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被困,计划/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名手下看到那两个站岗的人恭敬的应答后,这才放下心来重新离开这里往基地的正门口大步走去。

老大带着一大批的兄弟们去打那群当兵的也不知道打的如何了,这次看上去那群兵都是有备而来,估计这一仗很难打吧。

他越想越担心,脚下的步子也变得更快了起来。

然而那名手下并不知道,在他开门的那一刹那,聂然其实就躲在了门的背后,只要他走进来,看一眼门背后,就会发现聂然这个第三人的存在。

……

门背后的聂然在看到自己前面那扇门重新关上门后,刚要小小地松了口气。

却不料听到了门外“喀”的一声,锁门锁的声音,她心头一惊,眼神中浮现出一抹措不及防的讶异神色。

锁上了?!

聂然站在门口,又不敢马上去拉门,以防被外头的人发现。

只能静静地站再那里,等待着脚步声的远去。

“踏踏踏——”终于脚步声再次响起,并且越来越远后。

她马上伸手去拉门,却发现门纹丝不动,根本打不开。

果然,锁上了!

该死的!聂然握拳轻捶了下墙面,发出了一声闷闷的响声。

要不是在这里呆太久,和霍珩说太多的话,她也不至于会一起被困在这里!

“我们好像一起被困在这里了。”霍珩坐在那里,声音里没有任何的惊慌,反而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

“闭嘴!”聂然听到他的风凉话后,一个杀气腾腾的眼刀直接甩了过去。

好在霍珩在面对聂然的时候脸皮够厚,不然这一记眼刀之下,不死也伤啊。

聂然看着眼前这扇光滑无比的门面,眉头死死地打起了结。

这门锁要是在里头,那当然没有任何的问题,可现在门锁在外面,她就算再能干,也没办法一双手长到外面去啊。

聂然眉眼不动地紧紧盯着那扇门,像是入了定一般,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转过身对着霍珩冷声地命令道:“你引他们开门,让我出去。”

霍珩却坐在那里笑着道:“别急,再等等。”

可聂然却没有听他的话,而是神色严肃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再等等?

等什么,海盗几乎全部都出巢了,她不在这个时候动手,难道等那群人全部回来以后再动手?

她的能力的确不错,但不代表以一人之力抵抗这成千上百的海盗。

“还有一批海盗没有出去,这批海盗的能力远在其他海盗之上,你再耐心等等。”霍珩看到她眉头紧锁的样子,出声解释了一句。

聂然心头不禁“咯噔”了一下,“还有一批海盗?”

“对,我让他们打,不仅是压低价格,还有就是逼这一批海盗出现。”霍珩耐心地继续解释道。

“好。”聂然知道他研究这群海盗肯定是研究调查的很透彻,才会和他们合作。

所以她也不再问什么了,直接坐在了原地,从上山救人到杀了那群海盗,然后再跑过来救人,她消耗了太多的体力,的确需要好好休息了一番。

她就这么坐在那里,闭目养神的靠在墙边。

霍珩看在眼里,没过多久便再次开口,“这次你端他们的窝,杀多少人都可以,唯独一点,请你把傅老大还有最后一批海盗给放了。”

聂然闻言后,缓缓睁开了眼睛,“傅老大?这里的海盗头子?”

放了这里的海盗头子?

可以杀所有人,却不能动海盗头子和那批被逼出来的海盗,看来这里面还有别的目的啊。

“对。”霍珩点了下头。

聂然这回想也不想地回答,“知道了。”

这么的干脆利落,反倒让霍珩有些讶异了,微微挑了挑眉,“不问我为什么么?”

“好奇害死猫。”事不关己的她从来都不会好奇,因为知道的越多就会被卷入的也越多。

聂然说完了这句话后,又重新闭着眼靠在墙角边。

霍珩一听,禁不住点了点头,接着又问道:“那你出去后打算怎么做?”

“你既然想要留下他,肯定还有后面的计划,那第一步就是取得他的信任。”聂然这时候依旧眼也不睁地说道:“我挟持了傅老大,然后你打伤我,带着他走。救命之恩我相信他一定会用命来相信你。”

她说完后,既没有得到霍珩的同意,也没有得到他的反对。

而是……沉默。

这让她不禁觉得有些奇怪,猛地睁开眼朝霍珩的方向看去。

只见那人嘴角含着笑,那眉色之间几乎飞扬了起来,那眼底的光亮让人不禁微微错愕了起来。

这人……傻笑什么?

难道她的计划里有什么让人觉得可笑的地方吗?

还是说,她想错了什么?

不可能啊,以霍珩的性格,但凡肯留下什么人,肯定是有目的的,不会简单的就这样放过别人才对啊。

到底,他在笑什么?

“你笑什么?”聂然皱着眉头,很是不解地问道。

“我笑,你现在越来越会为我着想了。”霍珩洋溢着笑容说道。

刚才聂然的话里话外完全都是在替他想,这可是一大进步啊!

这么个自我主义的人能够设身处地的替别人想,霍珩觉得聂然已经跨出了那么一小步了。

聂然微微蹙眉,说道:“这是我欠你的,我现在只是想还你而已。”

霍珩神色愣了愣,然后收起了几分笑意,正色地道:“你哪儿欠了我?你为我做手术,半夜为了救我不惜大老远的跑回来,我发烧你彻夜不睡的照顾我,严格认真说起来,都是我欠了你。”

可聂然却摇头,“如果不是你为我受伤,也不至于躺在床上生死未卜。”

她的执意也让霍珩不由得眉头轻皱起,“救你是我自愿的,和你无关。”

聂然并不想和他继续纠缠这个问题,一跃就从地上站了起来,“我做事向来泾渭分明,欠了就是欠了,没什么好说的。”

她如此强硬的拒绝和他深入交谈,禁不住让霍珩怔了怔。

为什么她的情绪会突然转变的那么快?

霍珩望向她的眼眸,那看似沉冷无波的眼底深处却蕴藏着一抹烦躁。

烦躁?

霍珩心里微愣了一下后,嘴角的笑意重新扬了起来,眉梢和眼角都是浓郁的笑意,“好吧,只要你开心就好。”

她这么明显的抵触,算不算在自我欺骗?

霍珩嘴角的笑意怎么也减不下来,让聂然看得更加烦了。

这人有病吧,笑得那么渗人,果然还是尽快把人情给还了,和他彻底结束比较好。

想到这里,她立刻走到了门口,想要去敲门,结果才举手就被霍珩及时给喊停了。

“你干什么去?”

“让他们开门,我要出去。”

最重要的是离开你这个笑得像白痴一样的人。聂然在心里默默地补了一句。

霍珩勾勒着唇角,摇头地道:“我可没同意你的计划。”

“为什么?”聂然眉头皱起了一个川字。

她已经完全在替他考虑了,甚至不惜让他打伤自己,为什么还不同意?

“你光顾着考虑我,怎么不考虑一下自己。”

聂然这下更不明白了,“考虑自己?”

她要考虑自己什么?

这次她人在暗处,外面还有预备部队和2区的士兵做接应,她要考虑什么?

霍珩看她那一脸费解莫名的样子,没好气地道:“为了他,打伤自己,你觉得值得吗?”

聂然轻哼了一声,“只要能达到目的,一切就都值得。更何况,你的枪法还不至于让我丧命。”

她可是亲眼见过这家伙是怎么杀了霍旻的,那开枪的鬼魅速度,连她都无法理解。

想起这件事,聂然忍不住问道:“你当初到底是怎么在霍旻开枪的那一刻,提前杀了他?”

见她问起这件事,霍珩笑得姿态悠然,“我有两把枪,一把是故意引诱给他看的,还有一把早已等候多时了。”

原来如此!

聂然顿时恍然大悟。

怪不得他的速度那么快,原来他身上带着两把枪,她当时还想呢这家伙那么聪明,怎么掏个枪都能被发现,合着是故意做给霍旻看的,转移他的注意力。

“不过,你刚说的那句夸我枪法好是在变相的告诉我,你相信我?”霍珩笑意不减地反问道。

聂然对于他莫名的自信冷笑了一声,一字一句地道:“我不相信你,但我相信自己躲得开。”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自做多情的霍珩碰了一鼻子灰,但他也在聂然面前脸皮厚惯了,神态自然地道:“你就是再会躲我也不开枪。”

“为什么?”

“这太危险了。”霍珩解释道。

聂然皱着眉头,问:“你不相信自己的枪法?”

霍珩轻摇了摇头,不是不相信自己的枪法,而是不敢相信自己能够在面对她的那一刹那扣动扳机。

他的不言语让聂然忍不住严肃地道:“就算再怎么不同意,你也不能否认我的这个想法是最直接最简单也是最快捷的。”

的确,霍珩也不得不承认,聂然的想法的确很简单很直接,她抓了傅老大,然后自己坐收渔翁之利,还能让傅老大以命相待,后面的一系列的计划就会特别的顺利。

只是,知道归知道,做得到做不到是就是另外的事情了。

“可你会受伤,而且你怎么知道在你放了傅老大的那一刻,他不会给你补一枪?”

其实这才是他最担心的。

他怕自己就算射中了她,到时候傅老大为了逃命又趁聂然无力还击时补了她一枪,那他该怎么办?

那时候他是先杀了傅老大,还是先杀自己这个罪魁祸首?

时间不能重来,聂然有这个自信,可抱歉,他没有。

他已经承受过好几次聂然躺在自己面前的样子,实在不想继续经历那一种痛苦。

而且这个痛苦,还是自己给予的。

这时,聂然冷声地道:“如果他补我一枪,那我无法和你保证会留下他的命。”

她不会对杀自己的人手下留情。

她只能够在不让自己处于危险境地之下还这份人情,但超过了这个底线,那没办法,她只能把那人宰了,以求自保。

霍珩点头,神色严肃地道:“这是当然,一切都以你的安全为前提,你要是出现问题,他就是活着我也会亲自毙了他。”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眼底飞快的略过一抹阴翳的寒气。

“那叫人吧。”聂然倚靠在门口,指了指那扇紧闭的房门。

霍珩见她一副不再商量的样子,也知道她是铁了心要这样做了,只能妥协地道:“那你一定要小心!”

聂然点了点头,用手再次指了指门,示意他快点。

再这么磨磨蹭蹭下去,那群海盗就要回来了!

她皱着眉头看着霍珩,但没料到他却身体微微倾斜到了一边,轮椅也大幅度地倾倒向了一边。

聂然眼底微露出些许的诧异,还不等她开口问他这是要干什么,就听到“哐当——”一声,轮椅倒了下来。

霍珩狼狈地摔倒在地上,这一摔可是结结实实的很。

“你疯了?你要想发出点动静也不用真摔吧?”聂然低声地站在那里,很是不解地问道。

“做戏也要做的像点,被人看出什么,等会儿不利于你离开。”霍珩笑着,小声地回答。

聂然不由得怔愣了一下。

就在她愣住的那几秒,门外响起了海盗的声音,“霍先生,你有什么事吗?”

很明显门口那两个海盗是在听到轮椅摔倒的声音后马上赶过来的。

屋内的聂然立刻再次躲到了门背后,身体紧绷着,随时做攻击的姿态。

霍珩看她已经准备好的样子,于是冲着外头的人说道:“我,我摔倒了,快进来扶我一把!”

“摔倒了?”门外的一名海盗听到后不禁皱眉看向了旁边另外一名海盗,“好好的怎么会摔倒?”

“谁知道啊,要不然去汇报一下吧。”另外一名海盗提议道。

这名海盗想了想,点了点头,“也好,你在这里等着。”

说完后就飞快地跑了出去。

“那个,霍先生你先别急,钥匙不在我们手上,我们已经让人去拿了,你等会儿。”那海盗防止以后这名霍总出来后和傅老大打小报告,所以提前和他解释了一番道。

“好,那你们尽快。”霍珩一边对着外面的人说道,一边和聂然一个对视,互相交流着消息。

没过一会儿,那名亲自押送霍珩进监牢的海盗急匆匆地就跑了过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他跑到门口,着急忙慌地问道。

“霍先生在里头说自己摔倒了。”站在原地等待他们来到的海盗在一看到他的到来后,连忙回答道。

“摔……摔倒了?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摔倒了?”那人站在门口,皱着眉地问道。

“我们也不知道,就听到响声后赶过来,结果霍先生在里面说自己摔倒了。”

那人摸着自己的下巴,眼珠子不停地转了起来。

好好的就摔倒了,不会是出什么幺蛾子吧?

随后他连忙说道:“那个,霍先生我钥匙没拿对,我回去重新拿钥匙去,你再等等吧。”

这么明显的拖延和敷衍让霍珩和聂然神色一凛。

难道被发现了?

不可能啊!

霍珩像是愤怒到了极点地道:“钥匙拿错?好,很好!我现在正躺再地上,这到时候着了凉,和你们傅老大中断了交易,这后果你自己一力承担!”

一力承担这四个字砸得那海盗差点个懵了。

承担?

他要怎么承担?

这可是几个亿的大单子,就是把他给卖了,他都承担不起啊!

“这……霍先生,我又没说不给您开,我这不是拿错钥匙了么。”说着他还在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摸了几下,哪怕此时霍珩根本看不见,门外的那名海盗还是装模作样的摸索着自己的口袋,然后啊呀了一声道:“找到了找到了,居然被我放在了裤子后面的口袋里,真是不好意思啊霍先生。你等着,我马上给你开门!”

很快,屋内的两个人就听到了门口一阵钥匙开门锁的声音。

聂然和霍珩一个对视,知道外面的人就快要进来了!

她神情紧绷着,整个人屏气凝神地站在门后面,犹如一只昼伏在黑暗中,发着幽绿色光芒的狼。

伺机等待着最后的那一击!

“咔哒”门锁解开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

门被轻轻推开了。

聂然尽量让自己缩在门背后,让门挡住自己的存在,不被他们发现。

“哎哟,真是不好意思啊,霍先生。”那海盗一推开门,看到霍珩果然躺在地上,整个轮椅已经翻倒在了地上,赶忙跑了进去,想要将霍珩给扶起来。

但霍珩哪里那么容易被他扶起来,要知道还有两个人站在门口呢,不把那两个人弄进来,可不行。

关门打狗比较安全。

“你们两个是死人啊,还不赶紧的,快把霍先生扶起来!”那名海盗怎么搀扶都搀扶不起霍珩后,马上冲着站在门口的那两个海盗怒斥地道。

那两个人一听,连忙应答道:“是是是。”

然后快速地冲到了霍珩的身边,将他小心翼翼地扶了起来。

只是,正当他们扶起霍珩后,“喀——”的一声门合上的声音响起。

那三个人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向门口时,谁料,一个黑影冲了上来,他们顿时惊骇了起来。

还不等他们开口,突然,后脖子一疼,眼前顿时黑了,整个人直接就倒了下去。

这几天宝宝累成狗,忙得飞起来,楼下吵不算,还跟着跑去看我侄子,大家宽容则个,等过几天正常了,我继续万更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