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重新训练,挨了一巴掌/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他恼怒的时候,桌子上一阵清脆的电话铃声响起。

聂诚胜一看是内线,接起来直接问道:“什么事。”

“师长,警察局局长来电话。”电话那头的刘德恭敬地说道。

“警察局局长?什么事情?”聂诚胜不解地问。

他们最近好像没有需要警察局的地方吧?

这时候他来电话干什么?

刘德又一次地道:“他说,咱们部队有人帮警察破获了一起走私案,要亲自打电话谢谢你。”

破获走私案?

他怎么没有听说?

“我们部队哪位个兵?”聂诚胜问道。

刘德说道:“聂然。”

聂诚胜神色一怔,还以为自己听出幻觉了,又重复地问了一次,“你说谁?”

“炊事班的女兵,聂然。”刘德以为自己没说清楚,特意仔细地说了一遍。

聂然?

这丫头竟然去炊事班打个杂还能破走私案。

聂诚胜这下真是心里头又添了无限的自豪感。

不愧是他的女儿跑到哪里都能万众瞩目,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

可他似乎又忘了,就在前一秒自己还在心里怒骂她是个没出息的东西。

“接进来吧!”聂诚胜很是高兴地对勤务兵吩咐道。

刘德好像也听出来师长像是很高兴的样子,连道了一声是后,就将电话接了进去。

聂诚胜和警察局局长很愉快的聊了将近半个小时,无非就是互相说着各种客气话。

最后等挂了电话后,聂诚胜的心态已经完全恢复了。

刚刚警察局局长那些夸赞聂然的话,让原本已经想要放弃聂诚胜信心倍增。

他觉得,聂然这丫头不管在哪儿都这么出色,实在是不应该放弃,所以他觉得还要在争取一把才行!

不管是身体问题,还是心理问题,他就不信不能治!

打定主意后,他立刻找刘德,吩咐道:“你快去把聂然叫过来。”

“是!”

刘德在收到命令后,第一时间就去炊事班,结果去了才发现人不在。

“人呢?师长紧急召见她。”刘德神色焦急地问道。

刚才警察局局长特意打电话来夸聂然,现在师长就急着找她,说不定这次是她翻身的日子啊!

能不能回去当勤务兵就指望这一趟了,怎么关键时刻就不见了呢!

王班副也同样很心焦,“我们也不知道啊,刚刚还在菜园子里洒水,一会儿人怎么就不见了。”

师长亲自找她,肯定是有什么大事情,这万一要是迟了惹恼了师长,可不得了啊。

“那个,我再去找找,刘教官你再等等!”

王班副说完就朝外头跑去,才跑了一半,正巧就和刚走进来的聂然撞了个正着。

他忙不迭地说道:“哎哟,你去哪儿,怎么现在才出现!”

“怎么,有事吗?”聂然不答反问道。

王班副神色急躁地道:“大事!刘教官来了,说是师长找你!”

“聂然,赶紧走吧,师长急着找你!你啊,说不定翻身日子来了!”刘德走了过来,眼底是压制不住的喜色。

翻身日子来了?

聂然这下不太明白了。

聂诚胜这次做的局自己又没上钩,怎么就翻身了?

刘德看她一脸迷茫的样子,笑呵呵地道:“你这次和警察破获了一场走私案,师长很高兴,你说你是不是要翻身了?!行了,快走吧,迟了可就不好了!”

这下他不由分说的就催促着聂然往行政大楼走去。

在路上刘德笑着各种透露,说是警察局局长亲自致电来道谢,聂诚胜高兴的不得了。

到时候让她机灵点,说点好话,指不定就能回来做勤务兵了。

顺便刘德还夸赞了一把她,说她各种聪明能干。

聂然跟在他身后公式化的带着笑容,并没有多说什么。

心里却暗自嘀咕着。

聂诚胜应该不会让自己回去的吧,毕竟她的手废了不是吗?

他会愿意留一个废人在身边吗?

想了一路,终于到了聂诚胜的办公室门口。

她先是轻敲了几下门,“叩叩叩——”

屋内传来了聂诚胜的严肃地声音,“进来。”

聂然闻言乖乖地推门走了进去。

坐在办公桌前办公的聂诚胜抬头,在看到聂然后,他脸上挂着一抹慈父地笑,“在炊事班里过的还好吗?”

聂然看到他那故作慈祥的笑容,心里头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这个人到底是有多不要脸,才能做到这种地步!

人是被他亲自给丢过去的,现在却又巴巴的跑过来问自己过得好不好。

聂然心里的不屑、鄙夷和嘲讽最终化为一抹恭顺地笑,回答道:“挺好的。”

“那天爸爸真的是被打击到了,如果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那也是因为着急你的前途,没有别的意思。”聂诚胜对她解释道。

“嗯,我知道。”

面对聂然的温顺聂诚胜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最后索性开门见山地说道:“这两天爸爸一直在想你的事情,觉得你不能拿枪太过可惜,你这么聪明又能干,甚至在一个小小的炊事班都不能掩盖掉你的能力,所以我认为你完全可以重头开始练!”

他觉得,即使聂然不能再进预备部队,但以她的能力只要能重新握枪,就算留在2区也一定前途不可限量。

其实进预备部队无非就是为了将来能进特种部队,他们2区又不是没有名额,只要聂然跨过开枪这道坎,他相信完全没问题的!

“重头练习?”聂然皱了皱眉头。

聂诚胜点了点头,“嗯,今天开始做完炊事班的工作后,你就去射击训练室训练,我相信以你的能力,肯定可以重新再握枪。只要你能重新握枪,我就安排你进部队训练!”

进部队训练?

聂然现在后悔自己为什么当时要打电话报警!

真是自己吃饱了撑的没事干!

好不容易可以安安静静的当个打杂的,结果这件事一出,聂诚胜居然死灰复燃,又重新燃起他想要训练自己的心了。

聂然那叫一个懊悔啊,可表面上却点头应答了下来,“是。”

当她离开师长办公室的时候,刘德已经站在门口候着她了,一看到聂然出现,马上上前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可以回来了?”

说实话,他还是挺喜欢这个女兵的,做事认真,勤勤恳恳的,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次竟然还配合警察破获案子。

要能力有能力,也没有女孩子的娇气,怎么看都让人觉得舒服。

“暂时还没有,只是要求我训练而已。”聂然笑着回答。

“啥?让你去训练?”刘德惊讶的眼睛都瞪大了,可随后他就笑了起来,“这可是好事啊!勤务兵哪里有士兵有出息啊,好家伙!你可是咱2区第一个受训女兵啊!加油!”

“我努力吧。”聂然淡淡地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了行政大楼。

等她回到食堂的时候,正巧是饭点,所有人士兵都坐在那里吃饭。

她是从食堂的大门口走进来的,才一踏进食堂大门口,里面的气氛瞬息一变。

里面的士兵全部一个个低头吃饭,连个话都不敢吭。

很显然是被刚才中午的事情给吓着了,害怕她会再砸一次木凳子。

一个个比以往都乖顺,不仅乖顺,连吃饭速度都快了很多。

以至于今天食堂关门都特别的早。

聂然将食堂里的桌子全部擦好,地也拖好后,他们炊事班这才开饭。

“哇塞,今天咱们班的伙食怎么那么好?”一男兵看到王班副从厨房里端出来的菜后,不禁眼睛一亮地问。

聂然脱下了围裙坐到了饭桌旁边一看,果然桌子上满满当当的一桌好菜,那几个炊事班的男兵坐在那里一个个垂涎欲滴地盯着桌上热气腾腾的菜肴。

“不知道啊,难不成是班长生日?”

“胡说,班长生日在夏天,怎么可能今天生日。”

几个人围在桌前互相讨论着,直到陈班长来了之后,坐在聂然旁边的男兵玩笑地问答:“班长,今天你捡钱了呀,弄这么丰盛。”

“乱说什么!聂然进咱们班也有段时间了,前段时间太忙了,今天有空,所以做个简单的欢迎仪式。”陈班长即使在这种场合下说话还时面色严肃地很。

“班长分明是表扬你今天说话说的好,还非要找这种烂借口。”另外一边的王班副笑眯眯地小声拆着陈班长的台。

被戳穿的陈班长尴尬地咳嗽了几声,“吃饭!那那么多!”

“对对对,吃饭吃饭!明天咱们还要出去铲雪,得多吃点,明天才有力气干活!”

“没错没错,吃吃吃!今天趁着聂然的欢迎仪式,咱们多吃点。”

一群人拿着筷子就热火朝天地吃了起来。

唯独聂然刚伸到半空的筷子停滞了下来。

“铲雪?我怎么不知道明天要出去铲雪?”聂然皱着眉头问道。

“因为明天你不用出去铲雪。”坐在对面的陈班长头也不抬地回答。

“为什么?”

“因为从明天开始,你就要去训练室练枪。”陈班长说完后又快速地扒了口饭,接着又说道:“对了,以后每天下午我都放你两个小时的时间去练。”

命令竟然下的这么快!

看来这次聂诚胜是非要让自己握枪不可了!

聂然眉宇间蕴着一层薄薄的冷意,心里默默地盘算着。

“哟!训练开枪?那可真是好事啊!”

“谁说不是呢!聂然,咱们炊事班可从来没有人握过枪啊,你这可要好好珍惜啊”

“是啊,加把劲,给那群看不起咱们炊事班的兵瞧瞧!”

几个人围着饭桌叽叽喳喳不停地给聂然加油打劲。

“行了,吃饭的时候吵吵什么!还有没有纪律了!”陈班长冷声地训斥了一句,骤然间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饭桌上只听到碗筷碰撞和咀嚼食物的声音。

聂然心不在焉地吃完了这一顿饭后,想要去洗碗,但被陈班长给制止住了,“今天不用你洗碗了,回去好好休息,明天养足精神去训练室训练!”

“是。”

聂然应了一声。

别人都觉得她幸运可以作为炊事班的兵和受训士兵一样去训练室练枪,可只有她心里知道,现在她的心情比上坟还不爽!

她转身往是往外头走时,身后传来了陈班长的一句话,“既然有这个机会,就别放弃。”

见了鬼的机会!

聂然在心里无声地咒骂了一句,随后快步地走出了食堂。

第二天一大早聂然就跟着炊事班的人忙碌地做着午餐,因为下午炊事班的兵也要出去铲雪,所以要提前将晚上的饭菜全部准备好。

一个早上就要把两顿饭全部做饭,那量不小,炊事班的几个男兵忙得恨不得能多生出几只手几只脚来做事。

好不容易马不停蹄的忙碌了四五个小时后饭菜总算是全部都准备好了。

炊事班里除了聂然,其他人全部跟着下午那一拨士兵出去铲雪去了。

聂然坐在空空荡荡的食堂一个人休息了会儿后,她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往射击室走去。

她推开训练室的门,就听到里头传来一声声震耳欲聋的枪声。

聂然站在那里,看着那群男兵们正站在射击台前,举着枪对着远处的靶子一次次的射击着。

似乎是站在门口的时间有些久,里面的男兵都发现了她的存在,一个个不由得停下了射击,视线齐刷刷地定在了她的身上。

“聂然?”吴畅站在比较靠近门的射击台前,在看到聂然站在门口还以为自己眼花了,愣了愣后,拍了拍身边的杨树,“喂,是不是聂然啊?”

杨树拿下了耳塞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还真是聂然!

旁边的两个班的男兵都窃窃私语了起来。

“她怎么不在炊事班,跑这儿来干什么?”

“不知道啊,不是说兵无大小么,怎么又跑这儿来了。”

“嘁!你还真信那说辞啊?!当兵的谁不想模枪!不过是给自己找点脸面而已。”

“也是啊。”

“……”

这时林淮好像也发现了这里的情况,走了过来。

“你来这里干什么?这里是训练室,不是炊事班,你走错地方了!”

聂然也很懊恼自己为什么会挑这个时间点过来,但来都来了,只能很无奈地道:“是师长让我过来训练的。”

“师长?有什么东西可以证明吗?”林淮双手负背,挺着腰杆问道。

聂然摇了摇头,“没有。”

“出去!”林淮毫不留情地赶她离开。

聂然痛快地点头,“哦。”

反正她也不想来,到时候聂诚胜问自己为什么不去训练,大不了把林淮推出去当挡箭牌好了。

她随即就转身往外头走去,那果断的样子让林淮不禁愣了愣。

他还以为聂然会纠缠一会儿的说。

昨天这女兵胆子大的竟然敢拿凳子砸人,简直无视部队规矩,本来还想借着今天的事情好好训斥训斥她的,结果她竟然就这么走了。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了?

林淮满肚子的训斥全都噎在了胸口,郁闷不已。

而就在这个时候刘德从外头匆匆地跑了进来,正巧碰上了聂然,看她从训练室里走出来,惊诧地问道:“咦?你怎么出来了,训练好了?”

“什么训练?”还没等聂然开口说话,站在门口的林淮就率先问道。

“师长说了,从今天开始聂然每天都要来训练射击呀。”刘德说完后,又扭头对着聂然说道:“昨天我忘记给你训练室的钥匙,这不今天赶紧给你送过来。以后你每天可以随时随地过来训练。”

说着就把训练室的钥匙交给了她。

刘德的话不算响,但偏偏室内的人全都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

给训练室的钥匙?

师长亲自交代?

这让在场的人顿时一阵的哗然。

聂然到底什么身份,竟然让师长亲自过问,不仅如此,还有这么大的特权,可以随时随地的出入训练室!

要知道她可是一个炊事兵啊,还是打杂的那种!

能进训练室训练已经是破格了,居然现在还有钥匙,就是他们这种受训的兵都没这个资格啊。

聂然拿着那把钥匙,笑容中带着些许的咬牙切齿,“真是谢谢你啊。”

站在旁边的刘德并没有发现她话语里的愤怒,憨憨一笑地道:“不客气,不客气,你加油啊!”

“不是,凭什么师长可以给她钥匙,这不符合规矩!”林淮听到他的话后,忍不住质问道。

“林教官,士兵训练而已这要什么规矩,难道你不希望聂然好吗?你可是教官啊!”刘德作为师长的勤务兵多少还是有点架子的,他收起笑容把林淮训了一通,接着又对着身边的聂然做了个握拳的动作后才离开。

气得林淮鼻子都快歪了。

他觉得这个部队的男兵都疯了,一个个的都被这个女兵给弄的昏了头,简直就是坏了部队的风气!

他愤恨不已地瞪了聂然一眼后,重新转身进了训练室,对着一群人狂吼道:“都看什么看,还不赶紧训练,是不是要我亲自教啊!”

屋内的男兵们被吼得清醒了过来,立刻都带上耳塞训练起来。

聂然在一片振聋发聩的枪响声里硬着头皮折返回了训练室里,她站在射击台前,静静地看着台上的那把被擦的发亮的手枪。

她已经有将近两个月没摸过枪了,自从在A市那次枪战后,她就没有碰过枪。

现在冷不丁的一把手枪放在自己的面前,她心头不禁轻颤了一下。

聂然的手指动了动,但随即就握紧成拳。

不行,她不能握枪!

一旦握枪就意味着她又要重新回到那个枪林弹雨的日子里。

她现在在炊事班里过的挺好,每天醒来想的也不是今天要杀谁,而是想着早上要去买什么菜,菜园子里的菜是不是该摘下来了等等琐碎的杂事,为什么要重新握枪。

再者说了,聂诚胜那里她已经计划的七七八八了,一切都准备就绪,只欠东风了。

她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理由去拿枪了。

如果想要离开,就应该安静地待在炊事班里,看着聂诚胜跌入深渊,最后再等上三年,一切就全部结束了。

聂然死眼神紧紧地盯着桌上那把黑色的枪,不断在心里和自己说着。

可她不知道的是,此时自己的神情有多么的纠结,甚至垂在两侧的手以微不可见的幅度颤抖着。

甚至不知道,周围其实很多人已经停止开枪地看着她。

那些人看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甚至脸伤的神色都有些不对劲,都以为聂然是真的怕开枪。

经过了这些日子的以讹传讹,多多少少眼底有了些许嘲讽的意味。

“虽然有师长的命令,但是如果你再浪费时间不拿枪,就出去。”不知何时,林淮悄无声息地走到了聂然的身边,冷冷地对她说道。

聂然猛地清醒了过来,再三看了那趟静静躺在桌上的黑色手枪,深吸了口气,最终还是伸出了手。

不过,就在指尖要触碰到那枪械的冰冷温度时,她却突然收回了手,并且以决绝姿态转身离开。

林淮看她那落荒而逃的样子,忍不住冷嗤了一声,什么预备部队,到底是女兵,娇气的要命,真到关键时刻还不是做逃兵。

“看什么看,一个个不训练,将来是不是也想当逃兵啊!”林淮对着那群人又是一声大喊。

那群士兵们连忙举枪、瞄准、射击。

已经走出训练室的聂然听着里面传来的喊声和随后的枪声,滞了滞脚步,最终握紧了拳头抬步继续往外面走去。

短短一天时间,聂然不肯握枪的消息就传到了聂诚胜的耳朵里。

隔天早上聂诚胜马上就把聂然叫到了办公室内。

聂然才一进门,“砰——”的一声拍桌声响起,

震得人心头一跳。

杯子也因为受到强烈的震动而翻倒在桌上,水都流了出来。

“你搞什么!为什么不去训练!”聂诚胜站在了办公桌前,他怒气冲冲地看着聂然。

“我拿不起来。”聂然低垂着头,沉闷地回答。

聂诚胜愤怒地连连拍桌,“你连碰都没有碰,怎么就知道握不起来!”

“我试过了。”

“你试过了?你哪儿试过了,林教官告诉我你连枪都没有动过,然后就走了。”聂诚胜面色气得通红,胸口不断的上下起伏着。

过了好几秒后,他见聂然始终不肯抬头说话,最后强忍着心里的愤怒,放软了些许语气,“聂然你和我说实话,你到底是不能拿枪,还是不敢拿枪。”

聂然眉头轻皱。

聂诚胜这样说的依据到底是发现了什么,还是因为队伍里那些风言风语?

一时间拿捏不住的聂然只能模棱两可地回答:“爸爸,我真的不行。”

“你!”聂诚胜气急,看着她颓废的模样,心里头了然了三分,“你果然是不敢拿枪!为什么,为什么不敢拿枪,原因呢!”

他的女儿竟然不敢开枪,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啊!

说出去,他这张老脸还怎么放?!

聂诚胜看她一声不吭地低着头站在那里,气得简直眼睛里冒出了火星子,怒火已经将他理智全部烧没了。

“总之,我不管!你必须要开枪!走,跟我去训练室!”说着,聂诚胜就上来一把抓住了聂然的手臂就往门外拖去。

办公室外的刘德本来在门外听到师长那砰砰作响的拍桌声就已经心惊胆战的很了,这下看到师长抓着聂然往外拖去,怕得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只能站在原地这么傻傻地看着他们离开。

聂然被聂诚胜这么被动地拖了一路,一路上好多男兵都用惊诧错愕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个人,然后凑在一起指指点点的议论了起来。

可聂诚胜这时候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聂然不能开枪,军途全部毁了!

如果她蠢笨一些,舍弃这个棋子他倒也不心疼,但偏偏这丫头聪明的很,就连在炊事班那种破地方,硬是能让她破了一宗案子。

这让他怎么舍得放弃!

走了一路,聂诚胜一脚踹开了训练室的大门,将聂然直接推了进去。

这时间训练室里还没有人来训练,只有他们父女两人在里面。

“握枪。”他对着聂然命令道。

但聂然站在那里并没有任何的动作。

聂诚胜看她不服从命令,顿时怒吼了起来,“我让你把枪拿起来!”

“听到没有!”

那空旷的训练室响起阵阵的回音。

聂然看着那把熟悉的黑色枪支,眉头拧紧,但手却怎么也不肯抬起。

“啪——”

突然一声清脆的掌掴声在训练室响起

你们觉得聂诚胜应该是炸了好,炖了好,还是煎了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