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 和他势不两立!/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和霍珩两个人各自解决了一个,仅剩下的那一个人看到自己身边那两个人已经倒地不起,吓得浑身颤抖不已。

“你……你们……”他惊恐地看了看霍珩和聂然,然后又弱弱地指着聂然,结巴地道:“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他一直都站在门口,怎么没看见过这个女兵的出现啊?!

这是会隐身啊还是遁地,怎么能这样悄然无声地就出现在这里?!

“当然是走进来的。”聂然看到他骇然的神色,不禁勾唇一笑。

走,走进来的?

“这不可能!我一直站在门口,根本没看到你啊!”那海盗瞪圆了眼睛说道。

废话,要是被他看到了,她还怎么混!

聂然懒得和他继续纠缠下去,冷声呵斥地命令道:“脱衣服。”

“啊?”那名海盗听到后,不禁怔愣了一下。

脱……脱衣服?

他没听错吧?

“快点!”聂然见他像是吓傻了一样站在那里不动弹,立刻眉眼半眯着,冷厉的眼眸轻轻一扫。

那名海盗见她变了脸,吓得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就望着聂然开始解衣服扣子了。

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早知道他刚才就应该被一手刀给砍晕过去算了,这至少还干脆利落啊。

哪里像现在似得提心吊胆着,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动手。

坐在那里的霍珩看他苦着脸时不时地瞄向聂然,手里还做着解衣服扣子的动作,脸色顿时黑了起来,一声浓重的杀气透出,“低头,闭眼!”

那海盗听到霍珩那声阴戾的话后,马上低下头,死死的闭上眼睛,就怕自己一个不听话惹怒了这两位,到时候死无全尸。

站在身侧的聂然听到他的话后,禁不住轻挑了挑眉。

随即看了过去。

只见那双深邃漆黑的眼眸里满是寒意。

这人好好的又发什么神经。

一会儿笑,一会儿怒的,这比女人的脸变的还快啊!

而站在另外一边什么都看不到的海盗心里却越发的没了着落,生怕自己脱衣服没脱好,被他们下黑手一刀给捅了,手下的速度更加快了起来。

“你……你们别……别别……别杀我……”他颤颤巍巍地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后,小声地说道。

聂然将他的衣服给拿了过来,又再次命令道:“脱裤子。”

那海盗的脸彻底垮了下来。

这到底是干什么呀,脱完衣服还脱裤子的,他虽然是个俘虏,但也要最起码的尊严要给吧!

不是说当兵的很守纪律的吗?!

他还是头一回闭着眼睛在一女兵面前脱裤子,瞬间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不会是要对自己严刑逼供之类的吧?

然后对着自己男人最脆弱的地方行刑?

嘶——

想到这里他背脊骨就一阵阵的发凉。

“你……你有话说话啊,我肯定全部坦白,你,你,你可千万别对我严刑逼供之类的啊。”那海盗快速地松开了裤腰带后,脱下裤子,接着就紧紧地捂着最为脆弱的地方。

他浑身上下只剩下一条裤子,还以那种姿势闭着眼站在那里,完全一副像是被即将欺负却又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姑娘似得。

聂然原先还没听明白他所谓的严刑逼供是什么,可一看到他两只手死死护住的地方后,顿时无语极了。

她只是想要换掉自己这一身的湿衣服,顺便乔装打扮好混入基地而已,干嘛搞得自己像是要耍流氓似的!

“放心,我不严刑逼供。”

因为这根本没必要,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站岗海盗,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好值得自己浪费时间去逼供的。

她抬手,双手握着海盗脑袋的两侧,接着猛地一转,还不等那海盗知道自己发生什么事情,只听到自己的脖子里骨骼的声音“咔哒”一响后,随后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聂然居高临下地看了眼已经躺在地上没了气息的海盗。

随后,弯下腰拿起了他的衣服裤子转身走到了角落里,她双手交叉地抓着自己的衣服抬手就要脱掉。

然而就在她把衣服刚撩到腰间,手倏地一顿。

她感觉到屋子里一道灼热的视线在看向自己!

聂然侧过头顺着那道视线看过去,只见霍珩很淡定地坐在那里,看似没什么变化,不过那双眼眸却在眼镜下散发着惊人的亮光。

这让她眉眼冷了几分。

“转过去。”她阴郁地声音响起,让霍珩的视线移到了聂然的面容之上。

“不必了吧,我又不是没见过。”他笑得很是灿烂,也很欠揍。

但聂然的神色却更加冷了起来。

他这是在提醒自己,当初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时,她也是当着他的面脱下了衣服。

那时候她居然真的傻傻的认为带着黑色眼镜的霍珩是个瞎子!

妈的,都怪这混蛋定力那么强,用刀扎都能淡定如斯,怪不得李宗勇派他做卧底,还一做就做了十几年,这份心性的确是厉害。

连她都被骗过去。

聂然这么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心里头思绪万千。

而坐在那里的霍珩看她那么阴冷沉然的一直看着自己,他以为自己的调侃让聂然不高兴了。

他讪讪地摸了摸鼻尖后,推着轮椅原地转了一圈背对着聂然。

聂然见他乖乖的转过身后,飞快地脱掉了身上湿漉漉的迷彩服,换上了那名海盗的衣服。

换衣服期间,坐在那里的霍珩忍不住赞叹道:“你刚才那手法挺干脆利落啊。”

“比不上你刚才那一手刀。”聂然穿着裤子头也不抬地回道。

她刚才亲眼看见霍珩那个手法,手起刀落之间如闪电般快速,而且砍下去的方位也诡异之极。

原先她还以为霍珩只是把人砍晕了,可后来在弯腰捡那海盗裤子的时候,一个起身错开时,她感觉到那个人没有气息,完全就已经死了。

这其中的差别,已经不言而喻了。

聂然穿好了裤子,又整理了一番后,重新走到了那几个海盗之中,将最后那个漏网之鱼也轻轻的将他头部霍地一扭,喉骨“喀”的一声错开后,那人就这样安静的死了。

霍珩看到她那果决的手法后,笑着道:“你要是喜欢,我可以教你。”

她还是第一个那么快就发现自己这手刀下的秘密。

这妮子的感官灵敏程度真是高的吓人。

“不用,我的力道不如你,用这一招很容易会出现漏网之鱼。”聂然直接就给拒绝了。

这招的确很厉害,但并不适合现在的自己。

要是在前世或许还能学学,现在的她,学这种招数简直给自己找罪受。

霍珩想了想觉得她说的也对,于是径直推着轮椅往那几个海盗的身边走去。

“这里又没有别人,你为什么不起来?”聂然看着他推着轮椅在这房间里走来走去,完全不能理解。

在别人面前他或许要装成一个残废,可现在在她面前,她是知情人,有必要还继续这样装下去吗?

“只有随时随地的把自己当成一个残废,别人才会相信你就是一个残废。”霍珩语气淡然地说完后,弯着腰在其余两个海盗的身上翻查着。

他每天要被那么多人明里暗里监视着,只要一个起身,明天他可能就不会出现在霍氏的大楼里了。

只要他一天是霍珩,就必须要带着轮椅走!

“这枪你拿着。”霍珩从海盗的腰间拔出了一把黑色的手枪,然后直接递给了聂然。

聂然在看到枪支的那一瞬,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皱,随后瞥开头去,说道:“不用,我有刀,手枪你自己留着用吧。”

“刀怎么能比得上枪,万一需要远距离射杀,你怎么办?”霍珩的手依旧半举在那里,没有收回。

聂然眉头拧起,“我是偷袭,根本不需要远距离射杀。”

说完后,她便转身想要往外头走去了。

“他们说,你不敢开枪。”身后,传来了霍珩平淡的一句。

聂然的脚步微微一滞,嘴角缓缓勾勒起一抹嘲弄的冷笑,回过头坦然地道:“是啊,我不敢开枪,所以别给我枪,给了也是浪费。”

霍珩笑了笑,似有深意地道:“你是不敢开枪,还是不敢模枪?”

聂然目光顿时冷了几分,“这有差别么?”

霍珩坐在那里,温润地笑意里蕴藏着一丝犀利之感,“当然了,不敢开枪是心理障碍,不敢模枪是刻意逃避。”

他的话可以说是一阵见血,让聂然眉宇间的冷厉之色又加重了几分。

“对我来说,不管是障碍也好逃避也罢,总之就是没办法拿起枪。”

霍珩摇了摇头,“你不是没办法拿起枪,你应该是想利用枪来了结一些你不喜欢的过往吧。”

聂然表面上依旧淡定,可心里却一惊,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但很快,她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不可能!

她是重生而来,什么证据都没有,他能发现了什么。

聂然讥讽地哼笑了一声,“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我能有什么过往,我的过往你不是早就已经查的很清楚了么。”

“但我相信能说出想要自由的人一定是被禁锢太久,所以才会想要过着平凡的日子。”霍珩笃定而又肯定地坐在那里,淡笑着望向了她。

那悠长而带着深意的目光几乎将聂然照得无所遁形。

和他认识了这么久,聂然在这一刻才发觉这个男人洞察别人的本事竟然如此的高明。

没有任何的证据,也没有任何的线索,不过是自己说了一句想要自由,他居然就能顺藤摸瓜地想到过往这两个字。

真是太可怕了。

“可是,你既然想过平凡人的日子,甚至宁愿放逐自己也不愿意拿枪,为什么偏偏又在这种时刻却选择站出来杀海盗呢?”

霍珩似笑非笑的目光和聂然寒厉的目光对上后,她冷声地道:“我是不得已的。”

要不是那群人被自己设计进了山里,又失联,她才不会管这群人的死活呢!

霍珩像是顺着她的话点了点头,又继续道:“既然已经不得已了,那么枪和刀又有什么差别,不过都是杀人的工具而已。你不断地对自己强调不要去碰枪,要回归平凡人的生活,然后却转身拿起刀去杀人,你不觉得这是在自我欺骗吗?”

聂然突然扬起了声音,厉声回答道:“不是!”

她才不是自欺欺人,自我欺骗,她只是……她只是为了救那群士兵才会这样做!

霍珩看到她情绪有了些许的波动后,话语中也不再紧紧相逼了,反而退一步地感叹道:“或许你真的应该拿面镜子看看自己在看到枪时那犹豫、纠结的眼神。”

当初为了能够让她进2区,老师这才为她编排了一个似谎非谎的那些话,结果这小妮子倒好直接说自己心理障碍了。

向往自由这一点他理解,他也不强求,人各有志不是么。

所以他就是想让自己有一个彻底死心理由,故意拿枪去试探她一下,但没想到,聂然那眼底那汹涌渐深的眼神一下子就出卖了她。

那是不敢拿枪的眼神吗?

那分明就是想握枪眼神!

这妮子何必这么委屈了自己。

“你没资格在我面前说教。”聂然神色冰冷,眼底深处的情绪有些翻涌了起来。

霍珩沉默了几秒后,这才说道:“我只是不希望你委屈了自己。”他握在手中的枪再次举到了聂然的面前,一字一句地道:“枪可以杀人,但同样也可以救人,任何事都有它的两面性,不要太拘泥于一个方面。”

那把黑色的手枪安静地躺在霍珩的手中。

门外的几缕光线照在的枪身上,折射出金属的光泽感。

聂然就这样无声地站在那里,胸口微微起伏着,显然是在努力地将自己的情绪压制下去。

霍地,她瞳孔微缩,一个抬手将那把枪直接打飞了出去。

“别来教训我!”聂然的眼神里冒着丝丝的寒气,丢下完这句话后跨步就朝着外头走去了。

她一路匆匆往监牢外头走去,可直到她走到楼梯的拐角处时,那满腔纷乱的怒火让她最终忍不住的握拳砸向了墙面,发出了“咚”的一声。

“该死的!”她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句。

她为什么要答应柯鲁去救人,如果不进来救人,自己也不会遇到霍珩,更不会听到他这番话!

凡是都有两面性。

这个精明的腹黑男人,总是知道自己的点在哪里,然后一击即中。

“混蛋!”她又是一拳狠狠地砸在了墙面上。

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念头又因为他那几句话给勾了出来。

是,她承认,她的确是想握枪,可握枪不就代表着继续生活在枪林弹雨之中吗?

她讨厌这样的生活,她不想再重复那样的生活了!

她其实就只是单纯的喜欢枪而已,那冰冷的金属机械感在指尖触碰,让她留恋不已。

留恋?

天,她在想什么呢!她怎么会留恋呢!

越想她心里就越烦躁,那种感觉让她越咬牙切齿了起来。

聂然慢慢五指收拢握成拳头,眼底闪烁着愤怒的火光。

这个该死的霍珩,她发誓,她和这家伙势不两立!

愤恨不已地在心里发完誓后,她再次快步朝着外头的大门走去,可谁料自己刚走出大门,却和迎面而来的一海盗撞了个正着!

“哎哟喂,干什么,长没长眼睛啊?!”那海盗被这么突如其来的一撞后,不禁骂骂咧咧了起来。

聂然一看是海盗,马上低下头,粗着嗓子说道:“对,对不起……”

然后就绕过他打算往外头继续走去。

却不想那海盗却忽然大喊了一声,“站住!”

聂然心头一紧,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不至于吧!

她心里头虽然各种怀疑,但还是依言停下了脚步,站在了原地。

只听到身后那名海盗从后面走了过来,听着那一步步“踏踏踏”的脚步声,每一步都像是踩在自己的心尖上。

让她神色愈发的凝重。

她现在站的地方是大门口,不远处还有六个海盗在来回走动巡逻,如果被发现,她根本来不及解决。

这时候,聂然不禁暗骂霍珩那个乌鸦嘴,说什么要远距离射击!

这下好了,真要射击不可了!

算了算了,大不了做得隐蔽一些,距离那么远,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就在她打算破釜沉舟之际,那名走过来的海盗却猛地拍了她一下肩膀,怒骂道:“你个臭小子,见我就逃,逃什么逃,赶紧跟我去弹药库拿东西,一个个看到吃的就往前冲,现在真的要真枪实弹的上战场了,就想溜!”

听到这番话后,聂然瞬间心头微松了口气。

原来不是被发现了,而是被叫住去弹药库搬弹药。

弹药库?!

这三字让聂然立刻精神一震。

那可是个好地方啊,炸弹可比枪好使唤多了。

有了炸弹,端了海盗这个老巢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而且现在还有个免费向导给自己指路,何乐而不为呢!

那人见聂然不肯走,立刻威胁道:“快点,老大急着要用呢,要是慢了,耽误了前面的战事,你小心被老大丢进海里喂鲨鱼!”

“是,是!”聂然连连点头应了下来,又赶忙地跟了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