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 炸了这一窝海盗/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人在基地里绕了好几圈,大概是因为弹药库属军事重地,藏得格外的隐秘,这弯弯曲曲地兜了好几圈聂然也没见前面的海盗停下来。

不过这样也好,方便她熟悉这里的路线。

刚才她按照那名海盗从北面的侧门跑进来,就直奔西侧的地牢,结果没把那群岛民救出来,反倒遇上了霍珩,还为此困在里面,以至于她一出来就被人抓着就来搬弹药,根本没时间查清楚这基地里的路线。

现在正是好机会。

聂然跟在那名海盗的后面,时不时地瞄向周围两眼,以至于脚步有些慢。

惹得走在前头的那名海盗频频停下来催促地道:“你倒是快点啊,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前方可等着这批弹药呢!”

“是,是!”聂然心神一凛,立刻垂眸跟了上去。

“真他妈倒了血霉了,都没出去干上一票,怎么了就招惹上这批士兵了。”那海盗走在前头自顾自的嘀咕着。

聂然乖乖地跟在后头,冷笑不已。

还不是这位傅老大眼瞎,敢和霍珩谈条件,这厮是那么好说话的人么。

要知道他可是黑白两道通吃的家伙,自己的背景就是个混黑的,又有军队在身后做倚靠,这回好了吧,连人带地盘都要被端了。

这就叫做偷鸡不成蚀把米。

跟着那名海盗又兜转了几圈后,终于看到了在基地后头不远处一栋独立的房子,院门口有两个守卫守着。

“我是按老大的命令过来拿弹药,快开门!”那海盗冷声地说道。

“是!”

显然那群人和这个海盗很熟悉,只是他的一句话,就交出了钥匙。

得到了钥匙后,两个人一前一后畅通无阻的直接进了院子里面,才一走进,她就发现距离西侧的牢房并不远。

只是四周却用砖墙全部砌了起来,变成了一栋独立的房子。

看来是为了重点守卫,所以特意砌起来,故意给这里劈开一条单独的路线。

没想到让她捡了个便宜,这么明晃晃的就走了进来。

“你还傻站在外头干什么,快点进来搬东西!”那海盗解了锁直接推门而入进去,但看到聂然又站在门口不动弹时,不禁又嚷嚷地催促了起来。

聂然回过神后,立刻跟了进去。

一走到屋内,一股浓浓的硝烟的味道,那些弹药就这样一箱箱杂乱的放在了地上,那枪支也随意的堆叠在那里,各种步枪和手枪黑压压的一片。

昏暗的光线透过木窗子照在这些枪支上面,不知为何让她心头莫名地发沉了起来。

“傻乎乎的干什么呢,快点,把这两箱的弹药送出去,基地大门口自有人等着。”那海盗见她不动弹,指着地上的两箱弹药说道。

聂然收回了思绪,又环顾了一圈这屋子里堆满地弹药,怪不得敢和霍珩谈条件,也难怪霍珩会看中这海盗头子,要和他合作。

这群海盗果然有资本,这么多弹药,都可以组一个小型军队了。

“没有第三个人来吗?”她问道。

屋子里那么多弹药,就凭他们两个应该搬不完吧。

那人看也不看她,直接伸手扛起了两弹弹药,“能调动的人都调动出去了,哪儿还有人来,你快点搬,不然前方没了弹药吃了败仗,到时候咱们就真的要被丢下大海喂鲨鱼了。”

接着就往外头走去。

站在原地的聂然听到他说不会有人来,原本低眉顺眼的面容倏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一抹冷凝地笑意渐渐在嘴角绽开。

“喂鲨鱼太麻烦了。”她一步步地走到了那名海盗的身后,阴测测地低语了一声。

那人正哼哧哼哧地搬着炸药,一时没听清,不由得停下脚步转过头,疑惑不解地问道:“你说什么?”

聂然抬头,眼底带着一抹嗜血地笑意,一字一句地道:“我说,喂鲨鱼太麻烦。”

那人看到她那神情,只觉得遍体生寒,装作镇定地说道:“你,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就地解决。”话音刚落,聂然忽的提速而上,藏在背后的寒光闪现,随即轻轻一挥,那人连人都来不及喊,就觉得脖子上一疼,就彻底没了气息。

“扑通——”一声,连人带箱子直接倒在了地上。

一丝鲜红的血液从那海盗的脖子上慢慢地渗了出来,极淡的一条红线。

足以可见,聂然当时的速度有多么的快了。

“什么声音?”外头听到弹药箱子砸在地上发出的声音后,警觉地跑进了小院问道。

聂然站在屋内,看着自己脚边的那具死透了尸体,眉头微蹙了起来。

“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外头的人见里面那一声响后没了动静,不禁又走近了几分问道。

聂然听着外头一步步走近的声音,最终还是开了口,“那个,他好像在前线受了伤,这会儿失血过多昏倒了,你们进来把他抬出去吧,他压着我脚了!”

那声音听上去有些艰难和痛苦,这让外头的人不疑有他地走进去帮忙。

“吱呀——”门被轻轻一推开,那两个人在看到倒在地上的那名海盗后,急忙上前想要把人扶起来。

其中一名海盗将人扶起后,不由得咦了一声,“不对啊,不是说受伤昏倒吗?这身上怎么没有血迹啊。”

“不会吧。”另外一名海盗听到他的话后,马上重新检查了一番,最终将视线定格在了那人的脖子上,指着那道伤口不走脑地:“瞧,在这里呢!”

可说完之后,他却惊骇地再次抬头,和另外一个海盗两两相望了起来。

这脖子上……的伤口,那不就是……割喉?!

死,死了!

这人已经死了!

那两个人心头一惊,顿觉不妙!

刚丢下手中的死人,想要转身逃跑,谁料迎面就看到站在门口等候多时的聂然手中把玩着军刀,那冷戾嗜血的微笑微微上扬。

“想去哪儿啊?”她声音阴郁地让人心头发颤。

“你……你……你是当兵的?”其中一个人大着胆子抖着声音问道。

聂然无言地再次勾起了唇角,眼神骤然一凛,手起刀落之间,那两个人就这样了无了声息,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反应真迟钝。”聂然冷嗤了一声后,将刀随意地在他们的衣服上擦拭了几下,接着藏在了腰间。

她一人站在这安静的弹药房里,看着眼前这堆满了的弹药,心里细细盘算着接下来该怎么做。

霍珩说过要逼最后那一批海盗出现,现在这屋子里弹药那么充足,估计一时半会儿就靠预备部队那一个班以及2区那些可有可无的人可能会出现拉锯战。

只有这批弹药没了,傅老大肯定会让那批海盗出现。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那批海盗到底什么来头,竟然可以让傅老大像藏宝贝似的藏着。

“着火了,着火了!”突然间,远处一个焦急的大喊从围墙的外头响了起来。

原本正盘算着的聂然听到后,面色一怔。

着火了?

好好的,怎么就着火了?!

“怎么回事?”围墙外头闻声出现的海盗不禁忍不住问道。

另外一名海盗匆促地道:“监牢那边着火了!”

“什么?!”那海盗惊讶了下后,赶忙说道:“快,快救火去!”

接着就听到一群纷乱的脚步声朝着远处跑去。

站在屋里的聂然细细地聆听着外头的动静,果然没一会儿又有一个人高声大喊了起来,“不好了,不好了,前面,前面也着火了!”

“什么?怎么又着火了?!快拿水去扑火!”

“厨房,厨房也着火了!”

那着火的声音此起彼伏响个不停,而且不是柴房就是厨房,倒也不是特别让人生疑。

但对聂然就没什么用了。

这么频繁的着火,很显然是霍珩干的好事!

这家伙倒是速度够快的啊!

竟然利用放火将自己的行踪给隐没起来,顺便还可以让正在前线傅老大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分神。

只是……聂然扫视了一圈屋里那些弹药箱,坏笑了起来。

再怎么放火也比不上这满满一屋子弹药的威力吧。

聂然将屋内的炸药一箱箱的搬出了小院子,以多米诺骨牌的方式全部码放好,然后又解开了其中一个炸药,将里面的硝石和火药给倒了出来,一路沿伸到了院门口。

接着从包里腰间拿出了打火机,她快速的将打火机里的小弹簧给拔了出来,使得火光无法熄灭。

她手握着打火机直接走出了院子,看了看院子里的那些炸药,她心里不禁想到,还好有霍珩在外面放火,把那一群仅剩不多的海盗都给打发去了监牢厨房那边去灭火,才让她这么方便的做事。

她抬头看了眼天色。

铅灰色的云层厚重的很,让人觉得喘不过气来,感觉就快要有一场暴雨即将来临了。

聂然瞟了眼手里的火光,随即手腕轻挥,打火机以一个抛物线的弧度准确无误地丢了出去。

“呲”的一声,火光顿时闪现,以一种极快的速度一路燃烧了过去。

这一屋子的炸药,威力可不小啊。

聂然想到这里,连忙转身快步离开。

……

基地外头枪林弹雨的声音不绝于耳,子弹随着风声一道道地从耳边擦过,整个战况紧张不已。

傅老大这里的人手显然和预备部队不是一个级别的,除了一开始在人数上占了上风外,其他的一点没占到。

而且这唯一的一个优点也在预备部队的枪眼下一点点的在扯平。

“快,快顶上!决不能让他们靠近基地半步!”傅老大躲在一棵树的后面正和预备部队的人火拼,结果看见距离自己不远处的一个兄弟被直接一枪爆了头,那个位置迟迟没人上,不禁冲着身边的怒吼了起来,“都给我狠狠地打!”

砰!砰!砰!

来往不断的枪声不断的响起,让人心头发紧。

殊不知,更让人心头发紧的声音接踵而来。

“轰隆——”

突然,一声巨响从基地里炸响,耀眼的火星子伴随着滚滚的浓烟腾升而起,震得整个山间都微微晃动了起来。

“怎么回事?!”

那平地一声惊雷吓得两方人马都滞了一滞。

“老大,老大,你看!你快看!”忽然身旁的一名手下惊恐不已地拍着傅老大的肩膀。

“干什么!”傅老大扭头冲着他所指的地方望去,却看到那黑色的浓烟源源不断的冒出来

那个方向……那个方向是——基地!

顿时他的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起来。

而另外一边的预备部队在听到那一声巨响之后,安远道不禁眉头紧皱了起来,“海盗的老巢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有这么响的爆炸声?”

“是聂然!”已经和预备部队汇合的汪司铭倏地出声道。

安远道微微瞠目,聂然?!

这爆炸是聂然搞出来的?

“应该是聂然给我们发信号。”李骁也觉得汪司铭的判断没错,附和地点头。

方亮看着那还在不断升起的浓烟,说道:“教官,我想内燃应该是希望我们全面进攻!”

和聂然分开时,她有说过要替安远道在里面走接应,端了这窝海盗的老巢,想来这爆炸声是在提醒他们,她已经得手了。

一直没有出声的安远道站在那里,沉思了片刻,接着点头道:“全面进攻。”

这边的士兵趁着巨响一个个号令快速地颁发了下去,而那边的海盗们看着那滚滚的浓烟一个都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这基地里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会发出这么大的声响?”一个海盗盯着那黑色的烟,疑惑不解地道。

傅老大看到那浓烟,心里只觉得有坏事发生,正打算喊人回去看看时,一个海盗快步走了出来,神色焦急不安地嚷嚷了起来。

“老大,老大不好了,不好了!弹……弹药库……”

他跑得有些猛,一时间说话气喘不已,连句整话都说不利索。

急得傅老大忍不住呵斥道:“弹药库?弹药库怎么了?!”

那人被傅老大这一声吼吓得一个激灵,接着哭丧着脸道:“弹药库被炸了!”

“什么?!”傅老大一听,脚下一软,禁不住往后踉跄了两步。

炸了?!

他攒了那么多的军火就这样被炸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好端端的弹药库怎么就炸了!”说到最后,他竟忍不住一把揪住了那海盗的领子,恶狠狠地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就突然一下子炸……炸了,好多兄弟们都受伤了,房……房子也倒塌……”那名海盗吓得心颤不已,说话都不停地在发抖。

房子倒塌这四个字让傅老大的神情一滞。

那一房子的弹药都被炸的话,那距离不远的西侧监牢呢?

不会也被殃及到了吧!

屋子里可有霍珩啊!

随即他越发的抓紧了那海盗的衣领,比得知弹药库被炸毁时的神情还要严肃焦躁了几分。

“那人呢?西面的监牢那边有没有损伤?”

那名海盗被他这么凶恶地提着衣领,吓得话都有些说不利落了起来,“西……西……面的监牢也被炸了!”

也被炸了……被炸了……炸了……

这句话如同一道闷雷炸得傅老大骤然失了血色。

西面的监牢里可是有霍珩在里面啊,监牢一炸,那他……他岂不是……

还不等他赶忙回去勘察,就听到正在前线厮杀的兄弟跑了过来,“老大,老大,那群士兵突围上来了,我们快要顶不住了!”

这下,傅老大真是顶不住了。

两个巨大的打击让他心神俱裂,只觉得心里头有什么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老大,我们该怎么办?”那海盗慌得不知所措,连声地问道。

傅老大捂着自己的胸口,说道:“快,再喊一批兄弟们上去,一定要顶住!”

“老大,已经没有人了,基地里好多兄弟全部给炸伤了。”那名刚从基地里走出来的海盗小声地在他耳边提醒道。

“全军覆没了?”

不至于吧,就算基地炸了,可也不会所有人都被殃及了吧?!

“那时候监牢那边着火了,基地里所有的兄弟们都在那边救火,然后就……全都波及到了……”那海盗将事情娓娓道来。

见自家老大站在那里,面色从白转而青色后,又弱弱地补充了一句,“而且,我们的弹药已经全部被炸毁了,没有弹药了。就算兄弟们都出来,没有枪也打不了。”

这话让傅老大感觉到自己眼前一黑,像是要背过气似的。

怎么会全都聚集在一起,难不成真是天要亡他们不成?!

傅老大强压下心里的痛楚,看着眼前渐渐在逼近的士兵们,忍着悲愤说道:“给我撤,全部给我撤回基地里去!”

“是!”

所有人在听到傅老大这一声命令之后,边打边退地往基地里撤了进去。

当基地的大门一关上后,傅老大又再次命令道:“所有人都给上门楼给我打,一定要给我想办法拖延住!”

接着,他便转身快步往基地里头走去,里面的伤亡和损毁情况他必须要去看一眼才行!

他快速地朝着西面的监牢走去,却在中途遇到了一名手下。

“老大,不好了,不好了,弹药库全没了!”那名海盗在一看到傅老大后,苦着脸喊了起来,“这可怎么办呢啊!老大,好多兄弟都受了伤。”

说到最后那名海盗就哭喊了起来,那灰扑扑的脸上全是硝烟,根本看不出模样出来。

但这会儿,傅老大已经没什么心情去关注弹药库了,比起弹药库更让他在意的是霍珩的生死!

“那西面的牢房怎么样了?!”他忍不住出声问道。

那名海盗一愣,接着皱着眉头道:“都被炸塌了!”

“全部?整个监牢都化为平地了?”傅老大继续不死心地问道。

那海盗点了点头,“是啊,西侧的房子全都倒了,还压死了不少兄弟们呢!”

傅老大强忍着心头的血腥气味,白着脸色急忙道:“快,快带我去看看!”

不行,霍珩不能死,他绝对不能死!

要是霍珩真死在里头了,到时候霍氏找上门来算账,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这霍珩走的是黑道,整个A市都被他所掌握,而且据说在其他地方上也有他的势力,这么多年积累下的人脉,一旦霍氏发出黑令下来,他就死定了!

前有白道围剿,后有黑道追杀,想到这里他背脊骨一阵阵的发寒。

脚下的步子也越发的快了起来。

身后那随行的那名海盗此时却趁着傅老大不注意时,低垂的眉眼中闪过一丝极快的冷光,就连嘴角弯弯地勾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哈哈哈,今天字数多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