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 流言蜚语,被放弃了!/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个小插曲原本应该没几天就会消散才对,但谁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甚,最终不知道谁居然把聂然查了个底朝天,惊爆出她是被预备部队筛退出来的女兵,这才被调派到2区!

顿时,2区的男兵们看聂然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有同情的,有可惜的,也有不屑的。

凡是聂然路过的地方,那群男兵就开始窃窃私语,低声讨论了起来。

反倒是聂然很是淡定,没有任何被人指指点点的尴尬样子,每天还是做着勤务兵该做的事情,反倒是刘德看到后忍不住安慰几句。

“那个……聂然啊,有些风言风语你不用去搭理,估计是哪个臭小子无聊逗你。”

聂然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嗯,我没事。”

“你没事就好,那个时间一久,这种子虚乌有的谣传肯定就没了。”刘德虽然听她说没事,但还是不放心的又劝了两句。

“嗯,我知道的。”聂然嘴里应着,可心里却觉得有些烦,随手拿起两叠文件说道:“哦对了,这份文件需要师长签字,还有这份文档我已经复核过了,也打印下来了。”

刘德看她这么尽职尽责的,越发心疼起她,接过那两份文件后,“行,这里没你什么事情了。你休息休息去吧。”

聂然巴不得赶紧离开这里,找个安静地方好好休息休息,说了一句,“那谢谢刘教官了。”

接着就跑了。

还站在那里的刘德看到她走的那么快,不禁叹息了一口气,“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陷入这种流言蜚语里了呢。”

他暗自摇头地进了聂诚胜办公室。

而聂然才一走出行政大楼就撞上了正要往里面冲进去的杨树。

原本在那一场争执里,要属杨树最高兴了,他本来以为聂然柔柔弱弱的很,结果这嘴皮子厉害的自己都比不过。

就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

可谁知,高兴不过三天,这个消息一出他就拍桌怒了,马上跑这儿来找聂然。

他觉得聂然听到这种事,一定很伤心!

杨树到现在还记得那天她坐在双杠上那笑容微滞的怔愣的模样。

“你没事吧?”他抓住了聂然的肩膀,双眼里带着浓浓地担心。

聂然不喜欢别人这么近距离的触碰,往后退了三步,在完全脱离了他的手后,才不咸不淡地问了一句,“我应该有什么事情吗?”

杨树担忧地劝着,“你要是不高兴可千万别憋着。”

“我没有不高兴啊。”聂然语气平平地回答。

杨树一惊,“这怎么可能,2区里的风言风语你没听到?”

“听到了。”

“所以啊,你千万别伤心!”杨树很理所当然地安慰着。

“……我不伤心。”聂然略带一些无奈。

杨树以为她是故作坚强,不停地劝着,“你怎么可能不伤心呢,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把那个散播谣言的人给抓出来。”

聂然觉得这人估计是听不懂人话,所以也懒得继续和他说下去。

“不用了,你们好好去训练吧。”

接着就往自己的宿舍里走去。

只是她越这样淡然处之,杨树他们那群人就越不是滋味。

“我一定要揪出那个混蛋!”杨树看着聂然那背影,怎么看怎么觉得寂寥的很,心里的愤怒值蹭蹭蹭的往上飙。

身后的几个人也附和着点了点头,握拳道:“没错!”

但现实总是残酷的。

当时能知道这件事的就杨树他们几个人,杨树把他们2班重点的盘查,所有人全部一个个经过了他的“严刑拷打”,可惜他们忙活了将近半个月,一无所获,什么东西都没有查到。

反倒是这个谣言越传越烈,犹如初春的野草遏制不住的疯长,怎么制止也制止不住。

以至于最后整个2区的兵,无论小到站在大门口的站哨,还是大到行政大楼里有职位的教官看聂然都带着一种看失败者的眼神。

每次聂然进出食堂,总会引得一群人在旁小声讨论着。

杨树坐在那里,听着前后桌的男兵们低声讨论着,其实他们也没说什么难听话,就是惊讶预备部队居然严苛到把人筛退出来,以及惋惜聂然的退出。

但这话钻进杨树的耳朵里,总觉得是在揭人伤疤,气得一把将筷子直接摔在了桌上,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冲着整个食堂里的一干男兵怒骂道:“到底是哪个混蛋说的!有本事在乱传谣言,没本事站出来,真够没种的!”

吴畅这时候也站了起来,“没错,是男人就明着来啊,欺负女兵算什么玩意儿!”

和杨树玩儿的几个不错的男兵一个个都站了起来。

他们因为杨树的关系也和聂然聊过几句,发现她人挺不错不错,文文静静的,也不多话。

现在陷入这种事情里,还要装个没事人似的,真是太可怜了!

整个食堂里所有人都停了下来,视线都集中在了他们这一桌上。

坐在最前面的林淮看到自己班里的杨树一伙人站在那里大骂,实在是觉得丢人,对着他们怒喝道:“发什么疯,不想吃饭就给我去训练!”

杨树只觉得在食堂里一阵憋屈,索性就走了,可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转头恨恨地对着食堂里所有人说道:“反正我杨树在这里撂下话了,让我发现是谁在谣传,别怪我不讲同区战友的情分!”

“杨树!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林淮当场大怒。

这个家伙每天在部队里混日子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当着整个2区的人说这种话,就为了个女兵!

简直不像话!

就算他自己不嫌丢人,可2班的脸还要呢!

林淮觉得这个女兵简直就是个祸害,从进2区开始,男兵们一个个都不安分起来不说,还敢当众顶撞自己,现在又搞出这种事情。

让本来安静的2区,闹得一塌糊涂。

于是他也跟着走了出去,但去的地方不是训练场,是师长办公室。

“叩叩叩——”

“进来。”办公室内,聂诚胜严肃的声音响起。

林淮推门而入,聂诚胜一看到他后,合上了文件,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师长,我认为聂然不适合我们部队,我想将她调派到3区更为合适。”林淮一进门就直言不讳地说道。

聂诚胜对于他这种嫌弃自家女儿的态度很是不悦,即使这个女儿不像儿子一样被他宠爱,但也不能被别人轻视,更何况他的女儿是预备部队的人,是他未来的左膀右臂,不允许被任何人轻视!

“这是预备部队调派来的,我们只管接收。”聂诚胜板着脸冷声地道。

林淮不明白为什么师长突然间会有这样的态度转变,他依旧继续道:“可是她搅得2区部队一团糟,一个个人心都散了。”

想到那群臭小子为那个聂然做的事情,心里只觉得火气不断的上涌。

“这些天部队里风言风语就没断过,我想对她本身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

提到风言风语四个字聂诚胜的眉头迅速拧紧了起来,半响过后,他才说道:“这件事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林淮笔直地说了一声,“是。”

当他退出师长办公室离开行政大楼时,正巧遇上了送完资料回来的聂然。

在没有旁人的时候,聂然可不会给这位好脸色。

当下直接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这反倒让林淮怔了怔。

人前一套人后一套,这个女孩子果然不是省油的灯!他心里冷哼。

然后抬步就往外头走去。

另一边,上楼回到办公室的聂然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处理刘德刚给自己的一份文件,审核存档再复核,最后打印,一系列的事情全部做完以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这个时候,最里面的一间办公室门打开了。

那是聂诚胜的办公室。

“怎么还没回去。”聂诚胜一边穿着外套一边往外头走来。

“还有一点就快要结束了。”聂然头也不抬地对着聂诚胜说道。

整整一个下午,她看似一直盯着电脑,不停地敲打着键盘,实际上却时时刻刻地盯着最近里面那扇门。

从刚才下午在看到林淮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有预感了。

五点二十。

聂然不留痕迹地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下方的时间。

聂诚胜基本上每天都是五点半离开办公室,可今天居然提前了十分钟。

果然,下午林淮一定是和聂诚胜说什么。

聂诚胜看对面刘德的位置上没有人,趁机机会像是突然想起似得,问道:“对了,都一个多月过去了,你们营长有给你打电话吗?”

聂然停下了敲键盘的动作,像是没明白他话的意思,单纯地笑道:“爸爸你这几天一定忙坏了吧,营长怎么会给我一个小兵打电话。”

聂诚胜点了点头,“我最近一直在忙演习的事情,怕忘记接漏你们营长的电话,所以问问你。”他站在那边思索了片刻后,这才对她说了一句,“你早点弄完,就回去休息吧。”

然后就离开了办公室。

聂然坐在那里,没有继续敲键盘,而是靠在椅背上,视线一直盯着那扇已经关上的门。

聂诚胜会怎么做,打电话给李宗勇询问情况吗?

她觉得自己或许可以行动起来了。

又过了五六天,谣言依旧没有散去,这次的谣言不知为何怎么也平息不了。

没有越演越烈,更像是文火慢煮一样,不肯让流言轻易散去。

林淮听着那群男兵津津乐道的话题,很是头痛!

他以为自己的那番话说完后,师长最起码会将聂然调去其他地方,至少不要让她这么正大光明的在食堂和行政大楼之间来回出现。

可结果并没有,聂然还是准点出现在食堂吃饭,接着又像是没事人一样的吃完离开,丝毫不受影响。

所以,林淮再一次的决定去和师长聊聊,力求这次一定要问出个结果。

趁着午休时间,他又走到了师长的办公室。

门没关,他刚要抬手敲门,却看到了聂然正站在师长的办公桌前,低头看着什么。

那认真的神情完全没有感觉到外面有人。

林淮马上推开门,呵斥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聂然抬头看了他一眼,眼底像是闪过了一丝慌张,但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我在看关于接下来演习的时间安排。”

林淮并没有看漏她刚才那一瞬的慌张,快步走到了她身边,低头看了眼桌上的纸,神色冰冷地道:“分布图里有时间安排?”

聂然被人戳穿,反而镇静了下来,“当然,我可以按照地形分布和那些男兵的体能换算,算出他们结束时间。”

林淮听到后,蔑视地冷笑了一声,“那些男兵的体能你怎么算?”

“每个班级的训练体能成绩每个月都会送上来,我都要存档。”聂然还是低垂着眼眸看着桌子上的分布图,在某个地方虚虚的画了个圈,“按照这张分布图上的走向的话,我觉得可能需要演习最起码需要五天到七天。”

林淮顺着她指的地方看去,皱了皱眉,在不知不觉中跟上了她的思维,问:“按照这张分布图的走向?那如果不按照呢?”

聂然轻叩了叩桌子,肯定地道:“只需要三天。”

“三天?”林淮轻哼了一声,不屑地道:“预备部队吹牛都不打草稿的吗?”

他话里面充满着轻视和不相信。

这份地图是他们几个教官一起商量出来的,七天,他们的预计是七天,而且还是保守估计。

可现在居然有人敢大言不惭的说,三天!

这根本就是痴人说梦话!

林淮的态度聂然并没有太过计较,她再次指了指地图上的某个地方,耐心地道:“你看,这里有一座山,地处要道,如果蓝方的基地蹲守在这里,不仅可以将下方的环境一览无余,而且打目标的时候也非常容易。损失大量减少不说,演习时间也会大大缩小。”

“可是这座山峰常年有雾。”

他不是不知道这座山地处要道,又非常隐秘,可是这山里的雾气和湿气非常让人头痛。

不是特别熟悉地形的人,很容易会迷失方向。

这个地方弊大于利,他不能选。

可聂然却轻轻一笑,“有雾,不正好是最佳隐蔽点么?”

“但这样的话,目标也不容易瞄准。”林淮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和她交谈了起来。

聂然眉眼弯弯,笃定而又自信地敲了敲地图上一个红色的箭头,“风向。”

简单的两个字让林淮眼神一亮。

是啊,有风向啊!

只要算准了风向,他们就能成功避开,甚至可以利用这些雾气来作为隐匿点,等到风一到,雾气全部吹掉后,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完全就水到渠成了。

林淮越想心里越激动,他看聂然的眼神也有些不同了。

当然,也只是一秒的不同而已。

他极快的压住了自己心里的兴奋,冷声地道:“你是勤务兵,随意翻阅师长的分布图你是要被罚的!”

聂然耸了耸肩,“我没有翻阅啊,是师长本来就放在这里,我只是路过。”

说完后她就走了出去。

林淮心里一时激动,也顾不得等聂诚胜说关于聂然的问题了,直接就走了。

他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查关于那个地区的最近的风向如何,看看能不能做出调整和改变。

聂然看着他的背影,嘴角微微划过了一个极淡的笑容。

接着她重新关上了聂诚胜的办公室门,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办公。

只是还没等屁股坐热,聂诚胜就从门外走了进来,在路过聂然的办公桌前,他口气不善地道:“聂然,跟我进来!”

那声命令让刚刚跟在聂诚胜身后的刘德给吓了一跳。

他是刚送完文件回来的,在门口正巧遇上了师长,所以并不太明白这其中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聂然微微挑了挑眉,从容淡定地起身跟着聂诚胜走进了办公室内。

“师长,有什么需要我去做的吗?”聂然站在那宽大的办公桌前,公式化地问道。

“砰——!”突然,一声巨大的拍桌声响起。

震得桌子上的水杯晃了晃。

“你这次到底是怎么被调派出来的!你说实话!”聂诚胜面色阴沉到了极点,眼底的怒火熊熊燃烧着。

呵,憋了五天才给李宗勇打电话,也真是够沉得住气。

聂然心头冷笑,面上却不露丝毫,很是平静地回答:“我肩膀受伤。”

聂诚胜一听,又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怒斥道:“胡说!我已经给你们营长打过电话了,他居然说让你在这里再多休息一些日子,不用急。”

聂然愣住了。

李宗勇居然没有直接坦白,而是又延缓了一些时间。

这是为什么?

虽然心理很诧异,但她还是顺着李宗勇的话解释道:“我这次受伤的挺重的,昏迷了将近……”

只是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聂诚胜一把打断,“我不要听你的解释!我现在只想知道预备部队到底还要不要你!”

聂然站立在那里,神色渐冷了下来,“如果他们不要我,您打算怎么办?再和我断一次父女关系吗?”

最后那一句话从她的口中一字一字的吐出,薄冷得像是刀子。

聂诚胜没料到她会突然这样说,就是前几天回来的时候她也绝口不提这件事,现在被她旧事重提,感觉像是打了他一耳光似得。

他心绪不稳,话里也有些结巴了一下,“你……你不要拿这个来将我!现在是事关你前途的事情!”

聂然想了想,最后还是开口了。

“这些日子我一直不敢告诉您,那次训练炸伤了我的肩,以至于我到现在……都拿不起枪。”

“什么?!”

这句话像是一道雷轰过,炸得聂诚胜震耳欲聋,脚踉跄了几步,直接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椅上。

聂诚胜简直不敢相信,她不能握枪?

这怎么可能!

不是一个肩伤吗?

怎么会变成不能握枪了呢!

“我给你联系部队医院,你马上去做检查!马上!”聂诚胜说到最后的时候几乎已经情绪失控了。

聂然不能废,绝对不能废!

好不容易进了预备部队,又和邱平夫妇关系融洽,这将来的军途那是无可限量的,怎么能因为一个小小的肩伤就停滞了呢!

就在聂诚胜打电话联系部队医院的时,聂然又丢出了一句话,“我想,预备部队肯定是拿到了我当时最后那份体检报告。”

这句话就像是压死了骆驼的最后的一根稻草,聂诚胜的心理建设彻底崩塌了。

因为拿到了体检报告,知道聂然没希望了,所以才把她丢进了2区,并且婉转的要求她在2区休息。

聂诚胜知道,完了,一切都完了!

聂诚胜靠在椅背上,许久过后才开口说:“你去后勤部报道吧。”

聂然明白,她这是被聂诚胜彻底放弃了。

渣爹坏不坏?坏不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