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 意料之外的访客,我恨你!/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站在床头灯旁,暖色调衬托出背后寂寥空旷的落地窗,夜色下霓虹的光影闪烁着。

她看着那扇已经关上的房门,一脸的疑惑不解。

什么叫他一直欠着自己?

他欠自己什么了?

真是莫名其妙!

聂然独自一个人坐在落地窗前将自己的那份海鲜炒饭给吃完,然后洗澡休息,等着李叔再来接自己。

午夜时分,聂然睡得正熟,结果被一阵拍门声给拍醒。

“大小姐,大小姐?你还好吗?我把少爷送回去了,你怎么样,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啊?”

门外的李叔声音焦急不安地喊着。

他本来晚上八点的时候就能到,可是期间少爷一会儿要吃饭一会儿要上厕所,活生生的将时间向后拖延了好几个小时。

急得他回程的路上连闯了好几个红灯,差点被交警发现。

“我没事,李叔,你快回房间休息吧,明天我们就回家。”连续没有睡安稳觉的聂然这时候只能哀叹了一声自作孽不可活,无奈地撑着精神对着门外着急忙慌的李叔说道。

“真的吗?你真的没事吗?你如果有事要和我说啊,我送你去医院。”李叔站在门口说道。

“放心吧李叔,我真的没事,我现在就想睡一觉。”聂然倒在床上迷迷糊糊地说完后,也不管门外的李叔说了什么,就再次睡了过去,

一夜无梦,等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她洗涮完毕开一开房门,就看到李叔站在房门口,吓了她一大跳。

“怎么样,没事吧?”李叔很担忧地问道。

他昨晚上一夜都睡不着,索性就蹲在房门口等着,以防出现什么意外好第一时间给服务员给开门。

聂然摇了摇头,“没事,回家吧。”

“好好!回家!”

退了房后聂然坐着车历经了几个小时后总算是到达了庆城。

她刚下车正要往家门口走去,结果很巧合的在路上遇到了汪甫!

“聂然回来了呀。”

聂然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礼貌地说了一句,“汪叔叔好。”接着就打算往家门口走去。

结果在才走了两步,就听到身后的汪甫说道:“汪司铭,既然这次你们两个都要过年回家,你怎么不带聂然呢,一个女孩子多危险啊。”

她的脚步一滞,转头看向了汪甫……身后的汪司铭。

“你怎么回来了?”聂然皱眉,问道。

他已经请过一次假了,按理说今年过年是不会回来的才对!

“你都能回来,我为什么不能回来?然妹妹。”汪司铭在汪甫面前还是像第一次见时一模一样,对着她温和笑着,可那最后三个字却说得格外缓慢,带着别样的意味。

聂然挑了挑眉地斜睨了他一眼。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古怪。

然汪甫却浑然不觉地走到聂然的身边说道:“这次我听汪司铭说那次格斗课上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可真险啊。下次要小心点了。”

聂然乖巧地点了点头,“嗯,我会的,谢谢汪叔叔。”

这时,聂诚胜却恰好开门走了出来,却看到汪甫正站在门口,还有汪司铭和自己的女儿。

“老汪啊,你怎么在这儿?正好,部队里的一些事儿我想和你聊聊。”聂诚胜最近因为部队演习的事情搞得烦躁的很,也顾不上汪司铭和聂然,拉着汪甫就往屋里走去。

“行啊,那汪司铭你自己先回去吧。”汪甫随口交代了一句。

聂然见自己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打算跟在他们身后往屋里走去。

“聂叔叔,我能和聂然聊几句吗?”就在这时候,汪司铭却突然开口问道。

他的话语太过认真和诚恳以至于聂诚胜一愣,然后说道:“哦……哦哦,好啊,你们聊吧。”

等到聂诚胜和汪甫两个人一进了门后,汪司铭那张温和的笑脸却立刻垮了下来,“为什么要走?为什么走之前不和我……”他顿了顿,继续道:“我们说!”

他中间一个小小的停顿并没有让聂然发觉,她站立在门口,外套是早上离开酒店后新买的,一件黑色的风衣,在阴沉的天色里她整个人都沉冷了许多。

“我只是服从部队安排而已,还有我走的时候你们在训练,我怎么说。”

“那电话呢?为什么不打给我!”汪司铭不依不饶地继续质问着。

聂然对此只是讥笑了一声,“汪司铭,我们的关系有好到需要给对方报备的地步吗?”

她的话薄冷得犹如一把极快的匕首将他们之间划出了一条泾渭分明的河。

汪司铭神色一窒,咬牙恨恨地道:“就算不和我说,那你寝室里的那些人呢?你知不知道那几天她们看到你不见了,很着急!”

聂然将手塞进了风衣的口袋里,无谓地耸了耸肩,“我只是一个正常的调派,又不是死了。”

谁料汪司铭却像是点燃导火索的炸药,瞬间就引爆了,顿时怒斥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但等到说完以后,他也自知刚才的失态。

当初聂然躺在海岛上毫无知觉的样子,他到现在还记得,所以一时间就不知为何失了控。

聂然渐渐拧起了眉。

她不明白这人为什么突然发火,顿时转身往门内走去。

“你被调派去了哪里?”身后汪司铭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

聂然本来就不是一个心善的人,被这么一顿莫名的训斥,语气自然也变得不太好,冷锐地问道:“和你有关系吗?”

汪司铭扭过脸去,默默地道:“……六班那几个人特意拜托我的。”

聂然眉头松了松,半响才简单地说了两个字:“2区。”

汪司铭回过头,惊讶地问道:“你去你爸的部队?!那你是不是不回来了?”

“不知道。”聂然并不告诉他,以防把消息走漏。

“你从来不做没结果的事情,我不相信你不知道!”汪司铭虽然没有霍珩这么能揣测人心,但他有感觉,而且这种感情很强烈。

“你不打算回来了,对不对?”他声音低沉,眉宇也渐渐冷峻了起来。

聂然不想被他再次破坏自己的计划,所以用对付聂诚胜的借口对付他,“营长说我伤好了之后再回去。”

汪司铭一听,眼神一亮,“真的?”

“嗯。”聂然点了点头。

得到了肯定答复的汪司铭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心头一松,眉头舒展了开来。

寒冷的温度,萧索安静的小区街道里,一男一女就这样站在那里,男孩子冲着女孩儿温雅一笑,看上去那么的温馨。

但,那也只是看上去。

因为聂然面色冷淡的毫无暖意。

她完全闹不懂汪司铭在发什么神经,一会儿生气一会儿高兴的,就像昨天晚上霍珩一样,前一秒还赖在床上不肯走,结果下一秒却又忍着巨大的疼痛从床上爬了起来。

都说女人的脸六月的天,其实应该是男人吧!

一个两个都这么神经质一样。

“你们聊什么呢,瞧把我儿子高兴的,我可从来没见这小子有这种表情。”汪甫和聂诚胜聊完走出来后,就发现他们两个站在门口对望着,于是汪甫不由得笑着打趣了一番。

聂然面无表情地说:“哦,他说我总算离开预备部队,以后回部队回家都可以不用带我这个拖油瓶了。”

“……”汪司铭错愕地瞪大眼。

“……”汪甫的笑僵在了嘴角。

气氛瞬间死寂一片。

忽然,一个轻笑在这安静的氛围里响起,聂然眉眼弯弯地对着汪甫说道:“汪叔叔我开玩笑的。”

汪甫愣了愣,顿时哈哈哈地笑了起来,连说了三个好字,他对着聂诚胜说道:“老聂你家丫头不错,我喜欢!”

聂诚胜跟着也笑了笑,但聂然看得出聂诚胜笑得很勉强。

“小子,加油吧!”汪甫走到了汪司铭的身边,然后拍了拍肩膀,很是意味深长地一笑。

汪司铭听到后面色略有尴尬,和聂诚胜道了别后,两父子就往自己家里走去。

聂然瞧了一眼后转身往屋里走去,在和聂诚胜擦肩时,听到他淡淡的一句,“你还小,有些事不用太急。”

聂然步子微滞了一下,不用太急?

不是太急,而是对方你根本看不上吧。

聂然暗暗冷笑不已,可面上还是一副乖顺的模样,“当然,我听爸爸的。”

接着,她径直进了屋子,上楼洗了个澡,直接睡觉了。

接下来的几天聂诚胜似乎变得更加忙碌,但是叶珍却在家里忙进忙出各种的忙碌,她从医院里出来以后她好像变得更加的寡言,每天指挥佣人们做完事情后就带着聂熠进自己的房间。

就算是面对面见面她也无视聂然,直接走过,倒是骨头汤蹄髈汤日日不落下,佣人们一到下午三点准时就把汤端到自己面前。

聂然看着那一碗碗飘香诱人的肉香味,不用想也知道叶珍肯定是被聂诚胜给训斥过了,才会如此变了性子。

在栽了这么多跟头后,总算知道和自己耍嘴皮子属于不自量力。

所以现在连话都不愿意和自己说。

就这样每天在吃了睡睡了吃中,年终于来临了。

其实她从来没过过年,就连过年这两个字也是重生在聂然这具身体里才知道的。

凭着聂然幼年时的记忆过年好像就是有好多好吃的,仅此而已。

但当她真的看到那桌子上满满当当的一桌菜的时候,哪里是好多好吃四个字可以形容的。

聂熠穿着喜庆的小马褂在桌子旁边转来转去,而叶珍今天也擦了淡妆,穿着一袭暗红色的裙子,整个家里洋溢着过年的气息。

聂然没有他们这么大张旗鼓,一如平常的穿了一件居家服。

她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翻着杂志,等着聂诚胜回来开饭。

围着餐桌转悠了好几圈的聂熠忍不住地喊了起来,“爸爸怎么还没回来?我好饿啊!”

叶珍听到自己的宝贝儿子喊饿,细心安抚道:“爸爸会晚点回来,熠熠乖啊,饿了我让厨房的人给你先盛碗汤垫垫肚子好不好?”

“不要,我不要喝汤,我要吃菜!”在家的聂熠少爷脾气越发的不知收敛,将头上的帽子直接摔在了地上,耍起了赖。

叶珍却摇头,没有任何商量余地地道:“不行!今天有客人要来,不能提前动筷子。”

聂熠觉得爸爸对自己冷脸,聂然那个臭丫头也对自己一直恐吓威胁,现在自己的亲妈也不站在自己这边,更加委屈了起来,“不嘛不嘛,我饿了,我要吃!我要吃!”

他越吵越响,聂然坐在客厅都能听到餐厅里的叫喊声以及叶珍无奈的低哄。

她猛地将杂志合上,走进厨房去倒了一杯水,在路过餐厅的时候,她淡淡地说了一句,“你不怕爸爸生气,你就吃。”

“……”瞬间,聂熠就收了声,不敢再大喊大叫了起来。

叶珍看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会因为聂然的一句话给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不禁心里一惊。

但很快,更加的惊讶在她心头掀起。

她的宝贝儿子什么时候这么怕他爸爸了?

以前她也同样用过这种方法来威吓吵闹不止的聂熠,可聂熠根本不怕,不仅不怕还特别自信的说聂诚胜绝对不会生气。

那个曾经从不畏惧聂诚胜的聂熠怎么才去军校这么几个月,就完全变了样了?

难不成是因为在去军校前,聂诚胜给了他一巴掌,所以导致他心里出现阴影了?

这个想法顿时让她一惊。

正想着趁此机会和聂熠说几句话,门口就有了声响。

“熠熠,熠熠快来见过你邱叔叔和余阿姨!”门外的聂诚胜对着餐厅里的聂熠喊道。

聂熠已经好久没有听到聂诚胜这么亲热的叫自己了,立刻跳下桌跑了出去,嘴里还嚷嚷着,“爸爸!”

随后一把扑进了聂诚胜的怀里,也不管身边有没有外人。

聂诚胜笑呵呵地抱着聂熠,对着身边的人说道:“老邱,小余,这是我儿子,聂熠!”

然后又对着怀里的聂熠说道:“聂熠,快叫邱叔叔!”

“邱……”聂熠刚抬头想要喊人,结果一看到来人,顿时傻了。

同样正笑呵呵的夸赞聂熠的那两位夫妇在看到聂熠那张小脸后,神色也都变了变。

因为跟着聂诚胜来的人,正是那天在酒店电梯里和聂熠吵起来的那两位。

邱平,余淑。

邱平和聂诚胜是老战友了,两个人是一个战壕的兄弟,这次是路过庆城特意来看老朋友的,结果没想到……

“这是你儿子?”邱平语气略有些僵硬地问。

聂诚胜不太明白他奇怪的神情,点了点头,“是啊,怎么了?”

余淑到现在还记得那天这个小家伙把邱平气得差点要吃高血压的药,所以两脸色不是特别的好。

聂诚胜不懂为什么这两位一看到聂熠就这么表情,为了防止气氛尴尬,他甩了个眼色给叶珍,让她赶紧来救场。

“老聂,你怎么就知道介绍儿子,也不给我介绍一下呀。”叶珍很懂眼色地跑了过来,笑着打圆场。

“哦哦哦,对!瞧我这记性!这是我内人。”

“你好。”余淑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可怎么聊,气氛就是尴尬,总热闹不起来。

聂诚胜也真是没了折,正愁着呢,聂然这时候从客厅里走了出来,“爸爸,客人是不是来了?”

她恰到好处的出场总算是解决了这冷清的氛围,他一把拽过聂然,笑着说道:“对了!这是我大女儿,聂然。现在在预备部队!”

那话语里是说不出来的自豪和得意。

“我认识你!”余淑一眼就看出了聂然就是在电梯里训斥自家弟弟的那位小姑娘。

当时邱平和自己被气得不小,还好是这个小姑娘一句话彻底把她弟弟给镇压住了。

那语气那眼神,真是了不得啊!

聂诚胜听到后,讶异了起来,“啊?你们认识?”

余淑这下总算是笑了起来,“我认识她,但是她应该不记得我。”

聂然笑得有些茫然,像是不认识一样。

当然,那也只是像而已。

她过目不忘的本事可是在前世实打实的学出来的,任何人和事物哪怕只是一眼,她都能还原认出来。

“在酒店电梯里,我们见过一次,你记得吗?”余淑见她好像真的对自己没什么反应,笑眯眯地提醒着。

聂然听到她这句话后像是恍然大悟一般,连连抱歉地道:“对不起啊,阿姨,我一时间没认出你。”

“没关系,那时候你正在气头上,也真是难为你了。”余淑很是亲热心疼地轻拍了她几下手背,以表安慰。

她早前就听说聂然是聂诚胜的第一个老婆生的,在家里不怎么受宠,当时的情况她还能仗义执言的训斥自己的弟弟,真是难得啊!

可一旁的聂诚胜却越来越听不懂了,“什么酒店啊,你们怎么会在酒店认识?”

余淑笑着解释着,“老聂啊,说来巧了,我们来这里之前去了一趟A市,晚上住酒店的时候正巧在酒店里遇到了这两个姐弟,然后发生了点事情。”

发生了点事情?

聂诚胜看到聂熠那被吓白了的脸色,眼底沉了沉。

不用问也知道发生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他强忍着心头的怒气,勉强笑着转移了话题,“先吃饭吧,我们去吃饭吧,我特意让厨房做了老邱喜欢吃的菜。”

叶珍在看到刚才聂诚胜那一刹那的难看脸色后心里暗自叫糟,但脸上却越发的热情了起来,“对对对,走走走,一起吃饭去。”

一顿饭吃的热热闹闹,余淑不断的给聂然夹菜,就连邱平也难得点头赞赏了几句聂然,唯独聂熠一个人安静的坐在一旁吃饭。

聂诚胜看到这番景象只能坐在旁边陪着。

原本他是想把自己的儿子介绍给邱平,为了以后给聂熠铺路,最后没想到聂熠的路没铺上,倒是把聂然的路给铺好了。

整顿饭吃的他憋屈不已。

直到临走前,余淑还在不断夸奖着,“你家女儿我真是太喜欢了,和我投缘的很。”

聂诚胜当然也只能跟着笑。

终于,等到好不容易邱平和余淑离开后,他脸上的笑容彻底隐没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眼底隐隐的火光。

“到底怎么回事?”他语气里是掩盖不住的阴鸷。

聂然看到站在门口害得连头都不敢抬起来的聂熠,她暗自冷笑,这可真是撞自己手里了。

她像是为难的样子,说道:“没什么太大的事情。”

可聂诚胜哪里是那么好糊弄的人,立刻斥声道:“快说!”

聂然看了眼聂熠,最终说道:“聂熠和邱叔叔在酒店的电梯里吵过一次。”

“什么?!”聂诚胜顿时瞪大了眼睛。

吵……吵过一次?

自己的儿子和邱平吵过架?

怪不得刚才邱平的脸色那么难看!

“那时候聂熠可能太困了吧,所以脾气有点暴躁,毕竟很晚了那时候。”聂然最后看似不忍心地补了一句。

“为什么吵?”聂诚胜黑着脸,问道。

聂然又迟疑地看了眼聂熠。

聂诚胜见她不说,当下就大吼了一声,“快说啊!”

聂然被他这么吼了一声,索性一股脑地说了出来,“聂熠在电梯里训了李叔一顿,嫌弃他没钱住酒店,身后的邱叔叔看不过去就说了聂熠几句,结果聂熠不服,顶嘴了。”

“然后呢?”

“我训了聂熠一顿,说他没礼貌。”聂然一五一十的将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聂诚胜只觉得自己太阳穴突突的跳动着,他怒极反笑地朝着聂熠走去,“长本事了啊,真是长本事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本来没和他说话,是他自己……”聂熠看到他如此渗人的笑容,吓得颤巍巍的解释,然而还没等说完,就听到“啪!”的一声清脆响声。

聂熠整个人被打翻在了地上。

叶珍看到后,急忙扑了过去,“老爷,你别打他呀,他也说不是故意的了……你别生气了……”

“给我滚出去跪着,滚出去!”聂诚胜指着外面下着积雪的院子。

叶珍还想要继劝说,“老爷,外面那么冷,他才多小……”

但被聂诚胜一把打断,“听不懂我的话吗?还是要我亲自把你拖出去!”

有了当初的那一巴掌,聂熠这会儿吓得当场连滚带爬地跑出了屋子,他生怕自己不听话,最后就被直接发配到更艰苦的地方去。

聂诚胜头也不回地上了楼,叶珍看到自己的儿子跪在雪地里又心疼又心急,可也知道这回聂熠是错大发了。

无奈之下,她只能跑到书房门口也同样跪在那里,祈求聂诚胜的原谅。

好好的一个年最终不欢而散。

第二天一早,聂然准时起床下楼准备吃早餐的时候,正路过二楼的书房,叶珍还在那里跪着,那想必聂熠肯定也在外头跪了一夜了。

啧啧,真是够狠心的。

聂然安然地下了楼吃了早饭,刚打算要出门走走时,就听到跪在那里已经冻得小脸煞白的聂熠一字一句地咬牙道:“我恨你。”

“恨我?”聂然停下了脚步,半蹲在他的面前,讥讽一笑,“和邱叔叔他们吵架的人是你,让你罚跪的是爸爸,这里面有和我一星半点的关联吗?”

聂熠抬头,眼神凶狠的恨不得能把聂然吃了,“可你向爸爸告状了!”

“这样,我问你如果今天是我和邱叔叔他们吵架,你会替我隐瞒吗?”聂然反问道。

“我凭什么要给你隐瞒!”聂熠恨恨地道。

他现在恨不得能给这个坏女人一个耳光!

聂然耸了耸肩,一摊手,“所以啊,我又凭什么为你隐瞒。”

她笑着好心地替他盖了盖身上厚厚的羽绒服,又笑着鼓励道:“你加油,可千万别倒下。”

最后,转身往外头走去。

OK,明天去2区报道了,偶也~

PS:我说吧,每个人出现都是有用处哒!所以千万不要小看每个路人甲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