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拉钩约定,他竟然诓自己!/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很明显没想到杨树会拒绝自己,她不禁眉头轻皱起,“为什么?”

按照当初方亮对自己说的那样,预备部队是多少新兵梦寐以求的地方,几乎人人都以预备部队作为自己的梦想。

他怎么反而不想去呢!

跪在那里的杨树感觉到她那探究审视的目光后,越发的不耐烦了起来,“反正谁爱去谁去,我就是不去,你要走就赶紧走,别在这里打扰我!”

聂然看到他对预备部队如此的厌恶,不禁想到了以前,似乎每次提及预备部队时,他言语中总是流露出一种深深的不屑。

“你是不是被预备部队拒绝过?”她忽然问了一句。

本来她其实不过是随口问了一句,只是没想到却惹来了杨树巨大的反应,他怒声地嚷着:“什么拒绝,是我不想进,我不想进懂不懂!谁规定只有预备部队才是精英,我们普通部队一样也能出精英!”

看到他如此剧烈的反应,分明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聂然意味深长地唇畔微勾,静静地坐在那里不出声,一脸看戏地望着他。

反应过激的杨树一通发泄完了之后,看到聂然那玩味儿的笑意后才自觉自己的情绪有些过了,他憋着那口气,瓮声瓮气地道:“反正我就是不想去!”

被拒绝的聂然也不恼,也不气,反而饶有兴趣地靠在椅背上凝眸看着他,“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

“像什么?”

“像一个闹别扭的幼稚小孩儿。”

聂然的话一出,杨树的两道眉顿时拧在了一起,愤怒地道“你说谁幼稚!”

“预备部队的能力远在2区之上这是事实,你说普通部队也能出精英,这点我不否认,但是预备部队无论是军事课程还是军事训练,都比这里要好很多,能够进入优秀军种的几率也远超普通部队。”聂然一句句的娓娓道来,“你在明知道的情况下,还非要这样说,难道不幼稚吗?”

杨树冷哼了一声,“你不用在这里刷优秀,我承认我不如你,可以了吗?!”

“你是不是忘了林教官死之前对你说了什么。”聂然坐在那里,看他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眼底有些发沉了起来,“你现在有这个机会却放弃,你就不怕他晚上到梦里来找你?”

却不想这句话像是戳到了他的痛脚一样,让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杨树再次暴走了起来,“这算什么机会,我用他的死进了预备部队,这算什么,同情?施舍?还是因为你可怜我!我知道,林教官在死之前让你照顾我,但是不需要!我才不稀罕当别人的拖油瓶!我也不想将来被别人指指点点,说我是因为你聂然才进的预备部队,我更不想被别人说我是利用自己的教官走的后门。”

说完这番话后,他低声喘息着,犹如困兽一般眼底满是哀伤和怒然。

聂然坐在那里听完他这番话后,恍然惊觉。

原来他不是不想进预备部队,而是不想被别人说自己是踩着别人上的位。

仔细想想,自己这个时候说要把他带走,的确是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

不过这样一来,反而看出这小子心性不错,耿直的很,这样的人忠诚度极高,算是个好苗子。

聂然轻笑了一声,“你想什么呢,谁让你走后门了,你进去是要考核的,成绩不合格你还是要留在2区。”

杨树一愣,接着又冷着脸重新跪好,“那你更别费心了,我考过,但是没过。”

“过没过这个问题你先别考虑,我就想你一句,你到底想不想凭自己的真本事进预备部队。”

“我觉得2区挺好。”

“……”她必须要收回刚才的话,什么耿直、忠诚度极高,简直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自己难得大发善心一次,居然还被碰了一鼻子灰。

要不是林淮死之前的嘱托,自觉欠他半条命,她才不会做这种事情!

现在倒好了,好事没做被拒,更郁闷的是她已经在李宗勇那里提前说过了,说得那叫一个自信,结果没成想当事人压根就不愿意。

这不是猪八戒照镜子,她里外不是人了?!

越想越恼火,她原来就不多的耐心更是磨得一干二净,“话已至此,该说的我都说了,机会只有一次,你自己看着办。”

话说完,她直接站了起来,在站立时不小心碰到了腰间鼓出来的地方,她随即从腰间把那个刚离开食堂塞在自己口袋里的馒头放到了椅子上,冷冷地丢下一句:“上次你替我藏了个馒头,这次算还你的。”

接着就转身朝着门外走去了。

“别以为你用馒头就能让我改变主意。”杨树那欠揍的声音传了过来,让聂然的脚下不禁微滞了一下。

“……”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死小子!

聂然咬着牙,五指不自觉地握紧,再握紧,最终忽地松了手,她的气息已平稳了许多。

“一个馒头就能让你改变主意,那你也太不值钱了。”她冷声讥讽了一句后,也不等杨树再说什么就继续往外头走去。

然而,才到门口,她忽地一下她又停了下来,重新转过头,嘴角噙着一缕嘲弄和轻蔑地道:“不过,我真的很想知道如果林淮知道他用命保护的兵如此的不争气,宁愿跪在这里浪费时间,弥补自己所谓的那些伤感,也不愿意用实际行动来向他证明自己的能力,他会不会后悔当时挡下的那一枪呢?”

她的话刚落,就看到跪在那里的杨树身躯轻轻一震。

见效果已经达到,聂然顿时心情不错的直接离开。

霍珩这招还真不错,临走之前下剂猛药,的确比在屋子里费嘴皮子劝说来得好很多。

解决完了这块“臭石头”后,已经是下午了,聂然早上那顿吃饱喝足,索性就直接回到了后山。

既然已经选择了要回预备部队,那从现在开始她就真的要踏上这一条路了。

体能训练已是刻不容缓。

这几个月在2区部队里不是做勤务兵,就是做后勤兵,现在更是沦落到守仓兵,反正就没好好受过训,身体早就已经退回到了原来的状态。

前几天跳海游泳的时候更是差点死在海里。

这身体实在太弱,一瞬间的爆发力还成,要论持久力简直不堪一击。

当初她在火车上还点评汪司铭打群架,其实要真是她的话,估计打完三个就气喘吁吁了。

要真听李宗勇的话进一班,估计她能被安远道给整死!

休息了片刻后,她针对自己的四肢和肺活量等等一系列的身体机能做出了所有的计划,又加上她现在待在后山这里,后山的地势崎岖,呈上坡路,不管是上山还是下山,都具有一定坡度,对自己的腿部力量有一定的训练作用。

于是,她便开始一日三餐的开始山上山下的来回跑,没有负重的铁片绑在自己的脚上,她就用石头绑着,吃饭睡觉都绑着,从原来的肌肉酸疼渐渐变得麻木了起来。

就这样太阳升起落下,升起再落下,转眼就过了两天。

这两天里她都比那些受训的士兵们早半个小时去食堂吃,吃完就回后山不停训练,并没有人打扰。

她也乐得个安心自在。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继续自在下去,严怀宇这家伙就不请自来了。

刚从后山跑了一圈回到自己屋子里打算洗个澡的时候,就看到严怀宇在自己屋子前后不停地瞎转悠。

“你干什么呢?”聂然看着他那副做贼的样子,禁不住蹙眉出声问道。

本来正打算站窗口往里头瞧的严怀宇一听到身后有声音,顿时吓了一跳,在看清是聂然后,立即松了口气。

“小然然,你去哪儿了,我找了你好久。”

“又有什么事?”聂然以为他又是来烦自己回不回去的时候,直接从他身边走过开门进了自己的房间。

刚才跑了一圈,额头上满是汗水,实在黏腻的很,必须要洗个脸才行。

“营长找你,你快点跟我走吧。”严怀宇站在门口说道。

才将水倒在脸盆里还没来得及洗的聂然手顿了顿,诧异地看向他,“营长?”

李宗勇找到自己什么事情?

难不成是知道了杨树的事情,所以找她?

得,这回真要里外不是人了。

聂然胡乱地擦了把脸,就跟着严怀宇往外走去,“走吧。”

“你脚上的石头……”严怀宇指了指她脚上的那两块石头,提醒地道。

“哦,对!”聂然看到自己脚上那两块石头,的确这样走出去实在难看的很,所以将这两块石头解开丢在了一边。

在解开石块的那一瞬间,走路都有些飘飘然了起来,让她觉得有些头重脚轻。

“你绑石头走路,是不是在做训练啊?”严怀宇一边走,一边问道。

脚上绑石块,还一脑门子的汗,一看就是刚跑完步回来。

“嗯。”聂然也不否认,大方地点了点头应了一句。

严怀宇听到她这样说,反而觉得奇怪。

她现在不过是个守仓的士兵,为什么要这么大消耗的体能训练?

还不等他想明白,聂然已经早已走到了前面去,严怀宇立刻脚下快了几步,喊道:“小然然,你等等我!”

没一会,两个人就从后山走到了基地里头,聂然下意识地朝着营长办公室走去,但却被严怀宇给阻了下来。

“营长不在办公室,在飞机坪那边。”

飞机坪?李宗勇跑那儿去干什么?

难不成他作为预备部队的营长要先走了?

可转而一想,走就走呗,干嘛还要叫上她啊。

带着内心的疑惑她一步步地跟在了严怀宇的身后,朝着飞机坪方向走去。

基地的飞机坪内一共有十一架直升机,井然有序地排列在了草地上。

聂然越走进,越发现好多人站在一架直升机前。

预备部队的还有2区的都站在那里,这是打算要回部队了吗?

聂然还没来得及继续想下去,突然一道小小的身影从前面飞快地冲向了自己,然后一头撞进了她的怀里。

她被这力道撞得往后踉跄了几步。

“英雄姐姐!”腰间的那稚嫩的声音闷闷地响起,聂然轻叹了一声,果然刚才没看错。

是克里!

还好刚才自己没躲开,不然这小子肯定一头撞上自己身后那架直升机上。

一旁的李宗勇慢慢地走了过来,带着对聂然独有的和善笑容道:“他们要走了,在离开之前说非要见你一面。”

原来如此!

“我都听柯鲁说了,谢谢你救了我们。”李宗勇身后是族长依安德,他走到了聂然的面前很是感激地道谢。

“是啊,谢谢你救了我们!”身后那几十个岛民也点头致谢。

此时,怀里的那颗毛茸茸的头微微抬起,克里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睛忽闪忽闪着,冲着她微笑地道:“姐姐,你知道吗?我当时还在想要你能来救我们就好了,没想到你真的就来救我们了。”

被他们这么感恩戴德的道谢了一把后,聂然却摇了摇头,“这次不能算是我救的。”

如果不是霍珩告诉她地方,估计就是她自己也要找上好久,而且她为了霍珩把海盗的老窝给炸了,差点把这群人给活埋了,所以实在不敢居这份功。

身边的李宗勇听到她的话后,无声地笑了笑。

霍珩的身份他是知道的,所以他很明白聂然说这句话的含义。

这是在替霍珩也加了一份功在其中啊。

聂然无意间在看到李宗勇笑眯眯地样子后,先是一愣,随即也明白了过来,然后指着那一群预备部队和2区的士兵道:“其实他们都有份,要不是他们那么卖力地挖,就算我知道你们在哪儿,也没用。”

“我知道。”依安德看了眼身后那群士兵后,又重新转过头对着聂然说道:“但是,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代表这些岛民谢谢你,没有你,我们可能就死在那里了,真的谢谢你。”

他说的格外的真挚。

但聂然听到后却下意识地回到:“这不可能的。”

就算她没有把人救走,霍珩也肯定不会让这群人受伤的。

然而她这么斩钉截铁的一说,依安德却有些迷茫了。

聂然见到后,当下补了一句,“我的意思是,就算没有我,这群士兵一样也会救你们出去的。”

该死的!她今个儿是怎么了!

她在心里暗暗咒骂。

在场的众人们却顿时恍然大悟。

而一旁的李宗勇看在眼底,却在心里发笑不已。

这丫头竟然也有发挥失常的时候啊,而且还失常了两次。

看来那小子的春天是要来咯!

一行人又拉着聂然说了好些话,李宗勇眼看着时间不对劲,不得已打断了他们,“时间不早了,那边的人已经在等了。”

这回依安德他们偷船回岛屿被抓的事情上面的人都已经知道了,于是他们吩咐下面的人一定要将这群人在城里全部安顿好,每一个都要落实好才行,务必让他们尽快熟悉城里的生活。

“好好!这次真是多谢你们了!”依安德和聂然道完了谢后,对着她怀里的克里道:“克里,我们该走了,你快松手吧。”

克里一脸依依不舍地样子,死死地抱着聂然的腰,仰着头道:“大英雄姐姐你还记不记得上次在岛上我和你拉钩的事情!上次你离开的时候没和我拉钩,这次你一定要和我拉钩才行!”

他松开了一只手,将小指举到了聂然的面前,满是诚恳之色地道:“你一定要在部队里等我,我会很努力很努力的长大,然后来找你!”

聂然听着他的话,慢慢回想了起来。

那次克里的确要和自己拉钩,只不过后来被霍珩给一把抱走了!

低头看着那小小的一指,以及那双清澄地双眼,聂然在心里轻叹了一口,最终抬手勾住了那根小指,“好吧,拉钩。”

要和聂诚胜斗,她肯定是要留在部队了,没个三年五载的,估计也走不掉。

“你放心,我一定会成为最优秀的士兵!”克里和她拉完勾后,临走前那清亮稚嫩的嗓音里满是坚定地冲着她保证。

直升机慢慢地上升,直到成为一个黑点消失在了天边。

聂然愣愣地望着天边,却不想身边一道声音响起,“我听说那个叫杨树的并没有答应你的要求,还跪在那里。”

她猛地收回了目光,看向了身边的李宗勇,只见他双手负背地看了眼天色,笑着道:“看来你的好心,人家不领情啊。”

聂然本来就因为这事儿心里不爽快,自己的好心被别人当驴肝肺,现在还被李宗勇幸灾乐祸了一把,真是彻底郁闷。

但郁闷很快就变成了恼怒。

要不是那家伙给脸不要脸,自己也不会被李宗勇说风凉话!

活该那臭小子跪着,有本事就给她跪到死为止!

李宗勇见她一副咬牙切齿的凶狠小模样,用咳嗽掩盖住弯弯的嘴角,然后故作威严地道:“总之后天我们就要走了,你要是解决不了他,你就跟我一起回去。”

聂然想了想,觉得并没有什么问题。

对于杨树她自认为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没必要再他身上多浪费太多的时间,所以很干脆利落地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对了,关于刘德的事情上面打算怎么解决?”一想到自己要离开2区了,那聂诚胜该怎么办呢?

为了不想让李宗勇发现,她故意将焦点集中在了刘德的身上。

李宗勇不疑有他地道:“过段时间就会被判了,估计会判个十多年吧。”

聂然一怔愣,瞪大了眼睛问道:“不是无期吗?”

“不是啊,怎么可能是无期呢。”

聂然看李宗勇不像是说谎的模样,立即明白了过来,她被霍珩那王八蛋给诓了一把!

“这个混蛋!”她忍不住低咒了一声。

这个霍珩故意说无期,分明就是不想让自己去逼供!

人在生和死之间的选择不用想也知道选哪个了,他就是想让自己死心。

白痴!

她怎么就真的相信了这家伙的话了呢!

李宗勇看她眼底火星子迸出来,似乎了然了几分,笑着问道:“怎么,他说多久?”

聂然咬着牙,从齿间挤出了两个字:“无、期。”

李宗勇一听,硬忍着笑道:“看来你回到预备部队不仅要把体能练上来,书也要多看看才行。”

拍了拍她的肩膀后,李宗勇转身就离开了。

“……”

被摆了一道的聂然怒不可遏地握紧了拳头,发誓下一次见到霍珩非要好好揍他一顿出出气才行!

感谢今天妹子们砸了那么多钻,感谢!么么哒,万更过两天就来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