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争执不休,带队营救/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眉头紧锁,眉眼之间带着一丝寒厉地看着身后的林淮跨步而来。

“谁允许你擅自行动的,现在只是无线电暂时连接不上而已,并不代表他们有事情!就算有什么问题,也轮不到你冲锋陷阵!”林淮站在她的面前训斥道。

刚才他竟然就被聂然揪着领子在这么多的士兵面前,甚至还在她的威吓下不知不觉的就回答了她的话,实在是太过丢人了!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不讲军纪的女兵,也不知道她当初在新兵连是怎么被选进预备部队的。

一旁的何佳玉听了林淮的话后,第一个就不乐意了。

“喂,你这个教官可真够奇怪的,然姐帮你们找人,你不感谢就算了,还说这种话,什么叫做轮不到她冲锋陷阵?!”

林淮神色严肃地说道:“她只是一个守仓士兵,没有作战的经验,也没有上级的命令,她就不能去。”

“你耳朵没问题吧,没作战经验?这人说的话你刚没听到?”何佳玉指着站在旁边的柯鲁,然后又道:“比起你们,然姐对付海盗的经验更多好不好!她是打过胜仗的人!”

“没错,没错!”柯鲁在旁边连脸点头赞同地道。

可林淮并没有改变自己的决定,“这次不一定,她不知道我们的作战计划,冲进去很容易被误伤。”

柯鲁见他这样不行,那样不行,顿时急了起来,“你这个教官怎么回事,你们部队拖延不肯救人,现在还阻拦别人去救?!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他觉得这个教官就是在故意给聂然设置障碍,其目的就是不让聂然去救人!

林淮眉头紧皱起地看着柯鲁说道:“我们没有说不去救人,而是要服从上级安排。如果每个兵都像她这个样子毫无纪律可言,那就不是部队。”

“安排安排安排,等你们安排完那人都死光了!还不如让聂然赶紧闯进去救人呢!”柯鲁自从听到了聂然告诉自己,那些人极有可能是死了之后,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神经绷紧到了几乎快要崩溃地状态。

林淮严厉地训斥道:“你以为她闯进去把那群人救了就好了吗?!你知不知道她这样去,很容易会打乱所有作战的计划,一旦海盗们全部逃走了,到时候会有更多像你们这样的无辜人被残害!”

“你们不妨碍然姐就不错了。”何佳玉不屑地撇了撇嘴,在一旁嘟囔道。

“是啊,聂然很厉害的,她不会妨碍作战,只会让胜算更大的。”古琳也插嘴地说道。

“我觉得你那是没看到小然然的能力,当你看到就不会这样想了!”

严怀宇的话刚说完,聂然这时候却站出来说道:“好,我可以不去,但我告诉你只有这一次机会,如果到时候你们的兵全部迷失在山里面的时候,别像他一样跪着求我。”

她的语气没有任何的起伏,就好像在陈述着一个事实。

但偏偏就是这样,让林淮觉得这个女兵真是太过自大。

这种兵,到底是在预备部队怎么存活下去的!

“就算你曾经打过海盗,那又如何,每次的作战情况都不同,你有什么把握可以把人救出来,。”林淮大声质问道。

相比起他的怒声,聂然显得格外的淡定,“因为六班曾经经历过相同的场景训练。”她的话说完后,严怀宇他们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你是说那里的大雾和上次我们迷失在山里的那次一样?”

“嗯,地理环境差不多。”

当时她虽然没看多久那张地形图,但是基本的框架她还记在脑海里。

“你能肯定吗?”乔维听到这番话后面色也变了变,严肃地说:“因为如果真的是这样话,那么一旦下雨很有可能会滑坡。”

众人对此一阵附和地点头。

是啊,会滑坡,那可是致命的!

他们到现在还对这场滑坡记忆犹新,特别是古琳,她曾经深陷在其中,一想到被半截埋在土里不能动弹的感觉,心里还会有些慌张。

聂然微微叹了口气,转而对着李骁说了一句,“这还要多亏你的提醒。”

那天李骁拿着酒站在自己宿舍门口说这里的大雾天想起了海岛这句话在就刚才突然从她脑海中闪现。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两个地方似乎差不多,有大雾,有海盗,那么会不会地质也相同?

这些天基地里面又几乎天天都在下雨,与当时他们生存训练的情况几乎差不多,万一在这种大雾里面滑坡,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所以这也是她后来改变心意的一大因素。

“既然有我的提醒,那这次的营救,我是一定要参与了。”李骁面无表情地冷冷地说道。

聂然不禁眉梢微扬。

“还有我,我也去!”何佳玉举手说道。

“小爷也要去!”严怀宇也出了声。

“还有我。”

“我也是!”

乔维和施倩两个人也先后的出了声。

只有汪司铭没有说话,静静地站在那里,像是在沉思着什么。

严怀宇看他不说话,不由得用手肘捅了他一下,问道:“你呢,大家都说要去救人,你怎么不说话?别告诉我你堂堂一班的尖子生怕了啊。”

“就是啊,可别想张一艾那样,光说不练啊。”何佳玉也帮腔说道。

聂然扫了眼汪司铭一眼,还不等他开口就说道:“我不需要你们跟着去,你们会拖累我。”

“为什么呀然姐,我……”

被拒绝的何佳玉还想继续说什么,但被聂然打断了地道:“我只需要把他们从那座山里领出来就可以了,但你们这么多人跟着我,目标太大,极其容易暴露。”

被冷落在旁边的林淮听到他们自顾地这么说道,立刻对着聂然说道:“不行!你身为2区部队的士兵没有命令,绝对不能擅自行动!”

聂然被他一口一个不行,一口一个没有命令不能擅自行动,逼得彻底没了耐性,她冷峻的眉眼中寒厉如刀,冷声道:“只有我愿意的时候,才是2区的士兵。”

她这话说的极其的放肆,不禁让林淮一怔。

什么意思?

难道她不愿意的时候,就不是2区的士兵了?!

这简直毫无纪律!

林淮被她的话彻底激怒了,“你的眼里还有师长,还有部队吗?!简直毫无纪律可言!”

聂然对此冷冷一笑,“你到底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训斥我,这个上山的提议是你交上去的,如果这群人全军覆没在了那座山上,你以为你这个教官还能当的下去!”

她的话说完后,站在那里的聂诚胜身躯轻震。

这份作战虽然有林淮的提议,但是没有他的同意,这份作战计划也不会被执行。

如果那群人真的出现任何意外,那他这个师长也就当到头了!

聂诚胜想到这里,脸色发白了起来,手心因为紧张而出汗了起来。

站在那里的聂然不经意地扫了他一眼。

哼!这个计划虽然告吹了,但也不能放过一切可以让聂诚胜害怕的机会!

最好能直接吓死他!

而站在聂然面前的林淮却面色镇定,掷地有声地道:“你放心,这件事既然是我做的,我不会我会主动要求师长让我去营救。但是,你不可以去。”

聂然沉着眉眼,还未开口,就听到他继续道:“我们2区的士兵,不需要一个连枪都不敢拿的女兵去营救。”

聂然轻嘲地笑了笑,“放心,我就算不拿枪也一样能救他们。”

“狂妄!”林淮对于她的说话显然不相信。

“我只是把那群士兵带下山,至于其他的我不会管。”

她打算一旦到达安全的地方她会立刻退出来,然后借着这群人和海盗的拼杀趁机直奔海盗的老巢将那群岛民给救出来,最后那群人被部队的人接走,她也算是完成了承诺了。

只不过回来之后,她感觉自己肯定是不太平了。

都怪李骁那张乌鸦嘴,没事说什么逃不逃得掉的话,害得她现在真逃不了了!

这个混蛋!

正当她暗暗不爽的时候,就听到林淮的训斥,“你以为你不管就行了吗?!一旦被海盗发现,你到时候就会不得不被卷入其中!你不能拿枪,你拿什么来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

“行了,你们这样吵下去也不是办法。”此时,站在一旁看戏看了好久的李宗勇发了话。

林淮见预备部队的营长亲自开了口也就没有继续再说下去了。

“你确定要去救?”李宗勇走到了聂然的面前,认真地问道。

那目光里似乎别有一番深意。

聂然知道他这话里的含义,他是知道自己故意留在2区部队的,也肯定知道自己在2区部队的这些事情的,至于不能握枪这件事以他的脑子,一想就知道是自己故意为之的。

根本瞒不了他。

可他在明知道的情况下他不仅没有戳破,而且还能这样询问自己,显然他是希望自己能够考虑清楚,万一被聂诚胜发现,她能不能抗下这个后果。

聂然感激李宗勇这样替自己隐瞒以及为自己如此的设想,但那么多条人命现在生死未卜,还是因为她的一手策划变成这样,不管后果如何,她都必须要承担起来。

既然已经转身回来了,那她就没有再退缩离开的道理!

“是。”她十分肯定地点头。

李宗勇沉吟了片刻,说道:“好,我同意你去。不过汪司铭李骁和方亮这三个人要和你一起。”

三个人和她一起?

那她岂不是带了三个累赘了?

聂然眉头拧起,显然是不想答应。

李宗勇看她那蹙眉不语的样子,知道是不愿意,他不禁解释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他们两个一个和你曾经并肩作战过,一个是一班的尖子兵,还有一个则是你曾经的教官,有他们三个在,我比较放心。”

放心?

聂然不明白了,他是在质疑自己的能力吗?

感觉被鄙视的聂然眼眸轻眯了起来。

李宗勇看到她那不高兴的样子,刻意压低了声音,用仅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你太自我,有时候遇到事情为了不择手段甚至不惜把自己弄得浑身是伤,如果那臭小子知道我把你丢到那种危险地方,他非把预备部队翻过来不可。所以李晓或许一个人压制不住你,但我想再加两个人总能压制得你了。”

聂然听完他这一番话后,面色黑了一黑。

合着汪司铭李骁和方亮这三个人不是去帮她的,而是去监视她的!

这只老狐狸!

“那我也要去,营长!”何佳玉看到自家的骁姐被带走,立刻自告奋勇地举手。

“营长还是让我去吧,我想汪司铭是不会想去的,刚才只有他一个人沉默。”严怀宇生主动举手说道。

“我刚才不说话不是我不想去,而是再想用什么借口让聂然答应我的要求。不过现在营长已经解决了我的问题。”汪司铭站在那里对着聂然扬起了一抹微笑。

“说得好听,其实是被营长逼得不得不去,这才为自己找个借口和理由吧。”严怀宇对对于刚才汪司铭没有举手心生不满,总觉得他是不敢才没有主动要求去营救,“说真的,你要是不想去别勉强,我可以代替你的。”

“我怕你顶替我,营长不放心。”汪司铭轻轻松松的就将事情全部推给了李宗勇。

他才不相信严怀宇敢对李宗勇说这些话。

“营长,我比汪司铭可靠多了,我和小然然是同班的战友,我保证不会让小然然出事的的!”严怀宇对着李宗勇信誓旦旦地保证着。

聂然无语地看着他们一个个争抢着要保护自己,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觉得自己好像手脚残废了一样,以至于大家都争先恐后的要保护自己。

而就在此时,林淮却突然说了一句:“我不同意!”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齐地看向了他。

林淮走到了聂诚胜的面前,一字一句地道:“师长,这次是我的错才导致2区士兵的失联,所以我请求让我和2班去营救他们。”

站在那里缄默了许久的聂诚胜这下成为了关注的焦点。

半响过后,聂诚胜面色沉沉地道:“没错!这次2区部队失联是我们自己没有做好,应该我们2区自己来解决,暂时还不劳预备部队。但在此之前……”他顿了顿,将目光转移到了聂然的身上,“你们两个是不是应该向我解释一些什么。”

聂然眉间微蹙了一下,只觉得似乎有些不妙。

林淮笔直地站在那里大声地道:“师长,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精准的算出风向和天气,导致2区的士兵迷失方向,从而进入死角,使得设备出现问题。”

“这件事我会稍后找你算账。”聂诚胜说完后眼神一瞬不瞬地看着聂然,声音有些阴冷,“你怎么知道我们这次在山上偷袭!我不记得我有告诉过你作战计划。”

他刚才站在那里先是被聂然的话给吓得有些不知所措,后来等慢慢缓过神来他就越发的感觉到不对劲了。

聂然怎么会一下子直接问林淮是不是那座山,然后还立刻就让人连无线电,这一系列的举动非常的熟稔,好像都提前知道了一下。

最重要的是,她连地形都知道。

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聂然知道这该来的还是会来。

她深吸了口气,正要开口说话之际,就听到站在自己斜对面的林淮忽然说道:“是我!是我上次进师长办公室看地形图时被聂然发现,那时她让我赶紧离开,我为了想多看几眼地形图就和她故意扯话题聊,结果聊着聊着就不自觉的商讨了起来。”

聂然眼底滑过一抹错愕。

他这是干什么?

为什么要把所有的罪责揽在自己身上?

而且还用这么烂的借口!

这个林淮,他到底知不知道偷进师长办公室不是撤职记过那么简单的!

聂然不懂这人刚才还和自己争执不休,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不趁机把责任都推给她呢?

本来这件事就是她出的主意,他揽在身上干什么?

“结果就商讨出了这个方案?!”聂诚胜脸色在那一刹那变得铁青了起来。

林淮站在那里,一字一句道:“是我的错,请师长责罚!”

“责罚?你以为一句话责罚就完了吗?这次一共四个班,这四个班士兵的命是你一句责罚就可以抵消的吗?!这次你们两个必须把这件事解决了!”

“是!”林淮挺直了腰杆大声地应了一声后,又对着训练场的2班呵道:“2班所有人出列!”

一声命令而下,2班整齐划一的从训练场跑了出来,快速地排列好队伍。

“现在所有人立刻跟我出发。”

林淮说完后,带头就往训练场外快速跑去。

聂然看着那一抹抹穿着迷彩服的士兵们,头痛不已,靠!她本来是打算一个人去,然后把那群人从山上领下来就完了,这会儿弄这么大阵仗,真当海盗是瞎的啊?!

“我们也要去!”

严怀宇他们这时候依旧不死心地说道。

聂诚胜威严地看着2区那群士兵们的背影,说道:“我说了,这是2区的事。”

这次2区出了这么大的纰漏,要是他们不自己把这个漏洞填好,反而让预备部队帮了忙,他的面子往那里摆!

“可是现在我们预备部队也同样失去了联系。”乔维双手插在裤袋里,大有一种缠上不松口的感觉。

“那是你们预备部队的事,你们应该找李营长。”

聂诚胜的一句话在场的人又将视线锁定在了李宗勇的身上,李宗勇看着他们,停顿了几秒后才说道:“这次是预备部队和2区部队一起作战,没有你我之分。我看聂师长还是让这几个兵一起去吧,毕竟这几个曾经在同样环境里受过训练,比起2区的士兵更容易掌握情况。”

聂诚胜本来只是想用李宗勇做当箭牌的,可没想到李宗勇竟然会这样说。

当下有些不悦了起来。

只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李宗勇随后一句,“你也不希望自己的兵出事吧。”

聂诚胜这下气息微窒了一下。

李宗勇这句话可谓是直击他心里最害怕的那个点。

比起这个漏洞的填补,他更害怕的是因为这个漏洞而导致的后果。

本来这次2区的兵是给预备部队做“清扫”工作的,解决掉一些周边零散的海盗们,好让预备部队专心剿灭海盗的老巢。

这种工作基本上应该说是零伤亡的!

但是,如果因为他们的作战计划导致原本的零伤亡变成了伤亡惨重,只怕那些军人家属第一个不会放过自己。

聂诚胜思索了片刻,在人命和面子之间他还是选择前者,他点头道:“好吧,希望你们能顺利回来。”

今天端午节,家里乱糟糟闹哄哄的就没万更了,不好意思啦,就当放蠢夏一天假吧,我争取明天给大家继续万更好不好?

接下来然姐会带着这群人杀进海盗老窝里,挺刺激的,哈哈哈哈~可以期待一下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