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被放弃了?激将法!/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旁的杨树听到这两个人的话后,冷冷一笑。

走后门?她杀海盗时的那样子像是走后门的吗?真是笑话!

杨树见聂然径直离开的背影后,也立即转身回到了2班的位置上去吃饭了。

唯独小四和雷子两个人还站在原地嘀嘀咕咕地碎碎念着,研究着聂然走后门的可能性。

然后在研究了将近五分钟后,他们觉得这个可能性并不大。

当初在海岛上聂然的能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就那水平和枪法说走后门的,谁信啊!

“那不然等今天的受训结束后,我们私下去问问她关于预备部队的一些事儿吧,都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小四在确定聂然没走后门后,于是对身边的雷子说道。

雷子一听当下就点头应答了下来,“也好,到时候咱们一起去!”

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那天下午开始2区所有士兵进入了全面体能训练中,并且最后夜训的时候还来了一场越野五公里负重跑!

这一训就训练到了下半夜,一个个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回到了宿舍里。

小四和雷子两个人在1班的里体能还算不错的,但也同样架不住这么一顿狂虐,拖着疲惫回到了2区部队。

等他们一到宿舍看了一眼时间,顿时苦着脸道:“都这么晚了,估计聂然都睡了吧。”

“嗯,肯定睡了。算了算了,要不然等明天吃午饭的时候直接去问问吧。”雷子吃力地爬上了自己的床,嘀咕地道。

小四同样也躺在床上点了点头,“也好。”

商量结束后两个人在宿舍里喘息了好一会儿,小四艰难地爬了起来,拍了拍上铺的雷子,“走吧,马上熄灯了,快点把澡洗了。”

“不了,好累啊,你自己去吧,你又不是女的,连洗澡都要人陪。”雷子打算就这样凑合一晚上,一个翻身就屁股对着小四,以此来拒绝下床。

小四一听,用手拍了下床的栏杆,“滚你丫的,谁要你陪啊,只不过天热了,你出这一身汗不洗澡,倒霉的是下铺的我!”

那一身臭汗的味道他还怎么睡啊!

“快点起来!再不起来,老子要把你拖下来了!”

面对小四的怒吼,雷子抱着枕头哀嚎了一声,“可是真的好累啊,再让我休息会儿吧。”

“休息个屁,你再不起来就浴室就关门了!到时候只能去厕所洗澡了!”小四这回直接上手将他扒拉到了床的边缘。

雷子下意识地抓住了床沿打算和他生死抵抗,但无奈小四将整个人半掉在空中,雷子敌不过他的力道,最后只能讨饶,“好了好了,我下来,我下来还不行嘛!”

雷子拖着疲惫的身躯无奈地一点点地蹭下了床下,带着洗漱用品跟着小四去了浴室。

此时通往浴室的门口已经几乎没有人了,大部分都已经洗完直接躺床上了,于是这两个人飞快地洗了个战斗澡也打算早点回去休息。

然而当他们两个人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却恰巧看见杨树他们三个人穿戴好了衣服急匆匆地往楼下走去。

小四和雷子两个人下意识地躲在了拐角处,接着偷偷摸摸地看着他们三个人快步下了楼,期间他们还听到吴畅和刘鸿文两个人互相催促着快点,迟到之类的话。

“那不是杨树和吴畅还有刘鸿文他们三个人吗?他们匆匆忙忙的干什么去?”雷子很奇怪地盯着那几个人的背影。

“对啊,他们三个人这么晚了干什么去?”小四也同样满肚子的疑惑,随后想了想,对着雷子说道:“要不然我们去看看吧。”

抱着那一颗好奇的心,两个人当下将东西乱糟糟地放回了寝室里头,然后快速的套上鞋子衣服一路冲下了宿舍。

还好他们两个人的速度够快,在宿舍楼的拐角处看到了他们的影子,于是小四和雷子两个人偷摸着跟在了他们的身后,连续拐了七八个弯之后,他们渐渐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这地方是属2区部队最靠后的地方,那里很偏僻,他们跑那儿去干什么?

小四和雷子两个人很不解地跟了他们一路,直到看到他们跑进了仓库大门后,两个人也连忙闪了进去,找了个隐秘位置往里面窥探了起来。

当他们两个人在看到那仓库的空地上他们三个人做着热身训练时,起先还不太明白。

直到有一扇门被打开了,看到来人后,雷子和小四两个人不禁齐齐地倒吸了口气。

聂然?!

她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然而还没等他们两个想明白的时候,就看到杨树正在和聂然比划着什么,不过短短三招杨树就被聂然以一种诡异奇怪的招数给打倒在地。

“嘶——这打法好奇怪啊,我从来没见过用这种手法的。”小四蹲守在隐秘的角落里这么欣赏着,可忽然之间一个想法从他脑海中闪过,顿时整个人都僵了。

“这……他们不会是在训练吧?!”

小四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杨树和聂然两个人过招的样式,整个人的懵了。

那一招一式在他眼前晃来晃去,这下他算是彻底明白过来了!

“怪不得杨树这段时间的体能训练提高了那么多,原来是聂然在后面帮他!”

这太不公平了!

小四气愤地扯断了手边的一根树枝,结果力道太大将那棵小矮树给晃动了几下,树叶发出了沙沙作响的响声。

可就是这么一细微的声响,不远处的聂然猛地停下了攻击的姿势,扭头冲着小四他们蹲点的地方大喝了一声,“谁!”

“糟了,被发现了,快走!”雷子当场吓得直接拽着小四就往外头跑,可偏偏身边那个人怎么也拖不动,雷子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又急又怒地道:“你干嘛啊,吓得腿软啊?”

不至于吧,聂然是能耐,但也没到女魔头的地步吧?雷子不知不觉中已经想歪了。

“要不然我们也让聂然给我们训练训练吧?”突然间,还蹲守在那里的小四扭头对着雷子两眼发光地道。

雷子吓得手一松,直接把小四给摔在了地上,“什么?!你脑子没坏吧,聂然能无缘无故帮你?”

被摔疼了的小四捂着自己臀部,说道:“那她也不是帮杨树还有吴畅他们三个了么?”

“杨树可是有林淮这个免死金牌的!”

两个人正说话着呢,一个黑影直接坐在地上的小四给笼罩了起来。

抬头一看,聂然已经从不远处走了过来,正笑看着他们两个。

小四和雷子两个人心头“咯噔”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们过来的时候又没发现?”突然,聂然转头对着身后跟随过来的三个人问道。

杨树那几个人一看到地上坐着的小四和站在旁边的雷子后,眉头不禁微微皱起。

聂然突然冷笑了一声,对着杨树说道:“说真的,我有点怀疑自己一时冲动后的决定。”

当初吴畅和刘鸿文跟踪他,他没发现,那也就算了,毕竟第一次。

但现在又追加了两个,竟然还是没发现!

这么后知后觉的人,聂然觉得有种朽木不可雕也的感觉。

杨树被他似笑非笑的几分,脸色一白,低声地道:“不会有下次了。”

“你先解决这两个人再说吧。”聂然冷冷地勾起一抹笑意,转身直接往回走去。

从地上爬起来的小四一看女主角要走,立刻上前喊道:“聂然,聂然!你等一下!”

只不过还没来得及上前一步,就被杨树给挡住了,冷声地道:“马上走。”

被挡了路的小四拧着眉头,本来就因为杨树偷偷开小灶很不爽了,现在还这样霸道的赶人,那就更加不爽了!

“凭什么!聂然又不是你一个人。”

但不知道的是杨树刚才被聂然那么一顿挖苦讽刺他现在心里还不爽着呢!

这下脸阴沉得能滴水,“我说了,马上离开!”

小四将目光转移到了杨树的身上,也怒了,“杨树,你这样做可不地道啊,你瞒着所有人在这里让聂然给你开小灶训练也就算了,现在还赶我们走?!大家都是为了那唯一的名额,但好歹也公平一点吧。”说完之后他犹觉得不够,小声嘀咕了一句,“自己也是仗着林淮这块免死金牌才让聂然开小灶的,嚣张什么。”

被戳到痛处的杨树顿时脸色一黑,作势上前要动手,“你说什么啊!”

站在旁边的雷子还有吴畅刘鸿文三个人见情况不对劲,连忙跑上来各自拉开了杨树和小四两个人,并且嘴里不停地道:“别吵别吵,大晚上的再把教官给引过来,大家就都完了。”

小四这会儿还是不服气的很,这家伙早就开了小灶不说,还一直瞒着,瞒着也就算了,中午他和雷子两个人不过就是想问问聂然而已,瞧他当时那霸道样子,大家都是一个部队的有必要这样小气嘛!

越想越气的小四嘴里嘟嘟囔囔地道:“我又没说错,当时要不是林淮说要聂然照顾你,聂然能给你单独开小灶吗?!”

当初林淮临死之前的那些话都是在所有人面前说的,所以大家一眼都能明白聂然这份特殊待遇。

站在一侧的吴畅看到自家兄弟那张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不由得帮腔地道:“谁说聂然单独给杨树开小灶的,我们不是人啊?是鬼啊!”

小四扫了他和刘鸿文一眼,冷哼了一声,“你们?你们不过是杨树的附属品而已。”

这本来好好的大家说完就散也就算了,嘴欠的小四非要说这种话,惹得原本劝架的吴畅和刘鸿文都恼了,“什么附属品,你说什么啊!”

眼看着两方人马就要吵起来了,站在仓库里面的聂然这时候却突然开口了,“好啊,你们想要训练,那以后每天晚上就来参加训练吧。”

吴畅听到后顿时傻了眼,“聂然!你没搞错吧,你让他们来训练?”

这聂然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不像她的风格啊!

“他们说得对,大家应该公平点。”聂然却对于吴畅的话恍若未闻,而是将目光直接转移到了杨树的脸上,“你两次被人跟踪都没有发现,说真的你挺让我失望,或许我不应该在你这棵树上吊死。”

杨树的脸色瞬间灰白了起来。

手猛地一下握得死紧。

旁边的小四一听自己这是有戏了,当下精神都来了,笑呵呵地跑到了聂然的身边,自夸地道:“没错没错,不应该在杨树这颗树上吊死,我们两个其实也是品种很好的树。”

聂然径直问道:“刚才躲在暗处看了这么久,应该知道怎么练吧。”

小四连连点头,“知道是知道,就是不太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

“体能训练除了训练你们的四肢之外,还要训练你们身体反应和掌握能力。其中包括心肺功能的训练、肌肉耐心训练,我这儿地方小,所以基本上一个训练里就包含这其中的两种,所以训练强度更大一些,也更奇怪一些。”聂然指着那些水桶篮球,还有其他一些后来聂然设计出来的奇怪的东西。

“不奇怪不奇怪,预备部队的训练肯定和咱们普通部队不一样的。那个,我们现在就练,马上就练。”

本来就只是想让聂然透露透露预备部队考核的一些东西,没想到这会儿白捡了一个免费训练的机会,这怎么能不高兴呢!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儿啊!

小四和雷子两个人马上精神饱满的开始训练了起来,完全没有刚才夜训跑完之后那副疲惫的随时要倒下的模样。

站在一边的吴畅看到这番场景后,忍不住小声地问杨树:“咱们怎么办啊?”

“聂然这是怎么了?是放弃你的意思吗?”刘鸿文也有些搞不明白聂然这突如其来的转变。

吴畅一惊,“不会吧?!”

杨树看着聂然在那边好言好语地对着那两个人解释着着训练的一些方法方式,拳头握紧再松开,松开再握紧,来回反复了好几次,终于他跨步走了过去。

只是,当快要走到聂然身边的时候,他却擦身而过,径直走到了一边背着沙袋去做下肢训练了。

聂然趁着和小四他们说完后,不留痕迹地看了杨树一眼,嘴角微勾了勾。

马上还有半个月不到的时间,杨树的体能训的不错,但怎么训都离自己的预计目标差了那么点火候,现在来两个现成的,她就不信激不起他的斗志。

只是让聂然没想到的是,原本她一个激将法最后却演变成了收容所!

自从有了吴畅、刘鸿文以及后来的小四和雷子后,居然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跟踪过来。

聂然一开始还都收留下来,她觉得没多久部队里头肯定有人会发现。

可最后她发现错了,根本没有人来阻止!

也不知道那群教官是不是集体瞎了一样,宿舍里一到夜里十二点就会有好多人集体失踪,他们竟然没有发现!

难道2区部队最敬业的之后林淮那么一个?!

不会吧?!

聂然这边无语地看着越来越多的士兵在自己的地盘上训练,那边的教官办公室里头也同样有人心生不悦!

“这群家伙搞什么,不好好接受我们的训练,大晚上不睡觉还跑去仓库受训,难不成是我给的夜训还不够!”

2班新来的教官在听到了聂然私下给这些士兵训练的事情后,大为恼火,正想要等半夜去抓个现行的时候,1班的教官却开了口,道:“不是夜训不够,是觉得聂然作为前辈,可以更直接的教他们一些预备部队里的训练。”

2班的新教官愤怒地拍了拍桌子,“简直胡闹!一点规矩都没有!要知道他们这样,索性今天开始晚上的夜训时间加长!”

“算了吧,他们既然喜欢找聂然训练,那咱们还乐得清闲自在不是。”上次在聂然面前吃过瘪的1班教官这会儿居然帮聂然说起了话。

“怎么你也帮那女兵?”

“我帮了吗?我没帮啊,我只是想多休息休息而已。”1班的教官呵呵一笑,其实他早就知道聂然私下给杨树辅导,那时候在基地里他发现杨树的体能在稳步增长,就想着是不是这小子自己私下偷偷训练,结果跟踪了一次后才知道是聂然在后面帮他。

顿时,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她也没当初那么气人了。

至少这丫头真的有听林淮的话,照顾着杨树。

……

又过了六天,聂然这里的人已经增加到了四十多个人,这些人都是认为自己可以在这次预备部队的选拔中有机会获得名额的人。

还好仓库够大,也还好马上一个月时间就要到了,这才没有让队伍扩大到整个部队都到她训练场里接受训练。

一比四十的比里,啧啧,真不得不说预备部队的名额太过金贵。

怪不得当时方亮听到自己拒绝后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以现在的眼光来看,当时的自己实在太不知道珍惜这两个字怎么写了。

不过也足以看出霍珩的权利有多大,说往里面塞个人就往里面塞个人,也不知道他真实的身份是什么。

一不小心她又在不知不觉中给想偏了。

“然姐……”趁着几分钟的休息时间,大伙儿们都聚集在了一起,笑着问道:“我们可不可以这样叫你啊?”

“我比你们小两岁。”拉回思绪的聂然很淡定地回答。

其中一个士兵挥了挥手,“没事儿,你能力比我们强就可以了。我们只看能力,不看年龄。”

“对,说的没错!我们只看能力,以能力排资论辈。”

众人纷纷附和了一阵,聂然听到后笑了笑,也算是默认了。

另外一男兵看聂然这么好说话,于是打开了话匣子地问道:“然姐,这些训练方法都是预备部队训练士兵所用的吗?”

聂然摇头,“不是。”

这些大部分都是她前世基地里的一些训练方法,再配合上自己的一些想法改良的,不过她相信预备部队也应该有这种异曲同工的训练方法。

“那他们用什么训练的?”坐在旁边的小四很好奇地问。

“等你们进去之后就知道了。”一定会特别终身难忘。

就像她当初被那泥水给喷的,真是记忆深刻。

小四见她神秘的样子,失望地道:“啊?还和我们保密啊。”

“不是保密,是给你们惊喜。”

“那你觉得我们这些人里面谁最有希望获得那个唯一的名额。”吴畅这时也发了话,说完还戳了戳旁边的杨树。

最近杨树的表现可圈可点,就连教官都说他的体能不错,是最有希望的那一个。

聂然看到他们的小动作,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只不过她却没有这样说,反而摇头说了一声“不知道。”随即停顿了几秒,继续道:“很多人看上去第一非他莫属,但真的上了战场的时候就会发挥失常,我不是算命的,算不出你们接下来这一场战役的输赢。”

说道最后,她的眼神落在了杨树的身上,满含深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