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体能是个大问题/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在努力平复气息的聂然一听,神色瞬间难看了很多。

她这些日子虽然有一日三餐的不停加紧训练,但体能这东西是需要时间才能出效果的,那时候在新兵连花了一个多月最后其实也是凭着自己过人的毅力和那一点爆发力才堪堪超过了李骁。

只是……赢是赢了,很快这具身体的后遗症就来了,双腿肌肉拉伤,酸疼的废了将近一个星期,恨不得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

毕竟李骁是十年如一日的在自我训练,她不过是临时抱佛脚罢了,那其中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这也是她明明对安远道的建议心动却还是拒绝的最大原因。

安远道可以不把自己当人一样训,甚至她自己也借着自己异于常人的坚持不要命的训练,但她很清楚这具没有受过长时间训练的身体将会付出多大的代价。

她不怕痛苦,在前世她吃过的苦早已让她麻木,但这不值得。

她完全可以循序渐进的方式让自己的身体变强,没必要去遭受这一场罪。

亏本的买卖她聂然可不做。

“我停训那么长时间,当然不能和你比。”聂然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杨树皱了皱眉,真的只是停训太久吗?

可预备部队的兵就算停训了几个月,也不至于退步到这种地步啊,和他这个普通部队的士兵一起跑,竟然还只是勉强一起冲到终点。

聂然看到他依旧怀疑的眼神后,也知道自己这话有些勉强,顿时转移了话题道:“现在你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不停的训练体能,体能是基础,没有好的体能一切都是空话。”

她转身朝着山中的某一处走去。

身后的杨树不明白她要去哪里,但还是依言跟了过去。

这座小山聂然已经在其中不知走过多少遍,就算此时没有灯火照明,她依然可以借助远处那基地照明灯快速地在其中自如地穿梭。

两个人一前一后很快地穿过了一条小径,来到了一出地势比较平坦的悬崖隔断处,而下面则是平静无波的海面。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杨树看着眼前黑沉沉的海水,偶尔还能听到海浪击打的声音,一时间有些不太明白她的用意。

“负重跑是热身,现在才是正式训练。”

正式训练?

杨树愣怔地看着下面的海水,“你让我下海游泳?”

这算什么训练啊,他的水性在2区出了名的好,根本不需要多加训练。

聂然看到杨树眉宇微皱,显然对于她的安排有些不太赞同。

“我知道你的水性不错,但也只是不错而已,如果真的要进海军陆战队,你还差得很远。”聂然遥遥望着海平面,海风将她的衣服吹荡了起来,声音都变得有些飘忽。

杨树一愣,见她对海陆这么熟悉,不由得问道:“你将来是打算要进海军陆战队?”

“没有这个打算。”聂然摇了摇头。

若是在前世,倒没有什么问题,可现在这具身体,她不确定了。

这具身体坐车颠簸会晕,游个泳就会溺,说真的要她一点谱都没有。

说是能和聂诚胜平起平坐,但到底能不能成真还有待商榷,如果实在不行,只能背负一条人命离去了。

这已经是下下策了。

杨树看她摇头,不解地问道:“那你为什么希望我进海军陆战队。”

“你说呢?”聂然斜睨了他一眼,这么好的水性不去下海那不是太可惜了么!

“预备部队除了每年往特种输送之外,也会输送很多优秀的士兵进入各个兵种,其中海军陆战队也是之一。”

这些还是多亏古琳在上课的时候和她说的,不然她才不会知道部队里的情况。

“那你将来想进哪里?”杨树忍不住出声问了一句。

聂然淡淡扫了他一眼,接着重新将目光放回了海面,“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你现在最该关心的是怎么考进去!”

“那我现在要下海吗?”

“对。”聂然点了点头,“下午的时候我已经提前下去过了,这里没有暗礁,所以你直接跳下去没问题。”

这个地方其实就是柯鲁当初爬上来的地方,要不是有他这位前车之鉴,她大概也不会想到下海训练。

考核基本上都大同小异,杨树在其他方面并不算太优秀,但只有水性是他最为擅长的东西,那么就应该把他最擅长的地方无限的放大,这样才能在考核中脱颖而出,让人记住。

“我可以去那儿。”忽然,杨树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悬崖的隔断处,那里就处在山顶悬崖的下方,比这里高了不止一点。

聂然顺着他指地方向看了一眼,断然拒绝,“不行,那边我查看过有一些暗礁在下面,而且这种高度防护措施没做好,很容易上不来。”

她只是训练,又不是去玩儿命。

在这种黑漆漆的的夜色里,视线受阻,这样一跳下去,很容易摔在暗礁上当场死亡。

杨树倒没有以往那么的倔强,听到她的话后,笔直地一跃而下,“扑通”一声,浪花四溅。

聂然见他下了海,顿时也“扑通”一声跳入了海里。

本来打算往前游去的杨树在听到身后那一声水声后,猛地转过头看去,错愕地盯着已经入了水的聂然。

“你下来干什么?”

春末初夏的天气,夜间的海水还带着丝丝的凉意,聂然泡在水中,忍不住一颤,“当然是训练,总不能是洗澡吧。”

“你上次差点溺在海里,真的可以吗?”杨树略有些迟疑地问道。

显然那一次她差点溺死在水里的画面到现在还让他印象深刻。

“不可以也要可以,我总不能一辈子不下海吧,那还当什么兵。”聂然指了指右边的方向,“我们绕着这个岛三圈,然后再爬上岸去。”

“其实,你没必要陪我训练。”杨树沉默了几秒后,低声道。

聂然挑了挑眉梢,这臭小子好自作多情啊!“我没陪你,我是的确要训练。”

说着也不搭理他,直接往前游动了起来。

落了单的杨树立刻划动双臂游了过去,疑惑地问道:“为什么?你不是已经进预备部队了吗?”

“在预备部队里每个月也是需要考核!”聂然瞪了他一眼,又说了一句,“别再说话了,抓紧训练!”

她猛地吸了口气,沉入了海中,借着下肢的力量快速地朝前方俯冲,随即再次垂直浮起。

“你这是在干什么?”杨树在看她来回了五六次后,不解地问道。

好好的游泳不游,干嘛总是沉到海底去,又费肺活量还游不远。

“我水性不好,肺活量和下肢力量索性一起练,节省时间。”聂然说完了一句话后,又重新吸了一大口气再次沉了进去。

在那次野外生存中,她就是因为肺活量不够,为了换气才最终被石块撞晕过去。

所以现在她必须要好好练练肺活量才行。

杨树的水性比聂然好,自然而然地就将聂然甩在了身后,而且他在水中的耐力也很强,聂然凭着自己的毅力都完全无法跟上他的节奏。

死小子,不会前世是条鱼吧?!

在水里的样子完全和在陆地上截然不同。

一圈……两圈……直到第三圈,聂然感觉自己眼睛开始发晕了,腰下像是绑上了一块巨大的铅球在开始阻碍她的行动。

果然,这小姐的身体啊,真是娇贵的不行。

她的速度开始迟缓下来时,杨树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

他停止往前的动作,一个返身重新游到了她的面前,严肃的脸上带着一抹担忧,“你还好吗?”

聂然吃力地摇了摇头,粗喘着气息道:“死不掉。”

死不掉,又是这三个字!

杨树眉头拧了拧,“我帮你。”接着作势就要像第一次那样将她驮回去。

但这回聂然却拒绝了,“你不是在帮我,你是在害我,以及害你自己。”

杨树不明白她的话,害她?他怎么会害她呢?!于是再三强调地道:“我是真心想帮你。”

“我知道,你想帮我。可你帮我这次,那下一次呢?考核的时候,你怎么帮?打仗的时候呢,你又打算怎么帮?”

杨树伸在水中的手不由得滞了滞。

“你能帮的了我一时,却帮不了我一辈子,杨树。”

聂然一颗脑袋浮在水面上,目光中满是坚毅之色地眺望着远方,“现在流的汗都是防止我们将来流的血,有些东西必须要自己熬过去才可以。”

她说完之后不顾身旁的杨树,咬牙奋力地继续往前游去。

哪怕腰下已经渐渐沉得快要让她往下坠去,她还是坚持不停地往前游。

杨树看在眼里,她奋然拼搏的模样在游过基地正门口时,那淡淡的光线照过来,那双眼眸里似有幽光在闪耀。

让他不禁为之有些看得发愣。

“你发什么呆,再不离开正门口,会被当成海盗击毙的!”聂然久不见人跟上,忍不住转头看去,看他一直停留在光线之下,顿时低声呵了一句。

虽然现在击杀海盗的任务结束,部队也在逐渐撤离这个地方,但是不代表哨兵们就会松懈下来。

他们一看到有人在基地的岛屿下方来回游动,肯定第一时间就会击毙。

杨树一听顿时醒过神来,连忙跟了上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离开了基地正门朝着他们后山的方向而去。

等回到了远点后,聂然一直梗在喉间的那口气终于缓缓吐了出来。

三圈,整整三圈,她完成了。

这三圈的长度远超过那一次营救2区士兵的长度。

这两天在杨树没有答应参加训练时,她其实也在加紧训练,不然的话哪里可能咬牙完成三圈,估计两圈都费力的很。

到时候杨树绝对不是问一句:你确定你能训练我?而是非常肯定的一句:你的确不能训练我。

两个人浮在海水中,望着后山的悬崖处,后山悬崖有些弧状,并非垂直,比较好攀爬。

这也是柯鲁为什么能爬上来的原因。

“来,我背你上去。”杨树看她在海里不停的喘息着,想必是用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再想爬上去可能已经不行了。

“不用,我自己可以的,你先上吧。”聂然一再地拒绝,杨树也不好说什么,想着自己先上去就自己先上去吧,这样等她上来的时候自己还能拉她一把。

想到这儿,他也不再强求,率先游到了悬崖下,用力地攀爬了上去。

聂然利用自身的浮力浮在水面上,尽量地调整自己的气息,恢复一下四肢的力量,好为接下来的攀爬做好准备。

她抬头看着贴着悬崖上的杨树一点点地朝着顶部靠近,在过了十分钟后,就看见那抹黑影已经消失在了悬崖之上。

只听到上面传来一声杨树的声音,“我到了,你快点上来。”

“好。”

聂然吸了口气后,慢慢地游到了悬崖下,十指用力的握紧、松开、再握紧、再松开,反复来回了好几次后,确定手上有了知觉后,她这才两只手扣着其中悬崖上的凸起物,一点点的往上攀爬而去。

原本以为就这样会安全的爬上去,却不想突然之间脚下的力道一软,她心头一紧,下意识地死死地用手扣住了那两块石头。

整个人瞬间两脚踩空,被荡在了悬崖上。

“小心!”眼尖的杨树看到她整个人在悬崖上来回的晃荡,还有碎石掉落海中的声音,吓得他倏地心头发颤,下意识地就想下去救人。

“我没事。”聂然在重新找到了落脚点后,仰头对着上面的杨树说了一句,复而重新往上攀爬了起来。

因为有了刚才的意外后,聂然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小心翼翼地朝着顶部一点点地爬了上来。

杨树在上面看的心惊胆战,却又不敢发声,就怕吓到她之后,让她分心。

一分钟……两分钟……时间在慢慢的过去。

他第一次觉得时间无比的缓慢。

直到最后终于,看到聂然那张脸近在咫尺后,他立刻伸出手,“来,我拉你上来!”

这回聂然没有再拒绝,她能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已经几乎告竭,再不上去,极有可能手一松直接摔下海中。

当然,摔下海没有关系,但是再想从水里冒出来,可能就不那么容易了。

她很清楚自己的极限在哪里,绝不会为了自己所谓的坚持,搭上自己的一条命。

聂然伸手,一把握住了杨树的手。

杨树见她没有拒绝自己,立刻一个用力,将她从悬崖的边缘处给拽了上来。

聂然倒在悬崖的隔断上不停地粗喘着气,就像是一条濒临灭绝的鱼一样张着嘴喘息不已。

“刚才说背你上来你不肯,非倔强的说要自己上来,结果好了,差点重新摔下去!”杨树一看到她人已经平安无事,刚提在嗓子眼的心总算落回了肚子里。

“天黑看不清而已。”聂然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话后,还不等杨树再继续对自己碎碎念,她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吧,咱们回去。”

“这算训练完了?”杨树惊讶地问道。

聂然冷笑了一声,“你想得美。”

才两项内容而已,就想回去休息,简直是在做梦!

她率先回到了那条冗长的小径内,又快速的穿梭于山林之间,没一会儿便重新回到了后山的那个仓库旁。

“我们又要重新负重跑?”杨树看他们回到了原点,就连那两包石头都原封不动地在地上。

聂然带着他走到仓库旁的小树林中,指了指那其中一片宽阔的空地,上面放着一张用四个树枝撑着的一大张渔网。

“这是我做的一张简易的网,没有铁丝网就用渔网凑合凑合,每天穿越这渔网,来回三百次。”

说是渔网凑合,可杨树仔细一看就发现完全一点没有凑合,甚至比铁丝网更残酷。

也不知道聂然从哪里招来了那种荆棘灌木丛砍了很多的灌木,然后和这些渔网交缠在一起,要是从这里面爬进去想偷个懒,身体只要一往上抬,那些荆棘就会刺进衣服里,直接扎在皮肤上。

三百次?

杨树听到这个数字后,微微皱了皱眉头,但随后还是点了头,“好。”

可刚要跨出去的脚却很快又缩了回来。

“为什么刚才不去?”他疑问道。

既然都是要训练的,为什么不负重完直接先练这个呢?而是要兜了一大圈再来训练。

“湿衣服沾上那些泥就会一点点加重,更加考验体力。”聂然指向了那渔网下她事先准备的好的泥土。

那些泥土她先是用湿泥土打底,然后在上面铺上一层干的粉粒状的干泥。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粉状的干泥在双手双脚并用爬行下击起灰沉,干扰视线,而湿泥土可以加重衣服重量,让速度变得缓慢下来。

“这次你不训练了吗?”杨树看她站在那里不动弹,不禁问了一声。

“渔网太耗费时间了,做得不够大,你先练。”聂然借故找了个很好的理由让自己能先喘口气。

刚才在悬崖那边差点掉下去的时候,她可是拼尽了最后一丝手部力量,现在再让她去爬,估计她是怎么也爬不动了。

“那你先休息。”单纯的杨树真的就信了她的话,自己一个人钻入了渔网之中开始匍匐前进。

不得不说聂然做的这个网有够别出心裁,他来回匍匐了将近一百次后,觉得整个背部有很明显的刺疼感。

那些荆棘的灌木倒刺扎在他的背上,逼得他只能用四肢的力量让自己的身体前行,完全没有别的缓解方法。

坐在一旁休息的聂然看着他越来越缓慢的速度后,嘴角不禁挂上了一抹得意的笑。

这就不行了?

要知道她本来想用那种细细密密的铁丝的,可惜这儿没有,只能用倒刺来勉强凑合一下。

若是铁丝的话,就不会只是扎到那么简单了。

前世她在受训的时候,长官就是用那种极细的铁丝会做成勾子,只要身体一抬起来,那些铁丝一根根全部扎进肉里面,形成一个个小小的洞眼,不会出血,但是会很痛。

等到杨树将三百次的来回全部做完后,背部只觉得一阵火辣辣的疼,手脚也有相对的磨损。

聂然看到他检查自己的手腕,顿时淡笑了起来,“没给你在下面铺一层小碎石已经是很照顾你了。”

“还有别的训练吗?”杨树听到她的话后,马上垂下了双手,不再去检查。

“怎么样,这三个项目做下来感觉如何?”聂然并不马上回答,反而问了这么一句。

杨树回想了一下,嘴硬道:“还好。”

“还好?你知不知道你这三项除了游泳勉强及格,其他两项还差及格线很多。”聂然知道毫不客气地告知道。

杨树抿紧着唇,道:“我再去练!”

啊啊啊啊啊~然姐的体能是一个大坎啊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