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2区报道,预备部队的人?!/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过年那几天聂然还是和平常在家一样,该吃就吃,该睡就睡,一点不耽误,像是完全没有感受到家里的低气压。

这次聂诚胜除了给了聂熠一个耳光后,就彻底无视了聂熠的存在。

叶珍也知道聂熠是闯下大祸了,不敢随便求情,聂诚胜这种无视比打骂更加的让人害怕,所以初二一大早她就亲自把聂熠送回了军校里。

学校初五才开学,叶珍就和聂熠住在酒店里过了一个年。

家里没有叶珍和聂熠,聂诚胜早出晚归,家里只剩下聂然一个人。

初五一大早,聂诚胜就要回部队了,这一次他带上聂然一起回去。

在开向2区的路上,聂诚胜说道:“你先做我的勤务兵吧,反正你也是来部队缓冲的,没必要训练。”

聂然点了点头,“好,我听爸爸的。”

她看上去那么的乖巧,礼貌,懂事,这让聂诚胜忍不住想到自己宝贝了十多年的不懂事儿子。

明明都是一个爹生的,怎么这两个孩子的差距那么大呢!

最让他痛心的是,他这么的希望聂熠能够成龙成凤,甚至一心想要最好的资源都花在他的身上,可结果呢!

那个他向来不管不顾的女儿倒是进了预备部队,甚至得到了邱平夫妇的喜爱!

而聂熠呢,进个军校训练除了受罚就是受罚,每个星期都有教官给他打电话告状,不是哭了就是撒泼了,少爷脾气怎么改都改不掉。

简直头痛的不行!

“如果聂熠也像你这么听话就好了。”聂诚胜一想到聂熠就头痛不已的感叹着。

她听话吗?

希望将来进了2区后,他还能对自己是这种认知。

聂然暗暗冷笑,嘴里却还是不断地安慰着,“他还小。”

“还小?”聂诚胜怒哼了一声,“我在他现在这个年纪都被你爷爷丢出去打仗了!”

打仗?

要真打仗,聂诚胜哪里舍得把聂熠送出去,把她送出去差不多!

她是要嫁出去的,常言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可儿子却是要留在家里为聂家传承的。

他怎么可能舍得!

现在不过是气话罢了。

“慢慢来吧,别急,爸爸。”聂然对于他的话完全不放在心上,只是淡淡地劝说了一句。

两个小时后,车子已经在2区的大门口了。

2区部队没有预备部队那么偏僻,就坐落在庆城的郊区一角,经过了哨兵的查验后,车子重新行驶了进去。

聂然跟在聂诚胜身后一路直接走进了他的行政大楼。

期间,行政楼里的兵看到聂师长竟然带着一个女兵,不由得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将视线聚集在了聂然的身上。

要知道他们部队可都是男兵,就是医务室都是男军医!

这会儿出现个女兵,简直就像是看动物园里的珍稀保护动物似的。

“这是从预备部队调派过来的兵,暂时做我的勤务兵,归你管。”才一进办公室,聂诚胜直接对着一男兵命令道。

那男兵一看到聂然这个女兵,惊讶地愣了愣后,这才大声地喊道:“是!”

“聂然。你好。”聂然走上前自报家门地说道。

“哦哦,我是刘德,是师长的勤务兵。”刘德看上去有些憨憨的,可能因为长时间没见过女孩子,这冷不丁的遇到个这么漂亮的女兵,他还真有点局促,尴尬得拿着水杯喝了几口水。

“那个……你是哪个部队调派来的呀?”刚才他光看聂然的脸蛋了,压根没听清楚聂诚胜的话,只知道这女兵以后归他管。

聂然微微一笑,“预备部队的。”

“哦,预备部队的。”刘德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可等那几个字真的印在脑海里的时候,他猛地抬头,惊诧地道:“预备部队的?!”

“是啊,我是预备部队的。”

得到了聂然肯定答复后,刘德手里的杯子“哐当——”一下直接掉在了桌子上。

不过短短一个上午,整个2区部队所有兵都知道他们2区来了一个女兵。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女兵原本是预备部队的!

顿时,整个2区炸开锅了。

每个男兵看到聂然已经从保护动物升华到了外星物种了!

凡是聂然出现,必定受到万众瞩目。

每当自己被人围观,她虽然嘴角在笑,但心里却恨得咬牙切齿!

唯一一点好处就是,到午饭时间去食堂打饭,凡是她出现,所有男兵自动退让,让她先打。

凡是她选的位置,方圆一米无人敢靠近,要不是那群人吃饭的时候时不时地盯她两眼,聂然还以为自己是行走在2区的病毒。

后来才知道,这些男兵不是不敢靠近,而是怕把她给吓着,而且人家是预备部队的,没资格跑上去献殷勤啊。

不过这个情况也就持续了半个月。

然后被二班的一个男兵给打破了。

那个男兵打完了饭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这样坦然地坐到了聂然的对面。

聂然挑眉,抬头看了他一眼。

恰巧那时候他正被众人诧异错愕惊讶羡慕嫉妒各种眼神中,挺胸抬头得意洋洋着。

不用看也知道,这家伙肯定不是什么优秀兵,不然不会用这种方式急需在那群兵面前表现自己一番。

这种孩子气,想要得到众人关注的模样,完全就是一个大男孩的模样。

“你好啊,我叫杨树,杨树的杨,杨树的树。”他笑眯眯地坐在那里,自我介绍了一番。

“聂然。”聂然也同样笑着回答。

这下反倒是杨树给吓到了。

因为他从来没想到这个女兵真的会和他搭话!

要知道这些天里他们就没见过这女兵说过话,可今个儿居然开口了!

这两个字就像是两颗炸弹把整个食堂里的男兵们都给震住了。

但聂然却依旧神色淡定的吃饭。

坐在对面的杨树愣了三四秒后,这才回过神来,神色更加得意了起来,笑着凑了过去,问道:“听说,你是预备部队的?”

他这话一出,周围的男兵们一个个全都竖起了耳朵。

虽然2区的人都听说新进来的女兵是预备部队的,但毕竟没有听到本人亲口确认。

这会儿众人都停下筷子,一双双眼睛都齐刷刷地盯着聂然。

不过,聂然像是没看到,点了点头,“是啊。”

瞬间,所有人倒吸了口凉气。

真是预备部队的啊!

“那什么会被调派到2区做勤务兵啊?”杨树很不解地问道。

如果她真的是预备部队的女兵,那来2区做个教官都是绰绰有余,怎么会做一个小小的勤务兵呢?

聂然放下了筷子,嘴角微微翘起,神态自然,不答反问道:“来2区不好吗?”

杨树不自觉地跟着她的话走,嘀咕着道:“好是好啊,但是2区比起预备部队那当然差了不知多少了,我们这里只是普通部队。”

聂然笑了笑,“不会啊,我觉得2区也很好啊,我很喜欢。”

她温和的语气和姿态,如果被预备部队的任何一个人看,都会吓得眼珠子都掉出来。

要知道这位大姐在预备部队里不仅敢和教官顶撞,还敢当着指导员面的打陈悦,更甚的是,她敢带着几个六班的几个歪瓜裂枣空手排雷和一群海盗对打!

这么个强悍到连一班都骇然的女兵却在面对一普通的男兵面前淡淡地笑,态度如此和蔼。

简直不敢想象!

杨树被她这么一夸,眼神一亮,“是吧!其实我也觉得2区不赖,不过他们非要说预备部队怎么怎么了不起。”

越说他越对预备部队有些不屑起来。

聂然听他语气里的轻蔑,以为他是当初没考上预备部队,这会儿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淡笑了起来,“不会,能当兵的都了不起,不分哪个部队。”

“这话我爱听!”杨树高兴地一拍桌子,然后对着不远处的一桌人喊道:“行了,你们赶紧过来吧,她又不吃人。”

隔壁那一桌的男兵被他这么一嚷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在众目睽睽之下别别扭扭的移到了聂然那桌上。

那几个男兵很是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打着招呼,“你……你好……”

“你们好。”

对于聂然的大方,显得那些男兵更加的不好意思了。

杨树看他们忸怩的像个姑娘似的,脱口而出道:“你们一个个怎么回事啊,刚不还是你们叫我过来搭讪的嘛!”

说完后他又扭头对着聂然解释道:“他们好久没看到女的了,这冷不丁看到女的,一个个都新鲜着呢。”

话才说完,不知道谁就重重地踹了一脚杨树,他屁股没坐稳直接往旁边摔去,“哎哟喂!你们干什么,我又没说错。”

身边那几个男兵呵呵地笑着,“这家伙嘴欠的很,别搭理他。我们就是来打个招呼而已。”

“是啊,以后有什么重活儿你可以随时叫我们帮忙,我们很助人为乐的。”

“没错没错,有什么你做不了的我们可以帮忙。”

几个男兵叽叽喳喳的在聂然的面前献殷勤。

聂然坐在那里看着浅笑不语地看着他们,偶尔还应上几句,这下更惹得那群男兵们兴奋起来了。

周围其他几桌的士兵们看聂然一点架子也没有,那么好相处的样子,一个个也有些跃跃欲试了起来,纷纷朝着聂然的方向移动了过去。

没一会儿聂然身边就聚集了一大片的男兵,里三层外三层。

都特别殷勤的表现着自己。

“我们明个儿放假,你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我帮你从外面带回来。”

“那个炊事班和我关系不错,你要吃什么直接拿别客气!要是他们不肯给,你报我名字。”

“对了,你新来的,肯定对2区不熟吧,我可以带你转转啊,我对这儿可熟了!”

“还转转,转你个大头鬼,你小子一看就知道不安好心!”

然而就在整个食堂闹哄哄的时候,一个人从食堂的大门走了进来。

立刻,外围的那些男兵统统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只有杨树那些人还围着聂然殷勤的介绍着自己。

那个人一步步地像聂然那桌靠拢,直到站在了聂然的身后,一个声音冷冷地道:“现在是吃饭时间,你们要是不想吃就去给我训练!整个食堂就属你们这儿最热闹!”

“林教官好!”那群人顿时站了起来,整齐地喊道。

聂然这时候也站了起来,对着那个人说道:“林教官好。”

其实早在这人一踏进食堂的时候她就已经感知到了,只是她装作不知道罢了。

她想借着这个人,好把这群男兵给训斥一顿后打发了。

“你虽然是勤务兵,但是也不要偷懒!吃完了就早点回去!”

那人对着聂然一顿训斥完后,转身就离开了,压根不给聂然回答的机会。

聂然看着那人的背影,嘴角微翘,这个教官可不亚于季正虎和安远道啊。

“聂然你别介意啊,林淮就这德行。”

杨树很习惯地想要搭上聂然的肩膀,聂然发觉后借着端餐盘的动作躲过了他的手,“我吃完了,还有点事情要做,不打扰各位了。”

她笑着冲着他们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

在2区的日子聂然感觉就像是固定的一样,她不需要像那些男兵一样每天六点起床,她可以睡到七点,然后洗漱完毕后八点准时出现在行政大楼里。

每天只需要把聂诚胜的办公室擦上一遍,偶尔送几份文件,她这一天就算这么过完了。

没有教官的怒吼,没有罚跑,没有训练,就这样一天天重复枯燥的活着。

随着训练场上一些绿色植物的冒出,春季也渐渐的到来。

偶尔聂然就坐在办公室里望着午后的时光发呆。

“聂然,师长正在大门口,你快点把这份文件送过去,快点!”从门外匆匆走进来的刘德将桌上的一份文档塞进了她的怀里,催促着让她快点出去。

“是!”聂然拿着文件一路快跑了出去,将东西安全送到后,她悠然地在训练场的小道上走着。

“聂然!”突然,一个声音从训练场响起。

聂然闻声看去,就看到坐在那里正在休息的杨树正对着她挥手,一边冲她跑过来一边喊道:“聂然!”

聂然皱了皱眉头,但等他跑过来后还是舒展着眉眼,笑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快走,快走!”杨树不由分说地搭在她肩上推着她往他们班级里走去。

聂然一个闪身再次避开了他的手,“不行,我不能打扰到训练。”

“我们现在休息,不训练,快点走吧!”杨树这次也没有再搭她的肩膀,只是挥手邀请她往自己班里走去。

聂然最终只能无奈跟了上去。

“到底什么事情。”才一站定,聂然就问道。

但谁料,她话音才落,杨树却猛地转身,一道凌厉的拳风扑面而来。

聂然神色一凛,下意识地偏头躲开,拳头就这样与她擦脸而过。

“你干什么!”聂然这下伪装的脸色悉数收敛起来,眼底一片冰冷。

“哇,这么快的时间里你居然能反应这么快,而且还顺利躲过杨树的拳头,太厉害了!”杨树身边的几个兄弟不禁感叹了一番。

不愧是预备部队的!

平时看上去不声不响的,但是一到关键时刻反应还是很灵敏的。

要知道,林淮林教官有时候都会被杨树给暗算到,可聂然居然没有!

“不错啊!”杨树感觉自己找到对手了,有些兴奋了起来,“正好,我们今天格斗课,你不是预备部队的嘛,所以我想你格斗肯定很厉害,不如我们打一架吧。”

说着他就摆开了架势。

聂然一听到他说‘我们打一架吧,忽然之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涌来,嘴角小小地弯了弯。

这不是何佳玉的口头禅么,怎么到这儿还有第二个‘何佳玉’啊!

“你笑什么?不会是嘲笑我打不过你吧?”杨树看她站在那里低垂着眼眸笑了起来,还以为她是在笑话自己的不自量力,这下有些不高兴了起来。

聂然这下笑得更乐了,摇了摇头,不自觉地脱口而出道:“不,我只是想起我以前的一个战友。”

然而当她说完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嘴角的笑一僵。

她刚才说什么?

战友?

她怎么会说这两个字!

是疯了吗?!

一时间,聂然心里有些纷乱。

“喂!”眼前的杨树看她不说话,脸色也有些古怪,忍不住伸手在她肩上推了一把。

聂然马上回过神,茫然地“啊”了一声。

杨树疑惑地问道:“你发什么愣啊,我问你那个战友厉不厉害。”

“厉……厉害啊,她打败了很多的男兵,口头禅就是‘我们打一架吧’”聂然强压下心里头的怪异感说道。

杨树摸着下巴,做思考状,“这么牛,下次我可要和她比试一场!”

“嗯,可以试试看。”聂然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

“你们在干什么!”

远处一声怒吼响起,聂然回过头看去,是林教官。

杨树那群人顿时从地上站了起来,站得笔直地喊道:“林教官。”

林淮大步走了过来,对着那群人就是一顿怒斥,“休息时间嘻嘻哈哈,是不是以后不想休息了!”

杨树挺着胸膛,站在那里解释道:“不是,我们只是想和聂然过两招,顺便偷学一点。”

林淮这下更怒了,“你的意思是,我教的那些你们看不上眼,是吧?”

“……”杨树小小地皱起了眉头。

这个林淮根本就是故意歪曲自己的意思!

他的意思是想和聂然过两招,顺便看看预备部队的人到底有多厉害而已,这和他教自己有什么关系!

再者说了,现在是休息时间,他要干什么也是他的自由才对!

聂然知道,这个林淮看上去是在训斥自己的兵,可话语里字字句句都是冲着她来的。

可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刚才自己说的那句话,不想和林淮有什么争论,顺着他的说道:“我在预备部队其实也就是个新兵,待了没几个月,哪里比得上林教官。那个,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不打扰林教官训练了。”

她说完后就要往行政大楼里走去,可才走了一步,身后的林淮就叫住了她。

“站住!”

聂然站在原地,看着林淮走到自己的身边。

“聂然,你是勤务兵,做好自己的本分!别没事到训练场来晃荡!”他冷着脸色一字一句地说着。

聂然慢慢抬头,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和这人有仇吗?

为什么两次见面,他都不给自己好脸色。

即使心里有很多疑问,但嘴里还是应答了一声,“是,我以后一定注意。”

然后,这才被林淮放行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