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拼死抵抗,然姐发威了/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行人走的很急,绕了几个拐角后就看到好几面墙已经被震裂了,而且砖块都散落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越走进去,就越看到更多碎裂的墙面和砖块,这里离西面的监牢还有一大段的距离,就已经被震成这个样子,西侧的监牢和地牢离弹药库可只有一墙之隔啊。

一想到这里,傅老大手不由自主地就攥紧了起来,脚下的步子也更加的快了起来。

没过多久,刺鼻的硝烟味越来越浓重,头顶的黑烟滚滚,那一方的天色都已经彻底暗了下来。

足以可见整个弹药库房爆炸的威力有多么的巨大。

一行人跟在傅老大的身后疾步而去。

终于,一个拐角后,西侧监牢的面貌全部闯入了傅老大的眼中。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得他脸色煞白不说,整个人不由得腿都软了起来。

身后的一名手下眼明手快地将他扶住,以防他摔倒在地。

傅老大被人搀扶着,整个人都懵了。

眼前那一堆废墟里还袅袅腾升着黑色的烟,早已没有了当初的样子。

石头胡乱的堆叠在那里,哪里是门都不知道,整栋房子全部被夷为了平地。

“完了,完了!”傅老大脸白的毫无血色,面露恐惧地表情呢喃自语着。

身边那个搀扶着他的人好心地劝慰道:“老大你别太伤心了,房子没了我们还能再给你造。”

“是啊,是啊!老大别难过。”

“再造就好了嘛,反正毁的是监牢,又不是什么重要地方。”

那群人一个个的都纷纷涌上前去好生劝着。

但傅老大像是没听到似的,看着眼前已经被炸的只剩下一堆破烂石头的房子,不断地念着,“没了,全没了……”

那眼神里满含着悲愤和害怕的神色。

傅老大身后的那群手下还以为自家老大是伤心监牢的房子被炸没了,都不停地劝着。

唯独其中的一个人没有开口,那脏兮兮的小脸上一双晶亮的眼眸里闪烁着嘲弄的冷光。

这人藏匿在海盗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聂然!

其他人不知道,但聂然却知道傅老大这是在说自己完了。

霍珩,A市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死”在了这座岛上,而且还是被活活的埋在了监牢的废墟之下,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他肯定认为霍氏会来找他。

所以才会这样失了心神一样。

但聂然知道霍启朗的性子,更何况现在还有霍褚的存在,她觉得霍褚得知这件事一定会很高兴,说不定不仅不怪罪,反而还要给这海盗头子一大笔的钱吧。

至于霍启朗她就真的不知道了,这个男人的性子阴沉不定,霍珩大部分的性格都来自于他的言传身教。

她和霍珩也只是打个平手,对于霍启朗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实在无法猜测。

聂然觉得,霍启朗作为父亲的确够狠,他连亲儿子都能流放出去,所以霍珩的死或许真不能成为什么太大的问题。

可转而一想,她又觉得他已经折损了一个亲儿子,现在剩下的也就只有“霍珩”这一个亲儿子了。

霍褚虽是儿子,但是只是一个义子而已,怎么说都是外人。

他将霍褚提拔上来应该是变相的给霍珩施压。

如果霍珩真的在这里死了,他应该会为这个“儿子”讨回点公道的吧。

聂然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就在这时候,一个人从远处急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嘴里嚷嚷地道:“老大,老大,不好了!外面的兵正打算攻上来!”

“什么?!”这一句话让原本已经失了魂的傅老大惊得思绪归位。

“他们正一步步地攻进来了!”那海盗指着外头,语气里很是焦急。

傅老大不相信地道:“这不可能!外头我做的那些陷阱,他们都破了?”

那海盗像是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都破了,而且他们还毫发无伤的杀过来了。”

傅老大脚下又是一个踉跄,“这……这……”

这怎么可能呢!

他做了那么多的陷阱,而且一个个都是花费了好多心血做的,这群当兵的竟然毫发无伤?!

这,这是天要亡他啊!

站在他后面的聂然冷眼旁观地看着,嘴角极快地闪过一抹冷笑。

要是一般的部队或许还会因为他那几个陷阱慢了进程,那这次进攻的可都是要直接进特种部队的一班,就凭安远道那魔鬼训练,当然一个个都毫发无伤了。

就凭傅老大那些蹩脚的陷阱,哪里能困得住这群精英。

陷阱一破,进基地就只是时间问题了,再加上他们的弹药都被毁了,根本没办法抵抗,瞬间人心浮躁了起来。

“老大,怎么办啊?要不然咱们跑路吧?!”一个海盗小声地提议道。

但还没等傅老大怒声训斥就听到又一个手下冲了过来,脸上满是仓皇之色,“不好了不好了,老大!大门就要破开了!”

“什么?!”傅老大一听,顿时大惊。

怎么这么快!

这下,人心涣散了。

没有弹药,基地大门要破,再不跑就真的要被抓了!

“老大,我们跑吧!现在跑还来得及。”那海盗焦急地催促道。

站在后面的聂然听到他们提议要跑,心里只觉得糟糕。

当初答应了霍珩要帮他把最后一批海盗给逼出来,现在那群人还没出来,这些人就要跑,那不是她白耽误工夫了么!

聂然站在那里看他们一个个都要求让傅老大离开,可傅老大却站在那里一脸不甘心的迟疑模样。

聂然看见他这般样子后,趁机走到了傅老大面前说道:“老大,要是你舍不得这儿,不如咱和他们拼了吧!”

傅老大听到她的话后,不由得问道:“怎么拼?!”

“硬拼呗,反正大不了鱼死网破。”聂然拍着胸脯,一副惹急眼了之后的样子。

她才不会主动说让另外一批海盗出来这种话,万一这是他们岛内的辛秘之事她这么一说,不就不打自招了。

周围的那些手下看她说鱼死网破四个字后,齐齐皱起了眉头。

他们跟着老大做海盗为的是找一条出路,可不是主动去找死的。

要是现在弹药充沛,那倒是还能为这个基地拼一次,但现在很明显,什么都没有,除了逃,已经别无选择了。

“都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好好的咱们直接跑就是了,为什么要和那群当兵的对着干。”

“就是啊!我们是匪,他们是兵,怎么打得过人家嘛!”

“要不然……把最后一批兄弟们叫出来吧!”忽然间,一个海盗提议了起来。

他的声音不大,但却恰好将所有人的声音全部压盖住了。

聂然听到了这番话后,眼中眸光微闪。

终于来了!

另外一个海盗听到这个提议后,也连连附和了起来,“是啊,把那群兄弟们叫出来吧,不然就只能被打了。”

“不,不行,那群人是最后的筹码,要是折在这里,我就连一点底牌都没了。”傅老大皱着眉头下意识地拒绝。

聂然看他们都劝不住,于是添油加火地道:“还要什么底牌啊老大,这人都打到家门口了,咱们要是再不拿出杀手锏,能逃都是幸运的,万一被抓了怎么办?这么多兄弟可都得靠你养活啊。”

她这一番话说的软硬兼施,直把傅老大说的心惊肉跳不已。

是啊,人都被抓了,还要什么底牌啊。

那底牌留在手上也没用啊,说不定到时候自己被抓了,那些自己辛辛苦苦培养的人最后都跟了别家的老大去了。

许久之后,他眼底渐渐地坚定了起来,带着一种破釜沉舟地气势道:“好吧!马上让他们从后山赶过来支援!”

众人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应声道:“是!”

几个人转身就往外头跑去。

傅老大随即又对刚才来的两个人说道:“让兄弟们在抵抗一阵子,救援马上就到!”

“是!”

“留下一小部分人给我挖!务必要把霍先生给我找出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傅老大在说了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刻意地朝着那废墟看了一眼,眼底是怎么也压制不住的沉重。

他知道自己就算是打退了那群士兵,但要是救不出霍珩,以后只怕不仅要躲着白道的人,就连黑道的人也要防上一防。

这次,他真是赔了夫人又折了兵,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没和霍珩要要钱不说,还把人给弄死了。

现在还被一群当兵的给围剿追杀。

“是!”几个人躬身喊了一声,随后快速地冲到了废墟之中,开始做搬运工作。

傅老大看到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下去后,他随后又指了指剩下的几个人,“你们几个跟我走!”

“是。”

剩下的那几个人里还包括聂然!

她听到傅老大的命令后,由不得怔愣了一下。

跟他走去哪儿?

她还没有把他给抓为人质,和霍珩演一出戏呢!

聂然看到那群人急匆匆离开的背影,一个人傻傻地站在那里。

“你傻站在这里干什么呢,快点走了!”傅老大身边的一海盗看聂然不跟上来,立刻训斥地道。

聂然猛地回过神,接着不得已地跟了上去。

算了,她只需要待在傅老大的身边,霍珩肯定有办法找过来的。

一群人再次跟着傅老大折返道了基地大门口。

聂然跟着傅老大站到了鸿沟之上,看到下方的预备部队以及刚刚赶过来回合的2区部队逐渐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慢慢地朝着基地大门口逼近了过来。

“兄弟们,都给我坚持住!马上救援就要到了,给我坚持!”傅老大站在最高处冲着身边的手下们喊道。

那群海盗们听到马上来救援了,信心顿时大增了起来,开枪的声音更加猛烈了起来。

傅老大冲着下方就是砰砰两枪,聂然站在旁边,眉头紧拧着,却一动不动。

这让傅老大无意间看到后,顿时怒骂了起来,“你的枪呢?!为什么傻站在这里不开枪?!”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一个个的都在努力抵抗,就眼前这小子还这么淡定地站在自己旁边。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老大呢!

聂然见他如此质问自己,于是只能找个借口,故意苦着脸无奈地道:“我当时就想着要给老大报告伤亡情况,一时没注意,枪就不见了。”

谁知下一秒,傅老大就从身边一个刚死的手下腰间拔出了一把枪,递了过去,“拿着,给我用力的打!快!”

聂然怔忪地看着眼前那把黑色的手枪,心里莫名的一悸。

“打啊!快给我打啊!”傅老大看她不拿枪支,很没有耐性的直接把枪支塞进了她的手中,“快给我打!”

说完后,他又冲着楼下的士兵开了好几枪。

她手里摸着那把金属的枪支,心里头不自觉的砰砰——砰砰——地跳动了起来。

这是自从和霍珩酒店分开之后第一次真正的模枪了吧。

久违而又熟悉的冰冷触觉让她感觉自己整个心脏都开始加快速度了起来。

“快点啊!还傻愣着干什么,给我打啊!”傅老大并没有注意到她的神色,只是看她不动,又是一顿愤怒的训斥。

打?

要打吗?

她真的要开枪吗?

聂然死死地盯着手里的那一把枪,一时间脑海中思绪纷飞。

“你他妈倒是给我开枪啊!”

“你小子想什么呢!”

“快给我开枪!”

傅老大的怒斥声音伴随着子弹的枪声在耳边不断的响起。

聂然握着枪支的手微微颤抖着,正当被傅老大逼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阵阵的步伐声音。

好多人!

那群霍珩看中的人来了?!

就在聂然想转头望去时,又两个海盗从下面跑了上来,面带喜色地道:“老大,兄弟们都来了,全都赶过来了!”

傅老大这下脸上也尽是喜色,不停地点头:“好,好,好!”他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来表达自己的高兴之情,然后对着周围的兄弟们说道:“所有人听着,给我杀光那群士兵,一个不留!”

不知道是不是出现了这么一批救援让原本的海盗们看到了希望,竟然真的将原本不断往前的预备部队给打得暂时停滞不前了。

“这怎么会突然多出了那么多海盗?而且各个都枪法都厉害的很!”站在基地大门前的一个隐藏点内,汪司铭皱着眉头,不解地道。

方亮在一旁也满是凝重地道:“没想到这海盗头子还私藏了一批人。真是小看他了!”

“教官,现在怎么办!”李骁转头问向了不远处的安远道。

此时的安远道凝视着那门楼上的那些海盗,沉默着不言语。

“林教官,我们不如绕道基地后面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这时杨树也开口对林淮提议地道。

“这个可以!”林淮点了点头,转头和安远道说道:“不如我们兵分两路,如何?”

安远道盯着门楼又看了片刻后,收回了视线,摇头:“不行,后山的地形很危险,而且迷雾缭绕,更何况你们已经迷失过一次。”

“不会的,这次我们可以……”

然而杨树的话还没说完,安远道一口就打断,“我说不可以就是不可以,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

安远道在训练打仗的时候那张脸严肃得犹如阎罗王,就这么一声呵斥,别说杨树了,就连向来和安远道八字不合的严怀宇都得乖乖闭嘴服从。

“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作为安远道的爱徒汪司铭这时开了口。

“继续进攻,务必将这些海盗剿杀干净!”安远道冷声地命令道。

顿时周围的人应和道:“是!”

其实安远道之所以不让2区的人绕到后面围攻最大的原因并不是怕他们迷路,而是这次出发前李营长和自己暗示过,这次只需要把海盗头子手上所有的海盗都逼出来,看看规模就可以。

不需要赶尽杀绝。

虽然他不懂营长这番话的意思,但是服从军令是作为一个军人最起码的,所以他不能把这群海盗的后路给断了,不然这群海盗就没办法跑路了。

那群士兵们听到安远道那声命令后,手里的发射速度更加快了起来。

“咻——咻——咻——”的子弹划破空气时发出的声音不断的响起,她感觉到下面的子弹密集度越来越高。

其中一颗子弹在聂然盯着自己手里的枪支时直击而来。

幸好她双耳微动,及时听出了那声响,偏过头去,这才让子弹和脸庞堪堪擦过,免于受伤。

她摸了摸自己还完好无损的耳朵,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句,“我靠!”

自己人杀自己人,这群眼睛长在屁股上的玩意儿!还预备部队呢,跟个瞎子老太婆似的!

身边的一名海盗听到她出声后,才恍然惊觉身边原来还有人的存在。

只不过看聂然不还手,还不停地小心躲闪后,顿时怒喝道:“你躲什么躲,快点开枪还击啊!”

那人见聂然就是不停地躲闪,不肯举枪,不由得挥手就想打她的头。

“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啊!快点开枪,开枪啊!”

一巴掌正要挥过去,谁料“咻——”的一声,子弹从远处瞬间飞射而来。

聂然听到了子弹划破空气时那一声声响后,下意识地蹲了下来。

“噗”的一下只见眼前的那个海盗一枪就被击毙,顿时倒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看着地上那已经死透了的海盗,半蹲在地上的聂然眸子半眯了起来。

刚才那子弹声音分明就是从她的身后传来的。

这不是预备部队打的!

她霍地扭头朝着某一个地方看去,在不远处的密密匝匝地丛林之中,有树叶在轻微的晃动一下。

幅度很小,如果不是她看到脚边那名海盗额头上的血窟窿,她几乎以为那只是风吹动了树枝而已。

霍珩!

是霍珩!

他这是在提醒自己,可以动手了!

太好了,这下总算可以要结束了!

正当聂然半蹲在地上欣喜不已的时候,傅老大看她蹲在地上一直没有站起来,又想起刚才她不肯开枪的窝囊样子,一脚直接踢在了她的肩头,“你这小子怎么回事,没看见过死人吗?!快点给我打,狠狠地打!”

聂然一个避闪不及,直接被他踹翻在了地上。

她的眸子里一道凌厉的寒光闪过,眉宇间蕴藏着一抹嗜血的杀气。

可傅老大犹不自知,他早已被楼下的士兵给杀红了眼,一边冲着下面开枪,一边对着聂然道:“听到没有,给我打啊!你再不打,我就杀了你,信不信!”

只见聂然从地上慢慢地站了起来,红唇微微勾起,带着一丝邪气和鬼魅地反问道:“是吗?”

妹子们,然姐要发威啦,你们还不快点投喂点什么给春夏咩?好激励一番蠢夏啊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