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 又是一场谣言,被看穿!/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和王班副做完了笔录后时间也已经不早了。

那两袋因为私盐的关系被没收了,两个人只能又去其他摊贩上买了两袋回去。

这回隔壁摊贩上的人不仅原价,还附赠了好多调味料。

回去的路上两大袋的盐将三轮车全部装满,聂然只能在后面步行跟着,有时候遇上了上坡路,她还要在后面推三轮车。

踩着积雪艰难地又走了几里地后,终于到了部队里,王班副已经累瘫了,看聂然好像除了微微气喘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于是让她把东西慢慢推回去,自己则跑到门岗的亭子间里休息会儿。

聂然推着三轮车一步步的冒着风雪往炊事班走去,正巧遇上了刚刚从训练场训练完的男兵们。

吴畅和刘鸿文一眼就看到不远处正在努力推着三轮车,看上去颇有些狼狈的聂然。

两个人看了一眼身后也同样望着聂然的杨树,只见他拧着眉头,面色不善的样子。

于是吴畅和刘鸿文两个人很默契的朝着聂然走去。

“聂然,我们帮你吧!反正正好训练完,顺路去食堂。”两个人也不等聂然说什么,就上前一个挡着车把,一个在后面推着。

被接手了的聂然站在一旁,第一个谢字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就听到身后的杨树冲着那两个人不耐烦地道:“帮什么帮,人家都说了不需要咱们帮助了,你们当什么老好人!走了,吃饭去!”

吴畅和刘鸿文两个人听到杨树的话后,不由得讪讪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该帮还是不该帮。

“谢了,你们去吃饭吧,这里我自己可以的。”

聂然笑着道了谢,正想要重新接过车子时,突然一个不认识的陌生男兵跑了过来,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聂然,听说你是预备部队筛退出来的。”

瞬间,几个人全部停了下来。

包括走了没两步远的杨树。

他听到这个男兵这样直白的一句,猛地扭过头,恶狠狠地瞪了那男兵一眼。

可那人像是根本没发现周围诡异的氛围,继续地道:“能不能比一次射击!他们说预备部队出来的兵,闭着眼都能射十环。”

聂然神色没有变化,依旧淡笑着,“我既然已经筛退出来了,怎么可能闭着眼射十环。”

“那就睁眼射。”那人不罢休地道。

聂然摇了摇头,“不了,我还要把盐送回后厨,你找你的战友比吧。”

她说完之后就想要推车离开。

但那人却一把抓住了三轮车的车椅,“那大不了我让你一枪。”

“真的不用了。”聂然再次拒绝,手上用了些许的劲道往前推去。

身后那个男兵见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很不解地冲她喊了一声,“难道,你不能开枪?”

他的话里并没有挑衅的意味,只是单纯地问了这么一句。

可就是那么一句话,却让聂然成功停了下来。

杨树看她神情微愣地站在那里,烦躁地抓了把头发,转身就走到了那个男兵面前,“不就是想打靶嘛,我和你打!废话那么多!”

说着,就抓着那个男兵往训练室走,不过最后被那男兵一甩手就拒绝了。

“你又不是预备部队的,我要和预备部队的打,这样才能知道我当年到底差哪里了,没被预备部队收了。”

他的话听上去理由很足,足的让人完全挑不出任何的漏洞。

然而就是这样的冠冕堂皇才越发让人觉得恶心。

面对他的纠缠不休,杨树恶狠狠的低吼了一声,“你别没事找事!”

“我哪里没事找事了,我就是想和聂然比一场而已。”那男兵很无辜地看着他。

气得杨树上前就想揪他的衣领。

这时,聂然及时格开了他们两个人,她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对,我不会开枪,所以才被筛退了出来。”

周围那些路过的人早在一开始听到那个男兵的质疑时就已经放慢了脚步,现在听到聂然如此坦白的回答后,彻底静止了。

画面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样。

不能开枪?

原来她是因为不能开枪才会被退出来的!

看来她真的是被预备部队给筛退出来的!

相比起那些人的震惊和错愕,聂然倒时很平静,只是说了一句,“借过”后,重新推着车往外头走去。

杨树揪着那人的衣领凶狠地说道:“你脑子有病啊!有病就他妈赶紧去治!”

然后快步就走到了聂然的身边,因为中午的事情其实杨树到现在还气着呢,所以略有些尴尬地喂了一声,停顿了几秒后才开口,“那人脑子有病,你别搭理他。”

聂然神色淡淡,心情像是完全没有受到影响一样,“不会。”

随即推着车子就走了。

被贴了冷屁股的杨树这下真是气着了,恨恨地盯着聂然的背影,怒骂了自己一声,“我他妈脑子才有病!”

接着也转身走了。

围观的群众在看到主角们都跑了,也都一个个散了去食堂打饭吃。

聂然在人群里一点点地推着那辆小破三轮走到了食堂后门口,才停放好车子,王班副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你怎么才回来。”

“你不是在那边休息吗?”聂然惊讶地看着眼前已经穿好厨师服装的王班副,就算在半道上耽误了一会儿,按理说也应该比他快啊。

“我坐那边休息的时候才想起来,忘记告诉你了,咱们食堂后面和站岗的那边有个近路可以抄。”王班副有些小小愧疚地说道。

“……”她好想揍人!

“那个先别提这个了,你快点跟我进来!”王班副很神秘地催促着她。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聂然很莫名地跟着他往厨房里面走去。

刚一脚踏进去,就听到厨房里忽然想起了一阵敲打锅碗瓢盆的喧闹声。

聂然被这动静给吓了一跳。

再仔细一看,那几个炊事班的兵不在饭点上做饭,竟然一个个排队整齐地站在门口两边,拿着锅子铲子的一阵欢迎。

“欢迎咱们的大英雄回来!”其中一个男兵敲着两个小铁盆站在正中间地欢呼道。

聂然知道肯定是王班副把自己在菜市场的事情全告诉这群人了。

“聂然你可真牛啊!第一次出去买东西居然就捣毁了一个走私渠道!不愧是预备部队出来的!”另外一个炊事班的男兵竖着大拇指说道。

结果被王班副在屁股上踹了一脚。

那人自知失言,下意识地捂了嘴,随后讪讪地一笑,“不是,我的意思是夸你呢,夸你!”

王班副眼看着气氛有些不对劲,急忙转移了话题,“你不知道,刚刚在农贸市场聂然可威风了,不仅破获了走私案,还把一群菜贩子给训的什么话都不敢说。我觉得以后咱们再去农贸市场不用再猜拳决定了。”

“哇!那太好了!聂然你是不知道,我们对那些菜贩子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这回你可是记了一大功啊!”

“没错没错!”

一群人围在聂然身边各种夸赞。

“你们一个个站在那里干什么,马上就要饭点了!不想干活是吧!”从门口走进来的陈班长看到他们站在那里,立刻训斥了起来。

顷刻间,所有人作鸟兽散,溜了个干干净净,就留下了聂然一个人。

“快点把盐送去仓库,然后把地拖了。”陈班长严肃地对她吩咐道。

“是。”

接下来的日子里炊事班里那几个兵一改原先的规矩,本来从猜拳输的人去买菜,这会儿变成了猜拳赢的出去买菜,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想要出去散散心,也不管这天气寒冷。

这倒让聂然舒服了不少日子。

不用出门,天天在炊事班的后厨里窝着。

但就在她以为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去时,在炊事班外头却酝酿起了一场关于她的最新风波。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天听到她说话的人太多,以至于短短几天内的时间从聂然是被预备部队筛退出来的话题已经转换到了聂然是因为不能开枪而被筛退出来,甚至有些人开始质疑预备部队招收是不是有内幕等等一系列的话题。

作为风暴中心的聂然很快就知道了这个消息,而王班副听到那些流言蜚语生怕聂然会伤心,决定将她换到菜园子里工作,这样也能眼不见心不烦。

聂然对此并没有什么意见,她听从安排,每天就在菜园子里摘摘蔬菜,洒洒水,惬意自在的不行。

“你说好好的姑娘,不就是被预备部队退出来了嘛,怎么就有人看她不顺眼,三番两次的造她的谣呢!”

“谁不是呢,多好的姑娘啊!要是被我发现是那个混蛋造谣,我一定揍他一顿!”

炊事班的男兵们看着聂然一个人坐在田埂上,那孤零零的背影让人心生一股酸涩。

“不好了,不好了,外头……外头打起来了!”忽然,一个炊事班的男兵从门里头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

“什么?打起来了?”众人惊讶地道。

“是啊,那个叫杨树男兵好像为了聂然打抱不平,和1班的人干起来了!”

聂然听到后,也是猛地一惊。

“聂然,你要不要去劝劝啊?”那几个人见聂然已经听到了,不禁问道。

她皱着眉头从田埂上站了起来,沉默不语地快步朝着食堂的方向走去。

“肯定你小子乱造的谣!”

聂然才一脚踏进食堂的后门,就听到杨树那暴躁的质问声响起。

她抬头望外头看,就瞧见杨树抓着那个上次要和自己比枪的男兵,“你说,第一个谣言是不是也是你散出来的!”

旁边1班的人看到后马上站了起来想要帮忙,“喂,你搞什么啊,跑1班撒野!”

“前两天聂然不屑和你比枪,结果今天就冒出这些流言蜚语出来。你说,是不是你!”杨树整个人被1班的人给压制着,但手却紧紧地抓着那男兵的衣领死不撒手。

“你胡说什么,当时又不是我一个人在场,你怎么能说是我干的。”那男兵被他抓得太紧,脸都有些红了。

杨树怒斥道:“放屁!除了你还有谁!”

“喂,2班的你够了!你没凭没据的凭什么说是我们1班的人造的谣言!”

“对啊,还不屑比枪?根本就是不敢拿枪吧!”

这句话就像是点燃导火索一样,杨树这下彻底失控了,愤怒得眼睛里都快冒火了,“你他妈再说一遍,信不信我揍死你丫的!”

“来啊来啊,怕你啊!人家聂然都没发话,要你当什么英雄!人家领你情么?!自作多情也有个度好不好!”

杨树被他一激,一拳就这样挥了上去。

1班的人见自己班的兵被打,都涌了上去。

吴畅和刘鸿文看到了,马上召集了2班的人蜂拥而上。

两个班一时间场面就混乱了起来。

正当两个班级在食堂里打得难解难分时,倏地,“砰——”一声巨响从头顶响起。

那声响如同惊雷一般,震得那群人心头一颤。

刹那,那群男兵都停了下来往头上看,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四处逃散。

“哐当——”

那张被聂然飞出去的凳子砸在了墙上的相框上,相框的玻璃碎片随着凳子四散了下来。

“打够了吗?”只见聂然站在那里,嘴角依然挂着一抹笑,只是那眼神却带着一丝凌厉。

所有人的目光这下全聚焦在了不远处的聂然身上。

离的有些近的士兵们看了眼那张已经被砸碎了的木凳腿落在自己的脚边,脸色都有些扭曲了。

刚才如果往后退一点,估计这会儿直接送医院去了!

这个女兵可真够悍啊!

那个从杨树手里刚逃脱下来的男兵脸上挂了彩,他捂着脸快步走到了聂然的面前,“聂然!他们非说是我造的谣,你来评评理。”

杨树的脸上也不知道被谁打了一拳,领口的两个纽扣也被扯开了,看上去只能用狼狈两个字形容。

他指着那男兵,一口咬定道:“除了你,没别人!”

“你听,你听!他非要冤枉我!聂然,你必须要为我证明啊,我真的没有造你谣。”那男兵无理取闹地要求道。

聂然淡淡地问:“我需要怎么替你证明?”

“你和我比一场。”

那男兵的要求让聂然嘴角的笑深了几分,“这到底是给你证明,还是给我自己证明?”

“有什么差别,反正就是要把这个谣言破除才行啊。被人说不能开枪,这也太伤军人的自尊了!”那男兵一个劲儿的就撺掇着聂然和自己比试。

聂然对此只是似有深意的望了他一眼,那一眼激得那男兵神色微僵,眼底闪过一丝不自然。

“不用了,因为这不是谣言,这是事实。”聂然很淡定的回答道。

杨树忍不住喊了一声,“聂然!”

聂然恍然未闻的对着那群士兵们说道:“不能开枪怎么了,我不能拿枪,但可以拿菜刀。我虽然不能像你们一样冲在最前线,但我能保障你们的后勤。你们有谁敢说,自己不用吃炊事班做的饭也能去打仗?兵无大小,不管我拿菜刀还是拿步枪,我们当兵的目的都是一样的。”

站在食堂窗口的王班副第一个拍手鼓掌,“说的好,兵无大小!”

“聂然,我为你骄傲!”

“打今个儿起,你是我的偶像!”

身后那几个男兵一个个冲着聂然竖大拇指。

而陈班长这时候带着1班2班的教官赶了过来,在门口听到聂然这番话后,冲着那群士兵们冷声道:“这里是食堂,谁敢给我在这里闹事,以后就别进食堂了!我虽然只是个小小的炊事班班长,但食堂就是我的战场,我不允许任何人在这里放肆!”

听上去他是在训斥那群士兵,但实际上分明就是在打1班2班教官的脸。

特别是林淮在看到这满地的狼藉,又看到杨树身上挂着彩,愤怒地命令道:“杨树,给我出去罚跑!”

这个家伙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上次对自己大呼小叫也就算了,现在还敢带着2班的人当众打群架。

“真是抱歉了,陈班长。”林淮在和陈班长道完歉后,带着2班所有人的离开了食堂。

1班的教官也同样道歉,带着自己班的兵离开。

食堂里很快人就撤了个干干净净。

“这是他们干的?!”陈班长在看到碎了一地的玻璃和坏了的木凳时,脸色瞬间铁青了下来。

“不是,是我。”聂然很坦诚地道。

陈班长看着她,半响后才说道:“……扫了!”

这天的午休,两个班的士兵米水未进,被罚跑了整整一下午,累得差点双腿报废,不过还好在连跑了三个小时后,教官还是松了口,让他们休息。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和杨树打架的男兵借着上厕所的机会一溜烟儿的跑进了行政大楼里。

殊不知,在正对着行政大楼的某扇窗户里,聂然正翘着脚坐在窗边,手里拿着一个苹果优哉游哉地啃着。

她已经在这里等了这个男兵三个小时了,现在看到他进了行政大楼,也算是没有白浪费这三个小时。

聂诚胜果然不安分,居然用这种办法激她。

可惜啊,找得演员太差劲了。

不过,到底是什么原因或者说是什么破绽,让他有了想要测验自己的心呢?

聂然带着这个疑问,丢掉了手里的苹果核,离开了那栋大楼。

同一时间里,聂诚胜的办公室内,那名男兵正站在他的办公桌前,将中午发生的事情报告给了聂诚胜听。

“你说她当众承认自己不能拿枪,还说当个炊事兵挺好的?”聂诚胜简直无法相信他嘴里说的话。

那位男兵点了点头,“是的,她的确是这样说的。”

“……”

这个聂然!

他怎么会养出这种没有上进心的女儿!

当炊事兵挺好?

堂堂预备部队的女兵竟然说自己当炊事兵挺好!

瞧瞧这出息,都不知道该说她心理能力太强大,还是说缺心少肺了。

聂诚胜手握紧松开,又握紧又松开。

来回了好几次后,才强忍着没有掀桌子的冲动。

“师长,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换个方法激激她?”看着眼前的师长那张变幻莫测的脸,那个男兵壮着胆子说道。

良久过后,聂诚胜摇了摇头,“不用了,你出去吧!”

“是。”

等到办公室的门再次关上后,聂诚胜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份聂然在预备部队的受伤报告。

这份报告是他找人偷偷从医院的档案里弄出来的。

上面写着,肩膀、手臂等有多处损伤。

肩膀、手臂这四个字映在了聂诚胜的眼中。

唯独没有骨头、骨骼的字样。

聂诚胜觉得既然普通的外伤,按道理来说不可能拿不起枪。

所以他觉得,聂然可能是心理出现了问题,她害怕开枪才会导致不敢拿枪。

这种病例在部队里也不是没有过。

于是,他就决定找个人去试探她一下,激激她,说不定能成功。

只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女儿不仅没有被激起来,甚至还说当炊事兵不错!

这个没出息的东西!

六一节快乐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