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一定是他散播的谣言!/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才一出聂诚胜的办公室,就看到刘德已经早早地候在了那边等待了,脸上是尴尬艰难地笑。

“这个……我送你过去。”

从他不安的神态里,聂然能够知道,那个后勤部一定没有这里惬意。

不过无所谓了,她的事情基本已经解决了,无论去哪儿,她都能接受。

“谢谢刘教官。”她还是那么淡淡一笑的回应,反倒是让刘德心里头惋惜不已。

这么好的女兵,做事也好,待人也罢,永远都是这么温和有礼。

怎么就突然被师长给调到后勤部去了呢!

刚刚师长给他打内线电话的时候,他听完都呆了。

“其实,师长也就是在一时气头上,等过几天就好了。”刘德还以为聂然是在工作上做错了什么,惹得聂诚胜不快,所以这般安慰着。

聂然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这次她是彻底被丢弃了。

聂诚胜是怎么样的人她太清楚了!

本来她就不受宠,后来也不过是因为进了预备部队,他才会对自己说上几句话,现在她已经把话暗示给了他,一个不能握枪的人,就像是个废人一样,他怎么可能还会要。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往食堂里走去。

现在是训练时间,各班都在训练场上训练,炊事班里的人也正在厨房里忙碌着做晚餐,

食堂里一个人都没有。

刘德将她带进了食堂的后厨里,里面传来一阵阵飘香的饭菜味。

“刘教官,你怎么来了?”一个穿着厨师服的男人在看到来人后,关火走了出来。

刘德将聂然领到了那个男人面前说道:“陈班长,师长让我把她交给你们。”

“聂然?”陈班长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女兵。

刘德惊讶地道:“你们认识?”

陈班长指了指聂然,冷声道:“现在部队里有谁不认识这个女兵。”

刘德一愣,也知道这些天来部队里那些传言有多么的厉害,干笑了几声道:“呵……呵呵……也是,反正交给你们了,给你们打打下手帮帮忙。”

陈班长打量了下聂然,点头应了下来,“行,反正咱们炊事班也缺人的很。”

刘德把人安全交送到了陈班长的手上后,又聊了几句也就走了。

临走前他还是叮嘱了聂然一番,希望她自己个儿在炊事班里照顾好自己。

聂然一一应答了下来,然后看着他离开了食堂。

“我是这里的班长,以后就叫我陈班长。”还有距离一个小时就要放饭了,陈班长也没什么闲情逸致和聂然聊,简单的自我介绍了一下后,又指着身边的男兵说道:“这是咱们班的副班长,以后你就叫他王班副。你有什么不懂的就找他。”

聂然乖乖地点头,打起了招呼,“陈班长,王班副你好。”

“至于其他人,到时候接触的时候再说吧。鉴于现在部队里你的风言风语不断,你还是不要出去了,就在后厨里面洗碗筷刷地之类的。”

陈班长匆匆交代了一句后,就回去继续开火炒菜了。

一旁王班副很友好地指了指水池里的碗筷,聂然再次点头,接着挽起袖子,站在了水池边开始刷起了碗。

从此刻,她成为了炊事班的一名打杂士兵。

事后,聂然坐在炊事班后面的菜园子的田埂上看着四合暮色,真觉得不可思议。

她明明是一个极为优异的杀手,结果造化弄人成了一个当兵的,当兵的也就算了,还落魄到成了一个炊事班里的打杂士兵。

唉……为了自由,她也真是够拼的。

初春的温度随着太阳一落,温度也开始急剧下降了起来,略带湿气寒意的水汽弥漫开来,笼罩在了田园里,没一会儿她的衣服上就有种湿气。

“聂然,你怎么还在这里,快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上五点起来还要做早餐呢。”正路过菜园的王班副看到聂然坐在田埂上,一个人孤零零的,又是在夜色下,更加显得单薄。

好心地提醒地说道。

“哦,我马上就回去。”聂然站起身看了眼远方。

比起每天张开眼就想着要杀谁,还不如每天睁开眼想着要做什么食物更好。

至少,她现在是这样觉得的。

夜幕已经彻底降临,训练场上已经渐渐安静了下来。

……

聂然不见了这件事过了短短两天,杨树就发现了!

因为这两天里他并没有看到聂然在食堂出现过,不仅食堂没有她,就连她向来喜欢坐在双杠上看暮色的训练上里也没有她的影子,就好像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

杨树感觉不对劲后,立刻趁着中午午休的时候蹲守在了行政大楼的门口等着。

向来和玩的很要好的几个男兵也一起站在那里等着。

可等来等去没等到聂然,却等到了刘德!

杨树觉得,他们两个同为勤务兵,肯定多少知道点内幕,所以当场就把下楼去食堂吃饭的刘德给一把抓住了。

“聂然呢?”杨树也懒得和他绕圈,开门见山地问道。

被杨树突如其来的这么一抓,刘德吓了一大跳,懵然地道:“聂然?她被派到炊事班帮忙了呀。”

“什么?!”杨树拧起了眉头,“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去炊事班了?”

刘德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清楚,就知道前两天聂然好像被师长叫进办公室给训斥了一顿,然后就被派到炊事班去了。”

训斥?

聂然怎么没事会突然被训斥了?

“她在工作上出错了吗?”杨树不解地问道。

“没有啊,她做的那些活儿我都有复核过,没问题。我估计吧,是那些谣言把她给害了。”说到后面的时候刘德还特意悄悄地凑到杨树的耳边说。

“什么估计,肯定就是!”杨树愤愤地道。

他现在真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快点把人给抓住,这样聂然也不会被师长给调派到炊事班那种苦地方了!

“你们不午休,跑这儿来干什么!”突然,一道声音从不远处响了起来。

杨树扭头看去,只见林淮拿着东西走了过来。

“林教官好!”杨树身后的那群人齐齐喊了一声。

但他们话音一落,杨树从人群里冲了过去,站在了林淮的面前,愤怒无比地道:“林淮,你这样对待一个女兵,也好意思当教官!”

林淮从来没有被自己的士兵指名道姓的喊,顿感不悦,脸色冷了起来,“你说什么。”

“我说你不配当教官!”杨树显然一点都不害怕,咬着牙一字一句地重复,语气比刚才更是恶劣。

林淮怒极反笑,“你倒是说说,我怎么不配了!”

“聂然被分配到炊事班了!”杨树面色冷峻地道。

林淮神情一愣,立刻恢复成刚才冷漠的样子道:“那又如何。”

他平静而又无谓的样子彻底惹火了杨树,他又向前逼近了一步,低吼着,“她来2区是想要重新受训冲刺特种部队的,可你居然做这种事把她赶去炊事班,你这是她的梦想给毁了!”

林淮皱了皱眉头,神情严肃,“我做哪种事情了。”

杨树冷哼了一声,“明人不说暗话!你借自己教官的职位偷翻别人的档案,把她被预备部队退出来的事情散出来,这件事你敢说不是你做的?!”

前两天的时候他发现那些谣言似乎在慢慢的平息下去,原先以为时间将谣言给冲淡了,可随后等发现聂然不见的时候,他已经感觉到了。

谣言的消散和聂然离开的时间是在太过巧合。

所以,这是一场阴谋!

有人这是故意的想要逼聂然走!

但放眼整个2区聂然只有和眼前这位林淮林教官有过针锋相对。

而且当时他找幕后黑手的时候几乎把整个班级全部质问了个遍还是抓不出来。

答案不是已经很明显了么。

动机、能力,林淮全部符合。

“你这么会耍手段,做什么教官,太屈才了!”杨树恶狠狠地说完后,笔直地撞了下林淮的肩膀,头也不回地走了。

身后那几个男兵看到杨树这么顶撞自己的教官,心里都替他捏了把汗,急忙道歉地说:“不好意思啊林教官,那个杨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他气急胡说的。”

“那个,林教官我们去把他抓回来给你赔罪啊。”

几个人对着林淮低头哈腰的一阵抱歉后,又匆匆地朝着杨树的方向追去,嘴里还嚷着,“杨树,杨树你去哪儿,你快回来!”

林淮站在行政大楼的门口,看着他们逐渐消失的背影后,下意识地抬手看了眼自己树立刚刚熬夜通宵写的演习计划书。

那里面几乎有好几个关键的点是聂然的想法。

他到现在还记得那天聂然站在师长办公桌前,对着地图上圈圈点点。

她的样子是那么的自信和笃定,好像对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

那丫头,真的被调去炊事班了?

师长什么时候这么速度了。

“聂然真去炊事班了?”林淮紧锁着眉头,问着站在身边的刘德。

刘德点了点头,“是啊,前两天就去了,师长亲自下达的命令,我亲自送过去的。”

林淮接着又问:“是因为那个谣传被调派的?”

刘德摇了摇头,“这个我不清楚,师长只是让我把她送去后勤那边。”

林淮想了想后,转身,抬步朝着聂诚胜的办公室走去,在路过外面的办公室时,他扫了一眼。

果不其然,那个位置上已经没人了。

“有什么事?”身后是刚吃完午餐准备进办公室的聂诚胜,他看到林淮站在门口不动弹,不禁问道。

“哦,师长,关于这次演习的计划,我突然有些别的看法。”林淮将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

聂诚胜接了过去草草地翻了几页,指了指办公室说道:“进去说吧。”

“是!”

当他们两个人关上办公室的门商讨着这次演习的内容时,刚刚匆匆离开行政大楼的杨树却被他的几个兄弟给按捺住了。

他们生怕杨树一时冲动做出什么不计后果的事情。

“杨树,你要干嘛去,你可千万别冲动!”吴畅死死拦腰抱住他,不让他往前走半分。

杨树被他抱着没办法挣脱,又又怒又气之下低吼了一声,“我要去看看聂然!”

“啊?”吴畅呆了一下,又回过神后,没好气地松开了他,“你早说啊,害得我把吃奶得劲儿都用上了。”

一群人跟着杨树浩浩荡荡的闯进了食堂里。

他们进去的时候,食堂已经结束开放了,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杨树几个人就一个个站在食堂的窗口看里面有没有聂然的身影。

幸运的是,这次总算看到了!

杨树刚咧嘴想要冲窗口里面的聂然喊,可下一秒脸上的笑容和话语一下子被定格了。

因为,聂然正弯着腰拖地。

她穿着炊事班里黑色塑料围裙,脚下穿着雨鞋,很明显那衣服和鞋子并不适合她,围裙几乎要拖到地上,鞋子大的随着她每一次的走动发出颤抖。

杨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冷着脸直接拧开了食堂从不对外开放的门,然后对着里面的人喊了一声,“聂然!”

听到声音的聂然直起腰,扭头看向了随后跟着杨树一起进来的男兵,惊讶地道:“你们怎么来了?”

杨树走了过来,劈手夺过了她手里的拖把,怒声地道:“你怎么回事啊,这么冷的天你拖什么地啊!”

这两天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和聂然开玩笑,恰巧又遇上了新一轮的倒春寒。

那温度低的就像是重新回到了冬天一样,裹着厚衣服还嫌冷。

而且更要命的是,自从那天聂然从菜园子里回去后,隔天一大早就开始下雪了,连下了两天两夜,到现在还没有停歇的意思。

以至于后厨的地一直都是湿漉漉的,害得她一天就要拖了三顿。

“我的工作就是打杂,当然要拖地了。”聂然重新将拖把从他的手里拿了回来,“你们不午休吗,为什么跑这里来?”

杨树很想说自己蹲在食堂看她一直不出现,以为她伤心绝食了,但这话还没说出来,王班副的声音就从厨房的后门传了进来。

“聂然,碗筷都洗好了吗?。”

聂然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碗筷没有洗,深呼吸了口气后对着杨树他们说道:“我要去洗碗了,你们赶紧回去吧。还有,后厨重地,闲人莫进。”

“洗个屁,谁爱去谁去!你跟我走!”杨树冷着眉眼,将她手里的拖把直接“啪”扔在了地上,抓起她的手就往外头走去。

好好的预备部队的女兵,居然沦落到2区做打杂士兵!

这个混蛋林淮真是够小心眼的!

聂然一时没有防备,被他这么往外拉去,不由得皱眉挣脱了起来,“杨树,你干什么!”

而这时,从门口走进来的王班副正巧看到了这场景,立刻丢下了手里的菜篮子,快跑过去,挡在了杨树的面前,“喂,你谁啊!你拉着我们炊事班的女兵干什么!”

“什么你们炊事班的,她是2班的!”杨树本来就火聂然被安排进炊事班,这会儿听到这人提聂然是炊事班的人,心里头的怒火腾地一下就窜了出来。

王班副看到这当兵的敢对他发火,也怒了,“嘿!2班的?训练时间跑炊事班来,还说这种话,信不信我找你们教官聊聊!”

“你去啊,我怕你不成!”

他现在本来就很不爽林淮,要不是碍于他是教官,不然刚才早就一拳打上去了。

聂然眼看着这杨树要和王班副干起来了,急忙对着吴畅和刘鸿文说道:“行了,你们赶紧带着他走吧。”

吴畅被她这么一提醒,几个人连忙扯着杨树往外头走,“走吧,杨树。”

“是啊,教官要找我们了!”

可杨树今个儿就像是受了刺激一样,推开了那几个人对聂然说道:“聂然你等着,我一定会去和师长说清楚的!明明就是林淮那王八蛋搞出来的事情!”

聂然拧了拧眉,说清楚?

她好不容易躲在了炊事兵里头清静一段日子,才不要回去!

她脸上的神色淡然的很,“不用了,我在这里挺好的。”

“这里哪里好了!反正,我一定会和师长说的!”

杨树简直不能理解,刷地,洗菜,日复一日的,到底哪里好了!

在他的心里,聂然就应该重新回到训练场地上,继续发光发热才行!

她是预备部队的人,哪怕是被筛退下来,可在2区这种普通部队里,也应该算得上是尖子兵。

堂堂的尖子兵不去训练,却躲在这小小的炊事班里,用应该握枪的手去切菜,这简直就是大材小用!

“真的不用了,我在这里挺好的,每天三餐不饿的,比你们可轻松多了。”

这话聂然倒是说的是真话。

她每天在这厨房里,既不需要淋雨也不需要吹风,比起他们在外风吹日晒雨淋的,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而且她在厨房,好多好吃的可以吃,这几天她都感觉自己长肉了不少。

“总之,我绝对不会让你窝在这种地方!”杨树近乎用一种发誓一样重新抓着聂然的手,认真地说道。

他是那么的执着,以至于让聂然最后的一丝耐心耗尽,她眼底渐渐浮现出一抹寒意,就连语气也没了刚才的温和。

她甩开了杨树的手,“不用!谢谢你的好意,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插手。”接着又停顿了一下,冷漠地补了一句,“以后,你们不用来这里了。”

然后,捡起地上的拖把走出了厨房后门。

杨树错愕,抓着她的手还虚虚的半举在空中。

王班副看到那群人还站在原地不肯走,催促着将他们给轰了出去,“走走走,赶紧走!”

直到将他们给轰出去,锁上了门后,这才跟着走出厨房后门,找到了正在刷碗的聂然。

“那个男兵是不是喜欢你?”王班副很八卦地问道。

聂然手不停地继续刷着碗,冷冷地道:“不是,他只是太闲了。”

王班副看她紧抿着唇角,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吩咐了一句,“哦,那你把碗筷都洗干净,然后跟我出去买盐。”

“买盐?”聂然手里的动作微停了一下,不解地问。

王班副点头,解释道:“是啊,这几天天气很糟糕,城区的路面都结冰碴子了,上面要求我们买点盐,到时候要去铲雪。”

说着就把袖套和围裙给脱了。

在临到门口的时候,他又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头对着聂然说道:“还有,记得穿便服,千万不要穿迷彩服。”

聂然虽然不太懂他为什么要这么特意地提醒自己,但最后还是依言点头。

悄悄透露一下,明天的章节,然哥又小小小小的霸气了一小把~

PS:推荐一文,《钻石婚宠之妙妻狂想娶》文/海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