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直面登陆,有情况!/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带着补给包闷哼不想地快速朝着小岛靠近,身后紧跟其后着的杨树也朝着小岛一路划动前行。

四五月的海水温度依然很凉,可这并不能让聂然的动作变得迟缓,反而变得越发的快,几乎没有任何的停滞以及喘息。

跟在聂然身后的杨树就这么一直看着她的背影,但时间一长,渐渐就发觉自己和她的差距变长了很多,需要加快些许的速度才能不被她甩在后头。

本就憋着气的杨树看自己这么被甩在后头,以为是聂然想要和自己刻意拉开距离,不想搭理自己。

于是他发了狠的一口气就直接冲了过去。

“你游那么快干什么!想甩开我啊?没门!”杨树恨恨地道。

“……”可惜聂然并没有搭理他,反而游地更快了起来。

“喂,我和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被无视的杨树不禁皱了皱眉,扭头就冲她看去。

然而就那么一眼,杨树的脸色骤然就变了。

“你脸色怎么那么差?!”

“……”

只是聂然依然没有说话,急得杨树连忙游到了她的身侧,“你倒是说话啊!”

被吵得心烦的聂然一个眼刀就直直地甩了过去,“闭嘴!”

那原本应该冷厉的呵斥此时一出口竟变的有些喘虚。

杨树一听就发现了不对劲,脸色苍白,语气虚弱,这摆明了是有问题啊!

“你不能游泳?”杨树紧张地游到了她的面前,刚才憋的气在这一刻全都抛到脑后去了,“你到底哪里出问题了,你快说啊?不,不行,我现在把你送回去,我马上把你送回去!”

说完,他就拉着聂然要往相反的方向游去。

“放手!马上就要到了,你快放手!”聂然看着已经将全部面貌展现自己的那座岛屿,用力的甩开了他的手。

“放什么手,你这个样子就算到了岛上也不能把人带出来啊,只会拖累别人!”杨树着急地将她往回拽去,“你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回船!不能游泳还要游,你真是疯了!”

他一边说,一边拽着聂然往回去游去。

本来游泳就是一个极其消耗体力的事情,聂然已经花费了这么长的时间,消耗了这么多的体力,现在眼看着要登陆了,却被抓回去,她立刻挣脱开来,解释道:“不是不能游,只是体力不支。”

她不停地喘息着,在海面上停留了些许。

刚才游了一会儿聂然就发现自己不对劲了,这具身体的体能实在是弱爆了!

当时自己在这具身体里醒过来后除了在新兵连有训练过一段日子之外,其他时间几乎就没怎么训练过。

先是做任务,然后进预备部队又遇海盗,再接着就是跑到了聂诚胜的部队里打杂,这半年来说是在部队里当兵,其实不过就是混日子而已。

现在一到关键时刻,这身体的劣势就全部体现出来了。

体能差、耐力差。

唯一她值得庆幸是,在没有做身体预热的情况,并且游了这么久,自己这么直接跳下来,腿没有抽筋!

在这茫茫的大海里,要是脚抽筋绝对是一个致命的问题!

“体力不支?!那你也敢继续往前游?你知不知道这很危险!”杨树听到她无谓的话后,顿时训斥了她一番。

“我没事。当运动到一定限度,身体就是机械化运动,不会有问题的。”聂然说完后继续重新往小岛的方向前行。

她的目标很明确,就是登岛!

都已经忍了那么久,没道理折返回去。

她从来不做无用功!

听到她话的杨树大惊道:“机械化?那样会耗尽体能,到时候就直接沉海了!”

这人到底懂不懂自己在说什么!

“距离已经不远了,等耗尽也已经登岛了。”聂然目视着那座海岛说道。

杨树极力地劝道:“可那里有海盗!你耗尽了遇到海盗连逃的力气都没有!”

聂然冷然一个眼神看了过去,声音里透着一丝寒意,“如果不是你在我耳边超吵闹,我刚才就一口气游过去了,所以我不想和你再浪费一秒钟的时间,我要马上登岛!再妨碍我,我虽然不能溺死你,但是呛你几口海水还是能做到的!”

若不是刚刚这家伙非在自己的耳边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自己也不会开口呵斥,害得自己被迫中断。

“你这是不要命啊!”杨树这一刻终于体会到了林教官那种抓狂的感觉了。

聂然的确是有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

明明不能做的事情,她却偏偏做的格外起劲,就好像故意非要和人作对一样。

聂然在水中已经喘息了好几分钟了,她不想再继续泡在这海水里浪费时间了。

只见她眉眼沉冷地看着杨树,“我晚一分钟,你的兄弟们就会多遇险一分钟,懂吗?!”

懂吗?他怎么会不懂现在时间紧急,需要马上救援?!

但是……

杨树看着她那张小脸,以及煞白的唇色,呵声道:“但你要是在这海上出点什么事情,我那些兄弟们你不一样救不了啊!”

“我有分寸,不需要你来给我指手画脚!”聂然重新调转了方向,朝着海岛的方向继续前进。

“你有分寸?你这是什么分寸,你看看你的脸色,白成什么样子了!”杨树看她还要义无反顾地扑入这汪洋的大海里,立刻快速地游到了她的面前。

“只要没死就成了。”聂然对自己现在什么脸色并不在意,只要没死没伤没流血引来食肉动物,一切都不是问题。

她现在只是体力有些虚弱而已,一旦上了岛休息一会儿喝点水补充一下就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了。

“你疯啦?!说的那是什么话!”

什么叫做没死就成了?!

这底线是不是也太低了?!

杨树的话语里夹杂着难以言喻的咬牙切齿。

如果可以,他真想把聂然打一顿,她怎么可以对自己的生命如此的无所顾忌?

可惜,不行。

聂然看着他震怒的样子,神色坚定而又决绝,“杨树,这件事我有主要责任,我不想他们因为我死于滑坡和大雾,那样的死法对于他们来说,太窝囊了。”

在这一场打击海盗的战役中,2区的部队虽然只是清扫小股海盗而已,但是那好歹也是有任务在身的,结果还没来得及执行任务,就死在了自然灾害中,这实在是太让他们憋屈了。

她不懂军人的那些东西,但是她懂没有完成任务的遗憾。

所以,她不希望这群人是死于其他,因为他们就算是死,也应该是死在战场上!

这样才算是死得其所!

聂然眉眼冷峻地看着那座岛屿,海水从她的额头顺着轮廓滑落。

杨树就这么看着她,突然眼底闪过了一丝决绝,他猛地游了过去,将她一把背在了自己的身上。

聂然一愣,问道:“你干什么!”

“驮你上岛。”杨树将她半个身体压在自己的身上,并且奋力地向前游动了起来。

聂然眉头微皱起,想要挣脱开,“我自己可以的!”

“逞什么能,你可不可以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你放心,我游泳很好,曾经能驮着吴畅游很久。”杨树单手抓着她,另外一只手则快速地划动了起来。

聂然被他死死扣着,又不想浪费自己的体力和他纠缠,索性就趴在他的背上被他拖着前行了一段。

还真别说,杨树看上去别的不是特别好,水里还真像是一条小蛟龙,即使在背着她的情况下,速度依然没有减弱。

“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啊?”两个人偷偷上岸后,找了个极不起眼的地方休息时,杨树很自豪地躺在沙地上对着聂然问道。

“嗯,不错。”聂然破天荒地点了点头。

“所以说,我不比你差!”被表扬了的杨树同学此时此刻十分的得瑟。

自从在基地里听到聂然那些丰功伟绩后他就一直心情处于低落状态,总觉得自己当初对聂然做的那些事就像是个笑话一样。

但现在不一样了,她游泳不好,她需要自己!

那种被人需要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离聂然近了一步。

“当然。”聂然休息完了之后,站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沙子。

她不是神,总有弱处,即使是在前世,她也因为一时的不察觉而死在了别人的枪下,所以没必要比。

聂然观察了下周围的情况,发现这里是个很荒的小岛,靠近东侧,只是抬头这么看就发现山间萦绕着层层的白雾。

当初她还真是选了个极佳的好位置啊!

确定好了自己所在的方位后,聂然直接一个人进了山里。

她是正面登陆,很容易在上山途中就遇到海盗,所以她必须要更加的小心谨慎一些。

坐在那里休息的杨树看她丢下自己后,急忙从沙地上一跃而起跟了上去,“你怎么不等等我啊!”

“我是去救人,我不是和你手拉手来秋游。”聂然冷冷地瞪了他一眼后,然后朝着山里面进发。

“手拉手秋游,我倒是想。”杨树站在后面嘟嘟囔囔地模糊说道。

聂然所有的思绪都在周围的环境上,压根就没听到他的话。

这里的山里环境比自己所在的地图上更为恶劣,常年的气候湿润导致泥土松软,有时候踩一脚上去周围的泥土都会松动剥落下来,根本不坚固。

这种情况下,一旦滑坡就是大面积,跑地慢的直接活埋,根本没有任何的商量。

在自然灾害面前,人的存在就会显得无比的渺小。

聂然越走进去,山里面的雾气就浓重,湿气和雾气混杂在一起,不得不说幸好不是七八月的炎热天气,不然肯定会大面积腐烂的植物的气味。

“这里有鞋印!会不会是2区部队的士兵走过的地方?”突然,跟在身后的杨树半蹲了下来,在看到地面上的异常后,向聂然招了招手。

“有脚印不代表是2区部队的士兵。”聂然看了他所指的环境一眼后就要转身离开。

“可是这鞋印和我们的军靴很像。”杨树越看越觉得这鞋子的印记和他们穿的鞋子很象,“我看八成是他们吧。”

聂然扫了他一眼,反问道:“军靴是稀缺的东西吗?”

军靴这个倒的确不是什么稀缺的东西,但是如果是在海岛上的话就会显得很稀奇啊。

毕竟这里可没有买卖军靴这种东西的商店啊。

“那你怎么能肯定这不是我们部队的人走过的印记?”一口咬定这个鞋印是2区的人留下的杨树也同样反问道。

“你只看了鞋印却不看周围的环境。”聂然指了指他面前的两排灌木丛,“你看着两边的灌木丛的生长轨道都自动向两边分开,很显然这里的路不是踩一次就形成的,而是经常有人走动才会变成这样。”

“那也可以是海盗踩出来的路,但2区的兵走过啊。”杨树不服气地继续辩解道。

聂然抬了抬下巴,示意他看看自己脚下的那一片泥地,“你看看你脚边的周围有沙子吗?”

“沙子?”杨树半蹲在地上,看了眼自己脚边的泥土。

为什么要找沙子?

这里是山里,怎么可能会有沙子啊!

“不管是正面登陆还是后山登陆都有沙滩,但凡踩了肯定是会带到一些的,可这里的泥地里并没有沙子存在的痕迹,只能说明这是这里的海盗自己留下的。”聂然淡淡丢下了这一句话后,继续朝着前面走去。

杨树被她这么一提醒,这才幡然醒悟了过来!

对啊,他们从沙滩上走过来的,一路上多少会带一些,更何况这个岛上的泥土那么湿润,但是这里却一点都没有,只能说明这里2区的人没来过。

“那我们只需要看地上有没有沙子不就成了。”杨树对着前方不远处地聂然说道。

“他们不是用沙子留做标记,只是脚上沾了一些而已,时间一久脚底下的沙子就没了。”聂然头也不回地继续朝里面走去。

“难道我们就这样找?这么大的山,要找到什么时候去?”杨树仰头看着这座山,眉头深深皱起。

“你现在最应该担心的是,这条路会不会有海盗出现。”聂然脚下不停留地朝着里面走去,目光冷淡,如同深潭一般。

“什么意思?”杨树被她这么一说,心头大惊。

为什么他要担心海盗出现?

难道这么快就要和海盗正面相遇了吗?

“你选的那条路从植物的生长来看,海盗肯定经常踩踏才会形成,应该是一条极其频繁走动的路线。”说到这里,聂然停了下来,对他勾唇一笑,“真厉害啊,一找就找到了他们的老巢。”

能够这么频繁的来往,经过时间的积累,除了老巢也不会硬生生地踩出一条路出来了。

杨树顿时跳了起来,“什么?老巢?!”

他是踩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跟着聂然来到了海盗的老巢!

“你不会是想直接一个人端了他们的老巢吧?”电光火石之间,这个念头就从杨树的脑海中迸了出来。

他觉得聂然性子太野,又那么强悍,一找就找到人家的老巢里,分明就是要以一人之力除去这群海盗。

“我没那么闲,我做错的事情我来弥补,至于其他的你们自己来。”聂然摇了摇头,转了个方向朝着另外一边走去。

杨树看她换了个方向去寻找,心头微松。

聂然假如真的冲进去,和那群海盗单挑,他觉得自己一定会疯!

疾步跟了上去,和聂然并肩朝着另外一处方向走去,确定他们离老巢越来越远后,他那颗心才彻底放回了肚子里。

“干嘛,不是兵么,那么怕死。”聂然在听到他松口气地微叹后,目不斜视地冷声问道。

被小看了的杨树马上反驳道:“我才不是怕死,我是怕你冲动闯进去有危险!”

聂然扯了一下嘴角,略有些促狭地道:“你漏了一句,你还怕我真的出了危险后保护不了我,眼看着我被擒或被杀,对吧。”

“我怎么可能保护不了你。”被戳穿的杨树眼神闪烁了几下,但还是嘴硬地不看承认。

“一百多个对一个……”

聂然笑了笑,再次往山里面深入。

“喂,你看不起我!”被她这句意味深长的话给惹毛的杨树很不高兴地走到了聂然的面前,“我一个人怎么就不能对付一百多个了?!你说啊,你……唔!”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聂然猛地欺身上来,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嘘,有动静!”聂然神色一凛,神色严肃地说道。

她的这一句话让杨树顿时收了声。

聂然见他不再吭声后,这才松开了手,她屏息凝神地藏在了山林间的一处茂密的植物后面,仔细聆听着那细微的异常声音。

没过多久,几个脚步声在泥泞的土地里发出了湿粘的脚步声。

聂然轻轻地拨开几片树叶,仔细地朝着下面一看。果不其然十几个海盗从下方穿行而过,几个人嘻嘻哈哈的聊着天,好不热闹。

看样子好像是在巡逻。

身旁的杨树这时候也发现了,不由得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去解决掉这群人。”

说着就要起身冲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