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暗杀,会合/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跟着那群人越往前方走去,雾气变得越来越重了起来。

视线的能见度也变得越来越短,还好可以凭借他们的脚步声以及说话声来辨别方向,不然在这种浓雾之下,还真的容易跟丢这群海盗。

又过了一段时间后,那群海盗的脚步声突然停了下来。

聂然快速地闪进了一棵大树后,静静地等待着。

“按照风向接下来这里大雾会更浓,你们自己都注意点。”那个被称呼为大哥的海盗看着前方那越发浓重的雾气,谨慎小心地提醒道。

其中一个海盗浑不在意地道:“放心吧大哥,咱们都住在这岛上多久了,就是闭着眼都知道这里的一草一木了,怕什么!”

“是啊,这里是咱们的地盘,咱们还能怕了那些兵蛋子不成。”大头也跟着附和了起来。

那名大哥狠狠地朝着大头瞪了一眼,“小心驶得万年船,懂不懂!”

顿时大头就耷拉下了脑袋,不敢吭声了。

一群人再次继续往前移动了起来,不知过了多久,聂然看着眼前那越发浓重的雾,以及看着原本还紧凑的队伍变得稀稀拉拉起来,觉得这是一次最好的暗杀机会。

她轻轻地将手贴向了腰间,浓重的雾气下那把带着森森寒气的冷锐军刀从腰间拔出。

聂然看着走在最后几乎快要掉队的大头,眼底闪现出一抹冷意。

一步……两步……三步……她握着手里的军刀,步步朝着大头的背后靠近。

就在这时,突然队伍前头的人冲着后面喊了一声,“大头?大头?大头人呢?怎么不见了?”

即将就要举起刀的聂然听到前方的响声后,眉头轻皱起。

该死的,关键时刻竟然被打断!

她听着前面的脚步声朝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于是身形一晃,敏捷地躲到了不远处的丛林里去。

“你干什么呢,赶紧跟上队伍啊!”那名海盗催促着让他赶紧往前走去。

大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停地喘息着,“我……我太累了,让……让我喘口气吧,这再走下去,我腿就真废了。”

“怎么回事?”站在雾里面的海盗大哥看身后没什么声,不由得警惕问了一句。

“没事儿,大头累了,实在走不动了,想歇一会儿。”那名海盗如实的朝着自家大哥汇报道。

结果就听到自家大哥骂骂咧咧地道:“这个王八蛋,一点出息都没有,走几步就喊累!”

“算了吧大哥,咱们的确走了时间很长,不仅兄弟们累了,难道你不累?不如咱们原地休息会儿,这样等那群士兵下来了,也好有体力和他们打啊。”那名最为机灵的手下劝慰了几句。

果然那名海盗想了想,又看了看自己周围那几个兄弟粗喘着气靠在树上的疲累模样,最终还是松了口,“行吧,你们原地休息会儿。”

“谢谢大哥。”众人们一听,急忙坐了下来,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我说大哥啊,你要去守军火库,不会是想造反吧?”那名机灵的小弟坐在旁边,小声地问道。

那名海盗斜眼瞅着他,冷声地问道:“怎么,怕啊?”

“那倒不是,咱跟着大哥混了这么多年,哪能怕啊。”那小弟拍了拍胸口,一副天塌下来也不怕的样子,这才让他高兴了起来。

“那还差不多,告诉你啊,等我们干起来了,就不用看那群人的眼色了。”那海盗一想到将来自己自立为王后的样子,只觉得扬眉吐气的很。

那小弟激动地拍了下大腿,“真的啊?那太好了,反正我就跟着大哥混,其他的都不管了。”

“哼,就你小子鬼机灵一个!”

“那还不是大哥教导有方。”

“……”

这两个人的对话就这样一字不差的全部落入了聂然的耳朵里。

造反。

还真是要狗咬狗啊。

早知道当初就应该好好利用这一把,真是可惜了。

聂然心里头镇懊恼着,倏地耳尖微动,远处一阵细微的脚步声响起,而且仔细的话就会发现人还不少。

“是不是有动静?”突然,那名海盗收起了笑,竖耳细听了一番。

“是不是那群兵来了?”那名小弟也急忙趴在地上,然后起身道:“估计是,人还挺多的!”

那名海盗立刻低声召唤起坐在地上的那群人,说道:“快,所有人各自掩护、准备好!”

“快点,快点!”他的小弟也连忙将那群人从地上踹了起来,催促地道。

正当那群人打算各自躲藏起来时,就听到那名海盗说道:“等等!”

“大哥,还有什么吩咐?”那群海盗一愣,齐齐看向了他。

“你们都给我小心注意了,毕竟对方多少人我们不知道。”

“明白!”

接着就听到那群人躲藏在树叶里头那细细索索的声音。

同样躲在树后面的聂然听着他们要伏击,觉得这是个绝妙的好机会。

人员全都分散开来不说,一个个都躲藏在树丛里,不需要交头接耳,就算她动手,也不会有人发现。

聂然缓缓的勾勒起了一抹阴冷的笑容,手里的军刀握紧了几分。

“我听到林淮的声音了。”不知何时,杨树却突然从她背后冒了出来。

还好聂然及时听出了他的声音,不然肯定反手就是一刀,立刻送他去天堂。

“我说过让你待一边。”聂然眼眸冰冷至极,毫无温度。

让杨树不禁一愣。

杨树本来是想过来传递消息的,怎么不仅没落了好,还被她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

“2区的士兵来了,我们可以和他们干一仗了!”他极力的忽略聂然那森寒的眼眸,和她说道。

“如果现在打算伏击是你们2区的人,或许还有胜算,可现在你们明显是别人的目标,而且还在这种大雾里,注定处于下风。”

聂然看着那几个海盗掩藏的地点,计划如何用最快捷的方法全部就地格杀掉。

她必须要在2区的士兵到来之前就把这些人全部杀掉,不然一旦开了枪肯定会引起别的海盗的注意。

到时候就来不及下山了。

“可是我们人多啊,这十几个人根本不在话下。”杨树继续说道。

聂然并没有被他的话有所动摇,“人多也架不住他们熟悉地形,杀你们不过就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

杨树皱着眉不言语,总觉得聂然有些危言耸听。

他们在人数上高那群海盗那么多,再加上他们2区哪些兵也不弱,没道理区区几个海盗都撂不倒。

“待一边去。”聂然不想和他继续聊下去,将他打发了后,缓缓地起身往后退去。

杨树看她要走,小声地问道:“你去干什么?”

“留在这里不许动。”

聂然冷声地留下了这句话后,没有一丝声响的彻底消失在了浓雾重重。

山里浓重的雾气给了聂然最完美的隐匿条件,她将呼吸声降到最低,脚下几乎没有一些声音,她冷眼看着前方越发靠近的目标。

手里握着的军刀泛着幽冷的寒光,冷厉的刀锋隐隐透着一丝彻骨的冷。

她看到那群人正一动不动地望着前方,很显然都一个个激动地在等待着2区士兵到来后的致命一击。

却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

那十几个海盗都分散的很开,加上雾气那么浓,她只需要走到每个人的背后在他们的喉咙上轻轻地一划,根本不会惊动到其余的海盗。

聂然半眯着眼眸以相当缓慢却又有效的方式一点点的靠近,然后突然出手一把扣住了眼前的那个海盗,还不等他发声,聂然以极快的速度在他的咽喉迅猛的就是一刀,那海盗连哼的机会都没有,就身体微僵一下,彻底倒了下去。

确定这人已经死透后,聂然放开了这个人,再次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一切就好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

所有人还是蹲守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待着2区士兵的到来,完全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一个兄弟已经死了。

山里的风声吹过,雾气却越发的浓厚了起来。

聂然在这群人的藏匿点之间来回,那把泛着冷光的军刀凡是寒光乍现之时,徒留下淡淡的血腥味。

可这一切那名海盗大哥并没有发现,他满脑子都是如何把那群士兵给抓住,然后回去领功劳,和老大怎么谈赏,并且成功上位等等一系列的后续。

他在这边想的起劲,聂然就在那边杀的起劲。

又是寒光闪现,那名海盗双眼瞪大地看着眼前将他割喉了的聂然,脸上写满了惊骇之色。

在临死之前,他怎么都不明白,眼前这个女人是谁,她又是如何跑到自己身后将自己杀死的。

聂然神色冷漠无比的用他的布料将自己手里那把军刀上沾染的血迹给随意地擦拭了一番,然后再次消失在了浓雾之中。

那群海盗在她的悄无声息下彻底的灭了个干净。

山里头似乎更加了安静了,原本的那些海盗们的呼吸声都没了,只听到有什么液体在缓缓的蜿蜒开来,将枯叶覆盖,发出了极其细微的声响。

剩下最后那个海盗还静静地躲在树丛里面,他听着远处的脚步声和说话声越来越进,直到那群士兵的身影已经在雾气里晃动时,他顿时从草丛里跳了起来,冲着自认为还活着小弟们说道:“兄弟们,给我杀啊!”

然而,他的这一声大吼并没有得到回应,反而将那群士兵给惊到了,一个个反应极快的拿着枪对准了他。

“你要杀谁?”

但,无论那群士兵反应再如何的快速,也比不上就站在他身后,伺机等候的聂然。

她如同幽灵一般出现了那个海盗的背后,那把锋利的刀刃轻轻的贴在了他的脖子上,让人心头发颤。

“你……你是谁?”那名海盗站在原地,声音惊恐无比。

“谁那里?”站在不远处的士兵听到了那海盗的声音后,一步步地举着枪走了过来。

聂然怕被这群士兵给误伤,自报家门道:“我,聂然。”

“是然姐,是然姐!”人群里的何佳玉一听到聂然两个字后,马上冲了出来。

六班的那群人也马上随后跑了过来。

严怀宇跑的最快,他一看到聂然后就激动地道:“小然然,我可算找到你了!”

“2区的兵找到了吗?”聂然径直地冷声问道。

“找到了,找到了,就在不远处找到的。”严怀宇指了指方向说道。

聂然点了点头,接着对眼前的海盗说道:“把枪扔掉,快点!”

说完后她的刀又紧贴着他的皮肤三分,划出了一条淡淡的口子。

那海盗不得已之下,只能被迫丢掉了手里的枪械,问道:“你把我那群兄弟给怎么了?!”

“死了。”聂然见他身上已经没有了别的危险品后,这才松开了他,将他推到了那群士兵的面前。

“这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呢,十几个人全死了?

一点声息都没有,这简直就是在瞎说!

“那你再叫叫看,看他们回不回答你。”聂然居高临下地看了他一眼,把玩着手里的军刀。

那海盗不相信地冲着周围的几处喊了起来,“大头?大头?”

“小鬼,小鬼你在不在?”

他每喊一个人的姓名,都没有任何的回应。

渐渐的他的额头冒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怎么会这样?

难道真的都死了?

全都死了?

有了这个认知后,他不由得看了眼眼前站着的女兵,她的衣服上……都是鲜红的血迹,甚至那脸上还沾了几滴血迹,加上她似笑非笑的笑容,那寒意立刻就从四肢百骸里散发了出来。

风一吹,那浓重的血腥气味就从她的衣服上缓缓的飘散开来。

那海盗顿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哇塞,然姐你太猛了,这都是你杀的?”

严怀宇和何佳玉这两个好奇宝宝在听到聂然说把那群海盗杀死后,他们两个人就跑过去检查,一看到那遍体的尸体后,恨不得拍掌叫好。

不愧是自己的偶像,就算在2区的炊事班待了那么久,但真到了杀人的时候还是会毫不手软。

2区那些没搞清楚状况的士兵看到是聂然浑身是血地站在他们的面前,又是那一具具已经死透了的尸体,脸上的神色不禁有些骇然。

这……这个不是那个炊事班的女兵么?

怎么跑这儿来了?而且还杀了那么多海盗!

什么情况啊?

“我说了,赶紧下山!”聂然催促着他们说道。

一直没有出声的林淮这时从震惊的情绪中缓和了下来,对着她问道:“杨树呢?”

怎么只看到她,没看见杨树呢?

“我在这里。”杨树这时候从旁边的树林里走了出来。

他顺势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聂然。

刚才他躲在那里看着聂然在那手起刀落的样子,每杀一个他眼底的神色就变得古怪复杂一分。

他不是不知道聂然杀过海盗,可听到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又是一回事。

那干净利落的手法,那毫无感情的动作,就好像她杀的不是人,而是一件小到不能再小的小事。

在这一刻,他才彻底感觉到自己和聂然的差距,那不是游个泳就能比得过的。

她的能力远在自己之上,至少在杀这些海盗的时候,她以一人之力杀光了那群海盗,可他却是在听到了2区部队的人出现后,才真的有底气和信心去杀这些人。

光是这份心,他就已经弱了三分了。

受到了打击杨树低垂着头站在一旁,似乎是沉默了,可又似乎是在想些什么。

一旁的林淮看他衣服干干净净,就知道他肯定什么事情都没做。

虽然没说话,但眉头却皱了起来。

不管怎么样,站在一旁没帮忙,这实在是太丢2区的脸面了。

“你们人都到齐就快点下山去,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办。”聂然催他们赶紧下山,并且一把提起了坐在地上的海盗,“你,我该怎么解决呢?”

那海盗倒也是硬气,冷哼着一声到:“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反正落在你们手里,我就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了。”

“死?那可没那么简单。”聂然微微一笑,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对着严怀宇他们几个说道:“对了,你们几个把2区所有士兵的迷彩服都检查一遍……”

“算了吧。”刚没有开口的杨树听到聂然提这一茬,急忙走到她面前,开口打断地道:“我相信他们用迷彩服……”

“啪——”

杨树的话还没有说完,聂然反手就给他一个利落的耳光,打得他半张脸都歪了。

“你干什么!”林淮一看到自己的兵被人打了,当下就怒斥道:“你打自己的战友,你疯了吗?!”

聂然冷声地看着杨树错愕的眼神,说道:“我还没有和你算账呢,刚才你踩着树枝差点惊动到了那群海盗,你以为这件事我会这么轻饶过你吗?!给我闭嘴待在一边!”

这边刚说完话后,她就对着六班那几个同样懵了的人说道:“严怀宇你们几个帮忙把2区的士兵的衣服逐个检查一遍,这条下山的路上灌木丛里有很多小蛇,到时候别把士兵们给咬了。”

严怀宇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点头,“好。”

他还从来没见过聂然这么不给人面子的时候。

这一巴掌,真够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