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治治你们,晕倒了?/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宗勇一走,其余的那些士兵也就地解散,严怀宇他们几个立刻跑到了聂然的身边。

由于上次被聂然凶过之后,何佳玉这会儿似乎已经有些接受聂然不回预备部队的事情了,虽然脸上还是依依不舍的样子。

其他人也已经不再追问聂然为什么不回去的原因。

“然姐,我们后天就要走了,回预备部队去了。”何佳玉开口,满脸写着舍不得离开的样子。

她对于聂然的感情要比李骁更深一些,即使她先认识了李骁。

其实骁姐也很好,能力和然姐不相上下,特别是在上次击退海盗中和然姐两个人一起互相配合,十分的默契。

在平常时候她不怎么说话,也冷冷的,但是偶尔也会教自己几招,做事也总是很顾全大局,相比起然姐的话,骁姐更像是个大家长,照顾着所有的人。

而然姐更像是兄弟,她不会只教几招,她更多的是实践出真知,会和自己比划,让自己举一反三。

而且特别是那次张一艾的事情,她当时还要为自己打抱不平,虽然后来自己拒绝了,但如果没有她在旁边指点,自己也不会那么成功把张一艾给撂倒。

所以对然姐的崇拜和亲近度自然而然的比骁姐要深一些。

只是没想到,现在无论是然姐也好,骁姐也罢,最终都一个个离开了六班。

唉……

何佳玉叹了口气后,垮着小脸道:“然姐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聂然看着她那张哭丧的脸,嘴角不自觉地闪过一抹笑,这妮子看来是被上次自己那一声训斥给吓到了。

不过说来也奇怪,自己对这群人算不上有多好,为什么他们非要这样缠着自己呢?

“我应该要说什么吗?”她声音故作淡然。

一直低垂着脑袋的何佳玉并没有发现她嘴角那一缕极快闪逝地笑意,只是深吸了几口气,重新抬头一字一句地很认真道:“然姐,我会想你的。”

那郑重发誓的模样让聂然有种自己要死了一样。

“是啊,我也会想你的,小然然!”一旁的严怀宇也很是严肃地附和。

但这话一出,何佳玉像是被触动了一样,两道眉竖起,一脸凶悍的样子道:“要你想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懂不懂,你一大男人想一姑娘,害臊不害臊。”

严怀宇原本还沉浸在分离之前的伤感之中,被她这么一训,那份伤感顿时荡然无存,气呼呼地道:“你能想,我为什么不能想!”

“我是女的,你是男的,你当然不能想。”

何佳玉一脸的理直气壮,更是激得严怀宇生气不已,“凭什么啊,你性别歧视啊!”

“对啊,就歧视你怎么了!”

得,这一对冤家又开始吵起来了。

聂然站在那里听着他们两个吵闹不已。

一旁的方亮走到了她身边,小声地嘱咐着,“得了,绕了一大圈总算是心想事成了,那就在2区好好待着吧。”

聂然笑着挑了挑眉梢。

当初她曾经拒绝过预备部队,又在预备部队闹出那么多事情,加上现在又死活不肯回去,这其中的种种联系起来,方亮总算是回过味儿来了。

不过,这反应可真够慢的。

要是能够反应快点,也不会跟着严怀宇他们去干半夜偷袭那种蠢事了。

“你要是能早点想明白也不会有当初那个处分。”

听到这番风凉话,方亮忍不住瞪了她一眼,“你这丫头,我还不是为你好!谁不想做最好的那一个,结果偏偏你……”说到这里他看见聂然挑着眉梢,一副兴味的样子,接着叹了一声后,又道:“算了算,我也就是瞎操心,你这丫头一向自我主见能力强,不喜欢部队就不喜欢吧,人各有志,强求不得。”

“非要得了处分,撞了南墙才知道错。”聂然不仅没有安慰,反而还继续落井下石。

十分没面子的方亮憋着那口气,恨恨地道:“我好歹以前也是你的教官,你能不能给我点面子。”

聂然浅笑着无谓耸了耸肩。

就在这时,和何佳玉吵闹不止的严怀宇忽的大喊了一声,“我懒得理你!”随即以失败告终地跑到了自自己的面前。

“小然然你一个人在2区要好好的,自己要学会照顾自己,每天要按时吃饭,一日三餐顿顿不落,你那么瘦要多吃点肉才行……”

严怀宇喋喋不休了好久,就像是老婆婆似的,各种的叮嘱,听得周围的那几个人顿时忍不住翻起了白眼。

“喂,又不是生离死别,有必要这样说吗?!”何佳玉忍不住冲他说道。

却忘记刚才自己个儿也是这么一副舍不得的模样。

“当然有必要,这次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见面,总要多叮嘱一番才好啊。”

“也没多久,最迟一个月就见面了。”聂然很自然地接了这么一句。

“听到没,最迟一个月就见面了……”严怀宇没有走脑地顺着她说,但等到说完之后看到众人懵然的样子后不由得醒过神来,瞪圆了眼睛,错愕不已地盯着聂然,“一个月就见面是……什么意思啊?”

“意思就是,我最迟一个月就归队了。”

什么?!

周围的那几个人,包括刚死心的方亮听到她的话后,也大吃一惊。

“不,不对啊,你前几天还说不回去的。”严怀宇显然也感觉自己脑子有些不够用了起来。

“后来改主意了,这件事营长也同意了。”

改……改主意了?!

她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向来好脾气的方亮这下也忍不住爆了个粗口,“靠,你这臭丫头不早点说,害得我刚才说了那么多……你说,你是不是故意借此奚落我!”

“是啊,谁让你们一个个做事不计后果,就是要惩罚惩罚你们才行。”聂然双手抱肩,眼神一一扫视了过去。

“……”众人一阵默然,也知道当时那番做法实在是不太妥当。

何佳玉看所有人都低垂着脑袋,略有些撒娇讨饶的摇晃着她那衣角处,“哎呀,然姐你就不要生气了嘛,我发誓我们没有恶意的,只是可能做法不太对,你别计较了嘛,好不好。”

她发现克里那小子每次都能近然姐的身,而且每次一撒娇,然姐的面色就会软化,于是这次她也学学克里的说法,指不定然姐就不生气了呢。

然而让她估算错误的是,她这么一撒娇没把聂然说的动摇,反而把周围的一群人给恶心了。

“我去,何佳玉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严怀宇第一个不爽地搓了搓自己有些起鸡皮疙瘩的手臂。

一旁的施倩也将她拉了回来,轻咳了几声,“我还是喜欢你喊打喊杀的样子。”说完之后,还一脸歉意的对着聂然说道:“前两天打海盗估计撞坏脑子了,聂然你别介意。”

“你适合中性风格。”乔维这时候也补了一句。

气得何佳玉两眼直冒火。

这群没人性的东西,她怎么委曲求全的样子为谁啊,还不是为了他们!

可他们倒好,还敢嫌弃她,嫌弃她!

“那个……我觉得何佳玉这么做,主要还是想让然姐消气,心是好的。”此时古琳跑出来打了个圆场。

“还是我家小古琳懂我的心。”

何佳玉还没来得及去寻求安慰,结果古琳又很快地小声补了一句,“不过下次还是不要用这个了,我怕聂然更生气。”

“噗——!”众人忍不住一个个嗤嗤的闷笑出了声。

“你……”何佳玉一口气气地上不上下不下,只觉得憋屈极了。

古琳这丫头现在也学坏了!

自从那次大家一起击退了那群海盗之后,305寝室里的感情变得融洽了不少。

原先胆小的古琳在和何佳玉施倩相熟之后,偶尔也敢和她们开几个小玩笑起来。

沉默不语了许久的李骁在看到何佳玉那副样子后,站了出来,神色淡漠地道:“这件事的责任主要在我,我可以给你道歉。”

聂然看到她那张真挚的神情后,哼笑了一声,“得了吧,受了你的道歉,那我岂不是欠了你一次。”

李骁一愣,紧接着明白过来,她是在说后来开枪的事。

何佳玉看她们两个人互相看着,她生怕再出现什么问题,立刻转移了话题,问道:“那然姐你这次回来以后,还走吗?”

“不走了。”

她这回就是奔着将聂诚胜彻底击垮的目的回去的,还走什么走!

“那太好了,我回去就给你把床给收拾了。”何佳玉自告奋勇地将活儿给揽了下来。

古琳作为寝室长也不停地点头,“对对对,回去就我给你把床都打扫干净,然后迎接你的归来!”

“这事儿我自己一个人做就成,谁也别和我抢!”何佳玉很是霸道地说完后,得意地冲严怀宇扬了扬眉。

这样几乎幼稚的举动让严怀宇冷哼了一声,不予计较。

聂然将他们的互动看在眼里,然后笑了起来,“在收拾我的床之前,你不应该替你家骁姐先收拾吗?她好像马上就要离开六班了吧。”

果然,一提李骁要走,何佳玉刚才洋洋得意的笑容瞬间消失了。

“是啊,这次回去骁姐就要进一班受训了。”她看了眼身边的骁姐,强打着精神道:“不过也还好啦,骁姐在一班,以后还是能经常看到的,毕竟在一个部队。”

而且最重要的是,然姐要回来了。

这多少能冲淡掉一些骁姐要走的伤感。

“看你那一脸羡慕的样子,怎么样,要不然我去和营长说说把你也调进一班?”在不远处一直关注这里动静的安远道本来在一听到聂然要归队后就打算马上去营长那里争取把人给弄过来,

这会儿听到聂然主动谈起这件事,马上放下了手上的工作,亲自过来挖人。

“虽然你的体能不是最好的,但是好好训练一下的话,勉强也过的过去。”安远道一脸勉强地说道。

可实际上心里却已经笑翻了。

不知道这次没来的季正虎知道自己先下手为强了一把,会不会呕死,哈哈哈!

安远道现在脑袋里全都是如何好好打造聂然。

聂然的体能似乎不行,但意志力却强悍的惊人,当时在雪地里罚站九天一动不动就可以看得出来。

还有她的射击好像也不错,排雷可以算得上优秀,单兵作战能力也能跟得上一班的节奏。

好像……除了给她训练体能,暂时还不知道要怎么训练她啊。

这种未知的调教让安远道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站在旁边的严怀宇看到安远道盯着聂然看时,那抑制不住的兴奋,立刻站到了聂然的前面,挡住了他的视线。

“你想得美,小然然是我们六班的人,才不会进你们一班!”

何佳玉这会儿站在了严怀宇的身边,点头道:“没错!然姐是不会进你们一班的,你才挖走了骁姐,别想再挖走然姐了!”

面对共同的敌人,当然先一致对外了。

“良禽择木而栖,在六班是没前途的。”安远道歪了歪头,又看了眼严怀宇身后的聂然,“一班可以教给你更多的东西。”

聂然不禁微微皱眉,说实话这句话有那么一瞬的心动。

当然,也只是一瞬。

因为她很清楚,在一班体能必须要过关,体能不行就算其他方面再好,没用!

就像她水性不错,但是当体力耗尽,再好的水性也一样没用。

一切基本法则,都是在体能好的前提下进行。

她现在还不行。

严怀宇马上侧了侧头,再次挡住了他的视线,哼哼地道:“你少来,六班也一样能教很多。”

“是吗?那我怎么从来没听过有人说六班是优秀班呢?”安远道说番话的时候,眼睛紧紧地看着聂然,想要从她的脸上能够看出点反应。

站在施倩旁边的乔维见自己的好兄弟吃瘪,不禁开口道:“安教官,你这是鄙视季教官啊,回去我可要告诉他才行。”

一时沉浸在如何将人拐跑的安远道听到乔维这句话后,瞬间回神,“什,什么?喂喂喂,你都多大了,居然还打小报告!”

本来季正虎就不肯把聂然交出来,后来得知聂然走了两个人才暂时熄了火。

现在聂然正要回去,要是那小子知道自己背着他提前下黑手,回去之后肯定又要各种不得安宁了。

严怀宇看他有些慌神,越发的来了劲,“就打,就打!让季教官打得你哭爹喊娘。”

“哼,那小子可打不过。”安远道扬了扬下巴,满是自信。

“不是吧,我听季教官说过曾经有一次,他可是打得你手都断了呢。”乔维站在那里,不动声色地说了一句。

安远道就像是踩到了猫尾巴一样,怒声道:“这是他瞎说的,瞎说的懂不懂!我才没有断呢,我只是脱臼而已,脱臼!”

乔维若有所思地长长地哦了一声,“原来安教官曾经被季教官打得手都脱臼了呀。”

聂然当下加了一把火上去,笑着道:“安教官,没事的。只要没打得躺地上爬不起来,都不算丢脸。”

“你还煽风点火,你个臭丫头!信不信我不让你进一班!”

相对于安远道的气急败坏,聂然很是淡然,“我本来就没打算进啊。”

“为什么?一班不好吗?!”

“不不不,是一班太好,我自认为没那个本事进,所以还是不去拖后腿了。”聂然眉眼弯弯地笑了笑。

“我怎么觉你说得那么不诚心呢。”这臭丫头从来没有这么乖顺过,总觉得怪怪地感觉。

对此聂然瞅准机会就是一脚,“那只能说明你自己心理有问题。”

气得安远道又是一噎,“你!”

就知道她没那么好说话!

一群人在回到基地之后又和聂然说了几句话后打算解散时,忽然之间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然姐!”

聂然脚下的步子顿时一滞,就连其他人也停了下来。

“然姐,然姐!”只见刘鸿文比前两天跑得还要快,还要匆忙,一脸的焦急模样直奔她而来。

他才一跑到聂然的面前,就气喘如牛地道:“杨树……杨树他……”

“他怎么了?”聂然皱着眉头,难不成死了?

不至于吧!

才跪了这么几天而已。

“杨树他晕……他晕倒了!”

聂然点了点头,“哦”了一声。

还以为死了呢,真是大惊小怪。

她转身往后山继续走去,刘鸿文见她很是淡定的走了,急忙跑到她面前,着急地问:“你不去见见他吗?”

聂然嘲弄地扬起一抹笑,“他都晕了,我有什么好见的。”

说着又再次抬步朝着前面走去。

“那个……你……你再帮忙劝劝吧……”刘鸿文有些讪讪地恳求道。

“我劝过了,没用啊。”

聂然一副‘我也无可奈何’的样子,让刘鸿文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住的哀求道:“你再帮帮忙吧,我相信你多劝几次,他一定会想通的。”

“想通?算了吧。”聂然这下真真正正地冷笑了起来,想起他那些拒绝的话,分明就是烂泥扶不上墙!

原以为霍珩那一招猛药可以对症下药,结果对付杨树这种茅坑里的石头,显然完全没有任何用处。

真是给脸不要脸!

聂然蓦然讥讽的嘴角裂开一道口子,那笑意里充斥着一种冷厉,“告诉杨树,与其跪在那里,还不如死了去陪林淮,也好让他在地下不孤单。就是不知道,林淮还愿不愿意见他。”

说完之后便扬长而去。

“这……”刘鸿文听到这话后,愣在原地,没敢追上去。

随后求助似的眼神看向了严怀宇他们,希望他们能帮帮忙。

但很可惜,严怀宇走到了他面前,不仅没有安慰,反而冷声地道:“这什么这!小子,我警告你,别再来烦小然然了!小然然又不是那臭小子的妈,要死要活随便他!这点打击都经受不住,哪里像个当兵的!”

距离2区的林教官死也有好几天了,这杨树还没缓过劲儿来,严怀宇严重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故意的!

人死自然是受打击的,但是好歹也是当兵的,就算不经常历经生死,但也不至于这样一蹶不振吧!

分明是想要博取聂然的同情心!

“就是!让那小子少演苦情戏!还真把自己当男主角了!咱们然姐可不吃这一套!”何佳玉也在一边不屑地搭茬了一句。

经过了他们这么一说,身后的那几个人也点了点头,纷纷散去了。

“你,你们……”看着那群人冷漠旁观的样子,刘鸿文心里止不住的愤怒。

人都已经这样了,这群人怎么这么没有同情心!

不要嫌弃杨树,真的不要~!

PS:新一轮装修风暴再次开启,蠢夏这回哭晕在了下水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