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利益为重,两两相遇/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站在霍珩身后的阿虎看到后神色冷然地一步跨了出去,直接上手扣住了傅老大手上的枪。

傅老大见他上来要夺枪支,立刻反抗了起来。

两个人在争夺之际,谁料,阿虎手上的劲儿一猛,直接抬手就是冲着天花板一枪。

“砰——”的一声枪响后,随即而来的是“哐当”一声,天花板上的吊灯被打中,整个水晶吊灯掉在地上,砸了个稀碎。

傅老大被这一声枪响激得心头一紧。

他拔枪不过是想吓唬吓唬霍珩而已,但没想到这人的手下居然真的敢开枪?!

在他的地盘上就敢如此的嚣张,莫不是真以为来了几个当兵的,就可以把他老傅当软柿子拿捏!

然而就那么几秒的时间,阿虎已经格开了傅老大的手,轻巧地将枪支从他手中夺过。

傅老大见自己的枪被夺去,脸上的怒意变得越发的重了起来。

“霍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他声音里隐隐透着些许压制不住的火气。

显然被人当着自己那么多小弟的面前卸枪,觉得丢了脸面。

“傅老大,我敬你是条汉子,这才愿意和你合作,可不代表你能拿枪指着我的脑袋。”霍珩神色淡淡地坐在轮椅上,镜片下一双深邃的眼眸里掠过一抹冷厉的寒气。

傅老大站在霍珩的面前,冷哼了一声说道:“你一个卧底,我杀了你都没问题,更别提拿枪指着你了!”

霍珩冷冷地问道:“傅老大一口一个卧底,有证据吗?”

“证据?要什么证据!你坐在这里,那群当兵的就打上来,这还不够明显吗?”

听到傅老大这般强词夺理的话,霍珩不禁笑了笑,“傅老大这也太武断了吧。”

傅老大瞪圆了眼睛,梗着脖子,理所当然地道:“怎么武断了?在没和你合作之前,可从来没有当兵的打上门这件事,可偏偏和你合作之后,各种事情就全冒出来了。你不是卧底,是什么?!”

“我如果是卧底,就不会坐在这里等着那群兵打上门来了。”霍珩伸手把玩着桌上的那个酒杯,状似随意地道:“我还没怀疑你是不是和那群兵合作来抓我。”

傅老大一听他像是要反咬自己一口的样子,顿时跳了起来,“怎么可能!我是匪,他们是兵,我怎么可能和他们合作。”

“那就是了,我是捞偏门的,一样是见不得光,怎么可能是卧底!”霍珩轻轻松松一句话将自己和傅老大归为一类,并且还顺便将嫌疑洗了个干净。

傅老大想了一下,撇了撇嘴道:“谁知道你是不是装的!”

卧底之所以叫卧底,当然要装作和他一类,才能取信于别人啊。傅老大在心里嘀咕着道。

霍珩对此也不生气,只是笑着道:“霍氏就稳稳的落座在A市,我相信傅老大肯定找人打听过吧。这次,我可是很有诚意的。”

或许在海上这些人是霸王,但一上了陆地上就和普通人没什么差别,当初他一眼就在停车场里发现有人在跟踪监视自己,让阿虎一查得知这群人在霍氏大楼旁边已经转悠了好几天了,甚至还有意无意的和保安聊天探口风,问这霍氏的总裁是谁。

很明显是来调查霍珩的身份是否属实。

虽然方法有些愚蠢,但至少这群人也算得上是小心谨慎了。

不过越是小心谨慎,也越是说明他们看中这次的合作。

傅老大被他这么一戳穿,脸上稍有些挂不住,又听到他说自己有诚意,心里的戒备立刻放松了不少。

的确,做这种买卖霍珩不仅亲自露面,甚至连自己的信息都是真实有效的,可谓是诚意满满。

要知道一般人做这种交易,基本上幕后操控的人都不会出现,也不会暴露自己所有真实的一切有效信息。

“你……真的不是?”傅老大有些迟疑地又问了一遍。

“不是。”霍珩轻轻地扫了一眼身边的阿虎,阿虎在看到后点了下头,将手中的枪又还给了傅老大。

傅老大看着那把黑色的手枪,沉默了片刻后说道:“好,既然霍先生这么肯定的说不是,那我就信你一回。”

说着他接过枪支把枪塞回了自己的腰间。

“但是……不管是不是,这场合作我都要终止。”就在傅老大放下心来的时候,却突然听到霍珩这么一句话,让他的手微微一顿。

“为什么?”

“我当初之所以选择和你合作,看中的就是你们这里隐秘性强,但现在当兵的已经打过来了,我还有在这里建造军火库的必要吗?”霍珩笑容不变地反问。

傅老大神色一滞,“这……这话不是这么说的!你明明已经答应我了。”

他绝对不能被当兵的打了之后,还把这到手的鸭子给飞了。

霍珩的手放在桌面上,带着节奏规律轻叩着,一下又一下,“我是个商人,利益为重。你不能确保军火库的安全,我怎么能同意这笔交易。”

傅老大觉得霍珩这是看不起他,不信任他,于是怒声地道:“我怎么不能确保安全了!”

这里是他的地盘,他生活在这个岛上十多年了,就是闭着眼都能绕着这个岛一圈,根本不是那群当兵的可以比的。

这个岛上哪里是可以用来做陷阱的地方,哪里是可以逃生的地方他一清二楚的很,怎么可能不能确保军火库的安全了!

“那群当兵的都打上来了,你还怎么保证?”霍珩坐在轮椅内反问地道。

傅老大低头想了一会儿,立刻拔出枪支地说道:“我亲自把那群兵给打退,这总能保证了吧!”

反正他是绝对不能把霍珩这块肥肉给弄丢了!

这次为了能够和他合作,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出去干一票了,那群兄弟们早就已经不舒服了,现在如果霍珩还跑了,他怎么和这群兄弟们交代!

想到这里,他手握着枪支就吆喝着一干兄弟们往外头走去。

“可你已经引起了当兵的注意力。”身后,霍珩的声音传了过来。

傅老大一听,马上停了下来,他转过身竖着眉头问道:“老子都说给你打了,还不行?”

他是个性格脾气都很是直爽的人,听到霍珩揪有士兵攻打这件事不放,心里很是不爽快。

“但你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无论怎么说,霍珩都抓着那安全问题不放。

傅老大站在那里,不耐烦地问道:“那你说,你想怎么办!”

霍珩似乎像是就在等他的这一句话,立刻接茬道:“我想价格改回当初我们商议的三成。”

这下让傅老大跳了起来,“你说什么?三成?说好的五成,怎么就变三成了?!”

当初他好不容易和霍珩周旋了那么久,才让他同意从三成涨到了五成,这会儿当兵的一来,瞬间就降低了两成,这不是让他白白浪费了那么多的谈判时间了么!

“不行,不行,我不同意!说好的五成,怎么能变三成!”傅老大深深地皱着眉头,挥手拒绝地道。

霍珩端坐在那里,说道:“我当初同意花大价钱就是看中了这里的隐秘性,你现在已经被暴露,已然违反了我们之间的交易内容,我现在退出都是可以的。但看在傅老大你的面子上,我才冒着巨大危险和你继续交易的。”

傅老大怒声地说道:“那……那也不能低这么多吧?!这不是打回原形了?!”

说是打回原形都是客气的了,其实他们是处于亏损状态的。

这么多天光和霍珩纠结利润问题,所有人都一股脑的将心思扑在了这次建造军火库的事情上,都没有出去干活过,这都说时间就是金钱,他们这么多天没出去干活,都在吃老本,损失得可不是一点点啊!

“不可以,我不同意,反正不能变成三成!”傅老大一脸没有商量的余地,虎着脸说道:“我为了你这件事可是好几天没出去干活了,你现在和我说变三成,我不同意!”

霍珩一听,顿时轻笑了起来,“好几天没出去干活了?那地牢里那几个人算怎么回事?从天而降的?”

“你还说呢,都是因为你说什么被他们见过了,不能放他们,可又称自己是商人,生意上不能见红,也不能立刻杀了他们,导致我现在还每天伺候他们吃喝拉撒,你说!这笔钱是不是也应该你付!”傅老大钻了空子,怎么也不肯松口让这两成。

霍珩见他一副钻钱眼里的样子,原本脸上的笑意渐渐的浓烈了起来,只是眼底的寒气却加重了几分,“傅老大,我给你三成还是好的,就怕傅老大连这三成都拿不到。”

傅老大眉头拧成了个川字,带着火气地问道:“你什么意思?”

这分明是在诅咒他啊?!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保不住这里,其他一切都是废话。”

“砰”的一声,只见傅老大猛地一拍桌子,指着霍珩就怒骂道:“放你妈个屁,老子怎么可能保不住这里!这是老子发家的地方,是老子的风水宝地。”

“你嘴巴放干净点!”阿虎指着傅老大,冷声地训斥道。

傅老大这下脾气也冒了上来,本来前面有士兵已经让他心里很烦躁了,这会儿霍珩还借机压低了价格,这不是趁火打劫嘛!

“我就这么说话,怎么,又不是第一次听到老子爆粗口,当初当兵的没来可没见你有这么大的脾气啊!是不是现在看到当兵的来了,各种刁难了?!”

“阿虎。”霍珩声音中无形地带着一股绝对的威严之感,让阿虎身形一顿,又再次不甘地退了回去。

解决完了阿虎后,霍珩这才重新翩然地笑了起来,“傅老大,你别想太多了,我也希望你好,毕竟我找了这么多的海域这才看中了这里,如果你这里出了问题,我也同样打了水漂。”

傅老大不屑地冷哼了一声地道:“哼!你不用话说那么漂亮,说到底你就是趁火打劫,想借着那群当兵的把价格压低。”

这种卑劣的手法真是太过下作。

都说无奸不商,老话说的果然是一点没错!

瞧瞧眼前的这位,多会见缝插针。

霍珩被他这么指责也不找借口,反而坦荡地道:“可你被当兵的围剿是事实,我的安全得不到保障这也是事实,我想今天咱们两个人的身份互换一下,我相信傅老大也会和我做同样的事情吧。”

嘴笨的傅老大被霍珩这三言两句之下彻底给说懵了,他结巴了一下地道:“我,我辩不过你,你是个生意人,嘴巴能说会道,我老傅是个粗人,但有一样老傅我知道,做生意要讲信用!霍先生,您没讲信用。”

霍珩眉梢微挑,“我怎么没讲信用了,我已经向你承若了,只要你把那些兵解决了,我依然在这里建造军火库。”

“可你却趁机压低价码!”傅老大愤愤不平地怒声说道。

“但你的确让我存在着风险,不是吗?我投了那么多钱进来,如果出现意外,谁来负责?”霍珩双手一摊,很是无奈地说道。

傅老大到现在算是彻底听明白霍珩的意思了,就是现在有兵出现了,安全没有了保障,他无法相信自己了。

“行,不就是怕有意外嘛,我现在就去把那群兵给解决掉!但是在此之前,还请霍先生去我准备的房间好好的休息。”傅老大对着身边的一个人使了个眼色。

那手下会意过来后,马上走到了霍珩的面前,恭敬地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姿势,道:“霍先生,请吧。”

霍珩眼眸眯了眯,嘴角的笑意不减丝毫。

此时,身后的阿虎冷呵道:“你这分明就是软禁!”

傅老大听到这番话后,奸诈地笑了起来,“不,不,不,我这是为了接下来能够继续和霍先生友好的合作下去,也顺便让霍先生看清楚我老傅的实力。”

在如此明晃晃的威胁之下,霍珩也不生气,依旧淡然一笑,“那我期待傅老大的凯旋而归。”

傅老大抱拳的道:“借你吉言!”

随后大踏步地带着一票兄弟们往大门外走去。

留下的那位手下还站在那里,动作不变地说道:“请吧,两位!”

看上去样子恭敬的很,可语气里却透出了一丝的不屑和嘲弄。

阿虎看在眼里,心生不忿之感,在推着霍珩往基地里面走去时,不由得说道:“二少,我们何必非要在这里受他们的气,大不了换个地方!”

霍珩轻扯了下嘴角,冷声问道:“怎么?这件事父亲没和你详说吗?”

说完后,霍珩明显感觉到正在推行的轮椅滞了一下。

“我还以为父亲什么都和你说呢。”他笑着又补了一刀,那话语中意味深长的很。

阿虎瞬间没了声音,默默地推着轮椅。

没过一会儿,那名手下就将他们两个人带到了房门口,阿虎很自然地打开了房门,想要将霍珩推进去。

但没想到却被那名手下给阻拦了下来。

只听到他抱歉地道:“不好意思,傅老大说了,让两位各自进各自的房间。”

这不就是隔离他们两个人吗?!

摆明了就是软禁和监视!

阿虎将刚才憋着的火气全部洒在了那个手下的身上,一把提起了那人的衣领,盛怒地问道:“你说什么?!”

那人被他猛地这么一抓,立刻被吓了一跳,原本的不敬此时都化为了乌有,神色惊恐地说道:“这……这也不是我安排的,是我们家老大的意思,我就是一手下,您……您别为难我呀。”

“那就一切都听从傅老大的吧。”霍珩推着轮椅进了房间。

阿虎看自家二少都没有意见,他也只能憋着那股子火气松开了那人的领子,心不甘情不愿的走进了另外一间屋子里。

“多谢霍先生合作,多谢霍先生合作。”那人忙不迭地点头哈腰地将他们的门给关上,并且快速地将门外的锁给锁了。

在确定门没有问题后,这才拍着小心肝快步往外头走去。

霍珩独自一个人在一间被锁的房间里,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桌子和一个椅子和一个通风口。

看上去应该是个环境算是比较好的监牢。

霍珩坐在角落里,黑暗的光线将他很好地隐没在了其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慢慢过去,屋子里寂静无声。

忽然之间,他耳朵微动,感觉到门外似乎有些动静,应该是个人才对。

但奇怪的是并没有脚步声。

所以他也一时间无法确定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霍珩屏息凝神地坐在那里,仔细地用本能感官去感受着。

没错!是有人!

只是对方像是刻意的隐匿自己的声息。

难道有兵已经混进来了?!

这次主打的是预备部队,可这人的藏匿能力远超于预备部队一班,如果不是他刚才一直静坐在这里,他肯定也不会注意到这微小的异样。

“喀——”大门徒然响起了一个小小的声响。

霍珩坐在暗处,放在腿上的手已经悄悄握紧,双眸中闪过一道阴戾的冷意。

犹如一只蓄势待发地豹子。

然而当他在看到那抹身影飞快的闪进来后,神色顿时愣住了。

他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人,接着眼中的光芒在那一瞬间迸发了出来。

“你怎么在这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