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被挟持了!/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声线里透出的一丝阴冷之气,莫名的感觉脚底生出了冷意,让傅老大拧着眉头重复问:“你说什么?”

才问完,就看到眼前一花,随手一把黑色的枪支就已经顶在了他的脑门上。

“我说,你杀不了我。”聂然冷笑着一字一句道。

那把黑色冰冷的枪支抵在额头上,机械的寒气从眉心一路蔓延到了心底,傅老大心里一片冰寒,“你!你干什么!你疯了吗?”

聂然耸了耸肩,无谓地道:“是啊,吓疯了。”

和他说完后,又转而对着前面那群正开枪开得兴起的海盗们冷呵道:“所有人给我住手!不然,我马上杀了他!”

果然,那群海盗在听到她的一声大喊之下,纷纷停了下来,扭头看向了聂然。

这一看,顿时吓得一个个都跳了起来。

“你小子疯了?你的枪应该朝那里开啊!”一海盗指着楼下的那群当兵的,怒声地说道。

另外几个海盗也立刻说道:“你敢用枪指着老大的脑袋,你不想活了吗?!”

“你赶紧把枪放下,快点!不然我们一人一枪,你肯定被打成筛子!”

那群人软硬兼施的对聂然说道,企图想要动摇聂然的心意后,再一举将她拿下。

可问题是,聂然哪里是这几个海盗就能糊弄的了的。

她轻声嗤笑地道:“在你们把我打成筛子前,我一定把你们的老大先打成筛子。”

聂然的枪死死地抵住了傅老大的眉心,甚至为了震慑住这群人,动作轻缓的一点点拉开了保险。

激得枪下的傅老大身体一抖。

“别,别开枪,你……你到底要干什么?!”

傅老大不明白,自己不就是踹了他一脚吗?!

这臭小子竟然敢拿枪指着自己,真是要造反了。

聂然唇角微勾,语气冷凝而又肃杀,“当然是来杀你了!”

傅老大听闻后,原本愤怒的神色骤然消散,转而一种惊恐的神色隐隐腾升而起,“你……你是……你是那群兵派来的……奸细?!”

他定睛看了眼那黑漆漆的小脸,才惊觉这个人他在海岛上从来没见过,那肯定是当兵的潜入进来。

怪不得弹药库会莫名爆炸,是他,都是他干的好事!

一想到监牢里的霍珩也被他给炸死了,心里的怒火“噌”的一下,全部都冒了出来。

“是你,是你炸了弹药库,毁了监牢!”

还害得霍珩枉死,让他的钱全打了水漂!

聂然轻点头,微笑地坦然道:“是我。”

“你竟然耍诈,简直卑鄙!”傅老大气得怒火攻心,却又碍于那把枪顶在自己的脑门上,只能粗喘着气,怒瞪着聂然。

“自古成王败寇,愿赌服输。”聂然冷声地陈述道。

她从来不相信正义,只有弱肉强食!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正义,前世的她就不会被抓去那种地方饱受了十多年的折磨,她在被关进去的前几日,天天期盼,夜夜期盼,然而最后得到又是什么。

饥饿、口渴、寒冷,直到濒临死亡。

在那一刻开始,她才知道,于其祈求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甚至是旁人,还不如自救!

前世的种种在她的脑海中一幕幕闪现,眼底的冷芒越发的锐利了起来。

傅老大看到她眼中摄人的寒光后,怒声地道:“我不服,我不服!”

什么成王败寇,什么愿赌服输,他不服,他怎么样都不会服的!

这群当兵的分明是有备而来,趁机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要不是没有了弹药,他怎么可能会输,他根本不可能会输!

只是,他在愤怒之下,忽略了聂然是正大光明的将他给擒获的,是他自己太过计较霍珩的“死亡”,而导致没有看清楚一直站在他身侧的聂然到底是何身份。

“你不服也没用,事实就是如此。”聂然故意拖延着时间,一直在等待着霍珩的那一枪。

这个该死的霍珩,到底在干什么!

躲在树林里看戏吗?!

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开枪!

她轻皱着眉头,耳朵警觉地听着四周的环境。

而这时,楼下的那群士兵看到门楼之上的海盗们没有枪声,也都停了下来,伸长头望着。

“这好好的,怎么打到一半不打了?”

“是啊,这是怎么回事?”

“不会是自动投降了吧?”

“不会吧,刚还奋力抵抗,怎么可能说投降就投降!再者说了,他们投降也没挂白旗啊。”

“说不定是计,空城计!”

一群士兵你说一句,我说一句,一片窃窃私语。

就在两方停战的时候,去而复返的严怀宇他们几个人按照地图的方向摸了过来。

还不知情的他们第一时间在看到安远道他们后,喘着气跑了上去,问道:“怎么样,怎么样,现在怎么样,是不是还没进攻,什么时候进攻,小然然如何了?”

本来所有人都好奇上面为何突然停战,现在严怀宇有一连串问了好些个问题,没人跟得上他的速度,索性全都无视了他。

“喂,我和你们说话呢,你们倒是回我一句啊!”严怀宇看他们一个个都像是被定了穴道似的,齐齐仰头往上看,也忍不住伸长了脖子朝上面看去。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不禁咦了一声道:“这不是小然然嘛!她在上面!”

严怀宇这一句话,让众人们齐刷刷的将目光聚集在他的身上,就连安远道李骁他们也将视线放在他身上,“你说聂然在上面?”

“是啊。”严怀宇很是莫名地点了点头,指着上面的一个人影道:“瞧,小然然不就正在那里,还用枪指着一个人嘛。”

只不过说完这话后,他自己也觉得不对劲,嘀咕了一句,“不对啊,她不是不愿意握枪吗?怎么又握着枪?”

“你确定那是聂然吗?”安远道才不管握枪不握枪这件事,他知道这丫头鬼心思多的是,虽然摸不透,但要说不敢模枪,鬼才相信呢!

只是,为什么严怀宇一眼就能确定那个人是聂然呢?

他们的确看看到有人指着枪对着一人,可那张脸怎么看都看不清,穿的又是海盗服,这才导致他们一时间也不知道要如何解决。

“当然确定了,那身影一看就知道是小然然了!还有,只有她喜欢拿枪顶着别人的脑袋说话。总是先说话,把人吓个半死后,再开枪。”

严怀宇说到最后,周围六班的那几个人顺着他的话不由得想到了在海岛上,聂然拿枪顶着那几个海盗冷声威胁的模样。

李骁点了点头道:“对,严怀宇说的没错,只有她会这样做。”

也只有她敢这样做!她在心里小小地补充了一句。

“没错,然姐就是这么的霸气威武!”作为脑残粉的何佳玉看着门楼上聂然那欣长身姿站立在那里,风吹荡起她的衣角,那肃杀凝冷的气息让人看得不禁心神一颤。

“糟糕!”杨树听到他们的话后,竟然突然起身冲了出去。

聂然不敢开枪,万一到时候她露了馅儿,那她肯定逃不掉!

杨树背着枪一个人冲向了海盗窝里。

他到现在还以为聂然心理有创伤,不敢开枪,这会儿拿着枪肯定已经是心理极限了,这要是被那些海盗看出点什么,她独身一个人,肯定会出问题的!

站在原地的林淮看他就这么冲出去,怒声地低吼地道:“杨树,你给我回来!”

这个臭小子,眼里还有没有他这个教官了!居然敢孤身一个人就冲出去。

要是这是一个骗局,他非得被那些步枪和机关枪给射成马蜂窝!

“进攻!”就在林淮恨铁不成钢之时,耳边突然响起了安远道沉冷的声音。

他不由得面色严肃地问道:“这假设是个骗局,诱我们上钩呢?安教官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战机不等人,更何况我相信站在门楼上顶着海盗脑袋的一定是我的兵!”安远道胸有成竹地望着楼上的那人,肃然地说道。

林淮眉头紧紧皱起,就凭相信这两个字也太过草率了!

这不是在拿这群士兵的命在开玩笑吗!

他心里有异议,不过还不等他说,安远道已经一挥手带着预备部队的一批士兵上前探路,做引子。

在确定上面的海盗没有反应后,汪司铭直接点燃了手中的小型炸药丢到了基地的大门口。

“砰——”的一声巨响过后,还不等楼上那群海盗有心理准备,预备部队的人瞬间全部冲了进去。

接着2区的人也赶紧冲了进去。

那群海盗原本还在震惊自家老大被擒,不料楼下传来巨大的响声,吓得又是心头一跳。

这会儿看到一群穿着迷彩的士兵浩浩荡荡地冲了进来,更是吓得心头俱裂。

死了,死了,当兵的都冲上来了,这下是真的完蛋了!

安远道和六班的那几个人率先冲上来,在确定了那张黑漆漆的小脸是聂然后,才把心重新放回了肚子里面,而2区一班的教官指着那群海盗说道:“所有人不许动,投降者不杀!”

瞬间,所有人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的一番却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不把你们老大放眼里是不是?”聂然阴测测的声音响起,那淡淡的眼神一扫,似有千斤之重,让那群人不禁松开了手里的枪,一个个垂头丧气地乖乖等着束手就擒。

其实就算傅老大不被擒拿住,他们枪膛里面的弹药也没有多少了,又被士兵们近距离给包围,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了。

被枪顶着脑门的傅老大看到那群人都投降后,只觉得自己大势已去,颓然地歪着头。

看着周围的形式,聂然心里却暗暗着急,这霍珩到底是死哪里去了,为什么到现在都不开枪,难不成是看这里被包围了,觉得傅老大无法顺利逃脱,在找机会下手?

“老大,老大!不好了!”倏地,一道声音从基地的后方响起,“我们基地里混进了当兵的了!你要小……”

心字还没从嘴里吐出来,就看到楼门至上,一群士兵将所有的海盗全部围捕。

而他心心念念的老大也被人抵着枪,一副任人鱼肉的样子。

“是在说我吗?”也就是这时,聂然清冷的声音响起。

那人仔细一看那黑乎乎的脸,骤然大惊,“你!”

糟糕,他这算不算是自投罗网。

聂然看到他骇然的样子后,冷然一笑,“我以为我一时手软没杀你,你醒过来也就自顾自的逃跑了,没想到你小子还挺忠自己老大的啊。”

她估计是刚才那弹药库炸得太猛,把他给震醒了,不然他是不可能那么快就醒过来的。

对于自己的手刀,聂然还是很有信心的,虽然没有霍珩这么猛,但是砍晕个人的能力还是有的。

那海盗看到她似笑非笑的模样,又想起在小岛上她对自家大哥的样子后,吓得扭头就跑。

安远道冷眼看着,转手就是一枪,“砰”的一声,直接击在了那名海盗的脚后跟旁,瞬间一个小坑出现。

那海盗被吓得直接软了脚,倒在了地上。

“去,把他抓了。”安远道严肃地命令道。

“砰——”正当所有人都在注意那名吓得几乎快要尿裤子的海盗时,忽然间一声枪响,将聂然手中的枪给打掉了。

聂然思绪一凛,知道霍珩这是行动了。

当下,她故意留下了马脚,让自己的反应慢了半拍。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抓住了机会的傅老大顺势从腰间拔出了另外一把用来保命的手枪,抵在了聂然的脑袋上。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得几乎让人完全还没来得及反应,人质已经换了个人当了。

“小心!”站在最前面的严怀宇他们几个和杨树在看到的一刹那,只来得及说一句小心,人已经被傅老大给抓住了。

傅老大一只手抓着聂然的肩膀,一只握着枪抵在了聂然的太阳穴上,冷呵道:“不许动!都不许动!”

“聂然!”安远道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故打得措手不及,下意识地就想上前去。

结果被聂然身后的傅老大呵斥道:“谁敢动一下,试试看!”

说着直接拉动了保险。

安远道这下立刻站定在了原地,不敢动上分毫。

何佳玉看在眼里,急得直跳脚,“你快放开然姐!”

严怀宇也在一旁说道:“你个不要脸的,快放开小然然,不然我一枪打死你!”

“打死我?好啊,在打死我之前,我一定先打死他,找个垫背的!”傅老大怒声地道。

在他身前被擒住的聂然心里头直发笑,这算什么,把自己刚才说的话重复给他们听,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突然间,她的耳边响起那傅老大不屑的冷哼声,“还以为有多大本事呢,结果还不是被我抓住!”

抓住?

笑话!

她玩儿的就是近距离搏斗,一个小小的海盗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把她给抓住。

这人可真不知天高地厚,要不是和霍珩提前商议过演这出戏,这个傅老大早在最开始见到他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毙命了。

聂然忍着心里的不爽快,默默地表演着人质的戏码,站立在他的面前,一动不动。

“你们所有人都退后,全部退后!”傅老大见那群士兵不敢动弹后,又马上吩咐了一句。

那群士兵们也和刚才这群海盗们一样,面面相觑了一番。

“听到没有,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他!”傅老大见他们不挪动,顿时把枪又抵进了几分。

安远道思索了片刻后,挥手示意道:“所有人全部退后。”

傅老大带着聂然一步步地慢慢下了门楼,就连那群兄弟们重新拿着枪跟在了傅老大的身后。

双方僵持不下,气氛紧张不已。

傅老大心里不停地想办法,这会儿楼门已经破了,士兵们也全部将他们围住了,再想逃说实话机会真的不大。

假如他们决定放弃这个人质,所有的海盗包括他自己,肯定全部被杀,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天色越发的阴沉了起来,厚重的云层已经从天际线压境了过来。

很快,暴风雨就要来临了。

肃杀之气越发的浓重了起来。

就在双方都陷入了精神最为紧绷的时刻,一个脚步声从后面传来,一个穿戴者海盗服的人走了过来,在傅老大的面前低声道:“老大,船只已经准备好了。”

这声音让聂然眉头微不可见地轻皱了起来。

显然傅老大也觉得不对劲,有了聂然这个前车之鉴,他扭头仔细地看了一眼那个海盗,随即眼底闪过一抹惊喜道:“你,你不是……”

傅老大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那海盗给打断了话,冷声地道:“老大,请快点带着兄弟们上船。”

聂然认真地聆听了一番,顿时了然。

敢打断傅老大的话,声音还那么的冷然,只有霍珩身边的那个人——阿虎!

看到霍珩是不想出现了。

也对,在场的无论是预备部队也好,2区部队也好,都不知道霍珩的真实身份,除了自己之外,这么带着轮椅出现很容易引起注意和误伤。

想想他也真惨,明明是军人,却要被自己的战友射杀,孤立无援。

傅老大又再次问道:“那他呢?”

阿虎不想说得太过明白,只是冷声地道:“其余剩下的那些人都已经在船上等候老大了。”

傅老大一听知道他话中的含义,顿时惊喜不已,连连点头地道:“好,好,好!太好了,霍……你们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随即他对着身后的那群海盗们说道:“兄弟们往后山撤退!”

对面的士兵们听到他们要撤退,马上就想要跟上去。

却被傅老大一声大喝道:“你们不许动,不然我一枪崩了她!”

这句话成功的让所有人的士兵全部停下了脚步。

“所有人撤!”

“是!”

傅老大一声命令后,众人们拿着钱扭头就朝着后山方向跑去。

基地的大门口内,只剩下那群士兵们站在那里,动弹不得。

在逃亡的过程中,聂然一直都被傅老大挡在自己的身前,直到觉得枪的射程射击不到自己后,这才扯着聂然往前面跑去。

一路上穿过了丛丛树林,身边的阿虎看傅老大气喘吁吁地跑着,为此提议道:“老大,这个人给我,你带兄弟们快走。”

“不用,这个兵狡猾的很,稍不留神就要逃跑。”说完就再次抓紧了聂然的手,甚至还趁此机会将聂然放了个方向,远离了阿虎的位置。

阿虎看在眼里,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这个傅老大是在不识趣,二少都这么帮他了,他还这样提防着,早晚有一天非要杀了他才行!

然而这一幕落在聂然的眼中后,她觉得霍珩这一次或许还无法取得这个傅老大的信任。

要想让他信任,霍珩还需要再努力一把才行。

月底啦,大家使劲砸我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