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 直奔老巢,你是卧底!/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众人一惊。

“你要去哪儿?”林淮以为自己听错了,又再一次的重复问道。

聂然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我去哪儿不用你管,你只需要把人带下去就可以了。”

说完后就抓着那名手下就要下山去。

谁料,被林淮一步挡住了去路。

“你胡闹也要有个分寸!”他面含怒气地说道。

聂然抬眸看了他一眼,语气里含着一抹讥讽,“如果我做的事情都是胡闹,那么你告诉我你做的又是什么?严格按照命令完成领路人的任务?”

林淮被她这么一说顿时噎住,气结不已,“你!”

“总之我的任务就是把你们带下山,现在我已经超额完成了,别再来管我。”聂然懒得和他继续再浪费时间下去,毕竟她现在还有其他的任务要做。

她抓着那名手下绕过林淮直接往前面走去。

“你只要一天是2区的士兵,我就有资格管你!”身后传来了林淮怒斥的声音。

聂然的脚步微滞,慢慢转过身,冷笑了一声,“那你管一个试试。”

真是好笑,安远道这种等级的教官在她面前都只有吃瘪的份,更别提林淮这种小教官了。

管她?

口气可真不小啊。

山间凉风吹起,顿时,气氛也随之僵了起来。

“好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吵个不停!”1班的教官这时走了出来打断了这一紧张气氛。

林淮被他这一呵斥这才气呼呼地扭头过去。

1班的教官看他被自己训斥的不说话后又转头对着聂然训斥道:“你不是被师长打发去了守仓库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但没想到的是,聂然连一个眼神都没有赏给这个1班的教官,直接推了推身边站着的那名手下,冷声地道:“带路。”

那名手下被她这么一呵,吓了一个激灵后颤颤抖抖的往前面走去。

1班的教官见自己被无视了之后顿时给气着了,他不可思议地指着聂然的背影,对着林淮说道:“这,这还有没有规矩了!”

林淮斜睨了他一眼,不屑地轻哼了一声,规矩?这聂然要有规矩就不叫聂然了!

“我说,老林你这女兵怎么回事!”1班的教官愤怒地道。

“我要知道怎么回事,也不会被她气得经常脸红脖子粗了!”林淮冷嗤了一声后,带着2区的士兵往下山的方向走去。

1班的教官见自己几次被无视冷落,气得鼻子都快歪了。

这群人一个个的都要造反了!

一行人跟着聂然浩浩荡荡的往山下走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还是故意,聂然总是带着他们往浓雾多的地方走去。

“你到底带着我们往哪里去,这里雾气那么多。”1班的教官跟着聂然走了一大圈后终于忍不住出声问道。

“你如果不相信我,你大可以自己走,何必跟着我。”聂然目不斜视地说道。

“你这次的任务是带领我们下山,怎么能不跟着你!”1班的教官站在她面前说。

“那就闭上嘴,好好跟着!”

雾气会随着风向不断的移动,正巧这阵风朝着下山路的方向,当然雾气会多,这种问题也要来烦自己,他到底有没有常识啊!

聂然皱着眉,心里很是不耐烦。

“你!”1班的教官咬牙,气结。

林淮作为旁观者看到1班的教官吃瘪,竟心情难得舒爽了起来,有一种顿时天涯沦落人的知音之感一样,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闭上嘴,走吧。”

2班的人率先跟着聂然往下面走去。

又兜兜转转了大约三十分钟后,2区所有人的终于下了山。

“天,总算是下来了。”

“是啊,终于下来了,绕了那么久,还以为今天晚上要在山里面过了呢。”

“山里面过还是小事,就怕一直转不出来还被海盗发现,那就惨了。”

“可不是,这雾实在是太浓了。”

那群小兵们站在山脚下看着那浓雾缭绕的山峰,低声地讨论了起来。

聂然见自己任务已经完成,带着那个手下径直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那是通往他们老巢的地方。

但才走了几步路,她就发现身后的李骁和汪司铭方亮几个人自动自发地跟了上来。

聂然不禁停下了脚步,皱着眉问道:“你们几个跟着我干什么?”

方亮指了指还留在原地的那几个人,说道:“你让严怀宇他们几个回去,留下我们,难道不是让我们跟着你的意思吗?”

“当然不是,你们现在应该去找预备部队。”

方亮被她这么一说,脸色变了变,问道:“你不是说预备部队没问题吗?”

“没问题你们也要去,难道真打算顶着那张处分进特种部队?”聂然冷着眉眼问道。

前几天李骁在基地里朝着自己开枪的事情让安远道立刻给了他们几个人一人一张记过处罚。

要知道这群人都是一班的尖子生,进特种部队是百分百的事情,顶着这种在部队擅自开枪并且差点打伤战友的黑历史,难免将来在特种部队里会被人诟病,甚至以后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也会因此而又区别的对待。

虽然说这件事的确是他们做错了,但毕竟自己算计在先,更何况李骁根本没有想要朝着自己开枪,让他们带着这种莫须有的处分进特种,显然自己变得理亏了。

以后万一被他们拿捏住了话头,变成了欠他们的,那就不划算了。

“快点去4号目标地点吧,说不定这次你们干得漂亮的,功过抵过。”聂然说完之后就转身想要往海盗的老巢奔去。

“那你怎么办?”身后李骁眉头紧锁地冷声问道。

“我要去把那群岛民救出来。既然答应了柯鲁要进去救人,总要兑现才行。哦对了,你们到时候在找到安远道的时候告诉他,尽量让他把海盗全部吸引出去,我在里面救人的同时顺便配合他,端了他们的老巢。”聂然语气沉静,就好像端人家老巢就像是打扫一样简单轻松似的。

“那我留下来和你一起去,多少有个照应。”方亮主动走到她的面前说道。

这丫头口气轻飘,就用一句话想端人家老巢,可实际操作起来哪有那么简单,那么多的海盗在其中不说,就算全部出动,可问题是里面内部还有各种机关、陷阱、她能一一躲过去吗?!

一个人单枪匹马闯这种地方,那和自己找死有什么区别!

“不用,我一个人习惯了。”聂然一口拒绝了之后,带着人直接转身就离开了。

那三个人看着她独自离开的背影,神色中多少还是有些担忧的。

即使她曾经以一人之力杀过那么多的海盗,可那时候她也是九死一生啊。

“聂然呢?”

“聂然哪里去了?”

不远处的1班教官和林淮两个人在商讨完下山后如何剿灭周围的海盗以及如何分批带人回去后,这才发现让他们最为头痛的聂然不见了!

“她去救人了。”方亮看着已经彻底消失在了山林里头的那一抹身影后,才开口说道。

“救人?救什么人!我有下命令让她去救人吗?!”林淮听到后禁不住怒声地问道。

“林教官,严格来说这次行动师长是让你和她一起行动的,并没有说她归你管。”汪司铭顿了顿又说道:“而且我觉得她的能力远在你之上,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和2区的人吧。”

最后那一句话汪司铭说得毫不客气,让林淮不禁怔愣了一下。

“我们走吧,去和预备部队回合。”汪司铭对着身边的两个人说完后,三个人对视了一眼也直接堂而皇之的离开了。

“你们去哪儿?”林淮下意识地喊了一句。

“我们不是你的兵,不需要你来过问。”李骁清冷的声音从前方遥遥地传来。

说实话,李骁也已经有些厌烦这位林教官,总是处处压制着聂然,将军纪、规矩这些字眼套在聂然的身上。

当初聂然在海岛上从来不遵守任何的军纪规矩也一样打了胜仗。

在部队里十几年来,她头一次对于这些军纪规矩有了一种讨厌、不积极的情绪。

难道,她被聂然给带跑偏了?

怀着这种复杂的思绪她和汪司铭、方亮两个人快步朝着4号目标点走去,那是里预备部队的集合点。

同样快步在山林里游走的还有聂然。

她带着那名手下穿过茂密的树林,按照那人所指的方向迅速前行,过了没一会儿就看到了那丛丛山林间有黑影隐匿在其中。

按照轮廓仔细地看就会发现是一栋黑色的建筑,类似于一个基地。

“就是那里?”聂然盯着那远处那栋建筑,问身边的那名海盗。

那海盗忙不迭地点头,“是,是的,就是那里。”

聂然带着那海盗继续往里面走去,直到那栋建筑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眼前时,她立刻藏匿在了树林间。

不远处的那栋建筑物前两个哨兵站在门口把守不算,还有两个站在高台上驻守,要想正面突击不太都容易。

于是问道:“除了从正门进去之外,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进。”

那海盗听到她这样问,想了想,然后说道:“有!在北边有个侧门,那里可以进去。”

“那关押人的地方在哪里?”她又继续问道。

“在……西侧的一个地牢里。”那海盗乖乖地回答道。

“北边侧门,西面地牢。”聂然喃喃自语着,心里不停地模拟着地形和救人的路线。

现在这里一片安静,显然预备部队的人还没有发起进攻,她完全可以进去之后等到两兵交战时在浑水摸鱼的把人救出来,并且端了那群海盗的老巢。

西北方向距离不算太远,应该时间上来得及。

聂然暗暗盘算了一番后,眼眸冰冷地扫了一眼身边的人,“你没骗我吧?”

只是那一眼,那人就像是受了惊一样,连连摇头,“没,没有……我没有骗你。”

聂然嘴角轻扬起一个弧度,冷笑地道:“或许你说的是真话,但我还是不能相信你。”

那人一听这下傻了眼,甚至举手发誓地说道:“我说的真的都是实话,我没骗你,我发誓!我要是骗你,我不得好死!”

可惜那一套对聂然并没有什么用处,她冷漠地摇了摇头,“你发誓也没用。”

那海盗吓得以为她要杀了自己,哭丧着脸求饶道:“不,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我……唔……”

话还没说完,一声闷哼声响起,那人就已经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随即,她身形一晃,闪身快速地朝着北面方向的侧门扑去。

……

而与其同时,在基地里面,海盗头子傅老大正高兴的和自己即将的合作伙伴把酒言欢着。

“霍先生你放心,我傅老大的地盘上没人敢动,你把军火库建在我这里,那是百分百的放心。”傅老大拍着胸脯连声地保证着。

“有傅老大这番话,那我就放心了。”坐在傅老大对面的人正是霍珩,只见他坐在轮椅上,一副金丝框的眼镜让他的身上带着些许的儒雅气息。

“放心放心,在我这里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傅老大很是高兴地替霍珩亲自倒酒。

霍珩嘴角带着一缕薄薄地笑意,手里握着酒杯却丝毫不动,冷眼看着傅老大一个人那着酒壶咚咚咚的喝了下去。

喝完之后,傅老大很是豪爽地抹了一把自己的嘴,“爽快!”

然后对着身边的小弟吩咐道:“来来来,再上酒来,今个儿是个高兴的日子,我要和霍先生不醉不归。”

他的视线一接触到霍珩的手时发现他一口没喝,不由得皱眉,不悦地道:“霍先生你怎么不喝?快快快,今天咱们要不醉不归才行!”

说完他就要作势过来灌酒。

霍珩笑了笑,说道:“我只是觉得傅老大的酒清香的很,实在好闻的很。”

“哈哈哈哈,霍先生果然有眼光,这是我前几个月出海的时候遇到了一艘商船,这不从那里搜罗来的。”

“原来如此,傅老大果然厉害。”霍珩赞叹不已,却依然滴酒不沾。

只是粗人的傅老大哪里知道他这是在故意扯开话题,顿时大笑了起来,“哈哈哈,那是自然的,不然霍先生也不会想要在我老傅的地盘上做军火库了。”

两个人正聊得开心之际,门外却突然响起一个手下有远到近的呼喊声,“不好了不好了,老大,出事了!”

那人连滚带爬地跑了进来,神色匆忙而又慌张。

霍珩正要举杯的手微微一滞,然后将杯子重新放回了桌子上。

被打断了的傅老大立刻不高兴了起来,竖着眉毛冷呵道:“怎么回事!没看到我这儿有客人吗?!还有没有规矩了!”

那人指着门外气喘吁吁地道:“外面,外面有兵向我们开枪了!”

“什么?外面有士兵?”傅老大被这句话惊得直接从椅子上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瞪圆了眼睛诧异地问道:“你确定是当兵的?”

“是,没错!已经打伤了我们好几个兄弟了。”那手下焦急地问道:“老大,接下来怎么办啊?我们要不要逃?”

“逃什么逃!妈的,他们来了多少人?”傅老大骂骂咧咧地站在桌前问道。

这里马上就要建造军火库了,到手的肥肉,他妈的这群当兵的竟然这时候来断他财路,简直找死!

那手下仔细地回忆了一番,说道:“不知道,感觉就那么一小拨人,因为枪声不怎么密集。”

“不密集?那带一批兄弟出去探探虚实。”傅老大连忙下命令地道。

要是能打退这群当兵的,说不定还能从霍珩这里再捞一票。傅老大心里默默地想着。

那手下听到命令后,急忙点头应答了一句,“是!”

然后就大步地朝着外面跑去。

站在屋子里的傅老大这下也没什么心情喝酒了,略有些焦躁不安地来回在屋里走动了起来。

“霍总,我们怎么办?”此时,站在霍珩身旁的阿虎轻声地问道:“我们需不需要马上撤退?”

霍珩坐在那里,神色淡然,沉默不语地看着眼前的傅老大。

过了一会儿,才开口:“傅老大你这样走也不是办法,还是坐下来耐心等待吧。”

傅老大烦躁不安地挥了挥手,“算了吧,我现在哪儿还能静下来,你自己坐着吧。”

又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后,那名士兵捂着自己受伤的手臂踉踉跄跄地跑了过来,“不行啊,老大,外面又增加了一批士兵,我们扛不住了。”

傅老大听到后惊得差点跳起来,“什么?又来一批?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群当兵为什么会突然打我们?”

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就过来攻打他们了?

一点征兆都没有!

“不知道啊,我们这些日子也没出去做事,一直专心在做军火库的合作,根本就没有招惹到那群当兵的。”那人五指的隙缝里血液不停地冒了出来,虚弱地说道。

傅老大站在那里眉头深深的皱起,军火库……

是啊,他们一直在做军火库,根本没有遇到当兵的,按理说那群兵不会来攻打自己才对啊。

他心头繁杂地想了很久,眼角的余光无意间瞄到了坐在那边淡定不已的霍珩。

瞬间,脑海里一个想法闪过。

他眼神一凌,沉声地道:“是你?!”

被点到名的霍珩微微抬眸,镜片里闪过一丝冷光,“傅老大这话是什么意思?”

“妈的,你是卧底!”

说完,傅老大就从腰间拔枪而出。

抱歉啊妹子们,我今天一天没在家,因为我去看我小侄子了,刚出生才两天,所以去瞧瞧,就写了三千五,为了不断更我才先更的,后面还有一千五,我马上就会补上来的,放心~!别急昂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