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这里不是课堂,失手就是死!/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透着树叶之间的隙缝看着下方那些海盗,眸色冷锐,却沉默着一言不发。

山里面除了风吹过发出树叶婆娑的声音,再无其他。

“你倒是说话啊!”杨树看她就是不说话,有些急了起来,“你再不说话,人都要跑了。”

“那就让他们跑吧,当务之急找人要紧。”

说完后就转身朝着和海盗们相反的一条路线走去。

她这次来是找人的,主要把人带下山就算结束,至于其他的她不想管,也没必要去管。

聂然迅速地朝着山里面进发。

她的脚步声湿粘而又沉闷,堵的人心口发紧。

杨树看到她眉宇间那冷峻凝重的样子,又亲眼看到了那些海盗,心底也有些发沉,早已没了想要和聂然聊天的想法,只是一心想要将2区的大部队们全部找到,然后和他们一起将这些海盗给全部解决掉。

他正一边走一边想呢,忽然之间眼角的余光无意这么一瞟,就看到树干上一个不起眼的异物。

他们这时候进山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雾气也越发的厚重了起来,所以他的视线里只看出了一个模糊的轮廓。

杨树凑近走了过去,定睛一看,居然是迷彩服的一截布料!

这个肯定不会是海盗的!

刚才在那边他看到海盗们身上穿的就是普通的衣服们,根本没有任何带迷彩的服饰。

“这里有迷彩服的布料!一定是他们的!”杨树召唤着身边的聂然,指着自己手里的那截布料高兴地道。

这下总算有眉目了!

有了这些布料子,只要跟上去很快就能找到那群人!

而走过来的聂然在看到那些被扎在角落里十分不起眼的布料后,面色不仅不高兴,反而神色一僵,一把将手里的那个小小的布料摔在了地上,震怒地训斥道:“妈的,你们2区的人都是白痴吗?!这种地方留印记,一旦被发现,不就等于告诉那群海盗有士兵上岛了吗?!”

这群弱智,不过是迷路而已就慌了神,哪里还是个当兵的样子!

“我以为你们至少比六班的人强,结果……真是高估了。”聂然咬牙切齿地盯着地上那截布料,气得恨不得能将其撕碎。

而站在她身侧的杨树听到她的话后,原本喜悦的神情瞬间垮了下来。

“那怎么办?我们一路过去的时候把这些布料给解了?”他望着眼前那一条遥遥无尽的路,面露担忧之色。

这么长的路,万一那些海盗从相反方向走过来并且发现,那该怎么办!

但聂然却摇了摇头,“我想已经来不及了,刚才那群海盗应该就是在找你们2区的人。”她眼底带着一抹寒,语气都森冷了几分。

那些海盗走的方向不是下山的路,反而是在那一带游荡,这样的巡逻可不像是普通的巡逻,更像是等待什么。

“不会吧?他们刚才还在说笑。”杨树心头一紧,有些不可思议地道。

那群人嬉笑的样子哪里有发现士兵们的严肃紧张的样子。

“你们能做出这种蠢事,海盗当然不会担心了!”聂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那我立刻去杀了他们!”说完杨树就转身往海盗的方向走了。

聂然眼疾手快的将他一把拽了回来,“这么光明正大的杀了他们,反而会打草惊蛇!”

这里是海盗的地盘,一有任何动静都会让其他的海盗发觉,她这次是来把人带下山的,可不是带着人和这群海盗面对面干架的。

她并不想卷入这次的战争里。

“那怎么办?”杨树这回也不知所措了起来。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群海盗把2区的那群兵给灭了吧。

突然之间,他灵光一现,“不能正大光明的杀,那咱们暗杀如何?”

反正不能让那群人守株待兔的把2区的兵给灭了!杨树在心里暗暗地想着。

“暗杀?”聂然看了他一眼,暗杀这十几个人,在晚上说不定还有戏,可这大白天的突然少了个人一定会引起注意。

到时候才杀了一个就被发现,那其余十几个人可就不好办了。

她沉思了片刻道:“他们比我们更熟悉这里的地形,先跟着他们找到2区的人再说!”

“好。”

两个人达成共识后,杨树就打算往海盗的方向跑去,却发现聂然半蹲在原地并没有动,她背对着自己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你在干什么?”杨树好奇地折返回去,却看见聂然正把什么东西很快的塞进了自己的补给包里,然后拉上了拉线。

“你放什么东西啊?”杨树并没有看清楚,所以再次问道。

“找点乐子而已。”聂然含糊地说了一句后,又道:“快点走吧,不然就追不上海盗了。”

她说完后就疾步朝着海盗的方向跑去。

杨树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也还是赶忙跟了上去。

在薄雾中,就看到他们两道身影在丛林间快速的移动着。

杨树和她齐头并进,并且一步不落。

对于这点聂然倒是不由得对身侧的杨树看了一眼,在这种迷宫一样的山林间他的方向感竟然如此的好,这倒是稀奇的很。

“我以前住在山区里的,更大的雾我也遇见过。”像是知道聂然心里在想什么一样,杨树目不斜视地说道。

“那这次林淮不让你来作战,真是损失。”聂然也转回了头,望着前方的路,脚下越发得快了起来。

杨树耸了耸肩,“2区也有优劣之分的,我们只能做后备,不能上场。”

做后备?

整个2区都是给预备部队作辅助的,2班还要做整个2区的后备,怪不得2班的人每天都只能在基地的训练场里不停地训练,却没有去作战。

聂然扯出了一个小小的讥讽笑容,什么优劣之分,六班那些少爷小姐们在遇到迷雾的时候还不如杨树呢,却依旧占着精英的名额。

就说她自己吧,她也是也拿命博出来这个名额,要不是那次的任务,她估计现在不知道在哪里当着炊事兵或者是守仓的士兵呢。

她一边想,脚下的速度也没有减慢,没过一会儿,他们两个人就赶上了海盗队伍的末端。

只听到那群海盗们晃晃悠悠地在山路上走着,其中两个海盗还念叨着道:“今个儿雾怎么那么大,到现在都没看到那群兵蛋子的身影。”

“我估计他们在山里是转迷糊了,不过没事儿,就是一群傻蛋子而已,等着吧,这里是下山的必经路,我们这次让他们有来无回。”

“也是,能把迷彩服的布料子做标记,的确是够傻的!哈哈哈哈。”

最后那一句话引起了一群海盗的哄笑,那笑声在山里不停地回荡着。

躲在海盗队伍身后的杨树听到他们这群话后,惊骇地道:“你说的没错,他们真的发现了!听话语里好像是在等我们的人。”

聂然皱着眉头,紧盯着那群海盗的背影,冷冷地道:“所以说,你们都是一群不长脑子的兵。”

本来在登陆的时候还庆幸2区那些士兵和海盗并没有发生正面冲突,这样的话自己只需要找到人并且带下山就可以了,没想到这群人竟然早就发现了,并且在下山的必经路上蹲点着,打算来个瓮中捉鳖。

站在旁边的杨树小声地抗议道:“我哪儿不长脑了,如果是我我肯定不会系布料,这样弄坏衣服太不值当了,还不如用石头在树上刻两下,简单方便。”

杨树的这句嘟囔声让聂然神色轻震,眸色里闪过一丝异样。

然而就在这时,杨树正在说话间脚下一移动,“喀——”一声清脆的响声在山林间响起。

聂然皱着眉,寒光犀利地看着杨树,同时杨树也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缓缓地看向了自己的脚下那根刚刚踩断的枯树枝。

不是吧,这么点儿背?!

杨树用一种极其苦恼的方式盯着自己的脚,心里希望那群海盗在嘻嘻哈哈吵闹间并没有听到他们这里发出的声响。

只不过,海盗随后的一句话就打破了他的祈求。

“什么声音!”带头的那名海盗警惕地低喝了一声。

另外一名没听清的海盗不由得左右张望了一圈,问道:“哪里?哪里有声音?”

“没有吧,大哥你是不是听错了?”

“不可能!我很清楚的听到有声音,大头你去看看!”

那名被点了名字的大头点了点头,哦了一声就以一种警戒的姿态往回走去。

聂然和杨树站在那草丛后面,看着那个海盗渐渐地朝着他们的方向靠近。

“你走吧,我犯的错我自己承担。”杨树低低地在她耳边说道。

“闭嘴!”聂然咬牙切齿地瞪了他一眼,随后以极其谨慎小心的姿态从补给包里拿出了一条黑色的小蛇。

杨树看着她手里那条小蛇愣了愣神,这……这就是她给自己找的乐子?!

他看着聂然捏着蛇的三寸,接着将它给放了。

那个叫大头的海盗走到了半道上,看见那条蛇正吐着信子斯斯地往前游走,顿时松了口气。

他冲着那群海盗们轻松地喊道:“一条蛇而已,没事。”

众人们也齐齐松了口气。

“瞧把大哥给怕的。”

“大哥你也太小题大做了,一条蛇就这样。”

就在大家无谓放松的时候,就听到那名大哥说道:“虽然我们这儿偏,但也是重要的关口,现在有兵蛋子进来,我们必须要时刻警惕!”

可惜那群人并不放在心上,一个个挖耳朵的挖耳朵,抠鼻子的抠鼻子。

“听到我的话没有,一个个都给我注意点!别把兵蛋子不当回事,要是弄不好,一条小蛇也能把你们给咬死!”他口气十分的严肃,让这群人都不禁停止了调笑。

“是!”众人们整齐地应了一声后,又再次往前面走去。

草丛后头解除了警报的杨树低声地对着聂然问道:“那条蛇就是你的乐子?”

“你说呢?!”聂然神色冰冷地瞪了他一眼。

她就知道这家伙会给自己掉链子,还好提前准备了一手,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谢……谢谢……”杨树看她那冷厉的眼神,也知道自己这回是做错了,很是别扭地道了谢。

对此聂然只是冷漠地道:“这次我帮了你是因为海里面你载了我一程,现在一人一次,扯平。但再有下去,我会直接把你丢出去,毫不犹豫。”

她说完后就直接跟上了那群海盗,没有再看杨树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风向的缘故,雾气变得越来越浓,聂然和杨树两个人轻轻地跟在海盗的身后不知过了多久,杨树终于忍不住小声地问道:“我们就这样跟着他们来回转悠?”

“跟着他们转悠和我们自己转悠有什么差别吗?”聂然头也不回地盯着那群海盗,径直地问道。

“可他们万一把我们带进老巢怎么办!”

走了这一路,杨树发现这群人就在这附近一路来回的走动,而这一带离他们的老巢并不远。

聂然斜睨了他一眼,淡淡地道:“你刚不是还说不怕么?”

“我也说了,我怕你被卷入其中啊,那群人都是有枪的。”

聂然不能开枪这是他最大的担心,那群海盗身上每个人可都带着枪,万一有什么,她可比不上子弹的速度。

杨树皱着眉头思索着应对的办法,忽然听到旁边的聂然问了一句,“杀过人吗?”

杨树下意识地摇了摇头,“没有。”

他怎么可能杀过人,他最多就是演习,但真的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并没有过。

聂然冷然地丢下了一句,“那你留在这里!”

然后就猫着腰想要朝着海盗的后方靠近。

结果被杨树给一把抓了回来,“你要干什么?”

聂然盯着最后那个叫做大头的海盗,冷冷地吐出了两个字:“暗杀。”

杨树心头一惊,随即道:“我和你一起去!”

“你没杀过人。”

“谁还没个第一次。”杨树拔出刀就要跟着她一起往外冲。

可惜被聂然按住了肩,“不行,我不能冒着险!”

“你放心,我要是有什么问题,你直接跑别管我。”杨树盯着前面的海盗,和她说道。

聂然听闻后冷笑了一声,“我不是在担心你,我是怕你打草惊蛇,我第二次下手就会很困难。”

她不想再听到踩树枝的声音,这样她会在杀这群海盗前先把这个碍事的杨树给砍死。

“……”杨树默然了几秒后,闷闷地道:“我不会再出现问题了,我保证。”

聂然凌厉地扫了他一眼,“我这里不是课堂,只要失手就意味着死亡,明白吗!”

“我只是想帮你。”杨树还想继续替自己争取一把。

但被聂然毫不留情地拒绝,“你留在这里,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说着就敏捷地闪身往前走去。

“好累啊,这得什么时候才能遇到那群兵蛋子啊。”海盗的队伍里其中一名海盗在走了两三个小时后,终于忍不住嘀咕了起来。

那个站在最后的大头连忙响应道:“就是啊,那兵蛋子到底在哪儿啊?走得都他妈累死了,要不然咱回去拉响警报,让所有人出来帮忙一起搜剿吧。”

一听到要回去拉响警报,大哥顿时前面走了回来,怒声呵斥道:“放什么屁,现在是我们拿赏的机会!怎么能拉警报!”

大头很不解地问道:“拿赏?拿什么赏啊?”

“你猪脑子啊,咱们这一次要是全拿下了,回去之后你觉得老大会不赏我们吗?!”那名大哥狠狠地戳了戳大头的脑袋,恨铁不成钢地道。

“对啊,我们这把要是干得漂亮,说不定老大会给我们几个妞儿玩玩儿!”恍然大悟的大头当下马上就高兴了起来。

要知道他可是憋了好几天啊,这会儿一想到妞儿,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干劲儿。

可还没来得及再说些什么,就被自家大哥打了下头,“你他妈脑子就知道妞儿妞儿妞儿!还能不能装点别的!”

“那不然我们还能要什么!”被打疼的大头摸着自己的脑袋,畏畏缩缩地问道。

他们这种偏岛上一点乐子都没有,除了这些雾气就没别的了,不要点女人玩儿还能要什么?!

“要什么?当然是要很重要的东西了!我设了这么大的局,怎么可能甘心就要几个女人?”那个海盗遥望着不远处的主岛,声音里带着一丝阴冷的气息。

“设局?大哥,你想要干什么?”离他最近的一名海盗似乎从他的话语里嗅出了别样的意味。

为首的那名海盗收回了目光冷然一笑地反问道:“你们甘心在这个岛上么?”

“当然不甘心啦,咱们都留在这儿好多年了,要什么没什么,离主岛还远,妈的!每次送过来的东西都是最次的。”大头想到每次那群人送来的东西都是烂菜叶子之类的东西,就忍不住怒声了起来。

“所以啊,这次咱们干好了,就和老大提要求去。”

“提什么要求?”大头诧异地问道。

那个海盗凑过去以一种极低的声音说道:“我听老大说,咱们这儿马上就要建个军火库了,到时候咱们就去那儿!”

大头很是纳闷地道:“军火库?那儿能干什么呀,除了枪就是枪,什么乐子都没有。”

被泼了一把冷水的大哥气得直接把枪,威吓道:“你再给我提乐子,老子在这儿崩了你!”

旁边那名小弟急忙架住了自家的大哥,劝慰道:“大哥,你别,别生气,这小子天天憋在这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地方憋坏了,你别介意。你就说吧,你想怎么干,我们都听你的!反正兄弟们留在这里也早就不爽很久了,只不过大哥你不发话,兄弟们这才一个个都陪着你,是不是啊兄弟们?”

那小弟不经意地对着那群海盗们使了个眼色,顿时附和声阵阵响起,“是!”

“真听我的?”那为首的大哥显然被这一声整齐的应答声给取悦了,意味深长地冲着他们笑了起来。

“听啊!你是咱们大哥,咱们不听你的听谁的!”那名机灵的小弟急忙回答道。

“行!既然听我的,那就给我好好把那群兵蛋子给我找到,并且围剿了!到时候咱们的出头日就指日可待了!”

“出头日?真的吗?大哥,你可别骗兄弟们啊。”

“老子什么时候骗过你们!”那名海盗又拍了一下大头的脑袋,咬着牙笑道:“只要今天给我把事儿办好了,到时候老子给你十个女人,让你一次性玩儿到爽!”

“好!”大头一听到女人就来劲儿,声音都不知道大了多少倍。

“瞧瞧,听到玩儿女人比吃饭都来劲儿!”

顿时,那群海盗们又是一阵哄笑了起来。

随后又再次快步朝着前面走去了。

殊不知他们身后的某个角落里有一个人将他们的话从头到尾听了个遍。

聂然躲在暗处,看着那名被他们叫做大哥的海盗,半眯着眼眸自言自语地道:“设局?出头日?”

这里面她怎么听出了狗咬狗的意思。

介绍妹子一文文,娱乐圈哒《绯闻影帝宠妻入骨》慕君非白/著

大家有喜欢看娱乐圈文的可以去看看昂~么么哒~

PS:男主快要上线了,嗯,真的,看我善良无辜纯洁的大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