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为了名额,拼命训练/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看他二话不说就往背着装满石块的袋子往山上跑去时,立刻对着他背影喊了一句,“练完这些后,再加俯卧撑和仰卧起坐各一百个。”

本来还很男人气概的杨树在听到她这句话后,脚下的步子不禁小小踉跄了几步,随后继续装作没事人一样的挺着胸膛往前走去。

聂然坐在那里看到他那糗样,唇角不禁弯了弯。

让这小子装没事,活该!

聂然在休息了大约十分钟之后,也进入网下开始做匍匐训练。

她虽然体能差,但对于这些训练的项目却非常的熟稔,所以很清楚自己应该以什么样的动作速度以及姿势来避免自己的背部遭罪。

只是动作越是标准,身体所承受的重量就越多,不过一百次的来回就已经累的她几乎瘫倒在地上。

这个身体真是糟糕的不能再糟糕了。

要是在前世,她这会儿只要敢停下一下,下一秒肯定就会被长官狠狠的在背部踹上一脚!

非踹得她眼冒金星,差点断气不可。

想到前世那些毫无人性的训练手法,现在的她好像已经算是不错了。

于是,咬牙继续来回匍匐前行,刚才下过水的衣服本来就沉的很,又加上在泥坑里来回的滚,湿衣服加上那些泥,重上加重。

体力的大量消耗,衣服越发的厚重,剩下的次数完全是在用毅力在坚持了。

夏初的天气适宜,衣服也只是薄薄的两件,手脚在砂砾中摩擦开始发疼了起来。

一次,又一次的来回匍匐前行,额间的汗水混着头发上的海水顺着眉骨滑落了下来,正巧滑落进了她的眼角。

那咸咸的液体让她眼底一阵发疼,再加上地上那些尘土飞扬,更是一张嘴就是吃一口的尘土。

为此聂然屏着呼吸,继续往前爬行,却一不小心稍没注意,身体轻抬起。

“嘶——”

她匍匐的动作比较大,用力也猛,一下子整个背上只感觉无数密密麻麻的倒刺扎了上去,让她忍不住瞬间倒吸了口凉气。

不过是一下子没注意而已,竟然还是被扎到了。

那种熟悉的疼痛感,让她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

这下,她再也不敢掉以轻心起来,咬着牙一鼓作气的从网下快速穿行而过。

咸涩的汗水和海水一滴滴的从她发梢,眉骨低落,砸在了泥地,溅出一个小小的水花印记。

又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后,终于她完成了穿越“铁丝网”三百趟的训练。

等再次爬出来的时候,她恍然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脸上,身上,全部都是泥,看上去狼狈不堪。

她躺在地上休息了会儿,没一会儿同样气喘吁吁的杨树慢慢走了过来,他看到聂然躺在地上,满身泥泞的时候,眉头轻皱了起来,接着走出了树林之中。

躺在地上的聂然在听到了他声音后,张了张嘴,还没开口就见他走了,还以为他是看到自己那脏兮兮的样子,有些嫌弃,所以提前走了。

于是闭着眼休息了会儿,打算等恢复些力气后再回屋里洗澡,却不想才闭目没多久,突然一个什么东西从她眼皮上掠过。

聂然倏地睁开眼睛,头一偏,那样物体就从她耳边擦过。

她转而看了一眼,只见是一块湿漉的毛巾落在地上。

“你躲什么,毛巾都脏了。”杨树看到自己给她用来擦脸的毛巾掉在地上,顿时拧起了眉头。

走到她身边,弯下腰将毛巾捡了起来,用没有沾到泥土的那面翻了出来,下意识就往聂然的脸上擦去。

向来不和人靠近的聂然见此,直接偏头避开,清冷地道:“不用擦了,我回去洗一下就好,你清洗一下就回去吧。”

杨树不知为何在她避让的那一瞬间,心底隐隐有些不舒服,但也只是一瞬,让他来不及细想,“好,那明天晚上我再来。”

接着他便回到木屋旁的浴室里快速地连人带衣服的清洗了一下,之后便离开了。

一连七天,每天都如此反复的训练。

聂然知道七天之后就要回2区部队,这样一来就无法下海训练,于是最后那几天她集中海里的训练,白天因为能见度高,视线没有阻碍,她也不绕岛,生怕被人发现,索性呈直线的训练,而晚上就和杨树两个人绕岛训练。

整个人几乎就24小时泡在海里一样,以至于后来手上皮肤都有些泡的发白了,不过这最后的训练结果还是挺喜人了。

她恨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体能在一点点的增加。

同样游三圈爬上岸,已经没有了当时那种要死的感觉了,甚至她还能感觉自己再绕山头跑上一圈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第八天,2区所有人的训练都已经结束,整装完毕后,众人们都站在训练场上,每个班级按命令上飞机返回。

聂然只要一天没从2区离开,她就依然是2区的守仓士兵,所以隶属于后勤部的她在返回的时候也依然和后勤人员一起回去。

返回到了2区部队后,她很自觉的到仓库那边报道去。

结果却发现仓库那边只有一个患有腿疾的老大爷每天朝九晚五的来看门,原来2区部队部队的仓库也分种类的,她恰巧被分到了最糟糕的那一类中。

那位老大爷算是个临时工,只是白天来看看门。

看到她来之后,也不说什么,毕竟这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也很偏僻,基本上没人来,就随意的让她去打扫打扫就好。

聂然将行李放在了仓库旁的宿舍小屋里头后,借着打扫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然后就发现这里的仓库要比海岛上的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沙袋、绑腿的铅块、挂钩梯各种训练的东西,只是这些东西都已经十分的老旧,被淘汰了。

不过聊胜于无,有这些东西她就不需要自己动手去做,再加上这个老大爷每到晚上就准点下班,也就是说晚上这里都是她的天下。

她将仓库里的那些东西都清扫完毕,顺势归置了一下,将一些自认为有用的东西都拿了出来。

一等到天色降临,老大爷走后,她便开始进进出出的忙碌了起来。

仓库有个非常大的木桶,比她的人还要高出许多,没有了在海里的训练,她只能在这只木桶里训练耐寒和肺活量。

将一整桶水全部灌满之后,她先双手双腿绑上了铅块,接着穿着薄薄的迷彩长恤和裤子直接下到水里去。

木桶很高,她只要一蹲下去,水就将她的头顶彻底没过。

水将所有外面的声音和事物都隔绝了,只剩下她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水中,短发随着水面的波纹来回的飘荡,她闭上眼睛,屏着呼吸,似乎像是老僧入定了一般。

时间一秒两秒的过去,水中的聂然从原先的巍然不动,渐渐的开始眉头有些蹙起,手也稍稍握紧了些许,但从她的神情上来还不是问题。

又两分钟过去了,距离她憋气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六分钟。

此时的她脸色开始有些白了起来,手脚上的铅块重量更是她整个人沉在了木桶底下。

聂然眉头越发的皱紧了起来。

再忍忍,再忍忍就好!

她拳头握得死紧,唇紧抿成了一条直线,不让空气从嘴里流逝半分。

又将近过了一分钟后,她开始感觉肺部涨得生疼,缺氧的脑袋开始变得昏沉了起来。

可到了这般地步,她还是任由铁块将自己压制在木桶底部。

她用指甲用力地掐着自己的手心,心里不断地提醒着自己,忍过去,一定要忍过去!

只不过就在她打算再憋上一分钟时,突然一双手穿过她的腋下,还不等她睁眼反抗,哗啦啦一下水声,她就被直接拽出了水面。

“你在干什么!”这话聂然还没来得及说,眼前将自己提起来的杨树却率先冷声呵斥地问道。

聂然被他拉出水面的第一时间就是狠狠地大口吸上几口空气,来缓解头痛和肺部的疼痛感。

等到清醒了几分后,她先是看了一眼手上的时间。

七分钟。

还算勉强凑合,至少比起前段时间来说已经好上很多了。

“换了地方没办法下海,只能先凑合凑合练练肺活量了。”聂然挣脱开了他的手,站在了木桶内,说道。

“你也不怕溺死在木桶里。”

杨树想到刚才自己在她的宿舍小屋里等得那些时间,要不是自己在她的宿舍里等了两三分钟有些不耐烦,打算出来找人,又幸好看到那木桶放置在门口有些奇怪,不由得凑近看一眼,不然再晚上几分钟,捞出来的可能就是尸体了!

他带着一丝愠怒看着聂然,然而在视线触及到她手上那些铅块后,更是火气蹭蹭冒起。

这人竟然还在身上绑了了铅块?!

为就了压制自己,不让自己提前浮出水面?

这……简直就是不要命的做法!

“你知不知道在水里太久极度缺氧后,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你还用铅块加重力量,你是不是想死?!”

“不会死的,我心里有数。”她站在木桶里,浑身湿漉漉的,头发一缕一缕的贴在脸上,狼狈不堪。

“快出来。”

杨树伸手就要搀她,却又被聂然拒绝,“我自己可以。”

说着就撑着木桶的边缘,从木桶内部跨了出去,因为木桶比她的人还要高,所以她事先在木桶外面放了一把小椅子垫脚。

杨树生怕她跌倒,连忙扶着椅子,见她安全地从木桶里出来后,这才松了口气,但霎时面色一紧。

“你……你要不要换身衣服。”杨树才看了聂然一眼,忸怩地低下头,呢喃说道。

聂然看了自己一眼,因为衣服沾了水,全部紧贴在了身上,姣好的线条露了出来,让这位还处于青春期的青涩小伙儿有些害羞了起来。

切,这样就承受不住了?

当初霍珩亲眼看着她脱衣服时,那一派淡定从容,完全把瞎子这个角色扮演的淋漓尽致。

她一时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一旁原先有些尴尬的杨树见她神情恍惚的样子,也忘了尴尬,问道:“在想什么?”

“没有。”聂然被他一句话给拉回了思绪后,说道:“我去换衣服,你先训练吧。”

她回到房间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后,再次走了出来。

有过刚才肺活量训练后,聂然还感觉自己头有些发胀了,索性坐在椅子上歇会儿,缓过这一阵再训练。

只是,看着杨树训练了一会儿,她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起来,原本一分钟一百个俯卧撑可以轻松完成的他,今天硬生生拖延了三十秒。

“你今天好像不在状态。”聂然坐在那里,看着他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杨树被她这么一问,不禁停下了训练,垂着头,声音发闷地道:“今天新的教官来了。”

聂然顿时了然,原来是触景生情了。

原先在基地的时候因为刘德和聂诚胜的问题,加上马上要返回部队,所以并没有马上给2班添加一个新教官,一直都是由1班的教官暂时带着,现在回到部队了,一切回归正常,自然而然的就要给2班添加一个新的教官了。

这小子,说到底还是放不下。

不过想想也是,一个人在自己眼前眼睁睁的死了,还是为了自己死的,正常人肯定会难过很久,这也是情有可原的。

“他告诉我们,2区刚刚收到消息,进预备部队的名额2区一共有一个。”杨树这时突然转移了话题,让聂然有些措手不及。

但很快她就回过神来,给2区一个名额,那也就是说预备部队的六班已经彻底洗干净了?!

哼,她说就嘛!李宗勇这只万年的老狐狸,哪里会这么乖乖束手就擒。

他根本就是借着这么多年来预备部队六班的糟糕声誉加上六班历年来的训练成绩以及这次的事件,一次性将其击毙。

“现在整个2区所有班级都开始加大了训练量。”杨树继续说道。

加大训练了?

聂然扬了扬眉。

看来这次的考核是一场恶战啊。

聂然想了想,突然出声道:“既然这样的话,那还是让你们的教官训练体能吧。”

“你不想训练我了?”杨树被她这么一说,有些急了,“你当初可是和我说好,要训练到考核结束为止的!”

“你急什么,我只是不给你基础训练而已,擒拿格斗也是这次的考核项目之一,我可以给你训练这个。”

基础的体能训练她基本上和那群教官的训练方法差不多,也没什么太大的差别,但是她的擒拿格斗有别于正统的部队训练,她倒是可以教他几招,好让他获胜的可能性大一些。

但倔脾气的杨树却摇了摇头,神色严肃而又坚定地道:“不行,基础体能我还要继续训!我只有练得比别人多,我才能拿下那个唯一的名额。”

哟呵,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

这还是以前那个爱嬉皮笑脸的臭小子吗?

“那好吧,你只要别被练趴了,我无所谓。”聂然也不强求,他愿意训练是好事,于是指着仓库门口的那些东西道:“这些都是仓库里用旧了的沙袋,比起石块更好,背上后就在挂勾梯上来回300回。”

“上挂勾梯?”杨树朝着她所指的方向,只见仓库的墙面上有一个已经有些锈迹的挂钩梯正挂在那里。

“是啊,挂钩梯可是个好东西,上下来回比平地更考验人的腿力。你放心,我已经替你试过了,只是看上去有些锈而已,没有安全问题。”

“好。”

杨树二话不说的就将地上的沙袋背在了身后,接着就开始来回上下的攀爬了起来。

才到第170个来回后,杨树就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腿酸疼的像是要废了一样,根本再也上不去了。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绕山跑还是小意思?”聂然站在下面看着爬到一半已经没有力气再继续下去的杨树,笑眯眯地问道。

“我可以的。”杨树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咬肌绷紧着再次重新攀爬了起来。

“那你加油。”

聂然在下面轻飘飘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后,自己个儿跑去另外一个挂勾梯上,但她不是来回的攀爬,而是双腿穿过其中一个隔断,然后紧紧的绷住,固定在了梯子中间,整个人倒挂在了上面,开始做起了仰卧起坐。

这种仰卧起坐比躺在地上更累人。

引力的作用,更加消耗她腰部的力量,使得她非常的吃力。

就这样,两个人一个上下攀爬,一个倒挂着做仰卧起坐,训练的夜色已经彻底黑透了之后,他们两个人才从梯子上走了下来。

“怎么样,现在觉得如何?”聂然长时间的倒挂着,感觉脑袋缺氧,眼冒金星,扶着梯子问他。

杨树强撑着一口气,不想在聂然面前示弱,还是嘴硬地道:“还行。”

聂然挑起了眉梢,意味深长地道:“这么厉害?那好,鸭子步会吗?”

不疑有他的杨树很是单纯地点头,“会。”

“练吧。”聂然笑着道。

她就不相信这臭小子练完鸭子步还敢和自己说还行这两个字!

“那是惩罚的时候才会……”

杨树眉头皱起,想起当初被林淮惩罚时唯一一次的鸭子步。

那天惩罚结束以后,他的腿立刻就废了,走路酸疼得要打颤,就像是小姑娘走路似的。

大腿内侧的两块肌肉酸的恨不得去死了算了。

以至于后来的一段时间里,他乖得不得了。

聂然浅浅一笑,给他科普了起来,“鸭子步不仅是惩罚人,它对于训练人的中小腿部的力量非常适用,而且也非常适合磨练人的意志力。你每次在跑步冲刺的时候都被我超过去,恰巧说明了你的意志力不够坚韧。”

杨树一听,当下也不再推辞,双手背在后背,深蹲了下来,两腿相互外侧行走,在行走中上身没有任何的起伏。

聂然看他的动作还算标准,估计是以前被林淮罚过。

快速的来回了大约十五分钟后,聂然让他暂停了下来,很贴心地问了一句,“腿酸吗?”

半蹲在地上,脚下微微有些颤抖的杨树咬牙道:“还……还行……”

聂然顿时将手上那两个用来在水下拖住自己的铅块绑在了他的腿上,“既然这样的话,那你继续吧。”

杨树看了眼自己脚下的那两块铅块,狠狠地咬着后槽牙继续前行。

又过了十分钟后,聂然笑眯眯地喊了暂停,又问了一句,“腿酸吗?”

杨树这回没有再继续硬撑了,脸色铁青地肯定回答道:“酸!”

“所以说刚一开始说真话不就好了。”听到满意答案后的聂然马上收起了笑容,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然姐好坏,虐杨树有木有?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