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她可不是软柿子!/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鉴于聂然无辜被训,当天傍晚训练结束后,二班的杨树他们一伙人早早的就在食堂蹲点等着聂然来打饭。

可食堂里的人一个个的进来离开,怎么等都等不到聂然来,眼看着食堂要关门了,几个人这才无奈的走了出来。

“你们说,她是不是生气了?所以连晚饭都不吃?”杨树身边的一个男兵吴畅说道。

杨树抬手就给了他脑勺,“胡说什么,聂然不是这种小气的姑娘。”

另外一边的刘鸿文打趣地道:“你倒是挺懂她啊。”

身边那群男兵顿时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

“说什么呢你!”杨树烦躁的也给了他一记爆栗。

一群人正从食堂的路上往回走去,结果在路过训练场的时候,不知是哪个眼尖的男兵在即将要被黑夜吞噬的朦胧暮色下看到了聂然。

“坐在双杆上的是不是聂然啊?!”这话一出,立即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目光全部朝着那人所指的方向看去。

傍晚时分,倒春寒的料峭轻轻吹过,一位少女坐在双杠上,她的侧影在夜幕下只有一个黑色的轮廓,利落干净的短发轻拂,越发的缥缈了起来。

杨树在那一瞬间竟然看呆了。

他不是没见过女孩子,以前在新兵的时候也和那些女兵说过话,但那些女兵就是比不上聂然这样的,说不出来的感觉,好像一看到她笑,就什么都值了。

“聂然!”不知身后的吴畅冲着训练场上喊了一嗓子。

正在想办法想要取得聂诚胜信任的聂然闻言转过头向着他们看去。

“看吧,我就说是聂然!”身边的吴畅用手肘戳了戳杨树,邀功似地说道。

杨树被他这么一戳,这才缓过神来,走了过去。

“对不起啊,都是我连累你的。”他很认真的低垂着头和聂然道歉。

聂然一愣,随后笑了起来,“我又没受处罚,和我倒什么歉,反倒是你们好像被林教官罚跑了五圈。”

杨树惊讶地抬头,问道:“你不生气?”

“我为什么要生气?”聂然略有些好笑地道。

杨树看她低头对着自己微笑时,暮色倒映在她的眼眸中,稀碎的如星河,嘴角也跟着扬了起来,傻气地一笑,嘟囔着,“我还真没见过你这么好脾气的女兵。”

在训练场外的2班伙伴们看到他们气氛挺好,也跟了过来,正巧听到他们的对话。

吴畅率先说道:“是啊,我们上次和3区的女兵训练,那些姑娘训得当然英姿飒爽啦,但是总看上去没女孩子的味道。不像你,比起3区不知厉害多少,脾气还比她们好。”

聂然听他这么抱怨,笑着道:“我只是个勤务兵,比你们都不如,哪有资格凶啊。”

刘鸿文马上反驳道:“谁说的,你是预备部队的人,这点就比咱们强啊!”

“什么比预备部队强,你们前几天没听聂然说嘛,当兵都一样!”杨树一听到刘鸿文太高预备部队贬低2区,立刻拍了他一脑勺。

吴畅缩在刘鸿文身后说道:“什么都一样,我听说预备部队都是尖子里的尖子,训练的东西和咱们都不一样。”

“何止啊,听说他们训练的强度都是非人类的。”

“废话,那些人都是种子兵,将来送特种部队的,能一样嘛!”

周围的几个男兵也附和了起来,气得杨树跳脚。

“你们怎么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难道只有预备部队才能进特种吗?!上一届咱们部队不就进了十二个!”

吴畅暗自嘀咕着,“话不是这么说的,人家预备部队一个班就有十二个名额,咱们整个部队才十二个。”

杨树听他这么在聂然面前贬低2区,作势就要揍他,“你还说!”

吓得吴畅彻底躲在了刘鸿文身后。

“不会啊,预备部队不全都是尖子生,也有跟不上进度而被退出的。”聂然解释道。

“啊?进了预备部队还要被退出来?”

这群人还是头一回进了预备部队被退出来。

但这也怪不了他们,有谁会从预备部队里退出来这么丢脸的事情告诉别人!

所以,很多人就认为凡是进了预备部队就基本上是未来的特种兵了。

“天,真是太残酷了。”刘鸿文听了聂然的话后,不由得皱眉摇头。

“那你是被退出来的?”忽然,吴畅没头没脑的就这么脱口而出地问道。

顿时,众人都一愣,包括聂然。

她没想到自己这么随口一解释,竟然会牵扯到自己。

她是被退出来的吗?

严格来说应该不是吧,她是主动要求离开的吧。

只是这话不能说,万一传到了聂诚胜的耳朵里可就不好了。

杨树看她没了笑容,立刻一脚踹在了吴畅的屁股上,“会不会说人话!”

吴畅也知道自己估计是踩雷区了,捂着屁股龇牙咧嘴的就是不敢开口喊疼。

杨树看她坐在双杠上没有说话,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哄,就怕一哄反而让她不高兴。

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默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候,一个靠在双杠上的男兵就这样睡着了,毫无知觉下撞在了另外一根杠子上,发出了“哐——”的一声响。

周围的人顿时噗嗤地笑了起来。

尴尬的气氛瞬间消散。

“喂,你怎么睡着了。”杨树大笑着将那蹲在地上被撞得火冒金星的男兵给扶了起来。

那个男兵捂着额头上被撞出来的红包,昏头昏脑地说:“太……太困了。最近的训练强度太强了,有点受不了啊。”

他这一句话倒是让那些男兵也不禁感叹了一声,“是啊,最近演习一个接一个是有点吃不消。”

聂然装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还要演习吗?”

吴畅点头,“是啊,听说过不了多久会有一场很重要的演习,所以这几天林教官天天操练我们,往死了练。”

很重要的演习?

聂然沉吟了片刻,觉得这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契机。

早点解决完这里的事情,她也好早点离开,不用留在这里每天看日出日落的发呆。

于是,她对着杨树那群男兵说道:“时间不早了,你们赶紧回去吧,不然小心被林教官骂。”

那群人被她这么一提醒一个个都往训练场外头走去。

“你呢?你还不回寝室休息吗?”杨树看她还一动不动地坐在双杠上,问了一句。

“我在坐一会儿,我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来训练场。”聂然咧嘴一笑。

本来她这句话是在暗讽下午林淮和她说不让她在训练场晃荡。

但谁知,杨树却听了刚才吴畅说的那句话,以为她是因为自己被预备部队退出来的,现在正一个人自嘲伤感。

所以,他想了想,最后决定留下来!

“那个,你们先走吧,我等会儿再回去。”杨树对着已经走到训练场门口的那群兄弟们喊道。

那群男兵们听到后,顿时一阵怪叫和嘘声。

“哇,咱们的杨树好怜香惜玉哦。”

“噢!我好心动呢。”

杨树听着那群人的调侃,装作要追上去揍人,那群人一看到瞬间散了个干净。

“你……你别听他们瞎说。”杨树挠着头又折返了回来。

“我一个人挺好的,你回去吧。”聂然望着天际线,说道。

“怎么能把你一个人放这里,你一个人更会胡乱的想!”杨树靠在双杠上,双手大喇喇地放在了杠上。

“其实没事儿的,你不是自己都说了嘛,部队都一样,咱们2区也有人进特种部队的,你努力努力,到时候和师长说说,参加训练,说不定就行了。”杨树劝着她道。

聂然一听,知道他这是误会自己了。

以为自己是伤感从预备部队退出来的事情。

她无奈地笑了起来。

杨树看她终于笑了,也不自觉地咧嘴一笑,接着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馒头,“喏,这个给你!我看你都没去食堂,刚才从桌子上多拿了一个给你留着。”

那个馒头似乎已经冷了,可就这样从他怀里拿出来时,聂然不禁怔了怔。

“不过有点冷了,你到时候带回去就着热水吃吧。”杨树将馒头塞进了她的手中。

聂然看着手里那个冷掉的馒头,嘴角扬起一抹讽笑,“你们当兵的可真够热心的。”

不是给她抄送笔记,陪着求情罚跑,就是给她送食物。

真是一群奇怪的人!

“啊?你刚说什么?”聂然的声音太轻,以至于杨树并没有听清。

她举了举手里的馒头,“我说,谢谢你的馒头。”

“客气什么,以后2区有我罩着你。”说完,他咚咚咚的在自己的胸口捶了三下。

罩自己?

聂然被他那仗义的模样弄得哭笑不得,她堂堂一杀手居然沦落到在部队需要让人罩?

她扬了扬眉,转了话题道:“很晚了,回去休息吧。”

说着她就从双杠上跳了下来。

“哦,好啊。”杨树被她这么随口的一句关心弄得又是一阵傻笑,然后跟在她身后往训练场外走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到宿舍楼的门口,聂然见他继续跟着自己,不由得停下了脚步,问道:“你是要跟我回宿舍?”

她因为是女兵,加上是勤务兵,所以不和那群男兵住在一栋宿舍大楼,而是住在后面的一栋单独的小宿舍里面。

杨树这才回过神,可又不敢说自己神游天外地跟着她,只能嘴硬地道:“不,不是,我就是送你回来,我怕你出意外一个女孩子的。”

出意外?!

在部队里她能出什么意外?

聂然对他也真是无语了。

“那既然已经送到了,你可以走了。”

“嗯,那你早点休息。”杨树和她说完后,这次总算是离开了。

聂然回到宿舍随手将馒头放在了桌子上,进浴室洗了个澡后直接关灯睡觉了。

躺在床上的她不停地琢磨着如何在那次重大演习中做点手脚,不知不觉中就这样睡了过去。

等再次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一早了。

她起床看了眼桌上已经冷的硬邦邦的馒头,随后将它直接丢入了垃圾桶里,进浴室里洗漱了一番。

当她重新进食堂的时候,拿了自己的早餐落座后,身边一窝蜂的出现了好多男兵。

“聂然!我昨天看你躲杨树那一拳好厉害啊,教我们几招吧!”

“是啊,教两招吧!”

昨天聂然和杨树在训练场上那一幕好多人都看到了,本来晚上吃饭的时候就想来和聂然说了,可怎么也看不到她的出现,所以今个儿一大早好多人都蹲守在这里等着。

坐在另外一桌杨树他们看到后立刻走了过来驱赶。

“去去去,聂然是我的人,你们走开!”

其他班的人不屑地道:“什么你的人,聂然明明是咱们2区的人好不好!你少占便宜了!”

“就是啊!聂然教教呗。”

“是啊,聂然教几招吧,预备部队都有什么绝招啊,可别私藏啊。”

一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整个食堂就这样闹哄哄了起来。

林淮一进来就听到食堂里闹得像是菜市场似的,再仔细一看,就看到那群男兵围着聂然在转。

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是不是我前两天说的都忘了!”林淮快步走到了那群人身后,一声怒吼。

立刻所有人都放下了自己的碗,起立站直地喊道:“林教官好!”

林淮怒声道:“统统给我罚跑去!”

“啊?!”那群人听到被罚,忍不住哀叹了一声。

林淮见他们纹丝不动,不禁愤怒地道:“听不懂吗?!是不是要加罚!”

一听到加倍惩罚,众人马上回答道:“是,林教官!”

全体所有人整齐地排好队往外面跑去,唯独只有一个人还坐在位置上。

那就是——聂然!

林淮看她不动如山地坐在那里咬着馒头喝着粥,火气蹭的一下就冒了起来。

本来这些男兵就是因为她才一个个这么失控乱了纪律,她不仅不跟着去跑,还坐在这里无视自己!

简直不把他这个教官放在眼里!

“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他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冲她大吼了一声。

聂然正往嘴里送的馒头停滞在了半空,她抬头,很淡然地问道:“我也要去?”

林淮怒瞪着她说:“不然呢!你以为你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躲过去?!”

站在门口的杨树听到后,将所有的事情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教官,这和聂然无关,是我们主动找她说话的!”

林淮沉着脸色道:“你是不是还想加罚!”

杨树不服地回道:“你这是故意针对!”

一个教官,一个士兵,两个人之间的暗流涌动,气氛一触即发。

就在所有人为杨树捏把汗的同时,聂然却慢慢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她轻轻地推开了杨树,示意他往后退几步。

然后神色平淡地对上了林淮的视线,冷冷地问:“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林淮愣了愣。

他以为聂然站起来是认错去罚跑的,因为前两次自己的训斥聂然可都当场就认下来了,但没想到的是这次她却来质问自己。

这让他多少有些措手不及。

站在对面的聂然继续地道:“我是师长的勤务兵,我只听师长的,如果林教官觉得我做错了,你可以去和师长打报告,然后才有权利处置我。不然的话,我恐怕没办法完成你的惩罚。”

她荣辱不惊,进退得当的说完。

站在门口的那些男兵都在心里惊讶不已。

这聂然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像是没脾气的样子,可谁能想到她竟然敢当着教官的面反驳他!

到底是预备部队的人,就是牛气!

“是啊林教官,快点去打小报告吧。”

站在一旁的杨树这时说起了风凉话,气得林淮怒不可遏地怒喊着,“闭嘴!我就算处置不了她,难道还处置不了你!”

“我吃完了,不打扰林教官处置了。”聂然丢下这句话后,就打算离开。

可才走了两步,身后就传来了林淮的训斥,“你别以为自己是预备部队调派的就了不起,你现在是在我们2区,你就要听2区的!”

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自以为是,不服管教的人!

聂然转过头看向他,“多谢林教官的教导。”她故意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我再怎么听,应该也轮不到听林教官的吧,毕竟你暂时还不是师长。”

她嘲讽地嗤笑了一声,接着往门外走去。

林淮听到她这番话,气得血呼啦一下往大脑里涌去。

站在门口的那群男兵还从来没见过那个病敢把林淮气成这样的,这下看聂然的角度瞬间一下子提高到了敬畏的心态。

她所到之处,所有人退让三分,一条道路就这样自动分了出来。

聂然走出了食堂后,径直往行政楼走去。

哼,真当她是软柿子好拿捏啊,过一过二不过三!

敢训斥她,完全自己找虐!

很快,新来的女兵当众顶撞2区教官这件事传遍了整个部队,引得一阵哗然。

聂诚胜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的第一时间就把聂然招进了办公室里。

“什么情况,你为什么要顶撞林教官?”

聂然面无表情地回答道:“我没有顶撞他,我只是在陈述事实。我是勤务兵,并不是2班的兵,如果他要惩罚我需要得到您的同意,然后我才能完成!”

惩罚?

聂诚胜刚从1区里回来,其中的过程并不是特别的清楚,所以他很不解地问道:“他为什么要惩罚你?”

“他自己管不好自己的兵,迁怒于我。”聂然笔直地站在那里回答。

聂诚胜听她这么一说,基本上是知道了,他们2区没有女兵,这会儿来了个女兵,新鲜着,也就没顾及到纪律问题,惹怒了林教官。

“行了,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聂诚胜觉得这只是小事,更何况聂然也没有说错,她是勤务兵,不是受训士兵,严格来说应该是自己或者是刘德来处罚她,而不是2班的林淮。

可让人料想不到的是,这件事一出,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就此出现了!

恭喜我吧,又有一家也进入了装修的行列,比第一家还要敬业,早上七点准时开工,晚上七点收工,呜呜呜……偶尔两家还合奏一曲,一个敲墙一个钻电钻,没的睡也写不了,蠢夏已经哭晕在厕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