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 没错,她就是比你们强!/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远道将柯鲁带进了营长办公室。

这个时间,李宗勇还坐在办公室里研究着地形图,他看到安远道神色匆匆地带人进来,眉头轻皱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他在办公室里就听到外面有人在大声嚷嚷着救命。

“报告营长,我们上次营救的岛民这次又被海盗抓了。”安远道指了指身边脏兮兮的柯鲁,“他是无意间游过来来呼救的。”

“求求你救救我们吧,他们在海上被海盗给抓走了!”柯鲁看到了熟人后,焦躁地恳求着。

李宗勇看着眼前的柯鲁,很是不解地问道:“你们不是已经回到了陆地了吗?”

“是,可是我们几代人住在那里,实在不适合你们口中的城里生活,太别扭了!什么都要钱,就连上个厕所都要钱,你们城里人都穷疯了吗?这人有三急的玩意儿你们还收钱。”柯鲁说到自己住在城市里的那几天,就像是倒苦水一样,一股脑地全都说了出来,“还有!还有我吐口痰那警察就要罚我钱,我也真是奇怪了,不吐那怎么办,我再咽回去?”

他真的一点都不明白城市那些人的心态。

上厕所收钱,吐痰要收钱,吃饭要钱,喝水要钱,睡觉也要钱。

那几天他们一群人就是走在路上闲逛,走到哪里所有人都避让开来,就像是在躲瘟疫一样躲着他们。

这十几天对于柯鲁他们来说,就像是掉入了一个光怪陆离的圈子里。

在这群城市人的眼里他们就是一个奇怪的异类。

甚至还有母亲对着自己的孩子说他们是精神病医院逃出来的疯子,以后如果不乖乖的,将来也会被送进精神病医院。

气得他上前就想理论,结果那女人就嚷嚷地报警,然后一群穿着统一衣服带着帽子的人把他们强制带回了一个像监牢的地方,还用铐子拷了起来。

旁边被恶心了一把的安远道尴尬地咳了几声,严肃地说道:“行了,咱们聊点正事吧!”

被拉回思绪的柯鲁这才点头继续道:“哦,反正就是过不了那里的生活,我们打算回去,我和族长他们先坐船回去,谁知道半路就被抓了。”

他风轻云淡的一句话坐船回去却让李宗勇听出了不对劲的地方,“坐船?可是没有船只的航线是往你们那个小岛行驶的。”

已经被拆穿过一次的柯鲁也没什么好遮掩的了,低垂着头含糊不清地道:“偷的。”

反正就算他不说,那个女兵也会把这件事告诉他们,还不如自己招了呢。

哦,对!按照那群警察的说法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站在旁边的安远道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道:“你……你们偷船?!”

他们这一百多号人肯定不是偷小船了,这群人看上去老老实实的样子,居然还敢偷大船?!

那可是犯了很严重的盗窃罪!

柯鲁也自知偷东西很可耻,但是陆地上那群人的生活他们真的过不惯啊,他们也找过人,希望能回到自己的地方居住。

但这些人却说他们住的地方属于危险地方,整个岛屿不是很安全,所以不允许踏入。

柯鲁当时听到后就纳了闷了,他们住了好几代人的地方怎么就危险了,再说了海盗都被赶跑了,哪里还危险了?!

他们想回去,又没办法回去,于是不得不出此下策,偷艘船先回去看看。

柯鲁看到安远道瞪着自己,又羞又愧之下喊道:“你看我干什么,我想回家这有什么错!再说了,现在是说这个问题的时候吗?现在是我们的人被海盗给抓了,你们快点派士兵去救啊!”

李宗勇坐在办公桌前,沉沉地道:“你们是在哪里被抓的?”

“这我不知道,我们当时船只迷失了方向,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柯鲁苦着脸说道。

“那被抓了多久?”李宗勇沉吟了片刻,又问道。

柯鲁站在那里低头思索了片刻,“好几天了,我在海里扑腾了将近两天,然后找到了这里的时候晕过去了一次。”

“好几天了?!”安远道眉头拧成了个川字,不安地看向了坐在办公桌前同样眉头紧锁的李宗勇。

过一天就已经很危险了,好几天的话,生存的概率极其的低。

海盗基本上劫了财就撕票,他们这群人连财都没有,极有可能当场就……

显然李宗勇也想到这一点,他立刻问道:“有多少人?”

“二十多个人。”柯鲁乖乖地回答。

二十几个人,这个人数不算多,也不算少,人多或许海盗还顾忌一下,但区区二十个人,说实话真没有任何的把握可以确认人是不是还活着。

李宗勇每问一个问题,神色就紧绷一分,“海盗的船只标志什么的有吗?”

柯鲁想了又想,摇头,“标志什么的都没有,就那艘船很新,特别的新,我们当时还以为是商船,这才求救的,要是一般的海盗船我们逃都来不急。”

船只很新?

李宗勇像是想到了什么,然后对着柯鲁说道:“好,你先别急,这次事情我们会替你解决的,你放心。”

柯鲁听到了李宗勇的保证后,这才松了口气,连连点头地道:“好,好!那真是太感谢你们,太感谢了!”

李宗勇吩咐道:“先给他安排一间房间吧。”

“是!”安远道应了一声,然后把柯鲁带去了聂然那间刚空下来的独立宿舍。

柯鲁的身份毕竟不是部队里的人,把他放在一群当兵的宿舍里,总不太符合规矩。

索性聂然那间刚空出来的独立的宿舍给他住,也好避免了一些问题。

“这间房间你暂时住着,有什么需要直接找我。”安远道推开了门,把他带了进去。

柯鲁其实无所谓自己住哪里,他现在最大的牵挂就是族长和那群岛民的安危。

他不安地抓着安远道的手臂,问道:“那你们什么时候抓海盗?抓海盗的时候带上我!我认识他们的脸!”

认识他们的脸有什么用,又不是警察抓小偷需要辨识,安远道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可这话他不能说,好歹辜负人家一番好意啊。

他点了点头,劝慰地说道:“我知道了,你放心吧,上次我们能救你们,这次一样也能救,你好好休息吧。”

有了这句话后柯鲁果然镇定了不少。

没错,上次能救,这次他们肯定也能救。

柯鲁点了点头,松开了手,安静地坐在了椅子上。

安远道看他恢复了不少,这才转身往门外走去,走到一半他又转头问道:“对了,你饿不饿,需不需要我给你去弄点吃的。”

他看这人浑身脏兮兮又在海里扑腾那么久,应该好几天没吃过东西了才对。

可没想到柯鲁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刚吃了一只烤兔腿。”

“兔腿?”安远道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就他这狼狈的样子,应该不会还在临呼救之前很有闲情逸致的为自己烤了个兔子吃吧?

“对啊,兔腿,才烤的,可好吃了。”柯鲁一想到那个女兵做的烤兔肉就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那个兔肉可真好吃啊。

安远道实在觉得他不像是有空给自己烤兔肉的人,所以问道:“你在哪里吃的?”

“后山啊,那个女兵烤的可好吃了。”

柯鲁一说安远道就知道是谁了!

聂然!

这个丫头居然敢在后山烤兔肉,他还真小看她了!

早上那副柔柔弱弱的样子,他还真以为这丫头转性子了呢,合着是藏起自己的狐狸尾巴了。

原先他还以为小狐狸真的被2区的人驯服成了小绵羊,原来这一切都是装的!

这个臭丫头,差点都把他给骗过去了。

安远道咬了咬牙,点头道:“行,我知道了,你睡吧!”

说完后,他就替柯鲁关上了房门,往后山的方向走去。

基地里夜色弥漫,安远道踏着夜色一路快速地走到了聂然的那间屋子。

他站在门口,透过窗户看里面一片漆黑。

哼,这臭丫头装睡!

“叩叩叩——”

安远道瞧了几次门后,哼声道:“得了,一股子兔肉味,装什么装!”

果然,屋子里没一会儿灯就亮了起来,门被打开后,聂然撇了撇嘴,“他倒是出卖我出卖的挺快。”

安远道看她大方承认,不由得恼怒道:“你跑这种地方,就为了方便晚上烤肉吃?”

聂然靠在门框上,耸肩无辜地道:“什么叫我跑这种地方,明明是你们的兵害得我被放逐到这里。”

“你少来,你要不想做,谁还能逼你啊。”安远道气得怒瞪了她一眼。

聂然对此嗤之以鼻地很,“说的好像很懂我的样子。你如果不是来惩罚我的话我要睡觉了。”

说完她就想要把门给重新关上,却被安远道一脚顶住,只见他声音萧肃了几分,“聂然,我不管你在心里盘算什么,别给我在这次的作战里出幺蛾子。”

他总觉得这丫头突然藏起这狐狸尾巴,肯定是有什么鬼心眼儿。

以她那一肚子坏水,哪里是那么容易吃张一艾亏的样子。

所以他提前警告地道。

聂然对此眉梢轻挑地笑了起来,“我现在连菜刀都摸不着还能出什么幺蛾子。”

安远道看她一脸无辜的模样,又的确抓不到她什么马脚,只能恨恨地道:“最好是这样。”

随后他才松开了脚。

聂然对此微笑着正要关门,谁料那只扰人的脚又再次顶住了她的门,聂然还没来得及皱眉,就听到安远道怀疑地问:“你是不是故意让那个人在基地里大吼大叫的?”

聂然故作不知地问:“啊?他大吼大叫了吗?我不知道啊,我只是让他找你们呼救而已。”

“你就是报复我是吧!”

聂然故作无辜地摇头。

可安远道哪里会相信,他狠狠地瞪了聂然一眼,似怒非怒地骂了一句,“你这臭丫头!”

接着走了。

咦,这就走了?这么容易?聂然看他这次走的那么干脆利落,反倒愣了愣。

其实比起聂然像早上那么忍气吞声的样子,安远道更希望看到她这个样子,哪怕是一肚子鬼点子,也比早上顺眼。

这才是他熟悉的聂然。

安远道快步赶了回去,李宗勇的办公室此时灯还亮着,他站在外面敲了敲门,推门进去正巧看到李宗勇正站在窗口刚结束通话。

“营长,人已经住下了。”安远道站在门口,认真地回答道。

李宗勇点头,“嗯,这次抓他们的海盗应该就是我们的目标。”

安远道不明白为什么营长会那么快就能确定下来,但他下意识觉得应该和那通电话有关系。

他问道:“那我们要怎么做?”

李宗勇看着窗外那黑沉沉地天气,冷声道:“要尽快进行施救。”

安远道站直了身体,应答道:“是!”

夜,越发的深邃起来。

风,钻入窗户的各个隙缝发出呼啸而森冷的声音。

基地里所有士兵都陷入了深度睡眠中。

一切的一切都被黑暗遮盖着……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部队里的训练越来越频繁,就连2区的兵也投入了紧张的训练状态。

整个基地里渐渐弥漫出一种莫名的肃杀的气息。

惟独聂然,每天都在后山上悠闲自得的很,每天拉拉筋,松松骨,闲暇时间就在后山里头逛逛,看有没有什么烤来吃的东西。

这样也避免每天去部队的食堂里被围观。

相比起部队里的紧张气氛,这里就像是世外桃源一般,不知年月。

可她不过几顿没有出现在食堂里,杨树就发现了。

他趁着一个小时的午休时间,带着吃的就偷溜去了后山。

杨树以为自己跑过去会看到一个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聂然,但结果聂然不但没有奄奄一息,反而坐在仓库面前正架着火堆,上面挂着一条长长的蛇。

“你不去食堂吃饭,抓什么蛇,你当自己是原始人吗?!”杨树看到她勤快地朝着火堆扇风,就气不打一出来。

聂然看到来人后,眉头微微蹙起,“你来干什么,不训练吗?”

“现在午休!”杨树不耐烦地坐在她旁边,将手里给她带的午餐递了过去,“好好的饭不吃,去抓蛇,也不怕被咬伤。”

“这蛇没毒。”聂然一只手当扇子扇风,另外一只则不停地翻着蛇肉。

杨树皱着眉头道:“快点吃饭!”

聂然将饭随意地放在地面上,两只手不停的忙碌着,“等一会吧,等着蛇肉烤好就着饭吃,很好吃的!”

“你不怕寄生虫啊。”杨树有些嫌弃地看了眼烤架上那条已经被剥了皮的蛇肉。

聂然低头自顾自地忙着,头也不抬地道:“不怕,我烤这么熟,寄生虫都烫死了。”

杨树能感觉到她心情不错,语气里没有前几天那么冷淡,大概是因为有东西吃,所以才这么高兴的吧。

他很嫌恶地问道:“那你吃寄生虫的尸体,不恶心啊?”

“不恶心啊,活得我都吃,更何况死的。再说了虫身体里蛋白质很多的,很补的。”聂然无谓地说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被考的香喷喷的蛇肉。

杨树把脸皱成了一团,很厌恶地咦了一声,“你们预备部队居然还吃活的虫,好恶心啊。”

聂然冷冷地瞟了他一眼,“说得好像以后你不会吃一样。”

杨树哼哼地道:“我没事干嘛吃虫,我又不进预备部队!”

“你将来进特种,肯定要吃的,就算不训练你吃,饿到极点你也会自己乖乖地吃的。因为比起恶心,活下去更重要。”

聂然的这番话让杨树心头一窒。

没由来的觉得闷闷的。

他的听得出来,最后那句话不是教官说完后她原版照搬说给自己听,而是一种亲身体验后的沉淀和肺腑。

即使她现在说的那么的轻描淡写,但杨树还是能感觉到,她在训练的时候,忍受不了饥饿而去吃昆虫、生食。

“你不会有那机会了。”他突然开口说道。

杨树的本意是以后她不会再需要去吃这些常人无法下咽的东西,但聂然却听出了别样的一番味道。

她的手顿了顿。

的确,她不需要了。

她已经彻底离开了那种日子,现在不过一个看仓库的闲散兵。

“午休快结束了吧。”聂然转头,对他说道。

杨树见她变得那么快,不由得恼怒了起来,“你就这么想要赶我走?!”

“晚上你不用送饭过来了,我会去吃饭的。”聂然低着头,继续忙着手上的活儿。

“你想得美,谁会天天给你送饭!”被恼羞成怒的杨树丢下这句话后就径直离开了。

留下了一头雾水的聂然。

她怎么了就招这家伙了?

脾气可真够臭的!

霍珩都没敢这么对她过!

等等!

她为什么要联想到霍珩?

难道真是蛇肉兔肉吃多了,寄生虫上脑了?

聂然立刻摇了摇头,像是要把这人从脑海中挥去一样。

当天晚上她准点到了食堂,发现食堂里竟然没有人!

“聂然,你前两天怎么都没来吃饭啊!”正在做最后准备的王班副看到聂然站在门口后,立即上前担心地问道:“是不是不舒服啊?”

“不是,我不饿。”聂然环顾了一圈食堂,问道:“我没来早吧?怎么都没人啊。”

“这两天部队里天天训练为作战准备,就连饭点都晚了很多。现在部队里啊,紧张的不行。”一提起这件事王班副就忍不住叹息着。

聂然了然地点了点头,问道:“那我现在能来吃饭吗?”

“当然了,来来来,今天你有口福了,我做了糖醋肉,我给你多盛点,你这几天没来吃饭,都瘦了!”王班副急忙招呼着她往餐厅里走,自己则跑去后厨给她盛饭。

就这样,聂然一日三餐准点来,每次都能和那群士兵擦过时间点,每天不问世事的吃饱喝足睡觉,本来尖尖的下巴还真圆润了些许。

但比起她的悠闲自在,有人却坐不住了!

柯鲁在部队里住了好几天了,那些人一点都没来找他,急得他在屋子里团团转。

最后,终于他忍不住了!

柯鲁一路直接冲进了办公楼,站在门岗的哨兵看到他怒气冲冲的样子,马上拦住了他。

“你是谁?这里是办公大楼,闲杂人不能硬闯!”哨兵将他阻在了门外。

可柯鲁看他们不让自己进去,以为是心虚,不敢见人,一边往里面冲一边大喊着。

“我要见你们安教官,我还要见营长!放我进去,快放我进去!”

“你们骗我,你们这些骗子,快点让我进去!”

“你们放开我,我要进去!”

柯鲁在门口大喊大叫地吵闹不已,正当这两个哨兵打算喊人把他拖走时,聂诚胜从办公楼里走了出来。

他听到柯鲁站在门口这样嚷嚷着,顿时拧紧了眉头,面目严肃地问道:“怎么回事?”

两个哨兵也很莫名其妙,“不知道,他一过来就说要见营长和安教官。”

聂诚胜冷着脸看向柯鲁,质问道:“你是谁?”

“我还想问你是谁呢?!”脾气本来就不怎么好的柯鲁此时此刻更像是引爆的炸弹,随时随地的向周围的人开炮。

“他是前两天晚上跑来呼救的人,说是自己的亲人被海盗抓走了。”一旁的刘德在聂诚胜旁边解释了一番,随后又对着柯鲁道:“这是咱们2区的师长,最高领导人。你有什么问题也可以和他讲。”

“最高领导人?”柯鲁很是怀疑地上下打量地聂诚胜一番,看他身后跟着几个小兵,样子挺大牌的,半信半疑地道:“真的?”

“当然了!”刘德肯定地点了点头。

“有那个安教官大?”柯鲁对于部队里的等级并不清楚,所以试探地问道。

刘德笑着道:“那是自然的!”

“那比那个李营长也大?”

“额……”刘德略有些迟疑地看了眼身边的聂诚胜。

按照等级的话聂诚胜的确是比李宗勇大,只是……李宗勇掌管的是预备部队,聂诚胜掌管的只是一般的普通部队。

这就好比,小学老师和大学老师,虽然都是老师,但是这含金量却完全不同。

即使李宗勇的职位比聂诚胜小,可那含金量却比聂诚胜高一级。

聂诚胜这时候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了起来,柯鲁这句话无疑是在戳他的软肋!

刘德想了想,觉得还是眼前的人要紧,他犹豫了片刻道:“这两位的职位是一样的,没有大小之分,都是这次作战的最高领导。”

柯鲁听到他们等级一样后,这才不再继续往里面冲去。

“那你告诉我,你们不是答应我去剿灭海盗救人的吗?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动静?”柯鲁怒声质问着。

聂诚胜何时这样被人问过话,本就难看的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声音冷硬地道:“这次我们是大规模的剿灭,需要按照作战计划执行。”

柯鲁脸色一变,在原地急得跳了起来,“还要作战计划?这都多少天了,你们还没计划完?”

“我们是按规矩来办事,打草惊蛇的话,不仅是你们的亲人会死了,我们的兵也会死!”

聂诚胜的话说的柯鲁竟无话可辨驳,论官腔柯鲁怎么可能是聂诚胜的对手。

他抓耳挠腮地在那里,脸都急得憋红了起来,“那……那……你们什么时候打呀!我们没钱,都是一个个大老爷们的,也没什么能给海盗的,这万一海盗觉得那群人没用,直接杀了怎么办啊!”

他们不是女的,还能被海盗玩玩儿,可以拖延点时间。

这一群男的除非是海盗那边需要苦工,他们还能延缓点时间。

聂诚胜见他态度软了下来,知道这次的谈判自己已经占在了上风,于是冷冷地道:“这个还需要从长计议,到时候会告诉你的。”

话说完后,他就直接往训练场走去。

谁料柯鲁在听到这么一句敷衍性的话后,刚才的无奈和焦躁一下子混合成了愤怒全盘爆发了出来,“还从长计议?要多长,给你们三年五载的好不好!”

他指着聂诚胜的鼻子骂道:“我就知道你不可信,还说和李营长一个等级的!哼,肯定是个糊弄我的骗子!”

聂诚胜被他这么突如其来的举动愣住了。

他这辈子除了老爷子这么指着鼻子训斥过他,其余时候何曾有过这种待遇,这下真是被气着了!

“你!”

“你什么你!你个骗子,你们这一群骗子!”柯鲁一通怒骂完后就扭身往另外一处走去。

聂诚胜看他要离开,立刻对着身边的人说道:“快,快把他拦住!不要让他跑了!”

竟然敢说他是骗子,还没人敢这么和他说过话!聂诚胜满是怒容地看着前面那个背影。

刘德看自家师长神色不对劲,急忙带着两个哨兵跑了上去,抓住了柯鲁的手,“你冷静点!你这样是解决不了任何事情的!”

“冷静什么冷静,我要找人去!你们给我放开!你们不能救,有人能救!”柯鲁使了蛮力,一时间刘德他们还真压制不住他。

站在旁边的聂诚胜铁青着脸色,阴沉地道:“有人能救?好啊,你去找给我看,我倒要看看没有我的命令,谁敢救!”

他最后那个字格外的掷地有声,不禁让柯鲁一怔。

“你们放手,让他去找。”聂诚胜对着刘德那群人命令道。

刘德看聂诚胜不是在开玩笑,慢慢地松开了抓着柯鲁的手。

柯鲁愤愤地看了聂诚胜一眼后,转身气汹汹地往训练场地走去。

这几天一到早晨他就看到那些当兵的列队朝着训练场训练,所以他觉得在那里一定能找到他想要找的人!

本来聂诚胜就是要去训练场,索性跟在他身后,也防止他乱冲乱撞到不该去的地方。

柯鲁一走进训练场发现,整片身穿迷彩服的士兵们整齐划一地站在那里,他们头戴迷彩帽,一眼看过去,就像没有边际一样。

根本认不出谁是谁。

“那个……你认识一个短发的,长得挺好看的一个女兵吗?”他随手抓着一个士兵,问道。

他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只能用自己的描述却表达。

但基本上女兵都是短发,这辨识度实在是不高。

“不认识。”那个士兵摇头回答。

柯鲁不放弃地继续问道:“那这里的女兵都在哪里?”

“我们2区部队没有女兵。”那个士兵说道。

“没有女兵?这怎么可能呢,你骗人!”

一个不行就找第二个,第二个不行就找第三个,柯鲁不死心地抓着训练场的士兵们一个个问过去。

“这里的女兵都在哪儿?”

“不知道。”

“那你有认识的女兵吗?”

“没有。”

“你有见过一个短发的女兵吗?”

“没有”

所有人的回答都是不知道、不晓得,急得他额头的汗水都冒了出来。

被逼急的他索性放开嗓子冲着那群士兵喊道:“这里有谁是女的!”

柯鲁的声音吼得格外响亮,在训练场的上空不断的一遍遍回响了起来。

他的声音终于引起了另外一端的何佳玉他们几个人的注意。

“女的?谁要找女的?”何佳玉疑惑地嘀咕了一句,接着眼前一亮,“难不成需要女的前去支援?!”

昨天晚上预备部队就启程赶往目的地了,何佳玉他们一群人因为违规被罚留在部队里。

这让她郁闷了很久。

现在听到有人找女的,还以为是要女兵支援呢,立刻快步冲了出去,举手道:“我,我!我是女的!”

柯鲁一听,还以为自己找到了,顿时冲了过去。

就连站在一旁冷眼旁观许久的聂诚胜听到那个回应后,都不由得看了几眼。

居然找的是预备部队的人?!

何佳玉冲着那人激动得不停地挥手,然后等那人慢慢靠近后,她就发现部队了。

这人……好眼熟啊!

等柯鲁整个人跑到自己面前后,何佳玉惊讶地道“你怎么来了?”随后将站在人群里的严怀宇他们喊了出来,“你们快来啊,上次我们救的那个岛民来了!快来啊!”

聂诚胜听到后,眉头顿时紧皱。

还真有人能救?!

柯鲁兴冲冲地跑了过去,仔细一看并不是自己要找的人,但同样是老熟人,这让他不由得松了口气。

随后着急忙慌地道:“她呢?她在哪里?”

何佳玉很是奇怪地问道:“谁啊?”

“就是那个和你们一起救我们的那个女兵,很厉害的女兵!”柯鲁解释地道。

“很厉害的?”何佳玉扭头指着还站在人群里的李骁问道:“骁姐吗?”

柯鲁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连连摇头,“不是,还有一个,还有一个超级厉害的!”

“你找她干什么?”汪司铭这时走了过来,冷静地问道。

这次他也违纪受过,和严怀宇他们一起留在了部队里。

柯鲁焦急地道:“我求她救人!”

“救人?”严怀宇这就不明白了,“不是救完你们了吗?怎么还要救啊,海盗又回来了?不可能啊,不是全被炸死了吗?”

柯鲁眉头纠结在一起,眼神满是焦躁不安地道:“不是的,是另外一批海盗,这里的兵怎么也不肯救,我也是没办法了,只能求她帮忙了!我相信她肯定有办法,她那么厉害!”

乔维和汪司铭以及李骁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知道柯鲁是在说谁。

只是以她现在这个样子,未必肯帮这个忙!

何佳玉比他们慢半拍,等想到后马上兴奋地跳了起来,“我知道你要找谁了,我替你把她找过来!”

严怀宇和古琳两个人也跟了上去,“我也去!”

站在最前面的林淮看到他们毫无纪律地往训练场外跑去,不禁怒斥道:“现在是训练时间,谁敢动!”

“我们是预备部队的,又不是你2区的,凭什么听你的?有本事你让安教官或者让营长来命令我们吧。”何佳玉不屑地哼了一声,从他身边快步跑了。

林淮被她这一番话气得愤怒不已,刚要追出去却被聂诚胜给喊住了。

哼!他倒是想看看谁有那么大的本事!

何佳玉他们三个人一路快速奔跑跑到了后山上只看到聂然正坐在自己的屋门口,用军刀在削树枝。

她打算用树干围成一个圈儿,然后放几只兔子什么的玩玩儿,顺便饿了还能吃。

“然姐,然姐!”何佳玉一看到聂然就情绪激动了起来,跑到了她的面前,拽着她往外扯,“快,快跟我走!有个老熟人要见你,快!”

“老熟人?”

“快点,你跟我走就对了,快点,真的情况紧急,再不走就要死人了!”

“什么死人,喂?!”

聂然还没来得及问清楚,就被他们三个连推带拉的莫名其妙地就被拽到了训练场上。

站在训练场上的聂诚胜看到他们把聂然给带了过来,眼底不禁闪过了一丝地错愕和惊诧。

他们这群人把聂然拽过来干什么?!

被迫拽进训练场的聂然看着这么一大群的人笔直地站在那里,目光整齐地聚集在自己的身上,眉头忍不住拧了起来。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她造篱笆造得本来挺好的,这群人非要把自己抓过来干什么!

“给你看个老熟人啊!”何佳玉用力地把她拽到了柯鲁的面前,“你看,是不是老熟人!”

她一个人独自高兴地又向柯鲁重新介绍了一番,“记住啊,她叫聂然!,不然下次你又找不到人了。”

“哦哦,聂然,我记住了!”柯鲁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那样子完全就像是看见了救命稻草一样。

“怎么样,惊喜不惊喜?”何佳玉兴奋地问道。

聂然神色淡淡,“这有什么好惊喜的,我早就见过了。”

何佳玉听到后,就像是兜头浇了一盆凉水,“什么?!你什么时候见过的?”

“就前几天,在后山的时候。”看着何佳玉泄气的模样,聂然趁机将自己的手从她的手肘里抽了出来,“行了,既然已经见过了,那我走了。”

“别!”柯鲁连忙跑到了她的面前,恳求地道:“聂然,聂然!我求求你,救救族长他们,我求求你了!这么多天了,我真的好怕他们支撑不住死了。”

说到依安德他们的时候,柯鲁的神色有开始焦灼了起来。

“他们还没有施救吗?”聂然眉头轻皱了一下。

不可能吧,都多少天了,李宗勇没道理在明知道这件事的情况下还装作不知道啊。

这不是他的做事风格。

说到这里柯鲁凶狠地瞪了一眼站在那里的聂诚胜,“他们说什么狗屁的从长计议,拖了好几天,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时候李宗勇也得知了这里的情况进了训练场。

但柯鲁既然找到了聂然,自然不会再去搭理李宗勇了,毕竟当初替他们解决了那么多海盗的人是聂然,不是李宗勇。

他拱手祈求地道:“所以我求求你,救救那群岛民吧。”

林淮见他们妨碍训练已经将近二十分钟了,于是跨步走到了柯鲁的面前,冷声地道:“这件事你求她也没有任何用,她现在就是个管仓库的人,于其求她,你不如耐心等待我们部队的救援。”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求她!”柯鲁根本不听他的话,用力地就甩开他。

林淮差点因此直接在几个白个士兵面前摔了个狗吃屎,这让他的怒火瞬间冒了出来,他指着聂然就对柯鲁愤怒地道:“你求她有什么用,她一个人难道还能比整个部队强不成?!”

此时,柯鲁愤激地回答道:“没错!她就是比你们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