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开枪吧,射杀!/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海盗们一路上快速地朝着后山跑去。

层层叠叠的树影之间,他们因为熟悉地形,所以跑起来特别的快。

聂然就这样被傅老大抓着往前跑,他手上的枪支一直指着她,显然是生怕自己会逃跑。

身后的预备部队和2区士兵紧跟在后,但又怕把海盗们给逼急了,到时候反而让聂然出现危险,就一直和他们保持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

身旁的一名手下看了眼身后那群紧咬不放的士兵们,略有些慌张地指着身后那群士兵道:“老大,他们跟过来了。”

傅老大顺着他指得方向看过去,不禁冷哼了一声:“让他们追吧,反正我们有人质在手上,不怕他们!”

听到自家的老大这么说道,那手下顿时也胸有成竹了起来,觉得老大说的没错,有人质在手上,就相当于有了保命符了。

他连连点头地道:“也对!”随后又对着傅老大问道:“老大,那这个人质到时候怎么解决?”

傅老大脚下飞快,沉着脸色说道:“不知道,先上船再说。”

他到现在从被动到主动不过短短的几分钟,抓这个兵也是脑子里下意识地做法,至于到底把这个兵是放了还是杀了,他自己也没想清楚。

但潜意识里,他觉得自己不能杀了这个兵,不然只会激怒那群士兵,到时候反而得不偿失。

毕竟他们身上的子弹不多,根本没办法和他们对抗。

只能带着这个人质能拖延一阵是一阵了。

一群海盗在前面狂奔,身后的士兵们也咬紧不放地跟在后面,就这样你追我赶了将近二十分钟后,傅老大突然脚下一滞。

中人不由得也停了下来,看着前面的自家老大。

“老大,船已经准备好了!”站在另外一侧的阿虎看他忽地停下来,忍不住冷声暗示地道。

“我们不从那里走,从这里走!”傅老大也同样神色沉沉,指着另外一处地方说道。

阿虎一看,不是按照自己来时的方向,皱着眉头低低地道:“二少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这里也通后山那边,只不过这里地形崎岖,常年烟雾缭绕,很容易迷路。”傅老大看他拧着眉头,分明是不想走这条陌生的路,立刻继续地道:“那群当兵肯定不认路,在里面故意诓他们几下,他们肯定就迷失方向,这样更方便让我们逃跑。”

阿虎想了想,觉得傅老大的话也不无道理,现在最要紧的就是甩开这群当兵的。

这里又是这群海盗的地盘,想来就算他不认识路,这群人认识就可以了。

“好!”

一听到阿虎同意后,傅老大冲着身后的海盗们喊道:“兄弟们,朝左边走!”

他一马当先的朝着山的另外一边快速跑去。

聂然被拽在身后,嘴角微微挑起。

这个傅老大还不算太蠢,知道利用自己熟知的地形将这群士兵给甩掉。

一行人快速地冲进了左侧的山路之中,没过一会儿山里面的浓重雾气就扑面而来,顺势就将所有人给包裹了起来。

好大的雾气!

聂然看着周身将自己笼罩的雾气,这里的雾气远比霍珩训练的地方,还有她去救援的那两座山的雾气还要浓烈。

眼前的山路除了脚下的还看得清之外,前面的路几乎看不清。

这样大的雾,除了这群海盗之外,就是她估计也很容易在这其中走丢,因为这里的雾气实在是太浓了,已经不是用仙境这两个字可以形容的。

可就是这样大的雾,傅老大还是面不改色地拽着自己朝着前面急速奔跑,没有一点点的迟疑。

很显然,这里对于他们来说,就如同自家的后花园一般简单。

聂然看了身前拽着自己的傅老大,心里不禁在想预备部队那群人能不能闯得进来。

这么浓的雾气,安远道要是走不出来,呵呵,可得被严怀宇他们笑话一阵子呢。

一班优秀班的名气也有打个对折了。

她在这边看好戏地想着,另外一边才刚走到山口的预备部队一看到前面笼罩的雾气,一个个眉头不由得深深皱起。

凭借着他们多次野外生存的演练,他们能感觉到这里面的湿气可不低啊。

“教官,我们要跟上去吗?”

“你这不是废话嘛!小然然还在他们手里呢,当然要追上去了!耗子,你是不是怕了?”严怀宇冲着和上次夜间爬山斗嘴的孙皓嚷嚷地道。

“什么怕了,只是这雾气太浓,我怕到时候我们反而在里面迷失方向,到时候困在其中,被他们打。”孙皓马上还嘴解释道。

“不会,他们子弹没有多少,根本不敢和我们开枪。”一旁的汪司铭盯着眼前的山路,冷静地驳回了孙皓的设想,随即又对安远道说道:“教官,我们跟进去吧,不然就真的要迷路了。”

安远道沉思了片刻,点了点头,“嗯!”

随即率先冲进了浓雾之中。

若不是聂然被抓在他们手里,他才不会进这里呢。

当初李营长说过只是打打游击罢了,并没有说要赶尽杀绝,那群海盗从这里逃走,他也可以有借口放他们一马。

但现在问题是,聂然被他们抓了。

她一个女兵,虽然心眼儿多,但毕竟人单力薄,寡不敌众,他怎么能放弃。

身后那群士兵看到预备部队的教官都冲进去了,当下一个个也赶紧跟了上去。

两队人马一前一后地往后山的方向走去。

傅老大凭借着自家的地盘,来去自如的很,而安远道他们虽然没有来过这里,但也凭着自己这么多年的作战经验硬生生地又再次跟上了那群海盗。

只不过这回,山里的雾气太过浓烈,加上傅老大身后隔着那么多的手下,一时没有察觉。

等好不容易从那片森森迷雾之中跑出来后,傅老大顿时松了口气。

就在他以为自己成功把那群士兵留在了迷雾之中,谁料身旁的那名手下气喘吁吁地拍打着他的手,“老大,人,人跟上来了。”

“什么?”傅老大猛地扭头看过去,果然重重迷雾之中大片灰色的影子来回交叠。

“该死的,这样都甩不开他们!快,快走!”傅老大忍不住低咒了一声后,马上招呼着所有人马上朝着后山的浅滩进发。

才歇了口气的海盗们一听到傅老大的发话,和后面那马上就要追赶上来的士兵们,这下立刻提着一口气再次跑路了起来。

反倒是站在最前面的阿虎却制止道:“他们现在在迷雾中,不如就地解决。”

“解决什么解决,弹药库被他们给炸了,手上的子弹也早已差不多消耗完了,再不跑到时候他们出来,还没消灭完他们,我们就要束手就擒了。”傅老大顾不了许多,说完后直接带着兄弟们往前面跑去。

阿虎当时在监牢处放完火之后,就到别的地方去放火去了,的确是听到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但他只是单纯的以为是傅老大在用炸弹对付那群兵而已,却不想原来是弹药库被当兵炸了。

当下也不多说什么,快速地跟了上去。

聂然一边被傅老大拽着跑,一边扭头朝着身后看去,还真是安远道他们。

看来这预备部队果然名不虚传啊。

一时间,兜兜转转最终又绕回了原点。

前面的海盗马不停蹄地跑,后面的士兵也紧咬不放地追。

终于,在过了十分钟后,两方人马到达了后山的浅滩处。

傅老大才走到浅滩,就看到那一艘船只正在海面上,他就好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眼睛都亮了起来,立刻冲着身后的那群兄弟们说道:“快,都快点上船,所有人全部上船!”

一名海盗看傅老大吆喝着,但自己却不往船上去,不由得问道:“那老大你呢?”

“你们先上,我得用人质替你们拖延时间!”

傅老大重新将聂然禁锢在身前,一把枪再次顶在了她的脑袋上。

不得不说,这一举动获得了那群兄弟们的感动。

“老大!”

可傅老大其实根本不是为了这群兄弟们,谁会在生死关头不顾自己顾别人啊,他傅老大还没有这种胸怀和境界。

他只不过是怕自己为了求生转手把人质交出去,结果反而让人质跑了,到时候又被抓住。

那还不如自己抓着来的放心。

他皱着眉头催促道:“别屁话,赶紧上船!”

一群人看着远处快步而来的士兵后,也知道现在不是表忠心的时候,顿时井然有序地朝着船上跑去。

随后赶来的安远道他们在浅滩的不远处停了下来,看着那群海盗一个个麻溜儿的往船上跑去,也不计较,指着傅老大身前的聂然说道:“现在你们的人都上船了,该放了她吧!”

“放了他?谁知道你们会不会跟上来。”傅老大死死地扣住了聂然,冷笑地道:“他现在可是我的保命符。”

站在安远道旁边的严怀宇跑得累个半死,现在又听到这句话气得直跳脚,“你卑鄙无耻!你要抓人质大不了抓我,抓个女兵算什么!”

“女兵?”傅老大先是一愣,随即仔细地看了眼聂然的侧脸,黑乎乎的脸蛋下,柳眉红唇,可不就是一张女相嘛!

他瞬间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原来是个女兵啊!怪不得连枪都握不住!”

安远道紧抿着唇,冷声呵道:“你现在知道她是女的,还不快点放了她!”

“我是贼,只管有效就好,哪里还管什么卑鄙不卑鄙。”傅老大奸冷一笑。

“你!”安远道气得咬牙,却又不得不按捺住地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傅老大看聂然这个人质的效果不错,一改刚才的颓废,得意地道:“不怎么样,只是要留着这个保命符一段时间。”

反正现在所有兄弟们都上了船,自己只要一上船也就可以随时开船离开了。

出了海,他们就追不上了。

因为这片海域还有他一个老窝,这个窝点肯定不会有发现!

只不过可惜了那些兄弟们了死了那么多,要想在重建起来,可能就花费些时间了。

“怎么样,考虑的如何。”傅老大站在那里,问道。

安远道紧紧地绷着脸,望着被顶着枪支还很淡然的聂然,说道:“我同意让你们安全离开,但是你要把她留下。”

傅老大不屑地冷哼了一声,“你同意?谁知道你会不会给我耍心眼儿,我不管啊,反正大不了鱼死网破,我贱命一条,但是这个小妞儿女兵可就枉死了。”

他嘿嘿一笑后,作势就要扣动扳机了。

安远道眼眸一闪,马上出声退让道:“好,你们走,但是也记住你自己说的话,别动她!”

傅老大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答案后,还没来得及肆意地大笑起来,安远道身边的李骁突然出声道:“不行,不能放他们走!万一到时候他们动了杀心怎么办!聂然不敢开枪,你忘记了吗?她有心理障碍!”

这番话让安远道不由得眉头皱了起来。

李骁没事干嘛要把这番话说给海盗头子听,这不是给聂然找麻烦嘛!

他一时没有弄明白,可后面汪司铭他们几个聪明人却瞬间恍然。

也许,现在就是施倩说的那个机遇!

“是啊,教官,你不能放他们走,聂然不会开枪。”

“你这不是把聂然推向死路嘛!”

他们几个人七嘴八舌地说着,只是这安远道还没来得及跳出来训斥,一旁2区的杨树却跳了出来,怒声道:“你们这样说,不就是变相的告诉海盗聂然的弱点!你们有没有脑子!”

杨树的护犊行为让乔维他们几个人装似不经意地对视了一眼,流露出了一个深意地笑。

对面站在傅老大身前的聂然听到他们的话后,禁不住眉梢轻挑了挑。

这个李骁真该说聪明呢,还是说她不死心!

竟然和她玩儿起了一箭双雕。

一来,她想用这种方法间接告诉傅老大,自己不会开枪,从而让傅老大放松警惕,毕竟她在楼门之上一枪都不开这是事实,傅老大亲眼所见的事情,肯定会相信几分。

又加上杨树这样真情流露的指责,更是变相的印证了这一点。

二来,哼哼!她这是借用傅老大这颗棋子逼自己开枪,以此来脱身。

“哦?原来她不能开枪啊!哈哈哈哈。”果不其然,那海盗一听到李骁的话后,顿时哈哈一笑了起来,“怪不得刚才那么轻而易举的就被我拿下,这种兵也能被派出来,咱们国家是没兵了吗?居然派这种弱女子来打仗,这到底是打仗,还是供你们男兵玩乐消遣啊?”

最后那句话简直无比的放肆。

这不仅是在侮辱聂然,更是在藐视部队!

杨树第一个站了出来,怒骂道:“你放屁!你再乱说话,小心我撕了你的嘴!”

傅老大看他那年轻脸庞上愤怒得脸色,不禁哈哈地大笑了起来,“哈,你急什么,难不成被我说中了?”

而站在他身前的聂然的眸光厉寒一闪,身上的气息都骤然一变,但又很快的沉压了下去。

她答应过霍珩放了这傅老大,她不能演戏演到一半就中途放弃。

聂然喉间梗着那一口气,面色有些不善地被他禁锢着。

“老大,所有人都已经上船了。”站在不远处的阿虎在目送完最后一名海盗上船后,转身折返到了傅老大的面前冷声地暗示。

傅老大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的确所有人已经上了船,太好了,现在只要自己也登上船只就可以安全逃离了。

“行了,老子懒得和你们继续废话下去,你们都站在原地不许动,谁敢动我立刻杀了她!”傅老大用枪顶着聂然的太阳穴,另外一只手紧紧地扣着她的肩膀,两个人同时往后一点点地退去。

安远道生怕聂然会出现什么意外,加上李骁他们也想看聂然到底会不会反击,于是都站在原地按捺着不动,眼神却紧跟着聂然的每一次的移动。

手不自觉地就握紧了起来。

直到他们渐渐地踩入海水之中,一片阴影笼罩在他们的头顶上,聂然知道船只就在自己身后了。

傅老大用力地推了一把,呵斥聂然道:“走!”

聂然不得已正打算上船之际,却被阿虎一把拽了下来,聂然一下子没防备住,直接整个人跌进了海水里头。

只听到阿虎居高临下地道:“这人不能带,必须就地格杀。”

他的话才说完后,聂然就感觉到自己被一道力量又给提了起来,并且一把枪又再次重新顶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

聂然心头一紧,霍珩要灭自己?

不会吧,其他不说,他们两个可是同一个身份,他应该不会杀自己才对。

聂然半眯起了眼眸,不由得想起了上次在村庄的里的那一把火!

这个人,肯定又是自作主张!

该死的,上次要杀自己这笔账她还没来得及和他算呢,这回又要杀自己,真是活腻味了!

就在她打算伸手五指扣他命脉之际,傅老大却抢先一步地道:“不行,万一那群当兵的追过来怎么办!”

“不会的,所有的事情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他们是追不上了。”阿虎很肯定地说道。

傅老大有些犹疑地问道:“你确定?”

阿虎眼神一冷,声音低而寒地问:“现在你还不相信吗?”

“当然不是,我……”傅老大看到他那眼底一闪而过的凌厉之色,最终还是妥协,“好吧,听你们的,就地格杀!”

反正现在已经在船边了,只要爬上去,开了船就没有任何的问题了。

在这片海域里头,他可是摸爬滚打了十多年,没有人敢比他更熟悉!

他自信地想完之后,松开了抓着阿虎的手,转身一步步地踩着梯子往上面走去。

而阿虎则留在那里,一脚就踢中了聂然的膝盖,让她跪倒在海水中,黑色的枪支直直地瞄准了她的脑袋。

站在浅滩上的安远道看到后,心头大骇不已,忍不住大喝道:“你们要干什么!”

“砰——”的一枪枪响。

聂然下意识地就想顺势侧身滚去,避开这一枪,但还不等她身形微动,原先在阿虎手里的那把枪“啪嗒”一声,打落在了海水之中。

阿虎愣愣地看着自己已经空了的手,心头骤然一跳。

紧接着,船只已经开启。

阿虎知道这是二少对自己的警告,于是马上快步朝着开启的船只跑去,水中的阻力让他的速度减缓了很多,但最终还是让他踩上了扶梯。

聂然站在那里,看着那艘船只,眼眸里一片冰冷而又嗜杀。

“你没事吧?”从浅滩上跑过来的杨树急忙上下地检查地看了她一遍。

何佳玉也很焦躁不安地问道:“然姐你还好吗?”

但聂然却并不回答,而是蹲了下去,捡起那把被阿虎遗落下来的枪支。

——枪可以杀人,也可以救人。

霍珩的话还在耳边回响。

只是,她不爱救人,她更爱杀人!

她缓缓地抬手,将枪支瞄准了还在爬扶梯的阿虎。

众人看着她冷凝而又肃杀的表情,不知为何都不敢开口。

扳机扣动,只听“砰——”的一声枪声响起。

月底啦啦啦啦,爱我的妹子们快点投喂给蠢夏~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