧异的声音。

“大小姐?!是你吗?你现在在哪儿啊?你没事吧?”

聂然看了眼自己所处的方向位置,看到车子距离聂熠军校已经不远了,于是说道:“不好意思啊李叔,我刚才有没听到手机,我现在在聂熠的军校门口。”

电话案头的李叔一听立刻惊讶了起来,“你在少爷学校那里?你怎么会去那里的,你不是在酒店吃饭吗?”

“嗯,我后来觉得那边的菜不怎么好吃就直接走了,我现在已经在军校里了,你赶紧过来接我吧。”聂然很快的结束了这个话题。

自己曾在那个酒店出现过的事情她并不想弄得人尽皆知。

她这次出来并没有化妆,好在在救霍珩的时候穿的是警服,多少可以遮掉点,但也只是遮掉一点点而已,如果被有心的人听到,并且调出监控,她依然被暴露。

李叔哪里知道聂然的想法,他只知道自己把大小姐给弄丢了,他死定了!

当时他吃完回去的时候,看到酒店里里外外都被警察用黄色的警戒线封锁着,还有一具具尸体被抬出来后,整个人直接像是被雷劈了一样,从车子里连扑带滚的跑了出来。

结果却得知刚才酒店里出现了枪杀案,里面的人无一还生。

听到最后那四个字的手他整个人几乎瘫倒在地上。

可那时候警察却还要叫他去认领尸体,好做记录和档案,那一具具有死相怪异的尸体着实恶心了他一把。

有些是一枪打在了心脏上,子弹的强烈波动使得那个尸体的眼睛凸出来,满是惊恐地盯着他,看的他寒毛都要竖起来了。

有些是子弹打到了头,半个脑壳都没了,脑浆全都流了出来,糊在半张脸上。

他强忍着心里的恶心看完了所有的尸体后,才发现竟然没有大小姐的身影,这个消息让他振奋不已!

立刻给大小姐打电话,可一连打几个也没有人接,这又让他着急了起来,大小姐没死但却失踪了,这回去他怎么交差啊!

他正打算想和警察去报失踪,结果军校那边却打来了电话,原来是少爷受罚结束打电话来要求接他回家。

这大小姐人不见了,少爷又吵着回家,无奈之下他只能先去接少爷,然后再去警察局。

但谁知接到少爷后他却嚷嚷着吃东西,知道姐姐出事也不管,一门心思要去找吃的。

好不容易找了间餐厅给他点了餐,结果他又说不好吃换一家,来回地折腾了五六家这才把这位少爷给安抚好。

等到可以去警察局报失踪后,手机就响了起来,他一看还以为自己是眼花了,竟然是大小姐的来电号码!

这……这……

他赶忙接起了电话,在得知了大小姐一切安好后,这兴奋激动的也顾不上正埋头在吃的小少爷了,强拉着他就往军校赶去。

他一边拽着聂熠,一边在电话那头连连点头,“好好好,你等我,我马上到,马上到。”

挂了电话后,没一会儿车子就稳稳当当的停在了聂熠的军校门前。

军校的保安系统做的非常好,看到有人大晚上的站在军校门口后,立刻派人出去看看。

今天轮到谭志豪值班,所以他第一时间就走出去打算赶人。

“不好意思小姐,这里不允许……”只不过当他看清楚站在那里的人是聂熠的姐姐后,最后那句话立刻吞回了肚子里,问道:“你怎么来这里?聂熠被你们家的司机给接走了。”

难不成,那个司机是骗人的?

这样一想,他心头一紧,离聂熠被接走可有好几个小时了!

这要真是骗子的话,估计都出A市了!

“我知道。”聂然看出了他的焦虑,“那是我们家的司机,我刚才忘记时间来接他了。”

谭志豪松了口气,点了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不是人贩子骗子之类的就好。

聂熠的父亲听说是2区的师长,这人要真在学校里没的,别说他了,学校高层都会因此吃不了兜着走。

放心下来的谭志豪看到聂然站在那里,这才想了起来,问道:“那既然司机接走了,那为什么你还在这里?”

“我逛的忘记时间,又没带太多钱进不了市区,所以只能让他们来接我,第一次来A市不认识地方,所以只能跑这儿来等。”聂然脸不红心不跳地撒着谎。

谭志豪看她一姑娘穿得那么单薄的站在寒风里,也怪于心不忍的,所以就想邀请她进保安室里坐坐。

只不过还没来得及开口,远处一辆车就急速地行驶了过来,然后就看到那辆车停在了军校的门口,驾驶座上人马上冲了出去。

司机李叔看到聂然站在那里完好无缺的时候,总算一颗心放进了肚子里,“大小姐,你真是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那酒……”

聂然听他提及酒店立刻打断了他的话,转而对着身边的谭志豪说道:“不好意思啊,我们司机来接我了。”

谭志豪听得出她的言下之意,也就不再继续陪站了,“哦,好的,那你们路上小心。”

说完后就一个人往军校里面走去。

而车里的聂熠因为没有吃到东西,又被强制性的拽回到了令他讨厌的军校门口后,他心里的不爽快彻底爆发了。

“你怎么不直接到明早上再过来!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我累了那么久到现在连口饭也没吃,觉也没睡!你这么虐待我,我要回去告诉爸爸!”

聂熠无视了坐在车后座里耍着少爷脾气的聂熠,径直对着司机李叔劝慰了两声,“李叔你放心吧,我没事,我都说我提前离开了。不过那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着急。”

聂然像是随口的问了一句。

她需要知道在他们走后,那里的情况到底如何。

李叔回想起刚才酒店前的那一幕,顿时打了个寒颤,“你不知道我刚去接你的时候发现那边被警察都拦了起来,说是刚才酒店里发生了枪击案!而且无一还生!我的老天,还好你提前走了,刚才我去看的时候那死状真是太惨了……”

全死了,真速度啊。

聂然无声地扬了扬眉,微微一笑地道:“是吗?那我还真的挺幸运的。”

“谁说不是呢,大小姐你可真是福星高照啊,前脚刚走后脚就发生枪击案,实在是太幸运了。”李叔说到这里捂着胸口叹了口气。

当时大小姐要真在里面,他都不知道怎么回去和老爷说这件事。

大小姐原本在家是不受宠,但据家里的那些仆人们说大小姐自从进了预备部队后,地位就完全不一样了,他实在不敢在这种时候踩地雷。

这时,被无视了的聂熠坐在车里冷哼了一声:“应该说她是个扫把星才对,前脚走后脚酒店就被她的晦气给沾染。”

说完之后,他就立刻把车窗给关上了。

李叔听到少爷这番话面色有些尴尬,聂然却恍若未闻,对着李叔吩咐道:“上车吧。”

“是,是!”

聂然才拉开后座的车门,没想到却被聂熠整个人躺在后座椅上,霸道地说道:“这里是我的地盘,你滚去副驾驶。”

聂然闻言,眯了眯眼。

坐不坐副驾驶她无所谓,但这小子敢这么对她说话,找死吗?

看来她难得好心反倒是让他得寸进尺了起来。

一旁的李叔看到他们姐弟两个这僵持的气氛,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聂然忽的勾了勾唇角,然后重新关上了后座的车门。

“李叔,我和爸爸说过了,今天太晚了,索性找个酒店过一夜。”聂然打开副驾驶的位置坐了进去。

坐在后座的聂熠立刻拒绝道:“我不要,我要回家睡觉,我才不要去酒店!”

车子里只听到他吵嚷的声音,聂然眉头拧了拧,强压下要揍他的冲动,神色不变地说道:“好吧,那李叔你把我开去酒店,然后再带他回家吧。”

聂熠看到她妥协后,立刻得意了起来,觉得自己总算有一次占了上风。

但还不等他得意洋洋起来,就听到聂然继续说道:“不过作为你姐姐,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今天李叔开了一天的车,晚上继续开夜车属于疲劳驾驶,万一到时候在高速上翻车撞车死亡的话……听说出车祸死亡的样子特别的惨,有些直接被车挤得面目全非,眼珠子都掉出来了……”

在晚上的聂熠一个人坐在后座上,听着聂然那轻飘的话,脑海里不知不觉的就脑补了一幅幅生动的画面。

但大概是太过生动了,在黑暗的后座上聂熠竟忍不住的打了个颤。

其实他也知道现在连夜开车回去不是好的选择,等真的到家,估计都要到凌晨三四点了,等于一晚上不睡,但他就是想反抗聂然,不想乖乖地听她话。

可谁能料想到这个坏丫头竟然恐吓他,而且还恐吓的挺成功,他真的被吓到了。

眼珠子掉出来……天啊,简直不敢想象好吗!

聂熠被吓得直吞口水,但脸上却还要装作无所谓地说道:“那个……算了算了,我现在又困又饿,还是赶紧找个酒店让我先填饱肚子!提前说明哦,我才不是因为你说的话改变主意的!不是!”

他的一再强调不过是此地无银三百连而已,聂然懒得搭理,对着驾驶座上的李叔说道:“开车吧,就近找个好点的酒店,不用去市里。”

“这样啊……”司机李叔此时面露难色地坐在那里。

聂然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放心,住宿钱不用你自己支付,算是出差。”

司机李叔一听先是惊讶地看着她,在确定她不是开玩笑后,才感激地道:“那真是太感谢大小姐了。”

他只是个普通人,每个月拿到的工资都要用在日常生活的开销上,他的儿子马上要读大学了,正是需要钱的时候,他实在舍不得拿三分之一的工资去睡酒店一晚,那样他宁愿将就的在车里过一夜。

坐在后座的聂熠不屑嘀咕着,“切!真是够穷的,连住酒店的钱都付不出,还要让我们家掏钱。”

李叔的脸上尴尬的一阵青一阵白。

聂然看出了他的窘迫,神色淡淡地转了话题,“开车吧。”

“是。”李叔点了点头,启动了车子。

这时候身后的聂熠犹不自知的像个大少爷一样的命令着,“喂,开车的时候稳点,我要睡觉。”

李叔看了眼身边似乎已经睡着了聂然,然后说道:“好的,少爷。”

车子在路上稳稳地行驶着。

聂然并没有睡着,她只是不想参与到这种娇生惯养的大少爷与可怜司机的芝麻琐事之中。

其实参与了又如何,替李叔打抱不平完,然后呢?

过几天聂熠依然会颐指气使的对李叔,甚至有了自己的介入后,他对待李叔会更加的变本加厉,把对自己的怒气全部撒在李叔的身上。

又何必浪费自己的口水。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的速度开始减慢,聂然睁开眼果然已经到了一个看上去不错的酒店门口。

门外的服务生赶紧跑过来开门,聂然下了车,看到车里面的聂熠已经支撑不住睡着了。

聂然微微一笑,刚敢叫她滚副驾驶?

她坏心眼的故意将车门摔的格外的响,立刻把后车座里的聂熠直接从睡梦里给吓醒了。

“啊——!”聂熠从椅子上弹起来,用力过猛又给撞在了车顶上,疼得捂着头龇牙咧嘴着。

肇事者一脸淡淡地道:“你小心点,撞傻了可怎么办。”

“你!”聂熠听到她那句风凉话后,捂着头恨恨地看着她,“你根本就是故意的!”

“你这么说我也太冤枉我了吧,我坐在前面怎么会知道你睡着了呢,我后脑勺又没长眼睛。”

聂然无辜地耸了耸肩后转身进了酒店大厅,气得聂熠咬牙切齿,这话分明就是故意针对自己刚才没让她坐后面的报复!

这个臭丫头,坏女人!

他气愤不已地下了车,走进了大厅内。

聂家姐弟两个人都是未成年没身份证,只能让李叔去开房间,但问了两句话后他又重新折返了回来。

“大小姐,他们说酒店还剩下两间房了。”

聂然点了点头,“可以,你和聂熠一起,我一人一间。”

聂熠一听,顿时不高兴了,“凭什么!我才不要和他一个司机住一间房呢。”

他直白而果断的拒绝,言语里的鄙视让李叔不禁再次尴尬了起来,半响过后,他说道:“要不然大小姐您和少爷一间吧,这样你们两姐弟还能互相照应着。”

可聂熠还是一口回绝,“我不要!我才不要和这个坏心的丫头睡一间房,和她睡一起我会晚上失眠作噩梦的。”

司机李叔左思右想后,提议道:“那要不然……再换一家酒店?”

聂熠不耐烦地道:“换什么换,都这个点了还让不让本少爷吃饭睡觉了!”

李叔对此很为难,明明是少爷你这样不行那样不行,所以他才提议换酒店的啊。

聂熠指了指聂熠和司机李叔说道:“你们两个住一间,本少爷住一间,不就好了。”

说完还用挑衅的眼神瞪了聂然一眼,洋洋得意地很。

李叔一听,顿时惶恐了。

这怎么行!

大小姐虽然小,好歹是个姑娘,怎么能和他一个男人住一间屋子,这太不符合规矩了!

而且也对大小姐将来的名誉会造成损害的!

他害怕得连连摆手,倒是一边的聂然却除了皱了皱眉头,声音听上去依旧淡定如斯,对着李叔吩咐着,“你先去把那两间入住了,再迟下去,我们就只能窝车里睡觉了。”

把李叔赶去办理手续后,聂然眼神骤然沉了下来,她语气冰冷地道:“聂熠,你如果不想住我不会勉强你,不过你最好明白,如果你不住,那么你今晚就留在这个大厅熬一夜。”

聂熠气愤地梗着脖子道:“你敢!你敢让我在这里熬一夜,自己上楼呼呼大睡,我立刻打电话告诉爸爸!”

聂然冷笑了起来,“是吗?那你试试看吧。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是要再提醒你一下,刚才爸爸来电话了,对于你在军校说谎的事情他很是震怒,你现在想去自投罗网,我没意见。”

“……”聂熠刚趾高气昂的样子瞬间被这句话给镇了下去,小脸唰的一下就白了起来,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半张脸。

他到现在还对当时爸爸的那巴掌记忆尤深。

“大小姐,房间我办好了。”这时候李叔已经将入驻的手续全部办理妥当,他拿着房卡走了过来。

聂然随手拿了一张房卡,“行,那咱们两个人一人一间,走吧,上楼去。”

“啊?那少爷……”李叔疑惑地指着站在原地的聂熠。

“你家少爷决定留在大厅当门童,走吧。”聂然头也不回地往电梯里走去。

聂熠看她真敢把自己一个人丢在这大厅里,他心里不禁有些着急了起来。

他以为有爸爸这个挡箭牌好歹聂然会估计顾忌着点,但没想到这臭丫头竟然真的就敢把自己丢在这里!

聂熠说破大天也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小屁孩儿,虽然耀武扬威的少爷脾气一堆,但在这种陌生的地方,一个人孤零零的额,他还是会感觉到怕。

他看着聂然一步步的走进电梯里头,一步都没有迟疑,反倒是司机李叔一步一回头地看着自己。

聂熠倔强地站在原地,故作镇定。

然而这份镇定直到聂然走进电梯,眼看着她要按楼层,电梯关上的时候,他终于破功了!

“等一下!”那一声响亮的大喊惊得大厅里的人视线纷纷聚集了过来。

聂然唇角提了提,但脸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表情。

她眼睁睁地看着聂熠像一枚导弹极快地冲进了电梯里。

聂熠粗喘了一会儿气,看聂然并没有关电梯门的意思,而是冷冷地看着自己后,他这才别别扭扭地道:“我和司机一个房间。”接着又对着身边的李叔说道:“但是,今晚上我睡床,你睡沙发!”

“哦,可以,我睡沙发没问题的。”李叔连连点头。

聂熠看她还没有动,这下恼怒了起来,“喂,我都已经退让了!”

她还想怎么样嘛!

聂然淡然地扫了他一眼,这才按下了电梯的楼层数。

“在外面睡觉我要开灯!”

“洗澡我先洗!”

“等会儿进了房间你先去给我订餐。”

站在电梯里聂熠又再次恢复到了那副少爷派头,对着司机李叔一顿要求。

李叔一边听一边点头,连番答应着。

“还有一点,我睡觉的时候你不许打呼噜!”

李叔这下有些为难了起来,打呼噜也不是他自己说不打就不打的,可眼前这位是也算是他半个主子,要是得罪了,饭碗也就没了。

于是他面露难色地点头,“我尽量吧,我尽量不打呼噜。”

“什么尽量,是必须!你敢打呼噜,你就给我去楼道上睡觉!反正这钱也不是你的付的,你本来就没资格住。”

电梯里除了聂然他们三个人之外,还有两个住客,听着这个孩子如此无礼,不由得纷纷皱起了眉头。

“你这样对大人说话,会不会太没有礼貌了。”一个中年男人忍不住训斥着。

“什么大人,他就是我们家的一个司机而已,要什么礼貌!再说了,我和我们家司机说话,关你什么事!要你在这里多啰嗦!”显然聂熠将刚才在聂然那里受得起全部撒在了这个男人身上。

“就算是你们家的司机,他也是长辈,对长辈怎么能这样说话!”另外一个妇女也忍不住说道。

“他用我们家的钱,我怎么不能对他这么说话了,我就说,就说!”

聂熠倨傲地扬着下巴,一脸你奈我何的模样,让那两位很是生气。

到底是哪家的孩子如此没有规矩!

而站在一旁的聂然被聂熠吵得头疼不已,本来电梯里空间狭小,他的声音那么大,从四面反弹回来真是让人受不了。

她一个锐利的眼刀飞射了过去,阴冷地道:“你再废话一句,我就把你丢出去,立刻!”

聂熠扭头,在看到她那么骇人的神情后,心头微颤,不自觉的就没了声音。

电梯里这下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半分钟后,“叮——”的一声,电梯总算到达了他们所在的楼层。

折腾了这么久,三个人各自进了房间。

聂然进了自己的房间后并没有立刻去洗澡,而是站在了房间的落地窗前,看着底下一片霓虹灯的光影休息了片刻。

她住在酒店的高层,街道上显眼的红色光影在白色光影的衬托下朦胧一片……

红色?!

白色?!

聂然的眉眼一下子冷厉了起来。

刚才她拿着的袋子是白色的!

更重要的是,那里面都是带血的纱布……

这时,她的脑海里忽然闪现起那个老板复杂而又古怪的眼神。

不,那时候他的眼神不是想入非非那么简单,他看到了,他一定是看到了什么!

不然为什么那个老板明明那时候前一秒还调侃自己,但下一秒就神色不对劲了起来了呢?!

这下她不敢再继续耽搁下去了,重新拿起丢在床上的衣服,直接开门一路冲进了电梯里!

今天字数有涨哦,快夸夸我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