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堂堂尖子生沦为炊事兵?!/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那群人在门口吵吵闹闹的,2区的士兵们都傻了眼。

要不是知道他们是预备部队的人,还真以为这群人是从大街上找来的。

一点纪律都没有不说,那几个士兵还敢和自己的教官顶嘴,这就是在一般的普通部队里都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就连坐在食堂里吃饭的林淮听到严怀宇对着安远道咋咋呼呼的样子,也有些皱眉。

“他们不会是在找聂然吧?”2区的士兵在听到那些熟悉的字眼后,不禁戳了戳身边的战友。

“估计是,咱们部队也只有聂然这一个和预备部队有关系。”

“你听刚刚他们说的没,特意跑过来找聂然,看样子聂然和预备部队还有那个教官的关系挺好啊。不是说聂然是被筛退出来的吗?”

“关系好又不代表实力好,一个连枪都握不了的人,就算教官有心放水也无能为力啊。”

“对,你说的一点都没错!”

那两个人小声聊的正欢,结果被坐在隔壁的杨树听到了,杨树听得噌的一下火气就上来了,他猛地一摔筷子,站起来就指着那两人怒声道:“你们说什么啊!是不是想打架!”

他这一声喊得极其响亮,让不远处的林淮给听到了。

“杨树,你在干什么!还有没有纪律了!”他冲着杨树一声怒喝。

这个杨树简直狂妄!

那么多外人在场,也不嫌丢人!

不过也幸好他这一声把那边也吵得正欢乐的安远道他们给拉回了思绪。

安远道也重复着林淮的话,对着严怀宇他们训斥道:“听到没有,这么外人在场,这么吵也不嫌丢人!”

但其效果完全不同。

杨树被林淮训斥完虽然还心存怒火但好歹还是坐了下来。

然严怀宇他们根本不把安远道当回事,无谓地耸肩,“丢也丢你的人,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们又不是一班的。”

安远道被他气得鼻子都要冒烟了,“嘿!你这臭小子,狼心狗肺忘恩负义!要不是我,你们这几个人能有这次行动么!”

“没有你,我们也一样来,我们上次野外生存训练可是拿了优秀的!”严怀宇很得瑟地道。

结果遭到了安远道的鄙夷,“嘁!瞧把你得意的,要不是有聂然掌控全局,就你,估计连地雷都不敢排!”

严怀宇挺着胸膛说道:“小爷我怎么不敢动了,那些雷有一半是我排的!”

“那只能说明咱们预备部队教得好!”

在非训练时间安远道比起其他班级的教官要轻松很多,所以对于他那欠揍的样子,严怀宇表示:“安远道,厚脸皮说的就是你!”

“行了,我们来这儿的目的是找然姐的,你和他吵有个屁用啊。”难得一回保持清醒的何佳玉连忙阻断了他们两个人的斗嘴。

“也对,不和你浪费时间了!”严怀宇被何佳玉这么一提醒,这才想起了正事,冲着整个食堂就喊:“小然然!小然然你在哪里啊?”

“聂然!”

“然姐!”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句的,完全视2区部队那些士兵为空气。

一旁的陈班长听着他们的话,都没有插嘴的余地,在刚才他想告诉这些人,聂然现在就在炊事班里当炊事兵。

可当听到这几个兵的对话后,他有些不确定了起来。

因为从他们的嘴巴里听出来,聂然好像是个十分了不起的人物。

这好像和他们班级里的那个聂然有些出入啊。

他们班的聂然看上去并没有多了不起的样子,特别是被师长打伤后更是一副看着就让人心疼的单薄模样。

就在他迟疑了那么几秒,2区的食堂里头不断地响起一阵又一阵接连不断的呼喊,吵得林淮皱眉,刚想要起身制止时候,一道清冷淡然声音响起。

“找我干什么。”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顺着声音全部看去。

果然是聂然!

在场所有人在看到聂然出现在了食堂门口时,有错愕的、有惊讶还有诧异!

但对于六班的那几个人更多的是惊喜!

“然姐!”

“小然然!”

那几个人兴奋不已地朝着聂然冲了过去,其中最让人惊愕的是古琳!

这姑娘本来一直窝在人群里,安安静静的,谁料一看到聂然后,竟然第一个扑了过去!

“聂然!”

她眼睛红红,声音都哑了。

只是古琳才一走进,脚步就滞住了,她下意识地捂着嘴,惊呼道:“天啊!你的头怎么回事!”

聂然摸了摸自己的头,才发现自己刚才干活儿干的有些热,就把帽子给拿掉了,白色的绷带就从短发里漏了出来。

古琳的话一出,身后那些正沉浸在惊喜之中的人瞬间脸色就变了。

他们快步走了过来。

“小然然你受伤了?怎么会受伤的?”严怀宇将她的头发一撩,就看到额头上厚厚一层白色的绷带。

那隐约透着的红色血迹让严怀宇顿时怒了,他扭头冲着身后的汪司铭怒吼了起来,“汪司铭,聂然受伤这事儿你怎么没告诉我们!”

聂然冷冷地看了一眼汪司铭,那眼神里分明写着‘就知道你会多嘴’这几个大字。

汪司铭对此也很无奈,“不能怪我,安教官把我给暴露出来的。他们就天天跑我宿舍里闹,我实也没办法。”

那几天他特意找安教官请假回家,正巧安远道是送聂然回去的人,这下目的地一样,安远道就知道他回去是干什么了。

谁知道等他再回部队后,六班的那群人就围堵在宿舍楼下,那些女兵不能进男寝没办法,可严怀宇他们几个能啊,一个个每天就来寝室里围追堵截。

围追堵截也就算了,严怀宇那臭小子还很无赖的捉弄他,上厕所没纸,洗澡衣服不见了,这种下三流的手段玩儿的是层次不穷。

最后再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安远道把自己给卖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把聂然去2区的事情给坦白了。

聂然看到安远道那张促狭的笑脸,也知道汪司铭肯定被严怀宇他们几个人给折腾了不小。

这个家伙哪里有教官的样子!

聂然很淡定的将帽子重新带上,将绷带遮住,风轻云淡地说道:“我经常受伤,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六班的那几个人听了也觉得对。

聂然从进预备部队开始就一直大伤小伤不断,严重的时候都是躺在医务室的,现在不过是缠几圈绷带的确算不上什么事。

“可是,然姐你走了怎么也不和我们说一声!你知不知道我们都快急疯了!”何佳玉觉得就算受伤这个事情可以这么轻松翻篇,但一声不吭的就离开这件事是怎么也没办法翻篇的!

“就是啊聂然,你说都不说就走了,我还以为你发生什么大事呢!”古琳说到这里眼圈又开始泛红了起来。

那时候她们回到寝室里的时候发现聂然那床的铺盖已经没有了,衣柜里也干干净净,宿舍钥匙都放在了桌子上,几个姑娘当场都懵了。

还以为聂然是不是伤口恶化进医院了还是怎么了,当场吓得连休息的想法都没有,直接喊上严怀宇他们三个男兵跑教官办公室去。

只不过让他们没有意料到,季正虎居然也不知情!

他还以为聂然在寝室里休息!

这下,她们几个就全都乱套了,弄得整个预备部队里也很快得知聂然离开的消息。

毕竟她曾经因为打伤陈悦名声大噪一时,后来又加上野外训练剿灭海盗更是彻底成了预备部队的瞩目人物。

这突然一下子跑了,还是在部队里引起一些震动的。

好在后来他们几从从汪司铭的嘴里挖出情报,得知聂然没事只是被上面调派了,才稍稍安心了些许。

只是原本的害怕和担心一下子变成了抓狂,一个个都发誓要来2区活剥了聂然!

那个坏心的安远道借着聂然的事情和他们约定这次如果训练优异就带着他们来2区找聂然。

于是,那群家伙就跟不要了命似的训练,终于挤上了末班车。

“我们这次为了来见你,可是被安远道折磨的差点没人形,你可要好好补偿我们。”乔维站在旁边笑着索要奖励。

聂然看了他一眼,的确瘦了很多,但那种精气神也提高了不少。

想来安远道这次是真的借着自己的机会,把他们好好折磨了一番。

“可不是,我们这些人差点就死在预备部队了!你都见不着我们了!”何佳玉没有古琳那么容易动不动就哭,但话语里听得出有些哑。

严怀宇想起自己在一班受的那些罪,忍不住就怒瞪了安远道一眼,“我都想好了,要是这个没人性的安远道敢耍我们,我就和他干上!”

聂然毫不犹豫地补了一刀:“那我目测你估计会输。”

瞬间把万丈气势的严怀宇给弄萎靡了。

“那必须的,我是教官他是兵,他怎么可能干的过我!”安远道从那边走了过来,自从那次送聂然回家吃了她买的早餐后,对着丫头安远道倒是没了讨厌,反而还有那么点点的欣赏,毕竟就是一班那些兔崽子们也不一定有她这种魄力敢徒手排雷炸海盗。

“聂然,好久不见啊,不过你这身衣服倒是很奇怪,这不像是受训士兵的衣服吧。”安远道一眼就看穿了聂然身上穿着那是炊事班的衣服,他很好奇这丫头怎么跑2区这儿来当炊事兵了。

被安远道这么一提醒,那群人也纷纷看向了她身上这件衣服,严怀宇一看也立即皱起了眉头,“是啊,你怎么穿一个黑色围裙啊?”

乔维也挑眉地问道:“这衣服好像是厨房的吧。”

就在大家都都很不解的情况下,后厨的王班副突然冲着站在食堂门口的聂然喊了一嗓子,“聂然,快点来厨房帮忙!”

因为预备部队的突然到来,他们炊事班显然很无措,准备的饭菜都是仓促之下现做的,王班副早已经忙得晕头转向了起来,所以也根本没看清食堂门口的情况就冲着聂然这么喊。

严怀宇一听,错愕地看着她,“帮忙?你为什么会去厨房帮忙?”

“2区还有炊事兵轮流做的事情?”乔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眉宇间却紧紧拧着。

“不是轮流做,我就是炊事班的兵。”聂然神色平淡地说道。

然而就是这么一句平淡的话语,在那群人的耳朵里却如同一道平地惊雷炸得他们魂都快飞了。

“什么?你……你在炊事班?疯了吧!”早在刚才那个男兵叫聂然去帮忙的时候他就隐隐有些知道了,但不敢确定,也不想确定!

现在她这么一说,严怀宇顿时跳了起来。

“然姐,今天不是愚人节。”显然何佳玉还无法接受这一事实。

施倩也一脸无法相信的样子,死死地皱着眉头,“你怎么可能会在炊事班?!这什么情况啊!”

可聂然并不说明什么,只是整了整帽子,从他们之间擦肩而过,“我还要忙,不和你们说了。”

“然姐!”

“小然然!”

几个人看着聂然往厨房里面走去。

何佳玉被这事实冲击的人有些发懵,“我是不是在做梦?”

打死她她都没想到聂然竟然会跑到2区做炊事兵!

这可是然姐啊,她心目中的偶像啊,怎么就沦落到一个普通部队里做炊事兵呢,还是打杂的那一个!

正当她震惊得脑子里乱哄哄的时候,手臂上倏地被人拧了一把,“嗷——!”

一声呼痛乍然响起,惊的食堂里的是士兵们筷子都掉了。

“严怀宇你他妈神经病啊,拧我干什么!”何佳玉捂着自己被拧疼的手臂,两眼冒火地看着身边的凶手!

“说明这不是梦。”严怀宇一脸失魂落魄地看着聂然的背影。

何佳玉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发现自家的然姐竟然正在食堂里面拿着拖把拖地。

她的偶像啊,跑这儿来给人打杂拖地!

想到这里,何佳玉脑子里那根叫做理智的弦“咔”的一下崩断了。

她憋着怒气快步走冲进了食堂里面,直接将聂然给拽了出来,“然姐,你跟我们走!”

聂然没防备的被她拖了出来,直到走到大门口,她这才甩开了何佳玉的手,“你要干什么。”

何佳玉嚷嚷地道:“我要去问问营长,为什么把你送到2区来,还让你干这种杂活儿!”

“干杂活儿不是挺好的么。”聂然甩干了手上的水珠,又很随意地朝自己的围裙上擦了擦。

或许她自己没有觉得,但她那动作在这群人的眼底完全应该是一个老妇人才有的姿态。

实在让人刺眼!

特别是何佳玉这种直脾气的人,她看到聂然应该握枪的手现在变成了拿菜刀拖把的手,真是又愤怒又替聂然感觉到不值得!

“挺好?你没发烧吧然姐!”何佳玉指着旁边的李骁,冲着聂然喊道:“你知不知道骁姐下个月就要进一班了,按理说你也应该进一班的!可现在你不仅没进一班,还被派到这里打杂,这不公平!”

周围的人听到后,不禁倒吸了口凉气,有些吓得连筷子都掉了。

预……预备部队的一班?!

聂然原本是要进一班的?!

这这这……他们没听错吧!

预备部队的一班基本上就是未来的特种了,聂然既然可以进这种地方,那为什么还不敢握枪?

那群人想起聂几天天天躲在训练室的门口,连枪都不敢摸的人曾经是要进入预备部队一班的种子兵!

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群人现在感觉自己智商都不够用了。

“就是啊!”严怀宇也附和了一句,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扭头对着安远道问道:“安远道!是不是你,是不是又是你干的好事!”

“这是2区,我可管不到。”安远道表示自己是无辜的。

“谁知道啊,上次又不是没干过这种事!”

当初聂然进六班就是安远道使得坏,后来聂然又当众顶撞他,谁知道这次是不是他记恨在心里偷偷给聂然穿小鞋!

“这次真不是我,我还想把这丫头招进一班呢!结果她就跑了!”

当初他为了能把聂然收了,还和季正虎吵起来呢!

结果可倒好,两个人都没得到,这丫头直接跑了。

安远道一想起这事儿就心里就不爽,对着聂然没好气地道:“我说你也真是的!我还以为你离开预备部队是去哪里做大事去了,结果就跑这儿来拖地打杂。那预备部队也有炊事班啊,你干嘛不去那儿!”

聂然笑了笑,“预备部队不是有您这位教官嘛,我怕您使坏,所以跑远点,安全。”

“你给我少来,你说实话,你这到底什么情况!”安远道也觉得聂然跑这儿是在大材小用了。

这么好的苗子埋没在炊事班这种地方,暴遣天物啊!

“没什么情况啊,就是在2区的炊事班做打杂的,我觉得炊事班挺好的。”聂然姿态悠然,她笑着看了眼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话的李骁,“对了,恭喜你,终于心想事成了。好了,我还要忙,不和你们说了。”

聂然说完这句话后也不管这群人是什么心情,重新折返进了后厨。

严怀宇看她轻描淡写的样子,下意识地想要跟上去,结果被安远道给拽住了。

“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下午还要训练,主次分清楚!”可严怀宇压根不听,还想往厨房里走去,只不过这次安远道收起了笑容,声音微沉了几分,“我让你们见了聂然,你们这次就全程乖乖听我的,这可是我们之间的约定。”

严怀宇脚步轻滞,最终还是停了下来。

“好了,你们在这里聊的也够久了,赶紧找位子吃饭!”安远道命令道。

预备部队的三个班这才快速入座吃法了起来。

食堂再次陷入了安静之中。

筷子和餐盆轻轻碰撞着,六班的那几个人有了聂然的事情,一个个脸上都不怎么好看,他们一边看着聂然在大厅里收盘子,一边吃着碗里的饭,气压极其地低。

这时,那个被聂诚胜派去挑衅聂然的男兵凑到了严怀宇他们那桌旁,低低地问道:“你们和聂然很熟吗?”

“废话,我们是一个班的!”

严怀宇他们对聂然那么好,不代表他对别人也那么好。

一群人都心情不佳,懒得搭理他,唯独乔维,他放下筷子,问道:“我想,你应该是来告诉我们她为什么会进炊事班这件事吧?”

他的一句话,严怀宇他们都齐齐地放下了筷子,包括李骁。

那男兵嘿嘿一笑,点了点头,“因为……”他为了保持些许的神秘感,还特意停顿了几秒,“聂然不能开枪了。”

“你说什么?!”严怀宇惊得第一个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那男兵以为自己没说完整他们没明白,特意又再一次地强调了一遍,“她不能开枪,所以才被师长派到炊事班去打杂。”

“这不可能!”何佳玉下意识地反驳。

不能开枪?这怎么可能呢!

桌子上的每个人都不相信,但只有一个人握着筷子的指尖发白了起来。

唰的一下,李骁猛地从桌子上站了起来。

她的速度很快,快得让人眼前一花,就看到她已经冷着脸色走到了聂然的面前。

“因为我?”

她说话太短,又没头没脑的这么一句,聂然有些不太明白地问道:“什么?”

李骁抬手倏地扣住聂然的肩膀,冰冷的眼底有闪过一丝慌乱,“是不是……是不是因为肩膀的伤,所以你不能拿枪了。”

聂然恍然明白了过来,知道她估计是误以为自己不能拿枪是那次在海岛上为了救她,伤了肩膀。

“不是,是她不敢拿枪,看到枪就怕。”那个男兵见聂然不回答,索性替她回了一句。

这一句话彻底点燃了何佳玉那暴脾气,她对聂然没辙,但没说过对这种小兵没辙。

何佳玉突然越过餐桌,提起了那男兵的后领,将他一把按压在了餐盘里,“放你妈个屁,然姐看到枪会怕?她是神枪手知不知道!当初她一枪就崩了海……”

盗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李骁一个凌厉肃杀眼刀甩了过去,“何佳玉!”

聂然杀过人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以防将来有人会寻上门,对聂然不好。

何佳玉也自知失言,愣了愣后,又再次恶狠狠地说道:“你再乱说,我揍死你信不信!”

“我没有乱说,2区的人都知道,而且我们也看到她不敢开枪,最后被师长打了个一耳光。”那个男兵整个脑袋被压在饭里,还是被一个女兵,实在是太过耻辱,他愤怒挣扎,并且嚷嚷道:“你看她额头上的伤,就是那时候被撞在了墙上受伤的。”

他的声音很响亮,整个食堂的人全部都听到了。

预备部队的三个班听到他的话,那错愕惊讶的眼神全部定格在了聂然的身上。

那种被人打量的眼神让聂然很不爽。

非常不爽!

这群人这样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和自己纠缠,一次又一次,早已将她的耐性耗尽。

她嘴角万年不变的微笑逐渐消失在了嘴角,眼底渗出了丝丝寒气,挥开了李骁扣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语气也没有了刚才的温和感。

“这里是食堂,你们要是不想吃就出去,别妨碍别人吃饭。”她淡漠地转过头看向了安远道,“管不好自己的兵,回去之后你还是辞职吧。”

在场的那些人听到后有的差点一口饭直接噎住了。

这聂然还真是够大胆,敢和教官这么说话,简直已经到了不尊大小的地步。

这位还是预备部队里的教官啊!

围观群众看着神色已经不太对劲的安远道,不禁默默地替聂然捏了把冷汗。

不知道这位预备部队会怎么对付聂然!

谁料,安远道绷紧的面色忽而一松,对着预备部队的人说道:“听到没有,管不好你们我就要滚蛋了,所以为了管好你们,一分半钟全部吃完集合,吃不完的罚跑二十圈!”

噗——!

什么?!

全部吃完?!

他们知道,别看安远道平时嘻嘻哈哈的,关键时候一旦下了命令,哪怕还还是一张笑脸,也要执行,否则那张笑脸就成了你的催命符。

预备部队的人看了看自己满满当当的饭菜,这下看向聂然的眼神立刻就变了。

特别是一班的张一艾!

本来以为聂然走了世界就清静了,结果现在到了炊事班还是不安分,还要折腾自己!

刚才还看好戏觉得聂然恶有恶报的幸灾乐祸这下全变成了愤怒。

而聂然在听到安远道那个命令时,一愣,很快就明白过来这是给自己树敌呢!

这个安远道!

聂然冷冷地眯了眯眼眸。

一分半钟后,预备部队的人像是飓风一般度席卷了整个餐桌,不管是男兵还是女兵,嘴里塞得鼓鼓地从餐桌上站了起来

旁边2区的士兵这下都一个个目瞪口呆地像是石化了一样的看着那群人。

疯了吧,这么多饭菜居然真的一分半钟内全部吃光,一点不剩!

这种执行力,真是让人觉得可怕啊。

安远道吃完了东西后,整队将那群人给带走了。

在临走前和聂然擦肩而过时,他笑眯眯地说道:“等你进了我一班,我一定好好管你。”

聂然面无表情地甩给了他两个字:“做梦。”

安远道轻笑着道:“拭目以待咯。”

预备部队的人就这样离开了,聂然站在原地将他们的餐盘全部一个个收了起来。

但这时候,2区的那些人在看聂然的时候眼神已经完全变了。

原来聂然不是他们所猜想的那样,因为各科训练成绩不合格而被筛退出来的。

恰恰相反,她很优秀,优秀到一班的教官都想将她收入囊中。

苍天啊!

一个曾经要踏入预备部队一班的优异尖子生,现在却在他们2区里当炊事班。

师长的脑子是坏掉了吗?!

其中最纠结的就属杨树了。

当他听到聂然是这么厉害的存在,心里说实话多少有些不信。

他多少次默默地站在训练室的拐角看着聂然就那样蜷缩在门口的角落里,连踏进去的勇气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是预备部队里的尖子生呢。

完全和那些预备部队的女兵截然不同。

预备部队的那群女兵看上去就高人一等的姿态,哪里像她似的,一直这么平易近人的温柔微笑着,身上连点兵味都没有。

那群人估计是故意扩大事实,瞎说的吧?!

反正他才不相信。

聂然在这群人的目光洗礼下很是淡定的端着那些餐盘回到了后厨。

后厨里的那些炊事兵也对聂然的态度起了一定的变化,王班副第一个主动跑过去接她手里的活儿。

其他人也不敢动用她,让她坐一边休息就好。

于是这么一坐就直接坐到了晚上的饭点。

还是和中午一样,预备部队踩着点准时就来了。

饭点的时候最忙,王班副就算不想动用她,也必须要动用,少了个人就少了个劳动力,整个进度就慢了下来。

半个小时后,人已经冷清了不少,王班副走到了聂然的身边,笑着道:“那个,我看要不然你就休息去吧,反正这些活儿也不多,我们可以自己做完。”

聂然看他抢了自己手里的碗,说道:“不用,我不累。”

“行了,你赶紧和他们说说话吧,我看他们站那里挺久了。”王班副指了指食堂门口的方向。

聂然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严怀宇他们就像是门神似的站在大门口,一双双眼睛都盯着自己。

聂然无奈,只能洗了手脱了围裙,走了出去。

严怀宇他们几个一看到她出来,立即围了上去,将聂然锁在中间。

“不打算解释一下来2区当炊事兵这件事吗?”乔维笑着站在严怀宇身边,单刀直入地问。

聂然冷冷地回答:“这有什么好解释的,部队安排我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啊。”

一旁的方亮冷哼着道:“我做你教官那三个月,你可从来没像现在这么安分过。”

中午的时候他就站在汪司铭的旁边,他和汪司铭在严怀宇这群人面前完全没有插嘴的余地,索性等到了晚上再来抓聂然。

结果,和这群人不谋而合。

“我不安分吗?那真是对不起了。”聂然说的很没诚意,完全就是敷衍。

方亮这时候也不计较她的态度了,质问道:“我问你,那群人为什么会说你不敢开枪?你怎么可能不敢开枪?!”

在那次海岛救援行动力,他看见过聂然开枪,那枪法丝毫不亚于自己!

可聂然就是一口咬定,“是啊,我就是不敢开枪啊,不敢开枪怎么了,不是挺正常的事情么。”

被忽略的何佳玉这时候跳了出来,“你胡说,你连海……”她顿了顿后,刻意压低了声音道:“你在那个小岛上杀的人还少吗?!”

“所以啊,日日噩梦,夜不能寐,请求调派。”聂然顺着她的话就往下接,惹得何佳玉直跳脚,却又没话反驳她。

最后只能化为了一句,“不可能!”

那干瘪瘪的一句话压根没有什么说服力,聂然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接受现实吧。”

说着就要往外头走去。

“这什么见鬼的现实,这根本不可能成为现实!就是我晕枪也不会你晕枪啊!”何佳玉抓着要走的聂然不放。

“喂!别对我们部队的兵拉拉扯扯的!”一直站不远处看着的杨树在看到他们抓着聂然不放的是时候,立刻包闯了进来,将聂然用力一拽拽到了自己的身后。

聂然被这突入的举动愣了愣,随即看着眼前的杨树,一脸莫名。

这家伙跑过来干什么?

“你哪位啊?”严怀宇看他对何佳玉那么凶,不由得站了出来。

“你管我是谁,你们预备部队在别人的地盘守点纪律!别以为是预备部队的就了不起。”杨树护着聂然,很不屑地对严怀宇他们说道。

随后就抓着聂然往外头走去。

严怀宇他们几个眼明手快的截住了他们的路。

杨树沉了沉眼色,说道:“让开!”

“你走没关系,小然然必须留下。”严怀宇也同样冷下脸说道。

开什么玩笑,他们好不容易等到聂然怎么可能一句话都没问到就让聂然离开。

杨树死死地将聂然护在身后,充满正义感的说道:“我一定要带她走!”

站在旁边的何佳玉简直忍不了,鄙夷地道:“喂,你当演偶像剧啊!拜托你也找清楚保护对象好不好,你看然姐像是被保护的人吗?”

“总之,我一定要带她走!”他的语气格外的坚定。

聂然感觉到严怀宇和杨树两个人之间气氛有些微变,这两个人搞什么啊!真当自己是男主角和男二号啊。

她用力地挥开了杨树的手,“你们要玩儿就自己玩儿,我很累了今天。”

聂然话音刚落,就在大家还没缓过神来的时候,她快步走到了古琳的身边。

古琳伸手就要抓她,结果被聂然反手一扣,轻扭了一下,古琳的手就再也用不上力。

聂然很轻松的就离开了食堂。

“得,今天白等了。”严怀宇回过神后,无奈地道。

“不一定。”李骁眸色发沉地看了一眼聂然离开的方向,然后转身走到了食堂里面。

杨树立刻呵止道:“喂!你们干什么,那是厨房,闲人莫进四个字你们没看到啊!”

这回,再没人搭理他了。

被无视了的杨树表示很生气,觉得预备部队太过目中无人,刚想要跟上去教训他们一顿,走在最后的乔维感觉到后,在踏入后厨的瞬间随手就将厨房的门给反锁了。

杨树吃了个闭门羹不说,还差点把鼻子给撞了。

而李晓他们在找到了王班副后,从王班副那里得知聂然的确是不能握枪,原因不明,为此2区的师长还给她请了个心理医生。

李骁听到有心理医生这回事后,又连忙跑到了医疗小组的办公室。

“你是聂然的心理医生?”李骁一看到那名孙医生后,开门见山的就问。

孙医生一愣,小小迟疑地道:“算,算是吧。你们是谁?”

李骁不答继续反问道:“她不敢开枪真的是因为有心理问题?”

孙医生看他们一个个面色不善的样子,又看医务室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犹豫了片刻,不确定地问道:“她是自己这么说的?”

李骁眉头紧锁,眼神有些发冷,“我是在问你,为什么你总是在反问我。”

“这个……算是吧。反正,就是她自己说的那种情况。”孙医生很保守地回答。

“那她自己说的,是哪种情况?”严怀宇疑惑地问道。

孙医生皱着眉,很为难地道:“就是……就是她自己说的那种情况。”

严怀宇似乎也看出了他的不对劲,“军医,你这是在玩儿我们啊?!”

“她说她没病,是你硬把创伤后症候群冠在她头上的。”就在陷入胶着气氛中时,乔维忽然开了口。

孙医生这下情绪激动了起来:“什么?!她胡说!我根本没有说过!自从那天她反催眠我之后,我连话都不敢和她说!”

“反催眠?”听到关键字的李骁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

发现自己说错话的孙医生捂着嘴,暗骂自己太蠢!

这下他们要是把这件事告诉师长,那他的饭碗岂不是砸掉了!

孙医生连连摇头道:“不,不是的……我不知道,反正你们别找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接着就一溜烟儿的跑出了办公室。

“反催眠?真的假的,聂然还有这一招?”施倩实在觉得惊讶,“这世界上有聂然不会的东西吗?”

方亮叩了叩桌面,严肃地道:“她反催眠别人,恰恰说明她不想说真话!”

“没错!”乔维赞同地点头,“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可她非一口咬定自己有问题,怎么办?”

何佳玉的这话让那群人重新头痛了起来。

的确,只要聂然一口咬定自己有问题,谁也奈何不了她。

“你说她到底要干什么呀,好好的预备部队不待,非要到2区部队,到2区部队也就算了,竟然沦落到炊事班干起了打杂的!”严怀宇满是不解地抓了抓自己的板寸头。

“沦落到炊事班也就算了,好歹刻苦训练后还有机会当受训士兵。但她谎称自己有病,你说她这不是自毁前程么!”施倩也很郁闷地道。

就在所有人都不理解的时候,汪司铭却突然开口了。

“要想知道她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我有一个办法!”

众人的眼神齐刷刷地凝聚在了他的身上!

又是万更,请叫我勤劳的夏蜜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