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被发现了!!!/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人一顿吃饱喝足之后由于杨树想要回去消食训练,所以两个人又再次返回到了仓库后的小型训练场。

“还有铅块吗?我也要绑。”杨树看她重新将铅块绑在了手臂上,也想要和聂然一样绑上铅块训练。

“自己去仓库里拿。”

聂然说完后就回到房间去洗了把脸,等再次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杨树的手腕上绑着两个铅块。

“你绑这么重,对身体会有伤害的。”她皱着眉看着杨树手脚上那几个铅块,说道。

“要想不流血就得多流汗,这是你说的。”

杨树对此却毫不在意,他绑好了铅块后再次训练了起来。

这个不要命的死小子,为了能进预备部队真是连命都豁出去了,要知道她绑铅块是逐步增加的,并不是一下子就绑这么多的。

杨树这样猛增铅块,到最后肯定是要吃苦头的。

殊不知杨树这样豁得出去其实并不是为了预备部队,而是觉得自己比起聂然来太弱,这有些丢脸。

又是训练了一个多小时,远处的天际已经从浓重的夜逐渐开始变成了深蓝色,聂然看了看时间觉得时间不早了,便要求他回去。

可已经被刺激到的杨树却还在不停歇的训练着,嘴里“我还可以再练会儿。”

聂然听到他的拒绝后,神色一冷,声音发沉道:“我说了,回去!别让我说第三遍。”

杨树的动作一顿,这个语气和当初在岛上的样子一样。

不知为何他脑海里想起了她当时打自己的那几巴掌,为了防止再被打脸,于是他站了起来,不吭声地径直离开了。

聂然见他头也不回的离开后,重新开始自己一个人的单独训练。

比起给杨树训练,她自己一个人的训练力度更大,完全是不间断的训练,而且训练难度也提高。

原本对于杨树不过是两个篮球,但到她自己的时候变成了四个篮球,手和脚上各撑着一个,就连水桶里的水都全部换成了刚从后厨里顺来了的冰块。

于是,当杨树再次折返回来打算拿自己遗落在训练场上的外套时,就看到聂然撑在四个篮球上还能稳稳当当地做着俯卧撑,以及她面前那一桶装满了冰块的桶。

“那你为什么又不休息?”杨树大步走了过去,站在了她的身边。

聂然撑在球上,继续运动地道:“我习惯了。”

她曾经一天20个小时不间断训练,现在才哪儿到哪儿啊。

“习惯?”杨树皱了皱眉头,然后道:“那我也可以习惯。”

对于他来说,只要是聂然能做的,他也一样能做!

聂然见他撑在地上打算和自己一起训练时,不由得停了下来,并且站直了身体。

“起来!”她冷冷地道。

正撑在地面的杨树被她这么一呵,手上的动作立刻停了下来,同时站了起来。

“回去!”

“为什么你可以,我就不可以?”杨树就不明白了,聂然能这么白天看仓库,晚上不睡觉练习,为什么他就不行?

聂然顿时冷笑了一声,“我让你回去不是在担心你的休息问题,而是不想你被别人发现。你如果觉得自己完全可以继续训练,那也麻烦你去训练场训练!”

杨树的神情一震,才醒悟过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马上回去。”聂然看到他错愕的神色后,冷声地下起了驱逐令。

杨树这回没有再说什么了,他拿起刚才被自己遗忘的迷彩外套,然后头也不回得离开了仓库,往训练场跑去。

然后接下来的几天杨树的脸就变得更冷了。

但比起冷脸,聂然怕谁过?

两个人之间除了必要的训练对话外,再无其他。

一到训练结束后,杨树也不再说那些要求多训练的话,扭脸就走,半秒都不肯留下。

这种近乎于孩子气的幼稚举动聂然看在眼里,却装作浑然不知的样子。

不过在心里倒是隐隐有种熟悉感,好像当初霍珩有一次也这样对待自己。

霍珩……

最近怎么了,他那张脸总是有意无意地从自己脑海中闪现。

聂然不禁摇了摇头,企图摇晃掉脑海中的那张脸,然后重新训练了起来。

这些日子以来,她白天都趁着老大爷在门口打盹,自己假借打扫的名义在仓库里训练,晚上又和杨树一起训练,一天只有4、5个小时的睡眠时间。

经过了这样刻苦的训练后,她的体能倒是有了不小的进步,当然离一班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

只是希望这个差距能尽量的开始缩短、再缩短,直到持平。

一晃又是四五天过去了,一如和前几天一样,杨树面无表情的篮球在上做着训练,不得不说这小子一旦认真起来还是挺有潜力的。

四个篮球短短几天被他稳稳地撑着,有时候球一动,他就能按照球得运行轨迹让身体做出相对应的反应,让自己保持不被摔倒。

然而就在她为杨树看着秒表上的时间时,突然耳尖一动,霍地扭过头去,冲着不远处呵斥道:“谁!”

这一声让杨树的动作停了下来,干脆利落地从球上一个翻身,站到了聂然的身边。

只是,远处一片寂静无声,什么都没有。

“你是不是听错了?”等了好一会儿,杨树在确定没有任何声音后,这才忍不住地开口问道。

站在一旁的聂然却并没有松懈,刚才分明有人踩中了枯树叶发出了一声声响,不可能没人!

聂然眼底含着一抹冷意,“再不出来,我可就不客气了。”

话音刚落,在一旁的灌木草丛内立刻有人声发出,“别别别,是我们,是我们!”

紧接着那树叶来回的晃动,两道人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站在聂然身侧的杨树定睛一看,马上低呼了起来,“你们两个来这里干什么?”

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吴畅和刘鸿文两个人。

只见他们从灌木草丛里跑了出来,身上沾着树叶和深夜的露水,看上去有些狼狈。

“还不是因为你每天晚上都偷偷摸摸地跑出来,一直到隔天早上才出现,我们两个担心你,所以就跟出来看看。”两个人一边说一边走了过来。

聂然淡淡地瞟了他一眼,“被人跟踪居然都不知道。”

杨树被她这么一训,脸一红,却又自知是自己的疏忽,沉默着没有还嘴。

站在一侧的吴畅看到他们两个人之间这氛围后,连忙打起了圆场,“那个,我想估计是杨树太急着来找你,所以忽略了我们。”

站在他旁边的刘鸿文这时候却在他们两个人之间打量了一番,说道:“不过杨树……你们两个人大晚上不睡觉的在这里这么拼命的训练,不会是为了那唯一的名额吧?”

吴畅看了看聂然,不禁想起最近整个2区部队像是疯了一样的加大训练力度。

完了完了,聂然要是也参加这次的名额争夺的话,那还有他们这些人什么事儿啊。

就先不提聂然曾经是预备部队的一员,以她这次在任务中她的能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要想超越她,简直比登天还难。

他在心里暗暗哀叹最近那群被教官们操练的快要死去活来的那群可怜战友们。

“杨树,就算你最近成绩不错,但是想和聂然抢那个名额……”吴畅很想告诉他,真的没戏。

聂然是什么能力,整个2区谁比得上她那一枪。

“我不参加,只是给他辅导训练而已。”此时,聂然出声说了一句。

刘鸿文一惊,“什么?!你给杨树私下辅导训练?!”

他就说嘛,杨树最近怎么体能训练的时候成绩那么好,原来是有高人在后面指导啊!

有聂然这个教官在,那其他那些人是输定了!

他们心里暗暗为杨树窃喜,但面上却还是冷哼地道:“好你个杨树,居然瞒着我们找聂然给你开小灶!连自家兄弟都瞒着,也太不讲义气了。”

“就是啊,太不够义气了,也不和我们说!”刘鸿文同样附和地道。

杨树皱了皱眉,“你们不是自己说放弃这个名额么。”

“有这个现成的教官在这里,放弃?开玩笑!”说着,吴畅就跑到了聂然的身边,笑眯眯地商量道:“聂然,你现在训一个也是训,训两个也是训,不如把我们两个也带上吧。”

杨树一听,顿时走了上来,将吴畅扯到了一边,“你们两个捣什么乱,赶紧回去,要是被教官发现就死定了。”

“什么捣乱,我们也想进步嘛。”吴畅扯开了他抓着自己的手,一脸得意地笑。

“就是啊!让我们也进步进步啊。”刘鸿文也走到了杨树的身边,接着刻意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道:“干嘛这么不想让我们来训练啊,怕打扰你们啊?放心,我们就远远的训练,不耽误你。”

杨树到底年轻,一被调侃就有些紧张的结巴,“瞎……瞎说什么呢!快点回去!”

“好吧好吧,那你早点回来啊,小心被教官发现。”吴畅笑着边走边打趣地道。

“没错,悠着点。”

听到这两个人越说越离谱,杨树一把就将他们两个往外推去。

可就在这时候,聂然却突然开了口,“不是要一起训练吗,怎么走了?”

那三个人顿时脚下一滞,然后齐刷刷地望向了聂然。

“你要给他们训练?”杨树惊讶地问。

聂然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好心了?

前面被推着的两个人一听,笑得见牙不见眼地道:“这可怪不了我们,是聂然主动让我们留下来训练的。”

“你真的要训练他们?”杨树不可思议的再次重复问了一遍。

“他们也说了,一个也是训,两个也是训嘛。”说完后,她似笑非笑地看了那两个人一眼。

敢在背后拿她和杨树调侃,两个皮痒欠抽的臭小子!

“背着沙袋上下爬梯吧,上下一个来回为一次,一共三百次。”

两个人原先还得意洋洋地冲着杨树得瑟,转而一听到聂然这番话后,笑脸顿时垮了下来,“啊?!”

“有意见?”

聂然淡淡的一个眼神扫了过去,两个人同时打了个激灵,“没……没意见……”

接着两个人就背上了沙袋开始训练了起来。

一旁的杨树看到他们两个自作自受,咧着嘴笑了起来,结果被聂然看见,冷声呵斥道:

“笑个屁,被人跟踪都不知道,滚去罚做俯卧撑两百个!”

杨树被她这么一训,笑容立刻消散,下意识地就去受罚了起来。

经过了四个小时的漫长训练,历经了聂然那些痛苦的训练后,吴畅和刘鸿文两个人早已被练得不成人样,只能相互扶持着从仓库内走了出来。

“我说你小子一定被训练了很长时间了吧,什么时候求聂然训练你的?”吴畅被虐了这么一番后,看到杨树还能脸不红气不喘地样子,没个半个月肯定是训练不出来的。

杨树被这么一看扁,哼声道:“什么我求,是她求我好不好。”

“她求你?”吴畅和刘鸿文一个对视后,马上哈哈一笑了起来,“你别搞笑了,聂然什么等级的人,她能求你?”

“她求我怎么了,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能超过她的!”杨树带着发誓的意味说完后,便头也不回地往训练场走去。

“你说,杨树是不是喜欢聂然啊。”吴畅看着杨树的背影,戳了戳身边的人,问道。

“要不然呢,不喜欢能这么拼命的想要超过她。”刘鸿文笃定地道。

吴畅很替自己的兄弟哀叹了一把,“那他可怜了,超过聂然这种等级的,不练上三年五载的,肯定超不过。”

“就怕他在拼的同时,人家聂然也拼,那他这一辈子都估计悬。”刘鸿文一针见血的道。

“对,你说的一点儿没错。”

两个人默默地同情了一把杨树,然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往宿舍大楼内走去。

……

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的大半,2区部队所有人班级的人从一开始的壮志满怀渐渐的变得有些疲累了起来。

到了午饭时间,2区部队的士兵们喘息如牛的进了食堂内开始进餐。

“好累啊,最近2区的人都疯了似得,就连教官也已经不拿我们当人来看了。”1班的几个士兵拿了自己的餐盒坐在了位置上后,累得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另外一个士兵连连点头地道:“可不是,我现在一回去倒头就睡,根本连澡都不想洗。”

“我们拼死拼活这么累,也不知道那唯一的名额到底最后谁能选上。”

“谁说不是呢,早知道预备部队要选人,当初在和预备部队打海盗的时候,就应该让他们传授点经验。”

“是啊!现在预备部队都回去了,都没机会了。”

几个人坐在餐桌前开始后悔自己当初怎么没在基地那里和预备部队的人聊上几句,也好知道点内幕之类的。

而一旁另外一个人称小四的士兵却在他们这番对话中被点醒了。

预备部队?!

他们部队里不有一个曾经是预备部队的人吗?!

小四灵机一动,缓缓地扬起了一个笑容。

坐在他对面的雷子一看到他傻笑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小四,你傻笑什么呢!”

“我想到一个人!”小四老神在在地说道。

雷子拧了拧眉头,“什么人?”

“聂然。”

“聂然?”雷子先是一愣,紧接着就明白了过来,一拍大腿地道:“对啊,她以前可是预备部队的人啊,我们可以问她啊!嘿!我说你小子可真够聪明的啊。”

“那必须的!”小四得意地扬了扬下巴。

就在他们两个人继续嘀咕打算什么时候去找人打听聂然的时候,就看到聂然恰巧从食堂的大门走了进来。

“哈哈!说曹操曹操到!”小四指着刚从门外走进来的聂然,随后冲着聂然喊了起来,

“聂然!聂然!”

正领着盒饭想要找位子吃饭的聂然听到了小四的声音后,扭头看了过去,就瞧见那两个人跑到了自己的面前,邀请着道:“来来来,到我们这儿吃吧,我们特意给你留了位置。”

一边雷子也同样殷勤地道:“是啊是啊!”

“我帮你拿餐盒。”小四主动的拿过了她的餐盒,领着她往位置那边移动。

聂然被他们两个人一时的热情弄得眉头紧锁,她不过就是训练完了之后没看时间,和这群人的时间不小心撞在了一起,怎么就这么无意间的一次还能被人抓着不放。

她才微张嘴想要拒绝,忽然之间一个人挡在了她的面前,对着那两个人道:“聂然和我坐。”

紧接着就抓着聂然的手臂,径直往2班的地方走去。

小四看到人被半路截去,心里有些不忿,“喂,杨树!聂然又不是你们2班的人,为什么非要和你坐一起啊。”

“就是啊,聂然也没答应要和你一起坐啊。”雷子在一旁应和了一句后,抓着聂然另外一只手道:“来,聂然,去我们那儿吃!”

聂然看到他们两个人一前一后地抓着自己,面色有些发冷。

但碍于这里是大庭广众之下,所以轻轻用力一挣,收回了自己的手。

她面色寒冷地对着那两个人说道:“行了,你们到底有什么事情,直接明说吧。”

古语说得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这两个人一上来就对自己那么讨好,肯定有事相求。

见聂然似有不耐烦的神色后,小四瞅了眼身边的雷子,又挠了挠头,讪讪一笑地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们也不兜圈子了,其实我们就是想问问,当初你考预备部队都考了哪些项目。”

只听到身边的杨树不屑地哼了一声。

聂然瞥了他一眼,这人什么毛病,怎么最近总是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

随即回答道:“我没考。”

听到这番话后,小四和雷子惊得直接瞪大了眼珠子。

就连一旁的杨树都震惊了。

没……没考?

被这些天痛苦折磨的杨树在那一瞬间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聂然给耍了。

“啊?没考?那你怎么进去的?”小四不解地问道。

聂然耸了耸肩,“直接进去的。”

直接……进去的?

她的意思是,免考?

那三个人惊得差点下巴都掉了下来。

见他们三个人像是石化了的样子后,聂然直接丢了一句:“问完了吧?那我走了。”

然后径直离开。

过了好几秒后,小四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我没听错吧?她……她直接进去的?”

预备部队是什么地方,就是考核进都已经很厉害了,更别提免考进了,那都是优秀的不能再优秀的人才有这个资格。

而聂然竟然就是其中这一个!

“不会走后门的吧?”吴畅也有些不确定地怀疑。

蠢夏【搓手】:“听群里好多妹子说墙裂要求小剧场再次出现。”

然哥【冷酷】:“嗯,我听说了。”

蠢夏【讪笑,继续搓手】:“所以……我们来几个小剧场吧。”

然哥【斜睨了一眼】:“那出场费多少?”

蠢夏【手一顿】:“呃……送你一只霍珩如何?”

霍珩【从远处跑了过来】:举双手双脚赞成!媳妇儿,我好想你啊!

然哥【冷笑,】:“呵呵,不要!”

霍珩【一脸受伤,低落】:“媳妇儿~”

然哥【轻扫一眼】:“因为你本来就是我的。”

霍珩【双眼噌的亮了】:“嗷呜~!媳妇儿我爱你!”

蠢夏:“嗷呜~!然哥我也爱你!”

然哥、霍珩:“滚一边去!”

蠢夏:“咕噜、咕噜——滚走了。”

PS:群里很多妹子都希望能看萌蠢的小剧场,所以我打算以后经常写几个小剧场,你们说好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