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 比起他们,我信你们/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余的士兵看着聂然这样对待一个人,心里头也一个个微微发寒了起来。

他们这群男兵严刑逼供一个人最多的就是打一顿了,或者是几个人一起连续不断地胖揍一顿了,可没想到聂然比他们更狠,倒挂着给人放血。

整个人的身体因为倒挂而遭受到压迫,从而导致鲜血在压力之下源源不断的从伤口流出,既变相的折磨了人,还不用担心伤口会不会时间久了而凝固,真是一箭双雕啊。

这个聂然在2区里面一直都是那么的安静,可结果做起事来比他们这群男兵都狠。

现在他们才彻底相信那个预备部队的女兵说的话,她是真的杀过人。

2区的士兵们就这么站在那里,他们看着聂然把玩着军刀站在一边,嘴角勾着一抹淡淡的笑,似乎很满意那个海盗被倒吊着样子。

随后她扭过头看向了已经被自家大哥那样子吓傻的手下,微笑地问道:“怎么样,你要尝尝吗?”

她的声音不轻不重,可那话语里散发出来的气息阴戾的让人背脊骨一阵阵的发寒。

“不,不要!”他看见自己大哥像是一只待宰的动物一样倒挂在那里,心里头骇然的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他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一不小心绊倒了石头,整个人跌坐在了地上,他仰着头看着聂然的眼神就像是在看魔鬼一样。

山间的风吹起,凉得让他一个战栗。

“那就说吧。”聂然漫不经心地走到了他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睨看着他。

那名手下又吞咽了口口水,“我……我……”

“不许说!”海盗看见他开口要坦白,直接怒声地打断。

自己都已经遭受了这种痛苦了,没道理半途而废,他就不相信这群士兵真敢把自己的血放干!

他们是兵!

是兵就绝对不会做这种事!

“闭嘴!”严怀宇顿时一拳砸在了海盗的肚子上,那一拳砸的挺重,疼得他整个人蜷缩了起来,脸色更是涨红了几分。

聂然神色不变地缓缓蹲了下来,她冷冷的扯出一抹笑,“你只要肯说,我就放了你。”

她的指尖上锋利的军刀在转动着,冷冽而又锐利的光芒在那名手下眼前闪动。

那名手下好怕下一秒这把刀就以迅猛的力道扎向了自己。

“但如果你不合作,我就让你也尝尝这滋味。”她语气徒然一沉,那锋芒锐利的尖刀直逼他的眼睛。

“啊——!”那人吓得浑身一颤,连躲都来不及,只能下意识的紧闭上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在他并没有感觉到意料之内的疼痛后,这才微微地睁开了一条细缝,却看到冰冷的军刀依旧停顿在了自己的眉心不过几毫米的距离。

“说还是不说?”聂然冲着他浅浅一笑,那把军刀已直接扎在了他眉心处。

锋利的刀刃戳入了皮肤里,一缕极淡的血丝缓缓地流了出来。

那名手下本就被吓得够呛,这眉心的突然疼痛让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后,内心彻底崩溃了。

“我说,我说!”他脸色煞白地坐在那里,惊恐得连都不敢动一下,就怕聂然一个力道不准直接将军刀插入了他的脑袋里。

聂然听到了这番话后,这才松开了手里的军刀,手腕轻轻一转,那把锋利的军刀已经收入了她的手中。

那名手下一看到那把军刀被撤掉后,这才大大地松了口气。

但一抬头接触到了聂然那冰冷的眸色后,他不敢再继续浪费时间,看了一眼自家大哥的方向后,立刻说道:“我是……是被大哥偷偷派出去的,说是想办法取得这些当兵的信任,然后把他们带入陷阱里面去,可问题是这些当兵的就是不肯跟我走,非要上这座山,这……我也是没办法,这才用大哥的第二套计划,在路上留下记号,让大哥伏击。”

“那是谁告诉你,这群当兵的要来剿灭你们?”她继续把玩着手里的军刀,问道。

那名手下摇了摇头,“我……我不知道……我也是今早上才被大哥派出去的。”

“真不知道?”聂然冷冷地扫了他一眼。

只一眼哆嗦的那人心头发寒,苦着脸说道:“真的不知道。”

聂然这才站了起来,走到了那名海盗的面前,脸上带着一丝嘲笑地笑意,“保密性做的不错啊,连自己的兄弟都不知道。”

她刚才躲在队伍的后面明明听到那群海盗笑称这群兵蛋子太傻,在海岛上迷路竟然做这种记号。

所以,很明显这群海盗并不知道自家大哥的全盘计划,以至于错认为这些记号是这群士兵留下的。

这个人倒是挺小心翼翼的,连下任务都是比部队先那么一步才发,但这也恰恰说明,2区部队有内鬼,而且那个内鬼的等级很高,能够全盘知道这一系列的作战计划,不然这名海盗不会掐着点下命令。

“你别妄想从我这里套出任何的话。”那名海盗此时的脸色已经平缓了很多,没有刚才那么涨得通红,但这也意味着血液已经流失了不少,说话间的语气也虚弱了几分。

聂然笑了笑,对着其他的士兵说道:“行了,把他挂在这里吧,我们走。”

顿时,那名海盗一愣。

同样惊讶的还有严怀宇。

“啊?那预备部队怎么办?”

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预备部队的失联,他们到现在都没有任何的回应。

万一真的是全军覆没怎么办?

“预备部队不会有问题的,他想独自做大就不会把计划说给那群海盗听,毕竟在他的计划里也是想借着我们替他把海盗头子给解决了,对吧?”说到最后聂然还笑着反问了他一句。

那海盗震惊地望着她。

她……她是怎么看出来自己的计划里想借着那群士兵把海盗头子给解决的?

其实他当时和那群海盗说的都是假的,他真正的计划是想和部队里的那位一起里应外合,趁机把那群海盗都给解决了,到时候由他来把这个军火库完成!

那接下里在这一方的海域里,他可就称王称霸了!

但这个心思他从来没和别人说过,甚至丝毫都没有泄露出来,对这群兄弟们也只是说自己想要干得漂亮让老大将军火库的建造交给自己而已,其他的根本没有泄露过分毫。

这个女兵到底是从哪里得知的?

“真的吗?预备部队真的没有问题?”严怀宇被她这么一说,惊喜之下还带着一丝的不确定。

“是真是假你看看他的反应不就知道了。”聂然扬了扬下巴,示意他看那海盗的神情,“如果我没猜对,他怎么可能用这么震惊和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

那海盗被她这么一说,连忙回过神来,沉默地扭过头去。

“走吧,预备部队不会有问题的,至于2区部队的内鬼,我会有办法让他乖乖现形的。”聂然笃定一笑地说道。

谁知,那被倒挂着的海盗虚弱地冷哼了一声,“不可能!我要是不说,你根本不可能有办法知道!”

聂然轻笑了起来,“是吗?那我们走着瞧咯。哦不,你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好好享受每一滴血从自己的身体里流干的滋味。”

她带着那名手下率先走出了那个地方,2区的士兵看到她要离开,自动自发的避让出了一条宽阔的道路让她走。

严怀宇他们几个人看聂然离开,也马上跟了上去,其余2区的人看到预备部队的人都跟着走了,也一个两个的跟着聂然离开了。

林淮犹豫地看了一眼那名海盗,但最后还是决定离开。

本来他们这次来就是围剿海盗的,再加上这海盗还不肯好好合作,那也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万一到时候在开战的时候被他逃了,还去告密,那就得不偿失了。

那名海盗看她真的这么胸有成竹的就带着人离开了,这下心头惊骇了起来。

她真的知道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的,没道理她会知道内鬼是谁!

他一句话都没有说,这女兵怎么可能知道呢!

难不成她还有读心术?

不会,不会,这人肯定是想诓自己,肯定是!

正想着呢,一阵眩晕感袭来,就连眼前也黑了三四秒,这是失血过多的表现,再这样下去他非死不可了。

他看着自己指尖连成一线的血液不停地流淌进了泥土里,染红了一地。

心里头的惊恐越发的深了。

他看到聂然头也不回的离开,整个队伍也即将要步入浓雾之中,心里的恐慌感也越来越大。

这人连自己埋藏在心里最深处的计划都能这么快的就能了解,说不定还真能凭着自己那几句话给猜出和自己合作的人是谁!

不行,他不能再撑下去了,再撑他可能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等一下!”他连忙冲着那浓雾之中的人喊了一声。

“然姐。”走在聂然身边的何佳玉听到身后的喊叫声后,小小地对她提醒道。

然而聂然却像是没有听到似得,没有停留一步地继续往前面走去,并且冷声吩咐道:“别管他。”

“啊?为什么啊?”只会打架的何佳玉显然不理解这样做的意义。

这海盗都已经开口了,怎么反而不管了呢。

那海盗看他们并没有搭理自己,拼着自己最后一丝力气说道:“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他这话一说出口,聂然这才停下了脚步,嘴角划过了一缕不易察觉地笑。

其实刚才聂然说什么自己想办法的那番话是故意诱那海盗的,为的就是让他以为他还有筹码和自己谈,让他能重燃起希望,然后再掐着时间点,一举灭了这最后仅有的希望,让他在失血的恐慌中彻底败下阵来。

不费一兵一卒,甚至连力气都不需要。

“哦?你要说什么?我听听看。”聂然转过身,却并没有任何折返的的意思。

那海盗看她不肯走回来,像是随时要离开的样子,不确定地问道:“如果我说的话,能不能一命换一命,别杀我。”

林淮早在刚才就想要转身回去,现在听到他这样说,忙不迭开口想要答应时,却被身边的汪司铭及时地一把捂住了嘴。

现在是大家各玩儿心理战的时候,这海盗开了口不代表就一定会说真说话,说不定是试探。

也就是说,现在谁先急谁就代表着输,关键时刻绝对不能被林淮给破坏了!

汪司铭这点还是很懂的!

聂然看到他这么的及时,微点了下头。

还好他们离得远,雾气又重,并没有被那海盗发现,不然的话又是前功尽弃!

聂然语气依然冷淡地问道:“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本和我谈条件?”

她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完完全全的将那海盗最后的一丝试探给击溃了。

那海盗觉得,这女兵能这么无谓的拒绝自己,摆明了已经猜出是谁了。

如果他再拖三阻四的不肯说,说不定消磨了这女兵最后的一丝耐心后,真把自己丢在这里不管不顾了。

“是刘德!”他冲着那浓雾喊去,“我和他达成了交易,让他帮我这一次!”

站在浓雾之中的聂然神色一凛,刘德?居然是刘德?!

那个看上去那么老实憨厚的刘德竟然是内鬼?!

聂然在震惊之余外,也快速的打算了起来。

本来2区出现内鬼这件事她就想扩大影响,到时候好让上面的人给聂诚胜一个失职的罪名,只不过没想到的是,老天还送给她一个额外惊喜。

刘德!

这位可是聂诚胜的贴身勤务兵啊,她完全可以转移视线,让所有人认为是聂诚胜交代刘德和这群海盗串通一气,从而想要得到海盗的好处。

这条罪名可够他喝上一壶了!

看来老天还是很偏爱她的啊,知道她在2区憋屈太久了,就回报一个这么大的惊喜给她!

哈哈哈,这回聂诚胜是死定了!

撤职、调查、上军事法庭,啧啧啧……真是太想看到他坐在军事法庭的被告席上那一副惨样。

哦对,还有叶珍那副颓废的模样她也同样十分的期待。

没有了聂家的聂夫人,不知道叶珍打算怎么办。

她强压着心里的愉悦心情,用清冷的声音说道:“把他放下来吧。”

严怀宇和乔维两个人点了点头,快步走到了那海盗的面前,然后解开绳索,将他放了下来。

并且将他那只受伤的手举了起来,用布条快速地爆包扎起来。

聂然返回到了那名海盗的面前,径直对着预备部队的那几个人说道:“严怀宇,你和何佳玉还有乔维、施倩四个人跟着林教官以及2班的人立刻返回基地,将刘德扣押住。记住,直接扣押,不要和他有任何的废话。”

“你怎么就能肯定他不是在骗你?”林淮看她对着六班的人下命令道,不禁皱眉问道。

“能够这么掐着点让自己的手下跳海求救,很显然那个内鬼一定是把详细的作战计划都全盘告诉了他,能够告诉得这么的一丝不差,只有等级很高,并且很容易取得计划的人才能做得到。刘德是师长身边的人,等级高还能看得到作战计划,这两点他都占了。”聂然没有些许停顿的分析完后,林淮顿时沉默了。

见他默认了自己的想法后,聂然继续吩咐道:“一定直接扣押带走,我怕他销毁证据,这事关部队的生死存亡,内鬼绝对不能姑息!”

但何佳玉这回却一口拒绝地道:“不要,我要跟然姐在一起,这押解海盗随便哪个兵都能。”

她觉得然姐是故意想要把自己给弄回去,不想和自己待在一起。

“我也不要!何佳玉说的没错,押解海盗回去谁都能干,我要留下保护你!”严怀宇也用同样的理由拒绝了聂然的要求。

而施倩和乔维两个人并没有开口,只是安静地看着她,显然也是想要个理由。

聂然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开了口,“因为比起2班我更信你们。你们亲自把他送回去,直接交给营长,不要让他和任何人有接触。”

她实在很不放心2区这群蠢货会不会回到基地后直接去和聂诚胜报告,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让严怀宇他们去抓人比较好。

他们和2区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抓起人来完全可以不留情面。

严怀宇在听到她的话后,自动的被那个“们”字给忽略了,激动地道:“你信我?真的吗?你信我?”

看着他兴奋不已的样子,聂然有些无语。

说实话,她最不相信就是这家伙!但她实在是脱不开身,解决完了2区士兵后她还要去救那群岛民,这一来一回之间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

这才迫不得已的做这番决定。

当然,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特意将施倩和乔维这两个人比较靠谱的带上。

“乔维,一切就拜托你了。”聂然郑重地对他说道。

“放心!既然小然然你信我,我肯定不辜负你的信任!”还不等乔维开口,已经兴奋得有些失控的严怀宇立刻跑到了聂然的面前,拍着胸脯连连保证地道。

“拜托,然姐说的是信我们,有们字的好吗?!能不能别这么自恋!”何佳玉受不了他副样子,忍不住一盆冷水浇了上去。

“那……那不管怎么样,小然然也相信我了呀!”严怀宇不服气地说道。

聂然懒得搭理这两个人的吵闹,抓着那名傻愣的手下,冷声说道:“你跟我走一趟。”

“跟……跟你去哪儿?”以为自己安全了的那名手下突然被这么点了名,吓得打了个激灵。

聂然眯眼微笑了起来,说道:“带我去你们的老巢。”

嗷呜~然然解决完了这里的事情,她要直奔老巢啦,精彩不容错过啊喂~男主要上线了啊喂!~真的不给奖励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