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为这身军装死,是我的荣光/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的眼神齐刷刷地聚齐到了那艘船只上。

只见那道趴在船只侧面正奋力地向上爬去的黑影,伴随着这一声枪响“扑通”一声的直直地跌入了海中。

海面上水花四溅。

“中了!中了!”严怀宇看到那黑影掉落后,激动万分地喊道。

在场的人看到那射击的距离和准确度,不禁惊骇地倒吸了口凉气。

这距离如此远,而且那人紧趴在船体上,几乎看不清,聂然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2区的人不禁想起那天在食堂里何佳玉说的那句神枪手。

看来,的确是真的!

其中杨树的眼神最为复杂深沉。

她开枪了,最终她还是举枪扣动扳机了。

原先自己还以为她不能开枪,会需要自己的保护,可在经历了这一场战役之后,他却慢慢明白,她根本不需要。

哪怕不能开枪,她也从来不需要任何人去保护。

更别提,现在她已经攻克了心理障碍那一关,那一击毙命的利落手法是自己需要日夜练习也不不知道能否赶上的。

在场所有人的眼光都交集在她的身上,可聂然却浑然不知。

霍珩,你别怪我,阿虎三番四次要致自己死地,不开这一枪,实在难泄自己心头的怒气。

她眸光闪动地看着自己手中的黑色枪支,最终收起了枪支,转身离开。

站在原地的何佳玉到现在还没缓过神来,用一种不可思议地眼神盯着聂然的背影,呢喃地道:“然……然姐……她开枪了?”

“是,她开枪了。”李骁同样看着聂然的背影,嗓音低低,只是那意味深长的言语中带着一丝莫名的松快。

“还真被我说着了,瞧瞧这契机,多好。”施倩摩挲着下巴,笑意十足。

身后的乔维走到了她身边,下意识地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是啊,你真聪明。”

那宠溺的意味显而易见。

惹得施倩心头一荡,立刻挥手拍掉了他的手,“别拿脏手蹭我的头。”

明明是嫌弃的话,却被她说出口后带着莫名的嗔怪。

众人们此时都还沉浸在聂然那一枪的震惊中,并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个人的动作和对话。

就连安远道也眺望着远处那快速离去而没有停留的船只,以及那道黑影坠落海里的方向。

这么远的距离还能击中,这其中的风向和风力能够算到如此的精准,这臭丫头留在2区实在太可惜了!

深沉的目光中带着些许的惋惜。

“教官,我们要把人捞起来吗?”孙皓看到安远道一直望着远处的海面,轻声地问。

安远道收回了目光,摇头,“不必了。”

看天气马上就要变天了,现在再出海打捞这具尸体,危险系数太高,更何况被她枪杀的也不过是个普通的海盗而已,不值得这么大动干戈。

“所有人,原路返回!”

从凌晨出发到现在十多个小时了,这一场战役原计划是要和那群海盗打一场拉锯战,最起码消耗一天一夜。

现在被聂然这一炸,反倒是加快了速度不少。

也好,反正这群人跑了,自己也算是完成了上级的这一奇怪的命令了。

“是!”众人在听到安远道的命令后,转身往回走去。

严怀宇他们赶忙快步走到了聂然的身边,几个人时不时地瞄向正沉着面色朝着前面径直走去的聂然。

向来憋不住话的何佳玉感觉这气氛沉闷,试探性地问道:“然姐,你……没事吧?”

一言不发的聂然听到了她的话后,回过头,反问道:“我应该有什么事吗?”

何佳玉连连摇头,“没有,没有,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那群人还是时刻关注着聂然。

就连杨树也走到了聂然的旁边,默默地盯着她的侧颜出神。

“那个人送到了吗?”聂然突然扭过头冲着乔维问道。

乔维才张开口还未出声,就听到严怀宇抢先地说:“我办事,你放心,安全送到。”

说完,他还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表示自己的可靠。

“那李营长他有说什么吗?”

聂然低着头状似不经意的问了一句,身边的严怀宇立刻回答道:“嗯,他说这件事一定会好好彻查的,还把刘德给扣押了起来。”

“还有呢?”聂然微微皱眉。

只是扣押了刘德?不会吧!难道聂诚胜就一点都没有怀疑吗?

刘德是聂诚胜的勤务兵,应该会有连带责任才对吧!

严怀宇想了想后,又补充了一句,“哦,还有聂师长,也暂时被监禁起来了。”

聂然一听,眸光一闪,一抹薄凉的冷笑一闪而灭。

监禁,太好了!

看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以为这件计划就此泡汤,谁知天上掉下这么个馅饼。

自己的手下和海盗私下做交易,还将军事计划全部泄露出去。

这次还好是海盗里面个人想谋反,海盗头子才不知道,要是整个海盗全部都知道的话,估计这群人都得死。

不,不会。

有霍珩在其中周旋,可能不会全军覆没。

聂然暗暗地想着。

只是,或许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竟然会对霍珩如此的信心。

然而就在大家都放松警惕之际,“砰——”

倏地,一声枪响,子弹破空而来。

“小心!”身后的林淮在看到子弹飞射而来之际突然一声大喊后,随后急忙飞奔了上来,将杨树和聂然两个人一起扑倒在地上。

在场所有的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枪响给惊得一跳。

所有人严阵以待地举着手里的枪支四处查看。

“在那里,抓回来!”安远道在人群里,眼尖地就发现在不远处居然有一个漏网之鱼,看样子是没死透,所以想偷袭。

“是!”

那边,预备部队的人闪身迅速地将人擒获。

这边本来没有防备的聂然被林淮这么一撞,直接撞倒在了地上,并且很不走运的被磕在了一块石头上,那尖锐的边缘撞腹部,疼得让她忍不住低咒了一声,咬牙切齿地道:“林淮,你快起来!”

身边同样被压制着的杨树看到她龇牙咧嘴的样子,也同样推搡着道:“教官,你赶紧起来!你很重啊,压死人了!”

他连续用力地推了几下,那力道真的算不上温柔。

可不知为何,身上的人就是不肯挪动半分。

聂然和杨树渐渐感觉不太对劲,两个人一个对视后,猛地将人给掀开。

他们一站起来,就看到林淮的迷彩服的胸口处渗出了大片暗红色的血迹,而且有越来越扩大的趋势。

“林教官!”杨树心头一寒,急忙扑了上去,“林教官你醒醒!你快醒醒!”

见他双眼紧闭,没有任何的反应,他又扭头冲着安远道他们说道:“快,快叫医生,叫医生啊!”

最后的话几乎已经到了声嘶力竭的地步。

聂然站在那里,冷厉的眉眼微微地皱起。

安远道听到杨树的话后,急忙跑过来查看,随即下命令道:“山下的路太崎岖,马上叫直升机过来。”

“是!”通讯兵连忙走到一边用无线电和基地联系。

“没事的,他一定会没事的,你放轻松。”方亮看杨树的情绪不对劲,急忙安慰地道。

却不想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聂然此时蹙眉冷静地陈述道:“你明知道这一枪打在胸骨上没救了,还骗他干什么。”

“没救了?”刚按捺下紧张情绪的杨树这下更为激动了起来,抓着林淮就不放手,“不,不会的!林教官,林教官!你醒醒!你醒一醒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摇晃的太猛,真让林淮慢慢睁开了眼,他轻咳了几声,一缕血丝从他嘴角溢出,“你再摇下去,我就真的醒不过来了。”

杨树看他醒了过来,又惊又喜,抓着他的手就说道:“你等着,你再等等!马上直升机就要来了,马上医生就来了。”

林淮摇了摇头,虚弱地道:“没,没用的……就像她说的一样,打在了胸骨上,没……没救了……”

杨树下意识地抓着林淮的肩膀说道:“不可能的,胸骨上不可能一定会死啊,又不是心脏!你再等等,马上就有医生了,马上就好的!”

林淮严肃着表情,断断续续地道:“你……你上课到底是怎么听的,胸骨是……是人体呼吸体能的……重要……重要部位,受到重击……会……会……胸骨碎裂,造成呼吸困难,如果……胸骨插入肺部就会使肺部……肺泡破裂……死……死亡……”

他这一大段的话说的格外的吃力,近乎将所有的力气都用完了。

那脸色青白的让人觉得可怕心惊。

“你别说了,别说了,你再忍忍,忍忍!”杨树颤抖着声音说道。

“不行,你上课不好好上,太……太丢我的脸……”

杨树小鸡啄米似地点着头,声音有些控制不住地哽咽了起来,“是,我丢你脸了,等好了,你再罚我吧。”

林淮很是虚弱地板着脸,哼声道:“你这种没有规矩,不懂……不懂纪律的士兵,我才不要,太……太丢人了……”

杨树听到他的话后,禁不住想起前段时间自己对这位教官做的那些事情,心头更不是滋味了起来。

他这么的不听话,出言顶撞不说,甚至为了聂然的事情还抓着教官的领子发泄自己不满的情绪。

天,他怎么会这么糟糕透顶!

可即使这么糟糕透顶,他的教官还是在最危险的时候义无反顾地救了自己。

这才让杨树心里触动不已,眼底带着一层薄薄的泪意,竖着三根手指发誓,“不会了,不会了吗,等你好了,我一定守纪律,我发誓,我发誓!”

林淮听到他这番话后,轻轻地嗤笑了一声,“算了吧,对你的新教官去……发誓吧……”

说完之后,一口血从嘴里吐了出来,顺着下巴蜿蜒了下来。

满嘴的鲜血,就连牙齿都被浸染成一片红色,这让杨树彻底崩溃了,他跪在林淮的面前,悲怆地哭了出来,“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我不应该总是故意气你。

对不起,我不应该出言顶撞你。

对不起,我不是一个能让你觉得自豪的士兵。

对不起……

那些过往的种种历历在目,在杨树的记忆力,自己似乎从来没有对林淮尊重过,每次都会把林淮气地怒不可遏。

可现在,一切都即将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

他悲伤的哭声惹得林淮眼角也闪过一丝晶莹,但很快他就板着脸,用尽全力地呵斥道:“哭什么,作为军人能够为这身军装而死,是我的荣光!不许……哭……”

“我,我不哭,你是不是……是不是就不死了……”

他如此幼稚的话林淮笑得咳嗽了起来,“咳咳……我怎么会有你这样……这样的兵,你看看人家,多淡定……好歹你是男兵,怎么……却连……连个女兵都不如……”

说到这里,他努力地睁大眼睛看向站在那里沉默不语的聂然。

聂然目光沉沉地盯着林淮,眼眸中带着一丝古怪而又复杂。

杨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见聂然这么的沉着冷静,心头忽地一动,带着几分期冀问道:“你是不是想到什么办法救他了?”

聂然思绪回拢,默然摇头。

这一枪打的是要害部位,她又不是神医,怎么会有办法。

“怎么可能!你那么冷静,肯定有办法!”杨树看她摇头,顿时激动了起来。

聂然面色沉冷地道:“如果我的眼泪能救回他,我一定哭。”

但很可惜,她的眼泪并没有什么用,反而会让她大量失去水分。

再加上,她在前世见惯了生死,就连自己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所以对死亡并没有太大的感受。

“他可是救了你的!”杨树看到她那么无情的话后,愤然站了起来。

“那我赔他半条命。”

“你!”杨树气结不已,“你这时候还说什么玩笑!”

玩笑?

不,这是玩笑。

林淮扑过来救了自己和杨树,按理说两个人二分之一。

她聂然向来不欠人任何事情,如果林淮真的想要还,她可以还的。

反正是半条命而已,只要不死,怎么样都成!

看到聂然那双冷漠的双眸,林淮摇了摇头,“不……不用你赔,这……臭小子……以后在2区……你多……多照顾他……”

杨树梗着脖子,拒绝道:“我才不要她照顾!”

林淮努力地攒着最后一丝力气,恨铁不成钢地骂了一句,“蠢货!她的能力……远超你,你要想保护她……还需加把劲才行……别以为你那些心眼儿我看不出来……”

他那副了然的神情让杨树心头一凛,闷声地偏过头去。

“小子,努力吧……”林淮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竟促狭地咧嘴冲他笑了起来。

可他一笑,满嘴的鲜血看的杨树心痛不已,紧握着他的手无声地点头。

因为怕林淮就此没了气息,杨树不停地和他说话,林淮这时候基本上已经不行了,眼前几乎一片黑,憋着那最后的一口气,时不时地虚弱地点头附和。

众人看在眼里,心有戚戚,何佳玉和施倩这两个女兵在看到这一场景时,眼底泛着些许的泪花。

安远道也站在不远处手握着无线电话连番地催促着基地那边,在看向林淮这边时,面色凝重的很。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后,天空中传来了轻微的声响。

聂然还未来得及抬头看,就听到队伍中不知谁忽然指着天空大喊了一声,“直升机到了,直升机到了!”

这一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振奋了起来。

“医生来了,你有救了,你有救了!”杨树在看到天空上那一个黑点时,心头顿时燃起了希望。

可接下来的那一幕却让他的心骤然冷却了下来。

“噗——”林淮的嘴里喷出了一大口的血,有些还溅到了杨树的脸上,星星点点一片。

温热又伴着浓重血腥气味的红色液体让杨树彻底愣住了。

随后他猛地站起身,冲到了不远处,双手挥舞地朝着天空示意,并且大喊道:“在这里,在这里,快点,快点!”

看惯死亡的聂然知道林淮这是彻底撑不住了,她跨步走到了他的面前,问道:“你还有什么心愿没了。”

林淮再次睁开眼睛,只是这回他再用力也只是睁开了一条小小的隙缝,“没有。”

聂然拧着眉,承诺道:“只要你说,我一定办到。”

林淮停顿了几秒,像是在思考一样,接着开口道:“下次,再也不许单独行事,这样……很危险,不会一直有人会替你……挡子弹的……”

聂然没想到他在临死关头居然还在说这些,不耐地打断道:“还有呢。”

林淮小幅度地摇了几下头,噙着一缕若有似无地笑,“真的没有了,这辈子能够死在战场上……是我的荣耀……刚刚那个你说你会办到的,还有……杨树这臭小子其实能力……不错……你……”

话还没说完,林淮头一歪,瞬间就没了气息。

聂然一愣,这就死了?

他自己的心愿一个都没有吗?!

——能够为这身军装而死,是我的荣光。

当初这句话在船只上林淮曾经说过,没想到才短短几个小时,竟然一语成戳。

当时她以为这人不过是说说罢了,可现如今看来他是真的死而无憾。

直升机刚落地,随行的军医被杨树匆匆拉了过来。

那一大群的军医立刻翻开他的眼皮,瞳孔已经扩散了,再用听筒听,心跳也完全已经停了下来。

那灰白的脸色无一不在昭示着,林淮的死亡。

“已经没救了。”随行的军医在检查了半分钟后,站起身对着身边的护士公式化地道:“死亡时间,下午十六时五十二分零八秒,死于胸骨插入肺里,肺泡破裂。”

这一番死亡通知让众人大惊不已。

站在最前面的杨树在听到这番话后,犹如一道闪电劈过,整个人的懵了。

另外几个军医在写好档案后,想要将人放入担架中抬走时,杨树就好像是发了疯的困兽一般,死死地扑上去,“不,不会的,他不会死的!你们骗人,骗人!”

“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一名军医认真地说道。

“配合什么配合,你们根本就是在骗人!他刚还在和我说话,怎么你们一来,他就没气了!你们根本没用心救人!你们想害死他,是不是!是不是!”杨树越说越激动,眼底猩红一片。

“你冷静点!”

另外一名军医想要好声劝解,结果被杨树一把揪住了领子,“我怎么冷静,他们急救措施都不用就说没救了,分明就是想害死教官!”

“你的心情我们能理解,但是这位死者的确已经断了气,该做的急救措施我们都已经做了。”

可杨树根本听不进去,摇着头大声喊道:“我不管,我不管!你们就是没有好好的救人,你们是故意的,你们……”

“啪——”一声清脆的掌掴声倏地响起。

在场的众人被这一声给激得心头一跳。

这章你们对林教官是不是改观了呢?反正,我改观了~哈哈哈,月底啦,妹子们要自觉啊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