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跳海,单独行动/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是不会轻易放弃的,别多费口舌了。”乔维看她一脸隐忍的愤怒之色,笑着说道的。

“你们自己别后悔就好。”

聂然觉得自己的话已经说到这种地步,他们还要这样决定,那就不是自己的问题了。

她低头收拾着自己的装备,并且将一些不需要的东西直接留下。

周围的几个人看她将东西一样样的掏出来,都面露讶异地看着她。

“小然然,你这是干什么?”

“然姐,你怎么把东西都拿出来了?”

“这些我不需要。”聂然低着头自顾自地说道。

站在旁边的林淮一听,立刻怒了起来,“什么?你不需要?这些都是单兵的基本配备!你怎么会不需要!”

“我是去营救,我不是去作战。”

野外长时间作战才需要这些东西,她只是去把人从山里面领出来,只需要带一些必需品就可以,其他的根本用不着,带着只会拖累她。

“你怎么能保证自己不会用到,要是遇上海盗你拿什么来抵御!”林淮感觉自己这辈子就没遇到过这种不听话的士兵!

真是太让人头痛了!

“我可以跑啊,为什么要抵御。”聂然笑了笑,手里的快速依然不减。

“什么?!你还有没有当兵的样子,竟然说跑?!”林淮真的是快被她给气死了!

“我不跑,不就被抓了。”聂然话音刚落,看伸向包里的手微微一顿,就连神色都出现了些许的异样。

包里面赫然有一把黑色的手枪此时正安静地躺在里面,阴沉的光线下泛着金属的光泽感,让她心里发悸。

在看到手枪的那一瞬间,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就连林淮那喋喋不休的话语都远去了。

聂然皱着眉头,视线定格。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之间“砰——”的一声拍桌声响起,她的思绪顿时被拽了回来。

“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林淮看到她无视自己的样子,肺都气炸了。

自己说了那么多这女兵神色木然一句话都没有回答,当他是空气吗?!

“我听到了,你说不能丢掉这里面任何一样东西!”聂然不耐烦地沉着脸色径直说完后,又朝着包里看了一眼,最终还是快速将包合上,放在了桌面上。

“但我听到是一回事,执行是另外一回事。”回神后的聂然将军刀别在了自己的腰间,又将一些补给放在了小型的补给袋里背着。

林淮听到她的话后,愤怒得几乎脸都扭曲了起来,冲她大喊了起来,“聂然!”

聂然被他失控的大吼震得耳朵都有些嗡嗡了起来,挖了挖耳朵,她继续道:“汪司铭、方亮和李骁三个人都是一班的尖子兵,对这种环境都很熟悉,你到时候可以问他们,至于严怀宇他们几个人……”她看了这几个人一眼,看到被点到名的严怀宇他们眼睛锃亮满是期冀的看着自己后,她不由得停顿了几秒后再次说道:“你自己看着办吧。”

“然姐,什么叫看着办啊,我也很熟悉这种环境啊。”何佳玉听到聂然的话后,不爽地抗议道。

“就是啊!”严怀宇也很不高兴地嘟囔了一句。

这两个人原本还等着聂然的夸奖,结果被她说了这么一句,整个人都泄气了不少。

“哦对了,乔维你也可以用,他比较善于观察。”聂然又很快地加了一句。

“什么嘛!我也很善于观察啊!”严怀宇很不屑地看了一眼身边的乔维,乔维对此得意地笑着耸了耸肩。

被比下去的严怀宇一脸受伤的说道:“小然然你怎么都不夸快我,亏我对你一直都那么的好。”

聂然看他那副委屈的小媳妇儿模样,最后还是给了他们一个劝告,“我只对你们三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可以不听林淮的话,但一定不能不听汪司铭、方亮还有李骁的话!切记!”

“那你呢?你要干什么?”乔维听到现在隐约感觉到了一些问题。

聂然从刚才就一直向林淮介绍他们,并且还叮嘱严怀宇这群人。

话语里好像是临行前最后的交代一样。

聂然将补给包背在自己的身上,顺着窗户往外眺望着,那座岛的轮廓已经渐渐现了出来,“我不和你们一起走,我要自己单独行动。”

说完后便转身往船舱外走去。

“不行!”

“不行!”

“不行!”

瞬间,好几道声音一起响起,吓了她一跳。

其中反应最大的就属坐在舱门口杨树,他其实一直坐在那里仔细地关注着聂然这边的动静。

刚刚他看见聂然站在桌前,在地形图上分析着,那副睥睨自信的模样,就连林淮作为教官站在她的面前,也只有乖乖听话的份。

在那一刻,他眼底的复杂情绪越发的汹涌了起来。

他一言不发地皱着眉头站在门口不让聂然离开。

“师长命令我们要一起行动,你不可以擅自离开。”林淮严肃地说道。

“我们兵分两路走,这样可以节省时间。”聂然站在那里,对着他们解释了一句。

可惜遭到了林淮毫无余地的拒绝,“那也不行!你不能一个人行动。”

“不让她一个人行动,那加上我呢?那不就是两个人了!我陪小然然去吧。”严怀宇横插一脚地举手说道。

这次还不等林淮拒绝,聂然率先摇头,“不用,我打算前面直接进去,比较危险,你们还是别跟着我,我不想像上次一样。”

上次要不是这群家伙在山路上磨磨蹭蹭,还有人差点掉下去耽误了时间,也不至于最后她被迫跳下河里,然后又被河水冲到了那个不知名的小岛上,发生了那些事情。

她真的一点都不想再次将历史重演。

“那是意外,我可是优秀的种子选手,跟着你去肯定没问题的。”严怀宇竭尽全力地劝说着。

“还有我,我也要和你一起去!”何佳玉跑到了聂然的身边,拽着她的衣角不肯撒手。

“我也跟你一起吧。”这时,方亮也主动举手走到了她的身边,“上次你在野外生存的时候发生滑坡那种事情,实在是太吓人了,这次我在你身边,我想应该不至于出现这种问题。”

“不行,2班对山里的环境他们不熟悉,必须由你们带着进山,不然他们也有可能会迷失在里面。我可不想救了一批又一批。”聂然还很坚定地回绝。

“谁都不能擅自行动!”站在桌前的林淮听着他们一人一句,完全漠视自己,于是立刻对着他们冷声地命令着。

“特别是你,我绝对不同意你一个人单独行动!这是命令!”林淮将视线转移到了聂然的身上,铁青着脸色对她说道。

聂然单手背着补给包,对他冷冷一笑,“出了基地,你觉得你还能管得住我吗?”

林淮原本铁青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他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地道:“聂然,你别以为刚才在这里说了那么多,就真的可以指挥我!我是你的教官,你不服从上级命令,我有权将你扣留在船上!”

“我没有兴趣指挥你,但也请你不要来指挥我。当然……”聂然嘴角冷然勾起,刻意顿了顿,“只要你有本事扣的了我,你可以试试。”

话音刚落,她出其不意地身形一晃,快速的就从杨树的面前擦身而过。

杨树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反应。

他错愕地看着聂然已经远去的背影,彻底愣住了。

这……这就是预备部队的真实实力?!

但其实杨树不知道,聂然为了这一瞬间的爆发力有特意的训练过。

她知道自己这具身体要想马上训练到前世的巅峰状态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她在此次之前,她只能让自己在第一时间内抢到最先的时机,这样就算体能不行,但也可以在最快时间内可以打倒对方!

“发什么愣,快点抓住她!”很快缓过神来的林淮马上对着杨树那群人命令道。

那群人这才纷纷清醒了过来,一个个追了出去。

这个聂然眼底真是一点军纪都没有,回去之后他一定要好好的教教她,什么叫做服从、什么叫做军纪!

“然姐,你等等我!”

“小然然我和你一起去!”

六班的那几个人也赶忙跟了出去。

站在那里的林淮听着他们的话,后槽牙咬得咯吱咯吱作响。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说的真是一点都没错!

瞧瞧这群人,和聂然都一个样,没有规矩,完全不把自己当做一个士兵。

他气愤地跟着那群士兵一起来到了甲板时,只看到聂然正以一个极其干净、利落的抛物线从甲板上一跃跳下了大海。

“扑通——”水声响起,水花四溅。

那群刚到甲板上,还没来得及抓住她袖子的那群士兵们彻底傻在了原地。

跳……跳下去了?

天,竟然就这么直接跳下去了!

这,这也太疯狂了!

刚走到甲板上的林淮看到就看到那么一道身影跃了下去,他先是震惊地一愣,等到聂然跳海这四个字钻入他脑袋里的时候,他赶忙快步跑到了栏杆前。

他极力地往下看去,没一会儿一个迷彩服的身影从海下浮了上来,在看清是聂然后,他愤怒地冲聂然喊道:“你疯啦!你竟然跳海?!你知不知道这样做很危险,你赶紧给我上来!”说完后,他有对着身边的几个士兵吩咐道:“快,快打开船门,把人救上来!”

这个聂然,真是个疯子,居然敢就这样不顾后果的跳下去!

要是脚抽筋了怎么办,这里离岛还很远!

“然姐你干什么!”

“小然然你快上来,海水太凉了!”

“聂然,你赶紧上来!”

六班的那一伙人看到聂然真的跳了海,也都被吓到了,一个个着急忙慌地对着已经在海里的聂然喊了起来。

聂然划动着水面,对着船上的人说道:“我用船只直接登陆太引人注意了,必须潜过去,你们赶紧绕到后面登陆,抓紧时……”

间字还没从她嘴里说出来,就看到一个黑影从船只上一跃而下,然后“扑通——”一声地水花四溅开来。

聂然被海水溅了一脸,随后杨树的那张脸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杨树,你干什么!”林淮看到杨树这么一声不吭的跳下去,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你马上上来!”

他是绝对不会相信杨树是跳下海把聂然拽回来了。

以这家伙的性格,一定是跟着聂然一起去瞎胡闹了!

“我也去。”果然,杨树的话一出,彻底坐实了林淮的猜想。

他站在栏杆旁,冲着下面大喊着:“你们谁也不许去,统统给我上来!这是军令,军令!”

林淮站在船上奋力地呐喊着,但下面的两个人谁都不搭理他。

“我不需要你去,赶紧上船。”聂然对着他冷声说道。

对此,杨树哼了一声道:“我又没说和你一起,你管不了我。”

站在船上的林淮继续对着下面的杨树喊道:“杨树,你敢违抗军令,你是会被记过的!”

“记就记吧,无所谓。”杨树无谓地对他挥了挥手,然后掉转反向往那座小岛上前行。

“你!你给我回来!”林淮看着他往前面游动起来,火气蹭蹭往上飙去,但又无可奈何。

他不能因为这两个家伙而耽误了整个2班的营救!

“然姐,我也要跟着你去!”

“小然然,我也要去!”

这两个人一看到杨树就这样说也不说的跳下去,顿时也要爬栏杆往下跳。

结果被海上的聂然给一声地呵斥:“你们两个敢!”

严怀宇和何佳玉这下愣在了那里。

“直接登陆非常危险,我不会救你的。”海面上,聂然一把抓住了杨树了的衣服,阻止了他前行的动作。

杨树挣脱开她的手,面色臭臭地道:“我一个大男人才不会需要你救。”

“杨树,你最好搞清楚,这次去了不一定能回来!”聂然声音徒然降低了几度,她面色凝重地告知道。

跳下来的是严怀宇或是何佳玉也就罢了,他们和自己有过实战的演练,在预备部队也训练过,怎么样都比普通部队的人强啊!

可杨树不同,他只是一个普通部队里的普通士兵,而且据说进部队没两年,估计根本没有杀过人,这会儿跟着自己一起去,不是摆明去送死吗?!

“你都能去,为什么我不能去。”杨树感觉自己被看扁了,很是不悦地皱着眉头问道。

“因为我能为自己负责,你能吗?”

这个家伙发脾气也要看看时间吧,现在这种关键时刻他逞什么能!

“你能做到的,我也能!”杨树梗着脖子,决绝地说道。

被他气到了聂然怒极反笑了一声,自己找死那她就成全了这家伙好了!

“好!如果你真的决定了,我不强求你,但是你也记住,决定是你自己做,后果你自己负责。”她眼神里含着一抹寒意,那温度比这海水还凉上几分。

让杨树不禁感觉到了一种陌生感。

这次的聂然不像上次甩开自己手时的不耐烦,而是淡漠,就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放心,我绝对不会拖累你。”他心里头虽感觉到不习惯,但嘴里还是不服输地说道。

“杨树,聂然,你给我回来!”船上的林淮依旧不停地喊着。

可海面上的两个人就没回应过他一句。

“聂然,你自己小心,2班这里我可以保证不让他们拖你后腿。”一直没有出过声的汪司铭这时候突然对着海里的聂然郑重地保证道。

聂然抬头看了汪司铭一眼,微微地点了点头,算是给予了回应。

接着猛地一个扎进了水里头。

清澈的海面上只看到聂然潜在水里急速的往前游动着。

汪司铭看着她水里的身影,嘴角轻翘起一个弧度。

果然,比起说什么不要担心他们之类的,聂然更喜欢听不要拖后腿这种话。

其实含义一样,不过是换了种说法罢了。

奇怪的是,聂然却偏偏不肯接受前者。

这……算不算是一种变相的逃避呢?

就像刚才,她看到装备里的那把手枪时流露出的神色明显不对劲,却还是要装作镇定的样子。

汪司铭真是越来越不懂她这种矛盾的心理了。

“什么自己小心,聂然、杨树你们两个给我马上回来!你们这两个疯子!”站在甲板上的林淮气得火冒三丈,可偏偏海面上人随着他歇斯底里的喊叫越游越远了,他整个人都感觉要抓狂了!

“她不会有事的。”站在旁边的方亮看着海面下那抹越来越远的黑影,对着林淮说道。

“不会有事?你拿什么来保证她不会有事?!假如出了什么事情,你能负责吗?!”林淮恼怒地对着方亮训斥道。

“我曾经是她的教官,我相信她不会把自己置于险境之中。”

按理说他们作为预备部队的兵,而且方亮还属于即将要离开预备部队的老兵,比起林淮来说等级高了不止一点点,所以林淮是没资格训斥他的,但是因为知道林淮是担心聂然,所以方亮并不介意他对自己这样的怒吼。

“你相信?光相信有什么用!”可林淮似乎真的是愤怒过了头,在面对这两个人的违规时,他的理智早已经全部被怒火给燃烧殆尽了,所以一腔怒火直接向着方亮发泄。

第一次选择忍让的方亮在听到他这番话后,语气也沉了下来,“在部队里除了要无条件服从命令之外,还要学会相信自己的战友。我现在选择相信她,是因为我知道她的能力。”

别看方亮平时总是不出声,一旦认真严肃起来,沉稳有力的声音,加上眉眼间经过严苛训练后磨砺出来的锋利的气息让林淮的火气不禁窒了窒。

“准备后山登陆吧。”方亮对着那群士兵命令完后,重新走回了船舱内。

众人们看到林淮被训斥,也不禁面面相觑了一番。

“哇塞,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方亮这样对人说话。”何佳玉站在那里用一种惊叹的口吻说道。

“我也是第一次!果然人一发起脾气来就判若两人,有点小帅。”施倩也打量着方亮的背影,感叹着道。

何佳玉连连点头道:“嗯嗯,没错!”

站在旁边的严怀宇听到她们两个女兵这么说,忍不住训道:“你们两个吃饱了撑的啊,这种时候了还关心什么帅不帅啊,好歹担心一下小然然吧!她这么独身一个人去,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哪里独身一个人,不是还有那颗什么树嘛!”何佳玉替他纠正道。

“就是那棵树才担心啊,那哪里是颗树,分明就是个累赘!”严怀宇愤怒地道。

“聂然不会有问题的,她现在伤也养好了,又在2区部队休息了那么久,是时候让她大展拳脚了!而且这说不定是个契机。”施倩说到最后的时候还对他们神秘一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